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是他!就是他!老公,就是他偷了我的戒指!」一個清脆又有些熟悉的聲音響起。
 
金明洙懶懶的擡眼看看,那不是剛才那個胖女人嗎?怎麽還沒走?還叫來幫手?
 
呵呵!真是蠢得可愛!可憐沒人愛啊!
 
可當他看見那胖女人身邊的那座肉山的時候,原本笑盈盈的臉上,笑容頓時凝固了,甚至出現了些許裂痕!
 
誰來告訴他,世界為何這麽小?黃昏街這麽多場子,還偏偏讓他碰到?難到他和那胖豬緣分就那麽的深?不想見他,還偏偏出現?
 
擡眼嫌惡的看了那座肉山一眼,還真***是冤家路窄吶!
 
「呵呵!寧老大別來無恙啊!」金明洙扶扶短髮,摸摸下巴,痞痞的一笑。
 
趁著那肉山發怒之際,不動聲色的朝阿東靠近。
 
「東!等會兒你先走!跑得越遠越好!他們人太多!」金明洙眼睛緊緊的盯著肉山,靠在阿東的耳邊小聲的說。
 
「唉?明洙!我留下來幫你!」阿東拉拉他的衣角小聲的說。
 
「不用!有你在我會分心,他們人數太多了,帶著你我逃不掉!先走!聽我的沒錯!」金明洙看著肉山,嘴角盈盈一笑,小聲的對著阿東說。
 
「那.....好吧!」阿東皺皺眉頭,最終點頭答應。
 
沒辦法,誰叫自己沒有本事,沒法幫到明洙呢!也罷!自己就先離開,免得成為明洙的累贅!相信他一定有辦法脫身的!
 
「臭小子!又是你!上次的帳還沒來得及給你算清楚呢!今天你又來惹事兒?活得不耐煩了你!」肉山隱忍了半天,終於稍微挪動了一下身軀開口說道。
 
「哦?寧老大?我記得這裡可不是你的地盤!我什麽時候又惹到您了?呵呵!小弟可不明白呢!」金明洙雙手插在褲袋,單腿一抖一抖,好似根本就不把肉山放在眼裡一樣!完全一副痞子的樣子!
 
事實上,他金明洙從出生以來就沒有怕過誰!區區一群行動遲緩的蠢豬,想脫身還是沒有問題的!
 
「你胡說!你剛剛偷了我的戒指!最大的那顆!」一旁的胖女人朝前邁一步,抖著那層層脂肪,張著大口說。
 
「大嬸!我可沒拿你戒指!戒指你戴在你手上,我能偷到你的?那我要怎麽下手?難道是你把手自己塞進我的手上,故意送給我偷的?」金明洙看著胖女人笑笑,隨即朝著阿東使了使眼神,示意他離開。
 
跟了金明洙這麽久的阿東,又怎麽不明白那眼神的意思,只見他朝著門邊靠了靠,在大家沒有注意到的地方一點一點得退出了人群。
 
「大嬸?你叫我大嬸?.....老公?人家哪裡老了?那小子叫我大嬸?你幫我出氣!.....」胖女人氣綠了臉,扭著渾身的肥肉朝著肉山撒嬌。
 
「好好!寶貝不哭啊!老公就給你出氣!不哭!不哭!」肉山伸出那厚厚的手掌拍打在胖女人的身上,一副很寵溺的樣子!
 
「嗯嗯!寧老大好眼光啊!像您這麽威武雄壯的身材!就應該適合大嬸這樣的女人,我就說嘛,上次那豐滿苗條的女人,怎麽會掙著往小弟我的身下爬?難怪!哈哈!估計是承受不了您這身材吶?哈哈!大象和母豬?哇哇!絕配啊!」金明洙摸摸鼻子,看著兩個互相撒嬌的胖子,忍不住哈哈大笑!
 
