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咳咳!喲呵!這是上演的哪齣呢?嘖嘖.....」一個清爽的男音,很不識時務的響起,打斷了正激情中的兩人。
 
這一聲音的出現,徹底的喚醒了金明洙的理智,只見他翻身躍起,對著李成烈就是一腿:
 
「靠!你***還來勁兒了!」
 
當然縱使生氣,那一腿也絲毫沒有碰到男人分毫。
 
「呵呵!」李成烈起身,閃過了金明洙突然飛踢過來的那一腿,並沒有生氣,只是摸摸自己的唇,對著金明洙笑笑。
 
似乎還在回味著剛才的味道.....
 
「你!媽的!」金明洙氣及,漲紅著臉居然說不出話來。
 
知道自己不是他的對手,但是.....處於本能,他也不能白白得讓這男人占去便宜的吧!
 
於是他再次擡腿.....
 
「好了!呵呵!別鬧了!你打不過我的!加工資百分之三十!」李成烈單手一揚一句話便制止了某人腿的落下。
 
靠!這傢伙什麽意思?占了便宜,居然不道歉,還拿錢來搪塞?把老子當做什麽人了?想老子金明洙是那種為了一點點錢而折服的人嗎?
 
「欸?靠!不要以為你有幾個臭錢了不起!老子不吃這套!」金明洙抱著手臂,翹著嘴,狠狠的說著。
 
心裡卻在掰著手指數著,加工資百分之三十是多少.....
 
哇!哇!十萬底薪,加百分之三十?就是十三萬?
 
靠!真大方,開口加工資就是三萬!
 
不過!區區三萬塊,他金明洙會放棄尊嚴嗎?不會!根本不可能嘛!
 
男人嘛!尊嚴最重要,被男人再三非禮,傳出去,他金明洙顏面何在!
 
「百分之五十!」李成烈勾唇笑笑。
 
呵呵!小貓咪!還跟自己玩貞潔烈女風呢!有意思!
 
靠!加到百分之五十了?一個月工資就因為一句話而多了五萬?
 
心裡那個不激動是假的,但是即使是激動,又怎麽能在臉上表現出來呢?
 
「媽的,有錢有什麽了不起.....」金明洙開口,那聲音明顯比之前的要低了很多,那氣勢也沒有剛才來的洶湧了,唯獨那倔強的眼神,依舊憤怒的瞪著李成烈不放。
 
「哦?還沒消氣?呵呵!那翻倍!不願意就一分都不加了.....」李成烈抱著手臂,故意的說著,那雙眼睛戲謔的看著對面正瞪著自己人兒的臉,觀察著他的每個表情!
 
「額.....一倍?」金明洙眨眨眼,翻一倍那不就是二十萬?
 
二十萬呢!如果兩個吻能夠換來著著一月二十萬的收入,好像也不虧哦!
 
咳咳!這傢伙一定是為了剛才發瘋的行為而道歉!人家畢竟是老闆,要是.....自己這個員工,連自己老闆悔過的機會都不給的話,未免也太不盡人情了吧!
 
算了!還是大人有大量不和他計較了吧!
 
金明洙咬著牙,心裡已經盤算了好幾遍。
 
「對!現在滿意了嗎?」李成烈笑著說。
 
「咳咳!滿意!一個優秀的員工,怎麽會對老闆不滿意呢!是吧!老闆!.....呵呵!那您發薪水的時候可別忘記了哦!」金明洙笑著抓抓頭髮說。
 
「哦?好!哈哈!」看著他如此可愛的一面,李成烈大聲的笑出了聲。
 
對面看了戲半天也沒看出什麽情況的南宮翼,靠坐在沙發上,歪著頭,那眼睛直勾勾的盯著對面,那個一直側著臉瞪著李成烈的男人看,只覺得這個男人好生眼熟,好像在哪裡見過.....
 
剛才那跌臉的一幕被人家瞧見,此刻金明洙哪裡還有勇氣來頭啊,只見他端著酒杯低著頭,看著杯子裡亮黃色的液體出神.....
 
