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明洙感覺要喘不上氣了。
 
身上有什麽東西壓著他,又沉又熱,暖氣熏得他口乾舌燥,再加上那麽沉的東西壓在他身上,他簡直要窒息了。
 
他睜開眼睛,清晨的一縷陽光射了起來,正好打在他身上,他看到一個赤裸的結實的肩膀和修長的胳膊壓在他胸口。
 
怪不得這麽悶.....
 
金明洙宿醉未醒,腦袋有些暈,第一反應是他帶了什麽人回家,可是馬上就覺得不太對,他扭頭一看,映入眼簾的是李成烈俊美的側臉。
 
金明洙的腦袋瞬間炸開了。
 
所有肢體的感官都回來了,他能清楚地感覺到他們兩個人都光著屁股!
 
我操.....
 
金明洙簡直要抓狂了。
 
難道昨天酒後亂性?又睡了一次?可是除了頭痛腦熱,身體也沒有其他不適,那究竟.....
 
李成烈的胳膊和大腿都搭在他身上,跟樹懶熊一樣纏著他,他甚至能感覺到有什麽軟乎乎的東西貼著他的大腿.....
 
金明洙再也躺不下去,推開李成烈,掙扎著坐了起來。
 
他一動,李成烈很快也醒了,陽光照得他一下子睜不開眼睛,他用手捂住眼睛,手肘撐起了上半身,被子從他身上一路滑到臀部,矯健的背部肌肉呈現出優雅的線條,那線條往下延展,在經過腰部的窪谷階段後,又在臀部隆起,在陽光的照射下,性感得讓人心砰砰直跳。
 
金明洙只看了一眼就別開了眼睛,大清早這種男人春情萌動的時刻讓他看這麽刺激的畫面,他有點受不了。
 
李成烈終於睜開眼睛,皺著眉頭看著金明洙:「啊,你醒了啊」
 
金明洙指著他,指尖有些顫抖:「你怎麽在我家」
 
「廢話,我送你回來的」李成烈坐了起來,一點不害臊地光著屁股正對著金明洙。
 
金明洙知道自己的臉色肯定很差:「你他媽送我送到床上?還光著身子?」
 
一說到這個李成烈嗓門兒比他還大:「你他媽吐了老子一身!那套破西裝抵得上老子一個月工資,你必須賠我」
 
金明洙怒道:「李成烈你他媽腦子進水了是不是!我吐你一身你就能光著身子跟我睡一起?」
 
「你把自己衣服也吐了,床也吐了,我沒法回家,當然跟你睡」李成烈強詞奪理,反正睡都睡了,他也不是那麽需要理由。
 
金明洙覺得簡直無法和他溝通,氣得直咬牙:「趕緊滾」
 
「滾?我穿什麽滾?你的衣服我穿不下,我的衣服都成抹布了」李成烈一邊說,眼睛一邊往下遊移,在金明洙的前胸和小腹處來回打轉。
 
金明洙瞇起眼睛:「李成烈,別質疑我的智商。有些話我不想說的太明白,不過我太高估你了,不說明白我怕你不明白。你聽好了,那天晚上就是個意外,以後不可能再發生那樣的事兒,我不管你圖新鮮也好,突然開竅了也好,都跟我沒關係,我不喜歡你這型的,你也別成天想著找我開葷,你真要那麽急,我給你點兒錢你去找小鴨子玩兒,別他媽總惦記我!」
 
李成烈一言不發地看著他,眼中醞釀著風暴。
 
金明洙有點兒打怵,生怕這頭小狼狗撲上來咬人。
 
李成烈露出一個惡劣地笑容:「金明洙,我確實就是圖你個新鮮罷了。我這人脾氣倔,沒吃夠我就想一直吃,我就想睡你,怎麽了?我哪裡讓你不滿意了?我長得不好?我身材不好?還是我那玩意兒不夠大?你嫌我技術差,你教我不就得了,反正我告訴你,我盯上的東西就是我的,你要是敢跟別人睡我就揍他」
 
