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直在對面,沒有出聲的南宮翼正了正身體,抽出紙巾擦著自己的脖子,看著李成烈笑笑。
 
剛才他的所作所為,他怎麼會不知道!
 
那樣的眼神他又怎麼會不明白!那是一種宣佈主權的警告!
 
看來他還真的是來真的了呢!真的對這小洙洙感興趣了!
 
只是.....這麼多年來,他南宮翼第一次遇到這麼合心的男人,又怎麼捨得輕易的放棄.....
 
即使是好友的目標.....試試也不要緊的吧!
 
「烈!這次我們就各憑本事吧!呵呵!」南宮翼看看李成烈,平淡的說道。
 
「哦?翼要和我搶?」李成烈摸摸酒杯的邊緣,狹長的丹鳳眼看看著南宮翼說著。
 
「嗯?.....不算搶吧!烈不也沒到手嗎?呵呵!公平競爭!」南宮翼不甘示弱,擡眼笑著說。
 
聽到他的話,李成烈皺皺眉,隨即眉頭一舒,開口,緩緩的說:
 
「呵呵!好!不過.....翼!你沒機會!呵呵!貓咪早是我的人了.....」
 
公平競爭嗎?呵呵!小喵咪好像不喜歡sm呢!
 
呵呵也是,想要把他變彎都不容易,更何況是讓他接受sm?
 
想到這裡,李成烈心裡不由得寬慰了幾分。
 
「哦?不要緊!我會努力!呵呵!.....我去清洗一下.....」南宮翼笑笑,起身優雅的朝著洗手間走去.....
 
不管結果怎樣!他都要試上一試!面對讓自己心動的男人,不行動,那不是懦夫?何況!以他南宮翼的魅力,應該不是難事吧?
 
呵呵!真是,好久都沒有和烈搶過東西了呢!
 
小時候,每次和他打架,搶他東西!他南宮翼一次都沒有勝利過!
 
不知道.....這次結果會怎樣呢!.....
 
他很期待呢.....
 
洗手間,鏡子旁,金明洙打開水龍頭,用水狠狠得拍了拍自己臉頰,雙臂撐在水池邊緣,弓著腰,瞇著眼對著鏡子看.....
 
那白玉的臉龐上,晶瑩的水珠,一滴一滴掛在上面,映襯得那原本就細膩的肌膚,更顯柔嫩!
 
耳邊那一排紅色的亮鑽經過水的洗禮,配搭在那白玉的耳垂兒邊緣,顯得格外的妖艷.....
 
媽的!剛才那是怎麼回事?.....簡直太不正常了,那男人,額.....反正感覺很奇怪.....
 
自己居然會心跳急加速?那種異樣的感覺,還從來沒發生過.....
 
難道是那晚蘭博被強的後遺癥?
 
金明洙對著鏡子,腦子裡不斷的回想著剛才的情景,以及自己不一樣的感覺,心裡到現在還砰砰直跳.....
 
可能真的是飢渴過度.....
 
好像從上次廁所那事兒被攪黃後,就沒有碰過女人了吧?
 
後來又受傷.....額.....屁。股受傷.....
 
媽的!都怪那肥豬!好端端的打斷人家好事!
 
嘿?居然還對自己死纏不放?真他媽晦氣!
 
金明洙對著鏡子,心裡已經造訪了那姓寧的肥豬的祖宗十八代.....
 
嘿嘿!不過.....機會還有不是嗎?
 
想他金明洙,英俊瀟灑,玉樹臨風,還愁沒女人?
 
根本不可能嘛!
 
看著鏡子了,自己滿意至極的臉龐,金明洙邪魅的勾唇一笑,伸手臭美的摸了摸自己的臉頰和下巴,揚揚頭髮.....
 
「嗯!不錯!不錯!帥.....」某人自言自語的對著鏡子,咧著嘴直笑。
 
然後,提提褲腰,瀟灑的朝著大廳走去.....
 
