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接下來的幾天裡,李成烈一直待在家教金明洙魔法。
 
「我真的要去戰場殺敵人?」金明洙又緊張又激動,一段咒語念了四五遍還沒念順。
 
「不需要」李成烈敲敲他的腦袋:「你只要能變出火球,給那些記者拍到就行」
 
「騙人多卑鄙」金明洙嫌棄。
 
「不想騙人?那就把這些在三天內背熟」李成烈扔給他一本磚頭樣的硬皮書。
 
「三天?!」金明洙驚怒:「我又不是照相機!」
 
「所以你現在只需要學會變火球」李成烈把書放到一邊的桌子上:「之前教你的咒語還記得嗎?」
 
「忘了」金明洙答得乾脆。
 
「.....」李成烈吐血。
 
「咒語那麽長!」金明洙找藉口。
 
「變不出來的話,晚上你別想睡了!」李成烈瞇眼威脅。
 
「你這個色狼!你在想什麼!」金明洙怒指:「今晚不許碰我!要做也是我上你!我也是男人,一人一次才公平!」
 
「.....呃?」李成烈表情先是愕然,然後越來越詭異,最後終於忍不住笑噴。
 
「笑什麽!」金明洙捂著衣服對他虎視眈眈。
 
「我只是說如果你學不會,今晚我們就學通宵,沒別的意思.....寶貝你想太多了」李成烈笑出眼淚。
 
「.....不學了!」金明洙自我嫌棄,嗷唔嗷唔!丟死人了!
 
「小傻瓜」見他臉色紅的快要滴血,李成烈終於忍住了笑,伸手拉著他一咒語一句咒語的教。
 
學到深夜,金明洙終於小有所成,於是坐在床上念念有詞,biubiu到處變火星玩。
 
「別玩了,睡吧」李成烈躺在他身側。
 
「明天就要去戰場了」金明洙很亢奮。
 
「戰場上很危險,你要小心」李成烈把他拽到自己懷裡摟好:「寸步不離的跟著我,知不知道?」
 
「那你會不會有危險?」金明洙擡頭看他。
 
「不會」李成烈笑笑:「只要你不離開我,我就不會有任何危險」
 
金明洙撇撇嘴,肉麻死了!
 
「明天我會加強你的保護結界,等周圍有記者的時候,你只需要變個火球出來,就沒其他事了」李成烈揉他腦袋:「記沒記住?」
 
「要是變不出來怎麽辦?」金明洙沒信心,萬一自己忘了咒語,或者只能變出火星子.....很丟人的有沒有!
 
「.....變火球很簡單,你今天不是都學會了?不要緊張」李成烈耐心安慰。
 
「我我我怕萬一」金明洙覺得自己現在就已經開始緊張!
 
李成烈深深無語,於是只好嘆氣:「那你只需要在變之前偷偷告訴我一聲,然後比劃兩下做個樣子,我來幫你變火球」
 
「這個好」金明洙點頭表示讚同:「沒難度!」
 
李成烈好氣又好笑,翻身壓住那個小傻瓜,低頭細細密密的吻下去,溫柔卻又無可抗拒。
 
「.....我明天還要去戰場」金明洙緊張的抗議,那個之後會不能走路!難道自己要被擡著去戰場?!
 
「別怕,我們不做完,你不會疼」李成烈嘴角一揚,輕輕堵住他的嘴巴。
 
金明洙剛脫離處男之身沒多久,第一次時又疼的要命,所以對這種事情自然是沒多大概念和經驗,不過李成烈這次卻是下足了工夫要討好他,手裡嘴裡都異常賣力,金明洙掙扎了兩下之後就被卸掉了力氣,任憑他對自己上下其手,雖然緊緊抿著嘴唇,卻還是忍不住呻吟出聲。
 
「寶貝好乖」李成烈吻吻他的嘴巴,拉著他的手按到自己身體某個地方。
 
金明洙臉紅脖子紅,卻終是猶豫著輕輕握住。
 
手心傳來的觸感滾燙堅硬,金明洙覺得自己全身發麻,被這玩意折騰幾次,自己不死也會殘廢掉吧?
 
又緊張又臉紅,金明洙一個不小心就用力一捏,捏的某人倒吸冷氣。
 
「寶貝你和我有仇啊?」李成烈握住他的手腕哭笑不得。
 
「嗯」金明洙茫然。
 
「你居然在這種時候走神?!」李成烈恨得牙癢癢。
 
「.....」金明洙自知理虧,湊上去親親他的嘴巴。
 
李成烈嘆氣,自己的確拿他沒有辦法。
 
低頭,再一次深深吻住。
 
「寶貝不緊張,不會的,我教你」
 
靠坐在門口的女僕聽著臥室裡傳來的喘息聲,滿臉通紅。
 
後世的史學家們經過研究得出,魔族大軍之所以無往不勝,主要是因為年輕軍官們極其勇猛,其勇猛不僅表現在戰場上,更加表現在戰爭的前一夜!
 
