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優鉉的學院生涯

在所有魔界高層中,金聖圭顯然是最冰山的一個,軍服筆挺眉眼冷峻,即便是沉默不語,周身也滿是煞氣。

小記者們很識趣,寧可報紙版面空白,也不敢去挖他的八卦。於是好奇的魔界民眾只好自行腦補,一時之間,黑市上諸如《冰山將軍和他的寵物情人》《冷面將軍の激情一夜》《冷酷絕愛》之類的書刊供不應求,價格直線上漲,甚至連一些大型印刷廠也按捺不住,開始偷偷接活賺外快。

於是翌日清晨,金聖圭正在客廳裡喝咖啡,突然就從報紙上看到一段話:

據悉,元老院近日將舉行換屆選舉,民眾調查結果顯示,諾查克先生支持率超過百分之五十,有望獲得連任;針對此結果,另一位熱門候選人裡維先生表示「哦,主人,輕一點,我要被你插壞掉了.....」。

金聖圭一口咖啡噴出來,疑惑的拎起報紙看了眼版頭,確認是魔界最嚴肅的《每日晨報》無誤。

半個小時後,滿頭冷汗的印刷廠主任哆哆嗦嗦站在辦公室,解釋是因為昨天排版員不小心將兩個文件混淆,所以出現了錯版現象。

「給我滾回去,把所有報紙銷毀!!」金聖圭壓抑的咆哮。

「是,是,馬上,立刻!」可憐的主任魂飛魄散,轉身撒丫子就跑,生怕這位鐵血將軍會失去理智,架起大炮轟平印刷廠。

「哦!主人,我要壞掉了!」門外傳來一聲興高采烈的呼喊,金聖圭頓時覺得太陽穴隱隱做疼。

辦公室門被打開,出現金明洙幸災樂禍的臉。

「你最好祈禱李成烈和你一起,否則我大概會忍不住把你丟馬桶」金聖圭咬牙切齒。

「喂喂,我是好心來送東西的!」金明洙從兜裡摸出一張紙:「啪」的拍在他面前。

「入學報名表?」金聖圭疑惑。

「小南南那麽小,應該多念書的」金明洙從兜裡摸出一卷軟糖:「吶,這個是新口味,幫我帶給他」

「你總算做了件有腦子的事」金聖圭真心稱讚。

「.....」金明洙憤然白他一眼,搶過他咖啡喝。

聖蒂斯特學院是魔界最出名的學府,從幼稚園到大學一應俱全,金聖圭雷厲風行,下午就派人去報了名,晚上回家時,手裡已經拎了一套校服。

「主人」小寵物笑瞇瞇,正滿臉是土的蹲在花圃前。

「在做什麽?」金聖圭抱起他,一起往屋子裡走去。

「種花,今天我買到了矢車菊的種子」南優鉉鼻尖上有薄汗:「明洙說等它開花之後,會像大海一樣湛藍」

金聖圭笑笑,用手巾幫他擦乾淨臉蛋。

「主人,我明天可不可以一起去督查廳?」南優鉉眼裡有些期待。

「一個人在家無聊?」金聖圭捏捏他的鼻子。

「有一點」南優鉉老老實實點頭。主人不讓自己隨便出門,家裡的管家又很老,女僕倒是很熱情,但聊的話題都很奇怪。自己一天到晚看書種花,也很無聊的。

「明天我送你去上學,好不好?」金聖圭讓他坐到自己腿上。

「上學?」南優鉉瞪大眼睛。

「嗯,我在聖蒂斯特學院幫你報了名,明天就可以上課」金聖圭整整他的頭髮:「那裡會有許多和你一樣年紀的小孩,你會找到新朋友」

「可是.....我腦子笨」南優鉉有些膽怯,可憐巴巴的看他:「可不可以不去?」

「誰說的,我的優鉉最聰明」金聖圭鼓勵:「其餘什麽都不重要,我只要你開開心心,好不好?」

「.....嗯」南優鉉很乖巧。

金聖圭笑著親親他,吩咐女僕準備晚餐。

當天晚上,南優鉉睡意全無,一直纏著金聖圭問學校的事情,並且憂心忡忡,自己要是考試不及格怎麽辦。

「能不能學到東西無所謂,你高興就好」金聖圭顯然是溺愛型家長。

小寵物笑瞇眼,變回小恐龍趴在他胸前,小爪子扒開睡衣,伸出舌頭輕舔。

第二天一早,金聖圭便把小傢伙從被窩裡拎出來,幫他換好了一整身校服。

白色襯衫,藍色領帶,鏡中的少年看上去有些羞澀緊張,金聖圭笑著從身後摟住他:「別擔心,我的優鉉很可愛」

「你周末的時候,會來接我回家嗎?」南優鉉問。

「當然會,我還會帶你去吃鮪魚玉米卷」金聖圭拎起他的書包:「走吧,小傢伙」

陽光驅散晨霧,淡淡天光下,巍峨的聖蒂斯特學院肅穆幽靜,看門人早已得到消息,說今天會來一位大人物,因此很早就打開了大門。

幾個小時後,一輛豪華加長軍車停在聖蒂斯特學院正門口,兵士從車上列隊跑下,整整齊齊站成兩行。

剛下課的學生老師很好奇,紛紛駐足看熱鬧。

