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低著頭,靜靜的站在一旁,等待著那久違的暴風雨的來臨。
 
「哦?有這樣的事?」男人顯然也因為這個答案而感到無比震驚。
 
只見他手指突然一用力,那夾食指和中指的那根煙,也因為突然的用力而彎曲變形!
 
原本黝黑的雙眸,此刻正迸發著強烈的寒光,就連那看似平常的聲音,簡單的話語,每字每句無無不讓人感到壓迫.....
 
聽到男人的反問,女人身形微微一顫,只見她深吸一口氣,上前一步,彎著腰,皺著眉,恭敬的對著男人說道:
 
「老闆!要不要把那小子.....」女人擡頭看看男人,那漂亮的大眼睛裡淨現狠絕之色,玉手一擡,在自己的脖子處對一比劃,對著男人做了個滅口的手勢。
 
男人眼睛一瞇,再次吸了一口手上的煙,半天也沒有回答女人的問話:
 
倒戈了?
 
哼!小子,膽子不小!黑吃黑?
 
我李大烈的錢,你也敢吞?
 
你到底有些什麼樣的本事,能讓那個人收你做保鏢?
 
難道.....他出的價碼比我李大烈的高?
 
還是,一開始,本來你就認識他?故意和我李大烈作對?
 
敢在我李大烈頭上動土的人,你還是第一個!
 
金明洙是嗎?膽子不小!
 
呵呵!有意思!
 
看來我的警告你根本就沒聽進去呢!
 
男人嘴裡輕聲的呢喃著,那雙眼,淩厲的目光,好似釘住了一般,死死的盯著花園的一處不轉眼,如果,目光可以作為利器,那麼,此刻估計被他盯住的花園一角,已經早就化為灰燼了吧!
 
「老闆.....」看著出神的男人,女人再次開口。
 
良久.....
 
「不用!你下去吧!」男人揚揚手,淡淡的開口對著女人說著。
 
既然,他有那倒戈的本事,想必,他和那人也有一定的關係,但是.....到底是什麼樣的關係呢?
 
如果,不弄清楚,也許對於以後的行動會是一個不小的麻煩!
 
女人聽到男人的吩咐,皺皺眉頭,還要開口說什麼,但是又猶豫了,只得看看男人,然後恭敬的轉身離開。
 
男人看也不看女人離開的背影,只是雙手緊緊的捏成拳,彷彿極度的隱忍著什麼一般,連帶著臉龐,額頭處的經脈都一根根凸起,帶著絲絲的猙獰。
 
李成烈!你到底用了什麼方法?什麼東西都被你奪去,連我重金雇傭的一個殺手,你都能夠收用為你的保鏢?
 
哼!你也會需要保鏢?
 
我們明明是一樣的臉,一樣的學識,出生在一樣的家庭,受過一樣的教育!
 
為什麼你就可以奪走我的一切,為什麼?
 
明明我比你要強!
 
可是為什麼,什麼都是你的?
 
你憑什麼和我長著一樣的臉,憑什麼?
 
我不會讓你如意!絕不!
 
李大烈握著拳,憤憤的自言自語著,極度氣憤的他,大拳一揮,原本石桌上的水杯茶具,在他的突然的動作下,全數掉落在地面。
 
那晶瑩剔透的杯子,白玉般的茶具掉落地面,碎裂成片片,那片片的碎片,形成鋒利的帶有棱角的利器,濺落在他的腳背,一道道殷紅的血漬,從腳背滲出,滴滴的滴落在地面。
 
但是,他好似根本就沒有感覺到疼痛一般,那濃濃的怒氣,也並沒有隨著玻璃的碎裂聲熄滅。
 
「李成烈!我絕不放過你!」李大烈咬咬牙,從牙縫裡蹦出一句話。
 
如果此刻那人在他的身前,他敢保證,他絕對要把他給活剝了,生吃了,才解恨!
 
