跟以往的文不太一樣
請忽略年齡差距😂
有虐有甜
長篇HE
 
一個腹黑叔受和兵痞子攻的故事
 
文案
 
新官上任三把火,剛上任的總裁金明洙第一把火竟是教導老闆叛逆無畏的兒子李成烈!
 
精明的金總百般推脫而不得,只好軟硬兼施的開始收服這位火氣不小的太子爺。
 
李成烈是個不願下海經商的兵痞子,最看不得金明洙的裝逼精英樣,更不服氣被他牽制,處處與之作對,卻總落得下風。
 
偶然的機會,李成烈得知了金明洙的秘密,於是計上心頭.....
 
正所謂針尖兒對麥芒,針鋒相對。商界精英金總碰上桀驁不馴的兵痞子李成烈,是一場征服與對抗的比賽。
 
金明洙,成熟儒雅,正值事業有成的而立之年,與年輕氣盛的李成烈有著不可逾越的觀念差異。
 
感情衝突的爆發激烈,情節緊湊高潮叠起。而主角們的心理描寫則是緩緩道來,精緻細膩,不顯拖沓。
 
一張一弛間獲得平衡。
 
Part 1
 
「佳佳,你怎麼這個點兒才到,司機給我發簡訊,說新總裁馬上就來了,你趕緊把他辦公室的空調打開水換好啊,你麻利點行不行!」行政主管張霞正挺著六個月的大肚子,不顧形象地衝了過來,找急忙慌地抓著新來的前台幹活兒。
 
「張姐我馬上馬上,我打卡,馬上就好」佳佳放下包趕緊衝過去打卡,打完卡又跑回來找新的電熱水壺,進進出出忙活了十分鐘,才把擦洗得乾乾淨淨的電熱水壺放到了總裁辦公室。
 
這時,公司的玻璃大門叮的一聲往兩邊打開了,張霞和佳佳都一愣,回頭一看,他們公司的司機老趙走在最前面,給身後一個人開路。
 
他身後跟著一個身材修長的男人,穿著筆挺的西裝褲和雪白的襯衫,頭髮如墨般濃黑,相貌俊朗,戴著一副金邊眼鏡,步履從容,唇邊掛著的那一抹笑容真能迷死人。張霞和佳佳幾乎立刻就不會說話了。
 
老趙拼命給他們使眼色:「小張,這是金總」
 
張霞回過神來,感覺自己的臉燒得慌:「金總,金總您好,沒想到您來這麼早」
 
金明洙溫和地笑了笑:「我習慣早起,沒給你們添麻煩吧」
 
「怎麼會,金、金總,我帶您去辦公室吧」
 
金明洙看了看她:「不用,你歇著吧,我讓老趙帶我過去。這有五六個月了吧,懷孕的女人是最幸福的,來到新公司的第一天就能沾到你的喜氣,這是個好兆頭」
 
張霞感覺自己的心都快飛起來了。她從來沒接觸過這麼性感又儒雅的男人,五官並不算很英俊,可是組合在一起就產生一股讓人無法移開目光的魅力,還有那個身材,那個身材簡直挑不出毛病來,又高腿又長,胸膛的位置鼓囊囊的,腰卻那麼細,站在他旁邊,彷彿周圍的空氣中都彌漫著荷爾蒙,想到這樣的男人就是董事長高薪挖過來的新總裁,她就覺得她們公司的小姑娘們一多半兒得瘋了。
 
