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案:
 
他,金明洙,身材高挑,英俊瀟灑!
 
有著一雙勾人的桃花眼,為人放蕩不羈,所到之處無不是桃花處處開.....
 
他有著一身好身手!卻是“黃昏街”出名的小混混!所謂,喝嫖賭抽!坑蒙拐騙偷!樣樣俱全!
 
他,李成烈,模樣非凡,為人冷酷,身邊不乏眾多名模名媛的圍繞.....
 
他神秘異常,有著不盡的資產,是外界紛紛猜測的對象.....
 
陰差陽錯,小混混遇到了神秘男,一夜錯亂的瘋狂後,造就了一場命運的邂逅.....
 
長篇
 
有虐有甜
 
HE
 
Part 1
 
昏暗的燈光,震耳欲聾的搖滾音樂,空氣中,彌漫著各種醉人的酒香。
 
舞池中,形形色色的男女,在這醉人的音樂的引導下搖著自己的腰肢,擺著自己的翹臀,他們相互撫摸,親吻,肢體間不斷的廝磨.....夜晚的瘋狂與糜爛在此刻被體現得淋漓盡致。
 
ak,g市最出名的酒吧,位於“黃昏街”正中央。
 
“黃昏街”,g市夜生活的聚集地,那裡聚集最大型的夜總會,酒吧!甚至桑拿,洗浴,按摩.....等中心,只要能想到的夜晚消遣好去處,那裡都應有盡有.....
 
這個白天g市最冷清,最蕭條的地方,但是,誰又會想到,這在白天看來最為蕭條冷清的地方,一到了夜晚,卻是燈火通明,人聲鼎沸,來往的豪車川流不息呢?
 
吧台前,一個年輕男人正端著一杯雞尾酒無趣的喝著。
 
只見,他一頭黑色短髮,雖是黑色短髮,但,經過刻意的打理後,顯得卻是那麽的簡約,時尚,發梢處飄染的那些許黃色,更是起到了畫龍點睛的作用。
 
一絲絲黃色頭髮從額前垂下,斜搭在那俊美的臉龐上,濃濃的眉毛,大大的眼睛,直挺的鼻梁,鮮紅的嘴唇,白玉般左耳邊緣,整齊的排列著一排紅色亮鑽,配搭在那刀削般的臉龐上,加上那紅艷的唇,簡直就是上帝的傑作.....
 
一件黑色緊身襯衫,領口微微敞開,把他那結實誘人的身材體現無疑,隱約都能看見胸膛上某些模糊的線條.....
 
看他的那條長腿,在低腰修身褲的包裹下,顯得更為修長.....
 
看這腿部隱約可見的肌肉線條,可見,這傢伙一定是個腿上功力非一般的高手吧!
 
「明洙哥!」一個清爽的男音響起。
 
男子叫阿東,是男人的好友兼跟班。
 
「嗯?」男人白玉般的手舉著雞尾酒在吧台燈光下晃了晃。
 
那色彩繽紛的液體,在酒吧曖昧的燈光的寸映下,顯得是那麽的多彩明亮。
 
「寧老大他們已經到了!嘿嘿正在那邊包房裡等著您呢!」阿東討好的說著。
 
「哦!走吧!這***酒看著好看,喝起來,也就那麽回事兒!還不如啤酒呢!」金明洙放下酒杯,不屑的翹了翹嘴。
 
「嘿嘿!明洙哥!這身打扮可真適合你!比平時的那身兒強多了呢!我都差點兒人不出你來了呢!還以為是哪路明星呢!」阿東憨厚的笑著撓撓頭髮。
 
「就知道扯蛋!這***衣服我就覺得怪彆扭!不是你說的見那胖子,要穿得體面一點的嗎?真不知道這衣服哪裡好看了,還***死貴!」金明洙渾身不自在,當著酒吧眾多人的面前毫無形象的提了提褲子。
 
「這***什麽褲子?屁股都包不住!都***快掉下來了!」金明洙毫無形象的暴著粗口。
 
他這一系列的動作,一陣的抱怨,讓一旁喝著酒的人們紛紛轉頭,看著他:這男人,還以為是個多麽有身份的傢伙呢?行為這麽的粗俗!原來,也是個什麽都沒有見識過的毛頭小子!
 
