異樣的感覺充斥著金明洙的大腦,只會單線思考的他,根本搞不清楚這到底是怎樣的感覺。
 
現在,他只知道他的內心有一個聲音在吶喊著:
 
媽的!踢飛那女人.....
 
單線就是單線,心裡所想的東西,全數表現在了臉上。
 
李成烈勾著唇,滿意的看著金明洙那變化了很多種表情的臉:
 
呵呵!真是個可愛的傢伙!生氣了嗎?那表情.....
 
嗯!不錯!他很滿意.....
 
呵呵!我早說過,小貓咪!你是逃不出我的手心.....
 
只要是我李成烈看上的東西,沒有一樣能逃掉.....
 
女人一邊伸出舌頭舔著李成烈的小腹,手上的動作沒有停下,只見那纖長的手指,挑開褲扣,撥開面褲,眼看著就要闖入.....
 
「吱!!!!」突然,一個急轉彎兒,剎車過急,車子輪胎急速和地面摩擦的聲音打斷了她的行動。
 
「啊!」女人尖叫一聲。
 
由於慣性,跨坐在李成烈身上的女人,重心不穩,身體瞬間飛離了李成烈的身體,重重的撞在車的座椅上。
 
而她身旁的男人,李成烈卻跟沒事人一樣的,穩穩的坐在座椅上,絲毫沒有受到剛才的急轉彎而影響,反而臉上充滿了莫名的笑意.....
 
「怎麼回事?」李成烈抱著手臂,看看金明洙,似笑非笑的問著。
 
呵呵!聰明的貓咪!.....不過,似乎脾氣暴躁了點兒!
 
呵呵!但是.....他喜歡!!!
 
金明洙看看飛撞在車座上的女人,扁了扁嘴,眼角彎彎,心情突然大好:
 
「哦!呵呵!抱歉啊老闆!媽的!剛才不知道有什麼東西橫穿馬路來著,沒看清!呵呵!抱歉啊!」金明洙抓抓頭,嘴角掛著明顯的奸笑,哪裡有一點兒抱歉的樣子。
 
「哦?是嗎?」李成烈捏捏自己下巴,那漂亮的丹鳳眼,緊緊的鎖定著金明洙的臉,似乎想要把他看穿一樣。
 
「呵呵!當然是了!媽的!不知道是什麼東西,膽子不小,敢爬上這個它不該爬得地方!」金明洙一邊笑著,一邊斜眼看了看狼狽的坐在座椅上的女人。
 
靠!女人!跟我鬥!你丫的還嫩!
 
「烈?好疼.....」女人揉揉肩膀朝著李成烈的肩膀靠靠。
 
似乎迫切的希望得到一聲安慰,或者一個撫摸.....
 
但是,事實總是殘忍的,只見李成烈只是淡淡的掃了女人一眼,並沒有多餘的話.....
 
他不喜歡,自以為是,還有燥舌的女人.....
 
「烈?他一定是故意的!一定是!」女人靠在李成烈的肩膀伸出食指,指著金明洙的臉,雙眼死死的盯著金明洙,那眼神似乎能夠把某人給生吞活剝了一般。
 
對於女人的指控,李成烈就跟沒看見一樣,依舊不理不睬,態度冷漠到了極點。
 
「美女?我可不是那樣的人吶!你別冤枉好人.....」金明洙抱著手臂,看看女人瞇著眼說著,一臉無辜的表情!
 
這傢伙,說著謊,簡直是臉不紅心不跳,就像真的與他無關一樣.....
 
「烈!他一定是故意的!烈?.....」女人委屈的眼淚在眼眶裡打轉兒,抓著李成烈的手臂,撒嬌的晃了晃。
 
希望得到一絲的憐憫,和疼惜.....
 
「你!就是你!你嫉妒我!嫉妒烈疼愛我!你故意的!嫉妒!.....一個男人也嫉妒?你變態嗎?」看見李成烈沒有反應,女人急了,也顧不得什麼氣質淑女風範,她插著腰,成圓規狀態,指著金明洙就大聲嚷嚷!
 