金明洙被這不要臉的無賴給震住了。
 
李成烈捏起金明洙的下巴,邪笑道:「金總,我也不知道為什麽,上你會那麽爽,可能是因為反差太大了吧,人前道貌岸然的金總,在床上那麽蕩,真讓人受不了」
 
「你放屁」金明洙咬牙道。
 
李成烈一個欺身把他壓倒在床上:「金明洙,我看你那晚也挺爽的,你裝什麽呀。咱倆一天見足十個小時,做那個多方便,怎麽樣,跟我吧,以後我不欺負你了,我們和平共處?」
 
金明洙都給氣樂了:「你這個小兔崽子,你知道你在跟誰說話嗎」
 
「我怎麽不知道,叫得比女人都好聽的金總唄」
 
金明洙微瞇起眼睛,冷笑道:「你想跟我當炮友?」
 
「不行嗎?我這樣的你都不滿意,你還好意思說自己喜歡男人?」
 
「男人種類那麽多,你決定我喜歡什麽樣的?我還就看不上你這樣的,你再跟我扯淡,我饒不了你」
 
金明洙試圖推開他,卻被李成烈死死按住,動彈不得。
 
李成烈這小子真是一身蠻力。
 
李成烈瞪起眼睛:「你才扯淡。你不喜歡我這型?老子能把你插到一晚上射三次,你還敢跟我裝,你不喜歡我這型沒事兒,你喜歡我這寶貝就行了,我的寶貝也挺喜歡你的屁股的。我告訴你,不準拒絕我,不然我現在就強奸你」說完還耀武揚威地用下身頂了頂金明洙。
 
金明洙臉色鐵青,這個粗鄙流氓的兔崽子,難怪連李立江那樣的老狐狸都管不了,這小子根本不講理,只知道蠻幹,死人都能被氣活。
 
李成烈得意地蹭著金明洙,蹭著蹭著就起反應了。
 
金明洙看著他,滿眼鄙夷。
 
李成烈一點兒不害臊:「怎麽了,我年輕!」
 
金明洙拼命告訴自己冷靜,他沉聲道:「你先放開我」
 
「不放,你先答應我」
 
金明洙低吼道:「我答應你什麽!」
 
「跟我啊,做我的人」李成烈下巴一揚,一副你敢不答應試試的表情。
 
「你還要不要臉」
 
李成烈冷哼一聲:「你要是對我一點興趣都沒有,我也不會勉強你,可你被我上明明就很爽,非要裝,你現在硬了吧,你還裝!」
 
金明洙恨不能把自己那不爭氣的玩意兒掐了。可這也不能怪他,李成烈一直拿自己的東西蹭他大腿,他是個GAY啊,他怎麽受得了這種蓄意挑逗。
 
金明洙冷道:「你非要跟我當個炮友,也不是不行,脫了褲子讓我上,我包你滿意」
 
李成烈露出不能置信的表情:「你說什麽?」
 
金明洙故意噁心他:「我對你這樣的真的沒興趣,不過你上趕著要跟我好,我給你個機會,我確實沒上過你這樣的,我可以試試」
 
李成烈皺起眉:「你想上我?」
 
「你不願意就從我身上滾下去」
 
李成烈臉色沉了下去:「你做夢吧」
 
「做你媽的夢,滾下去!」金明洙實在沒多少耐心了,他宿醉未醒,一大早就受到這樣的刺激,心情極差。
 
李成烈哼笑:「你想都別想。原來你那個玩意兒不是擺設,還能發揮點兒它本來的作用啊,不過我你是別想了,其他人你也別想了,我告訴你,你要是敢跟別人睡,我就揍死他」
 
金明洙忍無可忍,一拳砸向李成烈的臉。
 
這時候沒有外人,他終於不用顧及形象了。
 
金明洙這一拳是直接照著李成烈的鼻子打的。打鼻子最讓人痛苦,只要一招中了那就是血和鼻涕眼淚流一臉,特別狼狽。不過由於有鼻梁骨,打人的人手也不會舒服。光著觀察金明洙揮拳的位置,就能看出他有多憤怒。
 
李成烈當然不能傻愣著讓他打,可是距離太近,攔截已經來不及,只好偏頭躲閃。這一記重拳擦過他的臉頰,他感覺臉側火辣辣的。
 
他抓住了金明洙的胳膊摁在床上,直接跨坐在金明洙身上,用身體的重量壓制著對方。
 
李成烈撇了撇嘴,哼道:「你跟我動手?」
 
金明洙眼神有幾分狼狽:「李成烈,你別欺人太甚」
 
李成烈看著金明洙臉上的羞憤,不知道怎麽的,心裡很不舒服。
 
他想不通金明洙為什麽這麽嫌棄他。
 
他雖然覺得男人長得好不好看根本無所謂,可是他對自己的相貌也不是沒有自覺,從小到大有多少人前赴後繼上趕著要跟他好,就連在部隊裡都有,金明洙要真是喜歡男的,為什麽就看不上他呢?
 
真的是因為他技術太差了?
 
