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不容易把李立江送走,金明洙因為心虛,應付李立江的時候非常傷神,回到辦公室就躺在椅子上閉目養神。
 
李成烈靠在椅背上,彎腰環住他的脖子,用臉蹭了蹭金明洙的臉,輕笑道:「怎麽了,嚇成這樣?」
 
「廢話,能不心虛嗎」
 
李成烈「哼」了一聲「見老丈人也用不著這麽緊張啊」
 
金明洙白了他一眼:「別瞎說」
 
李成烈有些不樂意:「我怎麽瞎說了,你現在不就跟我老婆差不多嗎」
 
金明洙竟覺得臉頰一熱,渾身臊得慌,他怒目而視:「我又不是女的」
 
李成烈把手伸進了他的衣服裡,肆意地撫摸著他結實的胸肌,曖昧地說:「你雖然不是女的,可你跟我做的,可比女的好多了」
 
金明洙拍開他的手:「滾一邊工作去」
 
李成烈抱著他不放手:「你生什麽氣啊。我媽說了,讓我找個成熟聰明的,能管著我的,個子高皮膚白的,你除了不能生孩子,其他倒是都符合了」他蹭著金明洙的臉:「金明洙,我給你掙錢,你給我當媳婦兒吧」
 
金明洙沒由來地一陣心跳加速。他為了掩飾,只好推開李成烈:「就知道扯淡,你掙那點兒錢,不夠我買條領帶呢」
 
李成烈急道:「你可真難養活,除了我誰願意養你這樣的,反正你也離婚沒人要了,你跟了我算了」
 
金明洙撇了撇嘴:「想要我的多的是」
 
李成烈冷哼道:「你還看不上我啊。我長這麽帥,還年輕,體力又好,你跟我怎麽都是你占便宜」
 
金明洙低頭佯裝去倒茶:「別瞎說了,趕緊幹活去」
 
李成烈又生氣又失望,他不甘心地走過去,把金明洙拽了起來:「我告訴你,就要是不喜歡我,你也不許喜歡別人」
 
金明洙哭笑不得:「全世界便宜都你一家的?憑什麽呀」
 
李成烈惡狠狠地說:「憑我是你的男人。你給我記好了,你要是連我都不喜歡,你也別想喜歡別人」
 
金明洙呼吸有些急促:「別在這兒耍流氓了你」
 
「我是認真的」李成烈死死地盯著金明洙的眼睛,倨傲地說:「這件事你得親口答應我」
 
「我答應你什麽?」
 
「你答應我,你要是不喜歡我,也不能喜歡別人」
 
「胡鬧,你幾歲了你,喜歡不喜歡的,你以為這裡是幼兒園?」
 
「我不管,你必須現在答應我,不然你今天別想出這個門」
 
金明洙憋得臉通紅:「你、你他媽真是無賴」
 
「我本來就是無賴,你現在才知道?」李成烈挑著眉毛:「你發誓,否則我不讓你出門,我還要在這裡幹得你路都走不動」
 
金明洙瞇著眼睛看了他半晌,終於開口道:「你這麽在意我喜不喜歡你,為什麽?」
 
李成烈愣了愣,眼神開始飄忽閃爍:「因為.....反正你是我的」
 
「這叫什麽答案?」
 
李成烈羞惱道:「你想要什麽答案?」
 
金明洙直白地說:「你是不是喜歡我?」
 
這個問題李成烈這些天問了自己無數遍,他腦子都要炸開了。
 
雖然金明洙又傲慢又虛偽又狡詐,可這個男人卻也聰明又有魅力。他有時候被金明洙氣得牙癢癢,有時候又被他吸引,無法移開目光,這些矛盾的情緒匯聚成了他對金明洙全部的感覺。他想更靠近金明洙,越近越好,可他卻忘不了他們曾經爭吵過的內容,忘不了他們倆,自始至終都是“炮友”。
 
談何喜歡呢?
 
他直來直往了一輩子,只有這件事上,他竟然不敢承認。
 
只是,他清楚地知道,不管發生什麽事,他是不會把金明洙讓給別人的。而且恐怕一輩子,他也不會對別人有這樣的想法。
 
金明洙看著李成烈臉上變幻莫測的表情,心臟狂跳了起來。
 
他究竟想要一個什麽答案?他想從這個年輕情人的身上,得到什麽?
 
