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明洙一個星期沒有去公司,一進辦公室就看到了厚厚的一大疊等著他簽字的文件。他把李成烈派去跟財務總監去做一個併購項目的初次談判,自己則留在公司處理一些行政事務。
 
眼看就要到年底了,他來公司也已經有四個多月,目前要籌劃一次大型的年終會議,除了對他上任四個月以來的工作做一個總結之外,也是一個演說、激勵、獎賞員工的最佳時機。
 
他跟李立江商量了一下,打算年終會放到雲南或者海南這些暖和一點的地方開,讓公司員工也放鬆放鬆。
 
他正跟行政總監談年終會的事情,手機突然響了起來。
 
他拿起來一看,是王晉打開了。
 
他接下電話,笑道:「王總,你好」
 
王晉的嗓音優雅動聽:「金總還沒忘了我啊」
 
「豈敢啊」
 
「那怎麼連個電話都不打來?我這可是等著金總請客呢」
 
「哈哈,小弟最近有點忙,早就想找機會請王總吃個飯了,但是一直沒倒出空來,你知道的,年底了,我也特別怕打擾你」
 
王晉低笑道:「金總要是約我,我就是再忙也得倒出空來呀」
 
金明洙笑道:「那我就厚著臉皮約了啊。怎麼樣,王總什麼時候有時間?」
 
「今晚吧。這兩天淨是飯局,吃得胃很難受,咱們去吃點兒清淡的野菜怎麼樣?」
 
「好」金明洙看了看錶:「王總發我個地址,我處理完手頭的事,馬上出發」
 
金明洙跟行政總監交代了一下工作,然後讓司機老趙送他去了飯店。
 
進了包廂之後,金明洙愣了一下。
 
他以為王晉會帶些其他老總來,他們這些人,吃飯可不只是為了吃飯,而是為了交流信息和促成合作。
 
結果整個包廂裡只有王晉一個人。
 
「金總,來的挺早啊」王晉從沙發裡站了起來,他身材高大,玉樹臨風,聲線低沉優雅,是個相當富有魅力的男人。
 
金明洙笑著走過去,跟他握了握手:「讓王總久等了」他看了看四周:「今天就我們兩個?」
 
「是啊,就我們兩個」王晉大方地攤了攤手:「金總還想找誰作陪?」
 
金明洙乾笑了兩聲:「王總這麼大的面子我都吃不消了,還敢找誰啊」
 
王晉拍拍他的背:「來,坐吧,哎?李家那個大公子呢?沒跟你來嗎?」
 
「他辦其他的事去了」
 
王晉長長地「哦」了一聲。
 
倆人雙雙入座。
 
王晉道:「我已經點菜了,這裡東西不錯,就是上菜慢,咱們邊聊邊等」
 
「不急,我不餓」
 
王晉拿出上次金明洙發給他的項目策劃書:「這個我看了,我還跟我的一個副手探討了一下,這個項目確實不錯,盈利空間非常大,而且我對你們提出的建設富豪級山莊的想法很有興趣」
 
「這個是李董提出來的,只吸引超高端的客人」
 
「這個理念挺好,你們的設計圖我也看了一下,我本身是學規劃出身的,老毛病總犯,你們這個規劃意見,我覺得有些瑕疵,還可以改進,不過整體還不錯。我覺得這個項目最關鍵的問題就是風險方面,現在這兩千多畝地,畢竟還是林業用地,要把這麼一大塊地變性,可是有好多工作要做的,不知道目前你們進行到哪一步了?」
 
金明洙笑了笑,把他們近期工作的進度跟王晉概述了一番,他對土地變性一事的可行性胸有成竹,這種自信很快也感染了王晉。
 
金明洙滔滔不絕地說著的時候,王晉就含笑看著他,不時提出一點建議和想法。
 
倆人聊得非常投機,他們在很多事情的想法上都有差不多的見地,而且都見多識廣,溝通起來幾乎沒有障礙。
 
能碰上一個有共同語言的人,著實不易。
 
半個小時後,菜陸續地上來了,金明洙笑道:「光是我說話了,菜都上來了,王總,咱們吃飯吧」
 
王晉給金明洙倒了一杯茶:「別叫王總了,叫王哥吧」
 
金明洙笑道:「那我不客氣了,王哥」
 
王晉看著他,目光深邃:「明洙,我很少能碰到一個這麼聊得來的朋友,我感覺我們共同點挺多的」
 
金明洙點點頭:「跟王哥聊天,我也覺得收獲特別大」
 
王晉給他夾了點菜:「嘗嘗這個,他這裡的牛蒡絲做得特別對味兒,一般在家裡做不出來」
 
金明洙哈哈笑道:「這東西好,對男人好」
 
王晉曖昧地一笑:「是啊,多吃點兒」他頓了頓:「金總平時什麼娛樂啊?晚上想去哪兒玩玩兒?」
 
金明洙以前最怕聽到這種問題,他也不是不想玩兒,實在是他對女人沒興趣,跟那些老總都玩兒不到一起去,還得裝著自己感興趣的樣子,不然會掃了所有人的興,還好這兩年他鍛煉出來,平時婉拒的那套說辭張嘴就來:「嘿喲,都忙成這樣了,真是有心無力啊。等過了年吧,過了年我招待王總好好放鬆放鬆」
 
