所以.....出去找找酒喝!

順便.....艷遇一下.....嘿嘿!

這樣應該不算是擅離職守了吧!

某人樂呵著,心裡的小算盤打得鐺鐺響!

「。.....」李成烈看著金明洙離開的背影,捏捏自己的下巴,不安的皺皺眉頭。

為什麼?他明明來了,卻是遲遲不肯現身?

到底想要耍什麼花招?

「怎麼了?烈?從剛才開始,你就一直很戒備?是不是有什麼情況?」金明洙離開後,南宮翼端著酒杯,收起那副嬉笑的神色,正經的問。

從剛才上樓開始,烈的神色就不對勁.....雖然他不知道到底是為什麼?

但是.....憑借著這麼多年,穿同一條褲衩的關係,他又怎麼會一點兒也沒發覺?

似乎有什麼麻煩來了!

「嗯!他來了!」李成烈皺著眉頭,看看場內,淡淡的應了一句。

「嗯?誰?.....難道是.....大烈?」聽到他的回答,南宮翼神色一柄,立馬警惕了起來。

李大烈!烈的一卵雙生的同胞哥哥!

一個和烈長相簡直一模一樣的男人!

一樣的身材,一樣的臉龐!

一樣的狠絕!

甚至連品味都一樣,都喜歡黑色.....

同樣的優秀的傢伙.....

但是.....性格卻。.....

總之是個非常棘手的傢伙.....

雖然他們是一母同胞的親兄弟,他們之間有著割不斷的血緣關係!

但是.....因為某些原因,他們卻是彼此間最大的仇敵.....

「嗯!」李成烈捏著下巴,淡淡的應聲著。

「現在.....你打算怎麼做?」南宮翼皺著眉頭問。

「.....」李成烈沒有回答他的問話,只是皺著眉頭,似乎在思考著什麼。

突然,他神色一柄,似乎想到的什麼一樣,擡手對著不遠處恭敬待命的黑衣男子招了招手。

只見那黑衣男子快速的上前,恭敬的站在他們面前:

「老闆!」

「你去查.....」李成烈對著男子招招手,然後輕聲的對著男子說說。

「是!」說完後,只見那男子點點頭,恭敬的退了出去。

李成烈點上一根煙,深深的吸了一口,然後斜著眼睛掃視著整個夜場的局面。

李大烈?我的好哥哥,難道你來了都不現身?你到底想玩什麼把戲?

之前你找那只小貓咪來暗算我,沒成功!

現在,是不是又有什麼辦法對付我了?

呵呵!估計你萬萬也沒想到,那只貓咪根本就不是我的對手,而且.....早就被我降服了吧!

呵呵!有什麼本事儘管使出來.....

我們兩兄弟可是好久都沒有切磋切磋了.....

吧台的圓凳上,金明洙端著一杯啤酒,仰頭猛灌了幾口,然後瞇著一雙桃花眼,四處的搜索著。

那黑色的短髮簡約清爽,額前飄然的幾根黃色髮絲斜斜的搭在額前,白玉的耳朵上,那排火紅色的亮鑽,在這樣的氣氛裡,居然閃閃發亮,看上去,給人一種既狂肆,又囂張的感覺.....

有些人就是這樣,即使是在一大堆有著優秀而又光鮮的外表人群裡,依然能夠讓人眼前一亮,讓人一眼便能注意到他的存在.....

金明洙就是這樣的傢伙.....

不管在什麼場合,他總是能夠輕易的成為人家的焦點.....

一杯酒下肚,玉手一揚,又是滿滿的一杯到了手裡,金明洙無趣的從凳子上起身,半靠在吧台邊上,舉著手裡的那杯啤酒,對著昏暗的燈光,微微晃了晃.....

那透明的黃色液體,在他手裡晃動著,那白色的泡沫漂浮在上方.....

多好看的顏色.....

金明洙瞇了瞇眼睛,紅唇微張,對著酒杯的杯壁輕輕的酌上一口,然後伸出丁香小舌無意識的在唇邊劃拉一圈兒.....

這樣的動作,本應該是有著淡淡的憂傷,但是.....被某人無意識的這樣比劃出來,還真有種懶洋洋、又放蕩不羈的味道.....

泡妞嘛.....當然要時刻變換著方法.....

有些女人,不用自己上前,只需一個眼神,一個動作,人家便可會意.....

「帥哥?一個人?」一個妖嬈的女人的聲音在金明洙的耳邊響起.....

憑借著這柔能滴水的聲音,金明洙就可以斷定,這女人,一定是個風.....騷.....得不要命的主兒.....

果然.....不等金明洙回答.....

接著,一條白玉的胳膊從他的身後伸了過來,那不安分的芊芊玉手,輕柔的在他的胸膛隔著衣物來回撫摸了一翻.....

