往前走了一陣,路邊出現一群小天使,純白的羽翼,銀色的頭髮,胖嘟嘟又肉呼呼。
 
「呀!」金明洙驚喜,顛顛的跑上去。
 
只是還沒等他靠近,小天使們就警覺的回頭,然後張開翅膀刷拉一聲四下飛走。
 
「幹什麽!」金明洙很挫敗,難道自己長得很像壞人?
 
「他們都是剛出生的小天使,不懂事」李成烈揉揉他的頭髮:「還有,等會見到薩羅的時候,記得不要亂說話,他是天使軍團的總統領,很古板也很無聊」
 
金明洙點頭答應,心裡有些後悔來神界,大概是因為這裡太空曠,太純白,或者太寂靜,總覺得有些格格不入的彆扭感。
 
「怎麽了?」李成烈扭頭看著金明洙:「怎麽臉色這麽難看?」
 
「心裡悶」金明洙手心有些冷汗,在不遠的前方就是金碧輝煌的神界入口,可是不知道為什麽,越靠近那個地方,就越覺得胸口難受。
 
「那休息一下」李成烈眉頭微皺,和李浩沅對視了一眼。
 
「你們留在這吧」李浩沅拍拍李成烈的肩膀:「我一個人去見薩羅」
 
「我沒事」金明洙拒絕,李成烈是來和神界談判的,怎麽能讓他待在外面。
 
「沒關係,李浩沅是魔界大陸的統治者,他知道該怎麽做」李成烈整整他的衣服領子:「我也不想去見那個該死的老古板,帶你去別的地方看看,嗯?」
 
「真的沒關係?」金明洙又確認了一遍。
 
「當然」李成烈攬過金明洙的肩膀,帶著他瞬移離開,降落在一片繁花似錦的草地上。
 
離開了那個金光燦燦的地方,金明洙覺得舒服了很多,於是很納悶的問李成烈,難道自己真的和神界八字不合?
 
「不舒服就不去了,反正也很無聊」李成烈揪揪他的鼻子:「乖乖跟我待在魔界就好」
 
「都沒看到那個天使軍團的統領長什麽樣子」金明洙有些遺憾,這種一聽就很牛逼的人,顯然不是經常能看到的。
 
「你想知道他長什麽樣子?」李成烈隨手拿了根樹枝,在泥土上畫了兩個眼睛,然後畫了個大鼻子,又添上一張嘴一排牙,最後畫了個大圈把那些東西圈起來,很嚴肅的說:「大概就長這樣」
 
金明洙看著那張燒餅臉,笑的胃疼。
 
李成烈扔掉樹枝,敲敲他的腦袋。
 
「這是哪裡啊?」金明洙心情好了一點,於是好奇的看四周。
 
「十環天的第九天,也叫原動天,天使軍團就在這一層」李成烈指指西方:「大概在那個方位」
 
「我們能來這裡?」金明洙吃驚,軍事基地.....怎麽聽都很重要!
 
「不能」李成烈嘴角一揚,笑得有些邪惡:「我們是偷偷溜進來的」
 
「.....」金明洙覺得有點無語。
 
「沒事,神魔二界最近很友好」李成烈彈他的腦門:「就算被發現也無所謂」
 
看李成烈那麽肯定,金明洙覺得稍微安心了一點,然後就剛一不緊張,就聽到肚子咕嚕嚕亂叫。
 
啊!好餓!都沒有好好吃飯!
 
「你在這等我,我去幫你拿聖餐」李成烈沒笑他,伸手揉他腦袋。
 
「我一個人在這裡?」金明洙頭髮豎起來:「我要和你一起去!」
 
「你身上有結界,不會有天使看到你」李成烈眉頭一揚:「而且我一個人行動比較方便」
 
「什麽意思?」金明洙皺眉。
 
「意思就是,我要偷偷去廚房」李成烈碰碰他的額頭:「明白了?」
 
金明洙震驚,魔界統治者來神界,想吃飯還要靠偷的?
 
等李成烈走後,金明洙先是四處溜達了一陣,又不敢走遠,於是很無聊的坐在草地上發呆。
 
神界簡直就是自己到過最無聊的地方!沒有之一!和人界比起來差遠了!和魔界更沒得比!
 
「你好」身後突然傳來一個聲音。
 
金明洙被嚇得渾身一激靈,刷的跳起來。
 
一個銀白色長髮的男子,正笑得一臉友善。
 
「你是誰?」金明洙緊張,李成烈不是說沒有人能看到自己嗎?!這是什麽狀況!
 
「別怕,我沒惡意」銀髮男子微微往後退了兩步:「你是魔君?」
 
「和你有什麽關係!」金明洙對他有些敵意。
 
「這裡是我的領地」銀髮男子有些好笑的看著他,臉頰上有淺淺的酒窩。
 
「我等人,等到就走」金明洙覺得自己有些理虧,李成烈怎麽還不回來!
 
「你要去第四天?」銀髮男子又問。
 
「不去!」金明洙皺眉,這人怎麽這麽煩!
 