「哦!對了!還有你.....金明洙!.....呵呵!居然敢和我李大烈玩花樣!.....我說過,我不會輕易饒恕背叛我的人.....金明洙?呵呵!」
 
男人彎腰拾起腳背上的一片碎片,透過那晶瑩的玻璃片,喃喃自語著,那聲音,彷彿是地獄中的修羅般,就連那一聲聲的笑,都是那樣的寒冷,讓人毛骨悚然.....
 
夕陽西下,到處是一片被那通紅的晚霞映照的橙色亮麗的光景,整個g市彷彿都披上了一層金色的霞披一般。
 
別墅區,那富麗堂皇的建築外觀,白色基調為主的建築色彩,此刻也在那夕陽的映照下,顯得更為的華貴無比,增添了不少的神秘色彩.....
 
一輛火紅的跑車,肆意的叫囂著穿梭於別墅之間。
 
那火紅的車身,鮮亮到極致的顏色,以及車內震耳欲聾的搖滾音樂,無不於這寧靜而高雅的的別墅成鮮明的對比。
 
只見那紅色的跑車穿過片片別墅區,終於在一處最大的別墅前停下。
 
「嘀嘀嘀!」一陣高分貝的喇叭聲,響徹別墅四周。
 
只見一陣喇叭聲後,別墅的大門依舊緊閉,主人似乎沒有要開門讓它進門的的打算。
 
火紅的跑車似乎並不死心.....
 
「嘀嘀嘀嘀----」又是一陣比之前更為肆無忌憚的喇叭聲音發出,硬是有別墅不開門不罷休的打算。
 
突然,只聽得「哢嚓」一聲,別墅的大門自動打開了來。
 
敞開的同時還伴隨著一個寒冷刺骨的聲音,那聲音性感迷人,還帶著濃濃的怒氣:
 
「南宮翼!你小子再吵,小心我一刀剁了你!」
 
車內,南宮翼對著鏡子照了照,擡眼朝別墅裡面看了看,而後勾唇一笑,轉動方向盤,朝著別墅裡面駛去。
 
「碰」車門重重的關上。
 
南宮翼,拉了拉自己白色的修身襯衫,抖抖白色長褲,從車上下來,進門之前還不忘對著車上的鏡子臭美的照了照,然後勾著唇角笑盈盈的進了大門。
 
奢華的大廳內空無一人。
 
「看來這傢伙的習慣還是沒變呢!」南宮翼喃喃的自語著,拐角就沿著樓梯大步竄了上去。
 
李大烈這傢伙還真是,每天不到天黑是不會起床的,這個習慣不知道保持了多少年了。
 
不過,正因為他太了解他的習慣,所以,今天他特意的早來!
 
當然不是為了來看李大烈這個熟到都快爛掉的發小,從小一起光屁股長大的傢伙有什麼好看的!
 
他今天是來視察來了,看看自己看中的獵物有沒有被這傢伙捷足先登吶!
 
他今天是來視察來了,看看自己看中的獵物有沒有被這傢伙捷足先登吶!
 
南宮翼認為,這是非常必要的!
 
因為,自己喜歡的東西,就要努力去爭取,不是嗎?
 
輕車熟路的來到二樓,那個某人所在的房間。
 
「砰砰」擡手輕輕敲力氣敲房門。
 
不等人家應答,他已經自己開了房門大步跨了進去。
 
寬敞的房間,卡其色基調的大床上,沒有一個人影,被子被掀至一旁。
 
「呼.....還好!還好!」南宮翼拍拍自己的胸膛,小聲的喃喃著。
 
還好,看樣子,自己所看中的東西還沒有被這傢伙吃到嘴裡!
 
本來說好的公平競爭,其實哪裡公平了?
 
小洙洙每天都和這傢伙朝夕相對,而自己呢?卻只有等到適合時機才能和他見上一面,實在是不公平嘛!
 
說不擔心是假的!
 