王晉含笑道:「我不是裝清高,我跟你說句實話,我平時不愛去那些地方,要找人的話,到處都是,何必去那些烏煙瘴氣的地方吸二手煙」
 
「王哥說的是,我也不愛去,空氣太差了,還吵」
 
王晉淺抿了一口酒:「而且,那些花天酒地的事情,對我來說都沒有意義。我喜歡平靜樸實一點的日子,有個能聊得來的人作伴,根本不需要多,一個人就足夠了」
 
金明洙眉頭微微一蹙,頭腦清醒了幾分。
 
奇怪,怎麼扯到這兒來了?他和王晉也沒熟到要交流愛情觀的程度吧?他心中有了一絲警惕。
 
王晉瞇起眼睛,狹長的鳳目特別好看:「聽說金總離過婚?那應該能明白我的感受吧」
 
金明洙最不願意跟別人談他的婚姻,卻礙於情面不能不回答,只好道:「王哥是不是感情生活上有什麼不順的?跟小弟說說?」
 
王晉擡起頭,笑看了他一眼,壓低聲音說:「你真的想知道?」
 
金明洙大方地一笑:「願意為王哥分憂」雖然他心裡希望王晉趕緊住嘴,他想從王晉兜裡掏錢,而不是心路歷程。
 
王晉笑著喝了口酒,突然,他傾身靠近了金明洙,在金明洙耳邊曖昧地說:「明洙,如果我說我喜歡男人,你相信嗎?」
 
金明洙頗為驚訝,但表面上不動聲色。
 
這赤裸裸地調情其實感覺不錯,尤其當對象是王晉這樣有財有貌的青年才俊的時候,不過,一旦有所回應,代價會是暴露自己的性向,好像不太划算。
 
金明洙微微退開身,笑道:「王哥開什麼玩笑呢」
 
王晉聳了聳肩:「我沒開玩笑,你很意外嗎?」
 
「挺意外的,王哥不是有個孩子嗎?」
 
「你不也結過婚嗎?」
 
金明洙張了張嘴,心裡一驚,好險,差點兒就被王晉套出話來,這人的心思真深.....
 
金明洙恢覆鎮定,笑了笑:「我跟我前妻感情不和,這也是沒辦法的事」
 
「明洙,你沒跟王哥說實話吧」王晉看著他,目光犀利:「從我第一眼見到你,我就覺得你不一樣,你很吸引人,你看我的眼神,也讓我很熟悉」王晉眨了眨眼睛:「你對我一點興趣都沒有嗎?」
 
