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明洙一心撲在工作上的時候,李成烈這邊正焦頭爛額地催促著自己的戰友趕緊把小偷找出來。
 
他戰友也是有心無力,為了一個失竊金額幾萬塊的小盜竊案調動大批資源,他哪兒有這個權利,案情一直不溫不火地拖著。李成烈沒辦法,只好找了關係,多派了人去一些二手IT市場跑,希望那個賊轉手了他的電腦。
 
一個星期下來,不但一無所獲,反而驚動了他爸。
 
這天,李成烈在工作正忙得不可開交,李立江給他打了電話。
 
李成烈無精打采地接了:「喂,爸」
 
「聽說你丟東西了」
 
「你怎麽知道?」
 
「你不是找的小張嗎,小張特意給我打了電話,就為了你這個事兒,還得讓人家為你加班。但是,你的電腦怎麽會在金明洙家丟了?」李立江聽到這件事的時候,就覺得特別怪,李成烈的電腦為什麽會在金明洙家?
 
李成烈暗罵那個張局長王八蛋,明明再三囑咐他別告訴別人,結果他還是跑到自己老子面前邀功去了,他只能硬著頭皮解釋:「他當時要傳資料,把我的電腦借去了」
 
李立江「哦」了一聲,總覺得還是有些疑慮,他問道:「裡面有重要資料?」
 
「嗯,有」
 
「多重要啊?不行就別找了,這麽大的北京城,一個小電腦哪兒那麽好找」
 
「很重要,必須找到」
 
「你跟我說吧,哪個項目的,興許沒你想的那麽嚴重」
 
李成烈嘆道:「你別問了,反正很重要」
 
「金明洙知道嗎?」
 
「他,嗯,知道」
 
「他都沒跟我說,估計也沒什麽特別重要的,你別在那兒浪費資源了,翻整個北京城就為給你找個電腦,像話嗎」
 
「爸,你別管了行不行」
 
李立江氣哼哼地說:「好像我願意管你似的。對了,宋書記的那個孫女兒,你不是說挺好的嗎,人家約你你怎麽不回應呢?電話都打到我辦公室了」
 
「我不喜歡」
 
「不挺好的嗎,你還不喜歡」
 
「不喜歡就是不喜歡,你們別再給我介紹了,我看著煩」
 
「你有女朋友了?」
 
李成烈眼前浮現金明洙的臉,他含糊地說:「嗯」
 
「真有了?那帶回家看看」
 
「沒定呢,你別跟我媽亂說」
 
「行吧,你們年輕人的事我也不好管,不過你記清楚啊,咱們家的門,不是什麽人都能進的,不要帶些亂七八糟的人回來」
 
李成烈感覺這些話頂在了他心上,他又心虛又煩躁:「知道了,掛了啊,電腦的事你不用操心了」
 
這頭剛掛了電話,那頭就傳來了金明洙的聲音:「李成烈,進來一下」
 
李成烈推門進了辦公室,金明洙看了他一眼:「把這些報銷單拿財務那兒去,然後讓張霞給訂酒店,明天晚上有重要客人要接待,另外給王晉的秘書回個電話,在這個星期內約一個我們倆都有空的時間吃個飯,中午晚上都行」
 
李成烈接過了文件夾,看著裡面厚厚地一疊報銷單,再看看他桌上的一大堆等著他審批的各種申請單,光是看看都覺得累。
 
金明洙又擡頭瞄了他一眼,推了推眼鏡:「怎麽還不去?」
 
「你不休息休息,你已經連續幾天加班了」
 
「怎麽了?你扛不住?」
 
「我?我是怕你扛不住」
 
「這點工作量不算什麽」金明洙摘下眼鏡,揉了揉眉心,笑著開玩笑:「怎麽,心疼了」
 
「嗯」李成烈毫不避諱地說。
 
金明洙愣了愣,想笑又覺得不合適,表情有些古怪。
 
「我爸只是付你工資,又不是跟你簽了賣身契,用得著這麽拼命嗎」
 
「看著一個企業孵化、成長,是很有成就感的」金明洙摸著下巴,瞇著眼睛看著前方:「我給自己定的目標,是三年之內讓咱們公司恢覆主板上市,這個進度很緊湊的,不加班加點怎麽完成」
 
