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明洙看著男人的嘴臉,不著痕跡的翹了翹嘴!
 
斷了腿?還要毀容?這人還真不是一般的狠呢!
 
「好吧!定金先給一半兒!」金明洙斜著眼伸出手掌,大咧的擺在男人的面前。
 
定金都一千萬呢?哇!一千萬!那麽多的零怎麽數得過來.....
 
看著金明洙長長伸出的手掌,男人勾了勾唇。
 
單手一揚,女人很配合的遞過一本支票薄,大筆一揮,一張一千萬的支票誕生.....
 
看也不看的遞到金明洙面前!
 
「額.....哈!.....哈哈!兄弟真爽快!」拿著支票,金明洙哈哈的大笑著,以掩飾自己去、無比激動的心情!
 
而後,跟以往一樣,確定過了支票的數額後,一切無誤!小心翼翼的揣進兜兒裡!
 
一千萬吶!裝在口袋的感覺就是不一要樣!
 
感覺整個人跟打了雞血似的,興奮得想要大叫!
 
但是,在外人面前,好歹也得裝裝吧!
 
「那兄弟!既然事情交代好了,那哥們兒我就先走了啊!到時候保證會給你一個滿意的效果.....」金明洙延續了他一貫的作風,錢一到手就開溜。
 
起身,剛準備出門,那個渾厚的聲音響起.....
 
「小兄弟!你叫金明洙是吧!」
 
「額.....是啊!」金明洙不明所以的回頭,看看男人點點頭。
 
「呵!兄弟既然收了我的錢.....那任務就一定要完成!.....我不喜歡被人玩弄!.....如果.....你沒有完成.....那麽.....我不會放過你.....就像這杯子.....」
 
男人笑笑,指了指地上的碎杯子,開口斷斷續續的說著。
 
那俊美的面容雖然是在笑,但那聲音,冷冷的,沒有一絲的溫度!
 
那壓迫的氣勢,讓金明洙不禁打了個寒戰!
 
靠!氣勢挺強嘛!但是老子也不差!
 
不管什麽時候,輸了銀子也不能輸了面子和氣勢!
 
「媽的!放心!老子一定漂漂亮亮的給你完成!」擡眼毫不示弱的對著男人拍著胸脯說著。
 
那黝黑的雙眼,堅定要強的目光,通過空氣,穿刺進男人的眼裡,男人微微一震:
 
好倔強的目光!不管什麽時候都不甘示弱!真是個奇怪的混混!
 
說完,金明洙縷縷頭髮,沖著男人擺了個招牌式的笑,轉身就準備離開.....
 
「記住我的名字!我叫李大烈.....」身後那個男人的聲音再次響起。
 
聽到男人的聲音,金明洙身型一頓:李大烈嗎?難怪!他要對付的人無非就是自己的親兄弟了吧!
 
那個叫李成烈的傢伙可真不是一般的倒霉呢?遇到這麽樣的兄弟!
 
有錢人其實也很悲哀呢!
 
一路上金明洙低著頭在心裡感嘆著,那根單線的腦筋,在這個時候,往往都很不好使,所以,某人此刻完全忽略了一個重要的信息.....
 
李大烈?李成烈?如果是兄弟.....那麽他們的長相.....
 
也許命運的齒輪在這刻已經完全失控,根本不受他們的控制,正朝著一個不知名的方向運轉。
 
漆黑的夜晚,天空依然高懸於上方,夏日的氣候就是這樣,即使是在夜晚,也涼爽不到哪兒去!
 
一個白色身影在高級別墅區裡四處竄動.....
 
躲過到處的攝像頭,以及處處的保安設施,這些對他金明洙來說,簡直是輕而易舉!
 
掏出地址,借著路燈看了看。是這裡沒錯!
 
呵!高級別墅區就是不一樣!連路邊的花花草草都打理得如此的好!眼前這棟別墅,更是可以用金碧輝煌來形容了!
 
這麽大的面積?一個人住還真***浪費!
 
金明洙靠在一顆枝幹粗壯的大樹後面,伸出頭看了看,赤鼻的翹翹嘴!
 