跟明白人裝糊塗挺沒意思的,金明洙索性也不裝了,半開玩笑半嚴肅地說:「王哥,你這個型,說實話很理想,可是有些事情,它就不適合發生,你能明白我的意思嗎?」
 
王晉定定地看了他幾秒,然後笑道:「我明白。我今天只是想讓你知道,我對你很有好感,不過你不用有負擔,我這個年紀了,不會強人所難」
 
「王哥是明白人,你盡可放心,今天的事,出了門不會有第二個人知道」
 
王晉點點頭:「來,吃飯,不然都涼了」
 
倆人之後再沒有提這個話題,只是聊了些八卦和市場行情之類無關痛癢的東西。
 
快吃完的時候,金明洙的電話響了,是李成烈打來的。
 
金明洙接下電話:「喂?」
 
「你去哪兒了?」
 
「在外邊兒吃飯呢」
 
「用不用我去接你?」
 
「不用,我帶了老趙來」
 
「那好吧,早點回來」
 
金明洙把電話緊緊貼著耳朵,生怕被王晉聽道:「嗯,我知道了,明天再說」說完匆匆掛了電話。
 
王晉看了他一眼:「不會是李公子吧?」
 
金明洙敷衍道:「哦,是,他現在是我的專職司機,挺盡責的」
 
王晉眼裡精光一閃,但什麼都沒說。
 
吃完飯後,倆人往後院的停車場走去。
 
王晉是自己開車來的,金明洙打算送完他再給老趙打電話,老趙不知道跑哪兒吃飯去了。
 
停車場有些暗,靜悄悄的,一個人都沒有。這裡的生意看上去並不太好,大部分人只是吃個新鮮,不會經常吃。
 
把王晉送到了車旁邊,倆人握了握手,金明洙笑道:「王哥,這點酒沒問題吧」
 
「沒問題,沒喝幾口」
 
「那就好,開車小心點」金明洙想把手抽回來,王晉卻握著不放。
 
金明洙耐心地看著他。
 
王晉突然摟住他的腰,把他的身體帶著轉了個圈,把他壓在了車上。
 
金明洙眼裡閃過一絲驚異,但他克制著沒動手。
 
王晉緊緊貼著,呼吸有些沉重,他道:「明洙,你知不知道,你特別勾人」
 
金明洙笑了笑:「大概知道」他從小到大,身邊的追求者確實沒斷過,就是沒有個像李成烈那樣,敢用那麼野蠻的手段對付他的。
 
這個時候想起李成烈,金明洙不知道為什麼,心裡有了一絲異樣。
 
王晉修長的手指慢慢地移到了他的臉上,摘下了他的眼鏡。
 
倆人四目相接,彼此都在較勁兒,就看誰先扛不住。
 
王晉湊了過去,輕輕碰了碰金明洙的嘴唇:「明洙,跟我試試吧」
 
曖昧總是格外讓人心動。
 
如果是在以前,金明洙覺得自己實在找不出理由拒絕王晉這樣的男人,可是現在,他家裡養著一只動不動就咬人的小狼狗,真要再帶回去一個,恐怕麻煩有點兒大。
 
金明洙慢慢抽回了自己的眼鏡,重新戴上,然後推開了王晉,誠懇地說:「王哥,咱們之間需要顧忌的事情太多了,我從酒吧隨便帶個人,不費心不費力,可要是跟你,我不敢預料那後果。咱們都是聰明人,點到為止吧」
 
王晉的眼裡難掩失望。
 
金明洙笑著點了點頭,跟什麼都沒發生一樣,瀟灑地走了。
 
王晉一手扶著車門,嘆了口氣,他看著金明洙修長矯健的身姿,眼裡是藏不住的欲望。
 
金明洙剛把鑰匙插進鑰匙孔裡,門就被從裡面打開了。
 
李成烈皺著眉看他,「現在才回來」
 
「有事嘛」
 
「跟誰吃飯啊?」李成烈跟他身後問道。
 
金明洙敷衍道:「都是生意場上的」
 
金明洙隔三差五有飯局,也是常事了,李成烈本來不會多想。可是他們剛剛在XX市被襲擊過,當時受到的震撼還沒過去,金明洙單獨行動,總讓他放心不下,他道:「以後要出去,還是等我回來」
 
「你有其他任務,不能耽誤事」金明洙脫下大衣,問道:「信用證辦得怎麼樣?」
 
「挺順利,XX行同意合同簽訂之後,先放款兩千萬」
 
「嗯。這個進口電子產品的項目是我們公司恢覆主營業務的第一單生意,是要實際盈利的,不僅要盈利,還要在半年之內滿足恢覆主板上市的條件,這是我們明年的重點工作,一定要盯緊了」
 