肩膀處,兩團火熱的柔軟觸感讓金明洙全身一舒.....

隨即一把拉住伸過來的玉臂,輕輕用力一拽,立即美女香玉抱滿懷。

金明洙看看懷中,長相標緻的女人,在看看女人那有著深深乳溝的傲人的酥胸,勾唇壞壞一笑:

「36d?呵呵!好身材!」金明洙笑著說。

雖是調笑,但是那語氣,拿捏有度!言語中的風度卻是展現無疑.....

媽的!今晚估計要“享福”了,這麼主動的風騷女人.....夠味兒!他喜歡!

某人心裡樂開了花。

「帥哥過獎了!今晚陪陪我怎樣?」女人靠在金明洙懷裡,掩著唇角笑笑。

「哦?好啊!現在如何?」金明洙眼角一瞇,勾著女人的下巴輕聲的問。

哈哈哈!媽.的!正合老子之意!快餐!快餐!快!快!快!

「呵呵!帥哥可真是心急!」女人從金明洙懷裡起身,裝模做樣的推推金明洙的胸膛。

臉上,和嘴角上盡是釣到極品美男的得意的笑意。

一切金明洙都看在眼裡:

呵!看來,這女人也是個經常草叢中來去的高手呢?

呵呵!媽的!不管她是高手還是低手,只要能給老子紓解,就是好手.....

各取所需,不是嗎?

況且.....高手見招,總要“切磋切磋”才能見分曉.....

「嗯?誰讓甜心你這麼迷人.....」金明洙笑笑,攬過女人的腰肢,唇角輕輕的在女人的耳邊呢喃了一句。

然後,滿意的看著女人嬌嗔一聲,全身酥軟的靠在自己的懷裡,一副任由自己宰割的樣子,勾著壞笑的唇角,笑嘻嘻的離開了吧台.....

夜場不就是這樣,是眾多年輕男女尋歡作樂的地方,有的來這裡,是出於寂寞,源於發泄.....

有的則是沉溺於其中.....被那種酒.色.聲.樂的氣氛所吸引.....

一夜的紙醉金迷.....過了今夜.....誰又記得誰?

這種快餐速食一樣的生活,簡單,便捷,還沒有什麼麻煩.....

話說,焦點就是焦點,即使低調他也還是焦點.....

更何況,某人還真沒有想過低調.....

這不?直接攬著香玉大大咧咧的從燈光最亮堂的地方穿過.....

「呵呵!簡單的貓咪.....」

李成烈看著招搖過市的金明洙,搖頭笑笑。

呵呵!既然自己都能看見這貓咪的一舉一動.....

難麼,能看見這一切的人恐怕還有別人吧!

他可不認為,面對一個公然背叛自己的傢伙,大搖大擺的在自己的眼皮底下攬著美女逍遙,以那人的性格,能就這樣輕易的隱忍著不動?

不可能!

那人可是自己的親哥哥,他是什麼樣的性格,他李成烈還不知道?

呵呵!但是.....即使他再怎麼生氣又怎樣?

那只貓咪注定是他李成烈的所有物,是他的玩具!

既然是他李成烈的玩具!那麼.....除了他李成烈自己外,誰都沒資格動他一根汗毛!

尤其是他的哥哥.....

那個身份特別的哥哥!

攬著女人腰肢的金明洙,心裡掐著手指頭細細的算了算,然後勾唇得意一笑:

哈哈!看來老子的魅力有增無減吶.....

現在,僅僅只需要短短的兩分鐘時間,就能搞定一個女人,讓對方心甘情願的和自己上床.....

哈哈!真***爽.....

唉.....人吶,魅力大了也是一種困擾呢.....

哈哈哈!

此刻的金明洙美女在懷,心裡別提多高興,得意忘形的他幾乎快要大笑出聲.....

突然某狐狸那張迷死人不償命的臉,和那句不溫不火,卻著實讓人發抖的話,在他的腦海裡一閃而過:

「小東西?擅離職守?要是我出了什麼事情.....你負責?」

金明洙愣愣,隨即搖搖頭:搞什麼東西?幹嘛突然想到那傢伙?

唉.....那狡詐的狐狸!!

額.....雖然是上班期間,但是.....離開一小會兒應該問題也不大的吧?

他身手那麼好,誰能傷到他?

再說了,上次,那傢伙不是故意破壞,壞了自己的“性福”嗎?

今天補上也不算過分吧?

只要,那傢伙今天不再出現搗亂.....那.....

媽的!.....額.....那自己就盡快完事兒,勉強湊合一下好了!

畢竟自己這可是在上班吶.....

怎麼說都有點兒於理不合!

唉.....有了一份穩定的工作,難道注定要用自己的隨時性福來交換?

