辦完事情的阿東樓上樓下轉悠了一圈兒,看看座位上,空空如也,哪裡還有金明洙的人影!
 
只見,桌上,還沒有乾掉的啤酒劃出的幾個歪歪扭扭的字:等我!辦業務!
 
呵!厲害呀!就這麽一小會兒,就談成一筆生意呢!明洙,果然不簡單!
 
會場的樓上,靠著扶欄邊上的一處位置,一個上身穿黑衣,俊美異常的男人,托著下巴,那勾人心魄的眼睛,直直的看著下面燈光最亮的位置出神:
 
剛才好像看見那只張牙舞爪的小貓了?是自己看錯了嗎?
 
呵!看來自己真是被這些女人煩膩了,居然產生了幻覺?
 
「烈!怎麽了?看見什麽人了嗎?」一個染著金色頭髮美女,往他的身邊靠靠,膩膩的問。
 
「沒什麽!看見翼了嗎?」李成烈,四處看了看問。
 
這傢伙,轉眼就不見了,還說要和自己喝酒?喝到通宵?
 
「翼?哦!好像他看見合口味的點心了,估計這會兒應該在床上吧!呵呵!」女人掩著小嘴兒嬌笑著。
 
「怪癖的傢伙!他倒是一點兒沒變!」李成烈點燃一根煙,一口接一口的抽著。
 
南宮翼那傢伙可真是,惡劣的癖好還是一點兒沒變,非得要把那些長得好看又柔弱的男人,用各種玩具折磨的流著眼淚,直直求饒才甘心!
 
真搞不懂為什麽他會有這樣的喜好?
 
反正,他自己對男人,什麽同性戀之類的是沒什麽興趣!不過,如果,要說是玩玩的話,那小貓的味道還挺不錯!
 
如果,能把那傢伙拐來玩玩也不錯!玩膩了女人,總要換換口味的!
 
金明洙抄著手臂,喜滋滋的跟著南宮翼,來到黃昏街的一處五星級酒店的頂樓,這最高的一層樓似乎和其他的裝修不太一樣!
 
感覺整層樓似乎並不是酒店,而是,居家的臥室!
 
「人呢?」金明洙眨眨眼,看看房間。
 
四周根本沒有任何人影,難道,這傢伙應經把人抓住藏起來了?那還請自己來幹什麽?他錢多,燒得慌?
 
轉念一想,算了,人家有錢!人家願意!自己也管不著!
 
銀子進了口袋,那才是王道!
 
剛進門的南宮翼像是變了兒一個人似的,臉上沒有了剛才那讓人舒服的笑,只見他迷蒙著雙眼,轉頭,攬過金明洙的腰,伸手摸著他的臉蛋兒,嘴唇在他的耳朵上蹭蹭,曖昧的說著。
 
「嗯?寶貝兒說什麽呢?」
 
耳邊溫熱的氣息侵襲而來,金明洙不由得全身汗毛豎立,自己腰上那突然出現的大手,在自己的腰上不規矩的遊弋著,全身好不自在!就好像在被人家非禮一樣!
 
「靠!媽的!你往哪兒摸呢?」金明洙大驚,大叫著彈跳開來。
 
憑著自己那敏感的運動神經,這一跳,足足跳了三四米遠.....
 
這男人有病嗎?居然對自己一個男人動手動腳?真***活見鬼了!
 
「寶貝兒跳那麽遠,還怎麽繼續?乖!把衣服脫了,洗洗,咱們好開始,良宵苦短呢!」南宮翼笑笑,上前拉拉金明洙的手。
 
呵呵!這幅可愛的摸樣!怎麽練出來的?他怎麽知道自己好這口兒?呵呵!演的不錯!
 
南宮翼勾唇滿意的笑笑!他最喜歡炸毛受了!那樣虐起來才更有味兒!
 
後知後覺的金明洙,現在才明白過來,原來,自己被人家當鴨子給包了一夜?
 
可惡!***,這些人都***瞎了眼?難道自己看上去就那麽的像同性戀?還是個出來“賣”的!
 