「什麼還好?」一個淡淡的男音響起。
 
隨著浴室門的打開,只見李成烈赤著腳,從浴室出來。
 
他赤裸著上身,全身只繫了一條白色的浴巾,那健碩的蜜色胸膛暴露在空氣中,在水蒸氣的洗禮下,正散發著誘人的光澤.....
 
修長的大腿上,性感的毫毛,一滴滴水珠正從大腿的根部流下.....
 
南宮翼應聲回頭,看看剛從浴室出來的李成烈,不由得眼前一亮:
 
這傢伙真是,身材還是這樣的傲人吶!
 
真不知道他到底是怎麼保持的!
 
健碩的胸膛,窄窄的腰,真是各方面的條件都優秀到了極點!
 
當然.....那方面嘛!.....咳咳咳!也是出了名的神人一個!
 
不知道,有多少女人,敗在了這傢伙的胯下!甘願沉溺一輩子!
 
就同樣身為男人的自己,每每在這傢伙面前都顯得自慚形穢!
 
真不知道,這樣的傢伙,女人一大堆,為什麼非要和自己爭搶一個男人?
 
真是個極為強大的對手啊!
 
「呵呵!烈?身材真是誘人呢!看得人心直癢癢的難耐呢!」南宮翼摸了摸自己的下巴,那雙放著精光的眼睛死死的盯著李成烈的身體不轉眼。
 
「收起你那副色瞇瞇的相!打我的主意?我看你是嫌自己活得太長了!」李成烈淡淡的掃了一眼一旁的南宮翼,開口冷冷的說。
 
然後轉身,當著南宮翼的面前,毫不在意的解開那包裹著重點部位的浴巾,拿著毛巾擦了擦自己正滴水身體,似乎當他根本不存在一般。
 
然後在某人**辣的目光的注視下,慢慢的穿上一條平角褲.....整個過程悠閒自得,自然到了極點!
 
因為,李成烈知道,自己這個死黨,雖然喜好男人,但是自己絕對不是他的菜!
 
而且,他對自己也就只有嘴上說說而已,他還沒有那麼大的膽子,敢真的打自己的主意!
 
再說了,他李成烈身體的每個部件,他南宮翼哪個地方沒見過?
 
像南宮翼這樣厚臉皮的傢伙,明明看見別人正在和女人火熱交鋒,那樣的關鍵時刻,不但不知道避開,反而還能自在的翹著二郎腿在一旁指點幾番!
 
對這樣的傢伙怎樣說教也是沒用的吧!
 
「呵呵!瞧烈說的!美好養眼的東西誰不喜歡看?對你.....我也只是看看,養養眼!.....放心,我絕對對你沒那方面的意思.....除非?.....」
 
南宮翼挑了挑眉,捏著自己的下巴,雙眼在李成烈即將拉上的褲子拉鏈處停留了一番。
 
「.....」李成烈聽著南宮翼的欲言又止,也沒有追問,只是靜靜的穿著自己的褲子。
 
他知道,這傢伙說的“除非”一定沒什麼好話!
 
既然不是好話,那不聽也罷!
 
「呵呵!烈?你的床上功夫,我雖然沒有領教過,但是也見過不少次!被你壓的女人都沒幾個能受得了!何況是男人!
 
依我看吶!被你壓的男人第二天估計都起不了床!像我這樣優秀的男人,怎麼能讓你蹂躪?除非?.....除非你肯讓我壓!」
 
南宮翼坐在床邊,看著李大烈邪惡的笑笑,接著說。
 
「做夢!」李成烈扣上上衣的最後一顆扣子,斜眼看看笑著正歡的南宮翼冷冷的吐出兩個字。
 
當他李成烈是什麼人?
 
什麼樣的人都會隨便夠資格讓自己壓?
 
不管是女人還是男人,都一樣!
 
不過.....有一點,翼這傢伙倒是說對了!
 