瞧他這滿嘴的粗口,還真是有愧他這一身行頭呢!眾人無語的搖搖頭。
 
「明洙哥?.....注意用詞!注意形象!這裡可是高級場所.....人家都看著呢!」阿東看了看左右人們訝異的表情,湊在他耳邊小聲的提醒著。
 
「誰敢笑!我***踢爆他的頭!走!收錢去!」金明洙看了看左右的人群,翹了翹嘴,滿不在意的往包房走去。
 
邁步之前還不忘提了提自己身上那條低腰褲.....
 
「.....」阿東無語的看了看走在前面的金明洙。
 
明洙這傢伙,長得好看,身材一流,還有得一身好功夫,稍加打扮,就跟那電視裡的明星一樣!可是,就這樣的人,千萬別讓他開口!否則,就會像剛才那樣,他一開口,自己所有的心血打造出來的全新的他,就算是報廢了。.....這麽多年一直這樣。.....
 
真搞不懂!他說話時,就不能不用那個“***!”嗎?唉!算了,反正這麽多年都是這樣,說了也沒用!
 
阿東搖了搖頭,無奈的跟了上去。
 
包房內,昏暗的燈光下,正中的沙發上,坐著一堆肉山。
 
只見那肉山圓圓的頭,大大的耳朵,小小的眼睛,那滿臉脂肪的臉上,一個厚厚的雙下巴掉在下顎邊,那圓滾的腰,連同衣服,一起癱坐在沙發上,跟本分不清那裡是他的腰,渾身都只能看見,除了肥肉還是肥肉,反正,說他是一座肉山,一點兒也不為過。
 
肉山的旁邊,一個苗條豐滿的女人,妖嬈的半趴在他的身上,像只魅惑性感的騷狐貍,這樣的女人一看就很有味兒!
 
金明洙嫌惡的看了一眼那座肉山,在看向那性感的女人的時候,忍不住眉頭一挑:
 
呵!這肥豬,居然還有這麽好的貨色!有錢真***好!有錢,豬八戒都能搞到嫦娥!
 
金明洙心裡想著。
 
只見那美女,看見金明洙,同樣也是眼睛一亮,彷彿發現了稀世珍寶一般,直直的盯著他看。
 
一旁的阿東不由冷汗直冒,完了!完了!明洙的魅力,他是見過的,只要他挑過眉的女人,沒有一個不上鉤的!這傢伙簡直是個萬人迷!連他這個死黨兼跟班都嫉妒!
 
阿東悄悄的拉了拉金明洙的衣角,對他眨了眨眼,好像在說:不會吧!這個妞你也敢泡?他可是這胖子的心頭好!泡她只怕會有大麻煩吶!
 
金明洙卻不以為意,轉頭對他笑笑,那意思好像在說:
 
安啦!我自有分寸!
 
「嘿嘿!寧老大!這是我大哥,明洙!您交代的事情已經辦好了!您請過目!」阿東趕緊上前,從懷裡掏出一疊照片,抵到胖子面前。
 
胖子睜了睜那瞇瞇的小眼,歪著豬嘴彈了彈煙灰,他拿著照片對著燈光看了看,然後滿意的笑笑。
 
只見照片上,一個年輕男子,赤.....裸著全身,嘴裡塞著布團,雙手被反綁在身後,雙腳也被繩子緊緊的綁住,全身滿佈傷痕,那傷痕明顯一看久知道是拳打腳踢給弄出來的,那男人正睜大了驚恐的雙眼,看著鏡頭,恐懼與害怕全寫在了臉上。
 