金明洙一邊走著,一邊捏著下巴在自己心裡感慨著。

「嗯?帥哥?怎麼?」女人見著若有所思的金明洙,從金明洙的臂彎裡擡起頭,柔聲的問道。

「嗯?沒事兒,我在想.....呵呵!甜心這麼迷人,讓我都把持不住,現在就想要了.....真是個勾人的小妖精!」

金明洙低下頭,擡手勾著女人的下巴,瞇著桃花眼,勾唇壞壞的一笑。

那樣子.....一舉一動,一言一語!

活脫脫的一個風流紈絝少爺的調戲良家女子的樣子.....

不愧是風流場所常混的傢伙.....

哄女人開心,簡直手到擒來!

對於他金明洙來講,簡直小菜一碟!

「帥哥.....你好壞.....」聽到金明洙的話,女人低頭嬌嗔一聲,那纖長的手指輕輕的點了點金明洙的胸膛。

果然尤物!

撇開這身段兒,這豐.....滿圓.....潤的臀部不說!

連一個普通的動作都充滿了勾.....引的味道!

不知道一會兒.....脫光衣服,實踐工作起來,是不是更有味道?

金明洙半瞇著雙眼,看了看女人胸前那兩團豐.....盈擠出的深深的鴻溝,腦子裡色瞇瞇的幻想著,女人脫.光衣服的樣子.....

媽的!一會兒一定要把三十六招九十六式都用個遍.....

畢竟,自己的二弟托某狐狸的福,可是飢渴很久了.....

「呵呵!甜心.....這話說的.....我要是不壞.....你會對我這麼有興趣?嗯?」金明洙笑笑,一點兒也不為自己的直接感到有什麼不好.....

畢竟嘛!對於什麼樣的女人,用什麼樣的方法對付,他自己可謂是經驗豐富了!

對於,一般靦腆一些的女人,就應該用點兒委婉的方法.....

可是,對於現在眼前這個.....經驗足以和自己媲美的女人.....

直接.....就是最好的方法.....不是嗎?

「甜心.....好想馬上嘗嘗你的味道.....嗯.....等不及了!不如.....我們就近怎樣?」金明洙低下頭,那雙勾人的桃花眼,對著女人微微一眨,好看的唇角勾起.....

一只手捏了捏女人的下巴,對著女人說著,另一只手,則不規矩的在女人的翹臀上遊弋.....

臉上,一點兒也不掩飾,對女人身體的色瞇瞇和飢渴難耐.....

這樣的表情,這樣的近乎下流的動作,由他表現出來,居然一點兒也不讓人覺得噁心.....

反而還給人一種壞壞的魅惑的感覺.....

「唔.....一切由帥哥說了算!」女人顯然已經被某人的招牌妖孽的樣子給迷得七葷八素,只得迷糊的點點頭。

「哈哈!好!夠味兒,我喜歡!」金明洙一只手不安分的在女人翹臀上一掐,然後仰著頭大笑著。

隨我?隨我好!

哈哈!就近!.....什麼地方最近?

當然是夜總會裡面了!

某個地方.....凡是急需的人,不都選擇那裡?哈哈!

實惠的紓解最佳場所啊!

連開房間的錢都省了!

關鍵是,離自己一會兒上崗也方便!

知道是哪裡嗎?

廁所!對!就是廁所!

媽的!上次在那酒吧廁所,被那肥豬給攪黃了好事.....

邪門得從此性福就不在.....

這次,媽的!

老子還就選擇廁所了!

不是有句話說的好嗎?

從什麼地方摔倒?就從什麼地方站起來!

哼!這次選擇廁所,老子還真就不相信,還能有誰來搗亂?

性福啊.....那可***是一輩子的事兒!

金明洙樂呵的在自己心裡盤算著,決計要打破自己性福不順利的魔咒。

話說,這高級夜總會就***和那酒吧不一樣,看看人家這廁所的設施都比那些個小地方來的要好多了.....

牆壁都閃閃發亮,這房間都寬敞不必.....

衛生嘛.....自然不用說.....乾淨著呢.....

哈哈!就連空氣.....都比外面的那些個人蛇混雜的地兒來得要好!

在這裡辦事兒,當然是個不錯的選擇.....

嗯?你問是男廁還是女廁?

媽的!上次在女廁被那大媽尖叫著,然後被那死胖子攪和了!

還選女廁?

女人貌似都比較大驚小怪!

指不定待會兒辦事兒的時候,哪個不解風情的大媽再來聲尖叫,那多掃興!

男人的話,就好多了!

畢竟,都是男人,大家都有經歷過嘛!

嗯.....為了避免不必要的麻煩!

當然選男廁了.....

金明洙攬著女人的腰肢,來到廁所.....

哈哈!都說運氣好了!

看看連廁所都幫忙,偌大的廁所,居然沒有一個人影.....