昏暗曖昧的燈光,會場內,形形色色的男男女女,在這氣氛異常高漲的地方,是一道道必定的風景線。
 
金明洙勾唇笑笑,摸摸自己的耳垂兒,雙眼環視四周,突然眼睛一亮,擡腳朝著那個最為亮眼的地方走去.....
 
本來昏暗的場內,正中央,一個圓形小桌,在舞台燈光的照應下成了最為亮堂的地帶,金明洙摸摸耳垂兒,端著一杯啤酒自顧自的喝著。
 
那雙賊亮的桃花眼四處的在場內遊弋,搜尋著今晚的獵物.....
 
樓上,那個足以觀摩整個場內的地方,一雙漂亮至極的丹鳳眼,目光死死的鎖定在那個幾乎成了整場焦點的男人身上。
 
李成烈看著下方,微微瞇了瞇眼,手裡一根剛點燃的煙正冒著寥寥的迷霧。
 
那薄唇微張,輕輕的吸上一口手裡的香煙,那星星的火光,一閃一閃,映襯得原本就俊美異常的臉龐,似乎更添了幾分神秘的色彩.....
 
看著樓下男人那雙遊弋四周的雙眼,勾唇一笑:
 
呵!小貓咪飢渴了嗎?搜尋著獵物了吧?呵呵!真是個有趣的傢伙!看看他現在的樣子,再回想剛才他那慌亂的樣子.....很難讓人相信,他就是剛才被自己調戲到難耐的傢伙吧!
 
呵呵!剛才那樣的反應,分明就是有感覺的吧!
 
沒想到,這樣一個足以秒殺所有女人的小貓咪,居然在感情方面遲鈍得像個白癡!
 
連接吻都不會?
 
真是個只用下半身思考的傢伙呢!
 
不過,這樣的貓咪,他李成烈喜歡!
 
「烈!小洙洙很迷人對吧?.....」南宮翼趴在護欄上,勾勾唇,眼睛直直盯著金明洙的身影不轉眼。
 
「不管從哪個角度看,都是那麼好看.....烈!加油哦!這次咱們公平競爭!」南宮翼接著說。
 
聽到他的話,李成烈微微斜了斜眼角,淡淡的掃了他一眼:
 
「呵!那只貓咪!只能是我的!」平靜的臉龐,看似沒有什麼異常,但是那聲音,卻是陰冷的讓人發毛,給人一種冰涼刺骨,神經緊繃的感覺。
 
像是在宣佈主權般的,那壓迫感,讓人不能自由呼吸!
 
聽到那聲音,南宮翼神情不由得緊了緊:烈.....真的是來真的?居然對一個男人如此的上心?看來,想得到小洙洙,自己還要多加努力呢!
 
「呵呵!.....烈又何必這麼認真?.....小洙洙.....嗯.....我也不會放手哦!」南宮翼看了看樓下的那抹身影,笑笑說。
 
李成烈不再說話,雙眼緊緊的盯著樓下看,時不時環顧四周,似乎在搜尋什麼一樣!
 
呵呵!小貓咪!這麼有趣的玩具,他李成烈志在必得!
 
場中央,金明洙仰頭,一杯啤酒下肚,擡眼看看舞台上,兩個身材火辣的美女正賣力的表演著,那黑色的比基尼包裹的酥胸,在那身體的舞動下似乎就要彈跳出來一樣,那挺翹的小屁屁在那黑色的t型內褲包裹下,顯得更加圓潤.....
 
只見兩個火辣的美女,互相的勾腿廝磨著,那極度妖嬈的場面,足以激發所有正常男人內心的最原始的猛獸欲望.....
 
當然金明洙也不例外,他摸著下巴,雙眼目光直直的看著舞台上的激情火熱,眼睛裡似乎有著某種難耐的火苗在跳動.....
 
媽的!真想上去抓上兩把!手感一定不錯!
 
嘖嘖!簡直是老漢推車的極品選擇嘛!
 
