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個人剛走上二樓,就看到一個小腦袋正在偷偷摸摸往外探。
 
「回去躺著!」金聖圭豎眉毛:「不是說了不許偷偷跑出來?再不聽話打你屁股!」
 
「唔…」小腦袋蔫蔫的縮了回去。
 
「你這個變態,就知道欺負小南南!」金明洙憤憤不平:「他那麽乖你還欺負他!」
 
「你知道什麽!」金聖圭敲他腦袋:「我是為他好,卡羅麥基省很亂,每天都有人失蹤」
 
「藉口!」金明洙鄙視:「明明就是為了滿足你變態下流的監禁欲!囚禁一個這麽可愛的小乖在家不給別人看,你是不是覺得很自豪?」
 
金聖圭無語。
 
「他說的沒錯,卡羅麥基省很亂」李成烈拍拍金明洙:「所以你也不許亂跑,這裡幾乎每個人都認識你,隨便外出會有危險」
 
「為什麽會認識我?」金明洙震驚。
 
「你的照片平均每兩天都就上一次報紙頭條,想不知道都難」金聖圭指指臥室:「去找優鉉吧,他把所有關於你的消息都剪了下來」
 
雖然明知道那些新聞一定很扯,金明洙還是很好奇,於是顛顛去了臥室。
 
臥室裡,小恐龍正在把自己卷進被子裡生悶氣。
 
「說好今天做的話就讓我出去玩的!」聽到有人進來,南優鉉以為是金聖圭,於是不滿的抗議:「而且之前明明答應我只做一次!結果做了好多次!還被明洙和親王看到!主人就會騙我!」
 
「呃.....」金明洙摸下巴:「那個,是我.....」
 
「唔?」南優鉉把腦袋從被子裡露出來。
 
金明洙看著他笑。
 
「呀!」南優鉉臉一紅,迅速躲回被子裡。
 
「出來出來!」金明洙最喜歡逗南優鉉,飛撲到被子上揉他。
 
南優鉉欲哭無淚,本來就腰疼屁屁疼,現在還被金明洙當成湯圓搓來搓去,於是急的哇哇亂叫。
 
不遠處的書房裡,金聖圭和李成烈聽著那兩人亢奮的打鬧聲,都覺得有些無語。
 
書房的大桌子上,整整齊齊的摞著骷髏軍團的名單,李成烈抽出一本翻了翻,發現其中有一部分名字被紅圈做了特殊的標記。
 
「都是些不聽話的首領?」李成烈顯然對那些名字很熟悉。
 
「是」金聖圭嘴角一揚:「和他們打交道,是一件很有趣的事情」
 
骷髏軍團數量眾多,而且耐力要強於其他的魔界種族,所以一向很自負。
 
幾千年來,卡羅麥基省的統治者雖然換了不少,卻沒有一個人能把那些頑固的傢伙徹底馴服。後來有一次,李浩沅甚至親自趕到邊境,試圖通過殘酷的刑罰讓他們屈服,誰知非但沒有起到任何作用,反而刺激的他們有些蠢蠢欲動,眼看著就要暴亂,為了顧全大局,李浩沅最終不得不公開道歉——即便他心裡窩火的快要燃燒,卻還是在小報記者劈哩啪啦的閃光燈下,滿臉微笑的和骷髏軍團統領握手言和,並且還請他吃了晚餐。
 
有了這次事件後,骷髏軍團更加囂張,因此當金聖圭帶著一支魔族軍隊出現時,所有骷髏都對他不屑一顧。據傳金聖圭到任的當天,邊境各個賭場裡就都推出了新業務——猜猜這次派來的傻瓜能待多久?備選項從一天到一千年不等,不過幾乎所有人都選擇了一個月以內,包括賭場老闆。
 
到任沒幾天,金聖圭就召集所有的統領開了次會,並且宣布了一道命令——為了能更好的對戰光明之域,所有的骷髏軍都必須進行軍事演習,第一項就是徒步前行,目的地科拉隆山。
 
「為什麽要進行這種無意義的東西?」有骷髏統領不滿的拍桌子:「從這裡到科拉隆山,要穿越無數沼澤、湖泊和冰山,你到底長沒長腦子?!」
 
「我是這裡的統治者,我說了算」金聖圭冷冷的看著眾人:「還是說你們根本就不敢?」
 
「少用激將法!」底下鬧成一片:「要演練也可以,但你也要參加!要是堅持不下去就滾蛋!」
 
「好」金聖圭點頭:「我和我的軍隊也會參加,要是輸了,我立刻滾」
 
骷髏小記者趕緊掏出紙筆記下這句話,並且在第二天迅速見報,鋪天蓋地的頭條。
 
「我們要和他們比耐力?」跟隨金聖圭前來的魔族隊長有些擔心:「骷髏軍團最強的就是耐力,我們不占優勢」
 
「所以我們不和他們比耐力」金聖圭掏出筆,在地圖上的卡羅麥基和科拉隆山之間畫了道直線:「十七個湖泊,六座雪山,無數沼澤濕地,還有黑森林裡的巨獸,就算耐力再好,也堅持不到目的地」
 
「可是我們也堅持不到」魔族隊長不解。
 
「所以我們走小路」金聖圭敲敲地圖:「我已經找好了嚮導,他會帶我們走另外一條路,有些繞,不過沒有任何危險」
 
「骷髏軍團從來沒有繞路的習慣,他們永遠都是向前衝,您這樣一定會被嘲笑鄙視的」魔族隊長皺眉。
 
「那就讓他們為自己愚蠢的堅持付出代價吧」金聖圭靠在椅背上:「傳令下去,骷髏軍團裡誰願意跟我走小路,立刻升職」
 
當骷髏軍團接到這道命令時,一個個憤怒的幾乎跳起來,居然走小路?簡直太卑鄙了!
 
