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他也是久經花叢的高手,但是面對一個男人,一個比自己強了很多的男人,即使對方似乎醉酒,他也沒有必勝的把握!
 
看著他驚慌的樣子,李成烈心情大好。
 
「簽了它!」大氣的轉身,坐到沙發上,對著他揚了揚手裡的文件,淡淡的說。
 
金明洙看了看被扔在桌子上的文件,眨眨眼!
 
這就是傳說中的簽合同?就幾張紙嘛!
 
好辦!簽名就是的吧!
 
這東西還能約束人?就這幾張紙?
 
金明洙笑笑,往沙發上大大咧咧一坐,翹著二郎腿有模有樣的翻閱了起來。
 
這字怎麽這麽小?密密麻麻的!
 
欸?不過,月薪好像還不錯!後面好幾個零呢?
 
其餘的不是,什麽什麽服從規定!就是什麽什麽違約要負責任?
 
往下翻翻,這樣的小字還有兩大張?那要看到什麽時候?
 
媽的!看得眼睛都痛了!不就幾張紙嘛,有什麽大不了的,它還能吃了自己不成?不看了,簽吧!等過了這陣風頭再說.....
 
金明洙瞇眼一笑,拿起桌上的筆毫不猶豫的簽了下去,一式兩份,全搞定!
 
「成了吧!老闆!」金明洙笑笑,把合同推到李成烈的面前,笑瞇瞇的問。
 
「你看清楚了?就簽了?」李成烈點著一根煙,別有意味的笑笑!
 
呵!這傢伙,真是糊塗呢,估計他後面的那些條約都沒看吧?自己把自己賣了都不知道.....
 
「嗯!沒問題!工作嘛!保證完成!」金明洙拍拍胸脯保證到。
 
「嗯!希望.....你能完成!」李成烈點頭對著他笑笑。
 
「那合作愉快!哈哈!我就先回去了啊!明天來上班!」金明洙抓抓頭髮,嬉笑著說,轉身就打算往門外走.....
 
「回去?做保鏢不是該無時無刻保護我的嗎?你這是上哪兒?」李成烈抱著手臂饒有興致的看著他。
 
「欸?.....是哦!但是.....我沒地方住啊?總不能你睡我看著吧?」金明洙頓了頓,回頭看著李成烈說。
 
「從今天起,你可以住進來!.....為了方便工作.....」李成烈似笑非笑的看看他。
 
可以住這裡?這麽豪華的別墅?真的假的?.....這、這回還真他媽賺到了啊!
 
「呵!真的?.....那好!我回家告訴我兄弟一聲啊!」金明洙咧嘴一笑,心裡的想法全數的表現在了臉上。
 
「嗯!但是.....只能你一個人住,你兄弟就免了!我不喜歡太多的生人!」李成烈仰頭長長的吐了一口煙,再次開口。
 
「好!沒問題!回頭見!」金明洙哼著小曲兒,一邊大步的出門,一邊朝著李成烈擺擺手。
 
看著某人興高採烈的背影,再看看桌上的文件,李成烈勾唇一下笑:呵呵!今天好像收獲挺大呢!這傢伙,看似精明,怎麽每次在關鍵時刻都如此的糊塗?把自己賣了還這麽開心!
 
看來,以後的生活不會再無聊了呢!
 
金明洙吹著口哨到家已經天亮,阿東不知道什麽時候已經趴在沙發上睡著,看那樣子,估計等了他一夜吧!
 
金明洙看看阿東,皺皺眉頭:這傢伙,跟著自己還真是苦了他了,每天提心吊膽,似乎就沒有過過一天的安生日子呢!
 
阿東體弱,記得很小的時候,在孤兒院起,就一直病怏怏的,是那些個同齡小孩子的欺負對象!
 