李成烈想到金明洙為這個拒絕他,就羞惱不已。
 
他繃著一張臉,咬牙道:「你要是嫌我技術差,我他媽學就是了,這玩意兒不就是練出來的,多做幾次就好了」
 
金明洙罵道:「你找別人練習去」
 
「不好意思啊金總,拜你所賜,我現在是個窮光蛋,連開房的錢都沒有,除了你我能找誰」
 
「你混蛋!」金明洙厲聲罵道,用力想把李成烈推開。
 
李成烈乾脆趴下身,整個人壓在金明洙身上,可勁兒耍賴:「金總,我這麽年輕英俊的你都不要,你要求也太高了吧,跟我吧,我以後都不欺負你了」
 
金明洙給他氣得腦袋直抽抽。
 
李成烈低下頭,在金明洙臉龐嗅了嗅,然後把鼻子湊進他脖頸間。
 
金明洙不噴香水的時候,味道好聞多了,很暖和很清爽,他嘟囔道:「你以後不要噴香水,一個男的噴那玩意兒幹嘛,這樣就好聞.....挺好聞的」
 
李成烈一邊嗅一邊蹭著金明洙,倆人都還是血氣方剛的年紀,沒蹭幾下下邊兒都硬邦邦的。
 
金明洙心裡無奈透了,他這是被這小子給賴上了?
 
李成烈哼笑一聲,有些得意:「有反應了吧,你還說看不上我?」
 
金明洙已經懶得繼續吵下去了,他剛才實在是被李成烈的不要臉給氣得炸毛了,現在冷靜下來之後,發現李成烈就跟條狗差不多,你越罵他,他越覺得你在跟他玩兒.....
 
金明洙疲倦道:「你壓得我喘不過氣來,下去」
 
李成烈看金明洙臉色確實不好,就把自己沉重的身體挪到了一邊。
 
金明洙閉上眼睛:「我頭疼,你能不能趕緊回去」
 
「你餓了嗎?我給你做點吃的吧」
 
金明洙的眼睛睜開一條細縫,涼涼地看著他。
 
李成烈坐了起來,轉了轉脖子:「很久沒睡到這麽晚了,真不舒服。你躺著吧,我做飯很快」說完直接跳下床,就那麽不害臊地光著屁股去廚房了。
 
金明洙用手捂住了眼睛。在任何困難面前都可以吃好喝好睡好的金總,面對這樣的李成烈卻頭痛不已。
 
李成烈手腳特別麻利,很快就煮好粥,煎了兩個雞蛋,然後炒了個青菜,總共也就花了15分鐘。
 
等他做好飯,金明洙已經洗漱完畢,從臥房出來了。
 
李成烈邀功地看了看他,又朝飯桌的方向擡了擡下巴:「怎麽樣,快吧」
 
金明洙看了一眼,粥和煎蛋都還冒著熱氣。
 
他大學剛畢業的時候,因為工資低,只能住最便宜的合租房,都是自己做飯,廚藝在那時候鍛煉得不錯。可是後來隨著工作越來越忙,他幾乎很少在家裡開火。冰箱裡的東西,都是鐘點工給他準備的,他一個星期偶爾有那麽幾天,會在家吃,但是時間從來不定。
 
自從跟趙媛離婚之後,他再沒有在早上醒來的時候,有人給他做頓飯。
 
看著桌上簡單的早餐,他感覺心裡有些發酸。
 
李成烈道:「趕緊來吃啊」
 
金明洙坐下來,臉色稍有緩和:「沒想到你還會做飯」
 
「嘿,我剛去部隊的時候,誰都不服,被弄到炊事班幹了三個月」李成烈哼道:「那時候我天天往他們吃的飯菜裡加煤灰」
 
金明洙哼笑一聲:「幼稚,你應該隔三差五倒一罐鹽,他們保證不再讓你做飯」
 
「不做飯?你以為不做飯就完事兒了?不做飯還能去刷碗,洗菜,擦炮筒,就你這樣兒的進部隊,三天你都受不了」
 
金明洙懶洋洋地說:「我可不會像你這麽蠢,一進去就得罪領導」
 
「是,你最會做人,成天擺譜,也不嫌累」
 
金明洙嘲弄道:「我要是有個李董那樣的爹,我也就用不著累了」
 
李成烈皺了皺眉:「少諷刺我,我長到十二三歲的時候,都不知道我爺爺和我爸是誰,他們也不管我,我成天跟一堆小流氓混,長成這樣怪我啊,你去看看我弟弟妹妹,跟我絕對不一樣」
 