車裡先是先來下來一個穿深色制服的男人,身形高大,面色冷峻,眼中光芒如同黑鷹。

「是將軍閣下!」有學生認出金聖圭,小小驚呼一聲。

經歷過和光明之域的戰役後,金聖圭在魔界就是傳奇代名詞,這次好不容易見到真人,少女紛紛捧頰暈倒,果然帥的非同凡響。

「乖,下車」冰山將軍彎腰,語氣無比溫柔。

半天過後,一個男生抱著書包,慢慢出了車門。

周圍一片倒吸冷氣聲,藝術果然來源於生活,那些黑市小說裡的描寫,居然都是有跡可循。

「主人.....」南優鉉看著周圍的架勢,有些怯場。

「走吧」金聖圭拉過他的右手,聲音有意無意放大了些:「要是有人敢欺負你,記不記得要怎麽做?」

「記得的」南優鉉曲起右手食指,一枚銀色指環正在閃閃發亮。

圍觀人群瞬間作鳥獸散,開玩笑,暗靈一族的守護指環若是開啟,整個學院都會被夷為平地。

「夫人,我把他交給你了」校長室裡,金聖圭把南優鉉推到前面。

「當然,能替將軍教導少爺,是我的榮耀」伊蕊夫人彬彬有禮。

「夫人,很高興見到您」南優鉉鼓足勇氣,吻了一下她的手背。

教室位於一間古堡,在伊蕊夫人介紹完後,同學紛紛熱烈鼓掌,歡迎南優鉉加入。

熱情超過預期,南優鉉站在講台上,笑的有些靦腆。

「你好,我叫賽文」新同桌是個金髮碧眼的男孩:「你的眼睛很美」

「謝謝,我叫南優鉉」小寵物有點拘束,想了想,摸出一顆糖果遞給他。

「哇哦,好酷,是東方的茉莉糖」賽文很驚喜。

來自古國的東西總是很神秘,周圍同學紛紛湊過來看,南優鉉索性翻開書包,把所有零食都分給了大家。

一包糖果拉近距離,到下午上課的時候,南優鉉已經認識了不少新朋友。

「《傀儡召喚術》,這是什麽課?」南優鉉小聲問。

「哦,這是土系魔法,可以用來召喚亡靈」賽文皺眉:「可是很難,沒幾個人能通過」

南優鉉翻書看了看,覺得這大概又是一門睡覺課,滿滿的專業術語,沒一個字能看懂。

上課鈴響起,大家紛紛走回座位,等了足足十五分鐘,走廊上才傳來腳步聲。

教室門被踢開,一個臉色沉鬱的男人走進來,胳膊下夾著一摞書。

「上課!」

「好兇哦」南優鉉小聲嘀咕。

「不要亂說話,格蘭諾曼先生很嚴厲的」賽文好心提醒。

南優鉉吐吐舌頭,乖乖閉嘴。

「這節課,我們來進行實際召喚訓練」格蘭諾曼隨手一打響指,空氣中立刻漂浮起半透明亡靈體:「就這樣,每人每次至少召喚出五個亡靈,否則就要接受處罰,好了,第一位,絲蘭小姐」

絲蘭是全學院學習最好的學生,因此很容易就召喚出了十幾位亡靈。

「很好,下一位,蓋爾先生」格蘭諾曼一揮教鞭,尾梢在空氣中劃出聲響。

胖乎乎的男生哆哆嗦嗦,試了三次,才勉強合格。

順著花名冊一個一個叫下去,教室後方很快就站了七八個學生,一個個垂頭喪氣,顯然沒通過考試。
南優鉉名字排在最後一個,當被點到時,小寵物很委

周圍安安靜靜,空氣裡別說亡靈,連灰塵也沒一粒。

第二次,還是什麽都沒有。

「最後一次機會!」格蘭諾曼咆哮。

南優鉉嚇的臉一白,依稀記得李浩沅召喚亡靈時的樣子,於是閉著眼睛,學他使勁揮了下手。

右手指環發出暗光,似乎只是一瞬間的工夫,地面就開始隱隱震動。

「哇哦!」全班同學發出驚呼。

細小的爆破聲傳來,半透明亡靈從地面不斷湧出,很快便裝滿教室。

發展到後來,連亡靈之王都拄著拐杖,顫巍巍被扶了出來。

格蘭諾曼目瞪口呆,看鬼一樣看南優鉉。

「.....我,不是故意的」南優鉉欲哭無淚。

「大家快跑呀!」蘭絲小姐尖叫:「亡靈太多,教室要爆掉了!」

翌日,魔界小報頭條。

《那座矗立上千年的古堡啊,你轟然倒塌為哪般?》

——本報為您獨家揭秘。

由於自己的小寶貝在上學第一天就毀掉了教學樓,將軍閣下只好請假一天,去學院把他接回了家。

「我不是故意的」南優鉉好委屈。

「我當然知道你不是故意的」金聖圭把他拉到懷裡,伸手蹭掉他的眼淚:「是我的錯,你有伊萬的基因,我不該忽略掉這一點,乖,沒事不哭」

「他們會不會叫你賠房子?」南優鉉紅著眼睛問。

「嗯?」金聖圭失笑:「沒事,我能賠得起」

「嗚嗚,我再也不要去上學了!」南優鉉聞言哇哇大哭,哪有這麽虧的生意,自己只上了一天課,主人就要用好幾十萬金幣去修房子!