呵呵!上次.....那只味道極美的貓咪,不就是好幾天起不了床嗎?
 
看來,下次得溫柔點兒了!
 
想到自己極為感興趣的那只貓咪,李成烈勾唇一笑,那晚的一幕幕回顯於自己的腦海.....
 
那樣的感覺,第一次嘗試到貓咪的美好,那讓自己幾乎失控的感覺,至今都還回味無窮.....
 
「欸?烈你笑什麼?你不讓我壓?我還沒興趣呢!現在啊.....在我心裡,誰也沒有小洙洙來得重要!
 
小洙洙,我志在必得!烈?接招吧!哈哈!
 
不過.....我的小洙洙呢?他住哪個房間?」
 
想到金明洙,南宮翼瞬間來了勁兒,立馬搓著手心從床邊起身,對著李成烈急急地問。
 
他的小洙洙?這話聽上去怎麼這麼不舒服?
 
李成烈微微皺了皺眉。
 
「他不是你的!永遠不是!.....我李成烈看上的東西,沒人能搶走!」淡淡的一句既像警告,又像全是主權的話。
 
李成烈斜著眼睛掃了一眼興奮中得南宮翼,擡腳頭也不回的除了臥室。
 
主臥的斜對面,這個他李成烈刻意安排的房間,此刻房門緊閉。
 
估計是還沒起床的吧!真是一只十足的懶貓呢!
 
李成烈勾勾唇,手握著門把手試試看的擰了擰。
 
門居然沒鎖?難道這傢伙睡覺一直沒有反鎖門的習慣?
 
和曾經強暴過自己的男人同住一個屋檐下!
 
他就這麼放心?還是,自己本來就長得讓人放心?
 
呵呵!不管怎樣,這只張牙舞爪的貓咪,有著粗線條的神經沒錯!
 
好一個大大咧咧的傢伙!
 
「烈?小洙洙住哪.....?」身後,南宮翼拍了拍李大烈的肩膀問著。
 
聽到身後南宮翼的問話,李大烈透過門縫,看看裡面睡得正香的某人,皺了皺眉,轉身對著南宮翼做了個噤聲的手勢:
 
「噓.....」
 
南宮翼立刻會意,不再做聲,只見他勾勾唇,探著腦袋,從門縫裡朝裡面看。
 
室內,白色的牆壁,鬆軟的大床上,那白色的床單被褥之間,一個膚若白玉的身體躺中央。
 
金明洙赤裸著身體,趴在床上,他閉著眼睛,纖長的睫毛時不時跳動著,那殷紅的唇瓣兒微張,時不時扯著嘴角露出甜甜一笑。
 
那樣純淨無暇的笑,讓人真的很難相信,這樣的笑居然是出自一個痞子混混的臉上!
 
不知道是做了什麼樣的好夢,讓他此刻竟笑得如此的甜.....
 
長長的手臂成一字形橫達在枕頭下方,光滑的背,讓人一眼看上去就知道膚質極佳,手感一定不錯!
 
一條白色的被單橫搭在腰間,從那被單凸起的弧線就能看出,被單下,那令人燥熱得挺翹的小屁屁,一定很結實,而且彈性十足!
 
如果,用來做某方面的與運動,那刺激的感覺一定美好到極點!
 
兩條裸露在外修長的大腿,隨意的分開來!
 
更是引得門外的兩人,無限的遐想!
 
瞧他那睡相?還真是.....
 
整個人幾乎就是一個標準的大字形!
 
那白色的被褥被他身體的重量壓塌成凹形,遠遠的看過去,他的身體就好像是鑲嵌進了被子裡一般.....
 
白色的四周,白玉的肌膚,這一切是那樣的和諧,竟會讓人舒服的看著轉不了眼.....
 
看著屋內人兒無邪的笑,李成烈瞬間失神,內心似乎被什麼東西狠狠的撞擊了一般.....
 
噗通!噗通.....心跳似乎也加快了不少!
 
