趴在床上的金明洙,咬著牙脫下自己的褲子,那四角褲脫下來連帶著類似血跡的東西,牽扯到傷口鑽心的疼痛感讓他皺眉。
 
已經裂口破皮了吧?金明洙心裡想著。
 
拿著鏡子,吃力的對著私處上照,從鏡子裡可以清晰的看見,他那私處的甬道口處,已經紅腫不堪,周圍的道口壁似乎已經被那龐然大物給撐破,正冒著絲絲的血漬!
 
估計是他這從酒店回來,在路上牽扯到道口再次流血的吧!
 
「媽的!禽獸!老子不會放過你.....嘶.....」金明洙憤恨的罵著。
 
一點兒一點兒的把藥膏往自己的傷口處抹,當藥膏接觸自己的肌膚,那冰涼的感覺總算是讓他舒展了眉頭,舒服啊!!!
 
就這樣,金明洙赤著身體,趴在床上睡著了!
 
好累呢!筋疲力盡呢!算了,什麽也不想!
 
去***“業務”!去***“黃昏街”!去***錢!
 
接下來兩天估計是沒辦法出去接活了!所以,安心的睡吧!
 
「畜生!老子一定不放過你.....」緊閉著眼,熟睡的金明洙,咂巴咂巴嘴,含含糊糊的囈語著.....
 
夜晚,繁華初上,原本白天冷清的“黃昏街”此刻已經車水馬龍,來往車輛穿梭不斷。
 
一輛豪華霸氣的蘭博停在了ak的門前,霎時引來了無數人的目光,ak雖是g市最大的酒吧之一,但是,像這樣的等級版蘭博出現在這裡,還是很少見的!
 
“砰!”車門關上,一只穿著黑色意大利純手工制得皮鞋的腳,從車上下來,光從那鞋的色澤和亮度就能看出來,這人身價一定不一般。
 
一條純黑色修身版時裝褲,上面沒有一絲褶皺,黑色的襯衫束在褲子內,領口微微敞開,那健碩的胸膛隱約可見。
 
刀削般異常俊美的臉龐上,帶著絲絲冷酷的味道,那墨色的短髮,隨著風的吹拂絲絲浮動,怎麽看都看不厭!
 
路人紛紛駐足觀看,都在猜想,這樣非凡的男人,到底是誰?以前從來沒有見到過!
 
李成烈雙手隨意的插在褲袋,悠閒的走進酒吧,找了個燈光既暗沉,又能觀望全局的角落坐下。
 
手裡端著一杯暗紅色的酒,時不時啟唇喝上一口,那如鷹般的銳利的眼神在場內四處搜尋.....
 
「呵呵!那小子,今天,沒來嗎?」嘴唇微微一勾,帶著一絲玩味,喃喃自語著。
 
他也不知道為什麽他自己會來這裡,ak,可是他從來不屑來的地方,在他的眼裡,這樣的地方,對於他來講,跟本就入不了他的眼。
 
可是,今天突然想要來這裡坐坐,順便看看那個很有意思的小野貓到底在哪些地方發展他那所謂的“業務”!
 
應該是這裡的吧!那天晚上,似乎有聽那些人說過,什麽ak是那個寧.....寧.....還是牛什麽東西的地方!
 
應該就是這裡沒錯!呵呵!不知道今天有沒有機會能再看到他呢!
 
想到他那天晚上的話:
 
「我叫金明洙!以後在黃昏街有什麽自己不方便出面的事情就來找我!看在你幫過我的分上,到時候給你打個折.....」
 
那樣的桀驁不馴,說話的時候,還帶著點點不羈!不管什麽時候都不忘推銷自己的“業務”,他可真是敬業呢!
 
「呵呵!有意思!」輕輕的喝了一口手裡的酒,勾唇一笑。
 
「欸!先生?一個人嗎?.....能不能請我喝一杯?」一個身材火辣的女人扭著豐臀,搖擺著過來。
 
不等李成烈回答,那女人已經搖擺著那水蛇般的腰身,軟軟的靠在了他的肩膀,還大膽的伸出那纖纖玉手,拿過李成烈手裡的酒就往自己的嘴裡送.....
 
那紅唇沿著剛才他李成烈喝過的地方,喝著酒的時候,還不忘伸出那丁香小舌在杯壁上舔上一圈。
 
那一舉一動,誘惑至極!
 
