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晚夜深人靜的時候,李成烈依舊準時出現在金明洙臥室。
 
金明洙坐在床上擡頭看他,臉色有點白。
 
「怎麼還沒睡?」李成烈捏捏他的鼻子:「在等我?」
 
「我爸媽明天要和你見面」金明洙聲音悶悶的:「我白天有求他們,可他們還是不同意」
 
「沒事的」李成烈幫他鋪開被子:「別想了,睡吧」
 
「你怎麼一點都不緊張!」金明洙覺得有點委屈,於是拿枕頭飛他,自己擔心的吃不下睡不好,他怎麼還這麼淡定!
 
李成烈嘆氣,伸手把金明洙摟進懷裡,低頭親親他的髮旋:「你怎麼知道我不緊張?」
 
「你也會緊張?」金明洙看他。
 
「你說呢?」李成烈整整他額前的碎髮:「我不僅緊張你父母會不答應,還緊張你受委屈,更緊張你會不要我,畢竟父母永遠也沒有辦法取代,我卻——」
 
「你也沒有人能取代」金明洙有些急切的打斷他。
 
「是嗎?」成功騙到小傻瓜表白,李成烈心情好得不能再好,嘴角一揚親親他。
 
金明洙閉著眼睛,很認真的迎合。
 
「睡吧」親完之後,李成烈拍拍他:「既然我們都不會放棄,那就什麼都不用怕,我保證明天不管你父母說什麼,我都不會和他們鬧翻」
 
金明洙點點頭,伸手抱緊他的腰:「你真好」
 
「只對你一個人好」李成烈寵溺的笑笑:「別人想都別想」
 
第二天早上醒來的時候,身邊已經空空蕩蕩,金明洙嘆了口氣,也不想起床,就把自己裹在被子裡發呆。
 
「明洙」金媽媽推門進來。
 
「媽」金明洙坐起來。
 
「昨晚沒睡好?」金媽媽看著兒子臉上的黑眼圈,覺得有點心疼。
 
「媽」金明洙鼻子發酸:「等會見面的時候,就算你和爸爸不喜歡他,也求你們不要罵他,是我自己要跟他在一起的」
 
「.....」金媽媽嘆氣,這算怎麼回事,老公研究了一輩子乾屍,時間金錢精力統統丟在裡面還不算,到頭來,居然連兒子也搭進去了。
 
約見面的地方是一個私房菜館,包間很安靜,安靜的可以聽見掛鐘的滴答聲。
 
金爸爸一直在想怎麼才能讓金明洙回頭,金媽媽則是抱著茶杯,盤算等會見到那個血族後,自己要怎麼樣才不會吐。
 
一家三口各懷心事,終於等到了包廂門被人推開,身形高大的黑衣男子走了進來,帶來一股微冷的空氣。
 
「抱歉,似乎我有些遲到了」李成烈微微欠身:「伯父伯母好」
 
金爸爸之前見過李成烈,自然是沒多大反應,金媽媽卻差點扔了手裡的茶杯。
 
之前自己曾經在實驗室裡見過血族,不過那些乾屍大都面目猙獰,有些還以奇怪的姿勢扭曲在器皿裡,要多噁心有多噁心,因此也就覺得大概所有的血族都長那樣,還在納悶兒子怎麼會看上那種一坨一坨的生物。
 
可是眼前這個血族,長的未免也太好看了吧!電影明星也不過如此嘛!
 
作為一個資深顏控,金媽媽對李成烈好感度立刻上升。
 
「伯母你好」李成烈沖她點頭一笑,有禮貌又有教養,五官堪稱完美,帥的驚天動地。
 
「你就是明洙的朋友?」金媽媽有些遲疑的問。
 
「不是朋友」李成烈看了眼金明洙:「是男朋友」
 
金明洙臉色白了白,小心翼翼的看了眼自家老爸,果然就見他一臉陰沉,隱隱有爆發的跡象。
 
「過來坐」金媽媽完全無視老公的低氣壓,伸手幫李成烈拉開椅子。
 
金家父子同時一愣,這是什麼狀況,之前不是強烈反對的嗎?
 
接下來事情的發展更是出乎意料,金媽媽和李成烈一見如故,先聊金明洙再聊魔界,八卦八的精彩紛呈,完全形成了一個獨立的氣場,把金爸爸和金明洙生生隔絕在外。
 
「明洙命真好,有伯母這麼漂亮又好說話的媽媽」李成烈滿臉羨慕。
 
金媽媽一個沒注意,差點脫口而出那你也來做我兒子吧!
 
趁著氣氛不錯,李成烈趕緊從口袋裡拿出一個絲絨的小盒子,打開放在金媽媽眼前:「來得匆忙,也沒有好好準備禮物,伯母不要嫌棄」
 
「給我的?」金媽媽雖然不缺珠寶,但來自魔界的還是第一次見,小巧的盒子裡,魔法雕成的瑪瑙玫瑰如同剛剛綻放,純淨的沒有一絲雜質,甚至還掛著幾顆露珠。
 
「好漂亮」金媽媽驚喜。
 
李成烈鬆了口氣,女人的天性果然都一樣!
 
「咳咳!」金爸爸不滿的咳嗽,想提醒一下自己的妻子,不要這麼容易被收買!
 