天使軍團在作戰前都會抓緊一切時間休息,但魔界軍官們則不然,在戰爭的前一夜他們經常極度亢奮,以至於不得不做一些美妙的事情來發泄過多的精力。
 
這一結論的得出絕非杜撰,而是有絕對根據的!城堡內的每一個女僕都可以舉手發誓,那些令人臉紅心跳的聲音絕對不是自己的想象,而且每天打掃臥室時,在垃圾箱裡都會翻出用過的各種你們懂的包裝!
 
壞習性是會傳染的,比如說金聖圭之前明明就是個人類,而且還是個禁欲系的人類!但是自從他來到魔界之後,顯然對某種事情極為熱衷,甚至超過了其他幾位統領,當然,其中有一部分原因也是因為南優鉉太乖,被欺負了也只會眼淚汪汪,讓某變態飼主忍不住就想蹂躪。
 
「優鉉」金聖圭抱著小傢伙親吻:「你什麽時候才能長大一點,一直這麽小這麽瘦,每次和你上床都有罪惡感」
 
南優鉉趴在床上氣鼓鼓的翻白眼,有罪惡感就不要做了嘛!有罪惡感還壓著我不放!昨天就有做!前天也有做!今天明明答應自己要好好睡覺的!
 
「寶貝放鬆點」金聖圭擡高他的腰。
 
南優鉉很不配合的左擺右擺,金聖圭咬牙切齒,翻身把他壓進被子裡,之前的溫柔一掃而光。
 
「唔.....」南優鉉欲哭無淚:「主人我錯了.....」
 
金聖圭二話不說,扯被子裹住。
 
一夜糾纏,繾綣萬千。
 
在李浩沅的臥室裡,倒是很罕見沒有出現限制級畫面。
 
「明天去不去戰場?」李浩沅靠在床上,伸手輕揉他的頭髮。
 
「去」張東雨點頭。
 
「那跟我一起?」李浩沅看著他。
 
「嗯,好」張東雨趴在他身上,尖尖的下巴抵著他胸口。
 
「吃不吃宵夜?」李浩沅滿臉寵溺。
 
張東雨舔舔嘴唇,湊上去咬住他的肩膀,吸了兩口卻又停了下來。
 
「呃.....」李浩沅心虛:「味道不對?」
 
張東雨瞇眼看他。
 
「我今天抽了支煙.....」李浩沅老實承認,張東雨口味很挑剔,所以自己不能吃辛辣的調料不能吃垃圾食品更不能抽煙,因為據說血液的味道會變差。
 
「不喝了!」張東雨嫌棄。
 
「生氣了?」李浩沅懊惱。
 
「是!」張東雨女王氣場全開。
 
「我錯了」李浩沅厚臉皮的上去蹭,越蹭越起火,索性抓過來撲倒壓住。
 
「你這個變態!我不做!放開我!手拿開!把我的睡衣還給我!不許親那裡!混蛋!唔.....嗯.....」
 
「寶貝乖」李浩沅眼神溫柔的快要融化。
 
潛伏在窗外的小記者捧頰星星眼,哎呀王子和王妃好相愛!
 