看著女人的舉動,李成烈不爽的皺皺眉,這樣的女人他見多了,即使對方長得再怎麽好看,他也從不碰這樣的女人,想和他李成烈上床?她們還沒這資格!
 
對於女人的勾,引,李成烈無動於衷,但也不反對,任由那女人掛在自己的身上.....
 
「怎麽?帥哥有心事?不如說說看,看我能幫你排解排解嗎?」女人攀著他的肩膀,唇角有意無意的蹭蹭李成烈的耳朵,還順帶著吹著氣。
 
李成烈不理會女人的問話,單手捏著下巴,那雙好看又銳利的雙眼,一直盯著場內看。
 
「怎麽?帥哥是在找人嗎?找誰?說說看,只要是這ak的常客,就沒有我雪瑩不知道的!」女人又往李成烈的身邊靠靠說。
 
「.....」李成烈依舊沒有回答他的話,只是淡淡看著場內,不言不語。
 
這時,隔壁桌的幾個大漢的談話引起了他的注意:
 
「欸!華哥!你說那小子這兩天躲哪兒去了?都沒在這一片出現過?我們怎麽向寧老大交代啊!」矮個子壯漢端著一扎啤酒,猛灌了幾口打著酒嗝說。
 
「誰知道!估計是被我們嚇得躲起來了吧!哼!那小子膽子可不小,居然敢泡我們寧老大的女人.....」胖子翹翹鼻子,不屑的說。
 
「哈哈!不過那小子長得倒是挺不錯的啊!比娘們還好看!.....就是那身手太厲害了我打不過他,不然。。嘿嘿!」紮著小辮子的男人猥瑣的搓搓手,說話的同時還不忘舔舔唇,一副色相。
 
「呵!你傢伙敢打那小子的主意?小心他踢爆你的頭!他那雙腿,反正我是不是對手了,要不是寧老大硬逼,誰願意惹這麻煩?那小子也不是吃素的,得罪了他,指不定哪天被他給“辦”了都不知道!」最高個子的男人開口了。
 
「哎哎!我們人多,還怕他?哼!」
 
「不過,這兩天,怎麽沒見到那小子的人影了?該不會真的被我們給嚇到了吧!」
 
「不會!這能嚇到他?記得那時候,虎幫的老大出動所有兄弟,都拿他沒轍,過幾天,那小子不是照樣大搖大擺的在虎哥面前晃蕩,泡妞?.....嘿嘿!估計啊,準是泡妞失手,還被人給強上了,起不了床吧!哈哈哈!」
 
「欸!!!對!對!那摸樣,把他按在床上的滋味一定不錯!哈哈哈!」一群大漢肆無忌憚的大笑著。
 
側著耳朵,聽到大漢們對話的李成烈,勾唇玩味一笑:
 
「呵!起不了床嗎?」
 
真的是那樣嗎?呵呵!也是,那天,似乎自己沒有控制好呢!可能真的太粗暴了!
 
也罷,就讓他好好的修養修養,遊戲慢慢再完兒也不遲.....
 
李成烈一把推開掛在自己身上的女人,起身整了整衣襟,瀟灑的出了酒吧......
 
在家狠狠修養幾天後,金明洙站在陽台上,對著夕陽的餘光,掰了掰手肘,壓壓腿,又彎彎腰,做著深呼吸,鍛煉著自己柔韌的身體。
 
呵!這傢伙!人家都是大清早晨練,他可到好,幾乎每天都是傍晚鍛煉,就是和一般人不一樣!
 
用金明洙的話說來說就是:人家白天上班,所以晨練,老子晚上上班,所以老子“晚戀”,你要說是“黃昏戀”也可以,老子不介意!
 
「呼.....」金明洙對著夕陽,深深的呼出一口氣。
 
這麽幾天了,鍛煉鍛煉真是舒服呢!屁股的疼痛也消失了,整個人就跟煥然一新一樣!
 
這人是個典型的好了傷疤忘了疼!
 
此刻他腦子裡想得滿是酒吧、夜總會裡面的香艷美女,那撩人的身段兒!
 
托某禽獸的福,他金明洙已經好幾天沒有碰過女人了,全身的不安分因子正在叫囂!
 
金明洙暗自發誓,今晚他一定要找幾個極品,來好好犒勞犒勞他下身的老二!要知道,從前幾天晚上起,他那老二可就一直很是不滿吶!
 