不過金明洙顯然會錯了意,他看了眼李成烈,小聲問:「你還有禮物給我爸爸嗎?」
 
金教授眼前一黑,我不是這個意思啊!
 
「當然有的」李成烈一笑:「過幾天血族城堡有場派對,如果伯父願意的話,我可以來接您,會認識很多有趣的傢伙」
 
「沒興趣」金爸爸顯然比較難收買。
 
「如果伯父對聚會沒興趣,我們可以直接去血色城堡」李成烈不氣餒:「那裡有一個圖書館,裡面有很多珍貴的典籍和地圖」
 
「就是上次我看魔法書的那裡嗎?」金明洙顯然更了解自家老爸。
 
「是」李成烈揉揉他的腦袋。
 
聽到有典籍和魔法書看,金爸爸的拒絕顯然沒有前一次那麼乾脆,這個條件,似乎還是.....有些吸引力的。
 
但也不能因為這個,就把唯一的兒子賣了吧!
 
「我——」
 
「沒關係,我沒別的意思」李成烈笑的愈發溫和:「只是邀請伯父去血族做客而已,不代表什麼,也不代表承認我和明洙的關係」
 
「.....」金爸爸這次沒說話,一個老學究研究了一輩子血族,有這種機會,自然是不想放棄。
 
而且他也說了,這不代表什麼——林大教授自我安慰。
 
「我三天後來接您,伯母願意的話,也可以一起去」李成烈嘴角微揚:「那,我們點菜吧」
 
沒人再說反對,金明洙鬆了口氣,手偷偷垂下去,和他十指相扣,卻發現表面鎮定的人,手心早已滿是冷汗。
 
上戰場也沒見他這麼緊張過吧?金明洙心裡溫暖,卻更是心疼,這麼驕傲的種族,卻要為自己這麼卑微.....
 