「我知道」
 
金明洙拍拍他的腦袋:「做的不錯」
 
李成烈湊上去:「那你什麼時候給我獎金?」
 
金明洙故意逗他:「什麼獎金?案子判決不是還沒下來嗎?」
 
「融資這件事我也參與了呀,現在馬上就要辦成了,你都不給我獎金嗎?」
 
「哦」金明洙摸了摸下巴:「行,給你兩萬吧」
 
李成烈怒道:「你怎麼這麼摳門」
 
「這件事的主要功勞是咱們的財務總監,你不過就是跟著跑一跑,知足吧」
 
李成烈重重地哼了一聲。
 
金明洙笑道:「等簽了合同我就下文件,獎金跟年終獎一起發給你」
 
李成烈摟著他的脖子,嘟囔道:「我跟你說了沒有,你的車到了」
 
「哦?李董給我那台?」
 
「嗯,我爸讓我跟你說一聲,然後帶你去提車」
 
金明洙挺高興:「好哇,周末吧」
 
李成烈撇了撇嘴:「一台賓利你高興個屁,等我賺了錢給你買更好的」
 
金明洙哈哈笑道:「兜裡就幾張毛票,還成天說大話,先把你的工作做好吧」
 
李成烈不服氣地咬著他的脖子:「你等著的.....嗯?」李成烈咬了幾口,突然疑惑地說:「你身上這什麼味道?不是你的香水」
 
金明洙一下子想起了王晉,他苦笑不得:「你狗鼻子啊,聞這個幹什麼,我一天接觸一堆人,你聞得過來?」
 
李成烈哼道:「最討厭這種破香水的味道了,你以後也別用了」
 
金明洙懶得搭理他,換下衣服,打了個哈欠:「累了,洗澡去了」
 
李成烈攬著他的腰,咬著他的耳朵:「一起洗」
 
第二天上午,金明洙在公司召集高管開臨時會議,會議進行到一半兒的時候,張霞進來了,趴在他耳邊說王晉來公司了。
 
金明洙頗為驚訝,只好匆匆結束了會議,去見王晉。
 
到了貴賓室一看,王晉還帶了一個人來。
 
「王哥,怎麼過來也不打個電話?」
 
王晉笑著跟金明洙握了握手:「我是偶然經過,正好上來看看,明洙,給你介紹一下,這是我們公司的法務總監楊總,我今天特意帶他來,跟你談談那個項目」
 
倆人就跟昨晚的尷尬和曖昧從來沒發生過一樣,滿面春風地談笑客套。
 
「哦,楊總,你好」金明洙轉頭對張霞說:「小張,把那個兩千畝土地變性項目的文件給我拿來一份,然後把張經理叫過來」
 
三人坐下來聊著項目的事,過了一會兒,門被敲響了,金明洙道:「張經理,進來」他扭頭一看,進來的不只是地產策劃部的張經理,還有面無表情的李成烈。
 
王晉笑著打招呼:「李公子,又見面了」
 
李成烈勉強點了點頭,算是回應。
 
「坐吧,一起聊聊」王晉指指旁邊的沙發。
 
李成烈此時特別想擠到王晉和金明洙中間去,但是礙於場合,生生忍住了。
 
張經理帶了筆記本來,用PPT演示了那塊地的設計和規劃,然後又對法務方面的事情進行了更詳細的了解和說明。
 
讓金明洙頗為意外的是,李成烈不再像以前那樣事不關己地坐在一邊,而是參與到了討論中來,說話居然有條不紊,對項目也了解得八八-九九,看上去有模有樣的,跟他平時巨型兒童的性格相去甚遠。
 
看來自己這麼長時間的教育終於起到效果了,金明洙感覺很欣慰,他想,差不多可以給小狼狗漲工資了。
 
到了午飯時間,王晉想請金明洙吃飯。如果沒發生昨晚的事,金明洙肯定就欣然前往了,但是這個時候,他決定還是給王晉降降溫的好,於是就推托說上午的會還沒開完,下午要接著開,不方便出去吃飯,在食堂對付一下就行了。
 
王晉挑了挑眉,笑道:「既然這樣,我也跟金總一起嘗嘗食堂的飯菜吧,楊總,你沒意見吧?」
 
楊總笑著擺擺手:「我隨便得很」
 
李成烈臉色沉了下來。
 
食堂有給領導吃飯的專門包間,不過金明洙一般都在辦公室吃,幾乎沒用過,他讓張霞先帶王晉他們下去,他自己還有些事要交代張經理。
 
王晉走後,李成烈想跟金明洙說話,金明洙揮手制止他,把張經理拉到一邊,根據剛才他們的談話內容,交代了一番。
 
等張經理走後,李成烈才拽著金明洙的胳膊,聲音有些尖銳:「你昨天見的人是不是王晉?」
 
金明洙不以為然:「是啊」
 
李成烈一下子就火了:「你見他為什麼不告訴我!」
 
「我見他為什麼非得告訴你?我生意上的事那麼多,每件都跟你匯報?」
 
「他不一樣」
 
「他怎麼不一樣?」
 
「他看你的眼神不對勁兒」
 
金明洙一時語塞,這是野獸的直覺?這小子看人還真挺準的。他繼續裝傻:「你別瞎扯了行不行,你知道這個項目多關鍵嗎?王晉是目前出現的最合適的合夥人,我絕對不會放棄這麼好的機會,你要是敢給我搗亂,我饒不了你」
 
李成烈怒道:「你沾上他的味道臭死了!」
 
金明洙大概能理解李成烈的思維,類似於“我碗裡的東西誰也別想搶,看都不準看”,自己就是那碗裡的東西,哪怕李成烈吃不過來,也不會讓給別人。
 
可惜他不是那麼好擺佈的人,也不覺得自己有義務配合李成烈毫無道理的獨占欲。
 
金明洙冷下臉:「你別胡鬧了,做生意不是憑著你喜不喜歡一個人來做決策的,誰都像你這樣,什麼事兒都成不了,你到底什麼時候能稍微成熟一點?」
 
李成烈臉色鐵青,每次金明洙嫌棄他不成熟,他都想克制自己,表現得更加成熟一些,可是他就是受不了王晉看金明洙的眼神,他直覺王晉對金明洙有企圖。
 
他絕對不允許別人覬覦他的東西!
 