「你***腦子進水!叫誰寶貝兒呢!老子不好這口兒!滾!」金明洙一把甩開拉著自己的手,惡狠狠的擦了擦自己的臉,轉身就準備朝出口走。
 
「唉!寶貝兒!這戲可是演過頭了!來,我們可是談好的,你這一夜,是屬於我的!」南宮翼,笑笑伸出手臂擋在門前,沒有要讓的意思。
 
開玩笑,進了他南宮翼的門,就沒有能全身而退的!即使是弄錯了,也不可能!誰讓他是他南宮翼看上的玩具!
 
演戲?感情他以為自己是在裝b討他歡心呢?去***!
 
「呸!誰***跟你演戲!老子臉上寫了“我是鴨子幾個字?”你他媽眼瞎啦!現在讓開,讓這個美麗的誤會就此打住!。.....不然,別怪老子不客氣!」金明洙揚揚手裡的拳頭,挑著眉頭,對著南宮翼哼哼到。
 
這樣的威脅,似乎根本就沒有起到一絲作用。
 
只見南宮翼,不但沒有讓開,反而整個身子擋在了門口,臉上掛著那讓人不舒服的笑。
 
「呵呵!寶貝兒!可真會開玩笑!說好的五十萬,我可是已經給你了,現在後悔,恐怕來不急咯!」
 
五十萬?對吶!自己這裡還有他的五十萬支票!難道,到手的錢,就這樣的還給他?不可能!哪有進到口袋的錢還送還回去的道理?
 
但是,要讓自己為了五十萬,而出賣自己的身體和尊嚴!這樣的事情,他金明洙絕對是不會做的!
 
即使,不久前,那一次,也是個該死的意外!
 
哼!銀子只進不出,是他金明洙做人的原則!所以,他不打算“不道德的”破壞自己的原則,吞錢的辦法很多不是嗎?
 
以前,他金明洙又不是沒有做過!有什麽難的!再做一次也沒有什麽不可以!
 
「呵呵!」金明洙勾唇一笑,漂亮的臉蛋兒上兩個淺淺的酒窩,很是可愛!
 
「來來!寶貝兒!別鬧了!我給你準備了很多刺激的東西呢!都是高難度的哦!」南宮翼再次拉上金明洙的手,指了指桌上那一桌子的sm玩具,兩眼放光!
 
金明洙雙眼隨著南宮翼的手臂指引的方向,向桌上看去.....
 
那些東西都***是什麽?嘔.....那長短粗細不一的“棍子”不是高仿真的陽具嗎?其中一根上似乎還套著一個環狀物體!
 
慢著,手銬怎麽也在其中?靠!還有鞭子?
 
旁邊散落著幾樣叫不出名字的東西!只知道,那包裝上,.一個全身光溜的裸男,被人全身捆綁著,被高高的擡起屁股,屁股裡似乎被什麽塞滿,只見畫面上的男人整個哭喪著臉,一副很難受的樣子!
 
就這些東西,經常在外面混的他怎麽可能不知道這些是什麽?
 
「媽的!你說的高難度就是這個?sm?靠!***變態!」看見桌上的一堆玩具,金明洙臉上的笑僵在半空,嘴角直抽!結結實實的被雷了個裡嫩外焦!
 
「是啊!是啊!快開始吧!你摸摸,我光看著那些玩具都已經興奮了!」南宮翼,抓過金明洙的手,直接按在自己那腫脹的下身。
 
手上硬硬的觸感,讓被雷得不輕的金明洙恢覆了一點兒意識!
 
這***男人可不是一般的變態啊!!!
 
「靠!真***晦氣!」金明洙嫌惡的看了一眼南宮翼,跟觸電似的快速的抽回手!一把推開身邊的他,很沒好氣的叫到。
 
他怎麽這麽倒霉?出來接個業務都能遇上變態?
 
不帶一絲的猶豫,轉身就朝著門口走.....
 
「怎麽?想走?沒那麽容易!」南宮翼恢覆如常,一把拽過金明洙的手臂,擋在他的面前。
 
「讓開!看在五十萬的份上!老子不打算對你動手!」金明洙皺皺眉,冷眼看著他。
 
「呵呵!如果我不讓呢?」南宮翼滿臉無害的笑著。
 
「那就別怪我!…」話音剛落,金明洙,彈跳起身,以極為敏捷的速度,旋起一腳,毫不留情的踢在南宮翼的臉上。
 
動作之快,讓南宮翼跟本沒看清!更不談防備了!
 