「明洙想吃什麼?」一句輕聲詢問打斷了金明洙的胡思亂想,擡頭,正好和他四目相接。
 
滿眼化不開的溫柔,傻子也能看出是有多關心。
 
一餐飯吃完,李成烈把人送到小區門口,才彬彬有禮的告辭。
 
「你都不上去坐坐嗎?」金明洙替李成烈委屈。
 
金爸爸假裝沒聽見,背著手往裡走。
 
金媽媽有些尷尬,剛想說話,卻被李成烈先開口。
 
「沒關係,先回去吧」李成烈替金明洙整整衣領:「要不然伯父該生氣了」
 
「那你路上小心」金明洙聲音低低的。
 
「伯母,那我先走了」李成烈沖金媽媽一笑:「今天很高興您願意來見我」
 
「以後有時間.....再來家裡做客吧」金媽媽猶豫著開口。
 
「謝謝」李成烈微微鞠躬,眼底有些潮濕。
 
這天夜裡,李成烈來的比以往要早一些,跟他一起出現的,還有一罐濃湯。
 
「好香啊」金明洙抽鼻子。
 
「餓了吧,晚上你都沒好好吃飯」李成烈幫他盛了一小碗:「剛叫廚師燉的,你最喜歡的番茄牛肉」
 
金明洙感動的一塌糊塗,死死抱著他的脖子不肯放。
 
「湯要涼了」李成烈拍拍他的背。
 
「謝謝你」金明洙鼻音濃重,有點要哭出來的跡象。
 
「我謝謝你才對」李成烈笑笑,伸手摟緊他:「謝謝你願意陪我一起走下去」
 
「我以後一定什麼都聽你的」金明洙不知道自己還能再做什麼,於是只能決定加倍加倍對他好。
 
「好」李成烈輕笑:「我記下了,不許耍賴」
 
牛肉湯燉的微微有些濃稠,加上酸甜的番茄,是最好的味道。
 
「你要不要吃?」金明洙問他。
 
李成烈張嘴,壞笑著湊過去:「老婆給餵」
 
金明洙盛了一塊肉給他遞過去,還沒送到嘴裡,臥室門卻被人推開,於是嚇了一跳,手裡的勺子差點扔掉。
 
「你們.....」金爸爸皺眉,聞聲趕來的金媽媽也有些吃驚。
 
「和他沒關係,是我自己來的」李成烈不想金明洙再挨罵:「明洙晚上沒吃多少東西,所以我送了點湯過來,我.....馬上就走」
 
金明洙拽著他的袖子不鬆手,委屈又生氣的看著自己的父母。
 
金爸爸黑著臉,氣呼呼的甩手而去,金媽媽也趕緊跟了過去。
 
「他們.....沒說一定讓我走吧?」李成烈試探著問。
 
金明洙點點頭。
 
「所以.....今晚我能留下了?」李成烈笑。
 
金明洙沒說話。
 
夜深人靜的時候,李成烈躺在被子裡,懷裡摟著金明洙。
 
「晚安」李成烈親親他的額頭。
 
「你剛才,是故意讓我爸媽看見你的吧?」金明洙突然悶悶開口。
 
「呃.....」
 
「你那麼厲害,我爸媽過來,你不可能感覺不到!」
 
「嗯.....」
 
「你是故意讓我爸媽看見你的!」
 
「.....」李成烈嘆氣,被老婆看出來了。
 
「哼!」
 
「讓他們覺得我在關心你,不好嗎?」李成烈翻身壓住自己的寶貝,用實際行動轉移話題。
 
「唔.....我爸媽在.....」
 
「我設了結界,所以你可以放心叫」
 
「叫你妹!」
 
「剛誰說什麼都聽我的?」
 
「老子反悔了!」
 
「來不及了」
 
兩把剝掉小傻瓜的睡衣,李成烈近乎瘋狂的吻上了那漂亮的身體。
 
久久的纏綿,以及銷魂蝕骨的快感。
 
「你真的要帶我父母去血族城堡嗎?」激|情過後,金明洙趴在床上,聲音悶悶的問。
 
「嗯」李成烈心不在焉的答應了一聲,繼續幫他按摩腰。
 
「合適嗎?」金明洙側過腦袋看他:「我爸爸是軍事機關的教授,萬一看到血族的秘密怎麼辦?」
 
李成烈聞言一愣,然後失笑,這個小傻瓜,已經完全把自己看成最親的人了嗎?
 
「你笑什麼?」金明洙莫名其妙,老子是很認真在考慮這個問題的!
 
「沒關係,只要能讓你的家人接受我,什麼都無所謂」李成烈揉揉他的頭髮,滿嘴甜言蜜語:「你最重要」
 
金明洙心裡一酸,側身摟住他。
 
李成烈嘴角勾起,當然不會告訴這個小傻瓜,血族的核心機密,根本就不可能放在圖書館。
 
氣氛太好,誰也不捨得就這麼睡著。
 
「累不累?」李成烈語氣明明就是詢問,手指卻在他穴口輕輕按壓,聲音裡也有些期待。
 
金明洙搖搖頭,紅著臉褪下衣服,主動跨到李成烈身上,扶著那火熱的鈍器,慢慢坐了下去。
 
這個姿勢,不是不難堪,也不是不羞恥,可是金明洙知道,這是李成烈想要的。
 
只要是他想要的,那就沒關係,再委屈也可以,況且和他對自己的付出比起來,這又能算什麼?
 
雖然不是第一次,金明洙在情事上卻依舊青澀,身體也還是沒有辦法完全適應,這個姿勢太勉強,還沒有全部納入,後處就已經是一陣陣的疼,可最終還是咬緊牙關,任由那火熱的硬物將自己狠狠貫穿。
 
結合的地方似乎有黏稠的液體滑下,金明洙眼前有些發黑,撐在李成烈胸前的胳膊一軟,整個人都趴了下去。
 
「老婆今天好主動」李成烈看出了他的異樣,卻只當他是情動,於是曖昧的親他耳垂。
 
「.....你先別動」金明洙聲音有些顫抖,明顯感覺到深埋在自己體內的東西似乎又脹大了一些,頓時嚇得渾身緊繃。
 
「嗯,我不動,你自己動」李成烈壞笑,輕佻揉捏他的臀瓣。
 
金明洙已經顧不上其他,只想著要努力取悅他,卻還是抵不過那難捱的痛楚,連動一下都不敢。
 
「寶貝,技術很差哦」李成烈邪惡的低語:「再不動的話,老公要去找別人嘍」
 
話說完後半天沒得到回應,卻覺得肩頭一陣濕熱。
 
「哭了?」李成烈皺眉:「傻瓜,玩笑都聽不出來?」
 
「疼」金明洙把臉埋在他的肩窩,聲音有些嘶啞也有些委屈:「我真的好疼」
 
李成烈一驚,扶著他的身體,慢慢退了出來。
 
金明洙鬆了口氣,側躺在床上微微喘息。
 
「受不了怎麼不跟我說?!」看著身下那點點的血跡,李成烈心疼又光火。
 
金明洙蜷著身體沒說話,想讓自己看起來不那麼狼狽。
 
你還能再可憐一點嗎?李成烈嘆氣,火氣散的一乾二淨。
 
金明洙紅著眼眶,自己都要嫌棄自己,平時不能幫到他就算了,居然連在床上也這麼糟糕,這樣的自己,到底有什麼資格,值得他那麼喜歡?
 
李成烈幫他清理完身體,又換了乾淨的床單,天色已經微微有些發亮。
 
「我該走了」李成烈幫他蓋好被子:「好好睡一會,明天乖乖在家養著,知不知道?」
 
金明洙點點頭,把半個腦袋縮進被子裡。
 
李成烈照例從窗戶裡離開,臨走之前不忘帶走換下來的床單。
 
開玩笑,這種東西要是被丈母娘看到,這輩子都別想有媳婦了。
 
第二天醒來的時候已經是中午,金明洙覺得有些頭重腳輕,不過怕父母看出來,還是強打起精神起了床。
 
客廳裡空空蕩蕩,桌上壓著一張便條,金明洙拿起來看了看,鬆了口氣,早知道父母都去參加表姐的婚禮,自己也就不用起床了。
 
想回房去接著睡,卻聽到有人在按門鈴。
 
「來了」金明洙在心裡嘆氣,過去開了門,卻一愣:「怎麼又是你?」
 
「你怎麼了?」吳桐看著他的臉色皺眉。
 
「我爸不在,有事找他的話打手機吧」金明洙說完後想關門,卻被吳桐擋住。
 
「喂!」金明洙瞪眼。
 
「喝藥了嗎?」吳桐熟門熟路走到藥櫃前拉開玻璃門。
 
「你出去!」金明洙有些生氣,一瘸一拐的跟過去,私闖民宅真討厭!
 