金明洙看了他一眼:「聽說你弟弟身體不好」
 
「嗯,本來是雙胞胎,結果一生下來,四斤多的那個死了,他這個才三斤多先天不足的卻活下來了,不過從小身體就虛」
 
金明洙道:「即使這樣你都不能為你爸著想一下,你是家裡長子,卻這麽不懂事」
 
李成烈有些惱火:「輪不到你教訓我」
 
金明洙瞪了他一眼:「我才懶得教訓你」說完舀起一勺粥送進了嘴裡。
 
粥剛出鍋,還太燙,金明洙「嘶」了一聲,差點兒把粥吐出來。
 
「你急什麽」李成烈一伸手,準確無誤地捏開了他的嘴,仔細看了看:「起了點泡,沒事兒」說完起身給金明洙倒了杯涼開水:「喝點水」
 
金明洙呼出口氣,喝了口水,感覺舒服了一些。
 
李成烈看著他燙得通紅的嘴唇,心裡直癢癢。他忍不住伸出頭,卡住金明洙的下巴,用大拇指的指腹摸了摸金明洙的下唇。
 
金明洙看了他一眼:「幹什麽」
 
「你嘴唇看著很軟」
 
金明洙勾唇一笑:「我們接吻過嗎?」
 
李成烈一愣:「沒有」
 
「為什麽沒有?像你說的,咱們睡都睡了,怎麽就沒接吻呢?」
 
李成烈皺眉道:「我不知道」
 
金明洙冷笑:「說白了,你親的下去嗎?要不是那天晚上,你對男人一輩子也硬不起來吧,你不過是想嘗嘗新鮮,我憑什麽要陪你玩兒?世界上有那麽多男人,我憑什麽非要陪你一個只是圖新鮮的小孩兒玩兒?我不至於就缺你那根玩意兒吧」
 
李成烈面色沉了下來。
 
金明洙優雅地抽出紙巾,擦了擦嘴:「早餐不錯,你可以走了」說完轉身往書房走去。
 
李成烈看著金明洙。
 
那是一個純男性的背影。寬肩、細腰、窄臀、長腿,還有短短的頭髮。不具備任何讓他多看幾眼的女性特質,可他就是想看。
 
他敢確定,征服任何一個女人,都不會比征服金明洙更讓他有成就感。
 
女人太無趣了,只有金明洙讓他又氣又恨,想要用盡一切手段打敗。
 
面對金明洙的時候,充滿了挑戰和刺激,這是他想象中的都市生活裡所沒有的,只有金明洙讓他體會到了。
 
他猛地站了起來,三步並作兩步躥了起來,扳過金明洙的肩膀,將他重重地壓在了牆上,用力堵住了他的唇。
 
李成烈動作太粗魯,金明洙的腰先撞到了牆上,還沒反應過勁兒來,熱乎乎的嘴唇就貼了上來。
 
金明洙瞪大了眼睛。
 
李成烈身下就圍了條浴巾,此時腰緊緊壓著金明洙的腰,倆人下身不留餘地地貼在一起。金明洙幾乎整個人被李成烈摟在懷裡,那溫熱的吻略顯急躁粗暴,卻偏偏非常對味兒。
 
李成烈床技不咋地,吻技卻不含糊,金明洙不肯閉上眼睛,他就用手捂住了金明洙的眼睛,另一只手用蠻力卡著金明洙的下巴,強迫他張開嘴,把濕滑的舌頭伸進了嘴裡,在他口腔內吸吮翻攪。
 
金明洙抓著他的手,用力喘著氣,想說話卻被李成烈堵住了嘴。
 
李成烈越親越來勁兒,似乎是想證明什麽一樣,把金明洙口腔裡的每一寸都嘗了個遍,手也伸進了金明洙的睡衣裡,撫摸著他緊瘦的腰肢。
 
金明洙被親得快喘不上氣來了,乾脆照著李成烈的嘴唇狠狠咬了一口。
 
「唔」李成烈疼得一抽,鬆開了他。
 
金明洙眉毛都要豎起來了,整了整衣服,臉色不太好看。
 
李成烈邪笑著舔了舔被金明洙咬破的嘴角,輕笑道:「怎麽樣,算不算有誠意?」
 
金明洙冷哼一聲:「你這是賴上我了是嗎?」
 
「你說是就是吧,反正我看上的東西都跑不了」李成烈用手指蹭了蹭嘴角,看到了紅色的血絲,把大拇指舉到金明洙眼前:「你真下得去嘴」
 
金明洙亮了亮一口好牙:「再敢有下次,把你舌頭咬下來」
 
李成烈捏著他的下巴,露出惡劣地笑容:「不只有下次,還會有很多次,等我把我的寶貝塞你嘴裡,我讓你不僅不敢咬,還要好好伺候」
 
金明洙冷笑道:「你可以試試」
 
李成烈的手又伸進了金明洙的衣服裡,咬著牙說:「你這副惹人嫌的樣子就是欠操」
 
金明洙想把他的手扯出來,李成烈卻紋絲不動,他嗤笑道:「金總,你皮膚挺滑的嘛,你真的不想做?不想做你支著你那玩意兒頂著我的腿幹嘛」
 
金明洙瞇起眼睛:「我都說了,讓我上你我就沒有意見」
 
「你?你上我?誰借你的膽子,敢打我的主意」
 
「你不是一樣有膽子打我的主意」
 
「我不僅打你的主意,早晚我要再把你操的哭出來。我給你點兒時間適應適應,不過我耐性不好,你要老是跟我對著幹,我就把你綁起來上」
 
金明洙冷道:「你可真是個臭流氓」他過去的職場生涯裡遇見過的所有對手,雖然不要臉的比比皆是,但是表面上都還裝得像個人,也能用對付人的手段去對付,可李成烈根本連裝裝人樣都不屑,我行我素,想什麽就幹什麽,從不按排理出牌,完全突破了他的禦敵經驗。儘管金明洙樂於接受挑戰,但是以自己的身體為代價,他還是想躲遠點。
 
可惜現在他躲不掉了,李成烈這個小無賴是真他娘的難對付。
 
必須想點別的法子,硬碰硬顯然不行.....
 