心裡卻一直低估著,媽的,對面是誰?還坐在那裡幹什麽?***什麽時候才會滾.....
 
不過.....那聲音好像並不陌生呢,似乎在什麽地方聽過.....
 
「嘖嘖!烈?剛才你在幹什麽呢?.....嘿嘿!他是男的吧?什麽時候烈你也對男人感興趣了?」南宮翼手裡拿著一根煙,對著李成烈笑笑,奸詐的問。
 
「你就不能挑個時間出現?老毛病!」李成烈不滿的看了他一眼,淡淡的說著。
 
真是!這傢伙,居然每次都是這樣,每每關鍵時刻,他就一定會出現!如果.....不是他出現,估計,自己今天會忍不住,在這裡就要了這只張牙舞爪的貓咪了!
 
「哈哈!烈!你不覺得我們心有靈犀嗎?每次你那啥的時候.....我都能出現.....哈哈!」南宮翼笑的無比的雀躍。
 
一直低著頭的金明洙,越聽這聲音越是熟悉,心裡就一直低估,祈禱著最好不要是自己曾經敲詐過的某位大蝦!
 
「欸?烈?你怎麽對男人感興趣了?說說看啊?」南宮翼又問。
 
「這不是你該知道的問題.....」李成烈含糊的應了一句,那眼睛帶著笑意看了看一邊一直低著頭的金明洙。
 
「哦?哈哈!小美人兒?擡起頭來?給哥哥看看?嗯?什麽樣的天姿國色能讓我們李成烈感興趣!.....來!小美人兒?擡頭?」南宮翼笑著起身,準備伸出手去勾對面低頭的“美人兒”的下巴.....
 
看著伸過來的手,金明洙皺皺眉,擡眼惡狠狠的就是一句:
 
「滾!別拿你的髒手碰老子!」
 
他這一台頭,不僅對面的南宮翼驚呆了,連他自己也著實嚇了一大跳:
 
「靠!是你.....」金明洙看見對面男人的臉,激動得從沙發上蹦了起來,伸出長臂,那手指直逼南宮翼的鼻子。
 
這不是那晚上的那個以為自己是鴨子,而且喜歡sm變態遊戲的男人嗎?他來這裡幹什麽?難道他和李成烈是朋友?
 
「啊啊啊啊啊啊!你.....你.....你.....」一陣超級高音喇叭響起,證明了南宮翼此刻也被雷得不輕。
 
只見他指著金明洙的臉,結結巴巴的說不出話來。
 
他就說嘛,那麽面熟,聲音也那麽熟悉,原來是他啊.....那個放自己鴿子,敲詐,還讓自己掛彩的男人.....
 
想到那晚上那傢伙的話,那高傲的語氣,真讓人不舒服到了極點:“呵!這五十萬,我就收下了,就當是你賠償我的精神損失費.....”
 
簡直就是流氓嘛!那一腿之仇一定要報!而且,還要把他壓在自己的身下狠狠的虐上幾番才解恨.....
 
「哦?你們認識?」一旁獨自喝著酒的李成烈,挑了挑眉故意的問。
 
「不認識!媽的!老子才不認識那變態!」金明洙嘴一翹,抱著手臂不再看南宮翼一眼。
 
多看變態一眼會傷眼睛,和變態多說一句話,會傷肺.....
 
「你這個騙子敲詐犯,敲詐了我五十萬就跑,還打傷我的臉,這筆賬,今天我到要和你算清楚!」南宮翼看著金明洙到底態度,氣得身體之顫。
 
「靠!老子可是良民!誰騙你錢了!變態狂!」依然是那副抵死不認帳的樣子,挑挑眉看看對面的南宮翼,唇角微勾,那十足的痞子樣子展現無遺.....
 
李成烈一邊看看氣得正發狂的南宮翼一眼,一邊再看看自己身邊,那只耍著無賴像依然不認賬,還悠閒自得的貓咪!勾了勾唇:
 
呵呵!耍賴可是貓咪的拿手好戲!這下翼可算是遇上對頭了!
 