真***是個適合辦事兒的地方!

「唔.....帥哥?在這兒?要是有人進來怎麼辦?」寬敞的廁所,最後一個緊關這門的位置傳出女人的緊張聲。

「沒事兒!難道甜心不覺得刺激?嗯?」金明洙壞壞一笑,捏了捏女人那已經完全暴露在空氣中的豐.....盈,手下沒有停下撕扯女人絲襪的動作。

「唔.....帥哥心急了.....」女人嬌喘一聲,一個轉身,那雙靈動的大眼睛,對著某人眨了眨!那雙有著纖長手指的手,來回的在金明洙的某個重要部位摩挲著。

那靈活的玉手,一點一點的下移著,慢慢的拉開那因為暴龍的甦醒而被撐得鼓脹的褲子拉鏈.....

「唔.....甜心.....輕點兒.....別用牙.....對對!就那樣.....嗯.....」

金明洙半瞇著雙眼,雙手捧著女人的頭,來回的按動著,嘴裡情不自禁的呢喃著。

腦子裡迷糊的回想著,某只妖孽調戲自己的場面,那時候.....那感覺.....真***強烈.....

還得他都以為自己是不是性向出了什麼差錯.....

居然對男人起了反應.....

現在看來.....嗯!自己似乎沒什麼問題吶!

雖然那妖孽廝磨自己的時候感覺強烈.....

但是現在,這女人的套弄也不錯.....

嗯.....肯定是自己飢渴太久.....

不然那會兒怎麼會對一個男人起反應?

今天.....他一定要好好的紓解一回.....

金明洙閉著眼享受著女人的服務,腦子裡肯定的給自己之前的反應下著定義。

廁所裡,不大的空間,時不時傳來一陣陣男人女人難以抑制的呻吟.....

突然。

「砰砰!」一陣敲門聲驚擾著兩位正火熱得男女。

「媽的!有人!上廁所,前面有位置!」金明洙不耐煩的開口。

靠!明明前面位置都是空的,誰這麼大膽,在不知道裡面是誰的情況下,還敢敲門?

這種時候,不是應該聽聽,過過耳隱就好的嗎.....

真***不識相!

「繼續.....甜心!」金明洙按了按女人的頭,對著女人說。

嗯.....女人的嘴.....就是***舒服.....

享受啊.....

「砰砰!砰砰砰!.....」又一陣陣的規律的敲門聲響起.....

看樣子,門外的人似乎有想要一睹現場直播的打算,依舊敲著門。

「媽的!忙著呢!敲敲!再敲老子踢爆你的頭.....」

面對門外不知名的傢伙的打擾,金明洙毫不客氣的張口就一陣狂噴。

不管是誰.....這個時候打擾,就是不對.....

聽到如此囂張又狂躁的爆吼聲,門外的身影,勾唇一笑。

呵呵!聽這聲音,裡面是他沒錯!

「砰砰.....」敲門聲依舊繼續.....

試問,任何人,在如此關鍵的時刻,有人在門外敲門,即使再高的性致,估計也被澆滅得所剩無幾了吧!

金明洙也不列外,即使再怎麼飢渴,面對這樣的情況,也不能盡興的吧!

面對剛才還精神百倍的二弟,現在在門外不知名的傢伙的打擾下,又進入了沉睡狀態!

金明洙捏著雙拳.....

憤怒!極度的憤怒!

誰***那麼大的膽子.....居然敢打擾他的好事!

絕不輕饒.....

「砰砰!砰砰!」門外的傢伙似乎沒有要出聲的打算,依舊不快不慢的敲著門。

聽著門外的敲門聲,金明洙煩躁的拉開趴在自己身上的女人,一邊提著褲子,一邊拉著自己的褲子拉鏈.....

暴怒異常的他,在自己褲子拉鏈還沒拉好的時間,那條已經癢到想要暴踢人頭的腿,已經率先的踢開了廁所門.....

「碰.....」重重的一聲悶響,門從裡面被踢開了。

金明洙皺著眉頭,擡眼憤怒的目光,直射來人.....

當看清門外的男人,對是男人!

黑色的衣褲,微微敞開的衣襟中,蜜色的胸膛清晰可見.....漂亮到極致的臉龐是那麼的熟悉.....

男人緊緊的盯著他,看了看他那還沒完全拉上的褲子拉鏈,臉上掛著不明的笑意.....

哇靠!真***見鬼了?

自己都躲到廁所來了,都決定快點完事兒了!

這只狡詐的狐狸還是找來了?

他是屬狗的嗎?鼻子這麼靈,一嗅就知道自己在這裡?

這麼多個位置,他就能斷定自己是在這間?

又***來破壞?

真是.....媽的!

真***小氣!

身為他的貼身保鏢,性福一下都不行?