被戳到痛處的肉山氣得滿臉直冒綠,只見他上前一步,伸出肥肥的手臂,朝著周圍的嘍囉們大吼一聲:
 
「飯桶!還不給我抓住他?還站著幹什麽?」
 
「是!」得到指示的大漢們立刻蜂擁直上。
 
看著正朝自己撲過來的大漢們,金明洙皺皺眉頭,身型快速一閃,躍起,一個回旋踢,直接撂倒兩個。
 
「媽的!就開打?好歹說一聲啊!老子都沒準備!」金明洙一邊四處躲閃著,一邊罵道。
 
話說,大漢們雖然靈活度不如他,但是那體力可是出奇的好啊!硬是左右纏著金明洙不放!
 
幾個回合下來,金明洙明顯已經氣喘籲籲,那白皙的皮膚上,微微冒著汗。
 
擡眼看看前面,那街道和公路的四周已經滿是那胖子的人,四周的路已經堵滿。
 
再不衝出去,估計是要掛彩了!要是傷著自己的臉該怎麽辦?那可是自己泡妞的法寶啊!
 
「媽的!」金明洙低咒一聲,快速的在人群中閃動。
 
這他媽這麽大的賭場,有這麽多人在門口打架,居然沒有人出來制止?真***奇怪?
 
金明洙心裡納悶,有著敏銳的感官的他,即使分心,也不可能讓這樣的蠢豬們近身的!
 
一個漂亮的掃堂腿出擊,幾個靠的近的大漢應聲倒下.....
 
樓上,那個能觀全局的地方,李成烈慵懶的靠在沙發上,單手撐著頭,修長的雙腿架在一起,觀賞著樓下門口的一場精彩的武術表演。
 
「呵!一對二十?動作還挺快嘛!小貓咪,還真有兩下啊!」淺淺的品了一口手裡的酒,嘴角揚起一抹別有深意的笑。
 
如今看來,那晚如果不是在蘭博上,地方太小,他的腿施展不開,估計自己想要拿下他,也不是那麽容易的吧!
 
「大哥!還不制止嗎?繼續這樣下去,會影響我們的生意!」一個年輕男子恭敬的問著。
 
「再等等!呵呵!」李成烈揚揚手,淡淡的說。
 
有這麽有意思的遊戲,為什麽不多玩兒上一玩兒呢!
 
旋於大漢中的明洙,此刻進退兩難,對方人數太多,自己想要一一擊破的話,估計是不可能了,得想個辦法讓自己脫身才是!
 
斜著眼角一瞟,頓時心生一計!
 
好吧!如果在門口打架賭場不管,那在賭場裡面呢?
 
嘿嘿!估計任誰也不能放任別人在自己的場子裡鬧事惹不管的吧!
 
「寧老大!今天,不然你就放過小弟怎樣?這裡聽說是李家的地盤?為了小弟一個人,讓您得罪整個李家好像不太好吧!畢竟人家是大家族!嘿嘿!」金明洙對著肉山故意的刺激到,那音量,剛好能夠讓在賭場門口觀察了半天情況的人員聽到。
 
他就是故意的!故意讓他們分心!當然如果能挑起兩家的矛盾就更好了!
 
「哼!李家算什麽!老子可不怕他!縮頭烏龜!弟兄們!給我收拾那小子,別聽他胡說!」胖子插著腰,一臉的不可一世的樣子。
 
「哦?呵呵.....」金明洙看看身後,瞇眼一笑,一個閃身,退進了賭場內。
 
高傲自滿的肉山,胖手一揚。
 
「進去,抓活的!」
 
原本還猶豫的大漢們,聽到肉山的吩咐,也不管什麽李家了,齊齊衝進賭場,朝著金明洙狂追!
 
金明洙奸詐一笑,身體靈活的往人多的地方鉆,身後緊緊跟著一群黑衣大漢,浩浩蕩蕩的衝進賭場,就好像鬼子進村般的掃蕩!
 
整個氣氛,別提多混亂!
 