李成烈扒了扒頭髮,咬牙道:「我不知道。反正,你不能喜歡別人,連想都不能想」
 
金明洙說不上心裡是什麽滋味兒,鬆了一口氣的同時,竟又隱隱有些失望。
 
那種想要往前走一步,卻又害怕對方後退而撲了一場空的感覺,他是無法形容出來的,只能自己咽下去。
 
金明洙感覺心有些累,他敷衍道:「行,我答應你,趕緊幹活去吧」
 
李成烈不滿道:「你不是真心的吧」
 
「那你還想要我怎麽樣?把心掏出來給你看看是不是水貨?」
 
李成烈不甘地說:「反正你敢反悔,我絕對讓你好看」
 
金明洙哼了一聲:「你既然敢要求我,你自己能做到嗎?能做到不跟其他人亂搞嗎?」
 
「能」李成烈斬釘截鐵地說:「我有你就夠了,不需要別人」
 
金明洙看了他一眼,迅速地轉過了臉去:「行了,趕緊出去幹活吧,別浪費時間了,下午一堆事兒呢」
 
李成烈猶豫了一下,終於出去工作去了。
 
金明洙坐在沙發上,抱著腦袋揉搓著頭髮,耳根都紅透了。
 
第二天下午,金明洙帶著李成烈和其他幾個負責項目籌劃的員工,去了慶達集團見王晉。
 
他們準備很充分,只要意向合同一簽訂,後續的很多工作都可以開始進行了。
 
金明洙見過王晉很多次,不是在球場就是在飯店,這還是第一次見王晉穿著如此正式的西裝,顯得他整個人英俊挺拔,卓爾不凡。
 
「明洙,我等你好久了」王晉笑著上來跟金明洙握手。
 
金明洙也是滿面春風:「我也巴不得早點見到王哥呢」他環視四周:「這慶達大廈我還是第一次來,真是氣派」
 
「哈哈,一會兒忙完了,我帶你四處轉轉」說話間,他很隨意地扶住了金明洙的肩膀:「明洙,這邊請」
 
李成烈瞇著眼睛看著王晉那只多餘的手,心裡相當不爽。
 
王晉把他帶去了會議室,裡面坐著楊律師和另外一個人,必然也是公司的決策層。
 
金明洙也只留下了李成烈和張經理,六個人坐定,開始談合作條款。
 
王晉雖然平日裡溫和儒雅,可在談判桌上,那殺伐決斷的一面更讓人印象深刻。當然,金明洙也不是吃素的,在一個多小時的談判裡,就見倆人唇槍舌劍,你來我往,對合同的各個條款都明爭暗鬥了一番。
 
後來大家都累了,王晉安排了茶歇。
 
兩方在幾個條款上還是沒達成一致,不過金明洙也不急,談判本來就是一波三折的事,這回不行下回來,王晉這麽用心,看得出來他是真正要合作的,那就不怕到嘴的鴨子飛了。
 
茶歇的時候,金明洙無心吃東西,倒了杯茶站在窗口,沉默地看著窗外的景色,腦子裡飛速運轉著,想著如何才能把股份再往下壓一壓。
 
李成烈夾了一小盤點心走到他旁邊:「吃點東西」
 
金明洙擺擺手:「不餓」
 
「快吃,你中午就沒好好吃飯,敢不吃我揍你」
 
金明洙無奈地白了他一眼,接過甜點,咬了一口。
 
把那香軟的蛋撻咽下肚子之後,金明洙才意識到自己真的挺餓的,就乾脆把整盤都吃完了。
 
王晉的聲音在旁邊響起:「明洙,你中午沒吃飯嗎?還是這茶點特別好吃?」
 
金明洙笑道:「都有,這個味道真不錯」
 
「是我們公司附近一個西點店做的,我們有什麽活動都從他們家訂,確實做得很好吃」王晉溫柔地笑著:「你要是喜歡,下次去你公司拜訪的時候,我挑幾樣招牌點心,給你帶過去」
 
金明洙笑道:「那我可不客氣了」
 
倆人旁若無人地聊了起來,剛才談判桌上對峙的氣氛好像從來不曾存在過。李成烈翻了白眼,他算是見識這些屬狐狸的多能裝了。
 
王晉臉上那笑容太刺眼了,李成烈沒忍住,就插嘴道:「王總,那西點店叫什麽名字?下次如果我們金總想吃的話,我去給他買就行了,不用麻煩王總」他在「麻煩」倆字上特意加重了語氣。
 
王晉笑道:「不用,怎麽能勞煩李公子,就在樓下,很近,下次我多帶一點兒就行了」
 
李成烈冷著臉:「辦公區域內不準吃東西」
 
王晉哈哈笑道:「明洙,那我只能送你家裡去了」
 
李成烈恨不得削他。
 
比嘴刀子的利落,李成烈哪裡會是商場上摸爬滾打多年的王晉的對手,金明洙以前都抱著看笑話的心態看李成烈吃癟,不知道怎麽的,此時卻不大樂意王晉欺負他。他笑道:「王哥,這種事兒我可不敢勞煩你,讓慶達老總給我送甜點?嘿喲,你給我帶來,我還未必敢吃呢」
 