都幾點了?怎麽還沒見人回來?今天該不會是要撲空了吧?
 
摸摸鼻子,抱著手臂,靠在大樹上疑惑的皺皺眉!
 
「媽的!再不回來,老子就.....」金明洙歪著嘴,小聲的嘰歪的罵罵咧咧!
 
這時,不遠處,車燈的光亮讓他提高警惕,不再做聲!
 
燈光由遠而近.....
 
一輛豪華的勞斯萊斯緩緩的開了過來.....
 
呵!勞斯萊斯?還是限量版呢!能開上這樣的車的傢伙,一定不一般!看來應該是他沒錯了!
 
小子?活該你倒霉了!等會兒你可不要怪我呢!要怪就怪你那好兄弟吧!
 
金明洙瞇了瞇眼,心裡腹誹著。
 
豪車緩緩行駛過來,那原本緊閉的別墅大門此刻已經打開,似乎等待著豪車的進入.....
 
機會來了!
 
只見,金明洙,一個閃身,從大樹後出來,彎著腰,弓著背,悄悄的跟在了豪車後面,以他自己身體的柔韌和靈活度,順利的進入了別墅!
 
悄悄的埋伏在車身後,等待著最佳的時機.....
 
李成烈停下車,並沒有馬上下車,只是靜靜的坐在駕駛座上,看看車上的反光鏡!
 
剛才好像有什麽東西閃過?由於自己正專心開車根本沒看清!是幻覺還是.....
 
李成烈不禁皺皺眉。
 
好一會兒,也沒見有什麽動靜!
 
也許真的是自己看錯了吧!這裡的保安設施可是一流的,一般的人哪裡能夠輕易的進來!
 
可能是今晚喝太多了!
 
李成烈揉揉自己的太陽穴,然後緩緩打開車門.....
 
一直趴在車身後面的金明洙,稟住氣息,靜靜的等待著。
 
媽的!怎麽還不下來?金明洙心裡一陣的著急。
 
突然,車門緩緩打開,一只穿著高級手工制皮鞋的腳,從車上伸下來,落在地面上,那黑色的西褲,褲腿兒沒有一絲的褶皺,筆直的搭在皮鞋上。
 
光看那鞋子,那褲子,就知道是上好貨色!
 
成敗在此一舉.....
 
金明洙凝視著那兩條腿的落下,皺皺眉,深深的呼吸一口。
 
隨即,閃電般的從車後跳出,那雙彈跳有力的長腿,一下蹦出了好些距離!
 
那甚為有力的右腿,毫不留情的飛踢出去,朝著剛下車還沒站穩的男人踢去.....
 
原本以為能夠一擊而中,放倒那男人!
 
突然,男人身形一閃,那強勁的腿風,劃過男人的臉龐,帶動了男人那絲絲黝黑的短髮,擦過男人的脖頸,重重的落在男人的肩膀上,然而即使是落在肩膀,也只是剛好掛邊而已,並沒有造成多少實質的傷害.....
 
呵!真有埋伏呢?膽子挺大!李成烈勾唇笑笑。
 
靠!居然躲過了?看來今天是遇到對手了!金明洙皺眉,咬牙再次揮腿出擊,這次連帶著拔出了自己身上特意準備的小刀,快速的撲向目標.....
 
「呵!還來?」一個熟悉的聲音響起。
 
沒等金明洙弄明白聲音的主人是誰,他那飛踢出的腿,和拿著小刀的手已經,已經被男人一個閃身,一個反乾,牢牢的控制在手裡。
 
‘怎麽回事?怎麽會?好快!’金明洙瞪大眼睛,看著眼前的黑色西服,鼻子裡飄進來一絲頗為熟悉的味道!那種清香味。.....
 
沒有多餘的時間去細想,那手腕和腳踝處的疼痛讓他眉頭緊皺!
 
得想個辦法脫身才行!
 
「媽的!」金明洙大罵一聲,剛想不顧疼痛反抗.....
 
「呵!還沒學乖?」那個熟悉的富有磁性的聲音再次響徹在頭頂。
 
這聲音?真的好熟悉!難道是.....
 