女人的責罵,讓金明洙原本大好的心情降至冰點,那一句句的“嫉妒”一詞,更是讓他惱怒:
 
靠?嫉妒?嫉妒什麼?老子一個男人會嫉妒她?
 
還罵老子變態?
 
真是,還從來沒有女人這樣指著自己鼻子罵過!
 
老子自己愛怎麼著就怎麼著,她管的著嗎?
 
嫉妒!老子就算是嫉妒又怎麼樣?
 
憤怒的金明洙腦子力飛快的轉動著.....
 
突然腦子一閃,感覺似乎什麼地方不對勁?
 
嫉妒?
 
額.....是嗎?
 
靠!金明洙,你***,最近腦子進水嚴重啊!人家李成烈泡妞管你什麼事兒?
 
那女人怎麼勾引他又關你什麼事兒?
 
你***急什麼?
 
真是。.....
 
察覺到自己的不尋常的金明洙,在心裡狠狠的罵了自己一萬遍.....
 
心裡的懊悔和震驚促使著他白玉的臉龐,由白變紫,再由紫變紅.....
 
總之神色可以用萬千來形容了.....
 
「怎麼?說不出話來了?變態!」女人開口接著說。
 
都說女人不好惹,這不,一會兒沒搭理她,她倒還來勁了?
 
真***是個欠抽的女人.....
 
就著這樣的女人?送給老子都不要!
 
金明洙扁扁嘴,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強忍著想把女人一腳踹飛得衝動:
 
「老子就是故意的怎麼樣?老子嫉妒不嫉妒關你***屁事!
 
就你?誰知道你有沒有圖謀不軌.....動不動就往男人身上爬?
 
老子就嫉妒了,你怎麼著?要不是看你是女人,老子早他媽踹你到美國去!
 
真他媽的晦氣!
 
媽的!給老子滾下車去!看著你我***噁心.....」金明洙抱著手臂,摸摸下巴,斜著眼看著女人,開口不急不緩的接著說著。
 
「別以為自己長得跟天上的嫦娥一樣,就你那樣子,整個就一公共廁所!.....靠!跩什麼跩!」
 
別說他金明洙不夠紳士,對一個女人這樣,其實他也不想的,不知道為什麼,反正他看著這女人就是渾身冒火,總有種想要上去把她踢飛的衝動.....
 
看著怒氣沖天的金明洙,李成烈,摸了摸自己的鼻子,心裡一陣的舒爽:
 
呵呵!嫉妒嗎?.....今天的目的是不是已經提前達到了?
 
不過,剛才他那一番連珠炮一樣的犀利言辭,呵呵!還真是精彩.....
 
小貓咪!你到底有多少個面?
 
「烈?你看他.....烈?」被金明洙罵得滿臉通紅的女人,急了,轉身對著李成烈一陣的撒嬌。
 
女人一再的撒嬌,甜膩,讓李成烈再次皺眉,只見他不慌不忙的點燃一根煙塞進嘴裡,靠在座椅上,深深的吞吐幾口,紅紅的火星一閃一閃,在這不是很亮的車燈光下,顯得既高貴,又神秘,讓人不知道他此刻在想些什麼!
 
金明洙見著李成烈對女人如此不搭不理的樣子,心裡一喜:
 
哈哈!看來自己老闆對這女人的態度也不是這麼好嘛!
 
他就說了,憑他這樣的身份的男人,怎麼會不識貨嘛!
 
這女人還真挺討厭.....
 
「嘿?老闆,好煙!我也來一根!」金明洙笑笑。
 
依然是那樣,不等李成烈回答,就已經自來熟的點上一根煙塞進了嘴裡。
 
「嗯.....不錯!不錯!好煙吶!」金明洙滿意的咂巴咂巴嘴,對著李成烈笑笑。
 
「呵呵!隨你.....想抽就拿!」面對大大咧咧的金明洙,李成烈勾唇一笑。
 
那寵溺的模樣,讓女人狠狠的瞪了一眼金明洙,憤憤的咬咬牙,坐在一旁不再吭聲.....
 