身體朝後仰,重重的倒在地上.....
 
看著倒在地上的男人,金明洙勾唇一笑,跟沒事兒人樣的拍了拍手,整了整褲腿,戲謔的看了男人一眼。
 
「謝謝你那五十萬!就當是你賠給老子的精神損失費,和時間損耗費!哼!真***晦氣!」金明洙痞痞的摸摸自己的鼻子,然後揚長而去。
 
半躺在地上的南宮翼,不可思議的眨眨眼:好快!那小子怎麽出的腿都沒看清!沒想到黃昏街居然還有這樣的人?一腿居然能把自己放倒?
 
半天,才反應過來!
 
「媽的!臭小子!給我記住!敢拿我南宮翼開涮!膽子不小!」一陣狂怒,似乎震得整個酒店都在打顫!
 
他南宮翼想泡誰還從來沒有失手過!今天居然被這小子給耍了,還敲詐了五十萬?五十萬,對於他來說,根本連牛毛都算不上,但是,這口惡氣,憋在心裡實在是難受!
 
要是傳出去,他南宮翼以後還怎麽在這圈子裡混?
 
「小子!給我記住了,這筆賬,遲早連本帶利的討回來!」南宮翼撐著牆壁,摸著自己那疼痛不已的臉頰,艱難的起身,心情糟糕到了極點!
 
從酒店出來的金明洙,一臉的陰鬱!
 
「媽的!最近出門都沒看黃歷?怎麽盡***碰上這些個倒霉事兒?靠!個個把老子當鴨子!老子長得就像鴨子?
 
瞎了他們的狗眼!想老子,英俊瀟灑,玉樹臨風,根本就是個十足的女人殺手嘛!居然個個都把老子當出來“賣”的!***!」
 
金明洙雙手插在褲袋,那雙不聽話的腿,時不時踢著路邊的花草,白玉的臉龐氣得通紅,嘴裡一直不停的咕噥著。
 
「媽的!還好有這五十萬在!不然老子豈不是要賠本兒?哼!一幫孫子!」從兜裡掏出那張支票,看了又看,食指彈彈支票的紙身,翹著嘴咕噥幾句!然後小心翼翼的折好支票,再次揣進兜裡!
 
錢,是他最喜歡的東西,除了錢以外,他金明洙唯一感興趣的就是女人,性感的女人!
 
夜總會,阿東坐在桌上喝著啤酒,和一旁搭訕的美女有一句沒一句的聊得很是開心。
 
「咦?明洙哥?回來了?辦事效率這麽快?就搞定了?」看見不遠處正朝這邊走來的金明洙,阿東笑瞇瞇的問。
 
「媽的!搞定個屁!孫子!人渣!變態!老子真該一腳踢爆他的頭!」氣憤異常的金明洙,此刻也不管旁邊是不是有美女在場,一拳大力的敲在桌上,震得啤酒撒了滿地!
 
看著憤怒的美男加帥哥!女人很識趣的退至一邊!
 
「怎麽啦?沒給錢?」阿東問著。
 
「吵死了!媽的!」金明洙皺著眉頭,端著桌上的啤酒,仰頭直接灌下一瓶。
 
冰涼的啤酒穿過喉嚨,流向他那快要著火的五臟六腑,頓時火氣似乎被澆滅了不少,心裡也舒服了很多!
 
樓上,李成烈,喝著酒杯裡那烈性的洋酒,無趣的看著舞台的表演。
 
斜著眼看了看自己身邊的女人,那滿身的脂粉味兒,袒胸露背的打扮,真是無趣!
 
「烈!你看,那個不是南宮翼看中的點心嗎?怎麽這麽快就回來了?還完好無損?嗯.....長得真帥!」女人扯了扯李成烈的袖子,笑瞇瞇的說著。
 
隨著女人手指的方向,李成烈懶懶的轉頭,當看著底下那穿白色t恤身影時,頓時像打了激素一樣,全身都來了勁兒!
 
呵!那不是那只小貓咪嗎?怎麽會在這裡出現?剛才翼看重的點心就是他?
 
呵呵!看這小子氣憤的樣子,一定是被氣的不輕吧!
 