最最重要的是,這個男人如此地溫柔紳士。
 
張霞和佳佳目送他進辦公室後,倆人對視了一眼,趕緊以最快的速度跑向自己的工作崗位,準備把這件事傳播給公司的每一個人。
 
金明洙進辦公室後,一屁股坐在了椅子上,環視了一下這間豪華的總裁辦公室,感覺心情很好。
 
老趙恭敬地問道:「金總,董事長大概半個小時到,您現在有什麼需要嗎?」
 
「暫時沒有,這裡佈置得挺好,大家費心了」金明洙想了想:「給我去買一份早餐吧,清淡一些的」
 
「公司食堂的早餐可以嗎?有白粥雞蛋之類的」
 
金明洙瞇著眼睛一笑:「成,我不挑食」
 
老趙走後,金明洙站起身,在辦公室轉了一圈,熟悉了一下環境。
 
他大學畢業之後一直在一家做能源項目的國企任職,用了十年時間爬到了高管的位置,當他站在那個高度,每天最大的工作就是打高爾夫和跟客戶吹牛之後,他覺得生活失去了挑戰。以前累死累活工作的時候,他盼望著清閑的高層次生活,可是真的得到之後,他又覺得沒有挫折和困難的生活太不符合他的個性了。正好在兩三年前,他認識了李立江,李立江是京城有名的太子黨,才五十出頭,事業已經做得驚人的大,倆人第一次見面是在香港一個高爾夫球明星賽上,通過他以前的老總引薦的,當時倆人年紀差得不小,但卻意外地聊得很投機,那個時候,李立江就表示出了想把他挖走的意圖。
 
考慮了兩三年,現在時機也到了,李立江新收購的這家公司,員工不超過100人,經營狀況也不理想,但是這個公司有一個非常大的價值點,那就是經過一次資產重組,曾經整合過一個上市又退市的公司,李立江想借殼上市。只是公司內部管理混亂,債務堆積,是個不小的麻煩,李立江用百萬年薪以及誘人的股權把他聘過來,就是讓他理清債務、肅清混亂,計劃一到兩年後滿足上市條件,重新上市。
 
他研究過這個公司的資料,以及李董的投資集團的未來發展後,決定過來跟著李董打天下,這不僅是為了謀求個人更好的發展,也是為了能讓他的生活多一些刺激和挑戰。
 
一想到能夠把一個混亂的像垃圾堆一樣的公司擺弄成井井有條的樣子,他就覺得渾身充滿了幹勁兒。
 
二十多分鐘後,佳佳敲響了金明洙的門,給他端進來一份早餐,並告訴他李董十分鐘後到。
 
金明洙剛打開電腦,正在看股票。佳佳出去後,他一邊吃飯一邊瀏覽行情,快速吃完早餐,金明洙拿起筆記本和鋼筆,去了董事長辦公室。
 
一進辦公室,一個五十多歲、精神飽滿的中年男人已經朝門口走了過來,和他打個照面。
 
金明洙伸出手,爽朗地笑著:「李董,早啊」
 
「金總,聽說你不到八點就來了」
 
金明洙笑道:「第一天嘛,熟悉熟悉環境」
 
「來來來,坐」
 
董事長辦公室是個大L型的,金明洙跟著李董往裡走,才發現辦公室裡還有個年輕男人,正放肆地靠坐在董事長辦公桌上,低頭擺弄著桌子上的紫檀木鎮紙。
 
金明洙還沒來得及看清那個男人的相貌,先是被那一雙大長腿給吸引住了。那雙腿穿了一條很普通的水磨牛仔褲,隨意地交疊著,光憑這雙腿的長度,這人的身高可能接近一米九。
 
「這位是.....」金明洙疑惑地看向李立江,有誰能這麼沒禮貌地坐在董事長的桌子上?他心裡有了個模糊的答案。
 
坐在桌子上的那個人擡起了頭來,露出了一張非常好看的臉,這個年輕人的五官用眉目如畫來形容都一點不過分,偏偏卻沒有半絲女氣,反而英氣逼人,甚至隱隱透著一股張狂冷峻。
 
那年輕人站了起來,雙手插兜,也不說話,只是漠然地看著金明洙。
 
「金總,這是我兒子,叫李成烈,李成烈,這是金總,是我高薪聘來的能人,以前在XX集團管過人事、招標、采購,你以後可要跟他好好學習」
 
金明洙笑著說:「原來是李家的大公子,幸會」金明洙上前一步,伸出了手。他臉上的笑容雖然不變,但心裡已經開始打鼓。
 
李成烈的大名,他是聽說過的。不僅僅是因為他是李家的孫子,還因為他諸多的光榮事跡。這小子跟他爺爺一樣,就是個徹頭徹尾的兵痞子,這要放在戰爭年代,會是個可造之材,可是放在和平年代,還是李家這樣的權重家庭,那可丟死人了。他小時候不好好上學,成天打架鬥毆,家裡實在管不了了,把他扔部隊鍛煉去了,沒想到脾氣沒磨平,反而愈發囂張跋扈,整個北京城沒幾個人敢惹他,那就是個活閻王。
 