「你不是天生的惡魔?」感應到他身上強烈的人族氣息,銀髮男子有些詫異。
 
「你才是惡魔!」金明洙被他吵的頭暈:「快點走!」
 
「好吧,祝你神界玩的愉快」銀髮男子很識趣:「不過,能不能做個交易?不要告訴別人見過我」
 
「為什麽要答應你?」金明洙翻白眼。
 
「因為我是偷偷跑出來的,神界快悶死了」銀髮男子討好的遞給金明洙一顆鑽石:「幫我保密,要是讓統領知道,我會被斬掉翅膀的」
 
「這麽慘?」金明洙驚。
 
「這是天使軍團的規則」銀髮男子看上去有些無奈。
 
「好吧」金明洙很好心腸的答應,斬掉翅膀欸,真殘忍。
 
「謝謝」銀髮男子微微一笑,轉身離開。
 
金明洙看看手裡的那顆鑽石,嗷唔,生平第一次受賄!揣兜裡。
 
又過了一小會,李成烈端著兩個大托盤出現。
 
「去這麽久!」金明洙盤腿坐在草地上,翻白眼看他。
 
「沒辦法,剛好是吃飯的時間,滿滿一廚房的人」李成烈把食物放到地上。
 
「都是沙拉和甜點?」金明洙嫌棄。
 
「天使是最優雅的種族,所以只吃這些」李成烈遞給他一塊蛋糕。
 
巧克力蛋糕上裹滿了奶油和草莓,一看就很甜膩。
 
「我覺得我一定不能生活在這裡」金明洙感慨:「會被餓死的!」
 
「你不需要待在這裡」李成烈似乎很喜歡聽金明洙說這些話,摟過他的腰深深一吻:「你只需要跟著我在魔界」
 
「唔.....」金明洙正在啃蛋糕,於是被蹭了一臉的奶油。
 
「你幹什麽!」金明洙頂著大花臉怒。
 
李成烈一只手環住他,另一只手捏著他的下巴,低頭一點一點舔掉他臉上的奶油。
 
「變態!」金明洙臉通紅。
 
「味道不錯,小甜點」李成烈在他耳邊輕蹭。
 
「你這個混蛋!」金明洙全身汗毛倒豎,這到底是什麽物種,怎麽吃蛋糕都能吃發情!
 
接下來金明洙一直很被動,被李成烈壓在草地上親的天昏地暗,還抱在一起滾來滾去差點暈過去。
 
「寶貝給我好不好」李成烈把金明洙壓在身下,低頭在他脖子上胡亂親。
 
「不好!」金明洙使勁推開他,滿臉的戒備。
 
「不想和我在一起?」李成烈笑得無奈。
 
「.....」金明洙低頭繫扣子,沒看他也沒說話。
 
「那親我一下好不好?」李成烈伸手幫他整頭髮:「剛才是我太心急,可是我真的很喜歡你,能不能主動親我一下?」
 
金明洙耳朵通紅,看著李成烈為自己一臉隱忍的樣子,覺得有些內疚。
 
魔界和血族的統治者,想要什麽,應該都不是難事吧?
 
「明洙?」李成烈滿臉期待的看他。
 
金明洙抿抿嘴唇,湊過去在他臉頰上輕觸了一下。
 
李成烈嘴角不可抑制的上揚,伸手把他溫柔的攬進懷裡,眼睛有意無意的看著遠處,帶著一絲挑釁的味道。
 
光の森林裡,靜靜站著一個人,白袍無瑕,羽翼純凈。
 
神界的陽光燦爛溫暖,金明洙枕在李成烈腿上,看上去睡得安穩又酣甜。
 
李成烈左手遮在他的眼睛上,幫他擋住刺目的光線,右手裡拿著一顆鑽石,最剔透的色澤,反射著淺金色的光線。
 
漂亮的手指握緊又放開,手心裡就只剩下了一堆粉末,微風吹過,粉末散落在泥土裡,一絲痕跡也沒有留下。
 
「小傻瓜,你怎麽這麽好騙?」李成烈刮刮金明洙的鼻子。
 
金明洙不滿的皺皺眉毛,轉身把自己的臉藏了起來。
 
等到李浩沅找過來的時候,金明洙還沒睡醒。
 
「怎麽談判這麽久?」李成烈問李浩沅。
 
「因為薩羅那個混蛋遲到了整整一個半小時!」李浩沅暴躁:「我早就說了!他又傲慢又變態!」
 
「回去再說」李成烈抱著金明洙站起來。
 
「他沒事吧?」李浩沅擔心的看著金明洙:「都已經離開第四天那麽遠了,怎麽還會昏迷?」
 
「大概是靈魂剛剛被染色,所以有點不適應」李成烈看了眼金明洙:「沒什麽大事」
 
「你知不知道你在冒險」李浩沅皺眉:「只是靠近第四天就會昏迷,說明他的體質太差,根本就不適合靈魂染色,更不適合轉化成高等惡魔」
 
「我有分寸!」李成烈不耐煩的打斷他。
 
「你的愛簡直自私到了極點」李浩沅鄙視。
 
「不需要你操心!」李成烈臉色鐵青,抱著金明洙瞬移回到了魔界。
 
李浩沅嘆氣。
 
等李浩沅回到魔界,天色已經微微開始發亮,推門卻見張東雨還沒睡,正坐在床上看自己。
 
「怎麽不睡覺?」李浩沅坐到他身邊。
 
「談判的怎麽樣了?」張東雨問他。
 
「沒問題,三天之後神魔二界會同時出戰,李成烈會帶著諾雷和李成鍾先出發,我們留在魔界準備戰備物資,大概晚他們十天左右抵達邊境」李浩沅鑽進被窩:「睡吧寶貝,明早還有軍事會議要開」
 