記得,初次遇見他的時候,他正被一群小孩子欺負呢,不知道是為什麽,原本不願意多管閒事的自己,那天看見這傢伙被欺負成那樣也不流淚的樣子,居然氣憤得衝出去,狠狠的揍了那些個傢伙一頓,好像從那時候起,阿東就成了自己的跟屁蟲了呢!
 
想想.....居然這麽多年了.....以前他總想著什麽時候能洗手不幹,現在.....有了那份穩定的收入不錯的工作,或許可以改變了吧!
 
終於.....
 
看著睡著的阿東,金明洙長長的舒了一口氣。
 
「嗯?明洙哥回來了?怎樣?」阿東揉揉眼,坐起身問。
 
「哦!嗯!」金明洙轉頭看看,含糊的點點頭。
 
「阿東啊!以後咱哥倆就不用每天東躲西藏了,哥我找到工作了!」金明洙突然笑笑,拍了拍阿東的肩膀。
 
「事情辦好了?」阿東激動的問。
 
那麽容易就辦好了嗎?對方可是as集團總裁吶?能這麽容易?即使辦好了,以後的日子還是會不好過的吧!人家能放過他?
 
阿東皺皺眉,總覺得事情沒有明洙所說得那樣簡單.....
 
「額.....算是吧.....也算不是.....」金明洙想想說。
 
「嗯?怎麽講?」阿東趕緊追問。
 
什麽東東?算是吧?到底什麽情況?他怎麽聽不明白?
 
「這你就別問了,喏,這些你拿著,改天你拿去開個小店什麽的,哥明天就要去上班了,額.....以後也不會經常回家住,我收拾東西去!」金明洙轉身就進了房間,一點兒也沒有給阿東繼續追問的餘地。
 
因為,他在路上考慮再三,還是覺得先不要告訴阿東的好,免得他擔心,畢竟,做那傢伙的保鏢,也一定不是什麽很安全的事,何況他自己還惹上了李大烈那變化多端的傢伙,以後的日子也一定不會好過到哪裡去.....還是不要告訴他來的好.....
 
「欸?明.....」關上的門阻擋了阿東的聲音。
 
怎麽回事?找到工作了?還不讓問?.....
 
明洙他一定是怕自己擔心吧!.....他這樣做也一定有他的道理.....也罷,既然他不說,那自己還一直追問幹什麽?
 
唉!也是,自己什麽本事都沒有,在明洙的身邊也不能幫到他什麽,這麽多年了,還老是拖明洙的後腿,這些錢,足夠開一家能夠養活自己和明洙的小店了.....
 
雖然自己不能幫到他什麽,但是做做他的後備力量也是不錯.....
 
畢竟以後兩兄弟還是要有個落腳地方的.....
 
阿東看著自己手裡的支票,無奈的搖搖頭。
 
次日,簡單的收拾了幾件經常穿得衣服,金明洙斜背著一個小包,一搖一擺的出了門.....
 
行李很簡單,只帶了幾套他日常所穿的衣服而已,男人嘛,又能有些什麽東西帶!
 
以金明洙自己的說法就是:老子又不在那裡常住,帶那麽多東西幹什麽?累得慌.....
 
今天真是個好天氣,萬里無雲,不知是因為清早的原因,還是因為心情的原因,整個人都異常的舒暢.....
 
金明洙,斜背著背包,單手插在褲袋,哼著小曲兒,邁著輕快的步子,搖擺在大街上。
 
高興之極的他此刻並沒有發現自己身上衣著的某處不妥.....
 
某個重要部位此刻似乎正在透過褲子拉鏈對著外界發出無聲的邀請.....
 
今天的空氣真是新鮮,連路上的美女都變得格外的亮眼.....
 
瞧瞧,對面走來的那個美眉,一件飄逸的上衣,淡粉色超短裙,包裹著那挺翹的臀部,著實有想讓人上前狠狠抓上一把的衝動,那挺翹的小屁屁,彈性一定好,手感一定很佳吧!
 
