戰爭結束後,薩羅帶著普瑞克回到了神界,魔族大軍也開始準備返回。

因為李成烈的魔法損耗太厲害需要休息,所以每天一大半時間都在床上,這天晚上,金明洙陪他躺了一會兒之後覺得有點悶,於是就溜出去透氣。

魔界邊陲有很閃亮的繁星,金明洙躺在草地上吹風,順便瞇著眼睛看星座,突然就發現了一顆異常明亮的星星。

咦?金明洙來了興趣,坐起來仔細看了看,發現那顆星星變得越來越大,然後似乎.....落到了張東雨城堡的方向?

金明洙屁顛顛,跑回去找李成烈八卦。

回到臥室後,李成烈正靠在床上看魔法書。

「外面下雨了?」見他急沖沖的跑進來,李成烈放下書問他。

「沒有」金明洙搖頭。

「那怎麼這麼早就跑回來?」李成烈揉揉他的腦袋,金明洙很喜歡看星座,一般都是要到很晚才回來。

金明洙咕嘟咕嘟喝水,喝完水後就炯炯有神的開始八卦。

「是嗎?」李成烈聽完後挑眉:「看來李浩沅快醒了」

「什麼意思?」金明洙不解。

「要是我快被人帶走了,你會不會著急?」李成烈捏捏他的鼻子:「一著急,當然也就睡不住了」

「有人要抓走張東雨?」金明洙震驚:「那你還笑!」

「放心吧,綁架這種事情,只有魔鬼才會做,他是不可能做的」李成烈把金明洙拽到床上:「很晚了,陪我睡覺」

「究竟是誰想帶走張東雨,是薩羅嗎?」金明洙被他緊緊摟在胸前臉都變形,還在執著的問。

「睡覺!」李成烈親親他的額頭。

「.....」

在鋪滿沙礫的天台上,張東雨微微低頭,不去看眼前的人。

金髮男子穿白色的長袍,耀眼如驕陽。

「薩羅帶回了普瑞克,卻沒有帶回你」男子聲音悠遠,如同從天邊傳來。

「父神」張東雨眼簾低垂:「請您寬恕我,我不會回去」

金髮男子輕聲嘆息,眼裡滿是悲憫。

第二天早上,金明洙賴床不肯起,手腳並用纏在李成烈身上呼呼睡。

這大概是世上最難看的睡相了吧?李成烈失笑,也沒有再叫他,任由他抱著自己蹭來蹭去。

「親王」管家彬彬有禮的敲門。

「進來吧」李成烈開口。

「唔,不要吵.....」金明洙迷迷糊糊,小青蛙一樣趴到李成烈身上,睡褲鬆鬆垮垮,露出小半個屁屁。

李成烈搖頭笑笑,拿被子裹住他。

管家教養很好,全然無視金明洙的猥瑣睡相,彬彬有禮的站在一邊。

「什麼事?」李成烈問。

「不要吵了呀!」管家還沒來得及開口,金明洙就擡手一巴掌,準確無誤的拍在李成烈臉上。

「.....」李成烈好氣又好笑。

管家嘴角一抽,親王妃怎麼這麼暴力?

「王子殿下醒過來了」擔心自己也被金明洙打,管家只有盡可能簡短小聲的匯報。

李成烈點點頭,示意自己知道了。

所以親王已經連話都不敢說了嗎?管家在心裡默默的吐槽,然後優雅微笑著出了門。

另一邊的臥室裡,張東雨正滿臉無奈的看著李浩沅。

「你沒有答應跟他走吧?啊?」李浩沅第一百零一次問:「他怎麼會這麼好心的救醒我,是不是你和他簽了什麼契約?讓你用什麼東西做交換?」

「沒有」張東雨頭疼:「父神不可能做這種事情」

「真的?你不會走吧?不會離開我吧?啊?」李浩沅緊張。

「你再敢說一個字,我立刻就走」張東雨涼涼開口。

「.....」李浩沅識趣的閉嘴,想了想,把張東雨抓懷裡摟住。

誰敢跟老子搶!直接拍死!

為了慶祝戰爭勝利,在大軍啟程回亡靈聖殿之前,魔族特意在邊境舉辦了一個盛大的派對。

金聖圭一向對這類場合沒興趣,不過為了不掃大家的面子,還是出現在了派對現場,一個人坐在角落的沙發上喝紅酒。

穿著軍裝的男子面容硬挺神情冷漠,簡直就是漫畫裡最搶手的那一型!貴族小姐們看著金聖圭竊竊私語,正想著要去去搭訕,突然就看到一個看上去年紀很小的少年,端著一盤蛋糕朝他跑了過去。

冰山臉上綻開笑容,把少年抱到了腿上。

貴族小姐們哀聲一片,是說魔族高層已經被人占完了嗎?