想到這裡,金明洙擡起頭,憤怒的目光直射男人的臉龐。
 
當借著別墅的燈光看清男人的臉的時候,他徹底傻了眼.....
 
這男人.....
 
媽的!他這是大晚上的見了鬼?怎麽衰到這個地步?又碰到這畜生?難道是地址有錯?他就說嘛!現目前的黃昏街,他除了連續栽在一個男人身上兩次,其餘的時間,基本沒有失過手,更別提受這麽多窩囊氣了!除了那男人,還有誰能這樣輕而易舉的就把他制服?
 
這是第三次了吧!他這是走的什麽狗屎運?六合彩的中獎機率都被他給趕上了!
 
「媽的!怎麽是你?你***在這裡湊什麽熱鬧?」金明洙掙扎著憤怒的暴喝著。
 
真是,出個任務他也來搗亂?
 
「呵!這個我倒要問你?你來我家幹什麽?還襲擊我?」
 
李成烈勾唇一笑,鬆了鬆禁錮著他的手臂,隨即把他彎著的身體往上一提,強迫著他的胸膛緊緊靠在自己的胸前,俊美的臉龐慢慢的靠近,單手勾著他的下巴輕聲的問。
 
如此近的距離,彼此胸膛貼著胸膛,連對方呼吸的熱氣都能明顯感覺到,如此曖昧的姿勢,氣氛異常的詭異.....
 
一道溫熱的氣息,噴灑在金明洙的臉龐,感覺熱熱的!
 
看著那雙美的無倫的丹鳳眼,金明洙渾身一陣,想到那晚.....蘭博.....臉頰不由得一燙.....
 
心裡不禁一陣驚慌,好奇怪的感覺!
 
「我.....我.....老子怎麽知道這是你家?一定是哪裡出錯了!媽的!放開老子!混蛋!」金明洙紅著臉,吞吞吐吐的一把推開禁錮著自己的男人,由於用力過大,以至於,他自己差點兒失去重心摔倒!
 
兩個大男人,那樣的姿勢未免也太奇怪了吧!這傢伙,今天又被人下藥了?還是喝多了?
 
「哦?難道你在執行任務?而那個任務就恰恰好是我?」李成烈抱著手臂,看看站穩的金明洙,輕聲問。
 
「媽的!老子找李成烈!沒找你!滾開,別檔老子的道兒!老子沒空跟你閒扯!」金明洙拉了拉自己的t恤,揉揉手腕,擡步就準備走。
 
既然搞錯了,那他留在這裡還有什麽意思?又沒有錢拿!
 
看著揉著自己手腕的金明洙,李成烈眉頭一皺,但是很快便舒展開來:果然自己是他的目標呢!
 
看來這傢伙到現在還沒弄明白在他面前的男人是誰呢!
 
「我就是李成烈!」李成烈笑笑,淡淡的出聲。
 
只見,他抄著手臂,靠在豪車車身上,一臉戲謔的表情,靜靜的等待著眼前這只小貓咪的反應!
 
正埋頭往前走的金明洙,聽到身後男人的話,渾身一僵,彷彿被打了水泥石膏一樣,定定的站在原處.....
 
「我就是李成烈!」這麽簡短的一句話,就像是一顆威力巨大的深水炸彈一樣,“砰隆”一聲在金明洙的心裡爆炸開來!
 
不會吧?他說他就是李成烈?.....強上自己的人就是他?自己將要對付的人也是他?李成烈?真的假的?
 
金明洙咬著牙,一陣的驚訝,和難以置信!
 
腦子裡突然閃現過,夜總會那個男人最後的話:「記住!我叫李大烈!」
 
呵!李大烈?李成烈?明明一聽就知道是兩兄弟嘛!
 
既然是兩兄弟,那長得一模一樣,也不奇怪的吧!
 
現在想想,兩個人的五官和身材都驚人的相似,唯獨,只有味道和聲音不一樣!
 
看來!李成烈?真的就是他!
 
自己怎麽這麽笨?連這最簡單的一點都沒想到?
 
要是早想到的話,那這筆單子不管多少錢,打死他都不會接!因為,面對這個男人,自己根本一點兒勝算都沒有!
 