「明洙?你鍛煉幹嘛?腰上的傷好了?」阿東端著一盤水果放在陽台上。
 
「嗯!好了!.....媽的!這幾天憋死老子了!今晚我們出去好好放鬆放鬆!在家裡悶得都快放不出屁來了!」金明洙掰掰手臂,拿著盤子裡的蘋果就往嘴裡送。
 
蘋果在他嘴裡咬碎,那“哢,哢”的聲音,帶著些許的汁液從他的嘴角流出,掛在唇邊。
 
「明洙?擦擦!」阿東跟個管家婆一樣的,遞過紙巾示意他擦去嘴角的果汁。
 
「嗯?.....不用!」金明洙揚了揚手裡的半個蘋果,伸出舌頭,用舌尖兒在唇邊輕輕一掃,那滴滴的果汁瞬間便被舌頭卷進口裡,末了,還帶著傻傻的笑。
 
個看著他的動作,阿東一愣:這傢伙,老是這樣!有時候真像個孩子!那個習慣,他好像從小時候一直保持到現在吧!
 
他好像不知道,他長著那樣的一張臉,在做著剛才那樣動作,要是被有心人看見,對於某些人的欲望,那無疑是一個不小的刺激,即便他是個男人.....
 
唉!如果,自己將來不在他身邊,他該怎麽辦?是不是會一直這樣神經大條下去?
 
繼續這樣的大條,即便他有一身好的身手,恐怕也難逃人家的奸計迫害吧!
 
唉!有這樣的大哥.....真是.....好操心!
 
阿東無語的搖搖頭。
 
「明洙!在外面不要做這樣的動作!」阿東收回紙巾說。
 
「嗯?為什麽?」金明洙不明所以的眨眨眼。
 
「不雅觀!」
 
「噗!哈哈!阿東?你跟我談雅觀?哈哈!老子連雅觀兩個字兒怎麽寫都不知道!」金明洙笑得前仰後倒。
 
阿東就是這樣,每天都對他說教,什麽出門要穿得體面,不要說髒話,不要動不動就發火等等之類的!他都已經習慣了,如果換做是別人在他的耳邊囉嗦嘰歪的話,估計他早就送對方一記飛毛腿了吧!
 
對於自己的兄弟的“教誨”而金明洙總是點頭敷衍了事!
 
金明洙覺得,阿東就像是那囉嗦個不停的唐僧,是上天故意派來折磨他的耳朵的!
 
有時候,他真不知道,到底自己是阿東的哥哥?還是,阿東是他的哥哥?
 
幾天沒見的“黃昏街”似乎比之前還要熱鬧了,ak門口已經停滿了車,三三兩兩的人們正有說有笑的並肩往裡走。
 
今晚的金明洙身著一件白色v字領t恤,原本有些寬鬆的t恤,因為某人健碩的胸膛而被撐滿,胸膛和腰部那結實的肌肉線條被勾勒的如此的清晰,帶著些許性感的味道。
 
一條深色牛仔褲,包裹著那修長而有型的雙腿,配搭著那件白色t恤,是那樣的合拍!沒有那晚的那套低腰褲,和緊身襯衫那樣的狂野,囂張!
 
既性感,又不失清爽的味道!總之感覺好極了!
 
「嗯!舒服!」金明洙伸了伸懶腰。
 
今天的這身衣服風格,是他頗為喜歡的,既休閒又有型,關鍵是這樣的打扮,既不影響自己泡妞,又不影響打架和逃跑。
 
如果,那晚自己沒有穿那條低腰褲,而是穿的這條牛仔褲的話。。那麽,自己絕對不會被.....
 
「唉!媽的!怎麽又想那事兒了!」金明洙煩躁的抓了抓頭髮。
 
「怎麽了?明洙哥?」阿東上前關心的問。
 
他們之間,一直是這樣,在家裡或者是沒有人的時候,阿東都會直接叫金明洙的名字,而晚上在外面,他就會乖乖的叫他大哥。
 
「沒什麽!走,今天換個地方!老子不想見到姓寧的那肥豬!今天沒心思和他玩兒!」金明洙看著ak的霓虹燈,皺了皺眉,轉身就朝別的場子方向走去。
 
他真的不想見那姓寧的,一想到那肥豬,他就會不由自主的想到,那晚他自己被很多人追趕,他躲進了一個停車場,還上了一輛蘭博,在那該死的蘭博上,他被。.....
 