金明洙不自主的舔了舔唇。
 
「帥哥!請問這裡有人嗎?」一個好聽的聲音響起。
 
耶?哈哈!來了!今晚的獵物啊.....
 
金明洙單手插進自己的髮絲,輕輕縷了縷,借著髮絲的飄逸緩緩的轉頭。
 
看著站在自己身邊的身材姣好的女人,眼前一亮:
 
喲呵!不錯呢!白裡透紅的肌膚,漂亮的五官,黑色小禮服包裹的曲線身材,總之,該大的地方大,該小的地方小。
 
這他媽高級的地方真是不錯,不僅氣氛異常的好,連女人都個個都是極品.....
 
不錯!不錯!
 
金明洙心裡一陣的感慨.....
 
「嗯?帥哥?我可以坐這裡嗎?」看著金明洙半天沒反應,女人開口又問。
 
「哦?可以!當然可以!美女能賞臉,我求之不得呢!呵呵!」金明洙摸摸下巴,調笑著說。
 
嘿嘿!送上門的女人,要拿下簡直是手到擒來嘛!
 
看來今晚紓解有望了呢!
 
哈哈!美女.....來吧!來吧!來我的懷抱!
 
某人此刻心裡已經樂開了花.....
 
只見那美女扭了扭臀,盈盈的坐在離金明洙最近的位置,擡手掩了掩自己的唇,笑著說:
 
「呵呵!帥哥可真會說話!」女人說話的同時,身體刻意朝著金明洙的方向靠靠,那豐滿的半露的酥胸輕輕的晃蕩著,直直的刺激著某人的眼球.....
 
「美女一個人?來一杯嗎?」金明洙笑笑,把啤酒推到女人的面前,那雙眼睛滴溜溜的在人家胸前的無限光景上打轉兒。
 
好一對暗藏“殺機”的的胸器!真是讓人移不開眼吶!
 
「嗯?帥哥.....人家不怎麼會喝酒.....會醉的.....」女人見狀故意的推脫著,嘴上雖說不要,但那雙媚眼,卻始終沒有離開過金明洙的臉。
 
如果不是此女人的裝的功夫比較好,估計,此刻她都會流出口水來了吧.....
 
聽到他的話,金明洙不容察覺的扁了扁嘴:
 
靠!不會喝酒?騙誰呢?一看就知道是經常在這兒混的女人,還跟老子裝純?誰信!
 
長得倒是不錯!.....女人嘛.....不都是拿來紓解,犒勞老二的!別的也沒什麼用處!還淨是麻煩!
 
既然你要裝,老子就陪你裝到底!反正搞到嘴裡就算數!
 
何況,就算你***真不會喝酒,醉了倒好!醉了省事兒,直接找個地兒一拽,內褲一脫!很快完事兒!
 
嘿嘿!不管怎麼算都是自己占上風.....
 
「呵呵!怎麼會?啤酒不醉人的,等會兒醉了我負責送你回家!來吧!」金明洙拉拉女人的手,對著女人挑了挑眉,眨眨眼,隨即奉上一個招牌式的笑.....
 
就那一笑,瞬間秒殺了正呆呆看著他的女人。
 
只見女人臉龐微紅,捂著自己的胸口,好似被電得不輕.....
 
「那好!帥哥記得要送我回家哦!」女人笑笑,接過酒一口就喝了下去.....
 
「呵呵!好!」金明洙撐著頭,對著女人笑笑。
 
表面上雖然是在笑著,但是看著女人誘人的身材,心裡卻是急出了火:
 
媽的!真是憋了太久了!這女人的身材真是不錯!
 
好像自己出來也有一會兒了吧!作為人家的保鏢擅離職守似乎不是很好.....
 
那傢伙,現在一定在什麼地方看著呢吧?
 
想到剛才.....額.....那感覺,真***怪異!
 
看來得快點兒完事兒,最近真是都憋出問題來了.....
 
憋出了幻覺,額.....對男人的幻覺.....
 