以他的脾氣,翼那傢伙一定沒有得手吧!
 
呵呵!也難怪,誰讓他惹到一只有鋒利爪子的貓咪呢!
 
「呵呵!有意思!」看著樓下的身影,李成烈摸了摸自己的下巴,勾唇一笑。
 
「走!***摸幾把去!手癢!」放下酒瓶,金明洙毫無形象的擦擦嘴,站起身就朝門口走。
 
阿東看著反常的金明洙疑惑的皺皺眉:這又是怎麽啦?什麽事情氣成這樣?那表情真像是被人家當成鴨子的表情!
 
「欸?明洙哥?等我啊?」回過神來,發現人已經走遠,大叫著跟了上去。
 
看著消失在自己視線的人影,李成烈勾勾唇,起身攬著身旁的美女,下了摟.....
 
「小,小小小.....」
 
「大大!大!大大!.....」賭場內,嘈雜的喧鬧聲絡繹不絕。
 
金明洙抄著手臂,大搖大擺的走進場內!
 
裡面熱烈的氣氛讓他興奮不已,很快就忘記了剛才被人家當成鴨子的不快!
 
他縷了縷頭髮,搓了搓手!瞪大了眼睛,四處看看,場內,紙牌,麻將,老虎機,百家樂.....等等玩兒法,應有盡有!
 
好久沒有來這裡過把癮了,還真是手癢到不行呢!
 
最近遇到太多的不順心的事,管它媽的!總之先玩玩在說.....
 
兩人在場內四處轉悠,在各種玩兒法的區域停留了一會。
 
麻將的區,安靜異常,四周只能聽到那麻將“砰砰”落在桌面的聲音。
 
「哇!大嬸!怎麽能打八萬?明明只能打四條的嘛!看吧!給人點杠了吧!唉!」金明洙抓抓頭髮,站在一個四十多歲胖胖的婦女身後,伸著長臂比劃到。
 
「唉!唉!又錯了!打二餅!二餅!哎呀!看吧,點炮了吧!」金明洙伸長脖子,看著桌上的麻將,一臉的惋惜狀!
 
沉浸在惋惜狀態,還自己以為是在做好人的金明洙,此刻並沒有發現,他的身前坐著的胖女人臉已經黑成了鍋底!
 
只見胖女人皺著眉頭,緩緩轉頭,瞪著兩只瞇瞇的小眼,由下往上的看著他,那臉色幾乎和茄子的顏色沒差!
 
當看到金明洙的臉時,那原本成紫色狀態的臉,瞬間轉為粉紅,兩只瞇瞇的小眼好像還冒著桃心,連那胖嘟嘟的臉頰上,都有了不應該出現在這個年紀的她臉上的小女兒的羞態!
 
只見她扭了扭肥胖的身體,那戴滿鑽石戒指的胖爪子,拉著金明洙的手,搖了搖,膩膩的開口:
 
「嗯.....帥哥!人家不會嘛!你教教人家咯!」說罷,從胸前那堆肥肉?還是乳溝?反正分不清的物體裡抽出一疊百元大鈔直往金明洙手裡塞。
 
金明洙嫌惡的看看抓著自己手臂的爪子,那麽貴重的鑽石戒指?怎麽戴在這樣的豬蹄兒上?真是暴殄天物啊!
 
在看看手裡,女人塞過來的鈔票:呵!富婆啊!就是長得太磕磣了!就算是閉上眼也沒辦法上啊!.....不過.....人家給錢還怎麽好意思拒絕?
 
「呵呵!這位太太!你長得可真福氣啊!」金明洙縷縷短髮,臉上揚起一抹迷人的笑!還順帶著眨眨那電力十足的桃花眼!
 
一邊接過女人塞過來的錢往自己的褲袋塞,一邊還做著色瞇瞇的樣子,拉著女人帶著戒指的手不放!
 
「嗯.....帥哥!人家還沒男朋友呢!」胖女人不依,嬌羞的低著頭,用手捂著自己的嘴,小聲的說。
 
被那十萬伏特的電壓所懾,胖女人此刻大腦暈乎乎的,根本就沒有任何的思考能力,只是一味的紅著臉,低著頭。
 
「哦?對不起!呵呵!美女你的手可真好看!我可以吻吻它嗎?」金明洙拉著女人的胖爪子,手掌不停的在那肉呼呼的手背上摩挲著。
 
「嗯!」胖女人看著桌面害羞的點點頭。
 
得到回應的金明洙雙眼一亮,拉過那只胖手,低下頭,在那手背上吻了吻,低頭吻向女人的手時,在大家都看不到的地方,嘴角牽出一絲皎潔的笑!
 