「明洙,你跟我這麽客氣,我心裡可是會難受的」
 
李成烈心裡罵道,早點死吧你。
 
金明洙看李成烈臉色不對,怕他發飆,就沖他說:「時間差不多了,你去廁所看看張經理是不是在裡面,叫他趕緊回來」
 
李成烈當然不願意被支開,粗聲道:「他要是沒解決完,難道我硬把他拽出來?」
 
金明洙瞪著他:「快去」
 
李成烈不想當眾讓金明洙難堪,狠狠看了王晉一眼,轉身走了。
 
王晉看他走遠了,才湊近了金明洙,輕笑道:「明洙,跟他在一起,不是跟養個兒子差不多嗎,何苦呢?」
 
金明洙心裡一驚,強自鎮定地看著王晉。
 
王晉臉上的笑容不變,依然優雅紳士,只是眼裡精光閃爍。
 
王晉笑道:「怎麽了,這麽意外。我的眼睛總是跟著你走,對你周圍發生的事,自然就會格外敏感,不過你放心.....」王晉朝他眨了眨眼睛:「我知道這是秘密」
 
金明洙不置可否,只是笑笑:「差不多了,咱們回去吧」說完他轉身想走。
 
王晉一把扣住他的小臂,在他耳邊低聲說:「明洙,你是聰明人,應該做出聰明的選擇」
 
金明洙淡然一笑:「跟王哥一比,我就發現我也不是那麽聰明了」他不著痕跡地抽回手,往會議室走去。
 
這次的談判效果不錯,至少對對方的合作條款心裡都有了個底。金明洙打算回去和李立江進一步溝通,看在哪些地方還可以讓步。
 
下午結束後,王晉一定要請他們吃飯,金明洙推脫不過,只好去了。席間王晉一直大肆誇獎金明洙,金明洙也笑盈盈地吹捧王晉,生意場上那一套說辭,聽來聽去都差不了多少,李成烈心裡忍不住地鄙夷。
 
金明洙喝了一點酒,不過並不影響他行動,他起來要上洗手間,王晉馬上站起來,作勢要攙扶他。
 
金明洙擺擺手:「王哥,不用」
 
李成烈也騰地一下站了起來:「我扶你去吧」洗手間就在包廂裡,不過七八米遠,金明洙看看這倆人,好不尷尬。他沒法說王晉,只能對李成烈道:「這幾步路還用你扶,我真的沒事兒,這幾口酒算什麽」金明洙推開李成烈的手,自己上廁所去了。
 
王晉挑眉看了李成烈一樣:「李公子真是盡職盡責」
 
李成烈下巴微揚,挑釁道:「應該的」
 
王晉不動聲色地笑笑:「明洙有你這樣的助手,肯定省心不少,我想為我這個老弟謝謝你,來,我敬你一杯」
 
李成烈看著王晉給他滿上的酒,心裡那個來氣,心想你他媽是誰啊,代替金明洙謝我,我照顧我媳婦兒用得著你謝!
 
李成烈推開酒杯,皮笑肉不笑地說:「王總,我還得開車呢,你不會忘了吧」
 
「哦,對,我還真給忘了,那就意思意思,抿一口吧」王晉晃了晃酒杯,自己啜了一口,然後靜靜地看著李成烈,等著他喝那口酒。
 
桌上的幾個人都看著他們,認他們喝得再糊塗,也嗅出了王晉和李成烈之間的火藥味兒。
 
這要照李成烈以前的脾氣,早把酒杯甩王晉臉上了,可是想到金明洙為了這個項目費盡心血,經常加班加到深夜,他的脾氣就發不出來。
 
要是他得罪了王晉,金明洙又該用那種失望透頂的眼神看他了,那眼神叫他很不爽。
 
他冷冷地看了王晉一眼,端起酒杯,喝了半杯,並硬邦邦地說:「怎麽也得賣王總個面子」
 
王總哈哈笑道:「小小年紀,挺豪爽嘛」
 
吃完飯後,金明洙上車之前,王晉抓著他說了半天的話,把李成烈弄得極其不耐煩。
 
好不容易上車了,金明洙長籲一口氣,呢喃道:「累死了」
 
李成烈看了一眼他疲倦的臉,又生氣又心疼。
 
車駛進地下停車場後,金明洙還閉著眼睛躺在座位上,好像睡著了。李成烈拍了拍金明洙的臉:「喝迷糊了?」
 
金明洙半睜開眼睛,看了他一眼,笑了笑:「還行,不是醉,是有點睏」
 
「誰讓你中午不睡覺」
 
「他那會議室有點悶,我一下午都在說話,腦袋有點缺氧,沒事.....你把窗戶降下來吧,我呼吸點空氣」
 
「不行,停車場太冷了,一會兒到了家裡,把窗戶打開換換氣」
 
「哦,行」
 
李成烈破開他額前散落地頭髮,看著他泛紅地臉頰,心裡變得異常地柔軟。他忍不住親了親金明洙,埋怨道:「賺的錢夠花就行了,幹嘛這麽拼命」
 
金明洙搖了搖頭:「我二十歲的時候覺得一個月能賺一萬就了不得了,可等你越走越高的時候,你看到的卻是更廣闊的天,更了不得的人。跟他們一比,就覺得自己還差得遠了,不用別人催,你自己都想往上走」金明洙看著李成烈年輕俊美的臉:「你這個投對了胎的大少爺,肯定不明白」
 