食堂的飯菜比較簡單,張霞專門安排人多做了幾個像樣的飯菜,但是上桌的時候,金明洙還是歉意地說:「今天沒來得及準備,希望王總和楊總別介意」
 
楊總道:「哪兒的話,我們就吃個便飯,金總既然沒有時間,咱們改天再約就是」
 
「一定一定」
 
王晉笑道:「金總,咱們約個時間,你帶我去看看地吧」
 
「可以,我看下日程,這個星期可能沒有時間,下個星期.....」
 
「我帶王總去吧」李成烈插口道:「金總前天剛從外地出差回來,公司積壓了很多事,下個禮拜可能還要出差,為了不耽誤事,我陪王總去吧,那塊地我去過兩次,很了解情況」李成烈似笑非笑地看著王晉。
 
王晉微微瞇起眼睛,笑道:「好哇,既然金總沒有時間,那就李公子帶我們去吧,我也早就想去看看了」
 
金明洙也並不願意去,開車要開兩個多小時,還要走一段很不好走的山路,他當即道:「這樣最好,等王總看完回來,如果有意向合作的話,下個星期我把李董約出來,咱們細談」
 
「沒問題」
 
金明洙拍了拍李成烈的肩膀,半開玩笑半警告著說:「李成烈,你身體沒好,就不讓你開車了,但是你可要把王總照顧好啊,王總是我們的貴客,你可不能有絲毫怠慢」
 
李成烈轉過臉去,瞪了金明洙一眼。
 
由於角度問題,其他人都看不見,只聽到李成烈答應了一聲。
 
金明洙雖然隱隱有些擔心,但是他覺得這也是個考驗李成烈的好機會,他想李成烈不會真的那麼不知輕重,故意得罪王晉。
 
送走王晉之後,李成烈跟著金明洙回到了辦公室。
 
金明洙道:「下午上班之後,你去找張經理,讓他把項目資料給你一份,你仔細看看,別到時候人家問什麼你答不上來,算了,你把張經理也帶上吧」
 
金明洙剛到椅子裡坐下,李成烈的兩手就握住了椅子的扶手,他彎下身,鼻子幾乎頂到金明洙的臉上。
 
金明洙看著他:「又怎麼了?」
 
李成烈親了親他的嘴唇,眼眸深不見底:「金明洙,你記著你是我的」
 
金明洙輕笑道:「等咱倆有領證的一天,你再跟我說這句話吧」
 
「我是認真的,你最好有這個自覺」李成烈貼近他,加深了這個吻:「我不管你以前有多少扯不清的關係,你跟了我,你就只能有我,誰都不能碰我的東西」
 
金明洙翹著二郎腿,拍了拍李成烈的臉蛋兒,淡笑道:「可是跟你在一起經常覺得挺累的,如果你不能讓我省心,早晚我要拋棄你」
 
李成烈咬了咬牙:「讓你省心?讓你省心是怎麼樣的?」
 
「工作上替我分憂,生活上成熟大度,這些你現在能做到哪樣?李成烈啊,上床確實是件愉快的事,可下了床我還要過日子,我不想當保姆,也不是自願給李董帶孩子,你要老是讓我操心的話.....」金明洙捏著他的下巴,碰了碰他的嘴唇:「男人滿街都是,我不太缺,你好自為之」
 
李成烈只覺得渾身血液都沸騰了起來,金明洙那副皮笑肉不笑的表情,讓他恨得牙癢癢,所有的憤怒和羞惱都如同洪流一般像下腹集中而去,面對金明洙的挑釁和揶揄,他唯一想做的就是狠狠地上他。
 
倆人相處了這麼久,李成烈有年輕力盛,時常發情,金明洙一看他眼神不對,就知道他心裡想什麼。他趕緊推開李成烈:「行了,幹活兒去吧」
 
李成烈揪著他的領子把他從椅子裡拎了起來:「我先幹你再說!」
 
金明洙被李成烈拖進了午休間,他被甩在床上,還沒來得及坐起來,李成烈已經壓了上來。
 
金明洙急道:「你手臂上的傷還沒好,你別亂來」
 
李成烈按住他的胸口,低聲道:「好了,早就好了」說話間,他用力扯開了金明洙的衣服。
 
李成烈老早就想在這裡做了。在辦公室這種地方做愛,總是帶著些刺激的因素,讓人分外興奮。
 
金明洙的西裝褲還掛在小腿上,李成烈已經亟不可待地把自己的大寶貝插了進去。
 
金明洙悶哼一聲,咬牙道:「你這個混蛋」
 
李成烈舒服地嘆了口氣。自從他受傷之後,都沒有真正做過一次,憋死他了。
 
這個身體能夠帶給他的快感,總是讓他震驚、沉迷,他才不會把金明洙讓給別人,絕無可能。
 
李成烈一邊衝撞,一邊喘著粗氣說:「金明洙,你要一直記著我上你的時候是什麼感覺,用身體記著,我的寶貝在你屁股裡有多硬、有多熱,記著你是我的,記著你的屁股只有我能操,你的嘴只有我能親,你是我的,聽懂了嗎?你是我的」
 