果然,不知道是得到誰的命令?原本一直暗暗不動的賭場人員,不知從哪裡冒出來三十多號人,紛紛叫囂著朝黑衣大漢攻去。
 
滿意的看著自己製造的混亂,金明洙瞇眼一笑,縱身跳到二樓,坐在樓梯扶手上,點燃一根煙,歪著嘴角叼著,翹著二郎腿還一抖一抖,似乎底下的混亂跟他無關一樣!
 
「嘿嘿!死胖子!看老子不耍死你!媽的!」摸了摸鼻子,歪著嘴,痞痞一笑。
 
低頭俯視著底下一團亂的情況,心裡別提有多爽!
 
「怎麽?惹了事情很開心?」一個低沉的聲音在他的身後響起!
 
突然的低沉的聲音讓金明洙一驚:這樓上居然有人?剛才都沒注意?太沒警覺了!不過.....這聲音怎麽那麽熟悉?好像在哪裡聽過?
 
應聲回頭,看見對面坐著的那個人,那張正笑瞇瞇看著他的臉,比晴天霹靂來得還要讓他震驚!
 
靠!那不是那天晚上強上自己的那個男人嗎?那張臉,化成灰自己都認得!這個世界是不是真的太小了?
 
想找的時候找不到,不找的時候無意間都能碰見?到底是最近太衰?還是太幸運?
 
金明洙張大了嘴巴,含在口裡的煙都快掉下,那晚的情景浮現在腦海!
 
頓時,心裡所有的憤怒,屈辱一下子全數的湧上心頭!
 
那漂亮的臉龐上,顏色由原本的白,變成紅,由紅變成紫,由紫在變成黑!
 
「媽的!是你?你這孫子!老子今天不廢了你!」暴怒的話音剛落,金明洙旋起一腿,朝著男人踢去。
 
剛才觀察了他半天,對他的動作招式都有所了解,所以,李成烈勾著唇,不慌不忙的閃開。
 
那重重的一腿,直接落在了茶几上,正個茶几碎裂成了好幾半兒!那晶瑩的玻璃碎片散了滿地!
 
居然被他躲開了?這男人真的不簡單!
 
一招不成,金明洙一咬牙,騰跳起身,又是一腿,飛速的出擊.....
 
他怎麽能夠容忍,眼前這個強暴了自己菊花,踐踏了自己尊嚴的男人如此的囂張?.
 
「呵!憑你?還嫩了點兒!」李成烈身形一轉,單手一伸牢牢接住了那飛旋過來的腿。
 
呵!力道還真大!震得他的手臂的有些發麻!李成烈不露痕跡的皺皺眉,接著那長腿的身體由於大力的碰撞,連連朝後退了幾步!
 
看著金明洙已經氣得發青的臉,動動腳趾頭都知道他到底在氣些什麽,他見到自己會有這樣的反應一點兒也不奇怪!
 
想到那晚,李成烈唇角一勾:這囂張的小貓咪,雖然味道不錯!但是脾氣未免太過剛烈了!看來自己得拔掉些尖利的爪牙才行呢!
 
身型快速一轉.....
 
「媽的!你.....」看著自己使出了八分力氣的一腿被男人牢牢接住,金明洙氣血上湧,剛想開口大罵,但是脖子上那涼涼的鋼鐵觸感讓他住聲。
 
他出來混了這麽多年,又怎麽會不知道此刻架在脖子上的那個冰涼的東西是什麽?
 
只是,這傢伙什麽時候從他兜裡把刀子拿走的?又是怎麽架在他的脖子上的?
 
好快的速度,他居然一點兒也沒發現?
 
看來他自己真的是惹到了個不小的麻煩呢!
 
從小,從會打架起,他金明洙就沒有吃過什麽大虧!還是接連的吃虧在同一個人身上?真***不甘心!
 
如今,被人給強上了不說,連仇都沒法報!還被人家用刀子劃在脖子上!
 
心裡那滋味,別提多難受!真的是啞巴吃黃連,有苦說不出啊!
 
最近,真***是衰神罩頂啊!
 
金明洙閉了閉眼深深的吸了一口氣,技不如人,他還能說什麽!
 