怎麽搞成這樣?這下可好了,再次招惹到這該死的剋星,自己要怎麽脫身?
 
再說了,這邊任務完不成,那個叫李大烈的一定不會放過自己,憑借著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危險的氣息,很明顯,這次,自己真的是完蛋了!
 
居然同時招惹到這兩個該死的瘟神!
 
都是金錢惹的禍啊!!!!
 
「怎麽?不信?」李成烈上前兩步,靠近金明洙的身邊,伸出手若無其事的拍拍他的肩膀問。
 
肩膀上突然的重力,拉回了金明洙的思緒。
 
「額.....哈!哈哈!誤會!誤會!搞錯了!」金明洙尷尬的笑著,張嘴說著連他自己都不相信的謊話!
 
真的是他啊?.....現在麻煩可大了!
 
「哦?有人出錢讓你來對付我?誰?多少錢?」李成烈不理會他的辯解,雙手大力的掰過他的肩膀,看著他的眼睛冷冷的問。
 
呵!他倒想知道,到底是誰,這麽大的膽子,居然想要不知死活的來對付自己?
 
聽著李成烈的問話,原本已經慌亂的金明洙,瞬間清醒,腦子裡快速的轉動著,生出一記自己以為很妙的計策!
 
看來他還不知道是自己的親兄弟在對付他吧!呵!這下好辦了!
 
「呵!是啊!有人花兩千萬買你一條腿,還有你這張臉!嘖嘖!你的臉可真值錢!」金明洙突然擡頭,打開了那放在自己身上的雙手,審視的看了看他的臉笑著說。
 
兩千萬?買自己一條腿和一張臉?到底是誰?難道是.....李成烈心裡暗自盤算著。
 
「呵!知道是我還敢來?膽子挺大!」戲謔的笑笑。
 
一聽到,男人這樣的話語,金明洙就忍不住鬼火冒!
 
「靠!我他媽要知道李成烈就是你這孫子?打死老子都不來!」金明洙很沒形象的提提褲子,放肆的摸摸鼻子,大聲的說著。
 
呵!挺有自知之名啊!看來他也不笨呢!
 
李成烈勾唇笑笑,滿是玩味的看著他,一點兒也不為金明洙的粗魯和滿口髒話感到生氣。
 
「出錢的人是誰?」聲音瞬間冷卻。
 
金明洙看看李成烈,滿臉的不屑:看來,這兩兄弟都是一路貨色,都***翻臉比翻書快!
 
咦?他們不是對頭嗎?看來自己這次算是走運了!
 
「呵!跟你直說也不要緊,但是.....我說了,你就要放我走.....不然,你休想知道一點兒消息!」金明洙頭一歪,斜斜的看著男人,雙手插進褲袋,抖著單腿,那痞痞的樣子,展露無疑!
 
看來,關鍵時刻,來點兒必要的威脅是很有用的.....也許能幫上大忙!
 
李成烈看了看眼前一副痞子模樣的金明洙,瞬間心情大好:呵呵!又是威脅?看來這是他的慣用伎倆呢!
 
「好!」唇角一勾,淡淡的吐出一個字。
 
好!如此簡單的一個字,在此刻金明洙的耳朵裡,聽起來簡直就是天籟之音!
 
「一個和你長得一模一樣的男人!李大烈!」金明洙直爽的回答道。
 
如獲大赦般的興奮的挑挑眉,既然交代好了,那麽他也是時候該閃了!
 
原來,逃離是如此的簡單呢!哈哈!
 
縷縷頭髮,哼著小曲兒,擡腳大步的朝門口走去.....
 
聽到金明洙的回答,李成烈原本並不糟糕的心情,瞬間瓦解!
 
真的是他?自己的同胞哥哥?李大烈?他什麽時候回來的?看來.....以後.....將會有很多的麻煩呢!
 
擡眼看看正吹著口哨準備離開的金明洙,眉頭微微一皺。
 
這傢伙!還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樣子!他恐怕還不知道,他此刻任務得失敗,已經招惹到了多麽危險的人物吧!
 