「喲!美女!」金明洙揚了揚自己的短髮,一抹招牌式的笑容後,咧著嘴,痞痞的吹著口哨,那雙賊亮的勾混眼,滴溜溜的在人家美女身上打轉兒。
 
「嗯?哇!!!」只見對面的額美眉一愣神,待看清對面帥哥的真容後,居然臉一紅,尖叫一聲,捂著臉跑開了.....
 
對於美女的反應,金明洙驚訝的眨眨眼:
 
「靠!想老子英俊瀟灑,器宇不凡,回眸足以迷死一大片女人的絕世帥哥,怎麽見到老子用得著這麽驚訝嗎?跟見鬼了一樣!.....切!不識貨!」
 
金明洙不名所以的看看跑遠的美眉,自以為很酷的縷了縷自己的短髮,拉了拉背包袋子大步的向前走去.....
 
「嘖嘖!那個女人好有味道!那胸,那屁股,靠!真是個好貨.....」金明洙捏著下巴看著迎面走來正準備上班的一個豐滿的女人,嘴裡讚嘆不已.....
 
那猥瑣大叔般的眼神彷彿已經把人家按倒在床上了一樣.....
 
「嗨!...」大步迎了上去,眨眨電波眼,對著人家美女一陣的猛放電.....
 
自以為是女人殺手的他,本以為這次能夠放電成功,在這心情大好的早上,能夠來個路上偶遇之類的桃花,那將會是一件讓人無比興奮的事情呢!
 
哪知,對面迎來的女人和之前的美眉反應一樣,尖叫一聲,捂著臉瞬間跑了個飛快!
 
「咦?***哪兒出了問題?」某人一邊邁著步伐,一邊不解的摸摸頭。
 
迎面又一步伐闌珊的老頭兒走來。
 
「呵!都老成這樣了還出來晃悠?」金明洙搖搖頭。
 
在與老頭兒擦肩而過的時候,只見那老頭擡著褶皺的眼皮,掃了金明洙一眼,隨即搖搖頭,嘴裡還喃喃自語:
 
「不像話!不像話!」
 
面對老頭兒的言語,金明洙更為不解了:今天明明是黃道吉日的吧?這些人個個都怎麽了?老子是鬼?不至於啊!明明很帥的啊!
 
帶著滿腹的疑問,和一路上行人的怪異目光,金明洙很快來到了那處傳說中的豪華別墅前。
 
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整整背包兒,擡手就著門鈴一陣猛按.....
 
反正這大門離那別墅裡面這麽遠,不多按幾下,那傢伙怎麽能聽見?
 
突然只見門上那高級電子語音系統燈一亮。
 
「吵死!」裡面一個充滿磁性的聲音響起。
 
「咦?」金明洙抓抓頭髮,附在門上朝著裡面四處看,根本一個人影都沒有嘛!
 
隨即,哢嚓!一聲,大鐵門自動打開來!!
 
「靠!這麽高級的貨?沒人自動也能開?媽的!」
 
看著打開的門,金明洙一愣,隨即驚訝的合不攏嘴,習慣性的張著嘴就開始噴.....
 
提提褲子,大步邁了進去.....
 
喲呵!這兒白天一看,那景色可是夜間不能比的呢!光就這花園的設計都得花多少錢?
 
那極為顯露的奢華,光從別墅的外牆就能看出來,那原本白色的牆壁,在日光下居然閃閃發著光?
 
「靠!有錢真他媽爽!」金明洙邁著步伐,還不停的撅著嘴嘰歪著。
 
哇!別墅啊!老子來了!某人心裡無比的雀躍著。
 
推開那略顯古典的大門.....
 
門居然沒鎖?話說這門真是霸氣!
 
大廳依然是那麽的豪華,讓人想要把每個角落都仔細的瀏覽個遍.....
 
人呢?該不會還在睡覺?還沒起床?那剛才那個說話的聲音是怎麽回事?
 
「老闆!老闆!老.....」金明洙左右轉轉,嘴裡不停的大聲呼喊著,那嗓門兒,大得就像是別人都可能是聾子一樣!
 