「你.....」南宮翼扶著胸口,順了順氣,然後瞇著眼上下打量了打量金明洙的身體,微笑著說:
 
「那晚收了我的錢,什麽事情都沒辦!要不?現在給你個機會?補上!本少爺不再計較!不然.....」
 
耶?那傢伙說什麽?補上?開什麽玩笑?補上?老子可不是變態,更不喜歡那些sm!想想都噁心!
 
金明洙嫌惡的皺皺眉,挑著眉看著南宮翼:
 
「靠!補上?你他媽以為你是誰?老子不好你那口!變態!以後別打老子主意!」開口毫不留情的惡狠狠的噴到。
 
金明洙那接二連三的“變態”二字,讓原本還保持著些許紳士風度的南宮翼臉色鐵青,再也掛不住了,想他堂堂南宮翼,圈裡有名的黃金單身漢,有多少男人擠破頭都想往他的床上爬,如今倒好,這不識趣的傢伙,放了他鴿子,敲詐了他錢財不說,居然還一口一個變態?
 
叫一向高傲的他如何能夠忍受得下去?
 
只見南宮翼陰沉著臉,站起身,一拳就揮了出去.....
 
他就是要把這小子降服,然後在綁在床上狠狠的虐上他幾天解解恨.....
 
察覺到他的動作,金明洙笑了笑,眼睛一瞇,伸手按住一邊喝酒的李成烈的肩膀,一個彈跳翻身,便由原來的右邊換到了李成烈的左邊,動作一氣呵成!
 
末了還若無其事的端著桌上的啤酒,仰頭就往嘴裡倒:
 
「嘿嘿!還是啤酒好喝!」眼神挑釁的看看對面撲空氣憤不已的南宮翼。
 
撲個空的南宮翼鐵青著臉,看著正在李成烈身邊得意忘形的金明洙,憤憤的瞪了他一眼,開口不滿的對著李成烈說:
 
「烈?你上哪兒找來的這痞子?一點兒規矩都不懂?.....把他交給我,看我今晚不把他綁在床上虐死他!」
 
「.....」聽到他的話,李成烈不著痕跡的皺皺眉,並沒有回答他的話,他不喜歡南宮翼這樣說話,不知道為什麽,就是不喜歡.....
 
「烈?你倒是說話!」南宮翼急的跺腳,
 
而李成烈依舊是抱著手臂喝著自己的酒,不理不睬,只是那臉色,沒有剛才的那麽好看.....似乎隱隱的泛著怒氣.....
 
「呵!你個變態男!我老闆都不搭理你,你還吵?」一邊的金明洙喝了一口啤酒,揚著笑臉說。
 
面對李成烈的沉默,在看看眼前這痞子的囂張,南宮翼氣及,怒氣沖腦得他此刻也顧不得什麽風度了,只見他握緊拳頭,使出全身力氣又是一拳揮了上來.....
 
「靠!還來!」金明洙一驚,一口啤酒都還沒來得及咽下,側著腦袋躲過了。
 
媽的!這男人真***有病,不就是騙了他五十萬嗎?至於這樣不依不饒嗎?
 
那拳頭力道可真不小,如果被砸到,估計啊.....他這張吃飯的傢伙,就要破相啦!
 
金明洙摸摸臉一陣的唏噓。
 
南宮翼一拳不成,棲身在上,又是一拳,他倒要看看這傢伙到底要躲到什麽時候?
 
面對呼嘯而來得拳頭,金明洙不爽到了極點.....
 
「媽的!.....」金明洙咒罵一聲,彈跳起身,對著那拳頭,一腿便飛了過去.....
 
只聽得“噗通“一聲,南宮翼應聲倒下,捂著胸口斜躺在沙發上,瞪著眼睛看著還沒收回腿的金明洙:
 
好快!這傢伙.....
 
