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呵!怎麽了?誰有那本事讓風流成性的南宮大少掛彩了,還是在臉上?」看著南宮翼淤青的嘴角,李成烈勾唇一笑。
 
他是在想不出,像他南宮翼這樣虐遍無數美男的男人,會在誰手上吃這麽大的虧!
 
那樣子,白皙的臉龐上淤青那麽大一塊,還真是滑稽!
 
「別提!今天看上一小點心,誰知道,原本溫順好吃的點心,一到房間就變成了,一頭兇猛的獵豹!.....嘶!真疼!」南宮翼摸摸嘴角,滿臉的不甘心。
 
如果,再讓他碰見那塊點心,他南宮翼發誓,一定不會輕易放過他。.....
 
「呵!被.....反撲了?」李成烈半瞇著眼,一邊用那有力的雙手捧著女人的豐臀,快速的上下按動著,一邊淡淡的問著。
 
多逍遙!一邊做著自己愛做的事兒,一邊還能如此自如的和自己交談?真不愧是李成烈吶!還是那樣,金槍不倒呢!
 
南宮翼看著如無其事的“奮鬥”的李成烈,心裡暗暗的讚嘆著。
 
他們之間,不管做什麽事情都不為怪!從小就是這樣,一起光屁股長大,成年後,在南宮翼性向還算正常前,還一起玩過同一個女人!
 
好像,有好幾次,在南宮翼同別的男人玩著sm的時候,李成烈也是在場的,當然,他也只是淡淡的喝著自己的酒,看著他們表演而已!
 
畢竟sm不是每個人都能接受的!
 
「要是反撲了倒好!哼!居然被那小子給耍了,臉被他一腿踢成這樣不說,還騙走了我五十萬!.....」南宮翼伸長了手臂靠在沙發上,一臉的悲慘樣。
 
李成烈不做聲,依舊靜靜的享受著身上女人的熱情服務,心裡卻是為南宮翼的話感到奇怪:
 
用腿踢的?還是個騙子?聽他形容,這個人怎麽這麽像自己正準備出手的小貓咪?
 
「欸!烈你說,黃昏街啥時候出了個那樣的人物?長得比女人還漂亮,身材一流!可是那傢伙的伸手也很了得!那腿可真是厲害!速度快得我都看不清。.....怎麽看也不像個小混混!可是.....」
 
南宮翼,突然坐直身體,捏著下巴,一臉的考究。
 
真的很想弄清楚那傢伙的底細!敢在他南宮翼的頭上動土,膽子可不小.....
 
「嗯?腿上功夫了得?速度很快?.....」聽到他的話,一個身影立馬閃現進了李成烈腦子。
 
想到那晚,在車上,自己中了藥後,那具身體的緊至,那緊緊包裹著自己腫脹的小穴,那樣的熱呈,身體裡似乎有一股熱流在湧動。
 
原本了無的性至突然高漲,只見他那捧著女人豐臀的雙手,加大了力度,靠坐在上的臀部用力又快速的向上律動著.....
 
「嗯!.....」隨著一聲低沉的呻吟,律動停止。
 
「烈.....」女人嬌柔的喘著氣,癱坐在李成烈身上,似乎還沒有要起身的意思。
 
李成烈皺皺眉,毫不憐惜的一把推開身上喘息不停的女人,扯過一旁的浴巾,長臂一揚,白色的浴巾瞬間便包裹在了他的下身,擋住了外露的春色。
 
「烈!疼!.....」被扔在地上的女人,揉揉肩膀,半坐在地上,眼眶含著瑩瑩淚花,怯怯的看著他,向他撒著嬌。
 
「滾!」李成烈看也不看女人一眼,只是薄唇輕啟,冷冷的吐出一個字。
 
好似剛才和自己**的人不是她一樣!
 
被那冷冷的聲音所震懾的女人,眼眶的眼淚劃過臉頰,顫抖著雙手抱著自己的衣服,慌張的跑了出門.....
 