「主人」南優鉉沾了一鼻子的奶油:「明洙欺負我!」

「他怎麼欺負你了?」金聖圭幫他擦乾淨臉蛋。

「他和我猜拳,輸了就要認罰」南優鉉告狀:「可是每次都是我輸!」

「然後他罰你什麼了?」金聖圭繼續笑。

「輸了就要給他掐一下臉!」南優鉉鼓著腮幫子很不高興:「看!紅了!」

「我去給你掐回來?」金聖圭提議。

「好!」南優鉉興奮。

金聖圭摟著自己的小寵物往過走,金明洙用餘光瞥見後,迅速躲到李成烈身後。

「怎麼了?」李成烈莫名其妙。

「去把他幫我搞定!」金明洙指著金聖圭。

「有什麼好處?」李成烈挑眉問。

「你幫我還要好處?!」金明洙怒。

「這話我喜歡」李成烈攔腰摟過他啃了口腮幫子:「這就算好處了」

「.....」金明洙耳根發紅,四處看有沒有被別人看到。

金聖圭還沒來得及靠近金明洙,理所當然的就被李成烈劫走。

「主人!」南優鉉緊張。

金聖圭拍拍南優鉉,和李成烈一起去了樓上會客廳,並且反鎖了門。

小報記者嘩啦啦擠在門口,伸長耳朵聽動靜。

屋子裡哐啷哐噹,不時傳來物體倒地的聲音。

小記者們紛紛用袖子擦去滾燙的淚水,為了維護愛人所進行的決鬥,簡直太令人窒息了。

「喂,你也扔兩個啊!」屋子裡,李成烈扔了手裡的花瓶,不滿的看著金聖圭。

「我拒絕玩這麼幼稚的遊戲」金聖圭腿搭在茶几上,端著杯子喝紅茶。

「難道你能想出更好的方式來敷衍那兩個傻瓜?」李成烈鄙視的看他。

貌似不能.....金聖圭嘆氣,放下杯子站起來,配合的一腳踹碎茶几。

張東雨聽著從樓上傳來的聲音,覺得有些無語,往舞池裡一看又覺得有些好奇,於是推推李浩沅,問:「有個老頭昏過去了,他是誰?」

「卡羅麥基省的貴族,也是這座別墅的主人」李浩沅忍著笑:「估計李成烈砸了他不少好東西」

張東雨失笑,吩咐人給這位可憐的貴族送去了瑪瑙和鑽石。

派對雖然出現了小波折,但是好在大家依舊玩的很high,直到夜半時分,才一個個醉醺醺的回了家。

李成鍾也喝的有點多,搖搖晃晃走到門口剛展開羽翼,卻被諾雷一把拽住。

「有事?」李成鍾看著他。

「明天大軍就要啟程回營了,我——」

「我很累了」李成鍾打斷他,聲音低低的:「有什麼事明天再說」

「好好好」諾雷趕緊點頭:「那我送你回去休息」

「我自己回去就好」李成鍾微微皺眉,明顯有些抗拒。

「.....那,明天見」諾雷失望,站在原地看著李成鍾越走越遠。

「他們到底是怎麼回事?」金明洙正和李成烈在屋頂上看月亮,於是目睹了全事件。

「很久之前,他們之前本來在一起,不過後來發生了一些很不好的事情」李成烈搖頭:「所以就成了現在這個樣子」

「什麼事情?」金明洙好奇。

「總之絕對不是什麼好事情,沒有人想去提及,所以寶貝也別問了」李成烈捏捏他的鼻子:「不過我相信他們會自己解決的」

「不問就不問.....對了,這次回去,你是不是就要去幫聖圭毀掉實驗基地?」金明洙突然想起來這件事,於是有些擔心:「那個小島很難接近,聖圭開海運公司就是為了能找機會摧毀它,可是一直沒能成功」

「沒問題」李成烈揉揉他的腦袋:「等這些事情都結束後,就和我結婚吧?」

結婚?!

一想到要領李成烈去見父母,金明洙覺得自己有點腿軟,這麼驚世駭俗的男朋友,要怎麼帶回家?!

大戰告捷,金明洙心情很好,並且以為所有人的心情都會和自己一樣好。

魔界日報用十幾個版面記載了這場戰爭,其中百分之八十的內容,都是在描寫幾位高層之間纏綿悱惻的愛情故事。

金明洙全當是看小說,看的還挺高興。

「李成鍾和諾雷要結婚了?」金明洙驚:「我怎麼不知道?」

李成烈端著一杯紅茶靠在搖椅上,笑著看他。

「咦咦,張東雨和李浩沅也要和他們一起結婚?」金明洙繼續看報紙。
.....

「還有南優鉉和聖圭?」金明洙心裡湧上不詳的預感,這麼說來.....

一翻報紙,果然就出現了自己和李成烈擁吻的照片,原來自己也要結婚了嗎?!

「他們是什麼時候偷拍的!」金明洙怒。

「管他什麼時候拍的」李成烈走過來看了眼報紙,真心稱讚:「還不錯」

「不錯你妹啊!」金明洙拎著報紙抖:「他們說我要穿婚紗!」

「好主意」李成烈摸摸下巴:「我去幫你訂一件」

金明洙被氣的有些想笑。

「話說回來,我可不想和他們一起結婚」李成烈捏捏金明洙的腮幫子:「我要給你一個魔界最盛大的婚禮」

爺說要和你結婚了嗎?金明洙傲嬌狀擡頭。

李成烈主動把這個動作理解為要親親,於是摟著就吻了下去。

「唔.....」金明洙悲憤,色情狂!