「吃藥!」吳桐挑了幾個瓶子出來:「先去喝點麥片」
 
「你知道老子是什麼病啊?這都是什麼藥!」金明洙光火,怎麼還有跑人家裡來亂給藥的!
 
「消炎退燒的」吳桐又遞給他一管軟膏:「這個去廁所自己塗」
 
「.....你給老子滾出去!」金明洙臉通紅。
 
「不舒服就不要走路了」吳桐嘆氣:「他怎麼不在?」
 
「要你管!」金明洙惱羞成怒,使勁把人推出屋子,砰的一聲關上門。
 
吳桐靠在門邊苦笑,好像.....真的已經開始討厭自己了。
 
明明就是自己一直想要的結果,可是為什麼,心裡會這麼難過。
 
屋子裡,金明洙把藥丟進垃圾箱,趴在床上生悶氣。
 
混蛋!真會攪人心情!
 
肚子餓的咕咕叫,胡亂吃了兩塊餅乾,就又縮回了被子裡,大腦暈暈乎乎,倒是睡著的很快。
 
這個晚上,金明洙發燒,李成烈沒有來。
 
第二個晚上,金明洙燒退了,李成烈還是沒有來。
 
第三個晚上,金明洙把自己捂進被子裡,不理床邊站著的人。
 
「生氣了?」李成烈隔著被子拍拍他。
 
「沒有」金明洙哼哼。
 
「我和聖圭一起去了血族古堡」李成烈耐心解釋:「本來以為當天就能回來的,可是出了點小麻煩,所以耽誤了兩天」
 
「什麼麻煩?」金明洙拽下被子。
 
「小意外而已」李成烈和衣靠在他身邊,神態有些疲憊。
 
「又是和我有關嗎?」金明洙猶豫著問」
 
「當然不是」李成烈有些意外:「你怎麼會這麼想?」
 
「因為我給你帶來了很多麻煩」金明洙有些沮喪,傳說中的惹禍精也不過如此。
 
李成烈笑著搖搖頭,把他拉到了自己懷裡。
 
「我——」
 
「笨蛋」李成烈低頭親親他:「我愛你」
 
我愛你,所以所有的麻煩,都不算麻煩。
 
「你和聖圭去古堡幹什麼?」金明洙有些臉紅,於是轉移話題。
 
「去嘗試喚醒血族的王」提到這個話題,李成烈有些咬牙切齒的意思。
 
「伊萬?」金明洙依稀記得這個名字:「他睡了很久嗎?」
 
「他就是個神經病,要不是我要回魔界,真想讓那個混蛋一千一萬年的睡下去!」李成烈拳頭捏的嘎巴響。
 
極少見他這麼不淡定的樣子,金明洙咽咽口水,決定不再糾結這個話題。
 
而在另一邊的公寓裡,金聖圭正滿臉慪火的坐在沙發上,讓南優鉉給自己包紮傷口。
 
「怎麼會受傷的?」南優鉉眼淚汪汪。
 
「我沒事」金聖圭揉揉南優鉉的腦袋,在心裡罵娘。
 
那個血族之王是不是有毛病!難道他真以為自己是睡美人?居然弄了兩只巨龍守在古堡前,要不是自己躲的快,腰都差點被掃斷了!
 
「那主人明天還去血族嗎?」南優鉉怯怯的問。
 
「去」金聖圭嘆氣。
 
沒辦法,只有喚醒了那個神經病,自己的小寵物才能長命百歲。
 
「可以帶我和丹尼一起去嗎?」南優鉉小心翼翼的開口:「我們不亂跑」
 
「你想回去還是他想回去?」金聖圭問。
 
「他想回去,我想陪他回去」南優鉉很老實的交代。
 
金聖圭點點頭,算是默許。
 
「他為什麼一定要走?」南優鉉有些委屈也有些捨不得:「我又沒有欺負他」
 
「因為這裡不是他的家」金聖圭把南優鉉抱到自己膝蓋上:「不過沒關係,這次回去,不會再有人欺負他了」
 
「丹尼那麼好,怎麼沒有人願意好好對他?」南優鉉覺得有點難過,幾乎每個人都欺負過他。
 
「他會遇到的」金聖圭捏捏他的鼻子:「不說這個了,走,幫我洗澡」
 
「.....不幫」南優鉉臉紅,每次洗澡都要被欺負的!
 
「可是我受傷了」金聖圭嘆氣:「好吧我自己洗」
 
「.....那只洗澡」南優鉉很傻很天真。
 
「好」腹黑飼主欣然答應。
 
一個小時後,小寵物被欺負到只剩哭鼻子的力氣。
 
主人是騙子!自己也要和丹尼一起回血族!
 
第二天下午,金爸爸穿的西裝筆挺,跟著李成烈一起前往血色城堡。
 
「爸.....你不熱嗎?」金明洙猶豫再三,終於忍不住開口。
 
金教授狠狠挖了兒子一眼。
 
金明洙識趣的閉嘴,摸摸鼻子站到了李成烈身後。
 
「伯父緊張」李成烈用嘴形告訴他。
 
金明洙嘿嘿傻笑。
 
李成烈看的喜歡,捏起他的下巴,湊過去淺吻了一下。
 
「咳!」金教授不滿,這就親上了?我還沒同意吶!
 