而在另一邊的臥室裡,李成鍾正在被窩裡酣睡。
 
窗外一道黑影掠過,一眨壓的功夫,床邊就多了一個人,一身軍裝馬靴,看上去英氣十足。
 
諾雷坐在床邊默默的看著他,眼睛都不捨得眨一下。
 
睡夢中的李成鍾睫毛長長,和白天指揮大軍訓練時判若兩人。
 
這樣的他和幾百年前比起來,似乎沒有任何改變,依舊是單純稚氣,帶著一點小小的自卑,毫無防備的站在自己面前。
 
可惜那段時光,再也回不去了。
 
夜風吹進窗戶,諾雷覺得自己臉上一陣冰涼,摸了一下才發現,不知何時,自己早已是一臉淚痕。
 
「對不起」諾雷喃喃自語。
 
李成鍾翻身,把自己裹進被子裡。
 
「寶貝對不起」諾雷把他連人帶被擁進懷裡,明知道他心裡抗拒,卻還是無論如何也不捨的放開。
 
「回去吧」李成鍾聲音淡淡的:「本來我們可以裝作什麽事情都沒發生過,一樣可以上床,可以做愛,可是你非要一次次的提醒我,既然這樣,我們以後——」
 
「不要」諾雷惶急的打斷他,生怕聽到什麽“再也不要見面”之類的話。
 
「有意義嗎?」李成鍾看他。
 
「有」諾雷握過他的手:「只要你願意再給我一次機會,就一次,最後一次,好不好?」
 
「不好」李成鍾語氣裡沒有任何感情。
 
「對不起」諾雷眼底有些絕望。
 
「回去吧,我累了」李成鍾別過頭。
 
「.....好好休息」諾雷心裡疼的鋪天蓋地,卻還是強迫自己離開了房間。
 
聽著那輕輕的鎖門聲,李成鍾閉上眼睛,卻再也睡不著。
 
手緊緊抓著床單,早已滿是冷汗,放開時,麻木的沒有一絲知覺。
 
這個夜晚,似乎每個人都不會有好夢。
 
戰爭是殘酷的,金明洙終於了解了這句話的全部意義。
 
周圍是震天的廝殺聲,巨大的傀儡獸如洪水一般迎面撲來,天使們潔白的羽翼早已染滿鮮血,魔族士兵也不再是平時玩世不恭的樣子,被撕碎的傀儡獸發出令人作嘔的氣味,不斷有人被魔法吞噬,能量球相撞時發出的強烈光芒,比太陽還要刺眼。
 
「別怕」李成烈拖過金明洙的腰,帶著他瞬移到空中。
 
「我該做什麽?」金明洙緊張的大腦空白,咒語一句不記得,手都不知道該往哪放!
 
李成烈哭笑不得,就知道會這樣。
 
「你什麽也不用做」血族親王不懷好意:「只要今晚好好補償我就行」
 
「哦,好」金明洙傻乎乎的點頭,完全不知道李成烈在說什麽。
 
被嚇成這樣?李成烈失笑,揮手在自己和他身側設了一道黑色的煙霧屏障。
 
周圍潛伏的小記者很著急,怎麽就遮住了,這樣什麽也拍不到呀!
 
正在記者們努力想要召來疾風吹散煙霧的時候,突然就見地面上炸開了一個又一個黑色紅色的能量球。
 
小記者們歡呼雀躍,誰都知道,黑色是屬於李成烈的暗魔法,紅色是屬於金明洙的火魔法,真是各種般配!
 
「騙人不好吧?」金明洙忐忑,被揭穿了怎麽辦?
 