兩人來往的抽煙,似乎全然忘記了旁邊女人的存在.....
 
半响:
 
「欸?你怎麼還沒下車?」金明洙看看女人,不屑的說。
 
現在女人啊.....為了錢,那臉皮厚到,居然連面子都可以不要?
 
「烈?」女人不放棄,再次對著李成烈弱弱的開口。
 
「下車!今天累了!」李成烈吸了一口煙,看也不看女人一眼,淡淡的說。
 
「烈?.....人家.....」女人仰著楚楚可憐的臉容,掛在李成烈身上,那聲音幾乎能揉出水來。
 
「下車!」李成烈並不理會,再次開口淡淡吐出兩個字。
 
平淡如常的聲音,卻透露著讓人不寒而栗的威嚴.....
 
既然目的已經達到.....那留著她又有何用?
 
女人擦擦眼角,看看冷冷的李成烈,再看看,前面,一副幸災樂禍的金明洙,咬咬唇,提著自己的包包,極為不甘的下了車.....
 
金明洙看看李成烈,在斜眼看看,車外正氣的跺腳的女人:
 
哇哈哈!什麼叫氣勢?這就是!
 
什麼叫魅力?這就是!
 
這人吶,與身俱來的氣勢還真是擋都擋不住!
 
就像自己吧!英俊瀟灑,玉樹淩風!那魅力也是無人能及的吶!
 
哈哈!不過.....自己的老闆怎就這麼有氣勢呢?
 
真是怎麼看真順眼吶!
 
嗯!以他的外貌和氣場.....
 
嗯.....能夠配得上我金明洙的保護.....哈哈!媽的!簡直絕配嘛!
 
那女人下車後,某人心裡樂開了花,捏著自己的下巴,一直咧著嘴傻笑個不停.....
 
「現在.....趕走了.....小貓咪可滿意?不再吃醋了?」李成烈突然前傾著身體,緊靠著座椅椅背,唇湊近金明洙的耳邊輕輕的呢喃著.....
 
從反光鏡的角度看去,就好像一個男人,正廝磨著另一個男人的耳垂兒一樣,簡直曖昧到了極點.....
 
突然的熱氣,那悠悠的聲音,讓金明洙渾身一震,看看鏡子裡,兩人曖昧至極的畫面,面頰不由得開始發燙,心跳似乎也加快了不少:
 
媽的!到底怎麼回事?那感覺.....怎麼?.....又來了!
 
還有他那話什麼意思?
 
吃醋?呵.....呵呵.....開玩笑?老子會.....會.....吃醋?
 
額.....不可能嘛!
 
老子那是看那女人不安好心,盡自己保鏢的職責而已.....
 
嗯!對!那是盡自己保鏢的職責!
 
某人努力的為自己的不尋常找尋著借口.....
 
額.....不過.....這樣靠得太近.....額.....感覺還真***怪異!
 
「媽的!你別靠那麼近!.....兩個大男人,像什麼話!.....剛才.....老子那是怕你被那女人害了!.....老子不是你保鏢嗎?」金明洙紅著臉頰,歪了歪頭,伸出手推了推李成烈的肩膀,拉出一段距離,然後結結巴巴的說。
 
「哦?是嗎?呵呵!」李成烈瞇眼看看了慌亂無章的某人,勾勾唇,隨即坐直了身體,抱著手臂,看著某人臉已經紅到了脖子根,不禁大笑出聲。
 
聽到男人反問語氣.....金明洙一陣的驚慌.....此刻,就像一個被發現心事的孩子一樣.....那抓著方向盤的手緊了緊.....
 
只是.....他自己什麼都沒發現而已.....
 