李成烈,點上一根煙,仰著頭靠在沙發上,閉上雙眼,享受著香煙所帶來的眩暈感.....
 
女人,對於他李成烈來講,多如牛毛!從來都只是泄欲的工具,所以他李成烈從來不會在工具身上留戀!
 
她們也沒有資格讓他留戀!
 
「嘖嘖!烈!還是那麽狠心呢!剛才上完床,就一腳把人家踢開!這習慣怎麽還沒變?」南宮翼抄著雙臂,戲謔的說著。
 
「你那習慣也不怎樣!」李成烈閉上眼睛,淡淡的說著。
 
「呵!是不怎麽樣!只是.....這次栽在那小子手上.....這個仇我一定要報!不把那小子按在床上,我就不姓南宮!」南宮翼捏著拳頭憤憤的比畫著。
 
他腦子裡似乎都能想出,那小子被自己壓在身下,蹂躪到哭的樣子!想想都興奮!
 
「呵!是嗎?那小子恐怕沒你的份!你也搞不定!」李成烈勾勾唇,淡淡的說著。
 
如果,南宮說的那個小子是他看中得小貓咪的話?呵呵!那就有意思了!
 
以那小子的惡劣脾氣,加上他那身功夫,恐怕南宮想要近他的身都很困難吧!
 
再說了,那只貓咪早就是他李成烈看中的東西,豈能讓南宮翼這小子弄了去?
 
只是,想要抓住這只喵咪要費些手段跟功夫而已!
 
反正為了一時的興趣,就先玩兒著吧!
 
「欸?烈?你認識他?」南宮翼瞪大了眼一眼驚訝的看著李成烈。
 
聽烈的口氣,似乎和那小子認識?不會吧?記得烈可是從來對男人沒有興趣的?
 
「不認識!」李成烈摸摸下巴別有深意的笑笑。
 
起身緊了緊浴巾,赤著腳往浴室走去.....
 
「那你就是在質疑我的能力!小看我!」望著關上的浴室門,南宮翼伸長了脖子叫著。
 
總有一天,他南宮翼,要證明給他看,當著他的面把那小子壓在身下,好好的懲罰一番.....
 
但是,南宮翼沒有聽明白剛才李成烈的話:如果.....他有那機會的話.....
 
所謂人逢喜事精神爽,加之,之前的暴菊之仇雖然沒有報成功,但是也算是化悲憤為金錢!所以,一連幾天,金明洙都喜滋滋,笑盈盈,就算是晚上除外拉業務,也是對著人都笑瞇瞇,一副心情很好的樣子!
 
有些人群,總是習慣在夜間出沒!夜間就是他們的天堂!一切興奮的始源所在!恰好!金明洙就是那類人!
 
這個夜晚,原本漆黑的天空似乎帶著些許琉璃的色彩,點點的繁星掛在上方,霎時好看!
 
金明洙一身修身版白色t恤,看上去很是清爽,也很是另有一番風味!
 
他喜歡白色!白色純淨!看上去就給人很舒服的感覺!
 
「嗨!明洙哥?怎麽這麽久沒到ak來玩兒啦?」酒吧門口一個泊車小弟笑瞇瞇的上前問道。
 
「嗯!老子怎麽可能永遠待在ak這種小地方?換地兒了!」金明洙叉著腰,張狂的摸了摸鼻子大聲的說著。
 
「欸?那.....」那小弟還想說著什麽,擡眼只見金明洙已經走了老遠。
 
「走了!」金明洙頭也不回的大步的走著,說罷還朝著後面擺擺手。
 
那氣勢活像個大哥大!
 
今夜的會場裡,依然還是那麽繁忙,場內大小的台位都已經坐滿!
 
依舊昏暗的燈光!曖昧的音樂!舞台上的比基尼辣妹,跳著勾人心魄的艷舞,足以讓任何正常男人熱血沸騰!
 
金明洙縷了縷頭髮,瞇了瞇眼看著舞台上的辣妹們,舌頭不由舔了舔唇!
 