「好!好!好!」胖子滿意的揚了揚手裡的照片,連聲說著好。
 
「呵呵!既然寧老大還滿意,那.....」金明洙笑笑,伸出手指,食指和拇指搓了搓,做出了錢的意思。
 
「嗯!當然!辦得不錯!拿去,好好玩玩兒!以後有什麽這類的業務,我還會聯繫你!」胖子從懷裡掏出一疊百元大鈔,豪爽的扔在桌子上。
 
「好!那謝謝了!」金明洙,拿著桌上的錢,在手上掂量了一下,快速的聽了聽聲音,然後滿意的放進褲兜裡。
 
憑那錢的重量,手感,聲音,他就知道到底是真是假,到底多少數量,這些都是他這麽多年練出來的,做他這行就這樣,只要對方付得起錢,那他就可以去幫對方完成某些,對方不能正面出面的事情!
 
「那寧老大!我們就不打擾了!有什麽業務可以隨時聯繫我!」金明洙起身,提了提褲子,朝著胖子揮了揮手。
 
臨出門前,還不忘回頭,對著胖子身上的騷狐貍,挑挑眉,眨眨眼。
 
「嘿嘿!明洙哥?胖子給了多少?」阿文笑著迎了上來。
 
「嗯!那死胖子還真***大方!喏!拿去花!」金明洙從兜裡那錢裡分出一半兒丟給阿東,然後趴在吧台上一口一口的喝著啤酒。
 
喝酒的同時,眼睛還不忘四處瞄著今晚消遣的獵物.....
 
「給我這麽多幹嘛?」阿東看看手裡的一疊錢,,這可是明洙冒著危險掙來的,自己卻什麽也沒幫到他。
 
「給你,你就拿著!存著吧!以後取老婆用!」金明洙不以為意,依舊喝著啤酒。
 
阿東是自己在這個世界上唯一的親人,一起在孤兒院光屁股長大的兄弟,他不對他好,誰對他好!
 
「好!那我就先存著,等以後我們一起洗手後,去做點兒別的!」阿東把錢揣進兜裡。
 
這麽多年一直是這樣,每次明洙做了“業務”,賺了錢,他總會分他一半,對他跟親兄弟一樣!而他也明白,明洙做這樣的工作,已經明裡暗裡得罪了不少有勢力的人,所以,每次,他都聽話的把錢存了起來,為的不是自己取老婆,而是為他們兄弟二人的以後留條後路。
 
「隨你!」金明洙淡淡的說著。
 
怎麽搞的?今天自己的魅力下降了?還是這身怪衣服的原因,怎麽都沒有美女主動貼上來?金明洙鬱悶的看了看場內,不該的啊!自己的魅力一直都不錯的啊?
 
「帥哥,是在找我嗎?」一個柔得能滴出水來的女人的聲音在他的身後響起。
 
金明洙唇角一勾:果然來了!看來自己的魅力可是一點兒也沒減少呢!
 
「可以請我喝一杯嗎?」女人扭著豐臀在金明洙的身旁坐下,豐滿的身體好似沒有骨頭一般,軟軟的靠在他的肩上。
 
「當然!但是.....你要怎麽報答我呢?嗯?」金明洙,轉身捏額捏美女的下巴!睜著大眼,放著那無形的高壓電波。
 
「隨你處置!你說怎樣,就怎樣!」女人用那豐滿的胸器在他的手臂上蹭了蹭,嬌滴滴的說著。
 
「好!一會兒我們找個僻靜點兒的地方,好好切磋切磋!」金明洙勾了勾女人的下巴,滿意的笑笑。
 
阿東瞪大眼看著眼前的女人:這不是剛才那死胖子的女人嗎?怎麽這麽快就到這裡來了?完了!完了!明洙泡起妞來,誰都管不了的啊!這傢伙,泡妞也不分分對象!
 