連帶著下腹,也是一陣的燥熱!
 
最近!面對這只小野貓,自己的免疫力似乎減弱了不少!
 
李成烈暗自想著,勾唇笑笑。
 
「咳咳!受不了了.....」南宮翼看著眼前的光景,捂著胸口,喃喃的自語。
 
果然是個尤物!他南宮翼沒有看錯!
 
不僅臉蛋兒極美!
 
就連那膚色,那身段兒!
 
總之,眼前的人兒身上的每一寸地方,都讓他振奮!讓他不能控制!
 
南宮翼,吞了吞口水,向前邁了一步,打算進門近距離觀賞眼前的美景。
 
「下樓!」察覺到南宮翼的意圖,李成烈皺著眉頭,極為不爽的低喝一聲,一把拽住了南宮翼的手臂。
 
開玩笑他怎麼能讓這傢伙進去,那可是自己的東西,怎麼能讓別人去窺探!
 
「額,烈?就看看!看看.....」南宮翼掙了掙手臂,對著李大烈說。
 
面對著另自己心動的人,他真的只是想近距離看看而已.....
 
他南宮翼還不會做那些令人唾棄的事情!
 
何況,他自己還不是小洙洙的對手!
 
「不行!你會吵醒他!」李成烈不依,拽著南宮翼的胳膊就往外拖。
 
如此美好的情景,怎麼能讓他進去破壞?、
 
更何況.....
 
「烈你.....」南宮翼不依,張口還想說著什麼。
 
「嗯.....」只聽得床上人兒嚶嚀一聲。
 
二人立即噤聲,只見金明洙,依舊趴在床上,微微動了動!找了個更為舒服的姿勢,咂巴咂巴嘴,接著又繼續睡了下去。
 
「看吧!烈!你吵醒小洙洙了!」南宮翼掙開了手臂,揉揉手腕兒對著李成烈說著。
 
「我再說一次.....下樓!」看了看床上安穩的睡覺的人兒,李成烈皺皺眉,閃著寒光的一雙淩厲的眼眸直直的盯著南宮翼看。
 
那淡淡的聲音,說明,此刻,他李成烈的耐心,已經被消磨殆盡!
 
隨時都有爆發的可能!
 
他不喜歡,人家這樣的窺探自己看上的東西,即使是發小,也不能容忍!
 
「烈!說好的公平競爭!」看著已經到了爆發邊緣的李成烈,南宮翼俊眉一皺,以同樣冷冷的目光看著他。
 
剛才,李成烈那樣的言語,那樣的眼神,分明已經把小洙洙看成他自己的東西了!
 
不行!他不允許!
 
既然是兩個人一起看上的東西,誰都有權利去爭取!
 
沒到最後,誰也不能說明誰的勝利!
 
兩人不大聲的話語,細細碎碎的回蕩在空氣中。
 
原本熟睡的金明洙,不爽的皺皺眉。
 
他最討厭別人在他睡覺的時候打擾他!
 
睡覺第一大,如果,誰打擾了他睡覺?
 
即使對方是天王老子,他金明洙也照打不誤!
 
到底是誰?這麼大膽?
 
阿東嗎?除了這小子,還會有誰?
 
電視聲音就不能放小點兒?隔著房門都能聽見!
 
金明洙閉著眼迷迷糊糊的想著。
 
又是一陣細細碎碎的聲音!
 
好吵!媽的!
 
死阿東.....欠扁!
 
煩躁異常的金明洙,閉著眼睛,一個翻身從床上坐直身體,然後抓著枕頭準確無誤的砸向房門口,聲音的來源處。
 
扔出枕頭的同時,還不忘開口一陣狂噴:
 
「阿東!吵死!你丫的欠扁!再吵老子一腳踹你到樓下去!」沒睡醒的金明洙,完全忘記了自己的所在之處,眼也不睜一下,只是閉著眼睛一味的狂噴!
 