「我說過!你的那些把戲對我沒用!」李成烈伸出手捏了捏金明洙的下巴!面色瞬間一冷,全身散發著聶人的氣息!
 
從來就沒有人敢這樣對自己無理,這只貓咪還真算是創了先例了!膽子可真不是一般的大呢!
 
第一個拿刀子比著自己脖子的人是他!
 
第一個敢在關鍵時刻打斷自己好事的人是他!
 
第一個對自己破口大罵的人也是他!
 
第一個出口咬自己的人是他!
 
第一個敢向自己一再出手的人還是他!
 
當然,第一個被自己壓的男人也是他!而且壓完後還有點兒讓人戀戀不忘!
 
真是個有意思的傢伙!不過,那莽莽撞撞,天不怕地不怕的性格,還真是讓人頭疼!
 
「別***廢話!要殺要刮隨你!又栽在你手上,老子認輸!」金明洙皺著好看的眉頭看著男人,男人那渾身所散發的王者氣息讓他震驚!
 
這樣的男人,不僅模樣非凡!身手了得!還有那讓人膽怯的氣息可不是隨便的人就有的!這傢伙真的不簡單!
 
面對著眼前這個比自己強了太多的對手,還不知道對方是何方神聖!怎樣都是自己吃虧呢!
 
看來,自己怎麽樣也不是他的對手!那暴菊之仇怕是真的報不了了!
 
也罷!就當是被野狗咬了一口!男子漢大丈夫,被野狗咬上一口也不算什麽!
 
只是,這樣的男人,私下裡卻是個強奸男人的強奸犯?說出去,可能沒有人會相信的吧!
 
「。.....」看看金明洙,李成烈沒有言語,收起刀子,重重的拋開那條襲擊自己的腿!轉身慵懶的坐在沙發上,點上一根煙,悠閒的吞吐著,好似一邊的金明洙根本就不存在一樣!
 
被突然放開晾在一旁的金明洙,伸出手臂掰了掰自己發酸的脖子,眨眨眼,看看眼前這個連名字都不知道的男人,縱使自己心裡再怎麽不平衡也是無可奈何!
 
因為,金明洙明白,自己與男人的實力相差太多,根本就沒辦法和他抗衡!
 
自古以來就是強者的天下,弱者也就只能朝著自己的生存方式殘喘!
 
也許那晚.....他根本就是因為中了春藥的關係,才無可奈何的選擇自己來解決的!跟他本來的意思沒有任何關聯也說不定!
 
事後,他不是還給了一筆不小的錢嗎?
 
雖然,那件事情後,讓自己屁股足足痛了好幾天,但是.....現在不也沒有事情嗎?
 
那件事,自己不說,誰會知道?
 
他,像他這樣身份一看就不一般的男人,應該也不會四處對人家說的吧!畢竟那樣也影響他的名聲啊!
 
強奸犯的罪名可不好聽!而且還是強奸男人!
 
既然別人都不可能會知道,自己的面子也不會損失什麽!那自己還要拿著雞蛋去硬碰人家的石頭做什麽?
 
自討苦頭的事情可不是自己的作風!
 
但是.....即使自己不再計較!好吧!自己承認是沒辦法跟人家計較!那自己那幾天所受的苦可真的是不小啊!
 
既然報仇不成,何不將就著這會兒,好好的敲上這傢伙一筆來得實在?
 
嗯!.....就這麽定了,免得到時候,失去了機會,來個仇財兩空啊!’
 
金明洙摸了摸自己的下巴,瞇著眼一直的看著李成烈不轉眼,片刻功夫,他那靈光的腦子裡,已經有了千百種辦法和打算!
 
男人似乎還是沒有要說話的意思!只是冷著一張臉,讓人摸不著頭腦!
 
金明洙抓抓頭髮,唇角微勾,大大咧咧的轉過身,並排著李成烈一屁股坐在沙發上。
 
斜眼一瞟,那躺在沙發上的煙盒!
 