「來了?」還是那個聲音,從樓梯的轉角處發出。
 
只見李成烈一身睡袍,那極為帥氣的臉龐,那隱約露出的蜜色胸膛,那修長強健的雙腿,性感的毫毛.....這一切在這白天看來,居然比昨夜來的還要迷人.....
 
這男人,還真是.....真是.....誘人.....額.....誘人.....
 
金明洙極為不自在的吞吞口水,雙眼直勾勾的看著正朝自己走來的男人。
 
「怎麽?迷上我了?」李成烈走近,刻意的朝著金明洙的方向湊湊,在他的耳邊輕聲的說著。
 
呵!這只傻貓咪!居然看男人也能看成這樣?要不是早知道他不是gay,不然,他這樣傻氣的表情,任何人都不會相信他是直的吧!
 
「嗯!.....啊?.....咳咳!老闆,我來報道了!」察覺自己失態的金明洙尷尬的咳嗽兩聲,不自覺後退兩步,連忙說著。
 
額.....媽的!這回丟人丟大了!居然看一個男人看出了神!
 
某人心裡那個懊悔啊!恨不得找個地縫鑽進去!
 
「哦?來報道?路上.....還順便採了採花?」李成烈抱著雙臂,審視的目光由上至下的查探著某人,目光在某人的褲襠處停下。
 
「咦?什麽?採花?」金明洙眨眨眼,一陣的驚訝!
 
此人,絕對的神人吶!他怎麽知道本來自己打算採花的?難道自己的意圖有這麽明顯?
 
「呵呵!裝傻?這裡.....」李成烈勾唇邪肆的一笑,上前一步,伸出大掌就朝著某人的下體抓去.....
 
他突然的動作,讓金明洙根本來不急反應,只感到下身突然的一緊,一股類似熱流的東西正直直往上竄,大腦嗡的一陣聲響:
 
“啾!啾!啾.....”某處被擒,在身體的內在發出那警惕的聲響提醒著某人那已經死機的大腦.....
 
「靠!你***抓哪兒呢!」金明洙瞬間清醒,對著某男破口大罵!
 
那雙手連忙朝自己的下身捂去.....
 
可是.....貌似那大手很不好對付,依然停在那處禁區沒有要離開的意思.....
 
臉怎麽如此的燙?媽的!這傢伙腦子有病?男人的玩意兒也抓?不是大家都有的零件嗎?靠!
 
心裡憤憤的罵罵咧咧著!
 
對於金明洙的大罵,李成烈似乎並沒有在意,只見他邪魅的勾勾唇,那只大手依然沒有要放開的意思,溫熱的大掌來回撫摸著,還順帶著抓上幾把!
 
直到手心兒裡,那原本沉睡的暴龍漸漸的有了甦醒的趨勢才滿意的放開.....
 
「你.....你.....別***以為自己是老闆,老子就不敢扁你!」察覺到自己下身那微妙的反應,金明洙漲紅了臉,結巴的威脅到。
 
真是.....怎麽.....似乎.....有那麽一點兒感覺?靠!真***不對勁!明明人家是男人!
 
估計是自己很久沒碰女人的緣故吧?
 
想想.....貌似真的很久沒碰過女人了!
 
媽的個死老二!你***好端端的擡什麽頭?幾天不碰女人就飢渴成那樣?
 
真***是!丟人丟個沒完吶!
 
金明洙紅著臉,此刻在心裡,狠狠的把自己的分身罵了個通透!
 
「呵呵!就臉紅了!就這樣?上完褲子拉鏈都不拉,滿大街跑,也沒見你多難為情!」李成烈戲謔的看看他。
 
呵呵!這副樣子的貓咪,還真是可愛吶!比女人似乎可愛多了!
 
「咦?」正沉浸於憤怒中得金明洙,聽到他的話擡頭訝異的看看他,又低頭看看自己的褲子.....
 