李成烈一點兒都不臉紅:「我就這樣兒,怎麽的,後悔招惹我了?」李成烈咧嘴一笑:「我也不是沒警告過你,誰讓你不聽呢。我告訴你,現在後悔,晚了」
 
看著金明洙鐵青的臉色,李成烈興奮得跟大尾巴狼一樣。他為自己終於找到制服金明洙的辦法而得意不已。
 
金明洙看著李成烈眼裡閃爍的光芒,越發覺得這玩意兒像某種動物。他暗暗握住拳頭,強迫自己冷靜下來。
 
李成烈忍不住湊上去,用舌頭舔他的鼻子、嘴唇、下巴,一邊舔一邊問:「想做嗎?我們做吧」
 
做你媽逼!金明洙在心裡狂罵。
 
他沉住氣,低聲道:「這件事我考慮考慮,你先放開我」下邊兒實在脹得難受,他怕李成烈再蹭下去,自己也把持不住了。
 
那晚的記憶已經在夢裡騷擾過他好幾次。以至於僅僅是看著李成烈赤裸的上身,已經讓他渾身發熱。他意識到這樣很危險,就更加不能允許李成烈繼續挑逗他。
 
他和李成烈不該演變成這樣的關係,他本來就不喜歡帶孩子,都是被李立江逼得,要是再跟李成烈這樣幼稚又霸道的兔崽子好了,就純粹是給自己找麻煩。
 
他又不傻。
 
李成烈想了想,終於放開了他,但緊接著就補充了一句:「以後中午我要跟你一起睡」
 
金明洙忍著抽他的衝動,寒著臉道:「再說」他推開李成烈,往浴室走去。
 
李成烈看著金明洙的背影,露出一個得意的笑容。
 
金明洙上廁所的時候,李成烈去他衣帽間轉了一圈,找出了一條五分短褲和一件運動衫套上了,這兩件衣服勉強合身,不至於讓他裸奔。
 
穿上衣服後,他看著地上昨天被金明洙吐過的被子和衣服,皺了皺眉頭。
 
他把那些東西都抱了起來,扔進了樓道裡的大垃圾桶裡。然後開始用拖把拖地板,把整個臥室都擦了一遍,然後開窗透氣。
 
金明洙回臥室就看到李成烈拖地的樣子,他挺意外地挑了挑眉。
 
李成烈看了他一眼,指著地板:「你昨天吐在這兒了,臭的要命,要不是地板撬不起來,真該給扔了」
 
「我家臭不臭你操什麽心」
 
「哼,好心沒好報」李成烈雖然這麽抱怨,手下的活兒卻沒停,一會兒就把地板清理乾淨了。
 
金明洙看了看他:「你還能做家務?」
 
「有手有腳的有什麽不能做,這點兒活又不累」
 
金明洙道:「幹完了你就走吧」
 
李成烈撇了撇嘴:「我不走,這個周末我打算呆在這兒了」
 
金明洙咬了咬牙:「你說什麽?」
 
「我身上沒錢了,雙休日你讓我上哪兒吃飯去?想餓死我啊」李成烈說得理所當然。
 
金明洙從錢包裡抽出兩張毛爺爺:「拿去,走吧」
 
李成烈朝他豎起中指:「你他媽打發要飯的呢,反正我就不走,有本事你叫警察」
 
金明洙真的被這種不要臉的臭流氓弄得灰心了。
 
李成烈摸了他的臉蛋一把,調戲道:「金總,我給你做飯嘛,我做飯還是不錯的」
 
金明洙冷笑:「往裡加煤灰?」
 
「不」李成烈湊近了,突然照著他耳朵快速地咬了一口,並輕聲道:「往裡加精液」
 
金明洙瞪了他一眼,從床頭找出本書去客廳了。
 
李成烈收拾完之後,到客廳一看,金明洙正躺在沙發上看書。兩條長腿搭在沙發扶手上,真絲睡衣下的腿部線條特別明顯,膝蓋處微微曲起,小腿矯健細長,看著就很誘人。
 
李成烈看別的男人,身材再好的也只會生出攀比的心理,唯獨看著金明洙,老覺得這個男人透著一股媚惑,隨時隨地在引誘他。
 
金明洙金邊眼鏡下的那雙眼睛,好像時時刻刻都在算計,臉上總是掛著各種刻意偽裝出來的表情,或親切、或紳士、或狡猾、或世故、或尖刻,但李成烈知道,那都不是他。只有被欲望折磨得神志不清的金明洙,才是真正的金明洙。
 