因為,每次,阿東吵他睡覺,他都是這樣的反應!
 
忘記他的習慣,即使弟弟也照罵不誤!
 
由於動作過大,那原本搭在金明洙腰間的被單,在金明洙自己起身的同時,從腰間滑落.....
 
金明洙,閉著朦朧的睡眼,殷紅的唇瓣兒不耐煩的咂巴咂巴!
 
白玉的肌膚,寬寬的肩膀,若隱若現的蝴蝶鎖骨下方,兩顆粉嫩的紅梅嬌艷欲滴.....
 
那結實的胸膛,有著好幾塊腹肌的平坦小腹隨著淺淺的呼吸起伏著.....
 
尤其是那小腹下方,兩條修長的長腿,隨意的彎曲在床上.....
 
那滑落的被單的一側,竟然露出了半個渾圓的小屁屁!
 
那被單的一角,不大的一塊地方,剛好搭在了雙腿根部的正中央.....
 
即使是有著被單的遮擋,根部那黑黝黝的茂密,也從旁邊的縫隙裡露了頭.....
 
額.....
 
這傢伙!居然沒有穿內褲?
 
難道這就是傳說中的裸睡?
 
門口,兩個爭吵激烈的男人,此刻也停止了所有的動作!
 
只是瞪瞪的看著眼前的景象.....
 
這一刻,彷彿什麼都停止了一般!
 
果然,一個枕頭飛了過去後,所有的噪音沒了!
 
那一刻,靜了!
 
很靜!
 
彷彿時間都停止一樣,世界上沒有任何的生命一樣!
 
連自己心跳的聲音都能聽見.....
 
「噗通.....噗通.....噗通.....噗通.....」誰的心跳如此的快?不對,好像不止一個聲音.....
 
現在怕了嗎?
 
果然是這樣,老虎不發威,你丫的當我是病貓!
 
人吶!必要的時候,就是要兇狠一點。
 
金明洙心裡想著。
 
被人擾了清夢的感覺真不爽!
 
不過,沒辦法,誰讓這人是自己的弟弟呢!
 
罷了!不睡了!
 
於是,根本沒有搞清狀況的金明洙揉揉眼睛,習慣性的伸伸懶腰,伸伸腿.....
 
就在此刻,他伸腿的那一瞬間,房間裡,那砰砰的心跳似乎跳的更快了.....
 
一陣陣抽氣的聲音,打破了世界的安靜。
 
什麼情況?什麼聲音?
 
金明洙再次揉揉眼,極為不願意的睜開眼睛看看門口.....
 
有些東西,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
 
「靠!靠!媽的!你們***在房間做什麼?真是活見鬼了!」震驚過度的金明洙對著門口的兩個人,也不顧什麼身份不身份,開口一陣罵。
 
他一直以為,自己還在原來那套小公寓!
 
同樣也以為,剛才吵鬧的人是自己的兄弟,阿東!
 
哪知,睜開眼睛就看到了這樣的景象:
 
李成烈斜靠在門邊,抱著手臂,那俊美的臉龐上,那雙狹長的丹鳳眼,正帶著絲絲火辣的情愫看著他.....
 
那眼神,貌似好熟悉.....
 
不由得讓人面紅耳赤!
 
而南宮翼那傢伙,正站在門裡,手裡抱著自己砸過去的枕頭,呆滯的立在那裡。
 
他張著嘴,紅著臉,眼睛直勾勾的盯著自己看.....
 
那樣的眼神,明顯的花癡像!一看就令人反感!
 
那種赤裸裸的欲望,全寫在了裡面.....
 
「靠!你們都看著老子做什麼?難道你們還有偷窺的癖好?」
 
金明洙扁扁嘴,也不理會兩個男人怪異的眼神,渾然忘記了自己此刻的形象,居然大大咧咧的彈跳下床,打算翻找自己的衣褲.....
 
翻找衣褲?
 