「那你自己變」李成烈笑著看他。
 
金明洙摸摸鼻子望天。
 
在戰場的另一邊,是李浩沅和張東雨。
 
「該死,這些讓人噁心的傢伙為什麽殺不完!」李浩沅暴躁咆哮。
 
「你留在這裡,我去幫李成烈」張東雨神情有些古怪。
 
「好」李浩沅沒有覺察到異樣,點頭答應。
 
張東雨看了李浩沅的背影一眼,轉身離開,卻沒有去李成烈的方向。
 
魔族士兵雖然魔法等級要比傀儡獸高,卻不適合長久作戰,再拖下去的話,這場戰爭沒有任何勝算。
 
傀儡獸之所以會殺之不盡,是因為有人在它們身上佈下了再生魔法,別人不知道,張東雨卻再清楚不過。
 
成千上萬的傀儡獸後面,是光明王普瑞克。
 
「寶貝」普瑞克沖張東雨挑眉:「想通了?」
 
張東雨看著他沒說話。
 
「過來」普瑞克沖他伸手。
 
張東雨猶豫了一下,還是慢慢走了過去。
 
「變成血族之後,好像比之前還要漂亮」普瑞克捏起他的下巴:「不要變回天使了,這樣很好」
 
「我記得你曾經說過,最看不起血族」張東雨面無表情。
 
「可是你除外」普瑞克吻吻他的額頭:「我喜歡你現在的樣子」
 
「是嗎?」張東雨眼底有些不信任。
 
「當然」普瑞克用拇指輕輕擦過他的臉頰:「我叛逃神界之後曾經試圖去救你,可惜被父神阻攔」
 
「我還以為.....你不要我了」張東雨聲音很低。
 
「怎麽可能」普瑞克把他摟進懷裡:「我說過最愛你,千年萬年也不會變」
 
張東雨安安靜靜站在原地,一動也不動。
 
「你這麽乖,會讓我忍不住想要了你的」普瑞克曖昧的舔舔他:「你呢?過了一千年,想不想我?」
 
「想」張東雨只回答了一個字。
 
「呵.....」普瑞克輕笑:「我就知道,除了我,誰還能在床上餵飽你,是不是一千年來,都沒有一次滿足過?」
 
張東雨沒說話,手卻輕輕環住他的背。
 
「其實我是真的很捨不得你」普瑞克親吻他的耳垂:「以前在神界時,你就是最耀眼的天使,到了血族,你還是一如既往的漂亮」
 
「是嗎?」張東雨聲音淡淡。
 
「當然是」普瑞克嘆氣:「要找一張你這麽完美的臉蛋,真的很不容易,所以我是很想帶你回光明之域的,可惜為什麽,你總是想要殺我?」
 
張東雨聞言一驚,還沒來得及做出反應,右手腕已經被他攥在了手裡。
 
一把魔法幻成的光刃,正在發出金色的淡光。
 
「明明長得這麽漂亮,怎麽就是死性子呢?」普瑞克輕輕拿掉他手裡的光刃,語氣平淡,眼底卻滿是陰冷。
 
「放開我!」張東雨咬牙切齒。
 
「你想殺我,我怎麽可能放開你」普瑞克眼睛瞇起,手上微微一用力,骨頭斷裂的聲音傳來,張東雨瞬間臉色慘白。
 
「疼嗎?」普瑞克放開手,玩味的看他:「寶貝這只手不乖,所以給它一點懲罰」
 
「我不會放過你的」張東雨額頭冒出冷汗,卻還是狠狠地瞪他。
 
「無限期待」普瑞克張開雙手:「我就站在這裡,你能拿我怎麽辦?」
 
看著他無賴的嘴臉,張東雨覺得有點噁心,自己當初是傻了吧,居然會跟這種人糾纏幾百年。
 
身後的傀儡獸還在源源不斷的從地面裂縫裡冒出來,有了再生魔法的庇護,這些醜陋的傢伙像是火山口裡流出的熔巖,任誰也阻擋不住。
 
再生魔法是聖光術的最高等級,只有精通光魔法的神族才能開啟,父神可以,被自己親手送進生命泉的普瑞克也可以。
 
要不是因為自己一千年前的幼稚行為,如今根本就不該有這場戰爭。
 
有些事情逃不過,那就只能承擔。
 
「你不會想和他同歸於盡吧?」身後突然傳來一個聲音。
 
張東雨回頭,就見薩羅正撲棱著翅膀降落在自己身後。
 
灰色的能量球迎面撲來,幸虧薩羅及時拉了張東雨一把,兩人才堪堪躲開。
 
「這是見面禮,兩位親愛的統領大人」普瑞克微微一笑。
 
「我一點都不喜歡你的見面禮」薩羅把張東雨丟給緊隨自己過來的李浩沅,轉身看著普瑞克:「父神說過,我這次必須把你帶回去」
 
「不自量力」普瑞克冷笑。
 
薩羅不想跟他多說話,手裡幻出金色神杖,張開翅膀衝了上去。
 
李浩沅把受傷的張東雨放到安全的區域,也轉身加入了戰鬥。
 
「二對一,似乎不太公平啊」普瑞克跳出打鬥圈。
 
李浩沅二話不說,凝結了一個黑色的能量球狠狠丟了過去。
 
光是想想他曾經對張東雨做的事情,就恨不得綁在柱子上剮了他。
 
「那邊是什麽?」金明洙聽到動靜,好奇的往過看,由於離得太遠,只能看到金色灰色和黑色的能量球不斷撞擊爆炸,震的大地都在顫抖。
 
「是李浩沅和薩羅」李成烈看了一眼:「李浩沅似乎是在拼命」
 
「當然會拼命,要是有人欺負你,我也要拼命幫你欺負回去!」金明洙嘴溜腦子笨,說完之後才後知後覺有些丟人,再看李成烈,已經笑得連眼睛都找不到了。
 
「笑什麽!我只是舉個例子!」金明洙嘴硬:「完全沒有別的意思!」
 
李成烈沒有理會他的口是心非,揮手變出黑色的利刃,掃開周圍的敵人後,攔腰抱著金明洙親了下去。
 
「唔.....」金明洙沒有想到在這種地方他居然都能發情,於是懵住。
 
小記者們激動的雙手顫抖,飽含熱淚的拍下了這讓人熱血澎湃的鏡頭。
 
遠處的激戰還在繼續,而且看上去似乎是普瑞克占了優勢。
 
「我去幫他們」諾雷毫無征兆突然出現在李成鍾身邊,嚇了他一大跳。
 
李成鍾本來不想理他,不過看著他手裡拎著的格林特,還是皺了皺眉頭。
 
「親王說過這個女人很狡猾,不能讓她跑了」諾雷解釋。
 
「那也不用捆成這樣吧?」李成鍾有些無語:「好歹也是個女——」
 
「你們這些人渣混蛋簡直是粗魯卑鄙無恥又下賤!」格林特破口大罵:「放開我!」
 
「再捆兩道!」李成鍾果斷下命令。
 
「是!」諾雷摸出繩子又捆了兩圈,扛著她朝戰場的另一邊飛去。
 
「他是不會被你威脅的!」格林特看著諾雷,風吹散她的一頭長髮:「絕對不會」
 
「騙鬼去吧,你是他唯一的妹妹」諾雷不相信。
 
格林特冷冷一笑,沒有再說話。
 
等諾雷趕到他們打鬥的地方,李浩沅已經有些受傷,薩羅正在和普瑞克做最後的一搏。
 
「住手!」諾雷帶著格林特降落在地面:「不住手我就宰了她」
 
格林特面色漠然,遠遠看著普瑞克。
 
「我以為你們早就把她宰了」普瑞克甚至連看都不看格林特一眼。
 
諾雷一愣,真不在乎?
 