金明洙緊緊摟著他的脖子,彷彿如果不這樣做,就會被李成烈頂得從床上掉下去。
 
他斷斷續續地低喃:「別廢話,你這個兔崽子.....」
 
李成烈有些粗暴地撫摸著他的皮膚:「金總,叫出來吧,他們聽不到的,叫出來,叫給我聽聽,你叫床的聲音好聽死了,我真想就這麼幹死你!」
 
金明洙全身泛紅,眼神迷離,他咬著嘴唇,再也沒空多說一句話,那喘息聲時而動情,時而痛苦,聽在人耳朵裡,彷彿欲拒還迎,讓人熱血沸騰。
 
狹小昏暗的午休間裡,兩個赤裸的身體盡情糾纏。一牆之隔的外面,就是辦公區域,金明洙不敢發出半點動靜,生怕被人聽到,這隱秘而羞恥的呻吟真叫人分外亢奮。
 
李成烈的肩膀滲出了血,也渾然不覺,現在沒有什麼事能夠阻止他把所有的情欲和熱情發泄在金明洙身上。
 
這個讓他憤恨也讓他瘋狂的金明洙!
 
金明洙休息到下午三點才起來,期間來找他的人都被李成烈攔下了。
 
迷迷糊糊中,他似乎聽到辦公室外面有說話聲,很像是小孩子的聲音,他以為自己睡糊塗了,沒怎麼在意。
 
看了看錶,時間不早了,該起來了。
 
可是腰真他娘的酸啊,李成烈這個王八蛋.....
 
正猶豫著要不要起來呢,門突然被打開了。外面的光線很亮,金明洙反射性地用手擋住了眼睛。
 
「叔叔?」
 
他再次以為自己幻聽了,他居然聽到一個小孩兒的聲音。
 
金明洙睜開眼睛一看,李成烈的弟弟李競,竟然背著書包站在他門口,十三四歲的男孩兒,已經有了少年之姿,個頭也竄了起來,正常人都沒法把他懵懂天真的小孩兒看待。
 
金明洙的臉一下子綠了,他記得自己沒穿衣服。
 
李競也驚訝地看著他。
 
金明洙低頭一看,他的背子滑到了胸部以下,胸口處密佈著點點吻痕,非常扎眼。金明洙尷尬地蓋上被子:「李競,你怎麼在這裡?你哥哥呢?」
 
「我帶我妹妹來找他玩兒,他帶小櫻上廁所去了」
 
「那你.....」
 
「我以為這是我爸爸的辦公室,我就進來了」李競瞪著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直勾勾地盯著金明洙,然後問:「金叔叔,那是吻痕吧」
 