「小傻瓜」金聖圭幫他擦鼻涕:「我會把你的潛能封印掉一些,然後你就能和普通小孩一樣了,乖」

「真的嗎?」南優鉉眼淚汪汪的問。

「當然」金聖圭吻吻他的鼻頭:「餓不餓?」

小寵物點頭,在他懷裡撒嬌的蹭蹭——想吃好吃的烤羊排!

為了給自己的小寶貝壓驚,這天的晚餐異常豐盛,南優鉉啃完羊排後,樂滋滋的跑到金聖圭身邊,仰著腦袋讓他幫自己擦嘴。柔軟的雙唇粉粉嫩嫩,將軍閣下自然沒有理由不親,於是等這個纏綿的吻結束,桌上的冰淇淋已經融化掉一大半。

「主人.....」南優鉉臉蛋緋紅,眼底有一絲淺淺的期盼。

「你最愛的甜點,不吃了?」金聖圭不懷好意的笑。

「不要,要主人」南優鉉摟著他的脖子,身體軟綿綿的貼上去。

「乖,我晚上還要開會」金聖圭眉梢一挑,嘴上拒絕,右手卻伸進衣擺,輕輕揉捏著那滑嫩的肌膚。

纖細的腰側,獨屬於血域王族的薔薇微微發燙,泛出粉紅色澤。

欲望太過煎熬,卻遲遲得不到撫慰,南優鉉咬著下唇,難過的快哭出來。

「寶貝,你這次的發情期有些長哦」金聖圭點點他的鼻頭。

「.....老公,想要」小寵物聲音像是蚊子叫。

「你叫我什麽?」金聖圭失笑。

南優鉉臉通紅,把腦袋埋在他胸前:「明洙教我的」

「乖,再叫一句」金聖圭低聲誘拐。

「不叫了」南優鉉耳朵滾燙。

懷裡的身體越來越燙,金聖圭不捨得再繼續欺負,於是攔腰摟起來,抱著大步回了臥室。

一干女僕拎著裙邊跟過去,興沖沖的試圖偷窺,結果被無情的將軍閣下反手一揮,設下一道結界阻隔在外,於是各種失望,失望之餘難免感慨,還是亡靈聖殿好,李浩沅陛下和王后興致來的時候,才不會管是在花園還是餐廳.....各種福利有沒有!

南優鉉的發情期每年都會有,但這次要比以往都長,究其原因,是因為今年的春天特別長。

而春天之所以延長,魔界所有民眾都知道,完全是因為小萌萌!自從金明洙和李成烈的婚禮之後,這裡的春天就莫名其妙越來越長,魔界各位占星師魔法師法師巫師以及高校的生物學家環境學教地理學家史學家絞盡腦汁,也沒能找出合理緣由解釋這一現象,只好默認市面上最時髦的一種說法——萌萌是降臨在魔界的一束陽光,溫暖和煦,職責就是讓這片暗黑的大陸,開出粉紅色的花!

於是粉紅萌萌守護團的粉絲數愈發龐大,大街上鋪天蓋地都是金明洙的海報,狂熱的粉絲們覺得這樣還遠遠不夠,於是又專程為他譜了曲,組建了一支流動合唱團,天天在元老院門口吟唱——之所以選擇這個地點,是因為前段時間有幾個元老大抵是因為太閒,於是在接受記者采訪時,隨口說了句金明洙作為李成烈殿下的王妃,似乎有些不作為!

不作為你妹!這條新聞播出後,粉紅萌萌守護團頓時炸了鍋,成百上千人到元老院門口抗議,要求那些“長著白色鬍子的混蛋”為自己的言論負責並道歉!

元老們活了幾千年,還是第一次見這陣仗,自然是又驚又怒,於是聯名向新任的魔王——李浩沅陛下陳書,憤怒的表達了自己的不滿!

書信呈上去後,元老們就開始巴巴的等待回應,並且命令下屬加強了安防,省的被粉絲衝進來狂毆。但由於守衛們也有不少是萌萌守護團的中堅力量,於是在這段時間裡,可憐的元老們經常在夜晚被莫名其妙的蒙住腦袋痛扁,而與此同時,被他們寄予厚望的李浩沅陛下,則是摟著自己越來越誘人的王后,夜夜春宵.....至於那封書信?什麼書信?偉大的魔王陛下表示,從來就沒收到過!