「額.....媽的!坐好!老子開車了,撞死老子可不負責!」金明洙躲閃著男人那跟激光探測器一樣的目光,慌亂的發動了車.....
 
開玩笑.....吃醋?老子什麼人?居然會吃醋?
 
哼!老子那叫心地善良!
 
吃醋????
 
「哦?呵呵呵!」李成烈大笑出聲。
 
他現在心情真的很好,黃昏街,居然有這麼有意思的傢伙!
 
他這爽朗的笑聲,傳進金明洙的耳朵裡,就像是一只只螞蟻一樣,一點一點的啃食著他身體的每個細胞,無一不讓他渾身不自在!
 
靠!狐狸就是狐狸!永遠都這麼狡猾!
 
讓人不知道他到底在想些什麼!
 
也不知道他到底想幹些什麼!
 
(題外話:呵呵!當一只暴躁,彆扭的貓咪!遇上一只狡猾,又深算的狐狸!.....結果.....哈!)
 
天空破曉,遠方的天際似乎泛著微微的白色的印記,高懸的天空,此刻終於有了絲絲的涼爽的氣息。
 
兩簇明亮汽車燈光,投映在別墅大門前,映襯得那柏油的地面黑黝黝的發亮。
 
金明洙伸了伸懶腰,從車上下來,扭扭脖子,踢踢腿。
 
「老闆!到了!」打開車門,對著車上的男人標準的四十五度彎腰,恭敬的行著禮。
 
那模樣,面容上沒有了平時的嬉笑,取而代之的是一臉的嚴肅和恭敬,看上去簡直就跟接受過專業訓練的保鏢無差。
 
要是不了解他的人,此刻看到他的樣子,肯定會如此認為:
 
呵!這保鏢好!長得一表人才,連禮儀站姿都能做到如此的好.....
 
只見李成烈斜著眼,強忍著笑意看看他,抖了抖衣角,緩緩的從車上下來,整個過程簡直就像那西方國家的貴族一般,不管是氣質,還是每一個動作,都優雅到了極點。
 
「老闆!請.....」金明洙關上車門,彎著腰,再次恭敬的對著李成烈說著,那言語上居然沒有半點平時的嘻哈和不正經。
 
看著如此認真的金明洙,李成烈摸摸鼻子,靜靜的站在他的身前,那雙狹長的丹鳳眼,火熱的目光直直的盯著正彎著腰的金明洙不放,好一會兒,都沒有要讓金明洙起身的意思:
 
呵呵!可愛的小貓咪!這又是在耍什麼把戲呢?.....這會兒是吹的什麼風?這樣張牙舞爪的小東西,突然認真起來了?
 
呵呵!還真是不習慣呢!
 
他那不大的腦袋裡到底裝的些什麼?
 
真是個有意思的傢伙!
 
金明洙靜靜的彎著腰,一副不卑不亢的樣子,好似真的有不等到自己老闆開口不起身的架勢.....
 
但心裡,某人卻是樂開了花:
 
嘿嘿!臭狐狸!老子今天就是要讓你看看,雖然,老子沒有經過什麼正規的訓練,但是,基本的禮儀還是懂的!
 
為了避免被你看扁,老子今天就露一點兒給你看看,免得你以為自己花高價請了個不懂禮數的保鏢!
 
嘿嘿!趕快叫老子起身吶!
 
物有所值吶!
 
可是,時間一分鐘、兩分鐘、三分鐘、五分鐘.....直至十分鐘過去了,身前的男人似乎根本就沒有要開口的意思,而且,那彷彿被釘在地面的雙腳,一點兒也沒有挪動半分.....
 
金明洙恭敬的彎著腰,等待良久也沒等到自己想聽的話語,彎著的腰開始發酸發漲,連帶著低著的脖子也好似被什麼東西定住一樣,酸酸的頸椎開始發麻。
 
那原本還略帶笑意的臉龐,可此沒有了剛才的恭敬和坦然,一絲絲,不!是很多絲不耐煩與怒氣爬上了臉頰,原本放鬆又自然的交叉在腿邊的雙手,不由得漸漸的收緊拳頭,肩膀也因為隱忍而微微的顫抖著,似乎氣得不輕!
 