幾十位軍隊統領連夜寫了一封信,嚴肅抗議了金聖圭這種投機取巧的小人行徑,並且強調逃避困難是弱者的行為,最後強烈要求魔界軍團要和骷髏軍保持路線一致,這樣才公平!
 
信送出去後,骷髏軍高層們就眼巴巴的盼回信,一夜都沒有睡覺,直到第二天中午,金聖圭終於派貓頭鷹送來了回信,打開後之後一行字——想要得到公平,你們也可以和魔族一起走小路,無限歡迎。
 
骷髏軍團氣得哇哇亂叫,當場把信撕成了粉末,並且揚言一定要贏了金聖圭。
 
到了約定出發的那天,骷髏軍團幾乎是剛過零點就踏上了征程,爭分奪秒的想要先到達目的地。
 
相反,魔族軍團看上去卻一點都不著急,直到第二天中午,才悠哉悠哉的上路。
 
小報記者全程跟隨,記錄下了這場後來被寫入魔界軍事教材的著名演習。
 
骷髏軍團天性自負,遇到困難後從來沒有躲避的念頭,就算是頭破血流也會衝上去,又沒有瞬移的能力,於是沿途吃盡了各種苦頭。
 
比如說有一次,大部隊好不容易才爬過一座雪山,面前卻又出現一大片沼澤,於是不得不四處找木板搭橋,這還不算什麽,最為淒慘的是,木板橋剛剛搭好,突然一群巨獸歡樂的從黑森林裡跑了出來,咚咚幾下就把橋踩的粉碎,攔都攔不住。
 
骷髏軍團耐力再好,也架不住沒日沒夜的趕路,於是不斷有小規模暴動,紛紛要求休息——哪怕是休息一天也好啊!
 
而在小路上前行的魔族軍團,顯然要舒服的多。
 
「不是舒服,簡直是享受!」——某魔族軍團成員如是說。
 
這條小路沿途風景優美,溪水潺潺草長鶯飛,時不時還有小村落小城鎮,每到一處,金聖圭都會下令給當地的居民寶石和金幣,於是魔族軍團便會受到VIP般的待遇,不僅有美食美酒,甚至還有美女相陪。
 
試想在漫天的星光下,面容英俊制服筆挺的魔族士兵們圍坐一圈,吃著香噴噴的烤乳豬,喝著醇香的美酒,懷裡還抱著嬌滴滴的美麗姑娘,多麽令人羨慕!簡直就是軍民和諧的模範畫面!
 
這讓人流淚的一幕意料之中的被小報記者拍了下來,金聖圭看到報紙後,真心稱讚了記者的攝影技術,並且打包了幾百份報紙,派貓頭鷹送去給骷髏軍團一起欣賞。
 
骷髏們原本正趕路趕的上氣不接下氣,突然天下就鋪天蓋地的下起了報紙雨,並且由於某只貓頭鷹信使的嚴重失職,導致一摞報紙沒被拆開就整坨丟了下去,正好砸在骷髏統領的腦袋上,差點沒把人腦袋砸掉。
 
報紙上的內容無疑再次刺激了可憐的骷髏們,尤其是當他們看到畫面裡還有一位漂亮的骷髏姑娘!
 
為了安撫士兵們的情緒,骷髏軍團首領不得不每日一演講,試圖藉此激起大家的鬥志。
 
靠著首領激情澎湃的講話,骷髏軍團勉強繼續前行,而在另一邊,金聖圭正在和諸多小報記者一起歡樂的聚餐,並且給了他們每人一顆價值不菲的紅寶石。
 
於是在之後的日子裡,不斷有各種報紙被丟到骷髏軍團裡,畫面裡,魔族士兵們泡溫泉,唱KTV,打撲克,吃大餐,喝紅酒,開名車,甚至還有馬殺雞,看的骷髏軍團悲憤異常。
 
「我們為什麽不能和他們一樣?」骷髏A看著報紙流口水。
 
「統領說逃避困難是懦夫的行為!」骷髏B解釋。
 
「放他娘的狗屁!」骷髏C吐口水:「我看他根本就是羨慕嫉妒恨!」
 
等到骷髏軍團好不容易到了科拉隆山,卻悲哀的發現,即使自己再奮力前行,也還是晚了一步。
 
「這麽巧?」在山脈的入口處,金聖圭看著骷髏軍團挑眉:「我們正準備回去,要不要一起?」
 
「什麽?」可憐的骷髏軍們幾乎要暈過去,剛到還沒休息一分鐘,就又要原路返回?
 