夜晚的城堡很安靜,只能聽到低淺的呻吟和微微的喘息。

後半夜的時候,兩個人相擁入眠,彼此靠的不能再近。

所有人看上去都很幸福,但事情總會有例外。

就在魔界大軍準備啟程回營的時候,李成鍾卻不告而別,只留下了一封辭職信。

所有小報記者都在瘋狂打探這件事,但卻都無果而歸。

有幾個記者試圖跟蹤諾雷,結果全部被李浩沅下令捆成粽子,在樹上掛了三天才放下來。

既然魔界高層都已經明確表示不想讓事情公開,那就沒有哪個記者傻到會再去探究,少了媒體的摻和,這件事自然也就被壓了下來。

「諾雷會不會出事?」金明洙擔心的問李成烈。

在最開始的幾天裡,諾雷還像瘋了一般的四處找李成鍾,後來卻慢慢放棄,生活也恢覆到之前的正常軌跡,只是那雙眼睛裡,卻再也沒有了笑意,確切來說,是再也沒有了任何感情,像是魔界最深的死海,千年萬年,波瀾不驚。

「但願李成鍾有一天能回來吧」李成烈嘆氣。

幾天後,魔界大軍踏上了回程,轟動一時的光明之戰,就此告一段落。

魔界王城還是和之前一樣,熱鬧又繁華,滿是可愛的世俗氣息。

征戰歸來的英雄們理所當然受到了vip待遇,火辣妖嬈的軟妹子們抱著鮮花在路邊歡呼鼓掌,超短裙被風一吹,魔族士兵們的鼻血立刻噴湧而出,場面十分激情有愛。

金明洙在大床上滾來滾去,美美的伸懶腰,還是這張大床最舒服!

「休息幾天後,就跟我就去人界吧」李成烈伸手攬過他:「我們先去見你父母,然後再去摧毀那個實驗基地」

「啊?」金明洙最近最怕他提起這件事。

李成烈是血族,而且還不是吸血鬼妹子,是個吸血鬼爺們!哪個父母能開明到接受這種設定?

光想想就覺得腿軟。

「我我我我們再考慮一下吧,萬一唔——」

李成烈不給他拒絕的機會,直接湊過去親暈。

幾天之後,金明洙滿懷忐忑的,心驚膽戰的,不甘不願的,被李成烈拎回了人界,和他們一起回去的,自然還有金聖圭和南優鉉。

李成烈顯然很想早點去見岳父岳母,不過某人卻極度不配合。

「我不去見我爸媽!」金明洙強烈反抗,緊張的頭暈眼花,死死抱住門框不挪窩。

金聖圭幸災樂禍,很沒同情心的笑,摟著自己的小寵物回了家。

李成烈嘆氣,蹲在他身邊摟住他:「不想去算了,我不強迫你」

「嗯嗯嗯就是,我們別去了」金明洙連連點頭。

「去看電視吧,我去收拾東西」李成烈拉著他站起來。

「收拾什麼?」金明洙好奇。

「帶給你父母的禮物」李成烈有些自嘲的笑笑:「不過大概用不著了,我是血族,他們大概永遠都不會喜歡我」

「不是的」金明洙抱住他的腦袋:「我不是這個意思」

「我知道」李成烈刮刮他的鼻子:「沒關係」

「.....」金明洙震驚,眼前的男人眼眶居然.....紅了?

李成烈親親他的額頭,轉身想去收拾禮物。

「我帶你去見我爸媽!」金明洙急了,一把從身後抱住他:「我們晚上就過去!」

蒼天,自己居然把他弄哭了?

尼瑪好驚悚的有沒有!好嚇人的有沒有!好可怕的有沒有!好.....好.....好內疚的有沒有.....

不過是想跟自己回家而已,又不是什麼過分的要求,而且他還精心準備了那麼多禮物,結果到頭來卻被自己潑水了一頭冷水。

「我沒有別的意思,就是緊張」金明洙把臉貼在他背上:「我答應你,我們一起回家」

血族親王奸計得逞目的達到,嘴角自然上揚。

小傻瓜這麼呆,自己怎麼會捨得放手。

中午吃完午飯,李成烈正摟著金明洙窩在沙發上看電視,突然就聽到門鈴響。

「我去開!」金明洙從沙發上蹦下去。

「誰啊?」李成烈皺眉,這麼激動?

「我剛在網上訂的抹茶慕斯甜甜圈」金明洙得意:「等會拿去給小南南!」

是自己想吃吧?李成烈在心裡笑。

金明洙還沒走到門邊,門卻自己被打開了,金明洙被嚇了一跳,等看清來人後,表情卻凝固在臉上。

屋外的青年男子穿綠色的襯衫,戴無框的眼睛,看上去斯文又乾淨。

「你怎麼來了?」金明洙臉上表情極度不自然。

「路過小區,見燈亮著就上來看看」吳桐也有些意外:「伯父說你出了國要很久才回來,我以為是有小偷」

「下午剛回家」金明洙不想讓他見到李成烈,於是手一直擋在門框上:「我很累了,改天再請你來喝茶」

逐客令下的這麼明顯,吳桐自然不可能看不出來。

「那你休息把,今天是我冒昧了」吳桐知道自己有些唐突,於是轉身想走。

金明洙剛鬆了口氣,身後卻突然傳來一個涼涼的聲音。

「他是誰?」

金明洙差點哭出來,湊什麼熱鬧啊這是!