「媽的!走今天手癢先去找個地方喝一杯,然後去找個地方摸幾把!」金明洙摸摸鼻子大搖大擺得朝著前方走去。
 
「哦!等等我!明洙哥!」阿東忙小跑著跟了上去。
 
兩人經過一段的路程在一家排場非常大的夜總會門前停下。
 
「明洙哥?來這兒喝?」阿東摸摸頭髮,一臉訝異的看著他。
 
難道明洙那傢伙不知道?這裡可是g市頂級的夜總會?裡面的消費,那可不一般吶?
 
阿東眨眨眼,他還是比較喜歡之前的那些小酒吧!
 
「嗯!換個地方心情好!」金明洙叉著腰,點點頭。
 
「可是.....這裡.....」
 
「別嘰歪!我說這裡就這裡,我們不是也應該朝高處發展發展嗎?老呆在那些個破地方還有什麽意思!走進去!我買單!」
 
金明洙翹翹嘴,推了推阿東的頭,大步朝會場裡走去。
 
呵!頂級就是頂級!奢華的裝修就不用講了!裡面的氣氛還真***不一樣呢!
 
瞧瞧?人家門口的迎賓小姐都***站了兩大排!
 
人家還個個都是極品,膚若凝脂,深v的白色禮服,大大的酥胸露出一大半兒!那揚柳細腰,被超短的禮服裹住的翹臀讓人直想上去摸上一把!就那超短的裙擺,如果人家美眉彎彎腰,估計裡面讓人興奮的小內內都能看見吧!
 
金明洙興奮的挑挑眉,雙手插在褲袋,大搖大擺的朝裡面走去。
 
「歡迎光臨!」一陣齊刷刷好聽的聲音響起。美眉們個個彎著腰對著他們了人鞠著躬!
 
「呵!」金明洙瞇瞇眼,一邊進門一邊朝著兩邊美眉的乳溝深處看。
 
幹什麽都朝這邊彎腰?這麽多的美眉,拿一排轉過去彎腰該多好?都朝這邊,根本就看不到裡面的小內內嘛!真是浪費啊!
 
金明洙單手插進自己的短髮,臉上掛著迷人的招牌式笑容,那氣勢活像個富家的公子哥兒!
 
心裡卻是著急的想要鑽到正彎著腰的美女們身後,好好的目睹一下那各色的裙底春光!
 
沒辦法吶!誰叫他金明洙已經好幾天沒碰過女人了!作為一個性欲很旺盛的正常男人,他能把那強烈的欲望控制在心裡已經很是不錯了!
 
偌大的場子,分上下兩層,昏暗曖昧的燈光,那很有旋律感的音樂。
 
金明洙坐在大廳,一個很是顯眼的位置,這裡的燈光和其他的地方的比起來算是很明亮了。
 
端著啤酒,咂巴著嘴喝上一口,轉頭看看四周:為什麽這些人都喜歡坐在暗處?那角落裡烏漆抹黑的有什麽好?坐在亮處多好!人家美女一眼就能看見,有意的就會自動貼上來,多好?還不用自己費力去泡!
 
金明洙眨眨眼,瀟灑的拂拂短髮,四處觀看著適合的獵物!
 
而他的跟班,阿東此刻並沒有他這麽悠閒!
 
阿東兜兒裡揣著一疊名片,正四處竄動,到了新地方,自然要努力推銷他的們的“業務”了,名片雖然是個很土的辦法,可也是個很實用的辦法不是嗎?
 
話說,這g市最大最豪華的夜總會稱號可不是蓋的,光看那門口齊刷刷的性感迎賓小姐不說,連裡面的服務員小妹都這麽正點!
 
金明洙一雙帶著大流量電伏的桃花眼四處看看,這裡俊男美女可真不少!
 
喲!瞧瞧,那邊那美女,幹嘛呢?禮服肩帶都快掉到地上啦!這裡可是公眾場合!
 
哎哎!那一臉色相的肥豬!瞧你那拉得老長的口水,都沾了人家美女的滿胸!
 
欸!!!你倒是輕點兒啊!人家美女的胸都快被你給捏暴了!你還懂不懂憐香惜玉吶!實在不行,你乾脆換老子上,讓哥好好教教你該怎麽疼女人!
 
「嘖嘖!」金明洙瞇著眼看著旁邊上演的香艷戲碼,心裡著實為一朵上好的鮮花,正在被牛糞糟蹋而感到惋惜!
 
「兄弟一個人?」一個清爽的聲音響起,打斷了某人正看激情現場的興趣!
 