立馬一聲驚天長號響起.....
 
「靠!!!!媽的!難怪.....難怪.....」某人張著嘴暴跳著,馬上拉上拉鏈,嘴裡一直重覆著“難怪,難怪”這個詞。
 
原來是這樣啊!原來剛才那些人用看待異類的眼光看待自己,就是因為這個啊!
 
真是.....自己怎麽就沒發覺到呢?
 
這回,這人算是徹底的丟沒了,連祖宗的臉都丟盡了!雖然不知道祖宗是誰!
 
「呵呵!上去整理一下吧!跟我來.....」李成烈笑笑轉身上了摟。
 
一直處於模糊中的某人,迷糊的跟了上去,也迷糊的進了房間門.....
 
一切處於迷糊狀態.....所以他根本就沒注意房間設施.....也沒注意這間房距離主臥的距離.....
 
沒拉褲子拉鏈,在大街上間接裸奔的事實,他還是很不能接受.....
 
想他金明洙一世英名,如今全給自己無意識的裸奔給奔沒了.....
 
關上門,好半天才回過神來,看看屋內的裝潢,還真是漂亮得沒話說。
 
呵這面積,足足比自己那套小公寓大多了呢!
 
金明洙瞪大眼睛左右看看,被眼前的景象所吸引,完全忘記了不久之前,自己的那丟人的一幕.....
 
「媽的!保鏢都住這麽好的房間?那傢伙到底有多少錢?.....嘖嘖!這下可享福了!」
 
重重的朝床上一倒,成大字型的擺在床上,身體的重量把那鬆軟的被子壓塌.....形成個人形,他的身體彷彿是鑲嵌進去的一般,那麽的和諧,那麽的舒服.....
 
聞聞被子的清香味,勾唇笑笑,翻個身抱著枕頭弓著腰,感覺眼皮越來越重,慢慢的閉上眼,帶著絲絲微笑找周公下棋去也.....
 
黑夜到了,該睡覺了.....去***裸奔,管***丟人不丟人!.....睡一覺起來,又是美好的一天.....
 
門縫處,李成烈饒有興致的看著如此的一幕,床上的人兒弓著腰,側躺在床上,白玉的肌膚,額頭處飄逸著絲絲黃色短髮,那櫻紅的嘴唇,在白色被單和白色t恤的映襯下,顯得是那樣的亮眼,如果上去咬上一口,味道一定不錯!在那藍色的牛仔褲,緊緊的包裹下的渾圓挺翹的小屁屁,股溝若隱若現,加之那白玉的肌膚,真有一種想要讓人上前狠狠摸上兩把的衝動!
 
這傢伙,的確是很有幾分姿色,不比任何女人差,甚至更好!
 
雖然是個男人,但是,在嘗試過他的味道後,居然會一直對他念念不忘?這還是他李成烈這麽多年來頭一次對一個人如此的感興趣!
 
呵呵!貓咪就是貓咪!如此慵懶的樣子才是本色!要是他平時也能這樣的老實該是多可愛!老是張著尖牙舞著爪子,想要對他來點兒什麽強硬的措施,還真是件麻煩而又不容易的事情!
 
唉!看來想要順利的把他掌控在手裡,還是要花上一番心思呢!
 
美美的睡上一覺後,金明洙咂巴咂巴嘴,睜開蒙蒙的雙眼。、、
 
嗯!高級地方就是高級地方!連睡覺都***倍兒香!
 
香噴噴的枕頭,軟軟的被褥,還真的不想起床.....
 
唉!沒辦法,起床吧!好歹第一天上班!
 
金明洙一個翻身從床上彈跳起身,赤著腳到廁所開始搗鼓.....
 
來點兒定型水.....這邊髮絲在飄一點兒.....嗯.....鎖骨鎖骨在露一點兒.....
 