李成烈看上去心情不佳,冷冷看了他一眼,勉強伸出手跟他握了握。
 
金明洙笑道:「我上任第一天,李董就帶李公子來視察,這讓我很惶恐啊」
 
李立江露出和藹可親地笑容:「哎,說什麼視察,金總啊,今兒是你上任第一天,是個大好的日子,我是帶我這個不爭氣的兒子來跟你學習的,學學你身上的書卷氣,學學你怎麼為人怎麼處事,希望他能長點見識」
 
李成烈翻了個白眼,撇過了臉去。
 
金明洙謙虛地說:「李董,您這是說哪兒的話,虎父無犬子,李公子也是叱咤京城的一號人物,說跟我學習就太擡舉我了,我最多只能算是虛長幾歲,多工作了幾年。李公子的前途不可限量,跟我這樣的打工的學習實在是太埋沒了,李董應該在更高層次的人物裡選一個最能配得上李公子的,讓人家幫忙帶帶,不用多,三年就不得了了」
 
李立江露出有些尷尬的笑容。
 
其實金明洙已經猜到李立江想幹什麼了。李立江的二兒子太小,千方百計地把這個大兒子從部隊弄了回來,想讓他接手家業,但是李成烈能是那塊料嗎,這不就是想把李成烈扔自己身邊兒學習嗎,他可不想接這塊燙手山芋。
 
李立江自然不可能不知道金明洙在想什麼,但是他也實在沒辦法了,怎麼也要把自己的兒子交給金明洙。他的直覺告訴他,金明洙這個笑面狐狸絕對能制得了李成烈,以硬碰硬必然是兩敗俱傷,但是根據他對金明洙的了解,這小子城府頗深,最會四兩撥千斤,他見識過金明洙在談判桌上談笑間把對手打得丟盔棄甲的氣勢,自己的兒子肯定鬥不過他,只要能把他這個兒子教好,他這輩子就知足了。
 
倆人跟打太極似的你一言我一語地把李成烈踢來踢去,李成烈從頭到尾沒說過一句話,但是到最後臉色越來越難看。
 
離得近了,金明洙發現李成烈這小子個子果然很高,一條普通的T恤衫將他上身結實的肌肉襯托無疑,小手臂上的肌肉成條塊狀,一看就充滿了驚人的力量。人類的動物性在對自己私有空間的保護上被體現得淋漓盡致,這就是為什麼和陌生人坐一部電梯會覺得不舒服,因為對方在一個無法回避的密封空間內侵犯了自己的私有空間,同樣,當一個體型和氣勢上明顯強壯於自己的人靠近自己,也就是侵犯自己領地的時候,動物的預警性會本能地對大腦發出警報,讓人產生一種戰栗和不安,所以,當擁有李成烈這樣強健體格和強勢氣息的人靠近別人的時候,會給人不小的心理壓力。
 
這種壓力在李成烈臉色陰沉、負手而立,以一個軍人的姿態站定在倆人旁邊,瞇著眼睛盯著金明洙的時候,變得更為沉重。
 
李立江似乎也意識到了不妥,突然回過頭狠狠瞪了李成烈一眼:「去給我和金總倒杯茶」
 
金明洙擺擺手:「李董,不勞煩李公子了,您要是不嫌棄,我來展示下我的茶藝」
 
「不用,我今天把他帶來,就是為了讓他拜你為老師,希望你將他帶在身邊,好好教育,洗掉他那一身兵痞子味兒,有點我們李家人的樣子」
 
李成烈冷哼一聲,這是自金明洙進辦公室十分鐘後,他發出的第一個音節。
 
李立江更重地哼了一聲:「不服氣?覺得自己了不起?你一心想著在部隊裡混,你倒是高興了,想過家裡的人沒有?你媽一年到頭看不著你,你奶奶都快去世了你才回家,以後我死了,這麼大的家業誰來管?讓你十三歲的弟弟還是十四歲的妹妹?就憑你這副不著調的德行,鍛煉個三五年也未必能成材!」
 