呵!好煙呢!這高級的煙貴得嚇人!反正他金明洙是捨不得抽這樣的煙!抽這樣的煙跟燒錢有什麽區別?
 
「喲!兄弟!好煙呢!來上一根兒!不介意吧!」金明洙痞痞一笑,不等李成烈回答,就已經自來熟的點上一根煙塞進了嘴裡!
 
「嗯!不錯!不錯!」狠狠的吸上一口,滿意得連連點頭。
 
話說,燒錢的感覺能不好嗎?關鍵是燒的是別人的錢!
 
李成烈擡眼看了看正抽得歡的金明洙,嘴角掛著一抹不易察覺的笑:
 
呵呵!真有意思!變化可真快!好像剛才那個喊著要廢了自己的人不是他一樣!這大大咧咧的摸樣真讓人發笑!他到底有多少個面?是不是還有自己不知道的一面?
 
「唉!我說兄弟!我就直說了吧!吶!前幾天晚上那事情我就大人大量的不再計較了!畢竟你也是中了藥嘛!.....」金明洙仰著頭吐出一口青煙,伸出長臂毫不避諱的重重的拍在李成烈的肩膀上。
 
被重重一拍的李成烈,眉頭微微一皺,雖然反感人家這樣隨意的拍自己的肩膀,但是他沒有發作,只是心裡納悶兒:哦?有這麽好說話?這傢伙又是要耍什麽把戲嗎?
 
不露痕跡的瞇了瞇眼,等待著金明洙接下來的表演。
 
金明洙看了看李成烈的臉,沒有發現什麽異樣,接著說:
 
「不過.....你知道嗎?那樣的行為可是不好的!你知道為了給你當解藥,老子受了多少苦?那個啥啥啥地方疼了多少天?那幾天都沒有出去聯系業務,連妞兒都沒法泡!你知道我的損失有多大麽?」
 
聽到這裡,李成烈唇角一勾,臉上掛著讓人琢磨不透的笑,伸出手隨意的彈了彈煙灰,薄唇輕啟:
 
「哦?不是已經給過你錢了?怎麽?不夠?嫌少?」低沉的聲音回蕩在周圍,聽不出一絲的情緒。
 
果然是有花招呢!
 
「唉!兄弟你說說看,現在社會,看個病什麽的,買個營養品什麽的,哪個不花錢?還有啊!那個精神損失費!人身傷害費!還有因為那事兒耽誤了哥們兒我的工作的,經濟損失費!你說說,你那區區一百萬能夠嗎?」
 
金明洙抽了一口煙,摸摸鼻子,很是認真的對著李成烈分析著,一邊說教的同時,臉上還掛著為難的樣子!
 
「哦?那你說多少合適?」李成烈捏著自己的下巴,擡眼直直的看著金明洙的眼睛,彷彿要把他看穿一樣。
 
呵!這傢伙!他這是在敲詐嗎?真有他的,打不過,就用這種方式準備向自己敲詐一筆錢?看來他也不是那麽的笨呢!
 
恐怕他到現在還不明白他自己現在正在敲詐的人是誰吧!
 
如果,他知道了強上了他的人是誰?會不會因為被人看上了菊花而感到榮幸呢?
 
「嗯.....依我說嘛!起碼再給三百萬!」金明洙睜了睜眼,抽出三根手指對著李成烈比劃著。
 
加上之前的一百萬,就是四百萬,如果他肯給,那他金明洙就敢收!從此,即使報不了仇,看在四百萬的面子上,他也了無遺憾!
 
「呵!你以為你值得了那個價?」李成烈玩心大起,正了正神色,盯著他冷冷的說。
 
突然的冰冷視線,讓金明洙縮了縮脖子,那壓迫得讓人喘不過氣來的感覺再次出現.....
 
但是,他是什麽人,人家可以打他身上,打他屁股,就是不能打臉的他,是個要面子如命的人,又怎麽會在李成烈面前顯露出那一絲的膽怯來?
 