「我用不著明白,反正你想功成名就,我會幫你」李成烈靜靜地看著金明洙,心臟被漲得滿滿的。
 
你想要的,都是我想給你的。
 
金明洙也看著李成烈,溫柔地笑了笑:「你小子.....我是不是喝多了?怎麽看你最近越來越討人喜歡了呢」
 
「我本來就討人喜歡」
 
「以前真沒看出來」
 
李成烈用額頭頂著金明洙的額頭,笑道:「現在看出來也不太晚」他含住金明洙柔軟的唇瓣,輕輕吸吮著。
 
金明洙閉著眼睛,享受這個難得溫存地吻。
 
李成烈啞聲道:「怎麽樣,我討你喜歡沒有?」
 
金明洙低笑道:「有一點」
 
李成烈感覺心裡美滋滋地,有一點算一點,都讓他雀躍難耐。他重重地親吻著金明洙,恨不得把這個男人一口吞下去。
 
酒精的作用下,讓金明洙卸下了平日裡的偽裝,拋卻了很多顧忌,有膽量表露自己真實的想法。他盯著李成烈深邃迷人的眼睛,感覺自己要陷進那眼眸中了。他感覺身體裡湧入一股熟悉的燥熱,他勾著李成烈的脖子,輕輕喘著氣:「回家,我想做愛」
 
李成烈興奮了起來:「用不著上樓,就在這裡」
 
金明洙瞇起眼睛,眼中閃爍著躍躍欲試的光芒,嘴上卻說:「不行吧,有人怎麽辦」
 
「能怎麽辦?又不犯法」李成烈跳下車,把金明洙從前座拉了下來,塞進了後座,並把這輛商務車的後排座位全部放倒了。
 
金明洙笑道:「你個小流氓,臉皮真夠厚的」
 
此時正是北京最冷的時候,車門一開一關之間,帶進了一股寒氣,金明洙凍得打了個哆嗦,無意識地往李成烈身上靠,李成烈一把抱住了他,胡亂親著他的脖子和臉頰,手也伸進了他的衣服裡,解著他的扣子。
 
金明洙正是喝得暈暈乎乎最舒服的時候,平日裡謹慎的性格此時也放開了不少,他現在就想痛痛快快地做愛,其餘什麽都懶得想。
 
他配合著李成烈脫掉了自己的衣服,下身不斷蹭著李成烈,蹭得倆人都欲火高漲。
 
李成烈大力揉弄著他的臀瓣,雨點般的吻不斷地落在金明洙的胸口。
 
金明洙摟著李成烈的脖子,大口喘著氣,窄小的車廂裡氣氛熱烈得彷彿下一秒會燒起來。
 
李成烈往手上吐了點吐沫,盡數塗抹在金明洙的穴口,修長的手指揉按著試探著往裡面擠。
 
金明洙忍不住擺動著腰,想要擺脫那種異物感的入侵,他低聲道:「套子呢?」
 
「在錢包裡」
 
「錢包呢?」
 
「不知道」李成烈咬著他的脖子、嘴唇,用下體蹭著金明洙的性器,他根本無暇去考慮這個問題。
 
金明洙低罵了一聲,趴在李成烈身上胡亂摸索著,終於從腳邊兒找到了李成烈的錢包,他把套子扔到李成烈臉上:「帶上」
 
李成烈用嘴叼著遞到金明洙面前:「你幫我戴」
 
「王八蛋.....唔.....趕緊自己戴上.....」
 
「不行,你幫我戴,不然我就直接插進去了,我本來就不喜歡戴套」
 
金明洙憤恨地接過來套子。這裡沒有潤滑劑,如果不給李成烈戴上,任那大玩意兒直接插進來,倒霉的還是自己。
 
金明洙此時趴在李成烈身上,下身大開,下身的那個小肉洞正被李成烈的手指肆意拉扯、翻攪、玩弄,他勉強撐起身子,雙手摸索到李成烈的寶貝,那粗長的肉棒生機勃勃地在金明洙手裡硬熱發脹,金明洙只覺得心臟狂跳,光是想想這根大肉棒在他體內肆虐的感覺,就足夠讓他硬了。
 
他摸著那火熱的大寶貝,不輕不重地擼了兩下,還摸了摸那濕乎乎地肉頭。
 
李成烈「操」了一聲:「你他媽還撩我,趕緊戴上,否則我就這麽幹你了」
 
金明洙堵住他的嘴,用力吸吮著他的嘴唇,逗弄著他的舌頭,倆人吻得熱火朝天,金明洙趁機費勁地把套子順著那肉頭套了下去。
 
「現在我可以插進去了吧,嗯?準備好沒有」
 
「我說沒有,你小子能等嗎?」
 
倆人的胸膛互相磨蹭著,金明洙只感覺自己胸前的小肉球都要著火了。
 
「等不了」李成烈乾脆俐落地說,他用力拽開金明洙的一條大腿,兩根修長的手指插進那緊窄的肉洞裡,然後硬是往兩邊扯開了一個粉嫩的小洞,李成烈亟不可待地抓著自己的大肉棒,擠進了那濕熱的腸壁裡。
 