李成烈紅色的雙眸太過明顯,再加上那象徵著權力的血色瑪瑙,吳桐幾乎在瞬間就猜到了他的身份。

「誰讓你跑出來的!」金明洙使勁推他:「快點進去!」

李成烈無視金明洙的掙扎,一把把他摟到懷裡,挑釁的看著吳桐。

「.....」吳桐震驚,本來第一反應是這個血族挾持了金明洙,可是仔細看看,卻又好像不是那麼回事。

「你先回去吧」金明洙哭笑不得,還想再跟他解釋兩句,人就已經被李成烈拖進了屋子。

屋門被重重關上,吳桐站在原地瞠目結舌,這是什麼狀況?心裡覺得不踏實,於是上樓去找金聖圭,開門的是南優鉉,小男生穿大大的白襯衫,赤著腳丫子,腳趾頭圓鼓鼓的。

「是你呀!」南優鉉對所有金聖圭的朋友印象都很好,於是笑瞇瞇的招呼:「快進來」

「你怎麼來了?」金聖圭意外。

「明洙是怎麼回事?」吳桐皺眉。

「有奸情」金聖圭的回答言簡意賅。

吳桐臉色一白。

「你不是不喜歡明洙嗎,當初拒絕的那麼乾脆,現在又捨不得了?」金聖圭調侃。

「.....沒有」吳桐搖搖頭:「就是覺得.....有些震驚」

「習慣就好」金聖圭好心的拍他肩膀。

吳桐在心裡苦笑,從褲兜裡摸出鑰匙放在桌上:「謝謝你,不過我大概是用不到了」

而在樓下,金明洙正在被李成烈揪著問。

「他是誰,叫什麼名字??」

「吳桐,我爸爸的一個學生」

「為什麼會有你家的鑰匙?」

「聖圭給他的」

「我都沒有你家鑰匙!」

「.....你又不需要鑰匙,都是走窗戶的」

「金聖圭為什麼要把你家鑰匙給他?」

「我怎麼知道!」

「說不說?」

「不知道」

「我自己去問」

「喂!」金明洙拉住李成烈,無奈。

「你的前男友?」李成烈瞇眼,宰了他!

「不是」金明洙搖搖頭:「.....是我之前喜歡的人,可是他一直拒絕我」

「噗通」一聲,血族親王掉進陳醋缸。

小傻瓜在自己之前喜歡過別人,還被拒絕!

「你之前也有過許多.....」金明洙嘀咕,自己都沒有嫌他不是處男!他居然還在意自己曾經喜歡過別人?

「再多那也是玩玩,到這裡的,你是第一個!」李成烈指著自己的胸口咆哮。

「.....」

金明洙無語。

由於吳桐的出現,李成烈突然就不著急去見岳父岳母了。

「又怎麼了?」金明洙被他折磨的心力交瘁,小心眼的男人真可怕!

「誰都別想跟我搶你!」李成烈鬥志昂揚,擡手招來一只貓頭鷹絮絮叨叨,也不知道在說些什麼。

金明洙覺得有些脫力,也懶得再追問,自己回臥室悶頭睡覺。

而在樓上,南優鉉正在幫金聖圭捏肩膀,捏啊捏啊就湊上去親一下,然後滿臉期待的看他。

「又怎麼了?」金聖圭好笑的捏他腮幫子。

「我想去城堡找丹尼」南優鉉撒嬌。

「找小朋友?好啊」金聖圭點點頭:「我去把他接到我們家」

「真的?」南優鉉激動,主人真好說話!