媽的!死狐狸!還不叫老子起來?
 
不帶這麼耍人的!
 
那小子絕對是故意的!
 
虧老子還想認真的做個資質良好的保鏢!
 
哼!看來,自己這是對錯了人吶!
 
也對!和一只狡猾的狐狸,老子就根本不該和他講什麼禮儀!
 
真***失算!
 
真是!狡猾的狐狸!白長了一張這麼好看的皮相!
 
什麼態度?老子.....忍不下去了!
 
哼!既然忍無可忍!就無需再忍!
 
媽的!畜生!
 
金明洙緊緊的捏著拳頭,心裡狠狠的咒罵著眼前的黑色高級皮鞋的主人,越想越是氣憤.....
 
而後,頭猛的一擡,憤憤的瞪著男人就一陣的狂噴:
 
「媽的!你***故意的!故意不叫老子起身!.....難道有人給你行禮的感覺就這麼爽?你丫的很享受?」
 
金明洙緊捏著拳頭,伸出食指直逼某男的鼻尖,氣憤至極的他,漲得滿臉通紅!
 
聽著金明洙的憤怒,李成烈抱著手臂挑挑眉毛,微微勾著唇,並沒有生氣,反而饒有興致的看著他:
 
呵呵!可愛又暴躁的小貓咪!這就忍受不了了?嗯.....看來脾氣還是那樣糟糕呢!
 
那鋒利的爪子似乎什麼時候都不會收起來呢!
 
還是得繼續磨磨呢!
 
不等李成烈開口,某人張口,又發出一陣的唾沫襲擊:
 
「知不知道,老子的腰和脖子都酸死了?彎腰很累的!媽的!.....你.....哎喲!脖子.....靠!媽的!」
 
金明洙一邊氣憤的高分貝的罵咧著,一邊歪著嘴,擡著手臂,不停的揉著自己的脖頸,那抱著脖頸齜牙咧嘴的模樣還真是引人發笑。
 
看著某人皺著眉頭,揉揉腰,一會兒又揉揉脖頸的糗樣,李成烈再也忍不住了,又一次做出了另他自己的驚訝的反應:
 
「噗.....哈哈!小貓咪!你的樣子簡直.....哈哈哈哈!」
 
原本就氣憤異常的金明洙,聽到男人肆無忌憚的大笑的聲音,臉龐迅速的漲紅:
 
「靠!叫誰貓咪呢?你才貓咪!你全家貓咪!.....靠!有什麼好笑的?這樣戲弄人很有意思?什麼德行!」
 
被憤怒沖昏了頭腦的金明洙揉揉脖子,此刻全然忘記了自己的身份,只見他瞪著眼,沖著李成烈口無遮攔的又一陣狂噴.....
 
管***對方是誰!嘲笑他金明洙,就是不行!
 
即使打不過,那也要罵夠本!
 
就算,他生氣,要動手!但是憑著他金明洙的身手,打不過,但是逃跑應該沒問題的吧!
 
「好!好!不笑了!呵呵!」哪知李成烈並沒有生氣,反而好脾氣的拍拍他的肩膀,那聲音充滿了愉悅的味道!
 
感受到自己肩膀的重力,在擡眼看看,此刻正對著自己和顏悅色的李成烈,這個男人,自己剛才開口大罵的男人,也是自己的老闆!
 
不可置信的眨眨眼,腦子裡飛速的運轉著:
 
嘿?搞什麼?這傢伙這是唱的哪齣?
 
難道?自己這樣罵他,他也不生氣?
 
像他們這樣,生活在社會高層的傢伙,蛀蟲們,不可能受過這樣的待遇吧?
 