金明洙臉頰有些發燙:「小孩子別問這些」
 
李競聳了聳肩:「我都沒不好意思,你用不著不好意思,你是大人,這不是很平常的嗎。不過,你不會把人帶到公司來了吧?你比我哥哥還不老實啊」
 
金明洙乾笑道:「不是你想的那樣,我睡覺習慣脫衣服而已,你這樣可不對,連門都不敲就進來」
 
李競挑了挑眉,看著床上淩亂的床單,有點兒想笑,他忍著笑:「哦」了一聲:「不好意思,那你穿衣服吧」說著帶上門出去了。
 
金明洙嘆了口氣,希望沒對青少年心理健康造成什麼影響。
 
他穿上衣服出去,發現李成烈領著小姑娘剛進來,看到李競就說:「你怎麼亂跑?誰讓你進來的」
 
李競參觀著辦公室,滿不在乎地說:「我以為是爸爸的辦公室」
 
金明洙瞪了李成烈一樣:「他們怎麼來了?」
 
「他們非要去我住的地方玩兒,我爸就讓司機把他們送來了」
 
金明洙點了點頭:「公司的車借你用一天,一會兒下班了你就帶他們回家吧」
 
李成烈看了看錶:「我現在帶他們走吧,一會兒太堵,我妹妹又該煩我了」
 
「去寫個請假條,按程序走」
 
李成烈不耐煩地說:「知道了」他拍了拍金明洙的背,低聲道:「好好休息」
 
李競歪著脖子,古怪地看著他們。
 
李成烈按著兩個孩子的腦袋:「走了」
 
李競往外走了幾步,突然轉過臉來,笑著對金明洙說:「金叔叔,你的女朋友在公司裡吧」
 
金明洙面不改色:「沒有」
 
李競笑了笑:「拜拜」
 
金明洙揮了揮手。
 
把三人送走之後,金明洙坐在椅子上,對天翻了個白眼。
 
太聰明的小孩兒也挺不討人喜歡的,這麼一比,直來直去的李成烈好像還可愛一些。
 
金明洙覺得自己被李成烈弄得都有點兒分裂了。
金明洙回家之後,看著空蕩蕩的屋子,突然有點不習慣。
 
說來也奇怪,李成烈搬到他家快一個月了,他從開始的抗拒,到現在的習慣,居然只花了一個月的時間。這一個月的時間裡他經常覺得李成烈霸道不講理,是個相當糟糕的同居人,可是李成烈不在的晚上,他又覺得某一個地方空落落的。
 
可能是獨身太久了,真的挺渴望有個人陪伴吧,哪怕是李成烈這樣的伴侶,他也勉強接受了。
 
金明洙忍不住自嘲地笑了笑,打算泡個舒服的熱水澡,然後早點睡覺。
 
他進屋不久,就接到了李立江的電話。
 
「喂,李董」
 
「明洙呀,今天我小兒子和小女兒去公司了,沒給你添麻煩吧?」
 
「怎麼會呢,他們呆了一會兒,李成烈就帶他們回家了」
 
「這兩個人孩子都特別崇拜李成烈,李成烈現在不常回家,他們就非要去李成烈那兒住,真是沒辦法」
 
金明洙笑笑,心裡多少有一點羨慕。年輕的時候體會不到,過了三十歲之後,他對家庭和孩子的嚮往變得強烈了一些,雖然他也不是迫切地需要,可是他時常覺得如果自己有個孩子,應該也不錯。
 
他父母那邊也一直催著他弄一個試管嬰兒,他不是沒考慮過,但不知道為什麼,心裡總是有些抗拒,大概是因為他獨身,害怕帶不好孩子吧,不過他今年已經33了,要個孩子的事恐怕這兩三年就得實行,不然他父母那邊兒的壓力,他實在扛不住了。
 
李立江道:「明洙,XX市那邊兒的事,已經呈交訴訟了,那個公司的負責人跑了,法定代表人是他的舅舅,只拿乾股,不是什麼重要人物,現在警察這邊正在抓捕,估計掀不起什麼風浪了,不過你們還是要小心點。這個人膽子是真大,敢當街傷人,萬事小心為重」
 