李成烈呼吸有些沉重,但依然只字未發,他不好跟自己的親爹橫,於是把怒氣全都轉嫁到了金明洙身上,冰冷的目光落在金明洙的臉上。
 
金明洙尷尬地偏過了臉去,李立江在他上班的第一天就給他下了個套,他還不能不鑽進去,因為這是董事長交給他的第一個任務,作為一個新上任高管,他完不成哪一個,也不能完不成第一個。
 
李立江繼續喝道:「你奶奶臨終前你答應她什麼了?這就是你的態度?你可以轉身就走,如果你走了,你不僅沒個李家人的樣子,還沒個男人的樣子!」
 
李成烈冷冷地說:「我沒打算走」
 
李立江的臉色這才緩和了一些:「倒茶去」
 
李成烈轉身就倒茶去了。
 
金明洙乾笑道:「李董,您就算真要把他交給我管,也不能這麼當我面呵斥不是,畢竟是孩子.....」
 
「你別把他當孩子,他都二十二了,尤其別把他當我的孩子,該怎麼管怎麼管,絕對不要手軟。你放心,有我給你撐腰,他不敢把你怎麼樣,這小子雖然混,但是有輕重的,那些風言風語你不要信。我這個兒子,雖然沒上過大學,但是從小到大都是接受精英教育的,其實很聰明,懂的東西也不少,不會給你幫倒忙的。明洙啊,你不僅是個人才,還是個將才,我這個兒子就是個有能力但是沒紀律的兵,我把他交給你,希望你多提點多教育他,你用你自己的方法教育,怎麼教我一律不過問,我自己是真管不了他了,只能交給外人,你就當幫老哥一個忙,帶帶你這個侄子,行不行?」
 
金明洙心裡長嘆一聲,笑道:「李董您都這麼說了,我哪裡能拒絕,這件事您就放心交給我吧。不過,我確實有點顧慮,希望李董能給我吃個定心丸」
 
李立江喜出望外:「你說」
 
「像您說的,第一,我想怎麼教就怎麼教,您不能心疼」
 
「絕對不會,這小子在部隊受得苦更多,我巴不得他多吃苦」
 
「好,第二,以後他不能花家裡錢了,拿多少工資花多少」
 
「沒問題,不慣著他」
 
「第三」金明洙笑了笑:「李董,他要真是個兵,那也是虎狼之兵,我是講君子之道的,如果他跟我動手,我可吃不消,那我可就教不下去了」
 
「不會,他知道輕重的,你不用擔心」
 
「好,李董,那您的大公子就交給我了,希望能不負您的信任」
 
出去倒茶的李成烈此時正好進來了,一擡眼就看到倆人正在握手,儘管沒聽到談話內容,他也知道自己往後幾個月的命運就被這麼定下來了。
 
那個臉上一直掛著笑的男人看上去真他娘的虛偽,透著一股子裝逼精英的味道,看著就讓他煩,一想到自己要跟著這麼個靠近了還能聞到香水味的玩意兒學習,他就直上火。
 
李成烈很不情願地倒了兩杯茶。
 
李立江把金明洙讓到沙發上坐下,打算跟他聊聊公司的情況,已經眼下就要馬上開展的工作。
 
金明洙攤開筆記本,一邊聽一邊記。
 
李成烈就坐在金明洙旁邊的沙發上,他視力非常好,隔著半人的距離依然能清晰地看到筆記本上的字跡,金明洙的字很好看,尤其是用鋼筆演繹出來的時候,線條粗獷,筆鋒帶著濃墨,一個字占了兩行,蒼勁飽滿,很有力度。
 
李成烈一直是很瞧不上對外表過度修飾的男人的。金明洙渾身散發的雖然是純男性的氣質,但如果認真追究細節,總給人一種精品的感覺,這是在很多粗糙的男人身上看不到的,也是李成烈不屑的,在部隊的時候,他習慣了跟一屋子不修邊幅的男人住在狗窩,乍看到金明洙這種對生活質量追求的很細緻的男人,就是看不慣、不舒服。所以他沒有想到,金明洙的字能寫得這麼有氣勢,忍不住就多看了兩眼。
 