李成烈捏了捏他的臉:「我們的休假呢?你到底什麽時候安排?」
 
「眼看不就過年了嗎,過年咱們徹底休息一個星期,可以吧」
 
李成烈笑了起來:「去哪裡我安排」
 
「行」
 
李成烈彎下身,揉著他的頭髮,輕聲道:「就我們兩個吧」
 
金明洙勾著他的下巴親了親他:「就我們兩個」
 
倆人膩歪地親了一會兒,李成烈才拿著文件夾出去辦事兒了。
 
金明洙摸著嘴唇,對剛才那個溫柔的吻回味不已。
 
現在的一切好像太美好了,不僅事業上順順利利,就連和李成烈的關係也越來越趨於穩定,儘管他們的關係其實是最可怕的一個定時炸彈,但是太遠的事情他已經無暇去想了,想了也只是徒增煩惱,至少眼下,他覺得挺.....挺知足的。
 
對於李成烈說的度假,他也開始期待了。
 
李成烈在下午快下班的時候,接到了他戰友的電話,說在街邊一個珠寶店安置的攝像頭裡發現了疑犯的影像。
 
他們小區的監控錄像雖然拍下了小偷,但是那小偷把臉遮擋了,根本看不清,轉過一條街後,也許是放鬆了警惕,也許那麽遮著臉走在街上,被人看到更可疑,所以他脫了墨鏡,正巧被一個攝像頭拍到了。畫面不太清晰,但是勉強能辨認五官。
 
李成烈聽到這個消息再無心工作,扔下手裡的事就往警局趕去。
 
他戰友給他調出了錄像,並盡量放大,圖像確實不太清晰,但是李成烈依然覺得有那麽一點眼熟,但是他就是想不起來是誰。
 
他一定在哪兒見過這個人,但是又不是認識的人.....
 
李成烈回家的時候,一路都在想這件事,如果這件事真的不是隨機的,而是有預謀的,那麻煩可就大了,但是他一時怎麽都想不起來,誰會這麽對付他們。
 
正巧到了下班時間,金明洙給他打電話,問他去哪兒了,怎麽又無故離崗。
 
李成烈隨便找了個理由,問他是不是有事。
 
金明洙說:「上次XX市。主犯雖然還沒抓到,但是他們公司犯的其他事兒的幾個涉案人員,年後要開庭了,對方的代理律師發過來一份諒解書,並且開出了一些條件,希望我們能簽字,你回來看一看」
 
「諒解個屁,有多重判多重」
 
「我也沒打算簽,不過你還是要看看,然後給李董帶回去,關鍵是李董,這件事我不好越過他做決定」
 
「我知道了,那幫孫子,一個都不能放過.....」突然,李成烈腦中靈光一閃,猛地一腳踩住了剎車。
 
後面的車猛按喇叭,發泄不滿。
 
金明洙道:「怎麽了?」
 
「急剎車了,沒什麽」李成烈甩了甩腦袋,他想起來了,攝像頭裡那張臉,他終於知道自己為什麽覺得眼熟了。他看過那個公司幾個負責人的照片,那個小偷,就是他們公司法人的侄子,也就是公司真正的老闆!
 
派人當街行兇的,也正是這個文化低,十多歲就混黑社會,至今還沒洗清背景的流氓頭子。
 
李成烈匆匆掛了電話,渾身冒出冷汗來。
 
他握緊了方向盤,快速地往家趕去。
 
他記得那個人叫劉強之類的,這個姓劉的能隨隨便便就進金明洙家,即使換了鎖對他又能有什麽威脅,太危險了!他居然把金明洙一個人放在家裡!
 
這人顯然是有針對性地偷盜,估計是想從金明洙哪裡得到什麽東西用以要挾,他爸那邊兒警戒太嚴,沒法下手,所以只好找上金明洙。
 
那個電腦.....
 