金聖圭說到做到,第二天一大早,家裡就多了一只紅色的小狐狸。

南優鉉樂顛顛,變回小恐龍的樣子,趴在沙發上和它蹭鼻子。

金聖圭白天有很多事要處理,見他們兩個玩的開心,索性把丹尼留在了家裡,正好兩個小傢伙在一起也不無聊。

「你想不想吃冰淇淋?」這天天氣很熱,南優鉉和丹尼吃完外賣後,覺得又鹹又渴。

「你想吃?那我去買」丹尼站起來。

「我去我去,你不知道便利商店在哪裡」南優鉉把他摁回椅子上,自己換了鞋跑出去。

丹尼最近精神一直不怎麼好,見南優鉉出去了,於是躺在沙發上想休息一會。

南優鉉跑到小區門口,正好碰見吳桐正在往裡走。

「聖圭在嗎?」吳桐叫住他。

「主人還在公司,馬上就回來了」南優鉉從兜裡摸出鑰匙遞給他:「丹尼在,他是我的朋友」

「你要出去玩?」吳桐問他。

「我去買冰淇淋」南優鉉笑瞇瞇。

吳桐接過鑰匙,自己進了公寓樓。

打開門後,屋子裡安安靜靜,並沒有南優鉉說的朋友,只在沙發上趴著一只紅色的小狐狸,尾巴垂在沙發下,還在一甩一甩。

吳桐以為是金聖圭買給南優鉉的寵物,於是坐到跟前想逗逗它,小狐狸卻像是有感覺一般往前一躲,接著咕嚕嚕就滾下了沙發。

吳桐嚇了一跳,擔心把它摔壞了,剛想抱起來看看,卻發現小狐狸腿蹬了蹬,變成了人形。

又是個血族的寵物?怪不得南優鉉說是他的朋友。

吳桐失笑,饒有興致的打量著面前的小寵物,光裸的身體加上毛茸茸的大尾巴,倒是很可愛,頭髮是火焰的顏色,裡面立著兩只尖尖的小耳朵,腰很細,皮膚也很白,看上去更像是個小女孩。

「起床了」吳桐叫他。

丹尼迷迷糊糊轉身,耷拉著眼皮一臉沒睡醒的樣子。

看到他雙腿中間那個小小的器官,吳桐挑眉,真的是小公狐狸。

也沒再晃醒他,只是含笑和他對視,直到他眼裡的茫然一點點退去。

「你是誰?」完全清醒過來的丹尼被嚇了一跳。

「我是聖圭的朋友」吳桐看著他:「別怕」

「.....你好」丹尼趕緊從地上爬起來,卻又突然意識到自己沒穿衣服,於是臉刷的通紅,轉身跑向了自己的小臥室,大尾巴一晃一晃,真像只小狐狸。

吳桐搖頭笑笑,可愛的小孩子。

丹尼在臥室抱著自己的大尾巴,努力想把它變消失,卻無論如何也做不到。

怎麼會這樣?丹尼氣餒,套了一件寬大的睡衣,把尾巴小心翼翼的藏在身後,到廚房幫他倒了杯水。

「你叫.....丹尼?」吳桐問他。

「嗯」丹尼點點頭,坐在另一邊的小沙發上,臉上有些不安。

習慣了在血族城堡裡用身體取悅別人,反倒忘記了和人相處的正常模式。

「能給我看看你的手嗎?」吳桐看著他。

丹尼點點頭,把自己的手遞給他。

掌心的紋路模糊不清,吳桐微微皺眉,血族小寵物的生命通常都只有三年,而眼前這只小狐狸,應該已經快滿三歲了。

「沒關係」丹尼抽回手,瑩白的小腿在寬大的睡衣下輕晃:「和我同一批的寵物其他早就全部死掉了,我能活滿三年,已經很幸運了」

「.....或許情況沒那麼壞呢」吳桐有些意外他的坦然,又覺得這小傢伙挺可憐:「南優鉉也是小寵物,聖圭一定會找到辦法的」

「嗯」丹尼淡淡的答應了一聲,低著頭不再說話。

場面一時間有些尷尬,幸好南優鉉拎著幾個冰淇淋及時跑了回來。

「聖圭什麼時候回來?」吳桐問。

「馬上就回來了」南優鉉忙著分冰淇淋:「所以我們要在主人回來之前吃掉它!」

吳桐失笑,陪著兩個小傢伙一起偷吃冰淇淋。

半個小時之後,金聖圭果然回到了家。

「你怎麼來了?」看到吳桐後,金聖圭有些驚訝。

「我想問一下關於那個血族的事」吳桐直言。

「現在知道關心明洙了?」金聖圭語氣裡有些不爽:「放心吧,你不稀罕明洙那是你的事,別人可喜歡著呢」

金明洙從十六歲開始喜歡吳桐,暗戀明戀了整整七年,卻愣是沒換來他一個明確表態,不說好也不說不好,就這麼懸著掛著,金聖圭嘴上雖然不說,心裡還是對吳桐攢了一肚子的火氣,幸好李成烈出現,要不然那個傻瓜還不知道要等多久。

「這實在是太驚世駭俗了」吳桐揉揉太陽穴:「伯父知道嗎?」

「和你沒關係」金聖圭坐在他身邊:「如果你是擔心明洙,那我告訴你絕對沒事,如果你想搗亂,我扁死你」

「我哪有那麼多閒工夫」吳桐無奈,從包裡掏出一摞文件:「我是來告訴你,最近基地在各大醫學院挑選高材生,我擔心他們會被送上小島做研究」

「你怎麼會有這些資料?」金聖圭有些吃驚。

「伯父一直在關注這件事」吳桐把資料遞給他:「基地雖然最初是由國家建立的,但是後來他們越來越獨立,甚至還私自研究生化武器,國家高層也意識到了危機,要不是政府睜一只眼閉一只眼,我們的調查也不會這麼順利。而且那座小島上或許會有核基地,如果爆破摧毀的話,會造成巨大的災難」