「唉!阿東!那個妞怎樣?正點吧!.....你看那小屁股,多翹,和她來個老漢推車式一定不錯!.....欸!還有那個,你看那腰啊,,,跟水蛇一樣!和她來個觀音坐蓮式一定爽翻天!嘖嘖!.....那個!那個!那胸啊!真***想上去抓兩把!.....」
 
金明洙抱著手臂,捏著下巴睜著那雙桃花眼,在舞台上四處的搜尋著,用胳膊捅了捅一旁的阿東,眉飛色舞的比劃著。
 
彷彿台上的美女們此刻已經在他的身下了一樣!
 
沒辦法啊!誰讓他金明洙好久沒碰女人了!能不饞嗎?
 
「額.....明洙哥?口水!你的樣子很猥瑣!」阿東扯著嘴角尷尬的笑笑。
 
「嗯?猥瑣嗎?.....唉!老子也是沒辦法!這幾天憋的慌啊!讓你幾天不吃肉試試?」金明洙摸了摸自己的臉,扁了扁嘴,義正言辭的說道。
 
似乎完全不覺得這樣有什麽不妥!
 
他覺得:本來嘛!男人會想女人也是很正常的嘛!只是自己大方的說了出來而已!比起那些個人面獸心的傢伙可好多了!
 
「額.....其實我幾天不吃肉也可以的.....」看著明洙的樣子,阿東低下頭,小聲的說著。
 
本來就是,他以為每個男人都跟他一樣嗎?長的好看,身材一流!每天基本不用自己努力去泡,就有一大把美女自己貼上來?爭著和他上床?
 
像他們這樣的長相平平的男人,到二十好幾還是個處男,也再正常不過了!
 
所以.....幾天不碰女人又有什麽關係?人家那二十多年不都這麽過來了嗎?也沒聽說因為那事兒憋死人的啊!
 
「媽的!別吵!別吵!就我饞行吧!別打擾老子看表演.....」金明洙不耐煩的張口,手臂隨著話語揮動,那雙賊亮的雙眼,放著精光在舞台和場內打轉兒!
 
今夜的目標會在什麽時候出現呢?
 
「你好!請問你們那位是金明洙?」一個清亮的聲音響起。
 
金明洙循聲回頭,只見,一位身著大紅色斜肩緊身禮服的女人,站在他們身後,正用那雙漂亮的大眼睛看著他們倆!
 
女人高盤著頭髮,精緻的五官,那頗有特色的大紅禮服,那樣耀眼明亮的顏色,配搭在女人的身上,居然一點兒也不顯俗氣!
 
反而覺得華貴無比!
 
那深v的衣襟,酥胸半露,那盈盈的柳腰,修長筆直的美腿,無不讓人移不開視線!
 
金明洙雙眼一亮,那雙春波無限的桃花眼,由上至下像個激光探測器一般的掃描著女人身上的每一處地方。.....
 
不錯!不錯!尤物!
 
「美女!來喝上一杯怎樣?」金明洙單手托著下巴,對著女人眨眨眼。
 
他相信,憑著他的魅力,今晚一定能夠搞定眼前的小肥羊!
 
「哪位是。.....」女人斜著眼睛看了看金明洙,只那斜眼一看,原本充滿了不屑與冷漠的眼睛裡,突然閃現過一抹驚艷之色!
 
但是那抹驚艷之色一閃兒過,很快被她掩藏得很好!
 
正了正神色,依舊如無其事的開口,好似剛才那十萬電伏對她根本沒有起到一絲的作用一樣!
 
「美女身材不錯啊!嗯.....我猜猜啊!胸圍36D,腰圍19,臀圍嘛26,。.....」金明洙勾勾唇,打斷了女人的問話,捏著下巴抱著手臂,盯著女人的身體,考究的說著,那樣子完全是一副女人專家的樣子!
 
隨著他的話,女人臉頰一紅,低頭看看自己的胸,在摸摸自己的腰和臀,臉上難掩的驚訝之色!
 