「你.....」南宮翼剛想張口。
 
鼻尖一陣勁風劃過,只見自己的鼻尖一點點的位置上,那只穿著休閒運動鞋的大腳,靜靜得停在上面。
 
金明洙擡著腿,腳尖提在南宮翼上方,皺著眉,一臉嫌惡的看著他:
 
「住口!媽的!老子忍你很久了,看在你是我老闆朋友的面子上,不跟你計較.....下次再敢打老子主意,老子廢了你!」
 
真搞不懂,好好的帥男一個,怎麽有那嗜好?同性戀,可以接受!但是.....sm媽的!簡直變態至極嘛!
 
說話的同時還不忘用那修長的手指插進自己的髮間輕輕一縷,那滿臉嫌惡的臉上還帶著絲絲的嫵媚,簡直妖繞至極。
 
南宮翼立馬噤聲,瞪瞪的看著眼前這個極為漂亮的男人:
 
好一個極品貨色!這狠勁兒,真讓人舒服!他喜歡!
 
心裡越發對金明洙喜歡不已,暗自發誓,一定要把這尤物搞到手!
 
「呵!呵呵!有味道!我喜歡!」南宮翼赤鼻一笑,慢慢的坐起身。
 
「烈?這尤物讓給我怎樣?」南宮翼對著李成烈笑笑。
 
喝著酒,冷眼看了這些戲碼半天的李成烈,聽到南宮翼的話,不爽得皺皺眉:
 
「哦?讓給你?.....呵呵!不行!.....他可是我的.....貼身.....保鏢!」李成烈扯扯嘴角,看了看身邊的金明洙,刻意的加重了“貼身”二字!
 
呵!讓給他?開什麽玩笑?他李成烈自己都還沒搞到手,讓給他?怎麽可能!
 
「烈?.....」南宮翼不敢置信的眨眨眼。
 
烈居然不讓?什麽時候他李成烈也對男人敢興趣了?看他那樣子,雖然是在笑,但是身為朋友的他,又怎麽會不知道,那笑的背後,隱藏的那份暗暗的威脅.....
 
「哈哈!是吧!說了別打我主意!我現在可是我們老闆的人.....哈哈!是吧老闆?」聽到李成烈的話,金明洙笑得開心至極。
 
得意忘形的他,習慣性的伸出長臂“友好”的攬了攬李成烈的肩膀。
 
「呵!是!早就是我的人了.....」李成烈看了看攬著自己肩膀的手臂,不明意義的笑笑。
 
呵!可不是嗎?從那晚蘭博起.....這只貓咪不就早就是他李成烈的人了嗎?
 
「哈哈!是.....欸」金明洙剛想答話,隱約感覺到話裡的玄機,笑容僵硬在半空。
 
早就是他的人了?這話.....聽上去怪怪的!還真.....
 
看著舉止可以稱得上怪異至極的李成烈,南宮翼不明所以的歪著頭:
 
今天的李成烈,似乎很奇怪!他不是從來不喜歡人家碰觸?如今?還讓這痞子這樣的攬著肩膀?臉上還在笑?
 
他該不會是來真的吧?開什麽玩笑!他李成烈,居然對男人感興趣?而且興趣還不是一般的濃厚!
 
這可真是天大的新聞呢.....
 
「難道不是?」李成烈挑挑眉,看看正愣神的金明洙,問著。
 
「額.....是.....哈哈!」金明洙呆愣片刻,隨即爽朗的回答道。
 
和他簽了合約,合同期內都是他的保鏢,應該算是他的人吧!
 
嗯!沒錯,一定是這樣!
 
「呵呵!」李成烈笑著摸了摸金明洙的臉,帶著些許寵溺的笑笑。
 
指尖傳來的細膩的觸感,讓李成烈一驚,好一張嫩滑的臉,比女人的皮膚手感還好!
 
這只迷糊的笨蛋貓咪!在這些方面總是慢人家一拍呢!呵呵!可愛!
 
「.....」突然臉上的溫度,讓金明洙不自在的挪了挪屁股。
 
總感覺很怪?但也說不出來哪裡怪?
 