血族城堡群很大,金教授從正式踏入血域的第一秒開始,就完全忽略了自己的兒子,滿心滿眼都是驚嘆。
 
原本說的是看一天就回去,可是金教授一連在這住了三天,還沒有一點要走的意思。
 
「爸」金明洙湊過去:「你什麼時候回家?」
 
「你這是在趕我走?」金爸爸臉色一沉。
 
「當然不是」李成烈迅速把金明洙拽到自己身後:「伯父您想住多久都行」
 
金爸爸哼了一聲,背著手溜溜達達去了圖書館。
 
金明洙沖他的背影吐舌頭,血族的圖書館都要被他翻爛了,還問李成烈要了好多礦石,居然連句謝謝也不講,臉皮好厚啊!
 
「他是你爸爸,不可以這麼沒禮貌」李成烈好笑的揉揉他:「明天我要和聖圭去古堡,你在家陪伯父吧?」
 
「我也要去古堡!」金明洙抗議。
 
「我們是去打架的」李成烈耐著性子哄。
 
「我要去!」金明洙理直氣壯的無理取鬧。
 
「好,一起」李成烈妥協,壓根沒打算跟他講道理。
 
金明洙滿意了,絲毫不覺的自己實在是有些.....幼稚。
 
第二天早上,金聖圭一見金明洙就皺眉頭:「你怎麼來了?」
 
「我為什麼不能來?」金明洙大為受挫。
 
「你為什麼要帶他來?」金聖圭直接跳過金明洙問李成烈。
 
李成烈攤手,表示自己也很無辜。
 
「你們兩個真討厭!」金明洙憤恨。
 
小恐龍從金聖圭的衣兜裡探出腦袋看了看,又縮回去繼續睡。
 
「小南南都去,我為什麼不能去?」金明洙覺得自己抓到了把柄。
 
金聖圭懶得再和他糾結,滿臉同情的拍拍李成烈。
 
「喂!」金明洙極度不滿,這是什麼意思。
 
「好了好了」李成烈哭笑不得:「出發吧」
 
一路上,金明洙還是很不開心,李成烈無奈,攬過他的肩膀囑咐:「等會到古堡後,你要小心一點,知不知道?」
 
「有怪獸嗎?」金明洙問他。
 
「有」李成烈點頭。
 
「他是被別人囚禁了嗎?」金明洙好奇。
 
「不是」李成烈咬牙切齒:「他是自己想睡覺了」
 
一千多年前的某一天,血族大陸的統治者不知道哪裡不對了,居然在留下一封信後就徹底消失,把自己關進了一座古堡裡,說是要休息。
 
「什麼叫“等一個合適的人去喚醒他”?」李成烈第一次看到信的時候,十分莫名其妙。
 
「大概是.....讓我們找個公主去吻醒他?」張東雨當時剛到血族沒多久,於是猜測。
 
「這簡直太噁心了!」李成烈覺得自己有點崩潰,他為什麼總能幹出這麼多奇奇怪怪的事情!本來想去古堡想看個究竟,結果卻被幾頭巨大的噴火龍給攆了出來。
 
「他是變態嗎?」李成烈火冒三丈。
 
「管他」張東雨慢悠悠的喝咖啡:「我覺得沒了他的聒噪,挺好的」
 
「那就讓他去睡吧」李成烈深有同感,把信丟進壁爐:「我相信那些噴火龍會去吻醒他的」
 
一千年對血族來說並不算長,況且還有李成烈和張東雨在,因此伊萬的任性行為似乎也沒有造成多大的影響。
 
但是這次,似乎必須叫醒他了。
 
伊萬選擇沉睡的古堡並不大,墻壁四周都有綠色的藤蔓,看上去有些陰森,形狀奇怪的巨獸趴在院子裡,滿臉警惕的看著大門外,似乎是在警告入侵者。
 
「你打不過它們嗎?」躲在灌木叢裡,金明洙小聲問李成烈。
 
「那個混蛋在巨獸上下了魔法結界,我根本就傷不到它們」李成烈咬牙切齒。
 
「那我們要怎麼辦?」金明洙有些恐懼那些會噴火的傢伙。
 
「聖圭去引開他們的注意力,我偷偷溜進去」李成烈回答。
 
「.....哦」金明洙悶悶,總算意識到在某些方面,自己的確是不如小南南的,比如說這種時候,小南南就可以變成小恐龍蹲在金聖圭的口袋裡,雖然幫不上忙,卻也不至於添亂,但是自己就很傻X了!
 