李成烈不敢往下想了,必須盡快找到這個孫子!如果錄像泄露出來,他絕對無法原諒自己。
 
他一邊飛速地開車,一邊給他的戰友打了電話,告訴他自己的發現,並且讓他立刻調查,這個人肯定還有親屬朋友,不可能跟所有人斷了聯繫,只要能基本確定嫌疑人的身份,那就好查多了。
 
李成烈真的沒想到,發現了小偷的身份,並沒有讓他感到放鬆,反而心情更加沉重。
 
到家之後,他快速地衝上了樓,打開家門看到金明洙正在客廳打電話,這才鬆了口氣。
 
金明洙掛下電話,奇怪地看著他:「怎麽了,氣喘籲籲的」
 
「沒什麽,吃飯了嗎?」
 
「沒有呢」
 
「想吃什麽?」
 
金明洙想了想:「你上次做的那個手工肉丸子不錯,咱們今天吃那個吧」
 
李成烈笑了笑:「行,走,跟我去超市買東西去」
 
「你自己去吧,我還有點兒事」
 
「不行,你跟我一起去」
 
金明洙嘲弄道:「買個東西還要陪,幾歲了你」
 
「我不放心你一個人在家」
 
「啊?為什麽?」
 
「家裡剛剛遭了賊,這小區的安保和那鎖都太不靠譜」李成烈把他從沙發上拽了起來,抱著他的腰:「我只相信我自己的眼睛,看著你我才覺得安全」
 
金明洙溫柔地笑了笑:「行,我陪你去」
 
倆人吃完飯後,李成烈讓金明洙把對方律師發來的諒解書拿出來,他坐在沙發上仔細地看著。
 
那個劉強在金明洙家裡走一遭,帶走了足夠要挾他們的東西,卻至今還沒有動靜,不知道是出於什麽原因。也許是沒到時候,也許是還不具備條件。從劉強連一兩萬的現金和黃金擺件都拿這點可以看出,他的逃亡生涯很是窘迫。恐怕是被逼到絕境了,才會想出這個方法。
 
劉強雖然知道自己招惹了誰,但是他爸那邊好幾個警衛,劉強是接觸不到的,所以就把主意打到了金明洙身上,劉強一定是把他的電腦誤當成是金明洙的,想從裡面弄點有用的資料要挾金明洙撤訴,或者停止追查。
 
現在東西在劉強手裡,可能發生的事有無數個,李成烈實在不敢往下想,只能讓他戰友和張局那邊兒趕緊追查,早一天抓到劉強,自己才能安心,否則,受到劉強要挾事小,萬一視頻曝光,麻煩可就大了。
 
他現在對著金明洙,就止不住地心虛。當初打算拍來戲弄威脅金明洙的錄像,後來卻成為了他的秘密珍藏,他本來想把這個秘密守一輩子的,沒想到.....
 
李成烈悔得腸子都青了。
 
兩天之後,公司全面放假了。金明洙要回老家陪父母,他跟李成烈定初四回來,然後倆人去個熱帶海島度假。
 
其實李成烈已經沒有任何心思度假了,他的心一直懸著,弄得他焦頭爛額的,但他生怕金明洙看出什麽來,硬著頭皮訂了行程。
 
臘月二十九,金明洙回家之後,李成烈放心不下,隔幾個小時就要給他打個電話或者發簡訊。放假了事兒少,倆人經常一個電話說半個小時,弄得吳景蘭都相信自己兒子確實談戀愛了,要不然實在沒有理由隔斷時間就偷偷摸摸避開人打電話,簡訊也發個不停。
 