根據李成烈自己對哥哥的了解,那樣的性格的哥哥,一定不會輕易放過這小子的吧!
 
「你覺得!你這樣回去,那人會放過你?」李成烈冷冷的開口。
 
聽到他的聲音,金明洙的身影僵了僵,原本得意的口哨聲也停止.....
 
是啊!任務失敗了!那男人不會放過自己!看來這次注定免不了要受人追殺了吧!
 
真***倒霉!最近可真的是衰神罩頂!
 
如果.....自己現在把那一千萬定金還回去?這樣是不是比較好辦?
 
但是,一千萬吶!到手的銀子能眼睜睜的看它溜走?
 
怎樣想都不甘心呢!況且!那男人能不能放過自己還是個未知數呢!這樣真的挺冒險.....
 
既然他們是對頭,不如.....嘿嘿!試試看!金明洙腦子一閃,勾唇奸詐一笑。
 
「欸哥們?你和那個叫李大烈的人是兄弟?.....親兄弟?」金明洙轉過身,單手隨意的搭在李成烈的肩膀上,嬉笑著問。
 
那樣子,看上去,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他們倆是多好的朋友關係一樣!
 
李成烈看看自己肩膀上多出來的一條手臂,並沒有反感,反而,戲謔的勾勾唇,微瞇著眼,看著笑得正歡的金明洙不轉眼:
 
呵!這傢伙!怕是又要耍什麽花招了吧?.....也罷!送上門的有趣東西.....陪他玩兒玩兒也無妨!
 
「是又怎樣?」挑了挑眉,淡淡的回了一句。
 
嘿!他就說嘛!兩個人長得一模一樣,怎麽可能會沒有關係?看來.....有戲呢!
 
金明洙摸著自己的下巴,眼珠兒一轉,腦子飛速的運轉。
 
「靠!有他這樣的兄弟嗎?居然對自己的親兄弟下手?太可恨了!.....你說是吧?」金明洙皺著眉頭,單手在李成烈眼前比劃著,一副很是替他打抱不平的樣子!
 
還有那搭在李成烈肩膀的手臂似乎沒有要拿開的意思,還安慰性的拍了拍李成烈的肩膀!
 
聽到他的話,李成烈唇角一勾,隨即故意皺皺眉頭,裝作一副很是生氣的樣子!
 
「嗯!」重重的點點頭,附和道。
 
呵!挑撥離間?真是有你的小貓咪!呵呵!看來他真的以為自己很傷心?很生氣?或者很忌憚李大烈?他錯了!錯得離譜!
 
不過.....這樣奸詐的貓咪,也蠻有意思!真是附和他的性格呢!
 
「唉!像那樣的兄弟,就***該大卸八塊!還能饒了他?.....不然.....以後啊,有你可防的了!」金明洙開口重重的說著。
 
那樣子,全然把自己當成了一個路見不平的路人甲!似乎完全忘記了剛才襲擊人家的人就是他自己!
 
「嗯!的確很麻煩!」李成烈摸著自己的下巴皺著眉頭點點頭。
 
還不進入正題?他倒要看看這傢伙到底想怎樣?
 
「哥們兒!老是防著也不好!多累啊!.....」金明洙挑挑眉看看自己身旁的男人,那一副若有所思的樣子,心裡開心到了極點。
 
哈哈!快上鉤了吧!他就不相信,憑他金明洙的三寸不爛之舌,會搞不定他?
 
「你想啊!你身份地位不一般,還一個人住?多危險!還沒有人保護!就更危險了!.....不然.....你請個保鏢?這樣.....就安全多了!」金明洙瞇瞇眼,看看男人的反應接著說。
 
「保鏢?上哪兒找?不容易!」李成烈皺著眉頭搖搖頭。
 
呵!小貓咪!繞了半天,感情是想做自己的保鏢呢!還真有他的!那長著一張漂亮臉蛋兒的腦袋瓜,還轉的挺快?
 
知道回去也沒辦法向李大烈交差,現在乾脆來個倒戈相向?反正死活都是作對!投到自己這裡,估計是想讓自己做他的保護傘來的吧!
 