才離開多大會兒?就找來了?

金明洙,眨眨眼,憤怒的看著男人不吱聲。

而男人似乎也沒有要開口的打算,依舊緊緊的盯著金明洙的臉看。

那冰冷的臉上看不出一絲的情緒。

看著男人的反應,金明洙不解的抓抓頭:

嘿?才多大會兒?

生氣了?那張冰冷的死人臉,給誰看?

給老子看?

離開一會兒至於這麼生氣?

還***不說話了?

這氣場.....沒見過的人還真得被嚇出尿來!

這狐狸,此刻似乎不一樣了!

前幾天,不是還一副笑裡藏刀的樣子嗎?

要是拿到之前,他一定會說:“小東西?躲在這裡逍遙?那我要是出了什麼事情.....你負責?”

他應該用哪種淡淡的威脅口氣才對!

怎麼?現在反而不說話了?

那看著自己的目光.....

就好像老子背叛了他.....欠了他好多錢一樣!

不對啊!老子的工資他還沒發呢!

應該是他欠老子的錢才對啊!

.....反正.....這狐狸這會兒不正常!

金明洙提了提褲子,看著男人陌生的目光,腦子裡飛速的運轉著。

媽的!那眼神.....還真***慎得慌.....

唉.....算了!畢竟是自己擅離職守在先.....

不必和他計較!

何況自己還要靠他吃飯呢!

唉!.....誰叫自己大度.....

為了自己的幸福生活.....算了.....

唉.....

「嘿?老闆?好巧?您上廁所?嘿嘿.....請.....」金明洙抓了抓頭髮,從廁所出來,對著男人憨厚一笑。

那樣子,完全沒有覺得自己剛才的行為有什麼不妥.....

男人泡女人嘛.....在正常不過了.....不是嗎?

何況.....之前,他不也當著自己的面在車裡和女人火熱嗎?

所以.....男人對男人.....,大家都是一路貨色,不必忌諱什麼的吧!

「.....」面對金明洙的自然,男人皺了皺眉,並沒有開口說什麼,那目光依舊沒有從他的臉上移開。

「唉?老闆?你看著我幹什麼?不是才分開一小會兒?您就想我啦?還親自到廁所來迎接我?.....哈哈!不必客氣啊!搞得我都不好意思.....」

金明洙對著男人笑笑,習慣性的伸出手拍了拍男人的肩膀。

雖然自己是保鏢.....

不過,金明洙自己還真沒有把自己當個保鏢看.....

他覺得吧,年紀相差不大的兩個男人之間,如果用老闆和員工來衡量,那多傷感情?

還不如就像兄弟一樣來得自在.....

好在這狐狸似乎對自己的大大咧咧並不在意.....

這樣的老闆多好!

雖然.....經常破壞自己的性福!

只是,他的這一習慣性的,自然的不能在自然的動作,用在眼前這個所謂的“老闆”身上,似乎並不是很合適。

只見男人腳步一移,一個閃身,在金明洙不經意的情況下,躲開了他的碰觸。

那好看的眉頭皺得更緊了。

連臉上的陰寒的氣息似乎也越來越重.....

「欸?」金明洙訝異的看著自己“老闆”的異常反應,驚訝的張口接著說。

「老闆?至於嗎?不就出來泡泡妞?還沒成功呢.....幹嘛一副死人臉的樣子?」金明洙不以為意的抱著手臂說著。

大大咧咧的他,雖然嘴上看似在調笑,但是.....心裡卻是警覺了不少.....

現在眼前的“老闆”到底是不是自己的“老闆”?

這行為,這氣勢!似乎也太反常了!

從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寒冷之氣來看.....

似乎跟變了一個人一樣!

給人感覺.....感覺.....

好像是那個人.....

自己一直擔心的那個人.....

現在自己所謂的債主.....

不會吧?

媽的!這麼倒霉?

不會這麼快就找上門來吧?

況且.....廁所也能遇上那傢伙?

嗯.....結果怎樣?還有待觀察.....

金明洙抓轉腦袋,挑挑眉,回頭看看,自己剛泡上的女人已經不知道什麼時候溜走了,估計是被這人的氣勢所嚇倒了吧.....

唉.....到嘴的鴨子又飛了.....

金明洙心裡一陣的感慨著。

「唉.....老闆?你也太不道德了,看看我的點心都被你給嚇跑了.....」

金明洙聳聳肩,指了指空空如也的廁所說,那眼角卻是斜斜的看著男人的一舉一動。

「.....」男人並不理會金明洙的詢問,那雙淩厲的雙眼依舊直直的盯著他看,似乎要把他看穿一樣。

「唉.....算了!我就不和老闆您計較了誰叫我是員工呢?唉.....我先出去了.....您要方便請自便!哈哈我沒有偷窺的習慣!」

金明洙嬉笑著擺擺手,擡腳大步的就朝前面走。

經過他的鑒定,此男人很有可能就是那該死的債主.....