「嗯!好!好!不錯!怎麽看怎麽帥!」金明洙對著鏡子咧嘴一笑,露出一口整齊的白牙,自言自語著。
 
第一天上班嘛!好歹自己的老闆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作為那傢伙的貼身保鏢,總是要注意形象吧!
 
再說了,就算是泡妞兒,也是要靠形象的嘛!
 
換上一件深v領t恤,對著鏡子,扭扭腰,擡擡腿,再掰掰手臂,美滋滋的出了房門!
 
樓下,李成烈早已穿戴整齊,一身純黑的修身襯衫,那樣的黑色穿在他身上顯得是那樣的高貴無比,兩顆扣子不完全的擋住了,裡面那健碩的胸膛,和蜜色的誘人的肌膚.....
 
一條黑色的皮帶猶如一條黑色的龍一樣的盤旋在他的腰上,那銀色的皮帶頭閃閃發亮,就像是烏黑的四周,一顆耀眼的星星一樣。
 
那一眼看上去就材質上佳的修身褲,在那長腿的彎曲下居然沒有一點兒褶皺.....
 
只見他背靠在沙發上,一只手搭在沙發靠背上,另一只手拿著一個水杯,正朝著某處看著,似乎在思考著什麽!
 
那墨色的短髮,些許髮絲絲絲的垂在額頭上,濃濃的劍眉,狹長的丹鳳眼,筆挺的鼻梁,鼻梁的下方殷虹的薄唇,這一切配搭著那刀削般的下巴,簡直可以用絕美二字來行容。
 
金明洙站在樓梯處愣了愣:
 
長的如此好看的男人,那天生的那種高貴,那種迫人的氣勢,都讓人挪不開視線!沒想到世界上居然真的有這樣的物種的存在?
 
好在自己是男人!不然.....如果自己是女人,在見到這傢伙的時候,難保不會奮力的撲上去.....
 
一個連男人見了都心癢癢的男人,還真***少見!
 
而這個人,居然還是自己的老闆,也是那個暴了自己菊花的男人!
 
如果.....那晚,事情注定會發生?注定會有一個人上或者被上的話?.....那麽.....
 
如果.....自己不是那樣的大意!如果.....那晚的地點不是在蘭博,那個讓自己根本施展不開的狹小地方?.....
 
或許.....如今結果就會不一樣!那個被人強上的人也許就不會是自己也不一定.....
 
不知道,男人身體的味道到底怎樣?感覺是不是和女人的一樣好?
 
有機會還真***要試試!
 
當然,如果,,,能夠報那暴菊之仇,,,那就更好了.....
 
真***想看看,這傢伙在自己身下求饒的樣子!
 
如果,把他壓在身下,是不是就可以滅掉他身上這一層懾人的氣勢.....
 
在床上,一定感覺會不賴.....
 
媽的!當然也只是限於想想而已,那傢伙的身手,他怎麽會不知道?想要打那傢伙的歪主意,似乎可能性等於0嘛!
 
偶爾意淫一下也是不錯的.....
 
金明洙瞇瞇眼,摸摸自己的下巴,看著樓下想事情想得出神的李成烈,不自主的舔舔唇.....
 
就一個這樣無意思的動作,讓金明洙心裡一驚:
 
靠!剛才自己居然在對著一個男人意淫?額.....媽的!最近真的是飢渴太久了,所以才會把注意打到男人身上!
 
嗯!一定是這樣!今晚.....一定要找個女人來解決解決自己的迫切需要.....
 
「你打算要在那裡站到什麽時候?」李成烈突然轉過頭,冷冷的看著他開口。
 
聽到他的聲音,金明洙回過神來,看看樓下一直盯著自己看的男人,心裡一陣的心虛:
 
千萬不能讓他看出來,自己剛才還打過他的注意!不然.....額.....
 
「哦!哈哈!我準備好了!老闆!」裝作很自然的笑笑,隨即單手按著樓梯扶手,一躍,一屁股坐在樓梯扶手上,順著那蜿蜒向下的扶手,一路滑下.....
 