吳景蘭想套李成烈的話,李成烈卻只字不提。
 
每過一天,李成烈心裡的焦慮就增加一分,對方哪怕來個電話提提要求也好,最可怕的就是自己有把柄在對方手裡,對方卻紋風不動。
 
如果不是李成烈在部隊裡鍛煉出了堅強的意志力,此時早就崩潰了。
 
大年三十晚上,李家的親屬都集中到了李家大宅,一起過年。李家上下二十多口,有老有小,場面熱鬧非凡。
 
李成烈叼著煙縮在角落裡,不怎麽搭理他。
 
他才剛被他爺爺訓了一頓話,現在連吃飯的心情都沒有了。
 
口袋裡的手機震動了一下,他趕緊拿出來一看,金明洙發來一條簡訊:我媽把雞肉燉得太爛了,不太好吃。
 
李成烈會心一笑,回覆道:等你回來,我給你做好吃。
 
金明洙回道:等我回去給你帶我們老家的特產,看你能不能抗辣。
 
李成烈快速回道:沒問題。
 
簡訊發過去之後,那邊沒有回應了。李成烈想了想,又發了一條:我想你。
 
然後他靜靜地等著,等著金明洙能給他回應。
 
等待的每一秒都充滿了酸楚和甜蜜,包含著期待和憂心。
 
過了一會兒,簡訊來了,很簡單的三個字:我也是。
 
李成烈嘴角忍不住上揚,真恨不得能穿過手機,馬上出現在金明洙面前,扒光他的衣服,把他按在自己身下狠狠地操弄,在他身體的每一寸留下宣誓自己所有權的痕跡。但他現在也只能想想。
 
親戚們散落在客廳的各處,各自聊天喝酒,不知不覺,走針已經走進了新的一年,李成烈聽得耳邊禮炮齊鳴,整個中國多沸騰了。
 
就在這時,他爺爺的警衛員進來了,跟他爸說了幾句話,並將一個大信封遞給了他爸。
 
李成烈愣了幾秒,隨即臉色一變,他想要阻止已經來不及。李立江隨手就打開了,把裡面的東西抽出來一看,臉上的血色頓時褪得乾乾淨淨。他生怕別人看到,猛地收進了信封裡,隨即扭頭看向李成烈,眼中的情緒可謂風起雲湧。
 
李成烈臉色鐵青,他一下子就猜到了信封裡是什麽東西。
 
李立江狠狠地指了指他,指尖都在顫抖,然後他扭身上樓,往書房走去。
 
書房厚重的實木門一關,隔音效果絕佳,和外面喧鬧的世界幾乎徹底隔絕開。
 
「這是什麽!」李立江厲聲道,他抖了抖手裡的信封,然後猛地往桌上一拍。信封裡的一疊照片都撒了出來了,李立江隨手拿起一張照片看了一眼:「你他媽的.....」突然,他猛地瞪大了眼睛,往那照片定睛看去。
 
李成烈一個箭步衝了上去,搶過了他手裡的照片。可是桌上還擺著幾十張照片,他根本遮不過來。李成烈的臉跟火燒一樣,熱辣辣地疼。
 
李立江感覺心臟都漏跳了幾拍。
 
他拿到信封時,匆匆一掃,意識到那是他兒子的床照,但是根本沒自信看另一個主角是誰,他做夢也不會想到,跟他兒子一起赤裸入鏡的,分明是一個男的,而且,竟然是那麽地眼熟.....
 
李立江顫聲道:「這是.....這是誰,這是誰!」李立江狠狠一拍桌子,眼珠子都要瞪出來,那個和他兒子雙腿交纏在一起的,儘管表情有些扭曲,儘管全身紅得像泡過紅酒,可他依然認得出來,那是他欣賞有加的青年才俊,高薪聘來的職業經理人——他的一家公司的大總裁——金明洙!
 
李成烈迅速把所有照片收進了信封裡,他呼吸有些不暢,低著頭不知道說什麽好。
 
如果今天是被任何一個人看到,他不會感到羞愧,只會揪著對方的脖領子,警告對方敢瞎說就把那雙眼珠子挖出來。可是眼前的是他爸,他無法形容被自己父親看到床照時的尷尬難堪,更何況,連金明洙也被看到了。
 