「出發!」金聖圭無視骷髏們哀怨的抗議:「往前再走三個小時就有一個城鎮,我們今晚在那裡休息!」
 
「做夢!」骷髏軍團統領憤怒的看著金聖圭:「我們不可能跟你一起走!」
 
「那就給我立刻原路返回!」金聖圭冷冷的看著他。
 
這擺明是赤裸裸的挑釁,骷髏軍團統領積攢了多日的怨氣瞬間爆發,怪叫一聲後瘋狂朝金聖圭撲了過來。
 
「主人!」一邊的南優鉉驚呼。
 
金聖圭敏捷的側身一躲,沒想到骷髏統領卻堪堪擦過他,直直撲向了南優鉉。
 
「優鉉!」金聖圭沒料到他的目標居然是小傢伙,趕緊衝了過去想阻攔。
 
骷髏統領的爪子眼看就要掐到南優鉉,在此千鈞一髮之際,幸好,一個靠近的魔族士兵反應快,飛身把南優鉉撲到了一邊。
 
下一刻,骷髏統領的胳膊就被金聖圭一刀砍斷。
 
雖然不會有痛覺,骷髏統領還是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
 
怎麽會有人能出手這麽快,快到超越了魔法,快到自己居然沒有絲毫察覺。
 
「你不服我沒關係,我有的是耐心和你玩,可是你居然敢傷害優鉉」金聖圭眼光冰冷。
 
「你有本事——」
 
骷髏統領話還沒說完,金聖圭已經手起刀落,把他砍成了一堆碎片。
 
「誰願意跟著我走小路,現在立刻跟到魔族軍團後面!」金聖圭拎著刀轉身,冷冷的看著骷髏軍團。
 
遲疑了一陣之後,一大半的骷髏都站了過來。
 
「很好」金聖圭看著其餘人:「再給你們一分鐘時間考慮,要死,還是要服從命令!」
 
骷髏沒有靈魂,死了,就意味著永遠消失。
 
曾經不可一世的統領現在已經變成了一堆破碎的殘片,被金聖圭踩在腳下。
 
猶猶豫豫間,又有一波骷髏低著頭走了過來。
 
「你們很有骨氣」金聖圭看著其他人:「如果你們是敵人,說不定我會在戰場上放過你們,可惜你們是我的部下,不服從命令的部下,我不會要」
 
南優鉉看了眼金聖圭,閉著眼睛捂上耳朵。
 
不喜歡看主人殺人的樣子,有點陌生,也有點可怕。
 
就這樣,整個卡羅麥基省的骷髏軍團,正式被收編為魔界第九軍,並且在今後的戰爭中立下了不朽的戰功。
 
雖然日後的史學家們對金聖圭的鐵血殺戮頗有微詞,但他的確是魔界軍團有史以來最偉大的將領之一,在某些方面甚至超越了李成烈和諾雷。
 
這一點,沒人會否認。
 
如果一切順利,那麽李成鍾所統領的魔界大軍馬上也會抵達,戰爭隨時都有可能爆發。
 
「神魔二界不是同時宣戰的嗎?」吃飯的時候,金明洙好奇的問:「那要不要一起出兵?」
 
「不要,他們打他們的,我們打我們的,」李成烈幫金明洙擦擦嘴:「我們只是敵人相同,卻不是盟友」
 
「那有沒有可能在戰場上碰到他們?」金明洙又問。
 
「碰到他們幹什麽?」李成烈皺眉。
 
「我想看」金明洙無限遐想,傳說中的天使軍團啊.....飛來飛去很帶感的有沒有!
 
「不許」李成烈敲敲他的腦袋:「戰爭開始後你就乖乖待在城堡,哪裡都不許去!」
 
「為什麽!」金明洙怒。
 
「你會魔法嗎?」李成烈問。
 
「不會」
 
「瞬移呢?」
 
「你沒教我!」
 
「打架呢?」
 
「沒打過」
 
「你那你去戰場幹什麽?」
 
「.....」
 
金明洙被堵得沒話說,憤憤繼續吃飯。
 
「吃這個」李成烈往他盤子裡放了塊小排骨。
 
金明洙低著頭,看都不看李成烈一眼,並且用勺子把排骨戳到盤子邊邊。
 
金聖圭在桌子對面看的饒有興致,順便往南優鉉嘴裡餵青菜。
 
「唔.....」小恐龍很不高興,不吃這個,要吃雞腿和排骨!
 
「吐了的話明天吃青菜缽,一點肉末都沒有的那種」金聖圭及時發現了小東西的意圖,於是威脅。
 
「.....」南優鉉糾結的咽下青菜。
 
一餐飯吃完,金明洙還是不理李成烈,血族親王看著自己彆扭的小情人,無奈認輸。
 
「好吧我帶你一起去戰場」李成烈揉他的頭髮:「但是你要保證不許亂跑」
 
金明洙擡擡眼皮看了他一眼,考慮自己要是立刻原諒他的話,會不會有點丟人。
 
「拜托你,跟我一起去吧,我實在是非常想讓你和我一起去」李成烈很識相的滿臉誠懇。
 
金明洙一個沒忍住,噗的笑了出來。
 
「拿你沒辦法」李成烈掐他的腮幫子,有些哭笑不得。
 
金明洙覺得自己似乎有點幼稚,於是摸摸鼻子望天。
 
李成烈順勢低頭,纏綿吻住。
 
金明洙每次一被親就會暈,這次也不例外,等到反應過來的時候,已經被拐到了床上。
 
「喂!」金明洙掙扎。
 
「寶貝乖」李成烈重新吻住他的雙唇,強迫他張開嘴迎合自己,摸索著解開他的扣子,單手撫摸著他清瘦的身體,一路慢慢向下,直至握住他最敏感的小東西。
 
金明洙大腦有些缺氧,閉著眼睛微微喘息,很快就被李成烈帶上了情欲的巔峰。
 
「寶貝」李成烈在他唇瓣上輕啄了一下:「沒事吧?」
 
金明洙睜開眼睛,剛好對上李成烈寵溺的眼神,呆了呆,才反應過來剛才發生的事情,於是臉瞬間燙的快要燒起來。
 
李成烈擦掉手上的東西,笑著低頭親親他,然後幫他整理好衣服。
 
金明洙鬆了口氣,還以為接下來要那個什麽.....
 