李立江正坐在李成烈的斜對面,似乎發現了他的目光投放處,就擡頭看了李成烈一眼。
 
李成烈感受到那種探究的目光後,馬上擡起了下巴,慢悠悠地看了自己的老子一眼,百無聊賴地把臉轉到一邊兒去。
 
李立江道:「我和金總說什麼,你也聽聽,別不當回事,今天開始你就要在這裡上班了,以後一切聽從金總指揮,把他的命令當做軍令一樣服從」
 
李成烈感覺眼皮直跳,心裡升起一股火。他本身就是脾氣極差的人,點火就著,此時費了好大的力氣才忍住。若不是他曾經在他奶奶臨終前發誓,他絕對不在這裡多呆一秒。
 
金明洙擺擺手:「哎,李董,別這麼嚴肅。雖然我比李成烈大了十一二來歲,可我心態年輕啊,我更願意跟他像朋友一樣交流,而不是什麼上下級的關係」說完他還沖李成烈和善地笑了笑。
 
可惜李成烈並不買賬,在他心裡覺得金明洙跟他不是一路人,他覺得沒有理會的必要。
 
金明洙把李成烈的表情都收進眼底,心想想要和這個脾氣大的太子黨和平相處是不太可能了,對付李成烈這種人,要嗎來軟的,自己妥協,要嗎來硬氣點兒,把人馴服了,其實哪種法子都不好,因為他都沒什麼把握,李成烈跟他以前對付過的所有人都不一樣,這真是個燙手山芋,李立江給他那麼多錢,可真是毫不客氣地打算物盡其用了。
 
金明洙決定還是先采用以德服人、以理服人的方式,嘗試著馴化一下,但是同時態度不能軟,他必須在公司立威,如果一來就被李成烈給熊住了,那以後就沒法管人了。如果不成功,那麼最粗暴的方法只能是把李成烈激怒了揍他一頓,他就有理由讓李成烈滾蛋了,付出一點肉體代價能換來以後的風平浪靜,也是下策中的上上策了。
 
有了基本思路之後,金明洙心裡穩了不少,對於李成烈的冷漠態度不以為意:「李成烈,以後在公司咱們還是要正式一些,但是私下裡你可以叫我叔叔」
 
李成烈皺了皺眉:「你多大了?」
 
這是李成烈跟金明洙說的第一句話。
 
金明洙笑道:「三十三」
 
李成烈心想這小子真會占便宜,一張嘴就大一輩:「比我大十一歲讓我管你叫叔?等你長到我爸那麼大再說吧」
 
李立江喝道:「說什麼呢,有沒有禮貌!」
 
李成烈冷哼一聲。
 
「難道你管他叫哥?沒大沒小的」李立江沖金明洙笑道:「這小子性格比較擰,你多費點心,明洙,我現在不是以你上司的身份給你交代任務,而是以一個老大哥的身份向你鄭重托付,我這個兒子真的拜托你了」
 
金明洙淺笑不語,心想李立江真是了得,千人千面,端得起氣勢也放得下身段,這種人當說客,那是十拿九穩的,自己不就被拿下了嗎。
 
李立江拍了拍金明洙的肩膀:「我一會兒還有個人要見,我就先走了,我讓小張帶你們倆在公司逛一逛,樓上這個辦公室稍微有點小,樓下正在裝修一個大的,辦公室你先將就著,到時候裝修好了,讓你先挑」
 