「我說過,他不會在意別人的生死,就算是親妹妹,那也是別人」格林特看著諾雷輕笑。
 
「少廢話!」諾雷粗魯的打斷她,眼見普瑞克已經變出一道灰色利刃劈向李浩沅,情急之下顧不了許多,於是抓著格林特朝他丟了過去。
 
如果普瑞克要接住格林特,就必須分散精力,那麽李浩沅就有足夠的把握逃開那道利刃。
 
可惜事情的發展遠遠超出諾雷的預料,普瑞克不僅沒有想著要去救格林特,為了防止她擋住光刃,甚至擡手一揚,把她擋向另一邊。
 
格林特像是一只斷翼的蝴蝶,在空中劃過一道弧線後重重砸在樹上,然後掉落在地,痛苦的掙扎了一番之後,很快就停止了呼吸。
 
坐在樹下的張東雨被李浩沅設了保護結界,動不了也出不來,只能眼睜睜的看著格林特死在自己身邊。
 
在神界時,格林特還只是剛出生的小天使,翅膀都沒長開,有時候會出現在普瑞克的神殿裡,追著自己要糖吃。
 
後來普瑞克叛逃了神界,自己就再也沒見過她,再次見面已經是幾百年之後,當年的小天使已經長成了漂亮的姑娘,野心勃勃,也不自量力,著一小股軍隊就想進攻魔族。
 
自己當時正好在邊境,見她年紀小,因此抓到後也沒傷她,只是帶回城堡交給了李成烈。
 
張東雨還記得當時在戰場上第一次見格林特的樣子,當時的她穿緊身皮衣,神情倨傲,長髮如海藻般蜿蜒。
 
誰會想到,這個驕傲的公主竟然會以這種方式結束生命,滿身血汙,狼狽不堪。
 
普瑞克,你真是這個世界上,最該死的那一個。 
 
有了諾雷的加入,普瑞克的應對開始稍顯吃力,不過劣勢並不明顯。
 
張東雨靠在樹下,滿身都是冷汗,被折斷的右手傳來一陣陣錐心的疼,連暈過去都成了奢望。
 
血族的自愈能力一向很強,這點傷本來應該很快沒事才對,現在卻嚴重成這樣,唯一的解釋就是被普瑞克下了干擾魔法,才會延緩甚至阻斷痊癒過程。
 
遠處的激戰還在繼續,張東雨強忍著疼痛擡頭看過去,卻剛好和普瑞克來了個對視。
 
看張東雨也在看自己,普瑞克嘴角一勾,突然凝結了一個巨大的能量球,狠狠朝他砸了過去。
 
「東雨!」李浩沅大驚失色,想要趕過去救他已經不可能,於是只有開啟咒語,把自己所有的防禦魔法都瞬移到他身上的保護結界裡。
 
「笨蛋!」張東雨怒吼,普瑞克一向詭計多端,李浩沅怎麽能做這麽危險的事情!
 
果然,能量球在即將碰到張東雨的一剎那突然逆轉,呼嘯著朝李浩沅三人飛旋而去。
 
巨大的爆炸聲傳來,張東雨看著遠處騰起的灰色煙塵,臉色煞白。
 
李浩沅把所有的防禦屬性都給了自己,那他怎麽辦?
 
「shit!」諾雷咬牙切齒,拼盡全力凝結出光刃掃向普瑞克,趁著他躲避的功夫,一把抱起已經昏迷的李浩沅跳出戰鬥圈,向營地飛奔而去。
 
「撤退!」薩羅的吼聲響徹整個戰場上空。
 
雖然這道命令在當時是十分必要且正確的,但是在之後的幾百幾千年裡,薩羅仍然視之為恥辱,而且當時李成烈明明也緊隨自己向魔軍下達了同樣的命令,為什麽所有的史書裡都只記載自己一個人?!
 
當然,高貴的天使軍團總統領永遠都不會知道,在他向父神虔誠祈禱這件事最好快點被所有人忘記的時候,眾位史官正在排隊從魔界領禮物——在某些事情上,寶石和美酒的確要比祈禱有用。
 