不過,這女人定力也太差了吧!就兩個電波眼,就勾來了?
 
一杯藍色雞尾酒下肚後,女人竟然無力的趴在吧台上,好像是喝醉了的樣子!
 
「哼!你就裝吧!這樣一杯酒也能醉?不過,這樣也好,正好自己找不到合適的藉口呢!」金明洙瞇了瞇眼,勾唇笑笑。
 
這樣的女人他見多了,既然人家美女意思都那麽明顯了。自己再不識時務的話,未免也太差勁了吧!
 
話說!有美女送上門讓自己上,自己還不上,那還叫男人嗎?
 
「嗯!帥哥?能陪我去洗手間嗎?我頭暈!」女人摸了摸頭,故意往他身邊靠靠。
 
「好!」金明洙點了點頭。
 
這女人,也太放浪了吧?不過,直接點兒也好!省得自己費心!
 
「明洙?」阿東站起身,皺著眉頭,打算制止。
 
不知怎麽的,直覺告訴他,這女人,碰不得!
 
「你在這裡等我!我很快出來!.....或者你先回去!」金明洙轉頭看了看阿東,然後在女人的拉扯下進了洗手間。
 
「唉!」阿東無奈的搖搖頭。
 
看吧!人吶!魅力太大,也是一種麻煩呢!到哪兒都有女人主動貼上來,明洙那傢伙還真是性福呢!
 
「嗯!.....嗯!.....輕點兒!」
 
廁所裡傳來一陣陣女人的呻吟,那聲音,絲毫不加掩飾,好似巴不得所有人都聽見一樣!
 
一個胖胖的中年女人,從另外一間廁所裡出來,聽見隔壁的呻吟聲,翹著屁股側著耳朵聽了聽,然後紅著臉連忙跑了出去。
 
「現在就開始那麽大聲的叫了?這才剛開始呢!」金明洙捏了捏女人裸.....露在外的酥胸,戲謔到。
 
在激烈的碰撞下,女人的吊帶群早已滑到了地上,幾乎全裸的呈現在他的面前。
 
但是金明洙自己,卻是只是解開了褲子拉鏈,衣衫整齊,絲毫沒有淩亂的感覺。
 
狹小的廁所內,粗重的喘氣聲,和女人的呻.吟聲,源源不斷.....
 
「碰!」突然只聽得一聲巨響,他們所在的廁所門,掉落在地上。
 
「媽的!什麽情況?」金明洙停下動作,轉頭看了看門外。
 
是誰這麽不識時務?居然在關鍵時刻擾亂別人的好事?
 
一群身穿黑色t恤的男人,齊刷刷的站在門外,擡眼望出去,不大的衛生間裡,全是黑壓壓的一片,估摸著有二十幾號人吧.....
 
「你好大的膽子!連我的女人都敢碰!」只見那座肉山,從人群裡困難的擠了進來。
 
金明洙皺了皺眉,怎麽這麽快就知道了?還來這麽多人?如果單單為了一個女人,有必要這麽大肆鋪張嗎?
 
看來,這傢伙是故意找藉口掩飾之前的事情,想借此機會讓自己閉嘴吧?
 
只是,這麽多人,自己一個人恐怕應付不來.....看來得找個方法及時脫身才行啊!
 
眼前的情況讓金明洙,顧不得自己下身老二的腫脹,快速拉好自己的褲子拉鏈,眼珠兒一轉,隨即笑笑:
 
「哦?原來這是寧老大的女人吶!不好意思!小弟眼拙,沒認出來!要不.....現在還您?您接著幹!反正也才剛進去沒兩下.....」
 
趁著胖子發怒之際,金明洙隨手把身邊赤.....裸的女人往他懷裡一推,趁著這點兒小小的混亂順勢一腳飛踢出去。
 
由於洗漱間空間太小,他的腳力過大,出腳之快速,黑衣大漢們來不及反應,紛紛向後倒成一片。
 
時機來了!這時候不跑,更待何時!
 