如此過了半個月,鼻青臉腫元老們終於意識到,有種人的確是惹不起。於是終於認輸,讓電視台錄了一段道歉聲明,全天候在市政廣場外滾動播放一個月,並且表示再也不會“無恥的詆毀小萌萌”

粉絲團取得初步勝利,歡欣鼓舞上街遊行,金明洙趴在城堡窗戶,好奇的問李成烈:「他們在做什麽?看上去好熱鬧!」

「不知道,大概是有什麽慶典」李成烈從身後環住他:「跟我一起出去了這麽久,累不累?」

「累,可是很開心」金明洙伸個懶腰,轉身摟住他的腰:「我要洗個澡,然後好好睡一覺!」

李成烈寵溺的親親他,眼底滿是化不開的溫柔。

所以說除了元老院的長老們,最近魔界所有人的很無憂無慮.....呃,聖蒂斯特學院的校長除外。

雖說金聖圭表示會賠償一切損失,也的確很快就送來了金幣和石料,甚至還派了一支軍隊來幫忙,但老師們總歸是會在心裡發愁,以後總不能給南優鉉上一堂課,就毀掉一棟樓,這實在是太驚悚了!

所幸這個顧慮金聖圭也有想到,於是在休息了幾天後,便帶著自己的小寶貝,動身去了血族城堡。

在李成烈和張東雨搬到魔界住之後,伊萬顯然深深覺得自己被無情無恥無理取鬧的拋棄,於是愈發的對鏡自憐,看的管家心驚膽戰,生怕他會變成一株水仙花。

聽說金聖圭帶著南優鉉來拜訪,偉大的血族之王頓時眼睛發光,披著浴袍就衝了出來,看的金聖圭在心裡默默豎中指。

「陛下」由於基因的原因,南優鉉很喜歡伊萬,看到就忍不住想親近。

「不要叫我陛下!」伊萬伸手抱過南優鉉:「小寶貝兒,你可以叫我爹地!」(不要叫我大王,要叫我女王大人,有沒有啊!!!)

「把他還給我!」金聖圭怒。

「你老公太兇,趁他不注意,爹地再給你親親」伊萬在南優鉉耳邊小聲說,然後惡作劇的一個響指,把他瞬間變回了小寵物。

小恐龍傻乎乎,前爪扒住他的衣襟眨眼睛。

金聖圭實在是看的的慪火,伸手拽住它的尾巴,拉回自己懷裡。

「啾.....」小恐龍有點不捨得,不過還是乖乖蜷成一團,不再亂動了。

在聽明金聖圭的來意後,伊萬瞬間來了興趣,表示封印潛能沒問題,但是有條件!自己要送南優鉉上學,還要給他開家長會!

「老子還沒死呢,這種事能輪得到你?!」金聖圭咆哮。

小恐龍伸出前爪,拍拍他的肚子。

「怎麽了?」金聖圭問。

南優鉉大眼睛水汪汪,濕漉漉的看他,像撒嬌又像是乞求。

「你該不會想讓這個變態送你上學吧?!」將軍閣下很生氣。

伊萬欣喜,不過持續時間連三秒都不到,因為小恐龍拼命搖頭。

「那是什麽?」金聖圭心情好了些。

「啾!」南優鉉兩只前爪握在一起,小扭捏。

金聖圭想了想,擡頭看伊萬:「丹尼呢?」

「咪咻!」小恐龍歡呼。

「看一眼就能知道他在想什麽?」伊萬對這種互動方式理解不能。

「所以說,你跟他不熟」金聖圭得意,把小恐龍放到自己肩頭。

「.....切」伊萬撇嘴:「你要丹尼做什麽?」

「他和優鉉差不多大,一起送去上學吧」金聖圭摸摸下巴:「兩個人一起也不無聊,而且你還能開家長會」

血族之王猶豫中.....

「到時候你可以開著豪華車進學校,然後穿巴黎最新款的時裝,用全球限量款的香水,我打賭所有的老師學生都會為你尖叫!」金聖圭實在是太了解伊萬,這人的騷包程度比起當年的張東雨,絕對是有過之而無不及。