樓下,某人泡妞的一幕全數的落入了樓上某人的眼裡。
 
李成烈瞇了瞇眼,看著著樓下正喝女人調笑的某人,看著金明洙那遊弋在女人手臂上的爪子,和那始終沒有離開過那女的酥胸的寫滿了欲望的雙眼.....
 
眉頭微微一皺!
 
周圍的空氣似乎都變得煩悶!連大好的心情似乎變得異常的煩躁,就連這昏暗的燈光的顯得刺眼異常!
 
那雙漂亮的丹鳳眼似乎都能噴出火來!
 
呵!小貓咪!你就這麼飢渴?隨便一個女人都想上?
 
你真是太不聽話了!
 
隨即,煙頭對著煙灰缸狠狠的一掐,在南宮翼訝異的目光中起身,朝著樓下走去.....
 
「嗯.....帥哥這裡很悶.....要不…陪我出去走走?」一杯啤酒下肚後,女人撐著頭伸出手指畫著金明洙的胸膛說。
 
聽到女人的話,金明洙眉目一挑:
 
呵?正愁著如何加快進度呢,嘿!她居然主動提出來了!正和老子的意思呢!
 
這女人還真他媽直接.....哈哈!直接好!直接省事兒,又省時!
 
「好啊!能夠陪美女是我的榮幸!」金明洙放下酒杯,對著女人笑笑。
 
聽到回答,女人立刻棲身緊靠著金明洙,伸出手臂勾住他的臂彎,那豐盈的酥胸有意的在他的手臂上蹭蹭,整個人幾乎貼在了他身上。
 
金明洙低頭看了看手臂處的豐盈,咧嘴一笑,單手插進褲袋,任由女人親密的攬著自己的手臂。
 
呵呵!有豆腐吃的感覺真不錯!哈哈!
 
媽的!這女人!夠味兒!在床上估計也會是個風騷到要人命的主兒.....
 
嗯?等會兒是用什麼招式好呢?
 
觀音坐蓮?老漢推車?還是六九?還是來點兒高難度的?
 
媽的!想想都興奮!今天看來收獲不錯!
 
某人一邊故作紳士,一邊心裡卻美滋滋的想著等會兒要用到些什麼樣的招式!
 
女人緊緊的靠在金明洙的身旁,時不時對著他笑笑,那親密的樣子完全跟一對情侶沒什麼兩樣!
 
僅僅十分鐘搞定一個女人!
 
不要問,是不是發展太快!
 
也不要問,他是不是太過隨便!
 
因為這一切都很正常,正常到不能在正常!
 
現在不就流行快捷?快餐的形式才能滿足大家的需要!
 
大家各取所需.....沒什麼不好!
 
至少金明洙自己是這麼認為的!現在講的就是效率!
 
被美人兒膩在身上的金明洙,心裡一陣的舒爽.....
 
「那走吧帥哥!去哪兒你做主.....」女人甜膩的靠了靠。
 
「今晚.....人家.....就由你說了算.....嗯?」那唇在金明洙的耳邊磨蹭著,輕輕的吹著熱氣.....
 
女人已經赤裸裸的發出了邀請,讓金明洙渾身一陣,本來就憋了很久的欲望呼之欲出,加之剛才被那男人挑起的異常感再次被點燃,下腹一陣的燥熱.....
 
「呵呵!好!」金明洙笑笑,強忍著自己的不適,攬著女人的腰枝起身,擡腳就朝著門口走.....
 
去***老闆!去***工作!現在首要解決的是自己的生理大事!
 
犒勞老二最為重要!一切應該以自己為先.....不是嗎?
 
兩人說笑著來到大廳門邊,眼看擡腳就要跨出夜場.....
 
「呵呵!明洙這是打算去哪兒?」一個充滿了磁性的聲音在他的身後響起。
 
金明洙一驚,停下腳步應聲回頭:
 
只見李成烈抄著手臂正勾著笑站在他的身後,那樣的俊美異常的模樣,怎麼看都覺得晃眼!
 