「別怕,我說過不會再強迫你」李成烈刮刮他的鼻子:「我會等,可是你不許讓我等太久」
 
金明洙別過他的視線,覺得有點慌。
 
李成烈看著他笑,眼底卻有些無奈。
 
在邊境的斯庫鎮待了兩天後,李成烈就帶著金明洙回到了自己的城堡,去和即將到來的李成鍾匯合。
 
兩人剛走到城外,就看到張東雨正站在一片黑森林邊,看上去似乎是在等人。
 
「張——」金明洙一句話還沒說完,就被李成烈捂住了嘴。
 
「!」金明洙不滿的瞪他。
 
李成烈摟著金明洙的腰,帶著他瞬移到了不遠處的一棵樹上,並且造了一個結界隱蔽住兩人。
 
「幹什麽?」金明洙不解的看他:「是張東雨!」
 
「這附近有奇怪的氣息」李成烈眉頭微皺。
 
「那代表什麽?」金明洙看他。
 
「我也不知道,所以才要躲起來看真相」李成烈抱緊金明洙,防止這個笨蛋從樹上掉下去。
 
幾分鐘後,果然有一個人從黑森林裡走了出來,和天使一樣穿純白的衣袍,背後的三對翅膀卻是灰黑色。
 
「真難看」金明洙撇撇嘴,像放大後的雞翅膀,髒兮兮的。
 
「怎麽會是他?」李成烈顯然有些意外。
 
「他是誰?」金明洙問。
 
「光明之域的統治者,光明王普瑞克」李成烈回答。
 
「那就是我們的敵人?」金明洙瞪大眼睛。
 
「是,我們的敵人」李成烈壞笑,加重了“我們”的讀音。
 
「你真無聊」金明洙白了他一眼,伸長脖子想看那個普瑞克到底長什麽樣,結果差點被眼前的一幕震驚的掉下樹。
 
「他他他們在幹什麽?」金明洙拼命揉眼睛。
 
李成烈也有些怔住。
 
不遠處的黑森林邊,光明王陛下正伸開雙臂,把張東雨緊緊摟在懷裡。
 
「這些年,過得好嗎?」普瑞克在他耳邊溫柔的問。
 
「抱夠了就鬆手」張東雨面無表情。
 
「怎麽可能抱夠?」普瑞克親吻他的耳垂:「我的寶貝,我好想你」
 
「我數到三,放手」張東雨聲音裡沒有一絲溫度。
 
「好好,你別生氣」普瑞克識趣的鬆開了手。
 
「找我來有什麽事?」張東雨看著他。
 
「因為我想你」普瑞克的回答很直接。
 
張東雨冷冷看了他一眼,轉身就走。
 
「張東雨!」普瑞克叫住他:「你願不願意回到我身邊,做光明之域的王后?」
 
「不願意」張東雨神情冷漠。
 
「你撒謊!」普瑞克拽過他的手腕,強迫他轉身和自己對視:「當初為了我不惜背叛天界,我不信你會忘了我!」
 
「當初是我傻,可是我不可能傻幾千年」張東雨掙開他的手:「我永遠也不可能會原諒你,更不想再見到你」
 
「你真的要和我為敵?」普瑞克似乎有些不可置信。
 
「我會在戰場上親手殺了你」張東雨冷冷看著他。
 
「可是我不會」普瑞克苦笑:「就算讓我殺了自己,我也不會捨得傷你」
 
張東雨冷笑一聲,轉身離開了黑森林。
 
暮靄沉沉,森林中陰魂般的濕氣將普瑞克漸漸包圍,看不清他是什麽表情。
 
「什麽狀況?」金明洙不會魔法什麽也沒聽到,於是揪著李成烈問。
 
「沒什麽」李成烈敷衍,普瑞克和張東雨,這又是什麽狀況?
 
沒什麽你皺個P的眉頭啊!金明洙窩火,好奇的抓心撓肝。
 
在進城堡之前,李成烈揉揉金明洙的腦袋。
 
「幹什麼?」金明洙好奇心沒得到滿足,於是很火爆。
 
「剛才的事,假裝沒看到」李成烈看著他:「尤其不能在張東雨面前問,知不知道?」
 
「不知道」金明洙翻白眼。
 
「.....」李成烈頭疼。
 
當天晚上,李成烈和張東雨商量作戰的事直到深夜,然後張東雨理所當然的住在了血色城堡裡。
 
「你怎麽還不睡?」李成烈一進臥室,就看到金明洙正在目光閃閃的看自己,於是被嚇了一跳。
 
「張東雨是不是怕那個史瑞克會去騷擾他,才會住在我們家?」金明洙炯炯有神的八卦。
 
「光明王叫普瑞克,不叫史瑞克」李成烈好笑的看他,我們家?說的挺順口啊。
 
「記錯了,名字不是重點」金明洙騎在李成烈身上:「快點告訴我今天他們在黑森林裡說了什麽,不然我睡不著!」
 
「將來你可以考慮去魔界報社當八卦小記者」李成烈拉過他的手,和他十指相扣:「我保證你會是最優秀的那個」
 
「快點說!」金明洙晃他。
 
李成烈活了幾千年,生平第一次見這麽八卦的人,於是哭笑不得的投降,一五一十的告訴了他。
 
「所以他們之間有舊情?」金明洙聽完之後很滿足,果然和自己想象的一樣。
 
「這件事情留給張東雨自己解決好不好?」李成烈把金明洙拉到懷裡:「就算真的有過什麽,那也是過去的事情了,我相信張東雨」
 
「嗯,那你有沒有過去?」金明洙問他。
 
「嗯?」李成烈挑眉。
 
「嗯什麽嗯,一想就有」金明洙撇撇嘴:「你這個變態!」
 
「吃醋了?」李成烈好笑的看他。
 
「做夢去吧,誰會吃你的醋!」金明洙酸溜溜,哼哼,抱過別人!親過別人!還和別人那個什麽!混蛋!變態!沒節操!色情狂!
 