「我要跟李成烈一起出發」張東雨看著李浩沅:「你和諾雷壓後」
 
「為什麽?」李浩沅皺眉。
 
「不為什麽」張東雨揚著下巴:「籌備物資這種蠢事,我才不想幹!」
 
「可是——」
 
「你給我閉嘴!」張東雨兇巴巴的打斷他:「再說一句就滾去睡地板!」
 
「.....」李浩沅無奈的看他。
 
而在另一邊的城堡裡,金明洙正裹在被子裡發抖。
 
「很難受?」李成烈蹲在床邊,伸手幫他擦掉冷汗。
 
金明洙點點頭,嘴唇沒有一點血色。
 
說不明白的感覺,倒也不是哪裡疼,但就是難受得要命。
 
看著金明洙在床上蜷成一團的樣子,李成烈眉頭皺起,伸手脫了自己的浴袍,赤裸著上身靠在床邊,伸手把金明洙拽到自己懷裡。
 
「你這個禽獸!」金明洙有氣無力。
 
「咬我」李成烈把他的腦袋摁到自己肩頭。
 
「幹什麽?」金明洙被嚇了一跳。
 
「血族的血液可以讓你舒服一點」李成烈溫柔的拍拍他:「乖,別怕」
 
「不要!」金明洙強烈抗議,吸血?一想就想吐。
 
「可是你現在很難受」李成烈有些無奈。
 
「睡一覺就好了」金明洙趴在李成烈肩頭,伸手摟著他的脖子,執拗的不肯妥協。
 
李成烈在心底嘆了口氣,輕輕拍著他的背。
 
「李成烈」過了一陣子,金明洙突然開口叫他。
 
「嗯?」李成烈停下手裡的動作:「怎麽了?」
 
「我為什麽會變成這樣?」金明洙問。
 
「.....生病了吧」李成烈一怔,伸手揉他腦袋:「或者是因為神界,以後我們不去了」
 
金明洙把腦袋埋在他肩頭,沒有說話。
 
等金明洙睡著後,李成烈把他輕輕塞回被子裡,自己翻身下了床。
 
門外打盹的女僕還沒反應過來,就覺得自己被一股強大的力量拽了起來,下一秒,就被狠狠丟到了地上。
 
身旁傳來泥土的氣息,暈頭晃腦的擡頭,正好對上李成烈滿是仄氣的雙眼。
 
「親王殿下」女僕魂飛魄散。
 
「我不在的時候,你們在他跟前說什麽了?」李成烈神情冰冷,尖尖的犬齒隱隱發光:「一個字都不許漏,給我覆述一遍!」
 
「沒有,什麽都沒有說」女僕嚇得語無倫次:「一句話都沒有說過」
 
「真的?」李成烈眼睛危險的瞇起。
 
「真的」女僕全身都在發抖。
 
李成烈鬆了口氣,看著瑟瑟發抖的女僕,覺得自己剛才似乎有些擔心過度。
 
「抱歉」李成烈蹲在地上,在她面前的放了一顆寶石。
 
整個夜晚,金明洙都睡的極不安穩,額頭上一直有薄薄一層汗,到天亮的時候,看他沒有絲毫好轉的跡象,李成烈索性自己劃破了手指,把幾滴血液混在湯裡,連哄帶騙的讓他灌了下去。
 