「我明白。李董不用太擔心,我估計他現在自顧不暇,應該沒時間考慮報仇什麼的,希望警察能盡快抓到他」
 
「我會繼續推動警力協作的」
 
掛了電話之後,金明洙的心情並未收到什麼影響。一個四處逃竄的人,在他看來構不成什麼威脅,這件事早晚會過去,最好以那個人伏法為結局。
 
金明洙剛洗完澡出來,家裡的固定電話又響了。
 
金明洙只好頂著濕漉漉的頭髮去接電話。
 
「喂,兄弟」
 
金明洙愣了愣,這個聲音很熟悉,不過他沒有這麼年輕的“兄弟”他頓了頓:「請問你是哪位?打錯了吧」
 
這回輪到那邊兒愣住了,那邊兒足足沉默了兩三秒,才道:「你是.....金總嗎?」
 
金明洙腦中靈光一現:「哦,你是彭總吧,你好」
 
電話那頭的,正是彭放。
 
彭放有些尷尬地說:「你在李成烈家啊」
 
金明洙怔道:「我在我自己家,你怎麼會有我家電話?」
 
彭放乾笑道:「上次李成烈拿這個電話給我打過,我剛才想聯繫他,但他關機了,所以我就打這個了,沒想到.....」
 
金明洙沉默了一下,笑道:「我和李成烈的事情,彭總都知道?」
 
「呃,哈哈,知道、知道一點」
 
金明洙坐在沙發裡,微笑著說:「彭總,大家都是男人,互相理解一下,希望你能保密」
 
「金總,這個你儘管放心,我就算不為了你,也為了李成烈啊」
 
「嗯,那就好,彭總有什麼事,需要我明天轉達給李成烈?」
 
彭放那邊兒似乎鬆了口氣:「你們不住在一起啊」
 
金明洙笑了笑,避重就輕道:「興許他晚一點就開機」
 
「沒什麼重要的,我明天給他打電話吧」
 
「好,再見」
 
掛了電話後,金明洙想起來自己還有一封重要的資料需要發給一個法律,他一邊擦著頭髮一邊打開筆記本。沒想到電腦出了毛病,一直停在啟動頁面,怎麼都開不了機。
 
金明洙試了好幾遍都這樣,把他鬱悶壞了。
 
家裡的電腦沒有那份資料,只有筆記本.....筆記本?金明洙的目光落在了李成烈的筆記本上。
 
李成烈的電腦裡肯定有,因為那份資料的初稿就是李成烈寫的。
 
他打開李成烈的電腦,果然設置了密碼,他想打電話給李成烈問密碼,又想起來李成烈已經關機了,他想了想,從抽屜裡抽出李成烈的健身卡信息,把他的生日輸了進去。
 
密碼正確。
 
金明洙搖了搖頭,李成烈這個笨蛋,果然會用生日當密碼,傻死了。
 
電腦一開機,李成烈的QQ自動登陸了,金明洙剛在桌面上找到他要的文件,一個小頭像就閃爍了起來,名字是“老彭”。
 
金明洙鬼使神差地點開一看,對方說道:兄弟,你可算上來了,找你有事兒呢。
 
這是彭放?
 
金明洙剛想回覆說自己在用李成烈的電腦。
 
第二條信息來了:你可真牛逼,都上你們金總家裡去了,兄弟佩服你有勇有謀。他沒再煩過你吧?日子舒坦了吧?你這招忒狠了,你們金總在床上是不是對你服服貼貼的?
 
金明洙支著下巴,默默地把這段話看了兩遍,確定是在說自己。他想了想,回了兩個字:舒坦。
 
彭放說:我看出來了,舒坦得你都把你兄弟忘了,咱們不知道多長時間沒聚會了,你就成天圍著你那金總屁股後邊兒轉悠,也不害臊。你跟我說實話,男的真那麼爽嗎?MD,你弄得老子都想找個男的試試了。
 
金明洙回道:試試吧,我給你挑個壯男,一晚上玩兒你五回的。
 
彭放發了個血腥的表情,回道:去你媽的。我跟你說真的,上次給金明洙叫那個鴨子,媽的付了一半錢啥都沒幹成還跑了,我要知道這麼過癮,我當時就逮著他試試了,那小子長得還不錯吧,靠,我被你帶的變態了都,不行,我還是喜歡女的。
 
金明洙感覺呼吸有些困難,打字的手指都在顫抖,他回道:現在日子真舒坦。
 
彭放回道:這不廢話嗎,你們倆都這關係了,他還怎麼對你橫。就憑你那個體力,他還不得天天求你上他,我以後再也不說你有勇無謀了,至少在馴服男人方面,你丫絕對專家啊。這招真好使,以後有男的不聽話,跟我對著幹,你幫哥日他去。
 
金明洙本來還想套幾句話,可他實在堅持不下去了。
 
儘管他很早就知道,李成烈是為了對付他,才找鴨子給他下藥,可是後來發生的一系列事,讓他感覺李成烈對他這個人,至少也是感興趣的。
 
可是從彭放嘴裡聽說的東西,讓他清醒了很多。儘管他沉迷於和李成烈一次次暢快淋漓的性,也不該忘了李成烈最初接近他的目的是什麼。也許是李成烈太過幼稚,有時候金明洙覺得那種表現明明就是喜歡他,可是他根本就不該忘了,李成烈以前是個徹頭徹尾的直男,跟他在一起,圖的始終只有兩樣:征服的快感和新鮮。
 
他們的關係,是建立在彼此對立的基礎上的,直到現在,都還在暗中較勁兒,他永遠都不該忘了這點。
 
他應該感謝彭放,彭放點醒了他。
 
金明洙苦澀地笑了笑,跟彭放匆匆說了句“有事,下了”就把QQ關了。
 
他把文件發過去之後,迅速關掉了電腦。
 
然後他給自己倒了杯酒。他喝的是一瓶加拿大的冰酒,這種酒過於甜膩,比較適合女人喝,本來是朋友送給他,他準備轉送給趙媛的,可他現在真想嘗嘗甜的東西,非常想。
 
他不太想承認,可是心裡確實有些難受。
 
憤怒、羞惱、失望,這些情緒全部郁結在胸口,讓他呼吸都變得不太順暢。
 
李成烈總是像條小狗一樣跟在他屁股後面,用他招架不住的熱情。可是很顯然,那種熱情不是因為喜歡他,只是因為他可以提供糧食。
 
金明洙自嘲地笑了笑。這事兒怪誰呢,誰叫他自己產生錯覺。
 
他和李成烈,本來就只是床伴,炮友,他居然比李成烈還快地忘了這點。自己這是怎麼了?年紀大了所以記性不好?
 
簡直可笑。
 
金明洙,你簡直可笑。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