「成交!」果然一秒猶豫都沒有。

心願達成,南優鉉歡欣鼓舞,變成人形跑去找丹尼。

小花園裡,紅髮少年正蹲在地上餵小貓,突然就被從身後抱住。

「你怎麽來了」回頭看清是誰後,丹尼驚喜。

「想你」南優鉉蹲在他身邊,伸出手指逗逗貓咪:「它也會變成人嗎?」

「不會,它是一只普通的貓咪,大概是從人界掉進血域的」丹尼把手裡的最後一點魚乾餵給它。

「我這次來,是想問你要不要跟我一起上學」南優鉉問。

「上學?」丹尼訝異:「為什麽要上學?」

「可以認識新朋友,還可以學到好玩的魔法」南優鉉很認真的看他:「一起去,好不好?」

「.....嗯」丹尼想了一下,笑瞇瞇的點頭:「我陪你!」

在丹尼轉學到聖蒂斯特學院後,年級第一就毫無爭議被壟斷,南優鉉羨慕又心酸,自己怎麽就不能和他一樣聰明,只需要用小小的時間,就可以考那麽高的分數。

「有什麽關係,將軍又不在意你的考試成績」丹尼好心勸慰。

南優鉉還是不高興,坐在座位上翻試卷,六十一分,又是差一點不及格。

每次開家長會的時候,伊萬都可以很驕傲的坐在第一排,主人就只能坐在角落裡。

「我怎麽這麽笨」小恐龍悶悶不樂。

丹尼無奈,伸手揉揉他的腦袋:「要不然,下次考試我幫你?」

「才不要!」南優鉉一口拒絕:「作弊的話主人會生氣,還會打我屁股」

「好吧,隨便你」丹尼收拾書本:「我要去餐廳吃飯,你要不要一起?」

「不去,幫我帶三明治和咖啡」南優鉉打呵欠:「我還要看書」

丹尼點點頭,抱著書本出了教室。

聖蒂斯特學院很大,丹尼又有些天然的.....路癡,因此雖說已經來了快三個月,卻依舊沒有辦法很熟練的穿梭。

比如說這次,當平常一直走的道路被維修封堵之後,丹尼雖然很努力的左繞右繞,最終卻還是迷路,走到了一棟暗黑色的古堡前。

「呃.....」丹尼摸摸鼻子,猶豫著走進去,想看看能不能找人問路

十五分鐘後,一個高大醜陋的獸人手裡拎著一只小狐狸,把它狠狠丟在了路邊草叢裡。

「索菲亞公主的城堡,禁止任何學生進入!」獸人惡狠狠的咆哮,小狐狸被震的腦袋嗡嗡響,委屈的蜷成一小團,用爪子抱住大尾巴——剛剛被重重踩了了一下,疼的快要斷掉。

「金,發生了什麽事?」城堡二樓的窗戶被打開,出現一張美艷絕倫的臉。

「公主」獸人躬身行禮:「有個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闖進了您的城堡」

小狐狸一瘸一拐站起來,本來想偷偷溜走,可惜紅色皮毛在綠草地上太明顯,一眼就被人發現。
「學生?」索菲亞失笑:「帶它上來」

粉色牆壁的臥室裡,小狐狸可憐兮兮趴在桌上,小心翼翼的看著眼前人。

索菲亞拿來醫藥箱,輕輕幫他包好了尾巴,笑著逗逗它:「可愛的小東西,為什麽要來我的城堡?」

小狐狸有些不好意思,伸出舌頭舔舔爪子。

「以後有時間,再過來玩吧」索菲亞用手帕托著它,下樓放到草叢裡:「我會告訴金,下次不要對你那麽兇。

教室裡,南優鉉餓的前胸貼後背,從書包裡刨出半袋餅乾吃,眼巴巴等了許久,才終於看到丹尼拎著三明治出現。

「餓死了!」南優鉉不滿,指著肚子給他看:「癟了!」

「我迷路了」丹尼趴在桌上,伸手推推他:「你知不知道索菲亞公主?」

「不知道」南優鉉大口大口吃東西。

「那你可不可以幫我,向將軍閣下問一下?」丹尼幫他插飲料吸管:「我今天遇到她了,有點好奇」

「在哪裡?」南優鉉一邊吃一邊問。

「應該是學院的西邊」丹尼坐直身體:「她很美麗,就像天使一樣,拜託」

「天使有什麽好」南優鉉癟癟嘴:「比魔界差遠了.....好啦,我幫你去問」

下午的時候,金聖圭來學院看南優鉉,小寵物各種開心,坐在車裡親暱的蹭蹭。

車後座上,擺著一盆小小的植物,頂著藍色花苞,柔弱卻又生機勃勃。

「是什麽?」南優鉉好奇的捧在手裡。

「你種的矢車菊」金聖圭吻吻他的額頭:「這是第一株開花的幼苗,所以我讓人裝在花盆裡,送來陪你。

「謝謝主人」南優鉉寶貝的不得了,抱著花盆傻笑。

「想不想我」金聖圭從他手裡拿掉花盆,放在車窗一側。

語氣太過溫柔,南優鉉臉一紅,小聲嘟囔:「我發情期已經過去了」

「所以呢?」金聖圭把他抱到自己懷裡,順手放下車椅。

「主人.....」只是簡單的輕撫,就已經讓南優鉉全身顫抖,眼裡也迅速漫起一層水汽。

捧住那精緻秀氣的小臉,金聖圭閉眼,深深親吻下去。

片刻之後,停車場的守衛看著那不斷晃動的汽車,很自覺的豎起一道結界,以免有哪個不識趣的人闖進去,擾了將軍閣下的興致。

車內風光無限,直到很久之後,兩人才稍微平息了些。

「累不累?」金聖圭揉著他的腰。