「你的手真香!真嫩!.....那個,不好意思啊,小弟去一下衛生間!失陪!大家繼續玩兒!」金明洙擡起頭,強忍著嘔吐的衝動,睜大桃花眼直直看向胖女人滿臉肥肉瞇瞇小眼,魅惑的笑笑!
 
「嗯嗯去吧!等你!」胖女人對著他招招手,滿臉的歡喜,並沒有發現她那戴滿了鑽石戒指的手上,正少了些什麽東西!
 
從麻將區出來,金明洙滿意的看看自己手心兒裡,那顆碩大的鑽石戒指,瞇瞇眼,咧嘴一笑!
 
只要是他金明洙看上的東西,就沒有弄不到的!不管用什麽方法,他一定會達到目的!
 
呵呵!胖女人,活該你倒霉!哈哈!手上那麽多戒指,送一顆也沒關係的吧!哈哈!
 
一直跟在金明洙身後,看著他一舉一動的阿東終於忍不住出聲:
 
「唉!明洙哥?我們還是趕緊離開吧!遲了怕是那女人會發現?」
 
「呵!你什麽時候變笨啦!你沒聽過,最危險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安啦!走!摸兩把!哈哈!今天收獲不錯!」
 
金明洙揚了揚手裡的戒指,笑著朝前面走!
 
「唉!.....」阿東垂頭嘆了口氣,無奈的跟了上去。
 
來到牌九區,哇!那排場?簡直是麻將區沒得比的。
 
看看,那桌上坐著的男人,一個個,那叫一個威武,那叫一個高大!如此光輝的形象,讓金明洙癡迷的眨眨眼!
 
「阿東!看看人家桌上的籌碼?跟***小山一樣!真帥!估計得有幾千萬吧!靠.....」金明洙扯扯阿東的衣袖,流著口水說著。
 
「嗯!不少呢!」阿東老實的點頭附和著。
 
唉!什麽時候,他也能坐在那裡豪賭一回該多好!金明洙耷拉著頭,嘆了口氣!
 
這輩子,估計是沒希望咯!下輩子,一定要投胎成一個富二代!要不就投胎成一個女人,一個漂亮的女人!
 
沒錢?就用臉蛋兒換!迷死那些人渣!鈔票大把大把往懷裡送!哈哈!金明洙抄著手臂,臉上掛著痞痞的笑。
 
「明洙哥?笑啥呢?」阿東不明所以的抓抓頭。
 
「哈哈!沒啥!走玩兒大小去!這***玩意兒,看不懂!和咱們不是一個檔次的!」金明洙拍了拍阿東的肩膀,翹翹嘴。
 
金明洙是個十足的單線腦筋,最喜歡的就是押大小,因為他覺得,紙牌無聊,麻將沒勁兒,牌九.....傷腦子,關鍵還沒錢!
 
所以,押大小他最喜歡,直接,開了就是,運氣好,那鈔票就嘩嘩往口袋倒!
 
哈哈!那感覺!一個字!爽!!!
 
「呵呵!好!」阿東笑盈盈的跟了上去。
 
這麽多年了,明洙一直保持著這樣的習慣,還是喜歡直接的押大小!呵呵!真是他的作風!
 
兩人一前一後來到賭區,殊不知,剛才,從他們進門那刻起,他們的一舉一動都沒有逃過一雙眼睛.....
 
賭場二樓,一個足以觀察全局的位置,一個長相極為俊美的年輕男子,烏黑的短髮簡約的髮型,黑色襯衫包裹著那健碩的身材,領口微微敞開,露出那幾近小麥色的健康肌膚,一條黑色皮帶,皮帶頭處閃閃發亮,映襯的那條修腿的黑色褲子都似乎發著亮!
 