那個叫李大烈的男人.....

那個比魔鬼還恐怖的男人.....

但是,由於距離不夠近,男人也一直沒有開口過,所以.....他根本沒辦法分辨他們的味道和聲音.....

為了以防萬一.....他還是先溜為妙.....

如果真的是那個李大烈.....他可不認為,以他自己的身手能夠對付得了他.....

畢竟李成烈的身手,他可是深深的領教過的.....

那麼他哥哥的身手.....應該也不差吧?

難道.....這就是所謂的一朝被蛇咬,十年怕錦繩?

這就是所謂的李成烈身手恐懼症!

媽的!幹嘛非整個一模一樣的孿生兄弟?

傷透腦筋!

還真***不好分清!

想到這裡,金明洙三兩步跨出廁所,想著盡快到那個專屬位置上看看,到底這個傢伙是誰.....

如果.....自己的老闆此刻正在那裡和那塊牛皮糖喝酒.....

那麼.....這人就一定是李大烈.....

唉!真***點兒背!

性福不成,還要為這事兒鬧心!

話說,自己臨危不亂的本事,還真是不錯!

情勢不對!開溜是最佳選擇!哈哈!

只是.....他的如意算鍵盤很快就落空了。

只見,男人邁著長腿很快跟了上來,一個閃身攔在了他的身前。

「怎麼?小兄弟不認識我了?想跑?」男人攔在了金明洙的身前,雙眼悠悠的看著他,那薄唇微張,低沉的聲音像是地獄的修羅。

這樣低沉特別的聲音,這種聲音他金明洙只聽過一次,然而那一次幾乎就成了他聽過的最難忘的聲音之一了。

隨著男人的身形移動,連帶著空氣的流動,一股香味兒鉆進他的鼻腔,雖然不是那麼濃,但是他確切的聞到了.....

那個味道,雖然不難聞,但是,卻也不像是自己老闆,那只狐狸身上的那種清香味兒那般的好聞.....

這聲音,加上這味道.....

雖然早有準備,但是,突然確定了結果,金明洙還是愣了.....

看來他已經不用去查看了.....

結果似乎已經出來了.....

眼前這男人,不是李成烈.....

正是那個自己千躲萬躲的李大烈.....

呵!他這是該說好巧?還是該說自己運氣好?

或者,仰著笑臉,對著這地獄男拋個媚眼,然後說句:

嗨!帥氣的地獄男!咱們又見面了,好有緣呢!

可事實上,現在似乎說什麼都不對吧!

畢竟自己曾經接過他的業務,額.....騙了人家一筆不少的訂金.....

關鍵還倒戈了.....

看看他那眼神,要不是他金明洙功力深厚,換做一般人,估計已經被凍成冰棍了吧!

現在的情況似乎不容樂觀呢!

唉.....該死的自己,早不泡妞晚不泡妞,偏偏等到這會兒這男人出現的時候泡妞.....

悲催!

還擅離職守,這會兒自己那棵好不容易傍上的大樹,此刻根本不知道現在的情況吧!

唉.....最近真***運氣好吶!

怎麼就沒想著去買**彩?

最近去買估計一定能中頭獎!

嗯.....明天.....一定要去買.....如果.....自己還能過得了今晚的話!

金明洙看著男人的冷冽的臉,在心裡暗自的感慨著。

「嗯?認識!當然認識了!老闆嘛!」看著男人的臉,金明洙眼珠兒一轉,對著男人嬉笑著說。

嗯!其實.....就算是叫這個男人做老闆也不過分的啦!

曾經他們不是還有過短暫的雇傭關係嗎?

雖然那關係,是他自己擅自破壞!

眼前的局勢,不就是能拖多久是多久的嗎?

不到萬不得以,還是不要拿雞蛋碰石頭來的好!

「哦?呵呵!小兄弟好記性!.....難道你見到我就一點兒都不意外?」面對金明洙的臨摹兩可的回答,李大烈勾唇冷笑了兩聲。

那雙狹長的丹鳳眼依舊死死的盯著他不轉眼。

只見李大烈隨手拉開了一個空餘台位的椅子,旋身坐下。

叮-—點燃一根煙,含在嘴裡深深的吸上一口,他翹著二郎腿,那寥寥的煙霧從他的嘴裡飄出,那閃閃的紅亮的火光,映襯著他蜜色的肌膚微微泛紅,為他原本就俊逸非常的面容,更是增添了不少的神秘色彩.....

金明洙見狀挑了挑眉,心裡卻是飛快的運轉著,猜測著男人接下來的行動:

媽的!他搞什麼?