「是有過,可是到這裡的,你是第一個」李成烈拉著金明洙的手放在自己心口:「信我,好不好?」
 
「騙子」金明洙小聲嘀咕。
 
「沒騙你」李成烈親親他的額頭:「我發誓,我只真心愛過你一個」
 
金明洙眨眨眼睛,把臉埋在李成烈懷裡,耳根通紅。
 
「明洙」李成烈細長的手指溫柔穿過他的黑發:「我愛你」
 
「.....嗯」金明洙聲音悶悶的,脖子肩膀都泛紅。
 
李成烈嘴角一揚,把他摟到自己懷裡。
 
夜色如水,戰前的魔界邊境繁星閃爍,一片無邊靜謐。 
 
幾天後,李成鍾帶著魔族大軍正式進入了卡羅麥基省,和李成烈所率領的軍隊匯合。
 
全軍略作整休之後,便又立刻啟程,前往魔界與光明之域的交界地斯庫鎮——在那裡,戰爭的序幕已經開啟,魔族的骷髏軍團正在金聖圭的率領下英勇廝殺,以阻止光明之域的前鋒部隊侵入魔界大陸,也為魔族大軍贏得寶貴的備戰時間。
 
「戰場很危險,你必須寸步不離的跟著我,知不知道?」戰爭前的最後一個夜晚,李成烈神色嚴肅的看著金明洙。
 
「.....我還是不去了」金明洙猶猶豫豫,這些天邊境的局勢越來越緊張,大家的注意力都放在戰爭上,那天李成烈在大街上光天化日的親自己,居然都沒有被記者發現——因為所有的記者都在前線,報紙上也都是關於這場戰爭的消息。
 
之前想去戰場,是因為對戰爭一無所知,只覺得一定很刺激,可是最近幾天,經常會有貓頭鷹帶來最新的傷亡名單和戰況,李成烈也不再像之前那樣,整天有事沒事就逗自己,終於知道,戰爭不僅不是一件好玩的事情,相反還殘忍血腥,自己什麽魔法都不會,不能幫忙也就算了,怎麽還能去添亂?
 
「怎麽又不去了?」李成烈微微皺眉:「我又惹你生氣了?」
 
「不是」金明洙搖頭:「我沒生氣,你自己要小心」
 
「那就是怕給我添麻煩?」李成烈捏起他的下巴。
 
「.....不是」金明洙彆扭的不承認:「就是自己不想去」
 
「隨你」金明洙一向思維跳躍,因此李成烈也沒有再追問,只是在他額頭上印下一個吻,然後一路往下含住他的唇瓣。
 
面對這種明顯是占便宜的行為,金明洙卻出乎意料的沒有任何反抗,不僅沒有罵混蛋沒有踹人,相反居然而且還有些配合。
 
李成烈被金明洙反常的行為嚇了一跳,於是驚疑未定的停下動作,想知道他到底是生氣了還是傻掉了。
 
「看什麽看?」金明洙臉通紅,為什麽要在這種時候停下來?!
 
「.....在戰前給我的福利?」李成烈會意,嘴角漾開笑意。
 
「福利你妹!」金明洙嘴硬,拽過被子遮住腦袋:「滾!」
 
李成烈拉過被子丟到地上,然後把金明洙摟進自己懷裡。
 
綿密的吻不斷烙在他敏感的耳側,浴袍也被拉開了前襟,露出白皙的胸膛。
 
胸前淺色的凸起像精巧的寶石,在空氣裡微微挺立,忍不住就低頭含在了嘴裡。
 
金明洙躺在床上,雙手死死抓著被單,心裡雖然有些慌亂有些無措,卻終還是沒有抗拒他越來越放肆的動作。
 
對自己這麽好的人,這輩子都不會遇到第二個了。
 
他是血族,有千年萬年的生命,可是自己呢?
 
短短幾十年,還要怎麽浪費。
 
金明洙閉上眼睛,鼻子有些發酸。
 
百年千年後,他會不會連自己是誰都想不起來?
 