軍事會議定在下午一點,李成烈卻提前一個小時就到了亡靈聖殿。
 
幽暗的地下室裡,只有一根蠟燭隨風輕晃,發出昏黃的光線。
 
「你來這幹什麽?」李浩沅皺眉從台階上走下來。
 
李成烈沒說話,只是看著桌上攤開的古舊羊皮紙。
 
「你瘋了!」看清那是什麽之後,李浩沅大驚失色。
 
「他的體質的確不適合惡魔轉化」李成烈嘆氣,再勉強下去,恐怕自己想後悔都沒機會。
 
「那又怎麽樣?就算他是人類,你依舊能和他在一起!」李浩沅抽走羊皮紙:「這種愚蠢的方法,我勸你趁早放棄」
 
「人類只能陪我不到一百年」李成烈靠在椅背上:「一百年之後呢?難道我就守著他虛幻的靈魂?」
 
「你到底喜歡他什麽?」李浩沅不可置信:「居然為了他做這麽危險的事情!」
 
「就像你說的,我大概是瘋了」李成烈轉動手上的指環,覺得有些頭疼:「算了,這件事情以後再說」
 
「不是以後再說,是永遠都別想!」李浩沅咆哮著把羊皮紙塞進褲兜裡。
 
「去會議室吧」李成烈站起來拍拍他的肩膀,轉身出門。
 
雖然魔界的軍官們平常互相看不順眼,並且時常會往對方水杯裡偷偷吐口水,但在大事上還是極其一致的。
 
作戰計劃指定的相當順利,所以會議也很快結束,不少將領都摩拳擦掌,打算這次徹底摧毀光明之域。
 
「光明之域一旦被摧毀,那邊境也就沒有威脅了」看人都走得差不多了,諾雷往李成鍾身邊湊湊,小心翼翼的問:「那你,是不是就能回來了?」
 
李成鍾點點頭,收拾好桌上的文件,夾在腋下出了門。
 
「老子要第一個出戰!」諾雷亢奮的拍桌子。
 
「恐怕不行」李浩沅單手撐著下巴,另一只手在桌上輕叩。
 
「為什麽?」諾雷暴躁。
 
「張東雨要跟李成烈一起出征」李浩沅投向他的目光裡,頗有些同病相憐的悲愴感:「所以你要跟我一起籌備物資」
 
「我抗議!」諾雷怒舉右手。
 
「如果你能說服東雨跟我一起,我一定會忍不住想要親吻你」李浩沅嘆氣。
 
「他都已經是王妃了!」諾雷單腳踩在椅子上:「為什麽不壓倒他一直做?做到他聽話為止!如果王妃反抗,您就把他捆起來!我可以免費提供各種捆繩!皮鞭要不要?手銬要不要?還有最新款的魔法——」
 
「你給我閉嘴!」李浩沅拼命擺手。
 
「怎麽了?」諾雷莫名其妙:「我還沒有說完,我還有來自東方古國的催情藥,只要一滴,保證能讓王妃——啊!!!!!!!」
 
「保證能讓我什麽?」張東雨面無表情:「繼續」
 
諾雷扯著嘴乾笑,比哭還要難看。
 
王妃是屬貓的嗎?怎麽走路一點動靜都沒有。
 
張東雨看都不看兩個人一眼,拿著剛才忘帶的資料出了門。
 
「親愛的!」李浩沅趕緊追上去,卻死活也拽不住他。
 
前面的李成鍾聽到動靜,好奇的回頭看。
 
「李成鍾」張東雨叫住他。
 
「有事?」李成鍾站住。
 
「諾雷是個混蛋」張東雨語出驚人:「你千萬不要和他在一起」
 
「.....」李成鍾一怔。
 
李浩沅痛苦的撓頭,寶貝怎麽能這樣缺德!
 
「你不在的時候,他經常叫精靈和墮天使回家玩3P4P5P,經常把人折磨的下不了床,連路都走不了,是整個魔之翼出了名的變態」張東雨看著李浩沅:「你說是不是?」
 
「啊?」李浩沅張大嘴巴。
 
「是不是啊?」張東雨淺色的嘴巴微微嘟起,還拖著懶懶的尾音。
 
這是在.....撒嬌?
 