即使自己是男人,也忍不住要多多的看上幾眼!
 
靠!這傢伙?怎麼出現在這裡?他不是在樓上喝酒嗎?
 
他這突然叫住自己,該不會是為了自己擅離職守而特意出現的吧?
 
這個關鍵時候,他這是故意來攪亂自己的好事?
 
看他那笑容,一定是這樣!
 
奸詐的妖孽啊!
 
金明洙心裡一陣的唏噓,被人打斷的不爽的感覺全然的寫在了臉上.....
 
「呵呵!小貓咪?擅離職守可是不好的行為!萬一你老闆我要是出了什麼事故怎麼辦?嗯?誰負責?」
 
李成烈上前一步,棲身貼在金明洙的身前,擡手輕輕勾了勾他的下巴,輕聲的說著。
 
「額.....」李成烈的行為讓金明洙一愣,下巴上的溫熱觸感,以及對方的熱氣,讓他大腦嗡嗡直響!
 
要不要這個樣子!簡直.....簡直.....媽的!他這是知道自己打不過他故意的吧?
 
「呵呵!怎麼了?有什麼要說的嗎?」李成烈又往前靠了靠,那距離近到只要金明洙一擡頭,立馬就能來著唇唇相接的地步!
 
越來越濃烈的男性氣息,那好聞的清香味兒,無不讓金明洙,面頰發燙。
 
不能理解的不安分因子再次在他的體內被激活!
 
「額.....媽的!你到底想幹什麼?直說好了!」金明洙朝後退了一步,揚起臉對著李成烈吼道。
 
「我?沒想幹什麼呢!如果我出了什麼事故.....是小貓咪你負責?還是.....她負責!」李成烈站直身體,抱著手臂,原本就不友善的眼神,突然目光一轉,直直的射向正膩在金明洙身邊的女人。
 
突然的壓迫氣息,那樣陰冷的眼神,讓女人身體明顯的一顫。
 
只見她慌亂的放開了攬著金明洙手臂的手,拉了拉自己的裙角。
 
「呵.....呵呵!帥哥!那個.....呵呵!你要是有事,我就不打擾了,呵呵.....再見.....」女人結結巴巴的說。
 
那男人,太可怕了,雖然長得很讓人流口水.....但是.....他絕對不好惹.....還是先走為上.....
 
女人怯怯的看了看李成烈,然後逃一樣的離開了。
 
看著瘋狂而逃的女人,金明洙心裡憤憤到了極點,不由得吞了吞口水:
 
眼看到嘴的美味飛了?都是因為這個男人!
 
媽的!真是.....
 
但是面對這個男人,不管他再怎麼憤怒,也只是敢怒不敢言!
 
因為,他知道,自己根本鬥不過他嘛!何況還要靠著他這棵大樹來遮風避雨呢.....
 
媽的!為了長久起見!老子忍!
 
金明洙深吸一口氣,心裡恨恨的咬著牙。
 
「額.....哈哈!老闆開什麼玩笑!憑您的身手,誰能動您一根毫毛呢!小弟我呢,也只是玩玩兒,呵呵出來透透氣而已!」
 
金明洙笑哈哈的抓抓頭髮,心裡卻已經恨不得把此男給扒皮抽經!
 
「哦?既然氣也透夠了,那.....雪兒過來.....」李成烈看著他笑笑,然後長臂朝後一伸。
 
只見一個穿著白衣的女人扭著腰盈了上來,勾著他的手臂。
 
「烈!今晚去哪兒?」女人膩膩的問著,那明顯的調戲炫耀的眼神卻直直的盯著金明洙不放。
 
嘿?媽的!那個不剛才樓上那女人嗎?
 
媽的!她那眼神是什麼意思?挑釁?炫耀?
 
看著女人得意的表情,金明洙心裡不舒服到了極點:
 
居然被一個女人挑釁了?靠!什麼世道!
 
話說!這男人怎麼回事?
 
趕走自己的女人,自己卻攬著女人?
 