金聖圭點點頭,翻看手中的資料。

「對了」吳桐放下水杯:「你新收養的那只小狐狸,壽命大概還剩下幾個月了」

「這麼短?」金聖圭皺眉。

「你要是有辦法解除南優鉉身上的詛咒,也就順便幫幫那只小狐狸吧」吳桐看了眼緊閉著的臥室門:「好好的一個小孩,挺可惜的」

臥室裡,南優鉉沖丹尼笑:「他很關心你哦!」

丹尼低著頭,看不清臉上的表情。

「你放心,主人可厲害了!」南優鉉對金聖圭崇拜到了極點。

丹尼看著他一笑,眼底有些羨慕。

在金聖圭家吃完晚飯後,吳桐告辭回家,誰知卻在電梯裡遇到了李成烈和金明洙。

「hi~」吳桐打招呼。

金明洙欲哭無淚,還沒來得及說話,就被李成烈摟著瞬移回了家。

吳桐覺得有些頭疼。

「真小氣!」金明洙氣鼓鼓的看李成烈:「不是說好去看電影嗎,又回來幹什麼!」

「你怎麼會看上剛才那個人!」李成烈捏著他的腮幫子:「他比我帥?」

「沒有」

「比我溫柔?」

「沒有」

「比我有錢?」

「沒有」

「比我對你好?」

「沒有」

「比我——」

「他什麼都沒你好」金明洙打斷他。

「那你為什麼會看上他!」李成烈鑽進牛角尖裡出不來。

「.....我當初不是沒遇到你嗎」金明洙已經放棄和他講道理的念頭,於是順著往下哄。

這句話果然很管用,金明洙彷彿看到李成烈炸起來的毛在瞬間趴了回去。

比自己還幼稚啊~金明洙在心裡感慨。

電影院裡黑漆漆,李成烈對螢幕完全沒興趣,全心全意的騷擾金明洙,捏捏臉蛋捏捏手,恨不得在他腦門上註明此人有主,省的再被別人覬覦!自己的小傻瓜簡直是這個世界上最可愛的情人,臉蛋完美,身材完美,血液的味道完美,時不時的小脾氣也很完美,呆呼呼的時候完美,機靈的時候更完美,總之一千一萬年也沒有人能比過他!

金明洙自然不知道他在在想什麼,只用餘光瞥見他不停的看著自己咽口水,覺得他大概是肚子餓了,於是把手腕舉到他嘴邊。

「我們出去」李成烈握過他的手。

金明洙以為他是怕被別人看見,點頭跟他一起出了放映廳。

兩個人剛走到一個沒人的走廊,金明洙就被李成烈一把推到了牆上。

「你幹什麼?!」金明洙被嚇了一跳。

「想吃你」李成烈犬齒在他脖子上輕蹭。

「咬輕一點啊」金明洙側著腦袋,下巴和脖子揚成一條漂亮的弧線。

李成烈張開嘴巴,尖銳的犬齒刺進他薄薄的皮膚,血液的味道甜美誘人,雖然很想多吃一點,不過還是不捨得讓金明洙失血過多,沒多久就放開了他:「暈不暈?」

「沒事」金明洙把領子往下拉了拉:「你要不要再吃一點,張東雨跟我說過,簽訂契約之後,你就不能再吸別人的血了」

「一個月一次就夠了」李成烈幫他整理好衣服,低頭親親他:「別的時候,我可以靠普通食物維持生命」

看到他嘴角有一點血跡,金明洙也不知道是哪根筋不對了,居然湊過去主動舔了舔。

李成烈笑,單手拖著他的後腦,溫溫柔柔的親了下去。

門外傳來腳步聲,不過李成烈並沒有理會,自己的小傻瓜難得主動一次,自然要親的久一點。

洗手間大門被人推開,進來一個銀髮老者。

看到洗手池邊兩個男人正在擁吻,老先生顯然被嚇了一跳,不過更讓他胸悶的是,其中一個居然是自己的寶貝兒子?

「明洙?」

金明洙魂飛魄散,差點咬了李成烈的舌頭,條件反射一把推開他。

「怎麼了?」李成烈猝不及防,被推的莫名其妙。

「他,你們.....」金爸爸好不容易緩過來一口氣,驚魂未定的看著李成烈。

「爸」金明洙趕緊上去扶住他。

血族親王眼睛一亮,岳父?!

「伯父你好,我是你兒子的男朋友」李成烈笑出一口白牙。

金明洙被震的有些腿軟,怎怎怎麼這麼直白,老子還在想措辭啊混蛋!

「.....血族?」金爸爸已經無暇去顧及對方是男是女,探索了一輩子的血族,自然一眼就看出眼前這個男人不一般。

「是」李成烈點頭。

金爸爸再次覺得有點暈。

電影院樓下的小水吧裡,金明洙坐在李成烈身邊,膽怯又心虛的看著自家老爸。

李成烈在桌子底下輕輕握住他的手,想讓他放鬆一點。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金爸爸雖然專門研究血族,卻萬萬沒有想到,到頭來兒子居然會被血族拐走!