多好!連走路的精力都免了!
 
穩穩的落在李成烈腳邊,揚揚頭髮,對著李成烈咧嘴一笑。
 
「好了,老闆!.....」
 
「欸?水給喝一口,渴死了!」說完不等李成烈同意,伸手便搶過李成烈手裡的杯子,仰頭一飲而盡。
 
李成烈有些意外的看著正端著自己的水杯的金明洙,額頭浮現絲絲的殷離:這傢伙,喝水不會自己倒嗎?他到底知不知道禮貌二字怎麽寫?搶別人手裡的水喝?到底誰才是老闆?
 
呵!如此大大咧咧的性格,還真是一只不懂規矩的小貓咪吶!
 
「嗯!舒服啊!謝謝老闆啦!」金明洙滿意的擦擦嘴,對著李成烈笑笑,那樣子,還真不像是一個員工對自己老闆該有的樣子。、
 
「走吧!」李成烈勾勾唇,並沒有說什麽,只見他整整衣領,站起身就往大門口走去。
 
金明洙笑笑,抓抓頭髮,大步的跟了上去.....
 
第一天上班吶!
 
「唉?又是蘭博?老闆?能不能不開這車?」車庫,蘭博前,金明洙對著眼前這輛熟悉的豪車,翹著嘴不滿的抱怨著。
 
媽的!居然又是這輛破車,這該死的破車,可是害得自己丟掉貞操的罪魁禍首!如今還要自己開著他?還真***不是一般的折磨!
 
光看著它,就能清楚的想起,那晚.....靠!
 
現在每天不僅要面對自己的暴菊的仇人,還要每天面對那該死的慘絕人寰的案發現場?
 
關鍵是還都不能把他們怎樣!真***是一件考驗自己耐心的事情呢!
 
看著金明洙彆扭不自在的樣子,李成烈勾勾唇,對著金明洙不明的一笑:
 
「哦?怎麽?觸景生情?.....如果.....你想要回味回味!我也不介意.....」
 
「靠!怎麽可能!老子.....唉!算了,去哪兒?」金明洙一咬牙,一屁股坐到了駕駛座上。
 
如今自己是保鏢嘛!.....再說了.....事情都過去了.....以後,自己也不會再發生這樣低級的錯誤了!
 
開就開吧!沒什麽大不了!
 
「黃昏街!」淡淡的吐出幾個字,然後便靠在座上不再說話.....
 
蘭博肆意奔跑在夜晚的高速公路上,穿過一處處的燈紅酒綠,進入了一個此刻,黑夜之中,人聲鼎沸的地方。
 
黃昏街的夜晚似乎根本就似乎沒有氣氛淡薄的時候。
 
來往的車輛川流不息,在那眾多的豪車中,蘭博那漂亮的車身,似乎格外的亮眼,在眾多路人羨慕的目光中,朝著那最大夜總會駛去.....
 
夜場門口,人聲鼎沸,今晚來這裡消遣的人似乎很多,遠遠的看見,一群身著黑衣的大漢們,分別站在夜場門口,並沒有要進門的意思,貌似在等待著什麽人.....
 
而夜場的統一的裝束的安保們,一個個也是整齊的站在門口處,列著對,表面上看上去是在迎接客人進場,實際上,那勁男們個個面帶煞氣,眼睛死死的盯著一旁的黑衣大漢們看!
 
似乎在等待著,預防著對方做出什麽突然的過激舉動,隨時準備出擊一樣!
 
只是.....那群穿黑衣的傢伙們,真的是要進去消費的嗎?怎麽看都不太像!
 
而且.....那些傢伙貌似很面熟.....是不是在哪裡見過?
 
金明洙停下車,皺皺眉。
 
那些傢伙,好像是那死胖子的手下吧?
 
***!死胖子還真是不死心啊!居然追自己到這裡來了?看來他還真不打算就這樣放過自己呢
 
也罷!該來的始終要來,怎麽也躲不過!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