只知道,當那手碰觸自己的臉的時候,那剛好合適的溫度,讓他渾身一個激靈,就像是有一股電流貫穿過他的身體一樣!
 
這感覺,這麽多年來還從來沒出現過!
 
「翼!現在你知道了吧!這只貓咪已經是我的人了!所以.....不要打他的主意.....」李成烈擡眼看看對面的南宮翼,淺淺的嘗了一口手裡的酒,淡淡的說著。
 
聲音不大,但是那溫度,可不是一般的冷!字裡行間裡隱射著警告和威脅的味道!
 
就像是一頭雄獅,在宣佈著自己的領土和所有物一樣!
 
「.....烈?你是來真的?」聽到這威脅意味明顯的話語,南宮翼呆愣片刻,開口問道。
 
這聲音?這傢伙該不會是來真的吧?為了一個男人?.....從前,就算是對於任何一個女人,也沒見他這樣過?
 
「.....」李成烈不再說話,只是擡眼冷冷的掃了他一眼,那意思再明顯不過。
 
好像在說:廢話!難道我是在和你開玩笑?
 
一直沉浸在剛才那電流的漩渦的金明洙,此刻根本不在狀態,也不知道他們到底在說些什麽,他只知道:
 
嘿嘿!這回賺了!這麽帥氣的老闆!還有權有勢,關鍵是還有錢!打著燈籠也找不到啊!
 
如今被他金明洙給遇上,哈哈!多好!這麽大的靠山!
 
看來以後不用愁了呢!
 
順便嘛!那個姓南宮的小子的那五十萬也算是徹底的保住了吧!
 
哈哈!賺了!賺大發了!
 
人就是這樣,心情一好,看什麽都順眼.....連那南宮翼那變態此刻看起來似乎都不那麽猥瑣了!
 
金明洙轉頭,悄悄的看了看自己旁邊的男人,從側臉看過去,那漂亮到極致的弧度,筆挺的鼻梁,鼻梁下方那性感的唇.....那喉結隨著吞咽上下滑動.....好微妙的感覺!
 
真有種想要撲上去咬一口的衝動.....
 
今晚這傢伙似乎更.....更.....不知道說誘人合不合適.....
 
呃.....這男人,還真有讓人想入非非的本事.....
 
飢渴太久.....真是魔鬼.....,連面對男人都會心癢.....
 
金明洙吞了吞口水,端著啤酒,不自在的仰頭就猛灌.....
 
他的這一切不自在,全數落在了李成烈的眼角餘光裡。
 
只見他那狹長的丹鳳眼,微微斜了斜,性感的唇角一勾,心裡的愉悅全數表現在了臉上:
 
呵呵!這只可愛的貓咪,是在偷看自己嗎?看他那明顯偷腥的眼神!呵呵!有意思!真的越來越可愛了!
 
「嗯?偷看我?」李成烈勾勾唇,突然伸出長臂拍了拍金明洙的肩膀戲謔的說。
 
「.....噗.....咳咳.....咳咳.....」被察覺那偷看的小動作的金明洙,像是一個做了虧心事而被發現的孩子一樣,慌亂得一口氣沒緩過來,那口裡還沒來得及吞咽的啤酒,全數噴了出來。
 
那啤酒,就像是浴室的花灑一樣,細小的水珠兒成散開狀態,全數噴向對面.....
 
此刻的金明洙微紅著臉頰,捂著胸口大口的喘著氣:
 
靠!這傢伙?要不要這麽厲害?就看了一眼,也能被察覺!
 
真是.....偷看男人,還被人家抓到,真是丟人.....讓他這塊俊臉往哪兒放?
 
估計這傢伙一定是屬幽靈的!突然出聲,不被嗆死也會被嚇死!
 
糗大了.....
 
「痞子你.....看你做的好事!」對面的南宮翼,突然高分貝的聲音響起.....
 
眾人隨著聲音轉頭,只見南宮翼原本就清秀英俊的臉龐正泛著怒氣,那頭髮絲已經大濕,一滴搖搖欲滴的水珠兒掛在上面,臉龐上也跟剛洗過臉一樣,水珠順著臉頰流向鎖骨.....
 