真是.....廢到家。
 
正在胡思亂想的時候,金明洙突然覺得唇邊一熱,反應過來的的時候,這個短暫的親吻已經結束了。
 
「你.....」金明洙愣住。
 
「你什麼也不用幹」李成烈笑著看他:「等會只需要陪我一起進古堡,他一定會嫉妒的發瘋」
 
金明洙有點臉紅。
 
金聖圭顯然受不了他們兩個人的打情罵俏,扣好衣兜的扣子後,閃身出了樹叢。
 
「他會不會有危險?」眼看著那幾頭噴火龍朝他撲了過去,金明洙有些緊張。
 
「不會」李成烈攔腰摟住他:「寶貝閉眼」
 
金明洙閉上眼睛,只覺得耳邊風聲陣陣。
 
李成烈的瞬移速度很快,不過被下了結界的噴火龍速度更快,兩人還沒來得及進門,一條巨大的尾巴就掃了過來。
 
李成烈心裡暗罵了一句,帶著金明洙縱身躲開,更多的噴火龍從城堡裡隆隆跑了出來,踩得連大地都開始顫抖。
 
金明洙開始相信了李成烈所說的,伊萬真的是神經病。
 
因為傷不到它們,金聖圭只有左閃右躲,卻沒料到一個不小心,居然把南優鉉掉了出去。
 
小恐龍吧唧掉到地上,被摔的暈暈乎乎,金聖圭臉色煞白,衝過去想把它撿起來,卻被一只噴火龍搶先叼走。
 
「優鉉!」金聖圭生平第一次大腦空白。
 
不過出乎意料的是,那只噴火龍並沒有傷害南優鉉,反而是把它放在了一塊大石頭上,伸出舌頭溫柔的舔舔它。
 
小恐龍緊張的看著面前的怪物,動都不敢動。
 
接下來,有越來越多的噴火龍停下攻擊,圍成一個圈繞在南優鉉周圍,看上去似乎.....很友好。
 
小恐龍用前爪抱住腦袋,很委屈的看了它們一眼,慢慢往下蹭,直到蹭回金聖圭懷裡。
 
抱著失而復得的小傢伙,金聖圭覺得自己有些虛脫。
 
噴火龍們看了金聖圭一眼,居然扭頭慢悠悠的四下散開。
 
「這是什麼狀況?」金明洙莫名其妙。
 
「大概是因為南優鉉的基因?」李成烈猜測:「南優鉉是用伊萬的基因複製的,這些噴火龍大概把他當成了自己的主人」
 
「這樣也行?」金明洙挫敗,再一次承認了自己的確不如南優鉉這個現實。
 
「走吧」李成烈放開金明洙:「這下,我們大概能光明正大的進去了」
 
「主人.....」南優鉉變回人形,抱著金聖圭晃晃:「你怎麼了?」
 
金聖圭站在原地,臉色還是有點白。
 
「我沒受傷」南優鉉安慰他。
 
金聖圭把南優鉉攬到自己懷裡,也不說話,就那麼一直抱著,從來就沒有恐懼過任何東西的人,此時居然微微有些發抖。
 
南優鉉被他摟的死緊,有些難受,卻更不敢推開。
 
古堡裡很安靜,金明洙有些心虛,乖乖被李成烈拽著手,再也不嫌這個姿勢很少女!
 
「怕不怕?」金聖圭問南優鉉。
 
「不怕」南優鉉好奇的四處打量,看上去真的不害怕!
 
怎麼能不害怕呢?金明洙悲憤,明明就很恐怖啊!
 
走廊盡頭是一扇緊鎖的大門,李成烈沖金聖圭點點頭,伸手推開了屋門。
 
「哇!」金明洙驚嘆,原本以為血族所有的臥室都和李成烈的一樣,什麼都是黑色和紅色,可是萬萬沒有想到,這個血族之王沉睡的地方,居然是粉色的!
 
粉色的水晶地板,粉色的華麗吊燈,還有粉色的大床。
 
「血族之王是女的嗎?」金明洙發自內心的問。
 
李成烈自己也被眼前的一幕嚇了一跳,要不是感應到這裡強烈的血族氣息,他甚至覺得自己誤闖了哪個貴族小姐的臥房。
 
「要過去看看嗎?」金明洙伸長脖子往床上看,很好奇。
 
「嗯」李成烈點點頭,帶著他走了過去。
 
拉開床上粉色的沙幔,卻發現床上還蓋著一層玫瑰花編成的被子,李成烈覺得自己已經無語了,這人的惡趣味簡直是太極品了。
 
揮手招來一股疾風,把那一堆玫瑰吹散後,沉睡了一千年的人終於露了出來。
 
只是.....
 
「啊!」南優鉉尖叫。
 
李成烈和金聖圭也是震驚,然後迅速用手捂住身邊人的眼睛。
 
金明洙被捂了眼睛還傻乎乎的咽口水,這就是傳說中的變態嗎!居然不穿衣服,裸 ,裸睡就算了,還,還在那裡用絲帶繫了個蝴蝶結。
 
嗷嗷嗷!他一定腦子有問題!
 
「這是什麼!」金聖圭怒吼,自家寶貝怎麼可能是用這玩意的基因複製的,簡直太猥瑣了!
 
「我也沒有想到,他居然淫蕩到了這份上」李成烈覺得血族的臉快要被這個神經病丟盡了。
 
金聖圭一把扯過那堆紗幔遮在他身上,才鬆開捂住南優鉉眼睛的手。
 
「你給我醒來!」李成烈咆哮。
 
血族之王睡的安安穩穩,沒有一絲清醒的跡象。
 
該不會,真的要用喚醒睡美人的方式叫醒他吧?金明洙臉色發綠。
 
光想想那一幕,就覺得,好噁心啊!
 