「我是真的喜歡他」金明洙小聲回答。

「所以你也沒有去國外,都是和他在一起?」金爸爸不可置信:「你一直在血族城堡?」

「嗯」這段時間發生的事情太多,金明洙沒打算一五一十全部交待,況且也交代不清楚,但是有一件事情,是必須要說的。

「爸,我們都是認真的」金明洙雖然還有些怯意,手卻和李成烈一起緊握,未曾放開。

李成烈看著金明洙,嘴角忍不住揚起,小傻瓜雖然緊張的聲音發抖,估計腦袋也已經迷糊一片,可是還是很堅定,也很認真。

金爸爸看著坐在自己兒子身邊的男人,不知道該說些什麼。

「伯父」李成烈終於開口:「我對明洙是真心的,請你相信我」

「.....這太荒唐了」金爸爸從震驚中回神,實在無法接受眼前的一切:「明洙,跟我回家!」

「爸」金明洙心裡猛然一空。

「伯父——」

「你什麼都不用說了」金爸爸有些激動的打斷李成烈:「我不可能同意,請你離我兒子遠一點」

金明洙眼眶通紅,剛想爭辯,李成烈卻搶先開口:「明洙,先跟爸爸回去吧」

回去?金明洙有些詫異的擡頭看他,自己一個人回去?不是說好要一起面對的嗎?

「聽話」李成烈蹭掉他的眼淚。

金爸爸扭過頭,不想再看兩個人親暱的舉動。

金明洙點頭,慢慢鬆開和他緊握的手指,掌心一片冰涼。

父子倆一路無話,回家後,金媽媽正在看電視。

「明洙?」看到兒子進門,金媽媽驚喜:「什麼時候回來的?」

「剛回來沒多久」金明洙勉強笑笑。

「怎麼父子倆都不高興?」金媽媽皺眉:「吵架了?」

「沒,有點感冒,不舒服」金明洙抽抽鼻子:「爸媽我先去休息了」

金媽媽疼兒子,切好水果後,就去廚房煲湯。

金爸爸在客廳坐了一會兒,還是進了金明洙的臥室。

「爸」金明洙聲音沙啞。

「你怎麼會認識血族?」金爸爸坐在他跟前,努力和顏悅色。

「無意中遇到的」金明洙低著頭:「從小到大,我一直就喜歡男人」

「可他是血族」金爸爸甚至開始覺得喜歡男人都沒關係,只要是個正常的人類就好。

「他對我很好」金明洙鼻子發酸,此生此世,都不可能再有另外一個人,會對自己那麼好。

「對你好的人有很多——」

「可是他不一樣」金明洙打斷自己的父親:「爸,對不起,我很累了」

金爸爸嘆了口氣,走出了臥室。

等金媽媽的湯煲好,金明洙已經裹著被子睡著,臉色有些病態的黃。

「要不要送兒子去醫院?」金媽媽擔心:「是不是病了,還是剛回國水土不服?」

「沒事,讓他休息吧」金爸爸揉揉太陽穴,覺得有些頭疼,正準備回房休息,卻接到了一個電話。

「怎麼了?」金媽媽奇怪:「要出去?」

「聖圭的電話,叫我出去」金爸爸拿了外套:「太晚的話我就不回來了,讓兒子好好休息,明早給他做點好東西吧」

「我自己的寶貝兒子,還用你囑咐?」金媽媽莫名其妙。

聽著臥室外傳來的說話聲,金明洙心裡又酸疼又委屈。

知道爸媽對自己好,如果可以的話,自己也想和大多數人一樣,好好工作,乖乖結婚,逢年過節的時候,和妻子一起帶著小孩回家熱鬧。

可是就是做不到啊,自己的心只有那麼小,住進去一個人之後,就已經滿滿當當,哪裡還有空閒再去裝別人。

手心冰涼,無名指上的指環卻一片溫熱,如同那人的懷裡的溫度。

牆上掛鐘的分針走了一圈又一圈,夜色越來越深,金明洙坐在床上,有些怔怔的出神。

窗外掠過一道黑影,下一個瞬間,床邊就多了一個人。

看著那雙熟悉的眼睛,金明洙命都不要的撲上去,雙手死死抱住他。

「乖,沒事的」李成烈把他摟在懷裡,低聲安慰:「我會一直守著你,所以別怕」

耳邊的聲音還是一如既往的溫柔,金明洙裝出來的堅強丟的一乾二凈,撲在他懷裡哭了個天昏地暗。

「寶貝別擔心」李成烈在他背上輕拍:「你只需要乖乖等我,其他的事情交給我就好」

金明洙點點頭,抱著他不鬆手。

李成烈笑笑,低頭親親他的臉頰。

「睡吧,我守著你」

而在另一邊的公寓裡,金聖圭正在替李成烈說服岳父。

金爸爸頭疼:「明洙胡鬧,你怎麼也跟他一起胡鬧?」

「怎麼就是胡鬧了」金聖圭無奈:「喜歡男人又不是什麼大錯」

「可他喜歡的那個人是血族!」金爸爸冒火。

「李成烈不僅是血族,還是血族統治者」金聖圭打發南優鉉去泡茶:「這樣不好嗎?他的力量大的超乎想象,起碼明洙永遠都不會被人欺負」

「血族統治者?」金爸爸有些震撼。

「是,而且也是魔族的統治者之一」金聖圭摸摸下巴:「如果伯父願意,我想他會很願意帶您去魔界看看」

「.....我不會答應」雖然金聖圭說的條件的確很有誘惑力,但還是比不上自己兒子的將來。

「為什麼?」金聖圭皺眉。

「血族不會老也不會死,明洙現在年輕,能陪著他一起胡鬧,等到十幾年之後呢?」金爸爸嘆氣。

十幾年後,血族還是一如既往的年輕,人類卻會老,到那個時候,誰還能保證會不棄不離?