跨出長腿,飛一樣的踏在黑衣大漢們的身上,三兩步便跑了出去。
 
廁所裡亂成一團,只聽得胖子一聲大吼:
 
「飯桶!快給我去抓住他!」
 
黑衣大漢們快速的爬了起來,一窩蜂一樣的追了出去.....
 
早就聽到廁所的異樣動靜的阿東,擠在看熱鬧的人流中。
 
「明洙!」看著金明洙跑了出來,阿東焦急的喊著。
 
「不要過來!你先回家!我能擺平!」留下這句話,金明洙風一樣的消失在酒吧。
 
阿東皺了皺眉,他就知道,那個女人碰不得!他非不聽,這下好,女人沒吃成,還惹了一身的騷腥.....
 
不過,明洙的身手,相信,他是能擺平的,從這幾十號人的手裡逃跑因該不是問題!不過以後的日子可能不太好過了!畢竟人家是這裡有權有勢的人.....
 
地下停車場,一輛藍色博基尼停在眾多的豪車的中間,那漂亮的車身,絢麗的顏色,在眾多的豪車裡,是那麽的出眾,吸引人的眼球。
 
車內放著優雅的古典音樂。
 
一個五官精緻的絕美男人正靠在駕駛座上抽著煙。
 
他有著濃濃的劍眉,狹長的丹鳳眼,直挺的鼻梁,如此俊美的臉上沒有一點兒表情,看不出任何的思緒!唯獨,那薄而性感的嘴唇,正隨著某種感覺一張一合!
 
「烈!舒服嗎?」一個女人從他的胯下擡起頭來,瞇著眼,舔了舔自己的唇,彷彿一副意猶未盡的樣子。
 
「嗯!繼續!」男人閉著眼,淡淡的吐出兩個字。
 
修長的手扶著女人的頭,一下一下的往自己的胯間按。
 
「只要烈喜歡,我願意一直這樣做!」女人擡眼,伸出手摸了摸男人的胸膛,嘴裡被腫脹的大物塞滿,喃喃的說著。
 
「唔!不要停!」男人閉著眼,似乎很是享受,大掌並沒有停下,上下按動女人頭部動作。
 
金明洙氣喘噓噓的跑進停車場,躲在一輛黑色大奔的後面,伸出頭看了看外面湧進來的那麽多人:
 
「媽的!這麽多人!原以為只有二十多個,看來不止呢!.....這個該死的胖子!居然過河拆橋?還這麽大費周章?.....算自己倒霉!碰上他媽這麽倒霉的事情!」
 
金明洙靠在大奔後面,喘著氣,自言自語道。
 
「好好搜搜!一定是躲到這裡來了!」一個大漢插著腰,對著周圍的人說著。
 
「可是,這裡是李家的地盤!如果貿然這樣搜得話.....」一個大漢小聲的說著。
 
「媽的!李家又怎樣?今天抓不到那小子,你我回去,老大能放過我們嗎?再說了,李家也就是個傳說,誰都沒見過他們的老大,有沒有還是個謎呢?怕個屁啊!」大漢不屑的大聲的說著。
 
「快點兒!快點兒!」大漢不耐煩的催促到。
 
「李家?」金明洙皺著眉頭想了想。
 
他是聽說過,這黃昏街,有一股很大的實力,大到讓人難以想象!只是,沒有人見過他們當家的!就連地下的一幫號稱是李家的混混也不知道到底是不是李家的!事情的真真假假,似乎沒有人能知道!
 
不過,眼下的事情還是先想法逃出去再說吧!保命要緊.....
 
「哼!什麽***李家?要是有,怎麽不出來見人?還不如我們寧老大呢!唉!.....我說你們都給我搜仔細點兒啊!」黑衣大漢站在黑色大奔前插著腰指手畫腳到。
 
金明洙看了看自己身前的黑衣大漢,貌似他現在還不能輕舉妄動呢!即使自己身手再好,面對這麽多人還是沒有任何勝算的!看來還得想辦法混過去呢!
 