心裡委屈的鋪天蓋地,淚水還沒來得及滑下臉頰,就被人半路溫柔的吻住。
 
「怎麽哭了?」李成烈看著他:「不願意?」
 
金明洙搖搖頭,在他臉頰輕吻了一下。
 
「寶貝,你這樣我會忍不住的」李成烈苦笑。
 
金明洙閉著眼睛,主動送上自己溫軟的唇瓣。
 
懷裡的人衣衫不整,浴袍掛在臂彎,露出大片細膩的肌膚,臉頰也泛上一絲潮紅,雖然緊張的有些發抖,卻還是認真的親吻廝磨,動作自然是青澀又膽怯,但對李成烈來說,卻比任何挑逗都來得直接有效。
 
理智被驅逐的一乾二凈,空曠臥室裡,兩具赤裸的身體緊密相擁,淫靡而又情色。
 
「寶貝,放鬆一點」李成烈溫柔親吻他光潔的後背,慢慢讓他試著接納自己。
 
金明洙把臉埋在柔軟的枕頭裡,咬著牙想要熬過這難捱的痛楚。
 
從沒想過會這麽疼,似乎全身的知覺都已經麻木,只剩下一陣陣的鈍痛,從兩人結合的地方不斷傳來。
 
「還好吧?」覺察到他的顫抖,李成烈有些遲疑的停了下來,輕輕轉過他的腦袋。
 
金明洙眼眶通紅,下唇已經被自己咬出了深深一排牙印,背上也全是冷汗。
 
「很疼?」李成烈問,問完又覺得自己這句話有些多餘。
 
「沒事」金明洙臉色有些白:「我能受得了」
 
「傻瓜」李成烈憐惜的看他。
 
「求你,快一點」金明洙大口的喘息,只想早些結束這場痛苦的折磨。
 
知道他現在一定不會好受,可是遲早都會有這麽一天,李成烈在心底嘆了口氣,俯身輕柔的抱住他:「那寶貝再忍一忍,好不好?」
 
金明洙點點頭,強迫自己適應那火熱異物的進出。
 
撕裂般的疼痛一波接著一波,恨不得就這麽暈過去。
 
初次歡愉,金明洙自然是沒有體會到任何樂趣,李成烈卻也不見得有多滿足。雖然躺在身下的是自己愛到骨子裡的人,可見眼見他疼的連嘴唇都失了血色,哪裡還捨得再去用力傷他。
 
這場歡愛結束後,金明洙全身都是冷汗,如同剛從水裡撈上來,而且即使李成烈再溫柔,被侵入的地方也還是受了傷。
 
「對不起」李成烈吻吻他的鼻尖:「要不要喝點水?」
 
金明洙搖搖頭,連說話的力氣都沒有,在下一瞬間就閉著眼睛沉沉入睡,一夜無夢,只朦朧感覺到有人一直緊緊抱著自己。
 
等到再次睜眼,已經是第二天的中午。
 
受傷的地方被人細心上過藥,冰冰涼涼的,比起昨夜舒服了很多,身上也被換了乾凈的睡衣,就是有些寬大——顯然是某人的。
 
枕邊放著一封信,是李成烈的字跡。
 
——寶貝對不起,我必須要去戰場,好好在家休息,等我回來。
 
這算是.....情書?
 
想到李成烈寫這封信時的樣子,金明洙忍不住抱著被子傻笑。
 
下午的時候,臥室門被人推開,擠進來兩只白色的巨型死神犬。
 
「菲力.....?」金明洙正坐在床上看書,看到兩只大狗後一愣,菲力自己認識,另一只是.....
 
「特特?」金明洙震驚。
 
白色大狗猛搖尾巴,跳上床蹭著金明洙撒嬌,顯然很滿意他認出了自己。
 
「你怎麽長這麽大了?」金明洙不可置信,自己離開時他還只有巴掌大,怎麽時隔幾個月,居然和菲力一樣長成了大獅子?
 
「死神犬長大是一夜之間的事」跟在後面的管家解釋:「長大就意味著它們擁有了魔法屬性,也具備了參與戰爭的資格,所以親王聽說後,就派人把它們送了過來」
 
「它們要去戰場?」金明洙問。
 
「不需要,親王吩咐過,它們的職責是保護您」管家回答。
 
「汪汪!」特特威風凜凜的趴在金明洙身上,試圖像小時候一樣蹭他,結果還沒拱兩下,金明洙就抱著他直直朝後倒了過去。
 
「汪!」特特趕緊咬住他的衣襟,防止他掉下床。
 
金明洙很挫敗,為什麽魔界的任何一種生物看上去都要比自己強?好歹是個純爺們,居然連只狗都抱不住,簡直太丟人了!
 