金明洙忙道:「李董你太客氣了,現在的辦公室挺好的,這個以後再說,別耽誤您事兒,趕緊去吧」
 
「好.....李成烈,你過來我跟你說兩句」他沖李成烈擡了擡下巴,往門外走去。
 
金明洙本來擡起來的屁股又坐回去了,打算喝完這杯茶再出去。
 
五分鐘後,金明洙離開了董事長辦公室。他大概能猜到李立江跟自己的兒子說了什麼,從李成烈那陰沉的臉色就能看出來,肯定不是什麼順耳的話。
 
金明洙笑著搖了搖頭,太嫩了,什麼都寫臉上。
 
他走過去拍了拍李成烈的背:「來,跟我進辦公室,咱倆聊聊」
 
李成烈身體有些僵硬,猶豫了一下,還是跟著金明洙進了辦公室。
 
金明洙從自己的公文包裡掏出一罐鐵盒裝的茶葉,晃了晃說:「頂級的君山毛尖,我以前的老闆送的,嘗嘗?」
 
李成烈不置可否,警惕地看著金明洙。
 
金明洙抿嘴一笑,開始利落地擺弄起茶具:「一看你就沒伺候過人,沏茶都不會。我剛參加工作的第三年,被提拔為辦公室主任,說得好聽點兒是個主任,其實還是個打雜的,什麼雞毛蒜皮的事兒都管,出去跟領導吃飯,永遠是吃不飽的,不過挺鍛煉人的」他洗了一遍茶,把琥珀色的茶水淋在梨形的紫砂茶壺上,煆燒的茶壺呈現古樸的色澤,非常好看。
 
他往兩個茶杯裡倒上茶,用修長的指尖捏起其中一碗,笑著遞給李成烈:「嘗嘗」
 
李成烈從來沒用這麼精致的小茶杯喝過茶,那茶杯的直徑比他半截手指還短,他伸手去接,直接捏在了金明洙的手指上。金明洙手一抖,茶水撒了一半兒,還好沒撒到衣服上。
 
李成烈有些尷尬,也有些氣憤,心想弄個這麼小的茶杯喝個狗屁茶,他最煩的就是附庸風雅的那一套。
 
金明洙重新給他倒了一杯,這回沒端起來,而是放在他面前讓他自己拿。
 
李成烈拿起茶杯一口喝光了,他語氣不善地說:「你想說什麼就直說吧,別拐彎抹角的」
 
金明洙瞇著眼睛笑了笑:「小李,正好早上時間充裕,我想跟你聊聊你的職業構想,我得先了解你一下,才能想想往哪方面培養你」
 
他一提這個,李成烈就一肚子不滿,他低聲道:「我沒有職業構想,我從來沒想過要做生意」
 
「那你想做什麼,帶兵打仗?」
 
李成烈瞇起眼睛:「至少不是成天坐在辦公室看股票」
 
金明洙回頭看了一眼自己的電腦屏幕,笑道:「觀察挺仔細的嘛。帶兵打仗挺過癮的,我都想試試,可惜現在是和平年代,你有遠大的抱負也沒有用武之地。其實管理一個企業,運作一個項目,跟征戰沙場有很多類似的地方,都要懂得調兵遣將,資源整合、分配和利用,還要洞悉敵情,了解時局,要有手段有膽識有魄力,同樣是和人鬥,這是沒有硝煙的戰場,你就不想嘗嘗其中的樂趣嗎?」金明洙的普通話說得字正腔圓,聲音非常有感染力,當他循循善誘的時候,一般人都會被他帶著走。
 
李成烈從開始的不屑,到最後居然真的聽進去了幾句,儘管他還是不怎麼相信,但至少看在金明洙態度不錯的份兒上,沒那麼大的敵意了。
 
金明洙不打算多說,說得太多,有巴結的嫌疑,他雖然不介意巴結這個太子黨,但是現在形勢不對,他要想在公司樹立威信,決不能讓任何一個人騎到他頭上。
 
金明洙繼續笑瞇瞇地喝茶,一邊喝一邊把李成烈上下打量了一番,然後道:「這身衣服可不合格啊,以後不能穿牛仔褲來上班,明天過來的時候,帶一份簡歷給我」
 
李成烈硬邦邦地說:「沒有簡歷」
 
「沒關係,今晚回家寫」金明洙抽出紙巾擦了擦被茶水沾濕的手:「走吧,跟著我去熟悉一下公司的環境」
 
李成烈雙手抱胸,挑釁地看著他,並沒有動彈的打算。
 
金明洙笑道:「李公子,你架子這麼大,可不好合作啊」
 
「既然不好合作,你去跟我爸說,別讓我來了」
 
「我今天剛答應李董,實在沒法反悔,不如你自己去說?」
 
「我說如果有用,我還坐在這裡跟你浪費時間?」李成烈瞪著眼睛看著他。
 
金明洙無奈道:「既然你也改變不了,我也改變不了,那最好的辦法就是你靜下心來好好在公司呆著,你正是吸取知識的好年華,你做的每一件事,都不會是浪費時間」
 
李成烈扯著嘴角冷冷一笑,他站了起來,一伸手,勾住了金明洙的肩膀,他低下頭,壓低聲音在金明洙耳邊說:「哥們兒,我來告訴你最好的辦法,那就是你幹你的,我幹我的,你配合我應付我爸,我配合你交差,相安無事」
 