呵呵!見風轉舵?真有意思!
 
李成烈看看金明洙,看著他那副樣子,心情居然大好!
 
「呵呵!兄弟!看見咱們這麽“熟”的份上,不然哥們我犧牲一下,做你的保鏢好了!」金明洙用十指抱著頭,縷了縷自己的短髮,笑瞇瞇的說,心裡的小九九卻打得鐺鐺響:
 
嘿嘿!如果他答應的話,那麽所有問題不就解決了,反正他們兄弟也是對頭,再多自己這點兒添加劑應該也不算什麽的吧!
 
正好!這傢伙有錢,有地位!工資也一定不低.....關鍵是,有這顆大樹,害怕雷電?
 
至於蘭博.....暴菊那事兒嘛?估計也真的是意外!
 
反正也撈了一大筆,不虧不虧!
 
「你?呵!連我都打不過,還保護我?」李成烈略帶笑意的看看金明洙,開口故意刺激到。
 
狡猾的貓咪,終於開口了?他的臉皮還真是不薄呢!難道他已經忘了,自己曾經對他.....
 
還是他天生就是這樣大大咧咧的性格!或者.....他根本不在乎那些.....
 
聽到李成烈的質疑,金明洙老臉一紅,是啊!自己連他都打不過,又談什麽保護?
 
不過,如果不這樣的話,估計以後自己真的要流浪街頭,被別人滿世界追趕了!
 
不行!堅決不行!怎麽能讓自己過那樣的日子?無論如何,今天一定要把這傢伙搞定!
 
「靠!哥們兒這話是怎麽說的?老子是打不過你?但是,你去問問看黃昏街,我金明洙出任務什麽時候出過差錯?不就連續栽在你的手上三次!老子認栽!
 
但是.....除了你以外,別人,有幾個人能在老子身上占到便宜?.....」話說到這裡,金明洙突然一頓,疑惑的撓撓頭髮,占便宜?這話聽起來怎麽這麽彆扭?
 
「哦?我占了你便宜?什麽時候?難道你還沒忘記那晚?.....我不是給過你錢了?」李成烈勾唇一笑,抱著手臂,故意說。
 
那雙狹長的丹鳳眼,火辣辣的目光直直的看著金明洙不轉眼.....
 
「額.....老子不是那意思!知道你上次是迫不得已,老子不計較!老子是說.....你一個有身份的人,何必讓自己出面?有個人替你解決問題多好!」金明洙漲紅了臉,連張口都變得不順暢起來。
 
媽的!怎麽好端端的扯到那個問題上了?話說,自己這是臉紅個什麽勁兒?又不是女人!
 
金明洙心裡暗自憤恨,憤恨自己這張嘴,說什麽不好,非要說什麽“占便宜”?淨扯些丟人現眼的事兒!
 
不過他怎麽沒反應?難道自己說得不到位?他還是不肯?
 
「媽的!你好歹給點兒反應啊!.....好吧!老子承認,解決不了你,老子回去沒法交差,想投到你這邊,避避風頭!.....」看著沒有反應的李成烈,金明洙急了,雙手一甩,咬著牙憤憤的說著。
 
媽的!裝了半天,演了半天,人家根本沒反應!
 
狡猾的狐狸,就是不上當!某人捶胸頓足,心裡那個氣啊.....
 
李成烈挑挑眉頭,繞有興致的看著他:呵!沉不住氣了?把自己心裡的想法都說出來了?還真是經不住考驗呢!
 
這傢伙真是越來越有意思了!自己正愁著如何撒網讓他心甘情願的到自己身邊,現在倒好,因為那個人,自己的孿生哥哥!這傢伙居然主動送上門來了?
 
送上門的玩具為什麽不收呢?
 
「靠!老子實話都給你說了,你***還是一副死人臉!.....好歹.....好歹.....老子的初夜被你強去了,也算是有肌膚之親了吧!這點兒忙都不幫?」李成烈的沉默徹底激怒了某人,只見他漲紅著臉,一條腿因為激動已經高高的架在了旁邊的景觀樹上。
 
孫子?老子都這麽說了,還不同意?金明洙斜眼兒偷偷看看李成烈的反應,心裡憤憤的想著。
 
聽到這裡,李成烈眼眸一亮,再次想到那晚,他在自己身下奮力喊叫的樣子.....真是個誘人的傢伙!
 