用親吻來喚醒血族之王這個建議實在太驚悚,金明洙還沒說完,就被李成烈怒吼著打斷,於是事情的結果就是伊萬被李成烈用床單裹著,扛在肩上回到了自己的城堡。
 
大概是由於基因相同,南優鉉對伊萬倒是很有好感,時不時的就踱過去看看。
 
「優鉉!」金聖圭怒:「不準看!」
 
「他都穿上衣服了」南優鉉嘟囔,又伸長脖子瞄了一眼。
 
門外傳來一陣嘈雜聲,然後就進來了三個人,張東雨,李浩沅,還有血族博士古特蘭西。
 
「他這一千年都睡在香水裡嗎?」張東雨剛一進門,就被濃郁的香味嗆得連連咳嗽,最後乾脆捂著嘴衝出去幹嘔。
 
「寶貝你怎麼了?」李浩沅被嚇了一跳,趕緊跟出去。
 
「那個變態的香水味道太噁心了」張東雨坐在院子裡的椅子上:「我就在這,你進去看看吧」
 
「好,那你坐一會」李浩沅點點頭,轉身進了屋子。
 
「他沒事吧?」金聖圭問李浩沅。
 
「沒事,這裡的香味太濃了」李浩沅摸摸下巴:「他最近不怎麼用香水,所以大概不太適應」
 
「不會是懷孕了吧?」李成烈語出驚人。
 
金明洙一口水差點噴出來,你妹啊,男人懷孕?
 