看著神魔大軍撤退,普瑞克也沒有下令追擊,剛才的激戰也耗費了自己大量的魔法和精力,而且還有些受傷,必須要回去休息。
 
諾雷背著重傷的李浩沅回到軍營裡,伸手顫抖著試他鼻息。
 
「我來」李成烈拉開諾雷,自己坐在床邊。
 
張東雨站在門邊,怔怔盯著李浩沅一動也不動。
 
「我們過去看看他」金明洙小心翼翼的跟張東雨說話。
 
「他不會有事的」張東雨低聲說。
 
「當然當然」金明洙狂點頭。
 
「我們還沒結婚呢」張東雨眼眶通紅,唇角卻上揚:「他捨不得我」
 
「嗯」金明洙鼻子發酸。
 
「放心吧,情況沒我們想象的那麽嚴重」李成烈替李浩沅檢查了一遍後,微微鬆了口氣。
 
李浩沅受的傷雖然不輕,但是好在沒有生命危險,好好休息一段時間,應該能慢慢醒過來。
 
這簡直就是個奇跡。
 
「你手上的傷有沒有事?」諾雷突然想起來,張東雨也受了傷。
 
「沒事」張東雨搖搖頭。
 
「你也受傷了?」李成烈皺眉,拉過張東雨的手看了眼之後,頓時恨不得宰了普瑞克。
 
「我沒事」張東雨抽回自己的手:「干擾魔法最多也就維持十幾天,之後會慢慢自己痊癒的」
 
「可是都腫了」金明洙看著都替他疼。
 
張東雨沒有再說話,只是坐在李浩沅身邊陪他。
 
李成烈嘆了口氣,替他的手腕敷了冰袋後,就和其他人一起出了房間。
 
晚上休息的時候,等李成烈回到臥室時已經是深夜,金明洙卻還沒睡。
 
「在等我?」李成烈坐到床邊,伸手刮刮他的鼻子。
 
「你去哪了?」金明洙嚴肅的問。
 
「去了趟軍營」李成烈失笑,這算是在.....追查晚歸老公的行蹤?
 
「不許笑!」金明洙拿枕頭掄他:「給我嚴肅點!」
 
「是」李成烈無奈:「你還想問什麽?」
 
「明天還要開戰嗎?」金明洙很關心這個。
 
「暫時不會,明早有一個軍事會議」李成烈躺到他身邊:「要等大家商量了才會做決定」
 
「可是李浩沅和張東雨都受了傷,立刻開戰的話,我們豈不是更沒有勝算?」金明洙皺眉,那個變態聽上去很厲害,萬一再有人受傷怎麽辦?
 
「沒事的小傻瓜」李成烈溫柔的親親他:「別擔心」
 
「怎麽會沒事,李浩沅那麽厲害都受了傷,還有張東.....唔」
 
金明洙話沒說完就被堵住了嘴巴,於是被親的昏天黑地。
 
「李浩沅是意外」李成烈輕啄了一下他紅腫的唇瓣:「不討論這些問題了好不好?我一點都不想在這麽美妙的時候聽到那個混賬的名字」
 
「可是我不想你受傷」金明洙聲音很低:「也不想聖圭受傷」
 
「不會的」李成烈溫柔的看著他:「我們都不會有事,我保證」
 
「.....那好吧」金明洙悶悶不樂:「你早點睡」
 
「做不做?」李成烈蹭蹭他的耳朵。
 
「做,做什麽?」金明洙結巴。
 
「你說呢?」李成烈翻身壓住他。
 
金明洙緊張的快要不能呼吸,索性閉上眼睛裝死。
 
「乖」李成烈握住他的手:「別怕,這次不會疼了」
 
「難道這次換我上你?」金明洙睜大眼睛。
 
「.....不是」李成烈臉部表情抽了一下。
 
「我們都是男人!」金明洙抗議。
 
「以後再給你做,這次我先」李成烈溫柔的環住他,低頭吻住。
 
肌膚的觸感如絲綢般美好,一夜繾綣,纏綿萬千。
 
直到後半夜,李成烈才放過金明洙,抱著他去了浴室。
 
溫熱的泉水洗凈了身上的黏膩,金明洙覺得舒服了很多,於是迷迷糊糊靠在李成烈懷裡輕蹭。
 
「一直這麽乖多好」李成烈揉揉他的頭髮。
 
「嗯.....」金明洙皺著眉頭躲了躲。
 
「不過兇巴巴的也挺可愛」李成烈笑出聲,溫柔洗乾凈他的身體。
 
等兩人回到床上時,已是晨色微熙,從未有過的激烈情愛讓金明洙看上去有些蒼白,卻更加的漂亮精緻。
 
「怎麽辦,離不開你了」李成烈拉過他的手:「一直陪我,好不好?」
 
「好」金明洙迷迷糊糊的答應,往李成烈懷裡擠了擠。
 
李成烈輕笑,伸手緊緊把他摟在懷裡。
 
千年萬年,再也不放開。
 
金明洙前一夜被自己折騰的有點慘,李成烈原本以為他至少要到中午才能醒來,沒想到第二天東方剛開始亮,金明洙就跟著自己一道起了床。
 
「我去開會,你多睡會吧」李成烈揉揉他的腦袋。
 
「我也要去開會!」金明洙叼著牙刷很霸道。
 
「可是你連路都走不穩——」
 
話還沒說完,金明洙就及其怨毒的扭頭瞪了過來,於是李成烈只好識趣的閉嘴。
 
「等會要是看到記者,你要表現的成熟一點」吃早餐時,李成烈不忘再次囑咐金明洙:「要是有記者問你討厭的問題,不要理他們就對了,不許再像上次那樣對著別人豎中指,知不知道?」
 
估計在這段時間裡,元老院的那幫老古板每天都會看報紙,來確認金明洙到底能不能做一個合格的魔君,所以還是趁早做準備比較好。
 
「我不成熟?」金明洙納悶,舉著勺子當鏡子照,明明就很熟啊!
 