擡眼一看!嘿!天助他也,如果,他能順利的進到那輛藍博裡的話,估計就沒什麽風險了吧!
 
以那輛蘭博的價值,量他們也不敢貿然的去那裡搜的吧!因為,能在黃昏街開得起蘭博的人,伸伸手指頭就能數得出來,而且都是他們所惹不起的人物.....
 
他們,怎麽也不會想到,自己會呆在那樣的豪車裡吧!
 
嘿嘿!如果成功,自己還可以順便弄輛蘭博開開.....
 
想到這裡,金明洙,的手心發癢,只見他搓了搓手,勾唇一笑,悄悄的朝著蘭博潛去。
 
停車場突然的騷動讓車內正在享受的李成烈眉頭一皺,剛才那大漢狂妄的話讓他十分的不爽!
 
但是,在這關鍵的時刻,他不打算追究!
 
「烈?外面怎麽了?」女人擡起頭,一臉擔心的問。
 
「沒什麽!繼續!」李成烈閉上眼,不在看外面。
 
此刻的他完全沒有注意到,他們車後,一個鬼鬼祟祟的身影正在向他的車子靠近.....
 
金明洙側著耳朵在蘭博的後車窗上聽了聽。
 
不好!車內有人!這下可不好辦了!
 
「仔細搜搜!」大漢的聲音再次響起。
 
怎麽辦?出也出不去,這車裡又有人!難道自己要被他們給抓住?.....不行!被那死胖子抓住自己哪裡還會有命在?
 
「***!」金明洙低咒了一聲。
 
手拉動蘭博的車門,金明洙一驚:車門竟然是開的!看來老天都在幫他呢!
 
斜著眼睛看了看那邊正在到處搜尋的大漢們,金明洙笑笑,快速的鑽了進去.....
 
「啊!」埋頭苦幹的女人,擡起頭來,驚恐的看著突然進到車內的金明洙,嘴角還掛著一絲來不及擦拭的口水。
 
「不許動!也不許出聲!」金明洙掏出兜裡的彈簧小刀,比劃在李成烈的脖子上。
 
低頭看了看眼前這個俊美異常的男人,那個驚恐的女人正趴在他的胯間,看那嘴角的口水,以及這男人還沒來得及,或者根本就沒打算拉上的褲子拉鏈,那堅硬如挺的偉岸,正朝著他的方向慣性的晃了晃!
 
這東東好大?光用腳指頭就能猜到他們在幹什麽!
 
呵!自己怎麽這麽好運?逃命,竟然也能遇到這樣的情況?如果自己再晚點兒進來的話?估計就能看見免費得現場直播了吧!悔恨吶!自己怎麽不稍微等一會兒在進來?
 
金明洙瞇了瞇眼,看著男人的偉岸,奸詐的笑笑。
 
「你看夠了嗎?」一旁一直冷著臉的男人終於開口。冷冷的聲音,聽不出任何情緒!
 
李成烈,不著痕跡的皺了皺眉,唇角卻勾著一絲絲如有若無的笑:在外面觀察了這麽久?終於還是進來了?呵呵!他的膽子可真不小!
 
欸?自己用刀子架在他的脖子上,他居然一點兒也不害怕?褲襠開著門,還能如此的鎮定自如?
 
金明洙意外的眨了眨眼。
 
「閉嘴!媽的!老子打擾到二位的“雅性”真是不好意思!你開車送我出去!你,這個美女,你低下頭繼續!該幹嘛幹嘛!就當老子不存在就好!」
 
金明洙拿著刀子,指了指邪魅的男人,在指了指已經被嚇到不能說話的女人說道。
 
「.....」李成烈擡眼看了看這個拿著刀子架在自己脖子上的男人。
 
漂亮的五官!黑色的短髮,皮膚雪白,怎麽看都不像是個粗俗的人!怎麽一開口就成了這樣?完全和他此刻的形象不符嘛!
 