全對了!好準!
 
「對吧!我說得沒錯吧!.....既然我說對了,美女就賞個臉喝上一杯吧!」金明洙看著女人的眼睛,端著酒杯遞到女人面前,嘴角掛著迷人的笑。
 
那樣的笑容,讓人不能抵擋!不止眼前的女人不能抵擋!連那樓上暗處,一直觀察著他們動向的黑影也為這個笑容身形一顫。
 
女人臉頰帶著緋紅,看看金明洙,接過酒杯一飲而盡!
 
「好了!酒也喝過了!你就是金明洙嗎?」女人放下酒杯,對著金明洙說。
 
「嗯?我就是!怎麽美女找我有事?」金明洙縷了縷自己的短髮,捏著自己的下巴,戲謔的看著女人。
 
這女人,真有意思!看她這幅生澀的樣子,一定不是打自己主意的人!
 
可惜了,這麽好個尤物,如果對自己沒興趣,還要自己去費力泡!多累!
 
「請樓上說話!我們老闆有請!」女人一邊說著,一邊看了看樓上。
 
「哦?美女的老闆是什麽人呢?找我什麽事?」金明洙擡頭看看樓上笑笑。
 
不會是業務來了吧!!
 
「跟我來!」女人整了整禮服,轉身就朝著樓上走去。
 
看著女人的背影,金明洙瞇眼笑笑!
 
「明洙哥?去嗎?」阿東拉了拉金明洙的袖子說。
 
「去!當然去!這次沒準兒是大業務!幹嘛不去!走瞧瞧去!」金明洙拍拍阿東的肩膀徑直朝前面走去。
 
阿東皺了皺眉,不知為什麽,他總覺得,剛才那女人口中所說的老闆,身份不簡單!這次的任務恐怕沒那麽容易完成!
 
樓上裝修依然奢華無比,臨著舞台中央的位置,一個男人,背對著他們,正喝著酒看著樓下的表演!
 
烏黑的短髮,寬闊的背部!隱約的散發著不一樣的氣場!
 
光從背影就能夠看出,這男人氣質非凡,一定不是泛泛之輩!
 
不過.....這背影好生眼熟!好像在哪裡見過?
 
金明洙看著男人的背影,托著下巴,大腦迅速的搜索著答案.....
 
哦!!!!該不會是他?那個該死的暴了自己菊花的男人?
 
怎麽會這樣?怎麽會在這裡碰到他?女人口中所說的老闆該不會就是他吧?
 
金明洙一驚,暗自擦了擦自己額頭的冷汗!
 
「老闆!人來了!」女人上前彎著腰恭敬的在男人耳邊說著。
 
老闆?真的是他?真***倒霉!金明洙心裡憤憤的罵著!
 
「明洙哥?怎麽了?」察覺到金明洙的異樣,阿東小聲的問著。
 
「。.....」金明洙只是直直的看著男人的背影,並不回答他的問話!
 
「來了?坐吧!」隨著一聲低沉渾厚的男音響起,男人緩緩的轉過身。
 
咦?這聲音,好像不是那該死的傢伙的聲音?難道他們只是背影相似而已?金明洙拍著胸口一陣的慶幸!
 
但男人的一轉身,讓他的慶幸全數破滅!
 
男人那頭髮,那額頭,那鼻子,那唇,總之.....那五官!那身材!打死他都不會認錯!
 
眼前的男人,不正是那個畜生嗎?他到底再搞什麽花樣?自己不是已經大人大量的不計較了嗎?雖然又敲詐了三百萬!但是怎麽算還是自己吃虧呢!他這又是想幹什麽?占盡了便宜!難道想反悔?收回那三百萬?哼!休想!
 
想到這裡,金明洙心裡一陣的煩躁,心裡好像有一團大大的火球散發不開來一樣!
 