「嗯」南優鉉裸著身體,乖巧的蜷在他懷裡,貪戀到捨不得離開。

金聖圭笑笑,低頭咬咬他的肩膀。

「主人,你知不知道索菲亞公主?」南優鉉想起來一件事。

「索菲亞?」金聖圭有些意外:「你怎麽會問起她?」

「聽同學說的」南優鉉仰頭看他:「主人知道?」

「索菲亞是西索國的公主」金聖圭揉揉他的腦袋:「西索國在蠻荒大陸的最西端,是個終年冰封的地方」

「那她怎麽會在這裡?」南優鉉好奇。

「因為她愛上了皇宮一個普通的園丁,國王知道後震怒,派人暗殺了那個園丁,又強迫她嫁去遠東」金聖圭耐心解釋:「然後她就逃到了魔界,再也沒有回去」

「真可憐」南優鉉心很軟,默默盤算下次丹尼去看她的時候,自己要一起去。

於是在學院最西邊,經常會出現兩個漂亮的少年,給沉寂了百年的古堡帶去不少生機。

索菲亞公主不常說話,卻也很喜歡這兩個小傢伙,經常坐在躺椅上,看著他們玩鬧。

熟絡之後,連金也變得不再可怕,相反,這個粗魯的半獸人會做世界上最好吃的提拉米蘇,經常把南優鉉和丹尼餵的肚子圓滾滾。

惦記著剛見面時被他踩尾巴,記仇的小狐狸經常爬到他身上,拽著頭髮蕩來蕩去,金也不生氣,有時候實在嫌他鬧的厲害,也只是拎著脖子把他從身上拉下來,再輕輕放回草坪裡。

「公主,你要不要去參加舞會?」丹尼問。

索菲亞笑著搖搖頭。

「很熱鬧的」南優鉉不死心,舞會上會有很多帥氣的男人,公主這麽美,一定會有許多人喜歡。

雖然和園丁的故事很感人,可是都已經過去了幾百年,為什麽還是不能走出傷痛?

「我說過,會一直等他」索菲亞閉上眼睛,不想再多說話。

南優鉉在心裡嘆氣,趴在桌子上看她。

陽台的門口,金端著一盤甜點,眼底滿是悲傷。

三天之後,是聖蒂斯特學院一年一度的狂歡夜,丹尼喝了不少酒,整個人都暈乎乎,剛一出大門就變回小狐狸,賴在地上不肯動。

南優鉉無計可施,只好把它抱在懷裡,右手拎著一盒草莓甜點,準備送去給索菲亞。

夜晚的古堡很安靜,美麗的公主殿下坐在搖椅上小憩,金跪坐在另一邊,正在替她修剪指甲。

「殿下」南優鉉把手裡的食盒放在桌上:「我送一些甜點給你」

「小傢伙,喝酒了?」索菲亞笑著站起來:「長大了呢」。

「不是我,是丹尼」南優鉉把小狐狸從兜裡拿出來:「你看,都醉了」

難得見他蔫頭蔫腦的樣子,金呵呵笑,上去撓撓他的尖耳朵。

睡眠被打擾,丹尼不滿的睜開眼睛,看都沒看清就撲上去,四只小爪子剛好拽住他腰間的獸皮,嘩啦一聲拽下來。

「呀!」南優鉉嚇一跳,金也大吃一驚,手忙腳亂想要遮擋,卻還是被索菲亞看到了腿上的傷疤。

「凱斯?」索菲亞瞪大眼睛,不可置信的看著他。

「不是——」

「是」索菲亞打斷他,美麗的眼睛裡滿是淚水:「那是我給你的傷,不可能認錯」

「殿下」金低下頭,不敢再看她。

「真的是你」索菲亞上前,伸手撫上他的臉頰,聲音微微顫抖:「樣子變了,可還是你」

「.....是我」金不再強辯,單膝跪地親吻她的手背:「殿下,是我」

「我知道,我一定會等到你」索菲亞跪在地上,伸手摟住他的肩膀。

金眼眶通紅:「國王陛下處死我後,女巫收納了我的靈魂,並且把它放置在了獸人的軀殼中,然後你就來王宮找我,帶我逃出那裡」索菲亞泣不成聲:「幾百年,為什麽都不肯跟我說?」

金低下頭,不敢再讓她看到自己不堪的容顏。

獸人是魔界最低等的生物,能夠陪伴在她身邊,就已經是莫大的榮耀,又怎敢奢求,讓她跟如此醜陋的自己在一起。

記憶中的冰雪花園裡,開滿了陽光般的染金菊,與其讓她幻滅,不如就把感情終止在那最美的過去裡。

「傻瓜」索菲亞含淚帶笑,仰頭吻上他的雙唇。

金不可置信的睜大眼睛,良久,終於緩緩閉上,溫柔回吻過去。

南優鉉臉蛋紅撲撲,輕手輕腳退出房門,臨走時不忘帶走醉醺醺的小狐狸。

第二天一早,聽說了事情全經過的丹尼很震驚,忐忑不安的問自己是不是幹了錯事。

「貌似結果也不算很壞」南優鉉皺著眉頭回憶:「都親親了,應該不會有事吧?」

丹尼還是不放心,鼓起勇氣想去古堡道歉,卻已經是空無一人。

問了人才知道,索菲亞和金一大早便離開了古堡,說要去蠻荒大陸.....呃,度蜜月。

「哇,好酷」南優鉉讚嘆。

丹尼鬆了口氣,想想又有些小喜悅,相愛的人能在一起,總歸是件幸福的事情。

「走吧,今天主人和陛下回來接我們」南優鉉拉著他的手,蹦蹦跳跳往外走:「等到公主和金回來,我們再去祝賀。

朝陽緩緩升起,聖蒂斯特學院沐浴在清晨陽光之中,顯得無比巍峨燦爛。

在魔界的蒼涼大陸上,每天都有無數新的故事上演,只要努力尋找,每個人,就都會幸福。

魔界夫夫的幸福生活(諾雷&李成鍾,生子!)