他希望那個樣子的金明洙,只有他看過。
 
李成烈走過去坐到了他沙發旁邊的地板上,緊緊挨著他,好奇地把臉湊過去:「你看什麽書」
 
金明洙眼睛一直盯著書:「科普」
 
李成烈把腦袋歪在金明洙的肩膀上:「嗯,大爆炸.....好看嗎」
 
「好看」金明洙翻了一頁,有些不耐煩地拱了拱肩膀,想把那顆沉甸甸的腦袋甩掉。
 
李成烈卻乾脆把腦袋枕在了他身上,小聲說:「你長鬍子了」
 
金明洙下意識地摸了摸剛冒出來的青鬍茬。
 
李成烈又道:「冰箱裡沒東西了,咱們去超市吧。你晚上想吃什麽?我告訴你,我不輕易給人下廚的」
 
「你自己去吧,我錢包在茶几上」
 
「不行,你跟我去」
 
「你煩不煩啊」金明洙想翻身背過去,卻想起來自己在沙發上,沒地方翻身。
 
李成烈皺了皺眉:「你嫌我煩?」有些不高興:「我煩的就是你」他一把把金明洙從沙發上拽了起來:「走,跟我去超市」
 
金明洙此時真有弄死李成烈的心。
 
倆人開車去了最近的大超市,李成烈推著購物車,把看著順眼的東西都往車裡扔。
 
金明洙實在看不下去了,一把抓住他的手:「你餵豬呢?兩個人能吃多少」
 
「多買點兒省的再來啊」
 
「敢情不是你花錢,一點兒都不心疼」
 
「金總還差這點兒錢?」
 
「我不喜歡浪費」金明洙把一些明顯吃不了會壞的東西都放了回去。
 
李成烈笑了笑,捏著他的臉說:「挺會過日子啊」那聲音透著濃濃地曖昧,惹得旁邊一對小情侶拼命看他們。
 
金明洙臉皮也厚,反正不認識對方,乾脆無視那些異樣的眼神,手腳麻利地把多餘的東西往回塞。
 
這時候,李成烈的電話響了。他拿起電話一看,是彭放。
 
他道:「你推著,我接下電話」說完拿著電話走到離金明洙遠一點的地方才接,但是眼睛一直把金明洙放在自己的視線裡。經過賓館那件事,他老覺得金明洙會丟下他自己跑,必須看緊了。
 
「喂,彭放啊」
 
「還“喂,彭放啊”,李大公子還記得我啊,沒把我拉黑名單啊」
 
「嘿,你來什麽勁兒,大姨媽來了?」
 
「大你個頭。自從杭州回來之後,你再也沒聯繫過我,怎麽了,不好意思啊還是嫌丟人啊」
 
「我嫌什麽丟人」李成烈想起那天的情景,多少有些心虛。雖然他在金明洙面前挺無賴的,可是被從小一起長大的兄弟知道自己上了個男的,怎麽說也有點兒彆扭。
 
「不嫌丟人你躲著我幹什麽」
 
「我怎麽躲著你了,我忙工作」
 
「我呸!」彭放誇張地「呸」了一聲。
 
李成烈臉上有點兒掛不住:「你到底要幹什麽,有屁快放」
 
「我就是想問問,你跟你家金總處得怎麽樣了?經過那麽一個激情四射的夜晚,做了幾次來著?五次?六次?哎呀,總之做得人都屁股開花了。於是我就好奇呀,你們倆再碰面是什麽情景?工作中有沒有擦出愛的火花什麽的」
 