難道老闆就了不起嗎?還阻止人家泡妞?
 
典型的只許州官放火,不許百姓點燈嘛!
 
明眼人一看就知道這女人不是好東西!
 
他居然還那樣親密的讓女人攬著?什麼眼神?品味真是有夠差的!
 
這樣的女人也要?
 
不就皮膚白一點兒,胸部大一點兒!
 
屁股圓一點兒,翹一點?
 
關了燈還不都一樣!
 
「靠!什麼品味!」金明洙翹了翹嘴下聲的罵咧著。
 
不知道為什麼,前面的女人挽著自己老闆手臂的畫面,就是覺得刺眼,極為的不和諧!
 
他一聲不大的咕噥,前面的身影卻突然停下了。
 
「嗯?小貓咪說誰呢?」突然的聲音讓金明洙立刻噤聲。
 
只見李成烈,停下腳步,那漂亮的丹鳳眼直直的看著他,那微勾的唇角顯示,他心情很好。
 
「哦!呵呵!沒說什麼!老闆您聽錯了!」金明洙抓抓頭髮尷尬的笑笑。
 
「哦?呵呵!聽錯了啊!」李成烈笑笑,不再說話,攬著女人就朝前走去。
 
呵呵!可愛的小貓咪!真是個有意思的玩具!那尷尬的模樣,還真讓人發笑!
 
看著走在前面的兩人,金明洙捏了捏自己下巴,心裡一陣的腹誹:
 
媽的!要不要聽力這麼好?這麼小聲他也能聽見?那傢伙屬什麼的?
 
話說.....小喵咪是誰?我嗎?
 
有沒有搞錯!拿我這英俊瀟灑的絕世帥哥比作一只貓?
 
唉.....可憐的自己啊!到嘴得肥肉飛了、、、、
 
今晚看來注定要失眠了.....
 
煎熬.....抱歉老二,哥哥我無能為力.....
 
內心一陣的糾結後,擡腳心不甘情不願的跟了上去.....
 
接近淩晨的烈晚,街道上依舊燈火通明,這是夜晚瘋狂的象徵.....
 
一輛絢麗的蘭博疾馳在高速路上。
 
今天的車內氣氛異常的怪異。
 
金明洙一邊開著車,那雙桃花眼,總忍不住從反光鏡裡偷偷的看看車座後面的情況。
 
時不時皺皺眉、扁扁嘴,一副十分不屑的樣子。
 
靠!什麼品味?這樣的女人,他居然要帶回別墅?
 
金明洙心裡暗自的腹誹著,那眼神,似乎能把後座的兩個人給射穿。
 
後座上,妖嬈的白衣女人,好似沒有骨頭般的半趴在一旁抄著手臂的男人身上。
 
「烈?人家好高興!」女人伸出食指,卷了卷李成烈的衣角,柔聲的說道。
 
「哦?雪兒為什麼高興?」男人淡淡的問,那眼神始終盯著前方的那顆鬼鬼祟祟的腦袋看。
 
心裡暗自發笑:
 
這小貓咪這是在幹什麼呢?偷看?在意什麼嗎?那豐富多變的表情,可以理解為吃醋嗎?
 
呵呵!有意思!
 
「嗯.....高興啊!因為烈第一次帶人家去你家.....」女人把頭往李成烈的胸膛靠了靠,那不安分的手,挑開他的衣襟,在他的胸膛來回的撫摸著,那媚態,簡直妖嬈萬千。
 
「.....」李成烈勾勾唇,看看前方反光鏡裡那張已經歪到變形的嘴,心情不由大好。
 
他就是故意的,故意趕走那個女人,自己卻帶個女人回別墅,當做對這只擅離職守的貓咪的懲罰!
 
男人嘛!估計誰被打斷好事都會不高興的吧!
 
他就是要看看,面對接下來的有趣的事情,這只貓咪將會有怎樣的反應.....
 