於是衝動只走直線的他,皺了皺眉,突然高擡起一條腿,重重的踩在桌子上,一只手肘壓在腿上,另一只手,緊握成拳,伸出一根食指,憤憤的指著男人,想也不想,開口就一陣的狂噴:
 
「媽的!你到底想幹什麽?直說!老子沒時間跟你耗著!」
 
「老闆面前你放尊重一點兒!」一旁的女人突然迅速大的上前一步,擡踢出腿,揮舉這著拳頭,不容金明洙多想,快速的出擊,那氣勢哪裡有剛才的典雅高貴,此刻,完全一副草原的母獅的兇狠樣子!
 
面對女人的威脅,和洶洶來勢,金明洙皺了皺眉,單手在腰間一晃,瞬間,一把亮晃晃的銀色刀子,架在了正欲上前的女人白玉的脖子上!
 
他最討厭別人的威脅!他可以威脅別人,但絕對不允許別人威脅他!即使女人也是一樣!
 
「美女不適合這麽衝動!舞腿弄拳的可不好!.....」金明洙看著女人變色的臉龐,笑瞇瞇的戲謔的說著。
 
目光隨著女人的臉頰往下看,在女人那準備擡起的腿邊停下。
 
「呵!原來你穿得是黑色的內褲啊!帶點兒丁字型.....還挺性感.....」金明洙唇角一勾,眼睛直直盯著女人的裙底看,一點兒沒有要挪開視線的意思!
 
聽聞他的話,女人低頭一看,看見自己因為高擡腿而撐開的裙擺,臉頰一紅。
 
「你!.....流氓!.....」女人憤憤的咬著唇,一臉的漲紅!
 
就在此時,原本一直沒有出聲的男人,對著女人擺了擺手,女人很聽話的閉嘴住聲!
 
只見男人抱著手臂,戲謔的看著他,對他的無理張狂就像沒看見一樣!
 
「怎麽?小兄弟,你認識我?」依然是那樣渾厚的聲音,聽上去平靜得沒有一絲波瀾!
 
「欸?」金明洙眨眨眼,不解的看著男人。
 
他居然說不認識自己?是在裝傻嗎?強要了老子的菊花初夜,居然還說不認識?
 
裝什麽b?這傢伙到底在搞什麽?
 
「我今天才回國!實在不記得在什麽地方見過你!」男人看著嘴張得老大的金明洙,再次啟唇平靜的解釋道。
 
「.....」金明洙直直的看著男人,沒有說話!
 
看著男人一臉真誠的樣子,那平靜的眼神,好似沒有說謊!那聲音也不像!
 
只是.....世界上有如此相像的人嗎?這鼻子這眼睛?簡直就是一模一樣嘛!
 
「小兄弟這樣不累嗎?坐下喝一杯如何?」男人端著酒杯看了看金明洙高擡在桌上的腿說道。
 
「呃.....」金明洙看看男人悠閒自得一副紳士的樣子,再看看自己,完全一副地痞流氓相嘛!
 
(其實他忘了,他自己本來就是混混一枚!本色就是如此!)
 
尷尬的收回小刀,放下腿,拍拍自己的褲腿,朝著沙發一屁股坐了上去!
 
他就是要看看,這男人到底是不是那個男人!他到底在搞些什麽東西?
 
「來一杯!」男人擡手倒上一杯洋酒,推到金明洙的面前。
 
就這簡單的一個動作,男人擡手之間,金明洙立馬明白了:眼前的男人根本不是那個傢伙,他們真的只是長得像而已!
 
因為,他鼻子很靈,著有最強狗鼻子的稱號!
 
他們之間味道不一樣!雖然眼前這個男人身上灑了古龍香水,但是,那身體原本的味道卻是不一樣的!
 
那傢伙身上的味道,好像兩次那傢伙都沒有抹過什麽香水!他身上那種純天然的味道!屬於.....應該是清香吧!反正氣味是不錯!
 
人品嘛.....不說了!簡直就是披著人皮的狼!!
 