而在另一邊的戰場上,鮮血早已染紅了這片土地。
 
光明之域的主力部隊是被解封的傀儡獸,身形高大面目醜陋,還散發出陣陣令人噁心的氣味。
 
要是比黑暗魔法,沒有哪支軍隊能贏得過魔界,但傀儡獸的可怕之處就在於它們不僅力量強大,而且有急速再生的能力。
 
通常情況下,魔族士兵一刀就能解決掉一只傀儡獸,但在下一秒,被劈成兩半的傀儡獸就會自我克隆出另一半,然後重新投入戰鬥——要想徹底消滅,除非將它們撕成碎片。
 
李成烈懸浮在半空中,雙手凝結出巨大的黑色能量球,對著人群最密集的地方狠狠拋了下去。
 
黑魔法對魔族士兵沒有任何傷害,對傀儡獸卻能一擊致命,隨著一聲巨大的爆炸聲,無數巨獸被炸成了碎片,在半空中揚起一陣血雨。
 
「老大好帥!」李成鍾看熱鬧,懸浮在一邊拼命鼓掌。
 
張東雨無力,也顧不得自己優雅的形象,飛起一腳把李成鍾踹回了戰場。
 
「照這麽下去,我們占不到優勢」張東雨皺眉看著下方:「要不要撤兵?」
 
「金聖圭和神界情況怎麽樣?」李成烈問。
 
「骷髏軍團在光明之域的左翼,沒吃虧但也沒占便宜,天使軍團在整個戰場的另一邊,情況比我們好不到哪裡去」張東雨回答。
 
這場小規模的戰爭本來就是為了試探光明之域的實力,因此李成烈也沒有一定要堅持,很快就下令魔界撤回。
 
當天晚上,一場小型的軍事會議在金聖圭的住處召開,參加會議的除了幾個魔界高層,還有幾個白袍銀髮的神界天使,其中包括天使軍團的總統領薩羅。
 
「張東雨呢?」薩羅一坐下就問。
 
「他不參加這次會議」李成烈回答。
 
「真可惜,我還以為能見到老朋友」薩羅惋惜狀。
 
「他現在屬於魔界,和你們沒有任何關係」李成烈冷冷開口。
 
薩羅挑眉一笑,不置可否。
 
這場戰爭顯然比原先預想的要嚴重,要不然高貴的天使們也不可能會紓尊降貴,和魔族坐在一起共事。
 
這個無風無月的夜晚注定會被載入史冊,因為這是神魔二界千萬年來第一次,也是最後一次合作。
 
之後,就再也未曾有過。 
 
下一場戰爭很快來臨,不少小記者混在魔族大軍裡,準備記錄下這場震撼人心的戰役。
 
金聖圭率領骷髏軍團,面色冷漠的站在整支魔界大軍最前列,如果仔細看,不難發現在他前面的衣兜邊沿,搭著兩個小小的綠爪子。
 
南優鉉昨晚被金聖圭翻來覆去折騰了一晚上,又喪權辱國的簽下若干XXOO不平等條約,才終於換來他點頭,答應帶自己來戰場,可惜某主人太缺德,剛一上戰場就扣住了衣兜扣子,急得小寵物在裡面亂撓。
 
什麽都看不到!騙子!早知道這樣,還不如在家睡覺!
 