「.....」門口兩人同時沉默。
 
金明洙剛下床,全身一種莫名的異樣感蔓延開來.....
 
身上怎麼感覺涼颼颼的?空調開太大?
 
冷風直直的刺激著自己肌膚的毛孔,怎麼覺得自己好像什麼都沒穿一樣?
 
那兩道**的視線,還真***讓人不舒服.....
 
有什麼好看的?不就是男人睡覺?
 
難道老子現在光著身子不成?
 
再說了.....就算老子現在光著身子,媽的,他們也不用用那樣如狼似虎的眼神看著自己吧?
 
難道,都跟老子一樣,飢渴很久啦?
 
等等.....什麼都沒穿???光著身子?
 
粗線條的他這才反應過來。
 
金明洙一驚,忙低頭看看自己的身體:
 
全身上下,沒有一處不是光溜溜,赤裸裸!
 
根本一根布條都沒有!還談什麼內褲!
 
更讓他驚訝的是,他那大腿的根部,茂密的叢林處!
 
或許是因為睡眠質量上佳,連自己的二當家都精神百倍!
 
此刻,正擡著腦袋,對著門口微微的點頭致敬.....
 
那樣子,好像在無聲的對著門口的饞蟲們發出邀請.....
 
彷彿在說,帥哥.....猛男.....來吧!
 
安慰安慰我!人家飢渴難耐.....
 
靠!光想著那樣子都惡寒.....
 
現在自己的樣子,跟那夜店的鴨子有什麼分別?
 
還俊男脫衣秀?.....
 
靠!怎麼會這樣?
 
亂了!全***亂了!
 
額.....真***是丟人丟到家了!
 
這樣的情況居然被人家看到?
 
雖然同為男人,但是這兩個男人可都是有前科的傢伙!
 
首先,南宮翼!是個同性戀沒有什麼錯!
 
同性戀也沒什麼可恥,這個世界已經正常到不能再正常了!
 
但是,***根本就一變態、、、一個喜歡sm的超級大變態!
 
看那眼神.....分明就一猥瑣大叔!
 
還有那口水.....都***快掉下來了.....也不知道擦擦!
 
真***噁心.....
 
其次,那個男人,自己的老闆,李成烈.....
 
額.....不得不承認,這傢伙長得.....額.....實在有吸引任何人的資本.....
 
各方面條件都優秀到讓人嫉妒!
 
連老子自己都.....都.....媽的!額.....
 
但是,在那個優秀的迷惑人的外表下!那個傢伙根本就是一只披著羊皮的狼!
 
一只狡猾陰險的狐貍!
 
一只吃人不吐骨頭的禽獸!
 
他曾經.....曾經.....還把自己.....媽的!
 
想到曾經的那晚.....蘭博的那個讓人悲憤的夜晚,金明洙臉頰一陣的燥熱.....
 
額.....那股怪異的感覺再次升起.....
 
雖然沒有什麼特別反感的感覺,但是.....依然奇怪.....
 
那感覺.....加上現在尷尬的狀況.....額.....真***丟人.....
 
「靠!該死!你們***有病嗎?偷窺?」金明洙漲紅了臉,一把扯過床單,雙手一轉,快速的圍在了自己的腰間。
 
那動作之流暢,不愧是一個練家子的身手!
 
媽的!怎麼就忘記了自己有裸睡的習慣?
 
更該死的是,自己睡覺不鎖門那毛病依然沒改.....
 
如果,現在看見自己這副樣子的是另外的兩個人,或者是另外的兩個男人,那麼,自己根本就不會覺得有什麼關係!
 
但是,這兩人卻.....
 
額.....反正丟死人了!!
 
「額.....哈哈!小洙洙!我們是來叫你起床的!」南宮翼抓抓頭髮,顫顫的說著,說話的同時,那眼神依然控制不住的在金明洙身上打轉兒。
 
好個尤物,他南宮翼的眼光果然沒錯!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