哼!他金明洙才不相信這男人對於他自己倒戈的事情一點兒也不知道!

恐怕.....他這次來的目的,多半是因為自己吧!

畢竟自己倒戈了.....還騙了他不少的錢!

記得,那時候他說過,他最討厭人家背叛.....背叛他的人,他都會用盡手段讓對方不好過.....

額.....好巧不巧.....自己卻是都占全了!

今天,估計怕是在劫難逃了,一場硬碰硬的拳腳是在所難免了.....

不過.....媽的!他丫的就不能等等在出現?

至少等自己紓解完畢啊?

憋屈了這麼久的欲火,本以為今天可以紓解.....

哪知道半路殺出他這麼一個程咬金!

媽的!真是.....

唉.....他們李家兄弟還真***是臭味相投啊.....

身材長相一樣,脾氣差不多,身手都那麼厲害.....

關鍵.....還都***喜歡在關鍵時刻破壞人家性福.....

自己遇上這李家兩兄弟,到底是福氣還是點兒背啊.....

怎麼就沒過過一天的舒坦日子?

金明洙心裡鬱悶之極,暗自把李家兩兄弟給罵了個遍。

「額.....意外?當然意外!老闆.....來得可真是快!呵呵!」金明洙擡眼看了看眼前這悠然自得抽煙的男人,咧嘴笑笑。

媽的!沒理由啊,自己騙了他這麼多錢,按道理他應該生氣把自己大卸八塊的啊?怎麼現在一點兒反應也沒有?

奇怪!***太奇怪了!

李大烈,慵懶的靠在椅子上,翹著二郎腿,擡眼看看面前的金明洙,好半天,才悠悠的張口:

「嗯!小兄弟!上次交代你的事情.....辦得怎樣?嗯?」李大烈張口故意的問。

明明知道眼前這個小子已經背叛了自己,倒戈到李成烈的那邊,可是.....不知道為什麼,他還是很有興趣逗他一逗!就想聽聽這狡猾的傢伙的解釋.....亦或者胡編亂造.....

「嗯?上次.....額.....呵呵.....」金明洙看看悠哉的男人,眉頭緊皺,心裡快速的運轉著,思考著,對付的方法。

呵!難道?狐狸家族基因就是不一樣?明明知道自己倒戈了,還故意的裝作不知,詢問進展?

葫蘆裡賣的什麼藥?

不得不說,這傢伙,真的還就不是省油的燈!

「怎麼?有什麼問題?.....」李大烈擡眼冷冷的看了他一眼,淡淡的問。

「嗯?問題?呵呵!沒問題!」金明洙笑笑。

當然沒問題,因為他給得業務本事就是一個很大的問題,這麼大的問題,被自己刻意的“化幹戈為玉帛”後,還有什麼事情算得上是問題呢?

「哦?呵呵!那.....結果?」聽到金明洙的話,李大烈突然勾唇一笑。

那絕美的臉龐嘴角邪魅一勾,一種不寒而栗的感覺油然而生,連那笑聲聽起來都那麼的恐怖!

他倒要看看,這傢伙要給自己個什麼樣的結果.....

呵呵!倒戈?很好!

敢背叛他李大烈?膽子不小!

「額.....結果?呵呵!辦不了!」金明洙聳聳肩,擺擺手,不在意的回答著。

那語氣的平靜,就好像是在說著一件與他無關的事情一樣!

「哦?辦不了?你可知道後果?.....嗯?」聽到金明洙雲淡風輕的回答,李大烈眉頭一挑,戲謔的看了看金明洙,等待著他的回答。

呵!這個回答,可真是讓他意外!

本以為,這小子會想盡一切辦法撒謊,或者討饒!

沒想到,他居然這麼坦然的說著,辦不了?

呵呵!不錯!小子,有幾分膽色!

「嗯!知道!.....呵呵!但是,如果說我雖然辦不成你交代的事情,但是,卻從另一方面大大的幫助了你.....呵呵!那是不是可以功過抵消了?」

金明洙斜了斜眼,抱著手臂,單手摸摸鼻子說。

現在的情況,也就只有胡謅了,他能信則已,不信?呵呵!就只能怪他金明洙時運太差,最近倒霉了.....

不過,保守估計,以他金明洙的實力,想要逃離應該是沒什麼問題.....

但是.....如果想要全身而退.....估計.....很難!

唉!為了自己這張還算是滿意的臉蛋兒,自己何不盡力忽悠忽悠?

能討到便宜就不要放過嘛!

臉皮厚的人永遠是贏家,不是嗎?

「哦?有這樣的事?說來聽聽,什麼樣的事情比我交代的還重要?」李大烈挑著眉頭,看著他,明知道他要開始胡謅,卻一點兒也沒有要生氣的跡象。

為什麼呢?