只見他伸了伸脖子。
 
「唉?媽的!這話怎麽說的啊?怎麽就不值了?哥們兒?想必你也是有頭有臉的人物,這事兒被人知道了怕是不太好吧!嘿嘿!花錢買個安心比什麽都重要不是麽?」
 
再次伸出手拍了拍李成烈的肩膀,嬉笑著說!
 
李成烈看了看正搭在自己肩膀的那只手,在看看眼前這張正對著自己笑瞇瞇的俊臉,心裡居然並不反感?
 
呵!這傢伙,現在改用威脅的招數了嗎?難道他以為我李成烈就會在乎那些,從而吃了他這套?呵呵!好一個天真,又膽大的傢伙!
 
「關鍵是!.....媽的!老子沒病,身體健康!那地方可是老子的初夜!本想好好珍藏一輩子都不用的,結果,居然被你給.....媽的!.....」金明洙開口接著說,話才說到一半兒,原本那皮糙肉厚的臉,居然發燙,言語似乎跟卡在了喉嚨一樣的,結巴著就是說不出口那個詞!
 
金明洙心裡一陣的奇怪,在心裡暗自的把自己腹誹了一番:媽的!好好的紅臉幹什麽?不就是說一下事實嗎?還跟女人一樣矯情?
 
聽到這裡,李成烈雙眼眼神明顯一亮,擡眼看了看結巴的金明洙,那難得的害羞的表情被他一覽無遺,聽到他說,那晚自己奪走的是他的初夜時,心裡居然難以抑制的一陣的欣喜!
 
呵!初夜嗎?不錯!不錯!這樣說來,那晚自己對他還真是粗暴了些,真的對他造成了不小的傷害呢!
 
李成烈兩眼閃動著異樣的光芒,心裡暗自盤算著。
 
「靠!你也知道!男人的初夜可比女人的要值錢!至少老子的就值錢!」金明洙突然伸了伸脖子,紅著臉,義正言辭的說道。
 
雖然在心裡給自己無數遍的打氣,告訴自己,這只是為了敲詐這傢伙一筆錢而已,完全是為了報仇!
 
但是,心裡卻還是不能釋懷一般,總覺得自己的行為,就像是一個被強暴的女人,正找著男人,吵著要對方負責一樣!
 
李成烈往沙發上靠了靠,那如鷹般銳利的眼神在金明洙的身上打轉兒.....
 
這樣略顯慌亂的傢伙,還真是可愛,比那囂張的樣子好看多了!這樣的傢伙才有意思嘛!
 
好半響才開口說道:
 
「好!三百萬嗎?」
 
說著便掏出支票,大筆一揮,一張三百萬的支票就推到了金明洙的面前。
 
「額.....」金明洙看著眼前的三百萬支票不可置信的眨眨眼。
 
這麽容易?三百萬吶?就到手了?這傢伙腦子進水了嗎?我要多少,他就給多少?.....難道,有地位的人把面子看得如此的重要?
 
也罷!有錢不拿,那不是傻瓜!
 
猶豫了一下,伸出爪子,抓著支票,拿在手上仔細的端詳了半天,看了看那大寫的三百萬幾個字,在伸出手指頭仔細的數了數那小寫的3後面的那好幾個零,確認無誤後,笑瞇瞇的折好支票,揣進兜兒裡。
 
既然錢已經到手,不走還留在這裡幹什麽?
 
「呵呵!兄弟果然爽快!哈哈!那.....那事兒咱們就一筆勾銷了!再見!.....哦!不對!是永不再見!廢話不多講,不打擾你了,走咯!拜.....」
 
金明洙起身縷了縷頭髮,看了看四周,確定沒有人偷聽或者發現後,對著李成烈笑瞇瞇的揮揮手,轉身一躍就跳下了二樓,著地時還順帶著提了提褲子!頭也不回的跨出了賭場!
 