最近魔界很熱鬧,因為李成鍾懷孕了。

諾雷激動到雙手顫抖,恨不得把老婆供起來。

為了能讓李成鍾心情舒暢,狐朋狗友的酒會自然要堅定拒絕,就連出去辦公事,也絕對要報備的清清楚楚,絕對不能讓老婆心裡堵。

「諾雷現在的樣子簡直像個白癡」李浩沅鄙視。

張東雨在心裡翻白眼,當初你又能好到哪裡去。

「我現在說話,寶寶能不能聽到?」晚上休息的時候,諾雷趴在床上問。

「大概可以吧」李成鍾靠在床頭:「你要不要自我介紹一下?」

看著李成鍾的肚子,諾雷緊張搓手,有些大腦空白:「寶寶你好,我叫諾雷,是你的爸爸」

「夠了」李成鍾哭笑不得。

一想到自己馬上就要當爹地,諾雷就覺得有些暈眩,簡直比自己懷孕還要緊張。

《如何做個好父親》、《和寶寶的最初對話》、《胎教音樂108首》、《媽咪應該吃什麽》,各種奇奇怪怪的書堆滿了書房,書架都快要被塞爆。某天李成鍾本來想去叫諾雷吃飯,結果沒留意腳下還有一摞書,進門後一個趔趄,直接趴在了地上。

雖然沒什麽大事,但是諾雷還是嚇得臉發白。

為了防止這種意外再發生,諾雷索性請了假,很不仗義的把工作丟給李浩沅,自己回家專心陪老婆。

「太誇張了吧?」李成鍾無奈。

「張嘴」諾雷插著蘋果遞到他嘴邊,一門心思想把他養胖一點。

李成鍾接過蘋果,眼底是藏不住的笑意。

每到黃昏的時候,諾雷都會陪李成鍾去河邊散步,親暱又甜蜜。小記者們被萌的淚光閃閃,一個個抱著相機跟拍。

也是在有了寶寶後,李成鍾才知道,原來諾雷還會唱歌。

低沉又沙啞的嗓音,本來適合出現在戰場上,可是聽他哼出一首又一首幼稚的兒歌,心裡卻也出奇溫暖。

整個魔界都很期待新寶寶的降生,包括胖乎乎的張小雨。

終於有人叫自己哥哥了呀,一想就很期待。

「弟弟什麽時候才出來?」張小雨等不及,眼巴巴的看媽咪,自己禮物都已經準備好很久了!

「下個月吧」張東雨幫他換好小鴨子睡衣,塞到毛絨絨的毯子裡:「乖乖睡覺」

「爹地媽咪晚安,哥哥晚安」張小雨伸伸小指頭,輕而易舉制造出黑色結界,罩住了閃爍的六芒星。

李小沅很受打擊,趴在被子裡咬牙。

弟弟比自己厲害。

張小雨傻呵呵的抓屁屁,蹭回媽咪懷裡睡覺。

李浩沅在黑暗中和張東雨對望了一眼,都覺得有些無語。

剛開始的時候看不出來,可是隨著這小傢伙一天天長大,他身上的魔法幾乎是飛速增長,一比較才發現,李小沅只是遺傳了高等惡魔的潛質,而這個小胖子,卻天生就帶著神族魔族和血族三種特性。

所以事實證明,呆一點果然就會多福氣。

又過了幾個月,李成鍾開始有些行動不便,也不怎麽想吃東西,諾雷急得團團轉,恨不得追著他餵。

開什麽玩笑,餓壞老婆就已經夠心疼了,況且還有個兒子!兒子啊!

「當初張東雨懷孕的時候,有沒有不吃東西?」諾雷問李浩沅。

「沒有,他懷孕的時候異常能吃」李浩沅暗自慶幸。

「那他有沒有很暴躁,稍微不開心就讓你睡地板?」諾雷又問。

「沒有,只有我抱著他才能睡著」李浩沅自豪。

諾雷羨慕嫉妒恨。

「或者你可以幫他報一個班」李浩沅指著雜誌給他看:「主講老師是卡門教授,魔族最著名的育兒專家!」

諾雷覺得這個建議很值得采納,於是顛顛兒跑回去找李成鍾,結果還沒說兩句,就被他用台燈砸了出來。

統領大人很委屈,自己明明就是好心。

本著要對將來兒子負責的心態,諾雷打算親自去聽課。

老婆不願意聽沒關係,自己聽也一樣啊!回來再覆述一遍不就好了

於是在某個周末的下午,諾雷夾著個筆記本,一臉嚴肅的出現在了一堆孕婦裡。

魔界小記者集體趴在窗台捧頰,眼裡滿是激動的淚花,這簡直就是言情小說裡才會出現的情節!