外面突然傳來一陣奇怪的聲響,南優鉉好奇的抓心撓肝,伸出前爪扒住衣兜邊,拼命往出拱腦袋。
 
金聖圭哭笑不得,把小寵物捏出來放在自己肩膀上。
 
南優鉉心滿意足的舔舔金聖圭,然後瞪大眼睛四處看。
 
身後是黑壓壓的魔族,而在魔族大軍的上空,是齊齊展開雙翼的天使軍團,漫延無邊,遮天蔽日。
 
一黑一白,都是最純粹的色彩。
 
薩羅展開三對巨大的羽翼,懸浮在整個天使軍團的最前方,衣袍純凈,銀髮炫目,手中的金色權杖發出耀眼光芒,果真是父神千萬年來最完美的傑作。
 
魔族大軍的前列,張東雨微微側頭,明顯是不想引起天使們的注意,有人卻偏不配合。
 
「張東雨,好久不見」薩羅微笑。
 
千年前,天使軍團副統領率領一支軍團叛離父神,震驚神魔二界。
 
沒人能清楚描述那場戰役,只知道當一切結束後,聖河的水被染成了紅色,任憑時光流逝,卻從來未曾褪去。
 
張東雨,張東雨。
 
聽到這個在神界被視為禁忌的名字,幾乎所有的天使都順著薩羅的眼神向下望去。
 
漆黑的大陸上,排列著整整齊齊的魔族大軍。
 
而在隊伍的最前面,站著一個身形單薄的黑衣男子,臉龐白皙的幾乎透明,雙眼卻是最純正的紅色。
 
聖史裡有關張東雨的內容,只記載到他叛逃神界的那一天。
 
千百年來,有人說他已經在戰爭中死去,有人說他被囚禁在了聖河河底,也有人說他墮天成魔,卻很少有人會想到,他居然變成了血族。
 
「好久不見」張東雨懶洋洋的回答,神情雖然淡漠,緊握的雙手卻有些顫抖。
 
被這麽多非善意的目光注視圍觀,誰的心情都不會太好。
 
李成烈怒視了薩羅一眼,帶著魔族大軍浩浩蕩蕩的向光明之域衝去。
 
薩羅聳聳肩,也率領天使軍團緊跟而去。
 
頭頂上,無數天使迅速掠過,潔白的雙翼劃破空氣,發出熟悉的聲響。
 
剎那間,張東雨眼中似乎有些迷茫,不過很快回神。
 
一個穿著黑色襯衫的少年掉落到自己腳邊,手裡的相機已經支離破碎,背上黑色的單翼也開始脫落,很快就停止了掙扎。
 
張東雨認出,他是報社的實習記者,年齡還很小,經常抱著相機躲在亡靈聖殿周圍,被李浩沅威脅也不肯走,只是厚著臉皮傻兮兮的笑。
 
一只醜陋的巨獸朝張東雨撲過來,卻在眨眼間被一個金色的能量球炸的粉碎。
 
光魔法並不罕見,但是能精純至此的,也只有兩個人。
 
一個是薩羅,另一個就是張東雨。
 
戰場上殺聲震天,連空氣裡都是一片混沌。
 
由於神魔二界的配合,這次戰爭的優勢異常明顯,大批大批的巨獸被能量球炸的粉碎,黑色的陸地幾乎變成血海汪洋。
 
「這個給你」一只手突然伸到張東雨面前,拿著一塊潔白的手帕。
 
張東雨一愣,擡頭一看,是薩羅。
 
「臉上有血」薩羅解釋。
 
「不用了」張東雨躲開他的手,扭頭想走。
 
「張東雨!」薩羅叫住他:「我從來都沒有把你當敵人」
 
「我們本來也不是敵人」張東雨指向戰場的另一邊:「我們的敵人,在那裡」
 
穿過層層的軍隊,光明王普瑞克張開灰色的羽翼,懸在空中看向戰場。
 
「隔了一千年,他還是一樣讓人討厭」薩羅挑眉。
 
「那就殺了他吧」張東雨念動咒語,瞬移衝向普瑞克。
 
「你好,我的寶貝」光明王陛下看上去一點也不驚訝,反而沖他張開雙手。
 
張東雨眼底裡沒有一絲溫度,右手微微握起,很快就凝結出一個金色的能量球。
 
「我說過,不想和你動手」普瑞克搖頭笑。
 
「我也說過,會親手殺了你」張東雨面色冷漠。
 
「真的不願意回到我身邊?」普瑞克看著他:「寶貝,你會後悔的」
 
還沒等他說完,張東雨就已經揚手向他揮去。
 
蘊含了無數能量的金色的魔法球在普瑞克身上炸開,他卻只是微微晃了晃身體,幾乎沒受到任何傷害。
 
張東雨卻因為消耗了太多魔法,有些頭暈目眩。
 
「你居然真的想殺了我」普瑞克眼神瞬間一變。
 
張東雨抿著嘴唇,不發一言的看他。
 
狂風呼嘯而至,在天地之間揚起塵埃無數。
 
普瑞克表情陰冷,左手慢慢握住,周身都被一層灰色的氣流所包圍。
 
張東雨嘴唇蒼白的站在原地,心裡清楚現在的自己已經沒有能力去和他對抗,卻還是不想認輸,更不想逃避。
 
「寶貝乖,我整理好軍需就來找你」臨出戰前,曾經有人抱著自己親吻,情到濃時,恨不能把全世界都給自己。
 
被他求婚那麽多次,卻一直沒有答應,不是不想,是不敢想。
 
李浩沅,對不起。
 
灰色的能量團撲面而來,張東雨緊握的右手卻緩緩鬆開。
 
「張東雨!!!」薩羅大驚失色,揮動翅膀想衝過來,卻還是晚了一步。
 
巨大的轟鳴聲傳來,電光火石間,連大地都在顫抖。
 
「張東雨.....」薩羅不可置信的低語,有些難以接受這個現實。
 
塵埃散盡後,一個純黑色身影漸漸顯現,在他懷裡,是已經昏迷過去的張東雨。
 
看來有些人還真是運氣好,想不服氣都不行.....薩羅鬆了口氣,笑著搖搖頭,轉身又投入了戰鬥。
 
「原來是尊貴的王子殿下」普瑞克挑眉。
 
懷裡的人嘴角不斷溢出鮮血,李浩沅擡眼,面無表情的看著普瑞克。
 
「你似乎很關心他」普瑞克冷笑:「是他的新床伴?第十個還是第一百個?」
 
李浩沅不發一言,抱著張東雨站起來。
 
「要不要我告訴你,要怎麽做才能讓他在床上叫的更勾人?」普瑞克眼神邪惡:「當初我上他的時候,他還什麽都不會,費了好多功夫才調教好——」
 
話還沒說完,巨大的黑色能量球已在眼前驟然炸開,早有防備的普瑞克閃身躲過,再找李浩沅和張東雨,卻早已不見蹤影。
 
雖然很想宰了那個混蛋,但李浩沅最終還是選擇了先帶著張東雨離開,免得他受到更大刺激。
 
回到住處後,李浩沅把張東雨放到床上躺好,又幫他倒了熱牛奶餵下去。
 
血族的自愈能力很強大,況且剛才又有李浩沅的保護,因此張東雨並沒有受太多傷,很快就醒了過來,誰知道剛恢覆神智,就聽到了普瑞克那段話。
 
千百年前的傷口被殘忍撕開,生生晾在李浩沅面前。
 
張東雨扭頭,雖然閉著眼睛,眼角卻還是有水光。
 
「寶貝沒事」李浩沅蹭掉他的眼淚,俯身摟住他:「不哭,今天算便宜那個混蛋,改天我去宰了他給你出氣」
 
「對不起」張東雨聲音有些嘶啞。
 
「沒事,我不在乎,你知道我不在乎」李浩沅握過他的手,湊在自己嘴邊親吻:「以後不會再有人欺負你,永遠也不會有」
 
「你想聽我的過去嗎?」張東雨臉色蒼白。
 
「你想說我就聽,不想說我就不聽」李浩沅一笑,低頭親親他的嘴角:「隨你」
 
「我之前沒有把所有的事情都告訴你」張東雨閉上眼睛:「我是熾天使,也是天使軍團的副統領」
 
千年前,天使軍團有兩位統領,薩羅和張東雨,一樣年輕,也一樣優秀。
 
張東雨不怎麽愛說話,因此在軍隊中的人緣遠不如熱愛鬧騰的薩羅。神界幾乎每天都會舉辦派對,雖然每次張東雨都會被薩羅強行拽過去,卻總是會偷偷溜走。
 
其中一次,張東雨又找藉口半路離開,誰料到剛出門,就被一個六翼天使攔住。
 
「有什麽事?」張東雨問他。
 
「第三軍團有些小動亂,想請您過去看看」那人彬彬有禮的欠身:「在下普瑞克,天使軍團第三軍團長」
 
如果時光可以回溯,如果可以預料到將來發生的事情,那麽張東雨一定不會去。
 
可惜有的事情,發生過就是發生過,任誰都無法改變。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