李成烈,沒有阻攔,只是看著眼前這個漸漸消失在視線的身影,勾唇一笑:
 
「呵呵!永不再見嗎?想得可真是簡單呢!你想不見.....就不見嗎?這個遊戲,好像不是你說了算呢!呵呵!」
 
很多,遊戲不是要慢慢玩,等著獵物自投羅網才好玩不是嗎?
 
「小貓咪!我們很快會再見面的!呵呵!」再次看看賭場門口。
 
李成烈瀟灑的從沙發上起身,繞過已經被踢得稀巴爛的茶几,勾著唇,從另一個出口出了賭場.....
 
夜晚的酒店最高層,經過之前的一場鬧劇後,現在的氣氛格外的曖昧、撩人.....
 
純白色的大床旁,柔軟寬大的沙發上,男人赤裸著上身,那蜜色的胸膛上掛著瑩瑩的汗珠兒,那兩點殷虹的紅豆,隨著粗重的呼吸,而上下起伏著.....
 
修長的結實的雙腿上,那性感的,象徵著雄性的毫毛清晰可見.....
 
「烈.....嗯.....」一個全身赤裸的女人攀著李成烈的肩膀,跨坐在他的身上,正半瞇著雙眼,小聲的呢喃著。
 
那傲人的雙峰隨著上下的律動而抖動著,好不誘人!
 
「怎麽了?嗯!」李成烈那好看的雙眼帶著絲絲欲望之色,淡淡的問著。
 
「人家.....人家還要.....」女人喘著粗氣說著。
 
「哦?那就自己動!」李成烈拍了拍女人的豐臀,勾唇一笑,身體也隨著話語慵懶的靠在沙發上,下身也不再動作。
 
房間內,汗水和喘息聲的交織,充滿了情欲的味道.....
 
「碰!」房門被人大力從外面推了開來,一個聲音很不是時候的響起.....
 
「李成烈!李.....」南宮翼推開門,單腳跨在房內,看到房間內香艷的景色,已經進門了一半的身體,頓時停在了門口。
 
好個香艷的場景啊!如果,那個跨坐在李成烈身上的是個身姿曼妙的男人的話,配合著李成烈的健壯身材!就更好了!
 
絕對是最讓人垂涎三尺的組合啊!
 
南宮翼瞇了瞇眼,看著正在沙發上奮戰的兩人勾唇一笑。
 
「啊!呵呵!不好意思啊,不知道烈你在忙呢!就這樣貿然進來了!」南宮翼嘴上一邊說著抱歉的話,但那身體已經全數跨進了屋內,大搖大擺的走到沙發旁,嬉笑著坐在了旁邊,完全沒有要走開的意思。
 
他架著二郎腿,伸出手拍了拍李成烈性感的大腿,那漂亮的雙眼彎了彎。
 
「嘖嘖!烈!身材還是那麽棒呢!讓人忍不住流口水呢!」
 
跨坐在李成烈身上的女人,依舊扭著豐臀,搖擺著自己纖細的腰肢,奮力的律動著,嘴裡發出忘情的「嗯!」「啊!」的呻吟!
 
似乎南宮翼的進門,絲毫沒有影響到她的性致一樣。
 
李成烈沒有終止自己身上的女人的忘情奮鬥,任由她在自己的身上搖擺.....
 
「把你手拿開,那可不是你能碰得地方!別把你那些餿主意打到我的頭上!」李成烈皺了皺眉,嫌惡的拍打開了他的手,淡淡的說著。
 
「切.....你又不是我的菜.....」南宮翼不屑的扁了扁嘴,完全忘記了自己臉上的淤青。
 
「嘶.....」這一細微的面部動作,牽動了原本臉上的淤青處,疼得他捂著嘴角直抽氣。
 
「呵!怎麽了?誰有那本事讓風流成性的南宮大少掛彩了,還是在臉上?」看著南宮翼淤青的嘴角,李成烈勾唇一笑。
 
他實在想不出,像他南宮翼這樣虐遍無數美男的男人,會在誰手上吃這麽大的虧!
 
那樣子,白皙的臉龐上淤青那麽大一塊,還真是滑稽!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