金明洙一陣抽氣,手不自覺地揪緊了李成烈的頭髮。被李成烈這種尺寸的大傢伙插進來,不管多少次都無法很快適應。
 
「你他媽慢點兒,輕、輕點,嗯,輕一點」
 
李成烈胡亂地親著他:「我動了,我忍不住了,你裡面吃得我真緊,呼,好熱,好緊,爽死了」
 
「不行,慢一點,嗚啊.....」
 
李成烈一個挺身,那粗大的寶貝就跟著挺進了幾分,金明洙臉漲得通紅,猛地仰起了脖子。
 
李成烈含著他的喉結,吸吮舔咬著,他抓緊了金明洙的大腿,一鼓作氣,一插到底。
 
金明洙發出了短促的叫聲,他渾身發軟,趴在李成烈身上動彈不得。
 
李成烈喘著粗氣說:「每次一插你你就軟得跟塊兒豆腐似的,怎麽擺弄都不反抗,金總,你真是個天生的浪貨」
 
金明洙咬牙道:「閉嘴」
 
李成烈調整好自己,擺動著腰肢,在那高熱的甬道裡奮力抽插起來。
 
金明洙的身體在他身上來回起伏,隨著他的動作身不由己地晃蕩著,幾次都險些掉下去,李成烈緊緊抱著他的腰,一邊拍打著他的屁股,一邊狠狠地插著他。
 
倆人結合的地方傳來噗滋噗滋地水聲,在封閉的車廂裡毫無保留地鑽進來人的耳朵裡,李成烈欲火更熾,發狂地挺動著腰,每一次撞擊都把金明洙的屁股拍得啪啪作響,金明洙大口喘著氣,勁瘦的腰隨著李成烈的抽插而奮力地擺動,不自覺地調整著自己,希望能得到更多的快感。
 
李成烈抓著他的手臂把他拽了起來:「坐起來,我快累死了,你自己動一動」
 
金明洙啞聲道:「怎麽坐,車廂這麽矮」
 
「低著頭就行了。坐起來,我想插得更深,我想看著你把我的寶貝吃得更深」李成烈捏著金明洙的下巴,手指伸進了他口中,逗弄著他的舌頭。
 
金明洙舔了舔李成烈的手指,雙手撐著李成烈的胸口坐了起來。
 
他個子太高,只要一擡頭就會頂到車頂,他只好垂著腦袋,找尋著合適的姿勢,慢慢地、慢慢地往下坐,眼看著自己的屁股把李成烈的大肉棒一點點吞沒,那種刺激讓人亢奮不已。
 
李成烈似乎嫌他動作太慢,乾脆扶著他的腰用力往下一沉,那兒臂粗的陽物整根沒入了金明洙濕熱的肉洞,金明洙低叫了一聲,身體都在顫抖。
 
那叫聲聽在李成烈耳朵裡,讓他眼睛都紅了,他撫摸著金明洙的胸肌,揉捏著他胸口的小肉球,啞聲道:「再叫,繼續叫,金總,你叫的聲音好聽死了,我還想聽」他的腰用力往上送,把金明洙插得渾身直抖,低吟連連。
 
李成烈拍著他的屁股:「動啊,自己動」
 
金明洙急促地喘息著,輕輕擺動起了腰肢,一下一下地讓那大肉棒在他體內進出,但那進出的幅度顯然太小了,滿足不了李成烈,李成烈抓著他的大腿,又奮力抽插了起來。
 
「啊啊啊——太快了——啊啊——」金明洙感覺自己好像騎在一匹馬上,李成烈的動作太粗暴、太狂野,他快要從馬背上顛下來了!
 
李成烈發狠地往那柔軟濕熱的肉洞裡奮力穿刺,就著騎乘的體位,每一下都頂到了無法想象地深度。
 
金明洙被就著這個姿勢插了百餘下,插得他整個人都要被快感折磨瘋了,就在他懷疑李成烈是不是不是人的時候,李成烈才終於表現出了疲倦,動作緩慢了下來。
 
金明洙整個上半身栽倒在李成烈懷裡,累得手指都懶得動了。
 
李成烈不再抽插,只是把肉棒插在金明洙的屁股裡,享受著那被濕熱的腸壁緊緊包裹的感覺。
 
金明洙斷斷續續地說:「你還不射」
 
李成烈撫摸著他的背:「馬上,你受不了了?」
 
「受不了了,你趕緊.....趕緊射出來」
 
李成烈在他耳邊低笑了兩聲,突然把那濕乎乎的大肉棒從金明洙的屁股裡滑了出來,就在金明洙鬆了口氣的時候,李成烈的手在下身不知道動作了什麽。
 
「你幹什麽?」
 
「你不是讓我射嗎?」
 
金明洙還沒張嘴說什麽,高熱粗大的陽物又一次毫無防備地插了進來,金明洙能清晰地感覺到,李成烈把套子脫了!
 