李浩沅激動的差點暈過去,哪裡還顧得上他在說什麽,點頭點的差點腦袋飛掉。
 
「我知道了,謝謝」李成鍾笑笑,臉色卻有些難看。
 
「沒關係,下次我給你介紹一個血族貴族」張東雨拍拍他的肩膀。
 
「不用了」李成鍾搖搖頭,抱著資料離開。
 
「成鍾!」諾雷氣喘噓噓的往這邊追來。
 
張東雨嘴角一揚,轉身慢慢往回溜達。
 
「他怎麽現在才追來?」李浩沅很納悶。
 
「因為我在樹林外設了光魔法的結界」張東雨心情很好:「他是暗黑屬性,進不來」
 
看著他一臉的幸災樂禍,李浩沅有些哭笑不得。
 
「成鍾」諾雷追上他。
 
「怎麽了?」李成鍾停下腳步,扭頭看他。
 
「剛才,王妃跟你說什麽了?」諾雷急切。
 
「沒什麽」李成鍾搖頭。
 
「沒什麽?那為什麽要把我擋在外面?」諾雷著急:「快點告訴我」
 
「你真想知道?」李成鍾看他。
 
「他說什麽你都不能相信!」諾雷握著李成鍾的肩膀:「我是真心想要改的,你只能相信我!」
 
「別緊張,他們真沒說什麽」李成鍾看著他的眼睛:「只不過告訴我,你又找了很多人一起玩遊戲而已」
 
「他胡說的!我沒有!自從.....」諾雷暴怒,想要為自己解釋,卻被一句話卡住了喉嚨。
 
「自從什麽?」李成鍾笑。
 
「對不起」諾雷神情痛苦。
 
「沒關係」李成鍾無所謂的聳聳肩,轉身離開。
 
看著那筆挺制服下的瘦高身形,諾雷滿眼哀涼。
 
有些傷害,即使時間過了成百上千年,也永遠無法消失。就算平時再怎麽努力想要裝出正常的樣子,卻還是無法改變事實。
 
傷口一旦被揭開,疼痛便是無法忽略,更無法抹去。
 
魔界出兵的當天早上,李成烈很早就把金明洙從床上拉了起來。
 
「做什麽?」金明洙縮進被子裡,半耷拉的眼睛看他。
 
「跟我一起去萬魔廣場」李成烈把他從被子裡挖出來:「記得等會表現要乖一點」
 
「什麽意思?」金明洙警覺。
 
「每次出戰前,魔界士兵都會去萬魔廣場宣誓,到時候一定會有很多記者過來」李成烈握住金明洙的雙手:「所以你要乖一點」
 
「這和我有什麽關係?」金明洙莫名其妙。
 
「全魔界都知道,你是我的寶貝」李成烈刮刮他的鼻子:「所以你必須去」
 
「寶貝你妹!」金明洙翻白眼,爬回被子裡繼續睡,耳朵通紅。
 
「你不去的話,魔族會對這次出戰失去信心」李成烈繼續哄。
 
「騙鬼去吧!」金明洙把腦袋捂進被子裡,怎麽可能!
 
「要是看不到你,小報記者一定又會大肆渲染,大概會猜測你對戰爭沒信心,或者貪生怕死,或者根本就是光明之域派來的奸細,或者——」
 
「胡說八道!」金明洙憤怒的坐起來。
 
「所以,跟我一起去吧?」李成烈幫他整理亂糟糟的頭髮:「你什麽也不用幹,就只要站在我身邊.....這次聽我的,以後我什麽都聽你的」
 
「真的?」金明洙摸下巴,這個提議貌似很有誘惑力。
 
「嗯」李成烈點頭。
 
「成交」金明洙美滋滋。
 
不就是站一下嗎?站一下誰不會!
 
李成烈嘴角一勾,溫柔的吻他。
 
金明洙懷著對未來的美好遐想,被親的七葷八素暈暈乎乎。
 
萬魔廣場上,成千上萬的魔族先鋒隊早已整整齊齊的列好了隊,最前方是高大威猛的半獸人,再往後,依次是騎兵、精靈、墮天使以及惡魔,在隊伍的周圍,還飄蕩著一些半透明的幽靈軍團。
 
魔界天生好戰,所以此時此刻,他們非但沒有絲毫的悲愴感,反而隱隱有些亢奮。
 
當李浩沅和張東雨出現在高高的王座上時,底下驟然傳來一陣歡呼聲。
 
「我能不能不去?」看著廣場上密密麻麻的人頭,金明洙覺得有點腿軟。
 
「不能」李成烈握住他的手:「別怕」
 
「我反悔了」金明洙很不君子:「我要回去!」
 
「你忍心讓我一個人?」李成烈指指前面。
 
金明洙順著他的手指看過去,就見李浩沅正在帶領軍隊做戰前宣言,旁邊站著安安靜靜的張東雨,而在他身後,則是一身軍裝的諾雷和李成鍾。
 
都是一對一對的.....
 
「我不想一個人」李成烈放軟了眼神看他:「而且我們明明就在一起,為什麽要一個人?」
 
金明洙撇撇嘴角,扭頭看別處。
 
李成烈一笑,拖著他的手直接瞬移到了王座。
 
圍觀的群眾和記者再次尖叫,連宣誓宣到一半的部分士兵也好奇的伸長脖子看。
 
沒有任何超能力的人族一夜之間成為了魔界的魔君之一,沒有人不好奇。
 
金明洙不明就裡,只覺得這次大家的歡呼聲好像很長,於是緊張的有點哆嗦。
 
「沒事」李成烈伸手攬住他的腰:「以後這種場合會很多,習慣就好」
 
金明洙手足無措,根本就不知道自己該是什麽表情,底下成千上萬的人都在伸長脖子看自己.....
 
有什麽好看的!
 
看著金明洙呆萌呆萌的樣子,小報記者激動的流下眼淚,小萌萌果然是無比的柔弱,和腹黑強大的親王簡直是絕配,比童話還要童話!
 
有了李成烈和金明洙的出現,記者終於不再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王子殿上,於是李浩沅果斷開始把誓詞隔三五句一念,恨不得直接快進到最後一句,這種冗長拖沓又無聊的東西,到底是誰寫的!
 
原本莊嚴肅穆的誓詞變的無比跳躍,原本“偉大的王啊,請賜予我勇氣和力量,讓我為魔界而戰,保衛這神聖的領域,肥沃的土地,美麗的姑娘!”變成了“偉大的王啊,美麗的姑娘!”聽的金明洙差點胃痙攣。
 