「呵呵!美男計?有意思!.....手法乾淨俐落!真有你的!小貓咪!」李成烈翹著二郎腿,慵懶的靠坐在沙發上,點燃一根煙,悠閒的吞吐著,從這個位置上他可以清楚的看著場內發生的所有事情!
 
從剛才起,他就一直在關注他的一舉一動,結果,這個無意間的興趣,居然真的發現了這麽有意思的事情!
 
呵呵!接下來應該很好玩吧!
 
「大!大大大!.....小小小.....」賭桌前熱鬧非凡,本就不算大的桌子,擠滿了人。
 
男人,女人,手裡都緊攥著自己的籌碼,看著司儀小姐手裡的骰盅不轉眼,那個氣氛別提多緊張!
 
「二二一,五點小」司儀小姐解開骰盅,微微一笑。
 
「哈哈!小!哈哈!」一些人興奮的攬過桌上贏來的籌碼,高興與全寫在了臉上。
 
「哎呀!怎麽又是小!」一部分人垂喪著臉,看著自己的銀子一點一點的進了賭場口袋,滿臉的不甘心。
 
金明洙觀察了半天,對著阿東眨眨眼。
 
阿東立刻很懂的拿出剛換來的籌碼,分處一部分壓在了大上。
 
「買大!」金明洙摸摸自己的頭髮,迷人一笑。
 
「大大大!.....小小小!」又是一陣澎湃的喊聲不斷。
 
「四五六,十五點大!」隨著司儀小姐好聽的聲音響起。
 
金明洙瞇眼一笑,哈哈!他就說嘛!今晚幸運之神會站在他這邊的!這不就是個很好的開始?
 
「明洙哥?下把買什麽?」阿東點點自己手裡的籌碼,看了看金明洙。
 
金明洙摸摸鼻梁,看著骰盅,漂亮的臉龐一笑。
 
「還買大!再加點兒注!」伸手指了指籌碼,一副十足的大哥樣!
 
「哦!」阿東老實的點頭照做。
 
「五五六,十六點大!恭喜你,帥哥,又贏了!」漂亮的美女朝著金明洙眨眨媚眼,甜甜的笑著。
 
「哈哈!都是美女的功勞!」金明洙對著司儀小姐揚揚頭髮,迷人一笑。
 
賭場不能動手調戲司儀美女,但是動動嘴不犯法的吧!
 
「阿東!下注!還押大!再加點兒,收完這單喝酒去!哈哈!」金明洙撞了撞阿東的肩膀,內心高興不已,心裡鐺鐺的打著如意算盤。一心想著賺完這把趕緊出去趁著夜色泡上兩個妞,好好的爽上一爽!
 
如果這把多加些注,手頭上贏來的也就有個十幾萬了,可以逍遙一陣了,反正他金明洙不貪心,有得賺就好!
 
「這些夠了吧!明洙哥?」阿東看看他問。
 
「不夠!不夠!再加點兒!趁現在運氣好!媽的!不多撈點兒都對不起觀眾!再加再加!」
 
金明洙興奮的拍拍桌子。
 
「都加這麽多了!手上沒剩多少籌碼了!萬一.....」
 
「什麽***萬一啊!老子今天運氣好,加吧加吧!還買大啊!」金明洙翹翹嘴,一副勢在必贏得樣子。
 
骰盅在司儀小姐的手裡叮當的響著,所有人都屏住了氣息,看著那骰盅的起起落落!
 
「大大大!大大!.....」一幫買大的人們,紛紛握著拳頭,激動的喊著。
 
「小!小小!.....」
 
「大!一定得開大!大大!」金明洙瞪著眼看著桌上還沒有開啟的骰盅,白玉的臉上或許是因為興奮泛著微紅。
 
「一二三,六點小」司儀小姐笑盈盈的開啟骰盅。
 
「哇!我賺啦!我賺啦!小!小!」一個中年男人興奮的大叫。
 
「靠!有沒有搞錯!美女?看著我下得重,居然開小?媽的!」看著桌上的點數,金明洙斜了斜眼,一臉的不滿。
 
媽的!好不容易連贏兩把,賺了點兒錢,這下好,一下全倒回去了,還賠了不少本錢!
 