「你!你他媽幹什麽!套呢?」
 
李成烈親吻著他的嘴唇,低聲說:「我要射在你屁股裡,一滴不漏,全都射進去,你要是女人,就該有我的孩子了,沒有也沒關係,我最討厭小孩兒了,把我的精液全吃了吧」
 
「不行.....」金明洙抓著他的手臂,有些慌張地想阻止他。被射在體內很不舒服,當初第一次和李成烈做,他就領教過了。
 
還沒等到阻止,李成烈就快速而用力地抽插了起來,金明洙根本無力反抗,只能任他瘋狂地沖刺,然後身體猛地一抖,灼熱地體液盡數射在了他身體裡,他有種腸壁被燙傷的錯覺。
 
金明洙低啞地叫了起來,叫聲斷斷續續,痛苦與快感兼備。
 
李成烈撫摸著他的背、他的臀、他的大腿,撫摸著這個屬於他的男人所有吸引人的地方,心中充滿了占有的滿足感,他親吻著金明洙,啞聲道:「叫吧,只有在我面前可以這麽叫,只有我能看到你這幅樣子,你這個小洞,也只有能我填滿,你是我的,金明洙,你全部都是我的」
 
金明洙眼神迷離,在欲望的折磨下,已經有些不清醒。
 
倆人休息了好半天,才恢覆清醒,金明洙幾乎睡著了。他擡頭看了看錶,居然快兩點了。
 
他拍了拍李成烈:「你怎麽不叫我」
 
「我看你挺累的,車裡也暖和,你就睡唄」李成烈撐起了身體,手臂被金明洙壓麻了,他皺了皺眉頭。
 
「我這麽趴你身上睡你不難受啊」
 
李成烈無所謂道:「你舒服就行了」
 
「舒服個屁啊,腿都伸不開」
 
李成烈坐了起來,給他套著衣服:「那就趕緊穿衣服,咱們回家睡去」
 
金明洙看了他一眼,不僅就想到了剛才的激情,頭皮有些發麻。
 
李成烈感覺到他的眼神,擡起頭來和他四目相接,他邪氣地一笑:「幹嘛,沒滿足你?咱們回去接著幹?」
 
「扯淡,我明天還有一堆事兒呢」
 
李成烈不滿地說:「你什麽時候能放個假,咱們找個山清水秀風景好的地方,天天不幹別的,就幹你」他捏了捏金明洙的下巴:「金總天天穿不上衣服的樣子,嘖嘖,肯定不錯」
 
金明洙哼笑道:「到時候還不知道先倒下的是誰呢」
 
「試試啊」
 
「試試就試試」金明洙抓著他的手,照著他手指咬了一口。
 
李成烈興奮地搖著尾巴:「什麽時候?」
 
「等我有空的」
 
「你他媽什麽時候有空啊,我就沒見你有空過」
 
「那就不好說了」
 
「跟王晉合作的這個項目動工之後,你請一個禮拜的假,我們出去玩兒」
 
「一個禮拜?太長了,公司現在這樣,可離不開人」
 
「不管,一個禮拜我還嫌短呢,至少一個禮拜」
 
倆人一邊討價還價,一邊乘電梯往樓上走去,李成烈不依不饒地逼著金明洙休假,金明洙其實早有休假的打算,可是看著李成烈著急的樣子,忍不住就想多逗逗他。
 
就這麽一路回到家,倆人同時發現他們的防盜門是虛掩著的!
 
倆人瞪大眼睛對視了一眼,同時往大門撲去。
 
李成烈一把拽住金明洙,捂住他的嘴,做了個噓聲的動作,然後把金明洙拽到了自己背後,並接過了金明洙手裡的電腦包,掂在手裡,打算當武器。
 
金明洙扯了扯他的衣袖,壓低聲音道:「先報警吧,別進去,太危險」
 
「沒事,多半人已經走了,否則會鎖門,我會小心一點,你在後面,別進來」
 
李成烈緩步走到門邊,輕輕拉開了大門。他低頭一看,防盜門門鎖被暴力破壞了,裡面的木門沒鎖,同樣虛掩著。李成烈側身躲在門邊上,猛地推開了木門。
 
屋裡靜悄悄的,沒有任何反應。
 
李成烈探頭一看,屋裡一片漆黑,不過就著走廊的燈,還是能看到屋子被人翻過。
 
他估計幹這事兒的人也不會特意等他們回來,於是打開燈,站在門口往裡看去。
 
客廳被翻得亂七八糟的,不用想也知道其他房間是個什麽德行,光從表面上看,是遭了賊了。
 
金明洙臉色很難看,擡腳就想進去看看自己丟了什麽。
 
李成烈拉住他:「先報警,別破壞現場,等警察來了再說」李成烈臉色陰沉,心裡已經把這個不長眼睛的賊給卸成好幾塊兒了。
 
金明洙嘆了口氣:「我家裡值錢的東西可不少,希望他看不出來」他喜歡收集一些玉石之類的擺件,古董級別收藏價值的東西雖然沒有,但是幾萬幾十萬的不少,看上去也並不起眼,希望這小偷看不上,不然他會肉疼死的。
 