金明洙笑道:「在公司叫金總,私底下叫叔,不用我再重覆一遍吧」
 
李成烈狠狠瞪著他:「你別找事兒」
 
「李成烈,不要以為大人都是傻子,你的一舉一動,你爸會比我更清楚的,放下你的少爺脾氣,好好跟我工作吧」
 
金明洙的語氣聽上去就像在教訓一個叛逆期的小男孩兒,這把李成烈給氣的。李成烈不善言表,性格粗暴直率,說是肯定說不過金明洙的,要是別人敢這麼招惹他,他早掄拳頭了,他拼命壓抑著怒火,抽回了胳膊,不再理會金明洙,轉身往門口走去。
 
「你去哪裡?」
 
李成烈充耳不聞。
 
金明洙一個箭步衝了上去,伸手想去抓李成烈的肩膀,李成烈雙目精光大顯,條件發射地在沒回身前,就伸手扣住了金明洙的手腕,等他轉過身來,金明洙的手臂已經被他擰到了背後,毫不猶豫地壓制住了。
 
金明洙臉上閃過訝異,緊接著手臂感到一陣疼痛,李成烈的手就跟鐵鉗子似的,他甚至無法站直身體,他回過頭看著李成烈,額上冒出汗來:「怎麼,這麼快就打算跟我動手?」
 
李成烈深深皺起眉,鬆開了手:「別他媽在背後拍我」
 
金明洙站直身體,面上有一絲尷尬。他也算年少有為,三十出頭坐到高管的職位,身邊的人以對他敬重敬畏欣賞為大多數,他不知道有多少年沒跟人發生過肢體的衝突了,還好沒人看到,否則新上任第一天就這樣顏面掃地,往後就不太好收場了。
 
李成烈看了一眼,轉身開門走了。
 
金明洙對著衣裝鏡整了整衣服,嘆了口氣:「還真不好對付啊」
 
他走到辦公室的窗戶邊,往樓下看去,不一會兒,就看到李成烈走出了寫字樓的大門,正往停車場走去。他掏出手機,撥通了李立江的電話。
 
打完電話後,他打內線電話給張霞,告訴她讓後勤不用準備他的午餐,並通知公司員工午休過後開會。
 
十分鐘之後,他辦公室的門被粗暴地推開了,李成烈一臉煞氣地回來了。
 
金明洙故作驚訝地說:「哎,怎麼回來了?想通了?」
 
「裝什麼蒜,是你給我爸打電話的吧」李成烈狠狠把車鑰匙扔在沙發上,怒瞪著金明洙。
 
金明洙苦笑道:「冤枉人啊,我可沒通知李董,我早說了,你的一舉一動,李董會比我還清楚的,這公司上上下下百號人,你怎麼知道哪個是李董安排的眼線。我勸你還是安分一點的好,其實只要你能給你爸爸一個好的表現,他也不願意這樣管著你,有時間你應該靜下心來好好想一想父母的用心,你應該學會理解他們」
 
李成烈瞇著眼睛,一時也分辨不出金明洙說的話是真是假,不過不管真假,看來他想甩手走人是行不通了。
 
金明洙笑著站起來:「我看你啊,現在就是跟李董賭氣,如果你能想通了,你就會發現這裡也沒什麼不好,還是心態問題。哎,這都中午了,咱們吃飯去吧,我知道附近有一家川菜館做得很正宗,你在四川當過兵吧?」
 