「瞎扯淡,能有什麽火花,還是那樣」
 
「哪樣?」
 
李成烈惱羞成怒:「我說你屬老娘們兒的是不是,怎麽這麽磨嘰」
 
「究竟是哪樣?我告訴你啊李成烈,你朋友可不多,你這驢脾氣也就我不嫌棄你,你要是跟我說假話,我瞧不起你」
 
「彭放你個龜孫子.....」
 
「說不說?」
 
李成烈猶豫了一下。看著遠處正彎腰往貨架裡放東西的金明洙,下蹲的姿勢讓他的上衣扯了起來,露出緊瘦的腰和平坦地小腹。
 
他還記得握著金明洙的細腰衝撞的時候,是怎樣銷魂的滋味兒。
 
李成烈粗聲粗氣道:「跟他做那個挺爽的,我打算跟他處處」
 
彭放沉默了半晌,咬牙道:「兄弟,我對你真是刮目相看」
 
李成烈狠狠道:「把你腦子裡那些亂七八糟的想法趕緊清空。有什麽可大驚小怪的,許你今天泡這個明天泡那個,我不能找個人玩玩?」
 
「我找的都他媽是女的」
 
「你是沒試過他的滋味兒,只要過癮就行了,男的女的怎麽了」
 
彭放沉默了一下:「真那麽好?」
 
李成烈愣了愣,厲聲道:「不準惦記,我他媽抽你啊」
 
彭放又「呸」了一聲:「給我都不要,你真沒救了」
 
「不許跟別人亂說啊」
 
「我知道」彭放悻悻道:「懶得管你了,玩玩就行了,可別讓你爸知道」
 
「放心吧,我有病啊讓他知道。掛了啊」說完也不給彭放說話的機會,直接掛了電話,急忙朝金明洙走去。
 
因為金明洙已經推著貨架要離開他的視線,明顯沒打算等他。
 
李成烈走過去抓住手推車:「我來吧」
 
金明洙瞥了他一眼:「買的差不多了」
 
「回去了」
 
李成烈哼笑道:「讓你嘗嘗我的手藝,說不定你今天就主動獻身了」
 
金明洙搖了搖頭,回給他一個鄙視的眼神。
 
倆人買完東西回到家,才剛過了中午12點。他們起來的晚,吃完早餐,基本就省了午飯。
 
這麽漫長的一個雙休日,金明洙想到要和李成烈大眼瞪小眼,還要時時防止他的性騷擾,心裡就直發愁。
 
李成烈就直勾勾地盯著他,不嫌煩似的,他走到哪兒,李成烈一會兒就跟過來。
 
金明洙嘆道:「你就沒別的事兒可幹了?」
 
「我幹什麽?」李成烈環視了一下四周:「我不喜歡看電視,要不你電腦借我吧」
 
「我電腦別人不能碰」金明洙補充道:「手提和台式都不行」
 
李成烈哼了一聲:「是不是有黃片啊」
 
「是」金明洙乾脆利落地回答:「少兒不宜」
 
「我要看」
 
「你看個屁」金明洙把電視遙控器扔給他:「你看動畫片去」
 
李成烈怒道:「你再擠兌我我揍你了,我要看你電腦裡的黃片,男的和男的的」
 
金明洙揮揮手:「不適合你看」
 
「我就要看。你不嫌我技術差嗎,我跟著學學」
 
金明洙忍著扇他的衝動,長嘆了一口氣,打開自己台式機,調出一部歐美肌肉胸毛熊片,直接拉到中間最激烈的地方:「看吧」
 
李成烈看了一眼就直翻白眼:「操,太噁心了」
 
金明洙幸災樂禍地看著他:「看啊,不是要學嗎」
 
「你就沒有點兒正常的」
 
「我就喜歡這些不正常的」
 
「走開」李成烈推開他,奪過鼠標,忍著反胃把那部片關了,在文件夾裡搜索起來,找了一部亞洲的點開了。
 
裡面是個日本青年,長得很清秀,可是李成烈還是有些看不下去。為什麽他看別的男人這麽叫就覺得渾身彆扭,看金明洙這樣就有反應呢?
 