李成烈給自己一個現在在當警察的戰友打了電話,說明了情況,對方在電話裡囑咐了他幾句,就掛了。
 
李成烈拍了拍金明洙的肩膀:「警察一會兒過來,你買保險沒有?」
 
「有的有,有的沒有」金明洙煩躁地扒了扒頭髮,站立不安。
 
「小區有錄像的,應該能找到,別太擔心了。丟了什麽東西算我頭上,我都賠給你」
 
金明洙給氣樂了:「你小子就會說,等你多掙點兒錢才來充大頭行不行」
 
「你急什麽,反正我又不會甩了你,早晚我會掙很多錢來養你的」
 
金明洙沒什麽心情跟他開玩笑,任誰看著自己家被翻箱倒櫃搜羅一空,心情都好不到哪兒去,他搖頭嘆氣,木然地看著自己的一片狼藉地客廳。
 
李成烈摟著他的肩膀,用鼻子蹭了蹭他的臉頰:「行了啊,別難受了,想開點」
 
金明洙無奈道:「可都是我的血汗錢,媽的,真想弄死這個賊」
 
「會找出來的,肯定能,找到之後我先削他一頓給你出氣」
 
金明洙勉強笑了笑。
 
等了二十來分鐘,警察來了,小區的保安也跟著上來了,呼呼啦啦地來了好多人。還好他這一層,和他共享一部電梯的只有一戶,而且還沒住人,要不就這動靜,今晚是不用睡覺了。
 
「兄弟,好長時間沒見著你了」一個穿著警服的年輕人過來拍了拍李成烈的肩,挺高興的樣子。
 
李成烈笑罵道:「見著你果然沒好事兒,以前在部隊就這樣」
 
「你別這樣啊,大半夜的我跑過來,你就這態度啊」
 
倆人閒說了兩句,他的同事就開始跟金明洙了解情況,並且打算現場取證。
 
金明洙心急,想進去看看究竟丟了什麽,但是警察不讓他進去,他只能等著。
 
警察又是拍照又是採集指紋的,弄了一個多小時才結束,金明洙已經睏得直打哈欠了,心情也平靜了下來。
 
警察走後,倆人迫不及待地衝進屋裡,金明洙直接奔著書房跑去,李成烈也朝書房走去。
 
金明洙看著自己的玉器都還好好地擺在展櫃裡,才長籲了一口氣。
 
李成烈卻是在書房轉了一圈,臉色一變,又連忙跑到臥室,然後又急忙衝到客廳,把屋裡屋外都看了一遍,才臉色煞白地僵在了原地。
 
金明洙看著李成烈,心裡有些不安:「怎麽了?什麽重要的東西不見了?」
 
李成烈握緊了拳頭,背上冒出了冷汗,他低聲道:「電腦,我的電腦不見了」
 
金明洙皺眉道:「電腦裡面不少公司的資料吧,真他娘的.....哎.....還好我的筆記本隨身帶著,台式機他搬不走,不然損失可大了。有幾個項目的策劃方案貴得離譜,真要泄露了,我都未必賠得起,你那裡沒有整體方案吧,我記得都在我的筆記本裡」
 
李成烈顫聲道:「沒有」
 
金明洙根本不知道他究竟擔心的是什麽,他擔心的是那段他和金明洙的錄像。
 
一旦那段錄像外泄.....
 
現在必須儘快抓到小偷,必須儘快!
 
李成烈緊緊握住了拳頭,心裡的不安瞬間把他淹沒了。
 
倆人一晚上沒睡,盤點家裡丟失的財物。
 
最後金明洙發現除了李成烈的電腦外,他還丟了一些現金和黃金擺件,保險櫃有被破壞的痕跡,但是沒打開,這個賊挑的都是好出手的東西,品味可不怎麽樣,真正值錢的東西並沒有拿走。
 
金明洙的損失不算大,心情就稍微平緩了一些,只是一屋子的狼藉讓他依然很頭疼。
 
他轉頭看了看李成烈,見他臉色依然很陰沉,就反過來安慰道:「丟的那些東西加起來也就幾萬塊,損失不大,你別想了」
 
李成烈的臉色並沒有緩和,他勉強集中其精神,對金明洙說:「你去睡覺吧,我把房間收拾收拾」
 
「別收拾了,天都快亮了,咱們倆都累了一天了,都睡吧,明天再說」
 
李成烈搖了搖頭,從口袋裡掏出煙來,低著頭道:「我睡不著,你睡吧」
 
「你怎麽了?電腦裡有很重要的東西嗎?」
 
李成烈按打火機的手一抖,火苗從他的手指上燎過,一陣熱辣辣地刺疼,明明是極其微小的痛感,卻讓他心悸不已。他沉聲道:「有一些資料而已,沒事,你睡吧,我收拾完再說」
 
金明洙嘆道:「那我先睡了,你也早點休息」金明洙脫下外套掛在衣架上,轉身往臥室走去。
 
李成烈突然拽著他的手臂,從背後抱住了他。
 
金明洙扭頭看著他:「怎麽了?」
 
李成烈把臉埋在他肩膀上,悶聲道:「沒有我你會不會睡不著」
 
金明洙嗤笑道:「你看我幾歲了?」
 
李成烈沉默了一下,突然沒頭沒腦地說:「我第一次對你做的事,我很後悔,對不起」
 
金明洙愣了愣:「你.....」
 
他認識李成烈大半年了,這是他第一次從這個人口中聽到道歉的話,金明洙感覺自己的心在發顫。
 
那一晚上的記憶,充滿了羞恥和難堪,儘管他一個男人不至於為了這件事耿耿於懷,可那始終是橫在他心裡的一個結,也像是拴在倆人之間的定時炸彈,隨時有一點火星就能爆炸,上次彭放調侃的幾句話就是最好的例子。他到現在都忘不了自己坐在電腦前面,想著相隔數裡連面都見不到的人用怎樣輕佻的態度在談論他時,那種面紅耳赤、羞憤難當的感覺。
 