他強迫自己冷靜下來,從信封裡抽出一張紙條,上面只寫了簡單的幾個字:撤訴,500萬。還有一個電話號碼。
 
同時在信封裡的,還有一個光盤。不用猜也知道那是什麽。
 
李成烈狠狠地捏著紙條,恨不得把劉強當做那張紙給碾碎。
 
李立江見他不說話,怒極攻心,站起來啪啪扇了李成烈兩耳光:「你他們倒是放個屁!這是不是你和金明洙,是不是!」
 
李成烈沉聲道:「你都看到了」
 
「我看個屁,瞎了我的眼睛!」李立江氣得想掐死李成烈:「你、你和金明洙,你們兩個人是不是他媽瘋了,你們倆個怎麽能搞到一起?還被人錄了像!拍了照片!」
 
李成烈低聲道:「爸,是我的錯,跟金明洙沒關係。我剛進公司,跟他不合,當時為了整他,給他下了藥,結果電腦被劉強偷了」
 
李立江氣得又是一個耳光,扇得李成烈嘴角見了紅,他暴喊道:「你還有臉說!」
 
李成烈嘴唇微微顫抖著:「爸,對不起」
 
李立江坐倒在椅子裡,額上冒出了冷汗。
 
就在這時,敲門聲響起,吳景蘭在門外叫道:「你們倆幹什麽呢?出來吃餃子了」
 
李立江狠狠地瞪著李成烈,高聲道:「你們先吃吧,我跟他有話說」
 
吳景蘭猶豫了一下,還是轉身下樓了。
 
李立江的拳頭擱在桌上,緊緊地握著。暴怒過後,還要想想怎麽收拾殘局,他萬萬沒想到,一個經濟訴訟案,能牽扯出這麽多事端來。
 
現在最讓他頭疼的,早已經不是官司的問題,而是李成烈這堆見不得人的照片!
 
李成烈拿起桌上的紙條,快速掃了一眼,眼神陰冷:「爸,我自己去處理」說著就想把紙條塞進口袋裡。
 
李立江一把奪了起來,陰狠道:「你想幹什麽?你還能弄死他?這麽多人都抓不著他,你以為自己多能耐?你他媽要是能耐,就不會讓人抓著這種丟人現眼的把柄!」李立江越說越激動,狠狠地捶著桌子。
 
李成烈暗暗咬著牙:「爸,你不用管了,我自己想辦法」
 
「你想個屁,這種照片如果流出去,咱們老李家的臉就被你丟盡了」李立江把紙條揉成了一團:「這件事我來處理,你去給金明洙打個電話,讓他明天回來見我」
 
李成烈沉默了一下,硬邦邦地說:「爸,不行」
 
「你說什麽?」
 
「這件事你不能告訴他」
 
「我不告訴他,讓你們倆人繼續在公司擡頭不見低頭見.....」李立江突然一愣,猛地擡起頭:「你什麽時候開始這麽護著他了?你們不是一直不合嗎?你給我說實話,你的電腦究竟為什麽在他家」
 