這個男人嘛!身上除了古龍香水的味道之外,隱約還有另外的一個味道,他也說不清是什麽味道!反正不難聞,但是他也不喜歡!
 
相比之下,還是那傢伙的味道比較好聞!
 
瞇眼再次看了看男人,金明洙毫不客氣的端著酒杯仰頭就灌,就跟在喝啤酒一樣。
 
「有啤酒嗎?這玩意兒不好喝!」放下杯子,金明洙擦擦嘴,對著男人說道。
 
「哦?喝不習慣?那好來啤酒!」男人放下杯子好脾氣的對著一旁的女人吩咐到。
 
「小兄弟!你認識我?」男人瞇著那雙銳利的雙眼,靠近金明洙緩緩的問。
 
那從眼簾裡蹦發出來的寒光讓金明洙渾身一抖,十分的不自在!
 
那緩慢而渾厚的聲音,冷冷的,淡淡的,但是就是這樣的聲音,也讓他全身發毛!
 
直覺覺得這男人很恐怖!比那該死的畜生還危險!還是要小心的應付比較好!
 
「欸?不認識啊!隨便問問!」金明洙接過女人送來的啤酒,對著瓶口就開始若無其事的喝了起來。
 
「哦?是這樣啊!」男人正了正身體,雙眼卻盯著金明洙不放。
 
不認識這張臉嗎?.....呵!問話有像他剛才那樣的問法嗎?一副要人命的樣子!
 
「嗯!兄弟找我什麽事兒?遇到困難要幫忙?」重重的放下啤酒瓶,擦了擦嘴,豪爽的說道。
 
既然這男人不是那畜生!那麽就和他沒有任何關係!只管開口談業務,談價錢好了!
 
「嗯!幫我處理一個人!」男人靠坐在沙發上,仰著頭點燃一根煙,淡淡的吞吐著。
 
金明洙一聽,立刻來了勁兒,果然是來談業務的呢!
 
他就說嘛!自己已經大人大量的不計較那畜生強暴自己的事了,那傢伙怎麽可能還來找自己麻煩!眼前這個人根本就不是他嘛!
 
世界上長的像的人太多了!偶爾碰上一兩個,也是很正常的事!
 
「哦?什麽人?」金明洙問。
 
「這個人很麻煩,也很不好對付!弄不好自己會喪命!你敢接嗎?」男人擡眼看看他,若無其事的說。
 
「哦?有這麽難?資料!」金明洙摸摸下巴,伸長了手等待著資料到手。
 
困難嗎?呵呵!他金明洙最喜歡挑戰有難度的東西!反正即使不成功,自己也會想辦法全身而退!至於錢嘛!嘿嘿!先收到的定金當然不可能退還啦!
 
女人遞過一張紙,紙上大致寫了一些簡單的東西:
 
李成烈,男,現年30,為g市as集團總裁.....現住地址.....
 
呵!as集團總裁啊!g市最大的商業龍頭呢!難怪!這男人會說很難!
 
李成烈嗎?報紙上,新聞上那個炙手可熱的人物?但是即使是這樣,也沒人見過他的真面目!
 
呵呵!看來真的很難呢!
 
不過.....只要錢到位,要求不太過分,他金明洙就敢接!
 
「as集團的總裁啊?我這樣的小人物可惹不起!.....不過,你實在是有困難的話,兄弟我,也就放膽幫你這一把了!那個價錢嘛.....」金明洙看著資料摸著自己的下巴,另一只手伸出食指和中指,朝著男人比劃著錢的姿勢!
 
這麽高地位的人,自己要個兩百萬,弄殘對方一只胳膊或者一條腿的,應該沒問題的!兩百萬絕對很便宜!
 
「兩千萬?好!成交!」男人看著金明洙的手指,眉頭也不皺一下的爽快答應。
 
「蛤?」聽到男人說的數字,金明洙一驚,差點兒沒從沙發上跌下來。
 
兩.....兩千萬?明明自己的意思是要兩百萬!這男人開口居然就整個兩千萬?還爽快的答應了?
 