誰都知道這次的會議極其重要,因此在會議室外早已守候了無數小記者,李成烈和金明洙剛一出現,閃光燈立刻晃成一片。
 
李成烈依舊是面癱外加一身黑,金明洙則戴著李成烈的大墨鏡,雙手插在風衣兜裡,氣場十足的跟在李成烈身後進了會議室。
 
「演的像不像?」一到沒人的地方。金明洙立刻摘下墨鏡,喜顛顛的問李成烈:「是不是很霸氣很成熟?!」。
 
尼瑪好過癮,好像在拍電視劇!!
 
李成烈好笑,攬著他的肩膀一起進了會議室。
 
南優鉉原本正在金聖圭的肩膀上打瞌睡,一見金明洙進來了,立刻就拋棄原飼主,邁開四只小爪子朝他爬了過來。
 
由於之前每次開會金聖圭都會帶著南優鉉一起,因此會議桌旁的人們對南優鉉都很熟悉,每次他在桌子上爬來爬去時,都會有人伸出手指逗他,還會給糖果餅乾之類的東西,不過這次卻例外,每個人看上去都面色嚴肅,情況似乎很嚴重。
 
金明洙把南優鉉捏起來,放在自己面前的茶杯墊上。
 
既然人到齊了,會議也就立刻開始,薩羅強烈建議神魔二界盡快出兵,一舉拿下光明之域。
 
「普瑞克已經受傷了,這是個絕佳的機會!」薩羅少有的激動。
 
「可是李浩沅和張東雨也受傷了」李成烈冷冷看著他。
 
「你、我、諾雷一起對付薩羅,整個天使軍團去擋住傀儡獸的正面進攻,李成鍾和金聖圭帶領魔族軍隊守住兩邊的峽谷,勝算幾乎是百分之百!」薩羅指著地圖:「普瑞克受傷後防禦能力會大大下降,這個機會不能浪費!」
 
李成烈皺著眉頭,似乎是在考慮接受。
 
「不行」李成鍾突然開口。
 
「為什麽?」不僅是薩羅,桌上所有人都扭頭看向他。
 
「諾雷不能去戰場」李成鍾淡淡道。
 
「我沒事」諾雷著急。
 
「你閉嘴!」李成鍾打斷他。
 
「怎麽回事?」李成烈皺眉。
 
「他也受傷了」李成鍾看了眼諾雷:「而且是很重的傷」
 
在之前的那場激戰裡,當普瑞克的灰色能量球突然折轉方向時,諾雷就知道大事不妙,卻也來不及推開李浩沅,只有自己擋在他前面,生生展開羽翼接住了那沉重的一擊。
 
所以李浩沅才會沒有生命危險,而諾雷的骨翼,卻幾乎全部被撞的粉碎。
 
「為什麽不說?」李成烈聽完李成鍾的解釋後,臉色陰沉的看著諾雷:「你知不知道你現在根本就不適合上戰場!」
 
墮天使的羽翼一旦斷掉,就只有等著它自愈,如果在這段時間裡使用魔法,那受傷的翅膀就永遠不會再痊癒,只能眼睜睜看他它一點一點萎縮,直至脫落。
 
「沒有羽翼,我還會瞬移,也不是什麽大事」諾雷聳聳肩。
 
「我不同意!」李成烈打斷他。
 
「那普瑞克怎麽辦?」諾雷看著李成烈:「三個人的勝算總比兩個人要大,沒了翅膀,大不了不再做墮天使,去黑魔法泉洗個澡,做高等惡魔也不錯」
 
「可是墮天使和天使一樣,受傷之後防禦指數會降低」李成烈皺眉:「你會有被魔法吞噬的危險」
 
「沒關——」
 
「我去」李成鍾接話。
 
「嗯?」諾雷有些訝異。
 
「我代替你,去和親王他們一起對付普瑞克」李成鍾看他:「你在家休息」
 
「那峽谷誰來守?」諾雷苦笑。
 
那個峽谷被下過黑魔法的詛咒,屬性為光的天使軍團根本無法進入,魔族和光明之域卻可以,所以只能由魔族駐守在那裡。
 
「我這裡有很多中層將領,他們作戰經驗很豐富,可以派他們去」李成鍾猶豫。
 
「你也說了,他們是中層」諾雷嘆氣,中層將領就是沒有經過黑魔法洗禮的低等惡魔,一般每次戰爭結束後,李浩沅都會選擇幾個表現優異的中層將領,給予他們轉化成高等惡魔的機會,在遵從等級的魔界,這也是刺激士兵英勇作戰的因素之一。
 