李成烈面無表情地看著李立江:「爸,我住在他家」
 
這件事,早晚都要瞞不住他,他也不想瞞了,索性一次硬著頭皮都說出來,他以後也不用再提心吊膽。
 
李立江瞇起眼睛,眉毛微微抖動著:「你再說一遍」
 
李成烈咬著牙:「我們住在一起」
 
李立江怒到極致,反而冷笑了出來:「李成烈,我生下你,就是向我討債的,你老子就是你的債主!」李立江站了起來:「滾出去,這件事我來處理」
 
李成烈雙手撐著桌面,急道:「爸,你別告訴金明洙」
 
「那你想怎麽樣?」
 
「別告訴他,他不知道這個錄像」
 
李立江冷笑:「你怕他怪你?」
 
李成烈猶豫了一下,點了點頭。
 
李立江看了他半秒:「你喜歡他?」
 
李成烈這次猶豫得更久了。
 
李立江眼神變得陰暗複雜:「出去,我怎麽處理,你管不著,滾吧」
 
李成烈認真地看著李立江:「爸,你先答應我,絕對不告訴他」
 
「我說滾出去」
 
李成烈一步不退:「你先答應我。這件事錯不在他,你不能告訴他」
 
李立江氣得臉色鐵青:「你真當我有臉提!」
 
李成烈將信將疑地看著自己的父親。
 
「滾,我現在不想看到你」
 
李成烈抓起了放照片的大信封,緊緊按在胸口,轉身出去了。
 
李立江靜靜地坐在桌前,思考著整件事的解決途徑,不僅僅是劉強,還有金明洙。
 
他攤開了手裡的紙條,從一個帶鎖抽屜裡拿出一個很小的黑漆漆的手機,款式特別老舊,沒有屏幕,只有撥號鍵,他照著上面的電話打了過去.....
 
另一邊的金明洙,正忙著和父母歡度春季,12點的鐘聲敲響後,拜年的簡訊接連不斷,金明洙想第一個說句話的卻是李成烈。
 
他以為李成烈肯定也捏著電話等著打給他呢,沒想到電話響了好久,那邊才接通。
 
金明洙笑著喊道:「新年快樂」
 
李成烈那頭的聲音卻有些低沉,說了幾句話金明洙都沒聽到,他叫道:「太吵了,你大聲.....」
 
電話此時卻被掛斷了,不一會兒,一條簡訊發了過來:太吵,晚點給你回。
 
金明洙有些失望,不過也沒往心裡去,他媽正招呼著讓他看煙花,他急忙跑了過去。
 
晚一些時候,李成烈果然打了電話過來,但是聲音很疲倦,金明洙問他怎麽了,他說應付親戚太多,累了。
 
金明洙也沒往心裡去,只是笑著說:「過兩天我就回去了,你可撐住,不然咱們機票白買了」
 
「嗯,我等你回來」李成烈看著腿上放著的劉強的資料,還有那串他掃了一眼就銘記在心的電話號碼,眼神陰冷,讓人不寒而栗。
 
掛了金明洙的電話,李成烈給彭放打了個電話,跟他要一個人的電話號碼。
 
彭放驚訝道:「你不是挺看不上他的嗎,怎麽突然要他的號碼?你不是要找事兒吧,他犯著你了?」
 
「沒有,是我有事找他幫忙」李成烈平靜地說。
 
「你?你有事找李文耀幫忙?你找他幫什麽忙?」
 
「幫忙找一個人」
 
「你不會找張局」
 
「我不能再驚動我爸,而且張局速度太慢。我要找李文耀,他肯定有辦法」
 
彭放沉默了一下:「你先跟我說怎麽回事」
 
「我現在沒時間跟你說,真沒時間,把他電話給我」
 
「李文耀可不好打發」
 
「我知道,給我」
 
彭放猶豫了一下,嘆了口氣:「我發給你」
 
「嗯」
 
「李成烈,如果是為了金明洙,那我奉勸.....」
 
李成烈直接掛斷了電話。
 
過了一會兒,簡訊發來了,李成烈照著那個號碼撥通了。
 
「喂,誰呀」那邊兒傳來一個懶洋洋的聲音。
 
「李總,我李成烈」
 
李文耀長長地「哦」了一聲:「李成烈小老弟?呵呵,怎麽會給我打電話,真意外呀」
 
「你幫我找個人,條件隨你開」
 
李文耀哈哈笑道:「挺直接嘛,不錯,我喜歡。條件嘛,我一時也想不好,就當你李成烈欠我一個人情,怎麽樣?」
 
「好」
 
「把所有你有的資料發給我」
 
「好」
 
「對了,活的死的?」
 
李成烈握緊了拳頭:「活的」
 
「交給我吧」
 
李成烈用手指彈了彈劉強的照片,各種陰毒的點子在肚子裡翻滾。
 
初三那天金明洙回到北京,李成烈親自去機場接了他。
 
不管李成烈再怎麽掩飾,金明洙也看出了他的不對勁兒,一上車,金明洙就問道:「你怎麽了?看著沒精打采,沒睡飽?」
 
「嗯,這幾天應酬多」
 
「過年嘛,難免的。可我看著你不像是累的,到底怎麽了?碰著難題了?跟我說說」
 
李成烈搖了搖頭:「沒什麽,就是累的,心累」他的難題,沒法跟金明洙開口。
 
金明洙調笑道:「喲喲,還心累,多大點兒歲數。我知道你的性格不喜歡那些應酬,不過這些都是你避免不了的。別愁了,咱們明天一早就飛塞班島,沒人能煩著你了」金明洙脫下外套,放鬆地伸展了一下胳膊:「總算能好好玩兒兩天了」
 