金明洙應聲回頭,只見一個身材高大勻稱,長相很俊美,就好像韓劇裡的花樣美男一樣的男人,男身身著純白色衣褲,給人一種十分清爽舒服的感覺,那好看的臉龐上,嘴角正掛著笑,饒有興致的看著他。
 
金明洙不著痕跡的皺皺眉,這樣的人,他從來就不屑,往往像這樣穿得人模狗樣,一張看似無害的臉,還主動上來答話的,一定不是什麽好人。
 
一般這樣的人,不是禽獸,就是毒蛇!
 
隨便哪種他都不喜歡,當然,他倒情願他是後者,因為那樣的話,這樣的人反而更好敲上一筆的!
 
「嗯?哥們兒找我有事兒?」金明洙端著啤酒,擡著好看的桃花眼看著男人,裝作不在意的試探問。
 
他就是要探探這男人上前搭話到底是什麽目的!會不會是自己來這裡的第一筆單呢!如果是的話,即使再怎麽討厭人家,也總不要和自己的錢過不去吧!
 
於是兩個男人,分別朝著不一樣意。
 
兄弟好像頭一次來這裡呢?」南宮翼笑笑,拉著旁邊的位置,不等金明洙回應便坐了上去。
 
「嗯!頭一次來這裡發展!」金明洙伸出手摸了摸自己耳朵上那一排亮鑽,等待著男人接下來的話。
 
「發展?」南宮翼兩眼放光的看著他摸了摸自己的下巴。
 
剛才,從他進來起,自己就有留意到他,看他那雙眼睛一直在場內四處看,好像在搜索什麽異樣,所以自己就上前一探究竟!
 
看來自己沒猜錯呢!他果然是出來“賣”的呢!看他那櫻紅的唇,吻起來一定很有味道的吧!雪白的皮膚,那修長的脖頸,健碩的胸膛,把他壓在身下玩兒sm的感覺一定不錯!
 
這樣的極品,居然會出現在這裡?在他知道自己是gay以來,可是從來都沒有遇到過這麽好的貨色呢!
 
可惜,怎麽是個出來“賣”的?不然的話,他南宮翼一定會把他圈養在家裡,好好享受呢!
 
不過,只要貨色到位,就算是出來“賣”的也無所謂了!只要措施做好就什麽問題都沒有!
 
「嗯!怎麽?哥們兒?遇到什麽難題自己解決不了的嗎?要不要兄弟我幫忙?」金明洙擡擡眼皮,看著南宮翼。
 
嘿!阿東那小子辦事效率真是高呢!才剛去“宣傳”就有生意自己動找上門來了呢!不錯!不錯!今天一定要把這單拿下,好好敲詐這小子一筆!
 
聽到他的話,南宮翼勾勾唇,露出無害的笑:這傢伙!出來“賣”還搞這套?有必要裝正經嗎?都是明白人,說話還要繞彎兒?有意思!不知道,把他按在床上,壓在身下,是不是也這麽有意思呢?
 
「什麽價?」南宮翼抄著手臂看著他,那赤裸的目光開始在金明洙的身上遊弋。
 
金明洙縮縮脖子,突然覺得陰風陣陣:這傢伙,怎麽搞的?看他的眼神,好像自己正一絲不掛的坐在他旁邊一樣?男人有什麽好看的?怪胎!還是他在審查自己替他辦事兒到底合不合格?
 
轉頭對著男人翻了翻白眼兒,開口淡淡的說:
 
「難度高嗎?」
 
如果,任務難度過高,看我不宰死你,毒蛇.....
 
「呵呵!應該是最高的吧!」南宮翼笑笑,玩sm也是分好多種級別的,不一樣的級別,刺激程度是不一樣的!
 
而他南宮翼,正好就喜歡最刺激,最勁爆的那種!不知道這傢伙,到底承受得住不?
 
「那.....價格可不便宜!」金明洙仰頭猛灌了一口啤酒。
 
“咕咚!”一口一口清涼的啤酒下肚,經過他的喉嚨,流向他的小腹,涼涼的很是舒服。
 
伸出舌尖兒,輕輕的在唇邊一掃,把那些許溢出的啤酒往肚子裡一卷,然後滿意的擦擦嘴。
 
他的一系列動作,讓南宮翼心臟驟停,彷彿跳漏掉半拍一樣:尤物!絕對的尤物!今天非把他拿下不可!
 