李成烈在這件事上,確實欠一個道歉,但是金明洙從來沒期望過他會道歉,因為李成烈根本就不像是會說“對不起”的人。
 
然而他真的說了。
 
不管是出於什麽原因,不管他今天發了什麽神經,他確實說了。
 
金明洙不知道怎麽形容現在的心情,有一點點欣慰,但對這個遲來太久的道歉,也有些怒意,他只能低下頭:「嗯」了一聲:「你知道錯就好」
 
李成烈摟緊了他,輕輕親著他的脖子:「你去睡吧,家裡的事交給我處理,你什麽都別想了」
 
「嗯,我睡了」金明洙頭也不回地進了臥室。
 
他簡單地沖了個澡,就上床休息了。四周安靜的時候,他能聽到客廳傳來的細微的腳步聲和整理東西的聲音。
 
想到李成烈就在一門之隔的外面,即使家裡剛剛遭人入室盜竊,他也沒有一絲不安,反而充滿了安全感。
 
因為李成烈在外面。
 
李成烈的一句道歉,消解了他不少怨氣,讓他心裡的結癥減輕了很多。李成烈這小子的進步,他幾乎每隔一段時間都能看到,這種看著自己栽培的幼苗慢慢抽枝發芽,越長越像樣的感覺,真是難以形容地美好。
 
金明洙在床上翻了個身,仰躺著伸出手,習慣性地往旁邊一摸。
 
撲了個空。
 
沒有我你會不會睡不著?
 
金明洙輕輕笑了笑,好像還真有一點不習慣。
 
由於當天四點多才入睡,金明洙一覺睡到了中午。還好今天是星期六,也不需要上班,他索性睡了個痛快。
 
臨近中午的時候,李成烈進屋把他叫醒了,讓他起來洗漱吃飯。
 
金明洙瞇著惺忪地眼睛:「你一晚上沒睡?
 
李成烈甩了甩腦袋:「沒事,收拾不完我睡不著」
 
金明洙嘆了口氣,把他拉到床上:「你趕緊休息一下」
 
李成烈抱著他的腰打了個滾,然後拍拍他的屁股:「吃完飯再說,快起來吃飯」
 
金明洙吃床穿衣洗漱,然後飽飽地吃了一頓熱騰騰地早餐。整個屋子被收拾地整整齊齊,一點都看不出來像是遭過賊的,金明洙簡直要懷疑自己昨天晚上是不是喝多了出現幻覺了。
 
他看著李成烈臉上的黑眼圈,知道昨晚的記憶不是自己做夢,他摸了摸李成烈的臉,溫柔地一笑:「辛苦了」
 
「沒事兒」李成烈含糊地答應著,繼續埋頭吃飯。
 
金明洙有種奇怪的感覺,好像李成烈心虛不敢看他似的,但是他又覺得沒有理由,實在奇怪。
 
吃完飯後,李成烈要收拾碗筷,金明洙道:「我睡飽了,必須活動活動,你趕緊去睡覺,一晚上不睡,明天該沒有精神了,明天咱們還得加班呢」
 
李成烈猶豫了一下,終於點了點頭:「我洗個澡去」
 
金明洙為了讓自己從被盜竊的倒霉經歷裡脫離出來,盡量開始想高興的事,一邊哼著歌一邊把廚房收拾了。
 
他收拾完之後打開電視,放了部最近剛出的、但他卻沒有時間去電影院看的電影,打算讓自己徹底休息一天。
 
這時候,李成烈洗完澡出來了,走到他身邊,躺倒在沙發上,腦袋枕著金明洙的大腿。
 
金明洙順了順他的頭髮:「怎麽還不去睡覺」
 
「就在這兒睡」
 
「我看電影呢,你在這兒睡幹嘛,腿也伸不開」
 
「多吵都影響不了我,我就想在這兒睡」李成烈翻了個身,伸手抱住金明洙的腰,把臉貼著金明洙的肚子:「你看你的,別管我」
 
金明洙笑了笑,修長的手指穿梭在李成烈濃密的髮間,一下一下地給他順著頭髮,輕柔地按摩著頭皮。
 
李成烈閉上眼睛,聞著他熟悉的味道,感受著熟悉的溫度,疲倦和困頓頓時湧了上來。
 
他和金明洙,經過了數不清的明爭暗鬥,才有今天和諧的相處,他不會允許任何人、任何事破壞他和金明洙現在的關係,這樣溫存的、滿足的片刻,誰也別想奪走。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