「明洙」金明洙正憋笑憋的痛苦,李成烈突然握住他的手:「一直陪著我,好不好?」
 
「啊?」乍一聽這話,金明洙腦子有點沒反應過來。
 
「跟我一起留在魔界」李成烈重覆了一遍:「永遠都不許走」
 
「開什麽玩笑」金明洙掙脫他的手,滿臉不自在。
 
「你不願意?」李成烈臉色一變。
 
金明洙臉通紅,這種事情,為什麽要當著幾萬人的面說?雖然他們不可能聽到,但是,還是怎麽想怎麽彆扭。
 
見金明洙沉默不說話,李成烈眼睛變得有些暗紅,熟悉他的人都知道,這是暴怒的前兆。
 
諾雷閃身擋在李成鍾前面,準備隨時帶他跑。
 
張東雨眉頭一皺,剛想上去勸阻,卻看到金明洙居然主動握住了李成烈的左手。
 
雖然還是滿臉彆扭,可是卻終是不曾放開。
 
李成烈有些吃驚的看向金明洙,卻只能看到他清秀的側臉,和紅了一大片的脖子。
 
手上的溫度一直傳到心裡,忍不住嘴角上揚再上揚。
 
一直都不知道也不確定,在這個傻瓜心裡,自己究竟被排到第幾,所以才會強迫他和自己一起出現在公眾視野裡,所以才會默許記者去誇張那些根本不存在的纏綿故事,才會一次次的問他同一個問題,騙別人,也安慰自己。
 
可是現在看看,動心的,應該不止自己一個人吧?
 
交叉的雙手十指緊握,手心都是汗,分不清到底是誰的。
 
宣誓儀式進行到一半,在人頭攢動的廣場上,隱約有一個人影一閃而過。
 
張東雨一驚,再找時,卻已經沒有了蹤跡。
 
扭頭看著李成烈,卻發現他臉上是不明意義的笑。
 
「是他?」張東雨不確定的小聲問。
 
李成烈點頭。
 
「他來幹什麽?」張東雨臉色很難看。
 
「放心,他不是為你來的」李成烈嘴角一揚,轉頭看了眼金明洙。
 
「幹什麽?」金明洙茫然。
 
「沒什麽,你剛才表現很好」李成烈輕柔摟過金明洙的腰,低頭,溫柔的吻了下去。
 
「OCS!」最前排的半獸人軍隊最先反應過來,呼聲一直傳上天界。
 
隨後在場的所有人,包括軍隊、記者、以及來看熱鬧的民眾,全都齊刷刷的單膝跪地,仰頭看著王座之上的兩個人。
 
直到千年萬年後,魔界的子民們對這一幕還是津津樂道,可當時又有誰會料到,這個看上去幾乎沒有任何魔法的人族青年,將來會在戰爭的最後關頭帶著魔族士英勇奮戰,一路殺向光明王殿。
 
隨著號角的吹響,魔族先鋒隊在李成烈和張東雨的率領下,最先踏上了征程。
 
當天下午,李成鍾也帶著魔族主力大軍,開始向邊境前行。
 
亡靈聖殿裡,李浩沅和諾雷一邊整理各種軍需資料,一邊悲傷的想流淚。
 
「我簡直要瘋掉了」諾雷幾乎要泣不成聲:「我們兩個明明最不細心,為什麽要留下來做這種事情?」
 
「你給我閉嘴」李浩沅恨不得把面前的資料都扔進壁爐裡,本來是想著和寶貝一起慢慢整理的,時不時還能親吻一下,說不定還能躺在這些資料上做一些美妙的事情,可是現在,為什麽在自己面前的會是諾雷這個混蛋?
 
兩位魔界高層相看兩生厭,工作效率也就出奇的慢,所以等第一批軍需終於送到部隊時,可憐的魔族士兵已經吃了好幾天的野菜。
 
當然,這件事情是絕對不會被載入史冊的,魔族的史官們還沒蠢到這個地步,所以後人也無從知曉。
 
魔族大軍經過兩個月的長途跋涉,終於抵達了邊境最大的城市——卡羅麥基省。
 
金明洙跟著李成烈到了一座血色的古堡裡,進門就感覺到了一股陰冷的氣息。
 
「我們要住在這裡?」金明洙不自覺的往李成烈身邊靠了靠。
 
「不喜歡?」李成烈問他。
 
「陰森森的」金明洙實話實說:「還很冷」
 
「這座城堡是我父母留給我的」李成烈看著金明洙:「這裡陰冷,是因為已經被封存了上千年,我從沒有允許任何人進來過,除了你」
 
金明洙還是無法完全適應李成烈各種出其不意的表白,所以再次小彆扭。
 
「你想住在別的地方也可以,可是我希望你能住在這」李成烈拉著他的手:「好不好?」
 
你都這麽說了,我難道還能說不好?金明洙在心裡翻白眼,腦袋卻很不爭氣的點了又點。
 
休息了一陣之後,金明洙拖著李成烈上街去溜達。
 
「叫上張東雨一起?」李成烈建議:「我們去喝酒,卡羅麥基有整個魔界最好的大麥啤酒,還有出名的韋噻哈香腸」
 
有好吃的香腸?金明洙喜顛顛。
 
到了張東雨的住處,管家卻說伯爵在一個小時前就出了門,穿得很正式,似乎是去見很重要的人。
 
「會不會是背著李浩沅搞外遇?」金明洙眼睛閃閃亮。
 
電視劇裡經常演的,這是狗血定律!
 