還連帶著濕了一大片白色襯衫.....
 
給人第一反應就是.....對面坐著一只.....落湯雞.....
 
他抽出紙巾狠狠的擦了擦臉龐和頭髮的啤酒.....
 
憤憤的看著正迷茫不知所以的造事者,心裡隱忍到了極點:
 
呼.....要不是這傢伙對自己胃口,不然.....不然他南宮翼一定不放過他.....
 
金明洙看著眼前的其概況不明所以的眨眨眼:
 
額.....發射目標全中?真是高中標率啊!
 
雖然心裡隱約的有些過意不去.....
 
但是.....他剛叫自己什麽呢?痞子?.....想我金明洙,玉樹臨風,英俊瀟灑,什麽時候成痞子了?有這麽帥氣的痞子嗎?
 
靠!什麽眼神!
 
「還看!痞子.....」南宮翼一邊拉扯著自己的衣服,一邊翹著嘴,怒瞪著金明洙,完全沒有覺得自己那聲聲的痞子有什麽不妥.....
 
原本還有些歉意的金明洙,聽著那口口聲聲的“痞子”二字,臉色開始鐵青,僅存的一點點歉意消失得無影無蹤.....
 
只見他猛的站起身,擡起一腳重重的落在桌上,直逼南宮翼的面前,那雙勾人的桃花眼,眉頭緊皺,隱約都能看到熊熊烈火在燃燒:
 
「媽的!老子有名字!在叫一聲“痞子”,老子立馬廢了你!」
 
那吭嗆有力的聲音,帶著怒氣,回旋在南宮翼的耳朵上方。
 
南宮翼,看看金明洙那漂亮的臉龐,那頗有氣勢的動作站姿,居然一點兒也不反感?
 
反而覺得.....
 
好美!好帥氣!這樣的痞子真讓他移不開視線.....連那怒氣沖天的聲音都是那麽好聽.....
 
難道這就是那些gay友所說的:特定的吸引因子嗎?
 
“嘿!南宮大少!哪天如果你遇到有個能夠特別吸引你的男人,你也會有不能自制的一天!”那個gay友是這麽說的.....
 
真是越看越順眼吶.....一定要搞到手.....
 
「呵呵!廢吧!廢吧!被小洙洙廢掉,我南宮翼死也甘心了.....」南宮翼笑臉一揚,伸出舌頭舔了舔唇角,餘剩的啤酒汁!仰著頭,瞇著眼,嬉笑著看著金明洙說.....
 
那樣子,好似剛剛的噴灑事件根本沒有發生過一樣!哪裡像是剛剛還怒氣沖天的人吶.....
 
看著前後態度一百八十度大轉彎兒的南宮翼,金明洙瞪大眼睛,不敢相信:
 
這人!說他是變態真沒錯!翻臉跟翻書一樣!不!比翻書還快!
 
剛剛還一副恨不得修理自己的表情,而現在,居然一副花癡像?
 
剛才他居然.....居然舔了自己噴在他臉上的啤酒?
 
這人,搞什麽?誰能告訴他,有錢人都這麽變態嗎?
 
額.....經過確認!此人是變態沒錯!
 
「.....變態.....」金明洙僵硬在半空,臉上明顯掛著一道道被雷得不輕的黑線,從牙齒縫裡擠出這麽兩個字。
 
看著南宮翼的反常,李成烈不禁皺了皺眉:
 
翼!該不會還打自己貓咪的主意吧?.....不允許,他李成烈看上的東西,即使是玩具,也不能容忍別人窺探!不管對方是誰!
 
「呵呵!好了!明洙,小喵咪.....坐下!」李成烈,勾唇大笑出聲,伸出手臂,一把扯過金明洙,按坐在自己身邊,不顧金明洙的反抗,毫不避諱的攬著他的脖頸,禁固在自己懷裡.....
 