於是在第二天,李成鍾剛一翻開報紙,就被頭版震掉了下巴。

那個滿臉認真坐在小板凳上抄筆記的人,為什麽看上去這麽眼熟

於是這個早上,諾雷剛一進屋子,就被一只拖鞋拍中。

「又怎麽了?」諾雷捂著鼻子,眼裡淚花閃閃。

「誰讓你去這種地方的!」李成鍾揮報紙。

「我是去幫你聽的」諾雷趕緊從兜裡摸出筆記本:「我還幫你抄了筆記!」

「你嫌我賴床暴躁失控挑食神經衰弱還長雀斑!」李成鍾腦袋冒火:「出去!」

諾雷抱著柱子淚流滿面,怎麽這麽不講道理,自己明明就是在跟教授陳述事實!

老這麽焦躁總不是辦法,諾雷考慮了一下,幹脆決定把李成鍾帶回了邊境老家。

「我不要讓奶奶看見!」李成鍾緊張的裹緊風衣。

「我送奶奶去海邊度假了」諾雷坐到他身邊:「老家不會有外人打擾我們,你可以試著放鬆一點」

李成鍾猶豫了一下,點頭答應。

邊境小鎮很安寧,說不定到了那裡,自己就可以不用再這麽焦躁。

「你別怕」諾雷蹲在他身前,握過他的雙手:「不管發生什麽事,我都會陪著你」

李成鍾笑笑,抿著嘴點頭。

於是第二天,蹲守在城堡外的小記者集體很失望,怎麽說走就走,版面位置都已經預留好了呀.....

鬱悶的小記者們決定喝酒解悶,於是浩浩蕩蕩去了金明洙的酒吧。

剛一推開門,就見金明洙正在捂著胸口咳嗽。

哎呀頭版,這個也懷孕了!

新聞直覺很敏銳的小記者們立刻雞血,紛紛轉身奔回報社

萌萌雖然很嬌弱,但是為了偉大的愛情,仍然不顧眾人反對,堅持懷上了親王的孩子!

本來身體就不好,在懷孕後,萌萌變得更加虛弱,幾乎連走路都會跌倒,脆弱的好像一顆粉紅色小水晶。

小記者們幾乎感動到哽咽,連趕稿的手都開始顫抖。

描寫這麽偉大的愛情,一定要加倍用心才可以呀!

翌日,魔界所有報紙都換成了代表萌萌的粉紅色。

李成烈在吃早餐前打開報紙,被驚悚的標題嚇了一大跳。

不用想也知道金明洙看到後會是什麽反應,為了減少麻煩,李成烈當機立斷,召集來一大批人去買報紙,想想還是不放心,索性站起來去了臥室。

金明洙一如既往在賴床,抱著被子睡得一臉酣甜,腿和肩膀統統晾在外面。

既然情況是這樣.....

親王殿下揚揚嘴角,慢條斯理的解衣扣。

做到起不來,剛好就不用看那些報紙。

「唔.....」金明洙在夢裡被驚醒,無比悲憤的掙扎。

色狼混蛋流氓變態色情狂!昨晚還不夠嗎!

「乖,配合一點」李成烈攥住他的手腕壓到枕側。

「這是白天啊!」感覺到李成烈身體的變化,金明洙淚流滿面。

尼瑪尼瑪,在劫難逃!

女僕們蹲在門外,揪著圍裙淚花閃閃。

大清早就上演限制級,福利真好嚶嚶嚶!

但是守在城堡外的小記者,顯然都會很鬱悶。

統領大人玩失蹤,親王萌萌不出現,王妃好兇不敢寫。

哎呀好寂寞......

不過所幸,這種寂寞並沒有延續很久。

有消息傳來,諾雷統領在邊境,而且新寶寶已經誕生了。

小記者們迅速收拾包裹,扛著相機衝去了邊境小鎮。

三天後,諾雷一臉傻笑的照片就占據了各大頭條。

在他的臂彎裡,躺著一個新生的小傢伙。

「是弟弟」張小雨嘿嘿笑。

「簡直完美」李浩沅伸出大拇指,蹭蹭報紙上那張小臉。

張東雨靠在沙發上,伸手戳戳李小沅。

照這個樣子來看,魔界大概很快就要有一場新狂歡了。

不過出乎大家的意料,等諾雷回來後,並沒有舉辦盛大的派對,只是邀請了幾個好朋友一起在家喝酒慶祝。

「不像你的風格啊」李浩沅疑惑。

「因為李成鍾不喜歡吵鬧的場合」諾雷笑得滿臉是牙。

寶貝會生兒子好偉大,以後什麽都聽他的。

李成烈無力扶額。

直到深夜,這場酒會才散。

李成鍾破天荒的喝醉,被諾雷抱回了臥室。

「兒子呢?」李成鍾皺眉四處看。

「兒子在保姆房」諾雷幫他換睡衣:「以後不許再喝這麽多」

「心情好」李成鍾迷迷糊糊的嘟囔。

諾雷搖頭笑笑,低頭親他臉頰。

李成鍾雖然喝醉,卻還是唇角上揚。

星光落進窗戶,輕輕籠住床上纏綿親吻的兩個人。

美好的魔界之夜,不是嗎?

【番外全完結】

創作者介紹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