「張東雨是高等天使」李成烈見大家都很詭異的看自己,於是解釋。
 
「那又怎麼樣?」金明洙莫名其妙。
 
「高等天使都是雙性的」李成烈挑眉:「和他們的外觀沒關係」
 
李浩沅下巴差點掉到地上。
 
「他沒告訴你嗎?」李成烈詫異。
 
李浩沅使勁搖頭。
 
「那你要不要去問他?」李成烈又問。
 
李浩沅使勁點頭。
 
「那你還不快去?」李成烈挑眉。
 
話音還沒落,李浩沅就已經衝出了門。
 
屋子裡的人揉揉眉頭,很淡定的接受了這件事。
 
魔界嘛,什麼事都可能發生。
 
「咳咳!」博士咳嗽了兩下,把主題拽了回來:「我們是不是開始討論一下,如何喚醒沉睡的王?」
 
「沒什麼好討論的,你來負責把他叫醒」李成烈嫌棄的看了眼床上:「我拒絕再和這個神經病有任何接觸!」
 
「我們已經收齊了血域、魔界和神族的三塊瑪瑙,喚醒王被封印的魔法應該很容易」博士皺著眉頭:「只是要喚醒王沉睡的本體,大概會有些困難」
 
「該不會真的需要人親他一下吧?」李成烈惡寒。
 
「如果王在沉睡前下過這樣的魔法,那就真的需要」博士努力不讓自己面部扭曲。
 
李成烈覺得自己快吐了。
 
「喚醒他的魔法,優鉉是不是就可以有正常的壽命了?」金聖圭突然插嘴。
 
「是」博士點頭:「只需要用王的魔法製造一個結界,封印住寵物少年體內的詛咒,就可以了」
 
「這麼簡單?」金聖圭疑惑。
 
「如果只是要喚醒王沉睡的魔法,這件事真的很簡單」博士相當肯定。
 
「那我們為什麼要喚醒他的人?」金聖圭一臉納悶的看著李成烈:「只需要喚醒他沉睡的魔法就可以了,至於製造結界,你應該可以吧?」
 
「我可以」李成烈點頭。
 
「皆大歡喜」金聖圭攤手:「喜歡睡覺的繼續睡覺,優鉉和丹尼也能打破詛咒,挺好」
 
「的確不錯」李成烈欣然答應:「不過他既然一直睡覺的話,魔法對他來說也沒什麼用,你要不要?你是暗靈體質,應該對他的魔法不排斥」
 
「好」金聖圭點頭:「那他怎麼辦?」
 
「扔溝裡」李成烈答得乾脆。
 
「喂!」金明洙聽不下去了:「你們兩個,太過分了吧?」
 
「就是.....」南優鉉也嘟囔。
 
「那以後,血族的王換你來當」李成烈拍拍金聖圭的肩膀:「合作愉快」
 
「合作愉快」金聖圭挑眉,友好的和他握手。
 
「你們這些混蛋!」床上突然傳來一聲咆哮。
 
「呀!」南優鉉尖叫一聲,撲進金明洙懷裡。
 
金明洙自己也被嚇得夠嗆,不是在昏睡嗎,怎麼說吼就吼,嚇死了。
 
李成烈和金聖圭倒是很淡定,扭頭統一看向他:「不裝了?」
 
「.....你們簡直糟糕透了!」意識到自己貌似被騙了,伊萬目光很憤恨。
 
「王」博士很驚喜。
 
「哼!」伊萬裹著浴袍,邁著步子氣勢洶洶衝向溫泉。
 
博士很挫敗。
 
「你怎麼看出來他在裝睡?」金明洙偷偷問李成烈。
 
「其實我也不確定,就想試一下而已」李成烈揉揉用他的腦袋。
 
「你也是?」金明洙看金聖圭。
 
「是」金聖圭點頭。
 
「你們什麼時候商量的?」金明洙訝異,自己好像一直和他們在一起啊。
 
「沒商量」李成烈攤手:「默契」
 
金明洙在心裡默默吐槽。
 
四個小時之後,伊萬終於洗完了澡換完了衣服,滿臉嚴肅的坐到了會議室的最高位。
 
張東雨拉著李浩沅,坐在離他最遠的地方。
 
「我親愛的孩子」伊萬沖他展開雙臂:「快過來,讓爹地親一下你」
 
張東雨臉色菜綠。
 
「聽說你懷孕了,需要多休息」伊萬語氣裡充滿溫暖的關懷:「快跟著你的丈夫回家吧,不用來開會了」
 
張東雨覺得有些頭暈目眩。
 
「你還好吧?」李浩沅緊張的看著他:「要不要回去?」
 
「你給我閉嘴,我沒懷孕!」張東雨脫力。
 
南優鉉坐在金聖圭身邊,看著伊萬傻呵呵的笑,也不知道為什麼,總之就是覺得這個人很好玩。
 
「按理來說,你也是我的孩子」伊萬把目標轉向南優鉉:「過來,讓爹地親一下」
 
「不親,主人要生氣」南優鉉搖頭。
 
「你呢?」伊萬不氣餒,繼續溫柔的看向金明洙:「為了表示歡迎,讓我來親——」
 
「他是我的人」李成烈把金明洙一把摟到懷裡,目露兇光的威脅:「敢多看他一眼,我閹了你」
 
伊萬嘆氣,把目光投向桌子上唯一一個獨身的人。
 
「.....王」年邁的博士全身汗毛都立起來了。
 
「別怕」伊萬好心安慰:「我還沒飢渴到這份上」
.....
 
「王,你為什麼要把自己封印在古堡裡一千年?」博士小心翼翼的轉換話題。
 
「因為想睡覺,多睡覺皮膚好」伊萬聳肩。
 
博士吐血,這算什麼理由?
 
既然血族之王已經醒了,那麼南優鉉和丹尼也就能變成正常的魔族小孩,在這一點上,金聖圭還是很感激伊萬的,但是感激歸感激,該提的要求還得接著提。
 
「讓我去幫你們摧毀小島?」伊萬瞪大眼睛:「我為什麼要答應?」
 
「因為那個小島上有猛男」李成烈鎮定的開口。
 
金明洙強忍著才沒有笑噴。
 
「真的?」伊萬眼裡寫期待。
 
「真的,他就是從那裡出來的」李成烈指指金聖圭。
 
長期的特種兵生活,讓金聖圭身材結實無比,肌肉線條流暢,皮膚也是最健康的麥色,更重要的是,長得很帥。
 
「島上都是你這樣子的?」伊萬明顯心動。
 
金聖圭默認。
 
「好吧我去」伊萬拍板:「打贏之後,猛男全部歸我!」
 
「成交,我們三天後就出發」李成烈很滿意:「到時候,所有公的都歸你」
 
金明洙哭笑不得,這也信?太扯了吧。
 
年邁的博士顫顫巍巍,覺得自己大概會昏過去。
 
會議結束後,金明洙跟著李成烈往回走,終於忍不住開口:「那個伊萬,是不是腦子有問題?」
 
「說實話,沒人知道他在想什麼」李成烈揉揉他的腦袋:「我和他相處了幾千年,也沒看清他的性格,不過他人不壞,能力和魔法也很強」
 
金明洙點點頭,握住李成烈的手。
 
比起那個瘋瘋癲癲的血族之王,還是自己的這一只比較好!
 
「你爸爸好像在前面」李成烈看向金明洙:「我們要不要親一下?」
 
「為什麼要當著我爸的面親?」金明洙震驚。
 
「表示我們感情好啊」李成烈低頭:「來,你要主動一點」
 
「為什麼要我主動?」金明洙不滿。
 
「表示你愛我啊」李成烈催促:「快點,伯父馬上就要過來了,要熱情一點哦!說不定你爸爸看到後就同意了!」
 
看著他滿臉期待的樣子,金明洙心一橫,鼓著勇氣親了上去。
 
李成烈果然就閉著眼睛,一動不動的等他主動。
 
金明洙微微張開嘴巴,憑著記憶中李成烈吻自己的樣子,用舌頭輕掃過他的雙唇。
 
唇上傳來的感覺滾燙柔軟,像是被羽毛掃過,很輕很柔,李成烈被撩的心裡發癢,摟緊金明洙狠狠親了下去。
 
金明洙猝不及防,被他親的暈暈乎乎,過了好久才被放開,放開之後又過了好久,才清醒過來。
 
「我爸呢?」金明洙四處看。
 
「走了」李成烈很淡定。
 
「真的?」金明洙疑惑。
 
「真的」李成烈點頭。
 
「是不是你故意騙我主動親你的?」金明洙瞇眼睛。
 
「.....沒有!」李成烈搖頭,唇角卻忍不住揚起。
 
「你這個騙子!」金明洙怒。
 
李成烈笑著摟住他,揉麵團一樣呼來呼去。
 
小白癡,這麼呆兮兮的,不騙你騙誰?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