「明洙.....」金聖圭猶豫了一下:「他和李成烈簽了契約」

「什麼?」金爸爸一驚:「什麼契約?」

「血族契約,李成烈已經把自己的靈魂和生命,全部交給了明洙」金聖圭說的輕描淡寫,金爸爸卻目瞪口呆,手裡的茶杯差點掉到地上。

自己研究了這麼多年血族,自然知道血族契約對吸血鬼而言,意味著什麼。

「他是真的對明洙好」金聖圭一笑,似乎也有些感慨金明洙的好運氣:「所以請您給他們一次機會」

回到家後,已經是第二天的清晨,金爸爸走進臥室,看到金明洙還在睡覺,胳膊搭在床邊,左手無名指上,戴著一枚暗紅色的戒指,是象徵著血族權利的紅瑪瑙。

看著他眉宇間隱隱的委屈,金爸爸在心底嘆氣。

吃早飯的時候,金明洙被媽媽叫醒,暈暈乎乎坐在餐桌邊。

「兒子喝這個」金媽媽把一大碗鴨肉濃湯放在他面前。

「大早上的,怎麼給他這麼油膩的東西?」金爸爸皺眉。

「去去去」金媽媽不耐煩,坐在兒子身邊喜滋滋的看他。

「媽」金明洙被她看的後背發涼。

金媽媽比金爸爸要小很多歲,再加上保養得當,看上去倒更像是金明洙的姐姐。

金爸爸搖搖頭,對這個小妻子,自己一向沒轍。

「媽,吃飯了」金明洙彆扭。

「中午想吃什麼?」金媽媽對兒子采取無條件溺愛。

「早飯還沒吃呢」金明洙剛想伸手端粥,突然就聽自家老媽驚叫一聲。

「怎麼了?」金家父子同時被嚇了一跳。

「找女朋友了?」金媽媽拉開金明洙的睡衣領子,看著那幾點曖昧的紅痕問。

「媽.....」金明洙尷尬,手忙腳亂的掩好衣領。

金爸爸咳嗽了兩聲,伸手拿過一個包子:「吃飯吃飯」

「什麼時候領回來給媽看看?」金媽媽喜不自禁,傳說中的兒媳婦啊!

「不是的媽」金明洙神情不自然。

「漂不漂亮?對你好不好?脾氣怎麼樣?」金媽媽追問。

「是蚊子咬的」金明洙敷衍。

「是蚊子也要領回來給我看!」金媽媽氣勢十足。

「我怕嚇到你」金明洙無奈。

「長得很難看?」金媽媽一愣,果斷搖頭:「那算了,我不答應」

金爸爸被粥嗆到。

「.....不是的」金明洙看著媽媽,鼓起勇氣開口:「他很好,什麼都很好」

「明洙!」金爸爸皺眉。

「你閉嘴!」金媽媽回頭發飆。

「媽」金明洙聲音很小:「他.....是個男人」

屋子裡頓時一片安靜,只剩下樓下隱隱傳來的車喇叭聲。

「男的?」金媽媽愣住:「你說你.....找了個男朋友?」

「是」金明洙低著頭。

「小桐?」金媽媽第一反應就是吳桐。

「不是」金明洙搖頭。

「.....聖圭?」金媽媽只能想到這兩個人。

「不是」金明洙有些哭笑不得。

「那是誰啊?」金媽媽追問。

「他不是人類,是血族」金明洙覺得自己大腦已經緊張的一片空白,但還是全部說了出來。

「血族?」金媽媽頭暈目眩,第一反應就是自家老公實驗室裡,那些面目猙獰的乾屍標本。

「媽」金明洙試探著看她。

「不行不行」金媽媽趕緊搖頭:「你你你,不許胡說」

「他沒胡說」金爸爸嘆氣,走上前扶住妻子的肩膀。

金明洙鼻子酸的要命,腦子一懵:「噗通」一聲跪在了地上。

「明洙你這是幹什麼」金媽媽慌了,趕緊上去拉他。

「媽」金明洙聲音沙啞:「我是認真的」

「你喜歡男人不要緊,但是你不能找一個血族啊」金媽媽實在無法接受自己的寶貝兒子和那麼醜陋的乾屍在一起。

「媽,你見見他好不好,說不定你會喜歡他的」金明洙委屈。

「不行不行,我不見」金媽媽連連搖頭:「你以後也不許見」

「媽,媽我求你了」金明洙連聲哀求:「就一面,一面就好」

金媽媽什麼時候見過兒子這麼可憐,即使不想去也狠不下心拒絕,於是只好點頭。

「爸.....」金明洙擡頭,試探著開口。

「我也去」金爸爸嘆氣。

「謝謝」金明洙鼻子發酸。

雖然不知道見面會有什麼後果,可是總是要試一下。

要是不爭取,那就真的什麼都沒了。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