金明洙坐在椅子裡,盯著屏幕看得津津有味。
 
李成烈看了他一眼,怒道:「你看得挺來勁兒啊」
 
「是啊,這個是我最喜歡的一個演員」金明洙瞇著眼睛笑道:「這才是我喜歡的類型」
 
李成烈扭頭把視頻關了,然後把這個文件粉碎性刪除。
 
金明洙想搶救沒來得及,撲上去的時候發現李成烈還要刪其他冠這個演員名字的GV,他一把抓住李成烈的胳膊:「你他媽有病啊,這些都是我的收藏」
 
李成烈用一只手抓住金明洙的手,另一只手繼續操作:「品位太差,這小子長得歪鼻子斜眼的,髮際線還這麽高,你找個好看點兒的喜歡行不行」
 
「關你屁事」金明洙的胳膊繞過李成烈的脖子,使勁一提,用臂彎卡住了他的脖子。
 
這下子李成烈也受不了了,只得鬆開握著鼠標的手,被金明洙提著脖子拉離了位置。
 
金明洙一把推開他,想回去搶救自己的收藏,可惜已經被刪了好幾部。
 
他惡狠狠地瞪了李成烈一眼:「你絕對有病」
 
李成烈從背後抱住他,手從他領口伸進了衣服裡,揉著他的胸肌:「我不想看這些片,那些男的太噁心了,還是你來實體教學吧,嗯?」
 
金明洙把他的手從自己衣服裡拔出來:「你發情期怎麽這麽長,差不多行了,我還有工作要做,你別煩我」
 
李成烈悻悻地說:「周末還工作」
 
金明洙諷刺道:「誰都像你這樣的話,不用吃飯養家了」他打開筆記本電腦,他一些文件拷到了台式機上,然後在電腦上改一份合同。
 
李成烈搬了個凳子坐到他旁邊,默默地看著他。
 
過了一會兒,金明洙電話響了。
 
「喂,李經理,事情辦得怎麽樣了?」金明洙認真地聽著,表情越來越嚴肅,到最後他咬牙道:「他媽的,這幫人辦事.....一定是對方把那個副院長搞定了。這個案子堅決不能上審委會,上了審委會十幾張嘴,指不定研究出什麽結果來,而且至少要再拖個半年。主要就是這個分管副院長不肯簽字是不是?這個副院長叫什麽名字」對方一邊說,金明洙一邊在百度搜索裡輸入一個名字。他打開那人的簡歷,掃了兩眼:「他以前在XX市當過黨支部書記,我認識XX市的組織部長,我去找找關係。這件事別聲張,讓趙廳長給拖著,絕對不能上審委會,能拖一天是一天」
 
金明洙掛了電話,臉色不太好,他低頭翻找著電話本,然後撥通了一個電話。
 
李成烈就看著金明洙神情一變,不但表情,就連口氣都是容光煥發的:「哎,吳哥,是我啊,還記得老弟嗎?」
 
「哎呀,那兩瓶酒你現在還記得呢,這樣,我又讓我一個朋友從法國帶了一箱回來,這兩天我讓人給你寄去半箱。客氣什麽,我去XX的時候吳哥對我這麽照顧,應該的應該的」
 
金明洙跟對方客套了幾分鐘,把話引到了正題上。倆人就那個副院長的事談了半天,李成烈雖然聽不到電話那頭在說什麽,但是從金明洙的臉色也能看得出來,情況不是很樂觀。
 
金明洙掛了電話之後,有些疲倦地靠在椅子裡,沉默地看著電腦屏幕上的簡歷,思索著什麽。
 
李成烈問道:「怎麽了?安徽那個案子這個人不肯簽字?」
 
「對,主管案子的大法官已經同意了,這個副院長不知道是怕擔責任,還是被對方買通了,不肯簽字。案子明明是對我們有利的,要是他不簽字,只能上審判委員會,對方畢竟是當地人,法院也會有地方保護的考慮,結果到時候就不好說了」金明洙喃喃說道,最後他看了李成烈一眼,嘲弄道:「我跟你這個大少爺說這個幹嘛,你關心嗎?」他揉了揉眉心,一臉疲憊。
 
李成烈看著金明洙發愁的樣子,心裡不太是滋味兒,連金明洙諷刺他都沒反駁。
 
金明洙翻找著電話本,一會兒又打了個電話,想找關係跟這個副院長接上。這件事如果不解決,不但風險太大,還會拖延他們太長時間,那會影響公司恢覆上市的整體進程。
 
他接連打了兩個電話,消息都不太樂觀。他想了想,決定給李立江打電話。如果用心去找,也未必找不到關係,但是肯定不會比李立江更快。
 
李成烈一直盯著電腦屏幕,在看那人的簡歷。
 
金明洙掛上電話後,李成烈問:「我爸怎麽說」
 
「他問問看,總有辦法」
 
「總有辦法你就別操心了」
 
「說得輕鬆啊李大公子」金明洙搖了搖頭:「你這幅無憂無慮的樣子真討人厭」
 
李成烈有些惱火,這種被金明洙看扁了的感覺真是糟透了。恐怕在金明洙眼裡,他就是個不成器的太子黨。他一向對做生意或者當官什麽的沒有興趣,也不在乎別人嫌棄他不成材,成材這個東西怎麽界定,他才懶得管別人怎麽想。可是被金明洙瞧不起的感覺讓他惱怒不已。
 
而且,金明洙那副疲倦的樣子看著真刺眼。
 
他把電腦屏幕轉了過來,快速把簡歷看了一遍,道:「這個人我能找到關係」
 
金明洙挑了挑眉:「你?」
 
「我能」他指著簡歷上這個人98年到03年的工作經歷:「XX市法制辦行政覆議廳廳長,我有個哥們的叔叔曾經在XX市當過司法系統的一把手,時間基本吻合」
 
金明洙坐直了身子,眼睛一亮:「真的嗎?」
 
李成烈伸出手:「把你手機給我,我打個電話」
 
金明洙狐疑道:「你幹嘛不拿自己的打」
 
李成烈咬牙道:「沒話費,還用我說第三遍」
 
金明洙有點兒想笑,但是忍住了:「工作需要,我給你充話費吧」說完打開電腦,直接給李成烈充了一千的花費。
 
李成烈冷哼一聲,拿起自己的手機往客廳走去。
 
他走了兩步,又轉過頭來:「如果我真的辦成了,你怎麽感謝我」
 
金明洙翹著二郎腿,用手支著下巴,斜眼看著他:「你辦成了也別想我跟你睡覺」
 
李成烈一笑,露出一口森白的牙齒:「到時候可不是你說了算」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