沒道理不生氣吶!
 
換做是自己!如果別人這樣對自己,估計自己已經忍不住,早就衝出去,廢了那人的身體零件了吧!
 
沒道理不生氣!
 
金明洙心裡來回的琢磨著,那雙勾人的桃花眼,來回的在李成烈的臉上打轉兒,似乎希望看出一絲破綻來!
 
哼!該不會是故意裝著不生氣的樣子,從而找藉口扣自己的工資吧?
 
那可是自己好不容易犧牲色相換來的呢!
 
不能讓他這樣白白的扣回去!絕不!
 
狡猾的狐狸!想引老子上當!
 
老子偏不!哼!狡猾的傢伙,典型的笑面虎嘛!
 
老子才不上當!
 
如了他的意不是便宜他了?
 
於是,金明洙神情一轉,揚揚短髮,臉上揚起一抹迷人的笑:
 
「呵呵!老闆!剛才我表現怎樣?有沒有專業保鏢的味道?」金明洙扯著嘴角,同樣的伸出手掌拍了拍李成烈的肩膀,笑嘻嘻的問。
 
那樣子,哪裡是剛才那個,捏著拳頭,指著人家鼻梁,似乎要把人家拆吃進腹的傢伙!
 
金明洙態度突然的一百八十度的轉彎兒,李成烈並沒有意外,依舊面帶著笑意的看著他:
 
「呵呵!以後啊,你還是不要做哪些什麼禮儀了,爪牙舞爪慣了,突然那樣拘束,一定渾身不自在吧!.....」
 
「.....」金明洙瞪瞪的看著李成烈眨眨眼,歪了歪腦袋,似乎真正在努力的猜想著他的話外之音。
 
李成烈看著不明所以的金明洙,勾了勾唇,開口接著說:
 
「你也別緊張,你老闆我可沒那麼小氣!說了給你加工資,就不會反悔!.....嗯?」
 
李成烈,擡起放在金明洙肩膀上的手,伸出食指,輕輕的勾了勾某人精致的下巴,那雙漂亮的丹鳳眼,有意的看了看迷茫的金明洙。
 
「走吧!進去了!再站下去,天都要亮了!哈哈哈.....」然後沒等金明洙反應過來,就高興的大笑著轉身進了大門。
 
呵呵!真是只有趣的貓咪!.....有意思!本事不小!
 
居然能讓自己如此沒有形象的大笑?這種情況還真是第一次呢!
 
呵呵!感覺不錯!
 
李成烈心裡一陣的愉悅,他不知道,從認識這個張牙舞爪的傢伙以來,自己已經有多少個第一次敗在了這個傢伙手上.....
 
反正!他知道!如此有趣的東西,既然他李成烈看上了,就一定要得到!
 
沉浸在擔心自己工資問題中得金明洙,一聽到老闆許諾不扣薪水,心裡一陣的興奮,連剛才李成烈轉身時,那勾自己下吧的曖昧又怪異的動作,都忽略到忘記,也沒覺得有什麼異常。
 
「哦?哈哈!老闆真是!既然不扣我工資就早說嘛!害得老子一陣擔心!哈哈!」金明洙站在原地,木訥的抓抓頭,張著嘴哈哈大笑著。
 
等高興過了,回過神來,自己老闆那高大帥氣的身影已經快要消失在那略顯古典的大門處了。
 
「唉?老闆!等等我啊!你那高級貨的大門我不會開啊!等等!」金明洙小跑著跟了上去.....
 
清晨的天空空氣清新,另一處高級別墅的花園,到處是一片生機勃勃,各樣的景觀樹,成各種惟妙惟肖的形態屹立在花園的四周,樹枝綠葉處,幾只不知名的小鳥嬉戲之間.....
 
那一聲聲清脆的鳥叫打破了這清晨的寧靜,同時也為別墅帶來了些許醉人的生機.....
 