李成烈無奈的敲他腦袋,這個傻瓜。
 
因為找不到張東雨,所以吃香腸的隊伍就只有李成烈和金明洙兩個人。
 
昏暗的小餐館裡,金明洙坐在板凳上晃來晃去,有點小失望。
 
明明街對面就有一家看上去很豪華的大飯店,門口海報上的牛排看上去豐滿又性感,為什麽不去那裡!
 
小氣鬼!那麽有錢還那麽小氣!
 
「最好吃的東西,就要在這種地方吃」李成烈看出他的心事,伸手敲他的腦袋。
 
金明洙撇撇嘴角,不置可否。
 
侍應生送來了兩大杯啤酒,金明洙嘗了一下,更加失望。
 
這就是傳說中全魔界都有名的啤酒?和超市裡賣的根本就沒有任何區別!
 
「教你一個好玩的」李成烈指指桌上的啤酒:「卡羅麥基的啤酒裡加了特殊的啤酒花,在嘴裡含著不要咽下去,過幾秒就會嘗到花朵的味道」
 
「真的?」金明洙將信將疑的含了一口,一秒兩秒一分鐘兩分鐘,花朵的味道在哪裡?!
 
李成烈哭笑不得,第一次見對酒味這麽不敏感的人。
 
金明洙對啤酒徹底喪失興趣,自己點了一杯番茄汁,一邊喝一邊等香腸。
 
「你什麽時候帶我去找聖圭和小南南?」金明洙問李成烈。
 
「明天吧」李成烈看看天氣:「這個時期是卡羅麥基的雨季,晚上經常會下雨,我們明早出發,中午就能到他們駐紮的地方」
 
「聖圭也要跟你們一起去戰場嗎?」金明洙有些擔心。
 
李成烈點頭。
 
「可他是人類,又沒有魔法」金明洙皺眉。
 
「別擔心」李成烈端過他的番茄汁喝了一口:「 他是暗靈,天生就能吸收黑魔法,而卡羅麥基是整個魔界最暗黑的地區,所以他現在身體裡所擁有的黑魔法元素,足以在戰場上保護他不受傷害」
 
「什麽意思?」金明洙迅速提問,那個.....沒聽懂!!
 
李成烈先是一愣,然後笑噴。
 
「搞什麽!」金明洙怒,子都曰了,要不恥下問!
 
「沒什麽,你真可愛」李成烈掐他的腮幫子,滿眼笑意。
 
「變態!」金明洙抱著杯子往角落縮了縮,覺得自己和流氓果然沒有共同的思維模式!
 
煎好的香腸很快就送了上來,看上去油汪汪又很嫩很軟,還配了碧綠的蔬菜和蘑菇,外加一小勺土豆泥。
 
「嘗嘗看」李成烈體貼的幫他切成小塊。
 
金明洙叉起一塊餵進嘴裡,眼睛瞬間亮閃閃,好吃!
 
「喜歡?」李成烈把自己的盤子也推給他:「那這份也給你」
 
「這是什麽做的,豬肉?」金明洙好奇的問。
 
「呃,不是」李成烈搖頭。
 
「牛肉?羊肉?雞?魚?」金明洙把自己能想到的都說了一遍。
 
「不是」李成烈端起面前的酒杯,扭頭看窗外。
 
這明顯就是不想說!
 
金明洙頓時覺得自己胃裡開始難受,到底是用什麽奇怪的東西做的!難道是.....
 
「人肉?」金明洙臉色慘白。
 
「不是」李成烈無奈的看他,怎麽會這麽有想象力?
 
「是蝙蝠肉」一旁的侍應生好心回答。
 
又是蝙蝠.....金明洙崩潰,差點又吐出來。
 
李成烈見勢不妙,搶先一步拽著金明洙出了餐館。
 
街上正好撲棱棱飛過幾只銀色的蝙蝠,金明洙看著那些從自己面前閃過去的薄膜雙翼,終於忍不住,抱著一棵樹就開始吐。
 
李成烈嘆了口氣,陪在一邊幫他拍背。
 
不遠千裡跟來的小報記者躲在樹後,激動的雙手顫抖。
 
懷孕了!懷孕了有沒有!有沒有!
 
看他吐的差不多了,李成烈遞給他一杯水。
 
「不要」金明洙臉色蠟黃,誰知道又是什麽奇怪的東西!
 