李成鍾不再說話,誰都知道魔族士兵對等級很崇拜,對於他們來說,一個值得尊敬的統領不僅要有過人的手腕,更要有高貴的出身,低等惡魔再怎麽厲害,他們也會心存疑義。
 
而這些,正好是戰場上的大忌。
 
會議似乎陷入了僵局,正在這時,薩羅突然閑閑開口。
 
「很簡單啊,派一個魔族高層去,然後再派其他的中層將領幫助他,不就可以了?」
 
「不行!」李成鍾猛地站起來:「諾雷的傷要比你們任何一個人想象的都嚴重!他的防禦等級已經很低了,峽谷裡又有吞噬魔法又有瘴氣,就算他只是站著都會有危險!我絕對不會允許他去那裡!!」
 
李成烈摸摸下巴,低頭忍著笑。
 
諾雷看著滿臉怒火的李成鍾,心裡突然就變得很暖很暖。
 
昨晚自己在房間裡咬牙上藥,卻被李成鍾在窗外看見,本來以為他會無視走開,卻沒想到他居然進了屋子,幫自己處理了所有的傷口,今天又為了自己這麽激動.....
 
所以,還是有點在乎的吧?
 
「我沒說是諾雷」薩羅嘴角微微一揚:「不是還有一位魔族高層嗎?」
 
「誰?」在場的人面面相覷,張東雨?可他是熾天使,根本就不可能進入峽谷。
 
金明洙也莫名其妙的看著薩羅,卻見他也正在笑著看自己。
 
「.....我?」金明洙驚疑未定的指指自己。
 
「是」薩羅眉梢一挑:「尊敬的魔君小殿下」
 
「不可能!!」李成烈和金聖圭同時拍桌子。
 
南優鉉原本正在抱著尾巴睡覺,沒想到卻被桌子震的一抖,於是嚇得蹦起來,一腦門子撲進金明洙懷裡。
 
金明洙伸手抱住南優鉉,看了李成烈一眼。
 
「別怕,我不可能讓你去那種地方!」李成烈握住他的手。
 
「為什麽你覺得我可以?」金明洙沒有理會李成烈,扭頭看著薩羅:「我什麽都不會」
 
「可你身上有高等惡魔的氣息,還是魔君之一,今天的地獄小報,滿篇都是寫你在昨天的戰爭裡有多勇敢」薩羅看著他:「換言之,就是你在魔軍裡,有很高的威信」
 
「可我不會魔法」金明洙疑惑。
 
「所以你不需要去」李成烈打斷他們的對話,拉著金明洙站起來:「寶貝我先送你回去」
 
「反正只要你沒事,他就不會受到傷害,為什麽不讓他去?」薩羅收起了調笑,站起來看著李成烈:「他要做的只是站在軍隊最前面而已,你還可以派很多人保護他——」
 
「你給我閉嘴!」李成烈狠狠的瞪了他一眼,拽著金明洙出了會議室。
 
「你怎麽這麽大反應?」金明洙被拖的踉踉蹌蹌:「薩羅又沒有惡意,他只是想打贏戰爭而已」
 
「我不會答應這種混賬到極致的建議」李成烈臉色鐵青:「所以你也給我閉嘴!」
 
金明洙掙開自己的手腕,心裡有點不高興。
 
李成烈攔腰摟著他瞬移回了城堡,放在臥室後又轉身離去,臨走前還不忘吩咐管家看住不讓亂跑。
 
金明洙很惱火,又不想和他吵架,於是坐在床邊生悶氣。
 
風衣的大兜裡有東西動了動,然後從裡面爬出來一只小恐龍。
 
金明洙嘆氣,自己怎麽把南優鉉裝回來了。
 
小恐龍掉到地上,變回了人形。
 
「你生氣了呀?」南優鉉坐在金明洙身邊,小心翼翼的推推他:「其實親王也是為你好」
 
「我知道」金明洙撇撇嘴,自己又不是傻子,當然能看得出來。
 
「就是的,你不能生氣,親王對你最好了」南優鉉很認真的點頭。
 
「你怎麽知道他對我好,看報紙看的?」金明洙好笑:「那都是他們亂寫的」
 
「不是報紙看的,是主人說的」南優鉉抿抿嘴唇笑:「主人說你雖然很弱智,但是運氣真的很好,有他那麽好的哥哥,還有親王那麽好的老公!」
 
金明洙突然間就有了一種想要掐死金聖圭的念頭。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 育珊
  • 謝謝妹妹期待💕
    下一篇更新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