花園正中,一處光滑的大理石鋪平的圓形場地中央,一個高大健碩的身影正擡手推動,配合著那柔軟又富有旋律感的步子,成了花園裡最為亮眼的光景。
 
正文 查問.....
 
[正文]查問.....
 
------------
 
? 著那柔軟又富有旋律感的步子,成了花園裡最為亮眼的光景。
 
優雅附帶著內勁的太極,在男人的動作之下,展現出來,卻是那樣的優美,而又不失蒼勁有力!
 
男人一頭墨色短髮,在清晨的威風中,絲絲的飄動著,一身白色絲綢制的寬鬆運動套裝,也隨著他的每一個擡腿轉身飄飄的搖擺著,尤其寬鬆的下擺,那寬腿的褲腳,在這樣的飄動中,和男人蜜色的肌膚形成了鮮明的對比.....
 
但是,即使是這樣,眼前的這一切,也帶著十足的仙塵味道.....
 
一個身材嬌小的魅影出現在花園的一角,她手拿著一條純白色的毛巾。
 
她肌膚雪白,吹彈可破!
 
長長的黑色秀髮,只用一根簡單的黑色皮筋高高的束於腦後。
 
顯得是那樣的清爽和幹練!
 
那黑色的時裝襯衫,恰好合身,勾勒出那傲人的身段兒,領口微敞,襯衫裡,那傲人的雙峰,隱約可見。
 
一條黑色的皮帶,上面的顆顆亮鑽閃閃發亮。
 
黑色的修腿長褲,包裹著那修長又勻稱的大腿,黑色淨面的高跟皮鞋,更是襯托著她那非凡的氣質。
 
當那輕柔的音樂停下,女人跨步上前。
 
「老闆!」女人彎著腰,雙手托著毛巾恭敬奉上,言語中盡顯的尊敬和專業,無不讓人讚嘆。
 
「嗯!」男人停下動作,緩緩的轉身。
 
男人蜜色的肌膚,濃濃的劍眉,漂亮的丹鳳眼,高高的鼻梁,那性感的唇隨著呼吸的吞吐微張,這樣的五官,配搭在有著刀削般下巴的臉龐上,是那樣的完美無暇。
 
墨色短髮上,因為運動而掛上了些許汗珠,被打濕得頭髮絲絲的斜搭在額頭,為那原本就俊美異常的臉龐更添了幾分性感的味道。
 
男人接過毛巾,單手擦了擦墨色短髮,即使是因為摩擦而淩亂的短髮,也絲毫沒有影響到男人的俊美。
 
「事情查得怎樣了?」男人邁步走到石桌前,端著桌上的早已備好的水,仰頭一口喝下。
 
那低沉的聲音彷彿是從喉嚨的深處發出來的一樣,悠悠的,讓人感覺不到一絲情緒般。
 
「這.....」聽到男人的問話,女人美目微閃,皺著眉頭,吞吐不語。
 
「嗯?怎麼?那傢伙沒有辦好?」女人的吞吐讓男人皺眉,只見他放下水杯,旋身坐在石凳上,翹著二郎腿。
 
「叮!」點上一根煙,深深的吸上兩口,那黝黑的雙眼緊緊的盯著女人不轉眼,似乎正等待著她的回答。
 
「額.....那小子.....他收了錢,好像根本就沒有要行動的打算,據我調查,他好像還.....還.....」說到這裡,女人擡起頭,眼神閃爍的看了看男人,再次不語,似乎正猶豫著要怎樣開口。
 
「嗯?沒有行動?還怎麼樣?.....黑吃黑?」男人吸了一口煙,那寥寥的煙霧從那微張的唇裡飄出,回旋於臉龐的前方,讓人看不出一絲的思緒。
 
「額.....好像不止!據我調查,那小子不僅沒有按照約定行動,反而.....反而居然做了那人的保鏢!」女人咬咬牙,最終還是說出了原委。
 
她低著頭,靜靜的站在一旁,等待著那久違的暴風雨的來臨。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