因為,他很想知道,眼前這個叫金明洙的傢伙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

能有這麼大的本事,讓他那個冷若冰霜的弟弟,對他另眼相看.....

而且還處處包容有佳.....

從之前的了解的情況來看,似乎這傢伙在李成烈心裡的地位似乎還真不一般.....

他們只見到底是什麼樣的關係?

如果能弄清楚這點.....或者.....證實了自己的猜想的話.....

那麼.....以後的行動,豈不是方便了很多?

或許.....那樣會更有意思也說不定!

「嗯.....是這樣的,我呢,現在已經洗手不幹那行了,現在的正式職業呢,是你弟弟李成烈的貼身保鏢!.....」金明洙正了正神色,對著李大烈說著。

只見,男人聽到李成烈三個字,原本神色還算可以的臉上,明顯一沉,似乎那三個字正中了什麼要害一般,眼看著男人似乎要發作.....

「欸!等等!先別急著發火.....聽我說完.....你叫李大烈對吧?」金明洙緊接著開口,制止了某男兵臨邊緣的爆發。

「嗯!是!我是李大烈!那又怎樣?」李大烈深吸了一口氣,強忍著發火的衝動,對著金明洙說著。

為了,搞清楚一些事情,暫且先觀察觀察,看看這小子到底想耍什麼把戲!

不過.....這小子怎麼看都還算是順眼,長著一張比女人還漂亮的臉,性格卻是暴躁,言行粗俗無比!

光看那張臉,還真的很難想象,他開口後,可以用驚為天人來形容了!

呵呵!這樣的他,居然還有些自以為是的小聰明!

還真是個有意思的傢伙!

如果不是他背叛自己,倒戈到李成烈的身邊的話.....

把他收到自己身邊,似乎也是個不錯的選擇!一定很有意思吧?

只可惜.....呵呵!

「嗯!這就對了!唉!我說.....你們兩兄弟怎麼就長得一模一樣?嗯?仔細分還真***分辨不出來!.....我***剛才都差點兒認錯人了!.....你們還.....」提到這兩兄弟,金明洙就忘形了,只見他摸著自己的下巴,情緒略微激動的說著,說話的同時,還習慣性的伸出手指指了指坐在對面的冷面男人。

神經大條的他,完全沒有留意到,當他一直形容著李大烈和李成烈之間的共同點的時候,對面本就不高興的李大烈,那張覺色的臉龐的氣息似乎又下降了幾分.....

「好了!說重點!」李大烈好不耐煩的打斷了金明洙的話。

他討厭人家拿李成烈和自己比較,很反感!

自己哪點兒不比他李成烈強?

他有什麼資格要能和自己比較?

看著男人越是陰沉的臉,金明洙立馬禁聲。

只見他正了正神色,尷尬的笑笑,開口接著說:

「哦!呵呵!對不起.....咳咳!你叫李大烈,和李成烈是兄弟?一母同胞,大家身體裡都留著同樣的血液!

俗話說血濃於水!你又何必硬是和自己弟弟過意不去?兄弟嘛就該和和睦睦!幹嘛動不動就斷胳膊斷腿兒的?

多傷感情!.....」金明洙拉開一把椅子坐下,神經大條,不客氣的他,高高的翹著二郎腿,張嘴就開始了他人生中難得的大道理之論。

說話的中間還不忘伸手毫不客氣的抓著桌上的煙,問也不問,就掏出一根點燃塞進嘴裡,吧唧吧唧幾口.....

完全沒有在意現在眼前的情況到底是怎樣的緊張.....

「嗯!好煙!不錯!不錯!.....」金明洙抽著煙,對著李大烈大大的讚嘆一番,似乎完全沒有看到某男,因為他的那番話,此刻的那張黑面包公一樣的臉。

「。.....」李大烈,冷冷的看著眼前這個好不規矩的傢伙的一言一行,沒有說話。

雖然,這小子的話,他很反感,也很生氣!

但是,看著這傢伙,如此大大咧咧的模樣,他倒是來了興趣,索性就做了他平生對於他自己來講,很是艱難的一件事情!

那就是強忍著怒氣,很想聽聽看這傢伙接下來的話.....

看他還能編到什麼程度!

對於一個背叛自己,還一再挑戰自己威嚴的小子,如此的放縱,還是他李大烈這麼多年來的第一次.....

呵呵!一個混混,居然還講起了大道理?真是好笑!

這小子的性格,還真是.....呵!到底該怎麼說呢.....真是.....有意思!

看來這個頭腦簡單,咋咋呼呼的小子,已經成功的引起了自己的興趣!

初次試驗,金明洙偷偷的瞟了李大烈一眼,發現,他此刻似乎還沒有要發火的趨勢,心裡大喜:

哈哈!這傢伙,沒什麼反應,那是不是說,自己胡謅對了?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