金明洙頗為期待的同時,李成烈卻在琢磨著以什麽理由才能取消這次度假。
 
兩天過去了,李文耀那邊兒隨時可能有消息,這個時候他不能走,只要一得到劉強的動靜,他會第一時間趕過去,解決那個孫子。
 
金明洙道:「我媽讓我帶了不少好吃的回來,咱們可以帶些去度假」
 
「哦,好」
 
「對了,王晉的秘書回郵件沒有,如果能今天晚上跟王晉見一面最好,不然我們一去一個星期,我怕耽誤事」
 
「嗯.....我還沒查,再說吧」
 
「回去馬上查」金明洙看了李成烈一樣,皺眉道:「李成烈,你可是相當不在狀態,這跟你平時一點兒都不一樣。肯定是發生什麽事了吧,你要真的是被應酬被弄煩了,見著我第一件事兒應該是罵娘。你不想說,我也不想逼你,不過如果是工作上的事情,你可自己掂量清楚,你不告訴我可以,但你要保證你自己能解決好」
 
李成烈煩躁地扒了扒頭髮:「我自己會解決好」
 
金明洙點了點頭:「成,你自己解決」
 
車廂裡的氣氛迅速降了溫,倆人都不知道該繼續說什麽,心裡堵得慌,卻無法溝通。
 
到家之後,李成烈提著金明洙的行李,跟在他後面上了樓。金明洙不想大過年的給自己添堵,就主動說:「這個點兒還沒吃飯吧?我給你做幾道我們家鄉的菜,我這次回去剛學的」
 
李成烈身體微顫,低著頭說:「好」
 
金明洙拍了拍他的臉:「開心點兒」
 
李成烈歪過臉,低頭親了他一下。蜻蜓點水般的吻,卻特別溫存。
 
金明洙笑了笑,曖昧地說:「咱們進屋好好暖和暖和」
 
電梯門開了。
 
金明洙的家門就在電梯斜對面,倆人一出電梯,就看到李立江正等在金明洙家門口。
 
李成烈臉色鐵青,金明洙臉上的血色更是褪了個乾淨,他的手都在發抖。
 
李立江平靜地看了他們一眼,擡手看了看錶:「飛機晚點了吧,我預計你們應該早半個小時回到家的」
 
「爸,你.....」李成烈瞠目欲裂,直勾勾地瞪著自己的老子,他眼中分明傳遞著淩厲地警告。
 
李立江擺了擺手,似乎是在告訴他,自己沒忘了答應過他什麽,他看向金明洙:「金總,咱們談談?」
 
金明洙做了個吞咽的東西,他只覺得背脊發寒。
 
他做夢也沒有想到,新年開始,一回到北京,等待他的是他和李成烈關係的暴露。
 
看李成烈的樣子,恐怕他早就知道了,難怪他今天如此反常。
 
一切都有了合理的解釋,只是,他們的關係究竟怎麽被李立江知曉的!
 