呵!敢拿著刀子架在自己脖子上的人,他還是第一個!不過,他還挺有意思,估計他並不知道,此刻他用這把小的可憐的刀子威脅著的人是誰吧?看來,他還是個很有意思的人呢?好吧!反正無聊,就先陪他玩兒玩兒!
 
李成烈赤鼻一笑,隨即聽話的發動了車子。
 
「還有你!女人,繼續你剛才的事!不然.....」
 
看著車子如他所願的發動了,金明洙推了推女人的頭威脅到。
 
不是他惡劣!也不是他就是想看看所謂的現場直播!實在是眼前的情況,他必須保證萬無一失,既然做戲!那就要做全套不是嗎?
 
當然,如果,能夠看到現場直播的話,那豈不是兩全其美?
 
「烈!」女人看著男人弱弱的開口,似乎請求著男人的幫助。
 
「繼續吧!」李成烈看也不看女人,只是淡淡的開口說著。
 
呵!既然那傢伙想看,就讓他看個夠吧!只要他能把持得住!呵呵!反正自己是無所謂的了,這樣,反而更加刺激.....
 
女人討好不成功,她怯怯的看了看金明洙,低下頭繼續做著剛才的事情!
 
呵!這傢伙!居然在面臨生命危險的時候,下面的那東西居然還是那麽堅,,,挺,看上去好像比剛才更加大了一樣!神人吶!這種情況居然能面不改色?貌似還很享受!
 
金明洙不自在的吞了吞口水,看著男人的雄偉在這女人的挑撥下正雄赳赳,氣昂昂的叫囂著,自己的下腹也開始燥熱,本來剛才他正爽的關鍵時候,被那胖子打斷,那難耐的欲火在體內一直在不停的叫囂!
 
現在看著此番情景,身體竟然不爭氣的起了反應!丟人吶!
 
「靠!***!死胖子!」金明洙紅著臉低咒了一聲。
 
雖然車內光線不強,卻也能夠清晰的看見他白玉般的臉龐上飛起的紅霞.....
 
「停下!停下!」一個大漢張著雙臂欄在停車場門口。
 
「不許動!我警告你,不要亂來!否則.....媽的!」金明洙看了看門口的大漢,低咒一聲,對著李成烈威脅到。
 
「.....」呵!這種情況也不忘威脅人?呵!剛才他好像臉紅了吧?變化可真快呢!有意思!
 
靠近門口,金明洙連忙趴下身子,低低的靠在車子內部的地板上,屏住氣不敢出聲。
 
車在幾個大漢的攔截下,停了下來。
 
「喂!例行檢查!開窗戶!」一個大漢不知死活的敲著蘭博的窗戶。
 
「.....」李成烈按下窗戶,冷著臉看向外面的大漢。
 
那冰冷的眼神,足以讓人從這炎熱的夏天,直接成冰棒一般!
 
只這一眼,便讓攔著車的大漢們傻了眼:好冰冷的眼神!讓人冷汗直冒!這傢伙一定不是一般的人!還是不要惹他的好!那個臭小子也一定不在這車裡吧!那小子怎麽可能認識這樣的人物!
 
「呃.....沒事!沒事!」大漢擦了擦額頭的冷汗,顫顫的讓出了一條路。
 
蘭博飛奔在烈裡無人的高速上。
 
金明洙探出頭,看了看窗外:「好了!停車!」
 
終於逃出來了呢!哇!剛才這個男人怎麽做到的?居然就那樣就從那些人的搜查下逃了出來!
 
「停車!聽懂了沒?」金明洙揚了揚手裡,自以為很有威脅性的彈簧小刀。
 
只見反光鏡裡,男人的嘴角微微一勾,車平穩的停在了路邊。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