哼!意外!絕對的意外!再來!老子一定會贏回來!金明洙瞇瞇眼,心裡想著。
 
「明洙哥?輸了!」阿東看看臉色並不好的金明洙說。
 
「媽的!知道!下注!還押大!哼!」金明洙抱著手臂,憤憤的翹翹嘴。
 
「哦!」阿東拿出為數不多的籌碼,從裡面分出一半兒,放在大字上。
 
「一一二,四點小」又是一聲開小的聲音。
 
「靠!有沒有沒搞錯!又是小!阿東,再押,還是大!老子就不信邪了!全押上!」金明洙瞪著眼睛,一臉的不服氣。
 
「.....小」又隨著一個報點的聲音響起。
 
「.....」金明洙,看看桌上不說話。
 
怎麽又是小?又輸了!不該的啊!明明老子今天運氣很好的啊!哼!肯定是被那神經病給晦氣的!
 
呸呸!真***晦氣!居然把老子當出來“賣”的!
 
抽出褲兜兒的那五十萬支票看了看,越看越生氣!
 
「明洙哥?回去吧!咱喝酒去!」阿東拉拉金明洙的衣袖。
 
「東?再買大!」金明洙憤憤的說著。
 
「明洙哥?沒了!籌碼全輸掉了!我們不玩兒了!回去吧!」阿東拉拉金明洙的衣角小聲的說。
 
「沒了?沒了去換!不贏回來本錢,老子今天不走了!喏,換去!」金明洙從褲兜兒裡掏出那五十萬支票,遞給阿東!
 
看著桌上,莊家那堆籌碼,看著就心疼!自己剛才的銀子可全跑去了別人的口袋裡!
 
哼!運氣嘛!剛才不好,說不定等會兒就好了!等老子贏回本錢,就走,喝酒去!哼!
 
金明洙心裡盤算著。
 
「明洙哥?這錢哪兒來的?」阿東看著手裡的支票驚訝的問。
 
「剛才那神經病那兒訛來的!去換去換!」金明洙不耐煩的招招手。
 
一會兒後,阿東辦好後回來。
 
「押大!老子就不信邪了,還能老開小?媽的!」擦擦額頭的汗珠兒,點上一根煙,翹著腳抽著。
 
「小」輸了,某人臉黑了。
 
「小」又輸了,某人青黑的臉色上,頭頂似乎冒著煙。
 
「小」一次又一次的開小,讓某人心裡徹底承受不住,終於到了爆發的邊緣.....
 
金明洙看看手裡僅剩的籌碼,短短的幾把間吶!五十萬就只剩這點兒了!
 
怎麽可能還輸?輸了錢,不心痛是假的,即使那是自己敲詐來的錢!
 
媽的!豁出去了!
 
金明洙咬咬牙,把手裡的籌碼全數往桌上一推,再次狠狠的押在了大上。
 
他就不信邪了,還真能連續第十六把也開小?
 
如果這把還是開小,那他從此就不主動泡女人!
 
可事實總是殘酷的,當司儀小姐手裡開啟的骰盅裡那明顯顯示著小的骰子,讓金明洙不在言語了!
 
他眨眨眼,不可思議的看看桌子,再看看阿東!
 
真***絕了!又開小?真不讓我金明洙主動泡女人?.....好吧!不主動泡就是!不過,如果.....美女主動送上門,那還有不吃的道理嗎?
 
運氣這麽“好”,估計明早去買彩票,是不是都會中!
 
「走吧!阿東!喝酒去!」金明洙抖抖t恤,沒事兒人一樣的站起來,拍拍阿東的肩膀,大搖大擺的朝前走去。
 
嘿嘿!如果要問他輸了五十萬心痛不痛!他一定會回答:「痛啊!我很心痛!也很後悔!後悔為什麽沒有在那孫子身上在多敲詐點兒!」
 
「唉?明洙哥?那.....」阿東看看桌子,再看看那已經邁步的背影。
 
真的就這麽走啦?剛才可是輸了五十多萬吶?就這麽走了?
 
「明洙哥?那可是五十萬吶!都沒了!」阿東小跑在他的身後說著。
 
「沒了就沒了唄!改天再找個冤大頭多搞點兒!」金明洙雙手插在褲袋不在意的說著。
 
「可是.....」
 
兩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說著,完全沒註意到,賭場大廳門口,有一群穿著黑衣的大漢正等待在那裡!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