「嗯?怎麽?價格高,出不起?」看著呆愣的男人,金明洙扁了扁嘴!
 
人渣!既想要教訓別人,不被別人發現,又不願意出好價錢?當天下真有掉下的餡兒餅嗎?
 
金明洙心裡腹誹著。
 
南宮翼撐著頭看著他,臉上掛著微笑!半天不吱聲,那修長的手指在桌面上“滴答,滴答”的敲著旋律。
 
「多少?」半天從那薄唇裡吐出兩個字來。
 
那好看的丹鳳眼,一直在金明洙的身上流連:剛才他的表情?是在瞧不起我嗎?呵呵!真是好笑呢!看來,他是在擔心自己到底肯不肯出錢呢?
 
金明洙一聽,嘿!有戲!
 
出五根蔥白的手指在男人面前比劃著。
 
「五十萬!」說話鏗鏘有力,還連帶著挑了挑眉。
 
呵呵!漫天要價嘛!是他金明洙常做的事情!誰知道哪天碰上個冤大頭,沒準兒不用討價還價,就搞定!哈哈!冤大頭真好!
 
「一夜?這個價高了!」南宮翼看著他淡淡開口。
 
金明洙皺了皺眉:一夜?難道他想今晚就把事兒給辦好?.....也罷!看在這個五十萬的份上,接了!
 
「嗯!就一夜!不高!媽的!保證給你完事兒!還漂漂亮亮的!」拍拍胸脯豪爽的說道。
 
哈哈!五十萬吶!白花花的銀子,你可不要跑哇!
 
「你確定你能做好?」南宮翼捏著自己的下巴看著他,一臉的戲謔。
 
這傢伙,估計沒有玩兒過sm吧!呵呵!看他那雄赳赳氣昂昂的樣子,真的很有把他弄哭,壓在身下狠狠蹂潤的衝動!
 
一聽到人家的質疑,金明洙立即炸毛了,握著拳頭,情緒那個激動啊!就差沒站到凳子上!
 
「靠!你不看老子是靠什麽吃飯的!如果,這事兒老子都做不來,估計這黃昏街沒人做得來!」
 
想他金明洙,在黃昏街,也算是小有名氣!雖然大部分名聲不咋樣!但是,至少每次的任務他是完成了!
 
在這方面,可從來沒有人質疑過他!開玩笑!那可是他吃飯的功夫吶!居然小看人?
 
聽著他的話,南宮翼審視的目光由上到下大量著,那別有深意的眼神,在他那挺翹的小屁屁上停留了一會兒,隨後勾唇一笑,開口爽快的答應了下來!
 
「好!成交!」
 
「哈哈!合作愉快!什麽人?地點?時間太緊,你還是直接說明比較好!」這筆“大單”金明洙接到手裡,臉上掛著笑,好不避諱的伸出手直接握上了南宮翼的手,很有專業的味道。
 
銀子啊!五十萬!哈哈!冤大頭,碰上我金明洙,算是你倒霉,哈哈!
 
某男心裡樂開了花.....
 
「跟我來!」看看笑得正歡的金明洙,南宮翼勾唇一笑,起身就往外走。
 
呵呵!這傢伙!可真是急性子呢!!也罷!反正自己現在已經興致勃勃,快點兒更好!希望等會兒他不要哭著後悔的好!
 
「等等!」金明洙突然叫住了正往前走的南宮翼。
 
南宮翼頓了頓,轉頭訝異的看著他!
 
難道,他現在想後悔?還是想坐地起價?
 
「規矩!先付一半兒!另一半兒,完事兒再給!」金明洙伸出手掌,拇指和食指摩擦著,兩眼直冒金元寶!
 
「哦!呵呵!好!」南宮翼笑笑,原來是這樣啊!
 
從懷裡掏出支票,豪爽的畫了幾筆,遞給金明洙,頭也不回的出了門。
 
看著南宮翼的背影,金明洙歪了歪腦袋,在看看自己手裡的那五十萬支票:嘿!這小子真是個怪胎!收拾別人,自己還帶路?也好!省得自己費心!哈哈!五十萬呢!真直接,他喜歡!
 
把支票揣進兜兒裡,喜滋滋的跟了上去。
 
一邊走,嘴裡還得意的吹著口哨!出門時還不忘回頭,對著門口的迎賓小姐們拋拋媚眼,好像在說:甜心們,等著爺啊!爺去去就回!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