那充滿了警告眼神的眼睛,卻直直的盯著對面的南宮翼不放.....
 
一陣好聞的清香味兒撲鼻而來!刺激著金明洙的大腦神經!
 
這味道.....舒服.....
 
“噗通.....噗通.....”心跳頻率似乎加快了很多.....這是什麽感覺?以前好像沒有出現過.....
 
難道是喝多了酒?嗯!估計是那樣.....
 
轉頭看看眼前的情況,自己的頭正被這男人強制的壓在肩膀腋窩處,這姿勢.....額.....怪異!
 
太曖昧了!正常男人和男人都不會有這樣的姿勢吧?
 
臉頰不由又一燙.....今天似乎非常的不正常.....
 
「咳咳!媽的!你幹嘛!會勒死人的!」金明洙紅著臉在那有力的臂彎裡掙扎著。
 
「哦?不舒服?那這樣呢?」看著某人漲紅的臉,李成烈笑笑,放鬆了禁錮著那脖頸的手臂,那長臂故意的向下滑動,停留在金明洙的腰上,用適當的力氣,朝自己的身旁緊了緊。
 
頭湊近金明洙的耳邊,鼻尖兒輕輕的在他的臉上碰了碰,順帶著吹了口熱氣.....
 
那樣子,活像是兩個親密無間的情侶之間的調笑.....甜膩一般.....
 
本來就敏感的金明洙,感覺到腰上的異樣,全身的毛孔似乎都豎立了起來,一陣說不清的感覺在心裡回蕩.....
 
耳邊那暖暖的熱氣,輕輕的揉揉的拂過自己的耳垂兒和臉頰.....
 
好似一股電流流過全身.....
 
“噗通.....噗通.....噗通.....”心跳似乎又加快了不少.....
 
好奇怪.....真的.....說不出來的感覺.....
 
「媽的!兩個大男人,抱這麽緊,不嫌熱?額.....放開!熱死了!.....」金明洙不自在的扭了扭頭。
 
知道自己打不過這傢伙,什麽方面都不如他,又何必用雞蛋去碰石頭.....
 
何況.....這感覺雖然不是很明白.....但是,感覺還不賴!
 
「熱嗎?呵呵!我也熱!」李成烈看看臉紅到脖子根的金明洙,戲謔的笑笑,隨即鬆開了手臂。
 
李成烈深吸一口氣,強忍著下腹的漲耐不安,心裡一陣的感慨:
 
呵!抱著這傢伙,居然都這麽難耐?熱嗎?自己這才是真的熱啊!居然碰他的身體,就這麽大的反應?真想現在就撲倒他呢!
 
但是.....現在還不是時候呢!時機尚未成熟!革命尚未成功呢!
 
如果現在用強,估計會把這貓咪嚇到很遠吧?況且以他的脾氣,他的伸手.....估計自己也不能成功吧!
 
遊戲要慢慢玩才有味兒不是嗎?
 
不自願的玩具玩著還有什麽意思.....強人所難可不是他李成烈的作風!
 
當然.....蘭博那次是意外.....一次美好的意外!!!
 
呵呵!真是只有意思的貓咪!居然會臉紅!
 
那麽可愛!慌亂的時候,連爪子都忘記了使用.....呵呵!
 
又是這樣曖昧的言語,富有磁性的聲音,金明洙渾身一抖.....
 
那電流的感覺越來越盛.....似乎自己的身體的某個部位都開始有了異樣的感覺.....
 
「媽的!熱!好熱!呵呵!沒開空調!.....我去透透風啊!」金明洙慌亂的起身,看也不看身邊的男人一眼,擡腳就跨了出去.....
 
媽的!太奇怪了!自己居然對一個男人有了反應?
 
不行!飢渴太久.....得趕快去找個女人.....不然.....會壞事!
 
金明洙心想著,大步的朝著場內走去.....
 
看著金明洙匆忙逃離的背影,李成烈勾唇別有深意的一笑。
 
呵呵!沒開空調?.....小貓咪!你是逃不出我的手心的!呵呵!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