「就是普通的清水」李成烈解釋。
 
金明洙還是拒絕,坐在街邊的椅子上不說話。
 
「生氣了?」李成烈坐到他身邊。
 
金明洙假裝沒聽到。
 
「我沒騙你,這些東西在魔界真的很有名」李成烈握過他的手:「我想帶你吃最好吃的東西」
 
「蝙蝠肉多噁心!」金明洙甩開他的手:「你明明就知道我最討厭這些東西!」
 
「蝙蝠在魔界是很正常的食物」李成烈把他摟到懷裡:「我知道你是人類,會覺得噁心,可是我還是希望你能適應」
 
「吃蝙蝠?」金明洙聲音悶悶的。
 
「不僅是蝙蝠」李成烈親親他的髮旋:「以後時間久了,你就會發現這裡和人界很不一樣,有太多東西你要從頭開始學,或者還要改變很多原來的習慣」
 
「我——」
 
「你先聽我說」李成烈打斷金明洙:「我知道很難,也有些強人所難,可是我不想你拒絕,就算是為我,嘗試一下去適應魔界,好不好?」
 
血族流氓的聲音溫柔的快要化開,金明洙一點拒絕的勇氣都沒有,於是彆扭點頭。
 
「謝謝你」李成烈鬆了口氣,伸手把他摟在懷裡,恨不得就這麽抱一輩子。
 
夕陽西下,半天過雨流雲。
 
當天夜裡,果然下起了大暴雨,金明洙穿著睡袍站在窗口,看的有些目瞪口呆。
 
這哪裡是下雨,明明就是拿盆在往下潑水,砸到玻璃上都是一片一片的。
 
「冷不冷?」李成烈從身後環住他。
 
「不冷」金明洙搖頭,城堡裡雖然很陰森,可是臥室裡卻有溫暖的大壁爐,暖烘烘的很舒服。
 
「下雨的時候盡量不要跑出去」李成烈拉上窗簾:「這段時間的雨裡有吞噬魔法,你不是暗黑體質,淋了雨可能會生病」
 
金明洙在心裡嘆氣,自己之前明明就連感冒都很少得,為什麽到魔界後,就立刻變成了看上去最虛弱的那個?連小南南都要比自己強,因為人家是暗黑體質!
 
真是.....說不出的憋屈。
 
第二天一大早,金明洙就跟著李成烈一起出發去了斯庫鎮——是骷髏軍團駐紮的營地,也是金聖圭和南優鉉現在住的地方。
 
「怕不怕骷髏?」走到半路,李成烈突然問金明洙。
 
金明洙差點吐血,怕你妹啊!老子是男人!
 
走進斯庫鎮才發現,這裡荒涼到令人無法想象,大街上冷冷清清,商店也基本上都關著門,只能零星看見幾個骷髏走過,發出卡拉卡拉的聲音。
 
金明洙全當是看骨骼標本,還覺得挺好玩。
 
拐過兩條街道,前面出突然現了一座豪華大別墅,院子裡還有噴泉,緊閉的鐵門下,靠坐著打盹的看門人。
 
「這是哪裡?」金明洙好奇的打量著這座和周圍環境格格不入的建築。
 
「金聖圭的住所」李成烈語出驚人。
 
「啥?」金明洙驚怒:「這麽腐敗?他們就兩個人!這裡能住兩百個人了!」
 
「他為魔界馴服了幾十萬骷髏軍團」李成烈推開門:「單憑這一點,別說是一棟別墅,就算是要當魔君,也絕對夠格」
 
「這麽彪悍?」金明洙有些驚訝,自己倒是一直都知道聖圭很厲害,不過還真沒想到,他居然強大到了這份上!
 
二樓的窗戶上趴著一個人,金明洙擡頭看了看,驚喜的揮手:「小南南!」
 
南優鉉的神情卻有點奇怪,而且似乎根本就沒注意到金明洙,只是用牙齒咬著下唇,臉蛋潮紅,襯衣滑下肩膀,身體也有點.....晃。
 
幾乎是在一瞬間,金明洙就明白了上面正在進行著什麽事情,於是深深無語,有沒有搞錯!大白天啊!嗷!自己身邊都是流氓!一天到晚只會想那種事!只有自己最純潔!
 
李成烈看著金明洙意義不明的笑,帶著他到了客廳。
 
桌上擺著精巧的彈殼模型,被做成小恐龍的形狀,一看就是某人用來哄小寵物開心的,並且在小恐龍的屁股上,還被用紅色墨水畫了個桃心。
 
「我簡直不知道,他這種變態狂怎麽就能讓整個骷髏軍團屈服」金明洙鄙視的搖頭。
 
還沒等李成烈回答,金明洙又摸下巴猜測:「難道他把整個軍團都挨個爆了一遍菊,做到他們認輸為止?」
 
「寶貝」李成烈皺眉。
 
「幹什麽?」金明洙看他。
 
「你真猥瑣」
 
「.....」
 
等了大概一個小時,金聖圭才終於從樓梯上走了下來。
 
「你簡直由內而外都散發著一股淫魔的氣質」金明洙鄙視。
 
金聖圭眉毛一抖,習慣性的想抓過金明洙虐待,沒先到卻被李成烈搶先一步擋住了胳膊。
 
「想幹嘛?」金明洙狐假虎威吆五喝六。
 
「忘了,你現在已經嫁人了」金聖圭收回手嘆氣:「看來以後不能隨便欺負了」
 
「你給老子閉嘴!」金明洙臉紅怒指,嫁你妹啊!
 
「什麽時候到邊境的?」金聖圭無視金明洙,直接問李成烈。
 
「昨天剛到,明洙想你和南優鉉,所以就過來了」李成烈看著金聖圭:「而且我也想知道,你究竟是怎樣讓骷髏軍團屈服的,他們一直就是魔界最散漫的隊伍」
 
「很簡單」金聖圭站起來:「去書房吧,那裡有地圖,比較容易解釋清楚」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