「烈!真的好開心.....」看著李成烈沒有多的反應,女人開始大膽,她擡起頭,貼近李成烈的臉龐,那紅艷的唇,在李成烈的臉上吻了吻。
 
對於女人的動作,李成烈不爽的皺皺眉:這女人真的大膽!要不是他有計劃,估計自己已經一腳把她踹下車了吧!難道她不知道,自己不喜歡人家碰臉,更不會喜歡隨便和人接吻?
 
強忍著心裡的怒氣沒有發作,眼神依舊看著前方,看著那個變化多端的傢伙的反應.....
 
見著自己的行為沒有被阻止,女人暗自勾勾唇,心裡一喜,行為更加大膽了起來。
 
只見她坐直身體,順著李成烈的身體,攀坐了上去,那雙玉手,不安分的全數滑進他的蜜色胸膛,在那健碩的胸膛來回的撫摸著,那艷紅欲滴的唇,開始在他的脖頸出遊弋.....
 
所到之處還故意的發出嘖嘖的水聲、、、似乎是在炫耀什麼?
 
那唇一點一點,眼看著就要到達唇部的位置。
 
李成烈不喜的皺皺眉,並沒有推開女人,只是將頭微微一偏.....
 
哪知女人並不放棄,湊上紅唇,似乎還真有不吻到他的唇不罷休的勢頭.....
 
李成烈皺眉,寒冷的目光瞪了一眼女人,剛想發作.....
 
「切.....」一個不屑的聲音響起。
 
聽到聲音,李成烈冰冷的面容上浮起一絲笑意,唇角一勾,看看前面.....
 
透過反光鏡,金明洙翹翹嘴,臉上閃過一絲厭惡,漂亮的臉龐明顯的有些許的扭曲:
 
媽的!他禽獸嗎?就這麼喜歡在車裡上演激情戲?
 
之前也是那樣,車裡,居然和女人.....那啥.....
 
這樣大膽的行為,也不怕傷害到無辜大眾的眼球?
 
真是!禽獸!
 
靠!那女人也真是,放浪成這樣?車裡不管有沒有人在就坐了上去?
 
騷包也不帶這樣的啊?就她那模樣,還自以為資質優加?
 
這樣的女人就跟那公共廁所有什麼分別?
 
不!媽的!公共廁所老子急的時候還勉強上一下!
 
就她?老子就算憋死也不上,噁心.....
 
某人心裡一陣的不滿,燥怒和煩躁,似乎還有種異樣的感覺,充斥著大腦。
 
至於什麼樣的感覺,他自己也不知道是怎麼回事,反正,看到這樣的畫面,就是覺得刺眼!無比的刺眼!
 
傳說中的狗男狗女,就是說的這樣嗎?
 
聽到聲音,女人斜眼看了看金明洙的後腦勺,心裡暗自得意,隨即她做出了更為大膽的舉動.....
 
那不安分的雙手,由著李成烈的胸膛一路向下,舌頭沿著那蜜色肌膚,一點一點的遊弋向下.....
 
銀色的皮帶扣,那樣的閃亮.....
 
“碰”輕輕一個聲響,那皮帶扣隨著女人的手指滑開了來。
 
整個過程,李成烈只是勾著唇看著前方的那個鬼鬼祟祟的腦袋,身體卻絲毫沒有動彈,任由女人在自己的身上肆意行動.....
 
看著男人依舊沒有反對,女人笑笑,那芊芊玉手,透過那蜜色的小腹,一點一點的向下.....
 
金明洙看看,透視鏡裡,女人的手挑開男人的皮帶,雙手向下滑動。.....慢慢的.....
 
眼看就要進到男人的某處禁區.....
 
金明洙深深的呼吸一口,刺眼!真的刺眼!
 
他的心似乎也隨著女人的動作,一點一點的提到了嗓子眼.....
 
雙手緊緊的握著方向盤,手背上,那一條條骨骼因為用力,而異常的明顯,手心似乎都握出了汗.....
 
這是什麼感覺?直覺告訴他,不能,不能讓那女人肆意妄為.....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