金明洙其實一直在擔心這一幕的發生,但是人都有僥幸心理,沒有實際發生,就忍不住想要逃避後果,他根本沒有走好準備,現在迎接李立江的責難,他簡直想擡腿就跑。
 
他不只是害怕,更是羞愧。
 
他和自己老闆的兒子同居了,他們之間相差了十一歲!這輩子他有兩個人無顏面對,一個是他的前妻趙媛,還有一個就是對他器重有加的李立江。
 
金明洙直到這刻,才體會到無地自容是什麽滋味兒。
 
他握緊了拳頭,強迫自己鎮定,並顫聲道:「李董,裡面請」
 
李成烈先一步攔在李立江面前:「爸,你不該在這裡」
 
李立江厲聲道:「你更不該在這裡!」
 
「爸,你答應過我.....」
 
李立江一個耳光扇了過去:「閉嘴」
 
李成烈握緊了拳頭,緩緩地低下了頭。
 
金明洙打開了門,做了個請的姿勢:「李董,請進」
 
李立江看了他一眼,眼神尷尬和詭異。
 
金明洙沒敢看他,尾隨李立江進了屋,李成烈僵立了半天,也進屋了。
 
李立江掃視了一圈屋內,一想到這裡是自己的兒子和金明洙同居的地方,他就渾身不自在,真想拂袖而去。
 
金明洙深深吸了口氣:「李董,我們進書房說吧」
 
李立江冷冷看了他一眼,跟著他往書房走去。
 
李成烈向前了進步,金明洙和李立江卻同時轉過頭,用眼神告訴他別進來。
 
李成烈雙手緊握,指甲幾乎扎進了肉裡。
 
「李董,請坐」金明洙關上門後,把主座讓給李立江。
 
「不用了,我說幾句就走」李立江冰冷地看了他一眼:「金總,你們倆的事情,李成烈給了我一個解釋,我想聽聽你的版本」
 
金明洙輕輕嘆了口氣,他一向巧舌如簧,此時卻不知道如何開口,他是絕對無法把被李成烈下藥的事說出口的,那更加羞恥,可他也找不出其他藉口,他腦子嗡嗡直響,他幾乎沒有勇氣看李立江的眼睛,他只好說:「李董,我不知道怎麽解釋,」
 
「多久了?你們住到一起」
 
「大概,三個月」
 
「你就在我眼皮底下,跟我兒子同居了三個月?」李立江的手在背後握成了拳頭,看著金明洙的眼神,有一絲狠毒。
 
金明洙覺得腦袋千斤重,擡都擡不起來,他顫聲道:「李董,我對您絕沒有任何不敬」
 
「沒有任何不敬?」李立江冷笑了一聲:「你們做的事,比當眾扇我耳光還讓我難堪,你還敢跟我談敬與不敬」
 
金明洙難堪到想就此消失。
 
李立江突然嘆了口氣:「金明洙呀,我李立江對你寄予厚望,把公司和我兒子都交給你,希望你把他們都往正確的方向引導,公司,你管得很好,可我兒子,你竟然能和他發生這樣的事?李成烈年紀小,不懂事,你還不懂事嗎?你這麽一個聰明人,怎麽能做出這種事?」
 
金明洙啞聲道:「李董,對不起」
 
「你是明白人,我也不想多說什麽了。你在公司工作了九個月,我給你結算一年的工資,年後你就辦理離職吧」
 
金明洙一言不發。
 
「怎麽不吭聲?難道不服氣?」李立江眼中寒氣四溢,低聲道:「金總,我不管你倆誰該承擔責任,這件事都必須馬上被解決。我一直以來很欣賞你,可你不僅讓我蒙羞,也傷了我的心,我對你已經仁至義盡,還用我多說什麽嗎?」
 
金明洙擡起了頭來,以極大的意志力輕聲開口:「我明白了」
 
李立江沉默了半秒:「李成烈好像挺喜歡你的,你打算怎麽處理?」
 
金明洙身體一顫,如鯁在喉。
 
「怎麽處理?」李立江的聲音剛硬有力,給人以強大的壓力,他看著金明洙,眼神幾乎能將人刺個對穿。
 
怎麽處理?金明洙也想有人能給他一個答案。
 
他也想知道,他和李成烈的事,該怎麽處理。
 
一想到他們的事情被李立江知道了,而李立江絕不會同意自己的兒子跟一個大他十一歲的男人在一起,他就感覺格外地揪心。那種恐慌的程度,在他的記憶力是絕無僅有的。
 
如果和李成烈的分開讓他如此難受,那他究竟該怎麽處理?
 
李立江正緊緊盯著他,逼迫他給出一個答案。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