比女人還有味道多了!
 
只見他不著痕跡的舔舔唇,隨即笑笑,開口緩緩的說到:
 
「好!我同意.....」
 
金明洙耳朵一動:耶?同意了?太好了,終於有著落了!不管是用什麽方法達成的目的,只要達到了,就是好事!
 
「但是.....規矩由我定.....合同一會兒就簽.....」李成烈掃視了他一番,又開口說到。
 
「規矩?.....好!從現在起你是老闆!我是員工!你說了算!」金明洙笑笑,放下腿,筆直的站在李成烈的面前。
 
規矩?合同?他金明洙從來沒簽過,但是,沒簽過也聽過,好像大公司都要簽合同的,沒什麽大不了!
 
嘿嘿!以後,自己是不是也算是有份正式的工作啦?不用再被人追得東躲西藏了?
 
也不用擔心那個叫李大烈的傢伙報復啦?
 
呵呵!不錯!不錯!看來自己是賺了吶!
 
「跟我來!」李成烈看看他淡淡的說了一句,隨即轉身便進了別墅。
 
轉身的時候,微風拂過他那黑色的短髮,那迷人的眼睛,有意的朝後看了看,嘴角始終掛著一絲得意的笑:
 
呵呵!小貓咪,可是你自己要求要進來的!我可沒有逼你。.....
 
此刻無知的某人,擡頭看看別墅四周,那奢華的裝飾,驚訝得他合不攏嘴,好半天,才回過神來追了上去.....
 
哇哇!屋內的裝潢也不是蓋的,那簡直就是天堂嘛!
 
瞧瞧這,連樓梯扶手都金光閃閃的!得花多少錢裝修呢?
 
要是金明洙自己的話,估計接一輩子的業務,也買不起這裡的一個廁所吧!
 
難道這就是人家說的人與人之間的差距?
 
真***太不公平了!
 
屋內,金明洙就像是劉姥姥進了大觀園一樣,這裡看看,那裡摸摸,那驚訝的嘴,就沒合上過!
 
「哇!這花瓶,什麽年代的?肯定值不少錢吧?」金明洙瞪大了眼,抱著展示櫃上的花瓶左右摸著,嘴裡陶醉的喃喃自語著,完全沒有注意,身後那個已經看了自己良久的男人的出現。
 
「你喜歡古董?」李成烈抱著手臂勾著唇看看他。
 
「欸?」聽到聲音的金明洙應聲回頭。
 
只見眼前的男人已經脫去了那死板的西服,此刻身著一件深藍色寬大的睡袍,睡袍的衣襟幾乎全數敞開,露出裡面蜜色健碩的胸膛,一根不寬的布帶斜繫在腰間,那修長有力的腿毫不保留的暴露在空氣中,連帶著上面的毫毛都清晰可見!
 
那充滿雄性荷爾蒙的味道頓時散佈在整個房間!
 
靠!這麽好的身材?比自己可是強多了!難怪自己不是他的對手呢!媽的!那膚色?真是.....真是.....
 
金明洙瞪著眼,看看李成烈那誘人的身材,在看看自己的身材,心裡無比感嘆!
 
「好看嗎?」看著正盯著自己胸膛失神的某人,李成烈勾唇一笑,上前一步,貼在金明洙耳邊吹著氣,修長的手指輕輕拂了拂那柔順的髮絲。
 
「額.....不錯!很棒!很棒.....」感受到耳邊的熱度,金明洙一驚,立馬後退幾步,尷尬的開口說著。
 
連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說那“很棒”兩字到底是說那古董花瓶還是說的某人的身材.....
 
他金明洙敢用人格斷定,這傢伙,今晚,絕對喝多了!舉動尤其奇怪!
 
雖然他也是久經花叢的高手,但是面對一個男人,一個比自己強了很多的男人,即使對方似乎醉酒,他也沒有必勝的把握!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