「你怎麼知道?」
 
金明洙笑道:「聽說過,走吧,年輕人別成天板著張臉」他本來想拉李成烈的胳膊,不過想起剛才的經歷,就縮回了手,改做了一個請的姿勢。
 
李成烈看了看錶,確實已經中午了。今天一大清早,他老子跑到他家把他從床上拽起來,弄到了這裡,他連飯都沒吃,他這種體型實在受不了餓肚子,再加上空腹喝茶,一上午又受氣,他現在開始覺得胃不太舒服了,是該吃飯了,他轉了轉眼睛:「行,我有幾個朋友住這附近,我叫他們過來一起吃吧」
 
金明洙笑著說:「行,我請客」
 
那家川菜館離公司很近,金明洙曾經來過幾次,味道很好,他印象深刻。中午人不多,包廂都空著,金明洙一進店就讓服務員帶他們去包廂。
 
李成烈卻道:「不用,就在外場」
 
金明洙道:「包廂裡冷氣足」
 
「我不喜歡那麼小的空間,就在外面吧」
 
金明洙也沒在意,就挑了靠窗的位置坐下了。
 
李成烈還想坐在餐館正中間,不過看這小餐館面積也不大,哪裡視野都很好,應該足夠了。
 
服務員在倆人面前各方了一份菜單。金明洙一邊用熱毛巾擦手,一邊微微偏著下巴看菜單,這無心的舉動透著一股成熟的優雅,服務員小姑娘忍不住一直拿眼角瞄他。
 
李成烈也多看了他兩眼。金明洙確實是一個賞心悅目的男人,可因為倆人目前的對立關係,金明洙的一切優點在李成烈眼裡都是裝模作樣。而且因為他在部隊呆得久了,不習慣這種斯文型的男人在自己眼前晃悠,總之,他看金明洙就是橫看豎看不順眼。
 
李成烈點了幾個菜,全部都是肉。
 
金明洙點了兩個青菜之後,對李成烈道:「我忘了問了,你的朋友有幾個人?不知道這些菜夠不夠」
 
「他們.....」
 
還沒等李成烈回答,餐館的大門被推開了,四五個穿著軍裝的老爺們兒大喇喇地進來了,高聲談笑著,他們也不是刻意吵鬧,可是那嗓門大得整個餐廳都忍不住側目。
 
金明洙挑了挑眉,不動聲色地笑道:「一共七個人,看來還得加幾個菜」
 
「李成烈,嘿,你小子坐窗戶邊兒上幹嘛,要有大姑娘路過看著你,不得摔跟頭啊」
 
「哈哈哈哈」
 
李成烈笑罵道:「滾犢子,要有大姑娘摔跟頭,那也是看著你們這群臭流氓嚇得,趕緊過來」
 
「哎,這是誰啊?你朋友?」幾人走了過來,有些驚訝地看著金明洙。
 
金明洙這種戴著金邊眼鏡、穿著考究西裝的人,實在跟李成烈這種兵痞子不像一個世界的。
 
李成烈訕訕道:「我上司」說完就用一副看好戲的表情看著金明洙。
 
金明洙站起身,客氣地伸出手:「你們好,敝姓金,金明洙」
 
「哦,你好你好」其中一個皮膚黝黑的男人一把握住了金明洙的手,用力搖了兩下。
 
金明洙雖然不了解軍隊的規矩,但是根據男人的直覺,這群人聽說自己是李成烈的上司,這頓飯吃得肯定不會輕鬆。這是一種比較好理解的護犢心態,例如普通的父母把孩子送到學校,會通過善意對待老師來達到照顧自己孩子的目的,而以這群兵痞子的腦回路,會采取的方式,大概是給他個下馬威,讓他不敢「欺負」李成烈。
 
果然,金明洙感到握著他的那只手在收緊。雖然還談不上太疼,但是以男人爭強好勝的心態,這種時候怎麼也得跟著使勁兒,那人就是在等他的反應。金明洙的智商肯定跟他不是一個檔次的,他不動聲色,只是笑著說:「喲,小伙子手勁兒挺大啊」
 
那人反而有點不好意思,尷尬地笑了笑,鬆開了手。
 
「來,大家站著幹什麼,都坐下」金明洙笑呵呵地招呼著所有人:「服務員,加餐具」
 
李成烈一直觀察著金明洙的反應,金明洙在和他四目相接的瞬間,露出了一個意義不明的笑容。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