真***是有錢的主兒啊!
 
兩千萬吶!他自己可是想都不敢想!如果順利幹完這筆,自己不是可以洗手不幹了?
 
「怎麽?你自己開的價錢,反悔?」男人看著金明洙皺皺眉。
 
管它呢,接吧!大不了,完不成,少收錢!
 
金明洙咬咬牙,心一橫!
 
「唉?好吧!兩千萬是有點兒少!不過.....算了,就這樣吧!給你優惠一下!」金明洙摸摸鼻子一副很吃虧的模樣!
 
「有照片嗎?那人很難找的!」金明洙看可能資料,摸著下巴,皺著眉頭說。
 
男人抽著煙,看著他,好看的眉頭皺了皺,似乎在思考著什麽?
 
很快,那微皺的眉頭舒展開來,只見他淡淡的開口:
 
「沒有!按照上面的地址找就好!他一個人住!」
 
「靠!沒照片?」金明洙一聽,立刻炸毛了。
 
沒有照片難道要自己上前去問,“喂!你!說的就是你!你是李成烈嗎?老實交代!老子受人之託來修理你了!”
 
靠!根本沒譜嘛!
 
果然如果錢多?就沒有那麽容易完成呢!
 
「自己想辦法!」男人翹著二郎腿,一副我不管的模樣!
 
「那!要求呢?什麽程度?」金明洙不滿的翹了翹嘴,懶懶的問。
 
「程度?呵呵!.....」聽到金明洙的問話,男人突然坐直了身體,舉著手裡的酒杯,對著玻璃外壁,喃喃自語,嘴角勾出一抹嗜血的笑!
 
金明洙看著男人突然變化的臉龐,心裡暗自一驚:此人,一定是個心狠手辣的主!他的要求一定不簡單.....
 
「.....幹掉他最好.....」半響,男人緩緩出聲!
 
那聲音,緩慢而又低沉,不帶一絲溫度,好似地獄裡傳來的聲音一般.....
 
只見他舉著酒杯,對著昏暗的燈光,照了又照,突然,那絕美的臉龐,面容一擰,那握著杯身的手臂一用力,手背上青筋暴跳。
 
“砰.....”隨著一陣清脆的聲音,那裝滿了洋酒的玻璃杯瞬間碎裂,落成一片片晶亮的碎片,跌落到地上。
 
那亮黃色的洋酒,混合著玻璃劃傷手掌流出的鮮血,一起順著手掌落下,滴落在地上.....
 
男人似乎完全沒有感覺到痛一樣,伸出舌頭舔了舔自己的手掌的血漬,臉上的陰狠之色並沒有消失.....
 
這男人有病嗎?還是和那個人有什麽深仇大恨?能夠讓他爆發出如此大的恨意!
 
讓自己殺人?這可是要坐牢的!搞不好還得一命抵一命!
 
想我金明洙,叱咤風雲的人生還沒開始呢!
 
有多少少婦美女等著自己去採摘啊!豈能白白把自己的小命兒搭進去!
 
明擺著是虧本的買賣嘛!
 
金明洙托著下巴考究著。
 
「殺人?這事兒我幹不了!如果是廢掉胳膊或者腿,唉!不管是什麽地方都行!只要不是殺人,我都接!如果你不滿意盡可以找別人.....」金明洙抱著手臂,挑著眉頭說著。
 
開玩笑!殺人啊?要是被逮住了,後果不堪設想的!所以,他決定堅持自己的原則!
 
「.....」男人聽到他的回話,好看的眉頭再次皺緊!
 
好一會兒,男人終於開口:
 
「既然這樣!那就廢掉他一條腿吧!還有.....劃掉那張臉!」冷冷的聲音,那話語幾乎是從牙縫裡擠出來的一般!彷彿都能聽到那牙齒大力摩擦的聲音。
 
原本俊美異常的臉龐,此刻佈滿了陰霾,剛才的紳士般的風度不覆存在!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