轉眼就到了7月份,一個暑假酥酥都在忙碌地複習功課,現在李成烈身體完全恢復好了,酥酥就開始忙自己的事了。
 
余小同考上了一個二本大學,就在北京。為此他父母還請了客,沒想到自己的閨女能發揮超常,原以為就是一個專科,結果上了本科線。所以一個暑假余小同揚眉吐氣,經常來李成烈家刺激酥酥。
 
酥酥對自己的學業充滿了擔憂,一看到自己以前很簡單就能做出來的題現在完全沒有思路就著急,有時候做不出來一道題就自己把自己悶在屋子裡,連飯都不吃,就因為這件事沒少挨李成烈的訓。
 
李成烈晚上回到家,菜已經做好了,酥酥又趴在桌子上寫啊寫,連李成烈進屋都不知道。李成烈從後面拍了他一下,酥酥猛地叫了一聲,似乎受了驚嚇一般。
 
「你今天一天都幹什麼了?我聽聽」李成烈坐在酥酥坐的那個小凳子上,把他拉到了腿上。
 
「我一天.....」酥酥吐了吐舌頭:「就在屋子裡看書」
 
李成烈一聽眉毛就皺起來了:「我和你說什麼來的?別老窩在屋子裡看書,出去轉轉,你怎麼就不聽?」
 
酥酥有些委屈:「我一寫起來就都忘了,我老是算不出來,就這道題,你看看,哥,你給我講講」酥酥指著書上一道題,企圖分散李成烈的注意力。
 
李成烈一把壓住那道題,看著酥酥:「我問你話呢,你把我的話當耳邊風是不是?你整天待在家裡容易等病你不知道啊?」
 
酥酥放下筆,看著李成烈的臉,慢慢地靠了過去,把頭枕在李成烈的肩膀上,喃喃地說:「哥,我錯了,一會我絕對出去散步,你先把這道題給我講講好不好?呵呵.....」
 
「笑什麼笑?」李成烈拍了酥酥的腦門一下,不知道從哪學來的,這麼會撒嬌,而且百試百靈,李成烈每一次都告訴自己拒絕不良誘惑,但每一次都以失敗告終。
 
「哥,成不?你給我講題,今天晚上我和你出去散步」酥酥擡起頭,使勁往李成烈的臉上啵了一口。
 
李成烈的那張臉就馬上柔和了下來:「行,你說吧,哪道題」
 
「就這道」酥酥指著本子上的一道題看著李成烈。
 
李成烈把本子拿起來,看了沒有一分鐘,就明白用什麼解題方法了,他斜眼看了酥酥一下:「就這道?」
 
酥酥點點頭,對啊,怎麼了?
 
李成烈狠狠捏了他的臉一下。
 
「你等會.....」然後從旁邊翻啊翻,翻出一個白色的筆記本。然後攤開放到酥酥面前:「你看看,是不是一樣的題,只是換了個數據,我幾天前給你講的,你這麼快就給我忘了」
 
李成烈說完又捏了一下,酥酥趕緊攥住他的手求饒。
 
「哥,好疼的,這也不怪我,每天要補那麼多,我能記住才怪呢!你每天講題都沒有耐心,我還沒明白你就吼起來了,有幾個人都像你那麼聰明啊.....」
 
酥酥說話聲音越來越小,李成烈嘆了口氣,看著酥酥:「要不然我給你請個家庭教師幫你補,我現在忙,又沒時間,你自己一個人在這裡著急也不是辦法,有個老師也不錯」
 
「別了,哥,請家庭教師很貴的,我和別人一起去補習班吧!那樣便宜一點兒,你事業才剛剛起步,別再亂花錢了」
 
李成烈看了看他,語氣堅決地說:「不成,就請家庭教師,我們還不差那點兒錢,萬一你要是出什麼事又偷偷跑了怎麼辦?」
 
酥酥在心裡面笑著,臉上沒敢表現出來,自從他回來,李成烈總是擔心他偷偷跑掉,真是的,誰還想再去吃一次苦啊!
 
「哥,我真的不會跑,我想減輕你的壓力」酥酥順著李成烈眼前的劉海,笑著對他說。
 
李成烈拿下他的手放在手裡面握著。
 
「我知道,酥酥,你要是好好的我就什麼壓力也沒有,你聽話,你要是想出去玩我可以陪你,補習班人太雜了,不像平時學校裡面的班級,我不放心,你別讓我天天工作還擔心著你知道嗎?」
 
酥酥想了想,最後點了點頭,李成烈拉著他去廚房吃飯,兩人吃過飯就換了一身衣服出門了。
 
「今天外面還挺涼快,我以為會很熱呢!」李成烈和酥酥走在路上有一搭沒一搭地聊著,好像很久沒有這樣散過步了。
 
「嗯!今天下了一場雨,溫度降了」李成烈低頭看著酥酥,他正一個人低著頭默默地走著:「看什麼呢?地上有金子嗎?」李成烈敲了他的腦門一下。
 
酥酥笑了一下,對著李成烈說:「地上沒有金子,地上有美女,呵呵.....」
 
李成烈的眼神立刻就危險起來,他指著酥酥說:「行啊,臭小子,敢戲弄你哥了?」說完就往酥酥的屁股上給了一巴掌,響聲清晰地傳來,似乎真是用了不小的勁兒。
 
酥酥捂著屁股哼了一聲,說道:「你一點兒都不好,老訓我有時候還會打我,杜哥和我說過,要我反抗你」
 
「成啊!杜攻這小子還敢給我出壞主意,你聽他的是不?」
 
酥酥捂著屁股大義凜然地說:「是!我要反抗」
 
「那好.....」李成烈假裝推了酥酥一把:「你走吧,你去和杜攻過去吧,我不要你了.....去去去.....」
 
「別啊!」果真,沒過多久,酥酥就像一只可憐的小貓一樣靠了過來:「我不反抗了,哥.....」
 
李成烈得意地笑了,拉起了酥酥的手,在路邊散步,酥酥有些緊張地看著李成烈說: 「哥,你就不怕嗎?那麼多人」
 
「你怕嗎?」李成烈沒有鬆開手。
 
「我不怕!」酥酥傻笑了一下,乖乖地被他拉著往前走。旁邊的確不時的吸引來一些非議的目光,有些人甚至是久久盯著不放,但是兩個人都去無視他們,靜靜地走著自己的。
 
酥酥走著走著,忽然間被前面的什麼東西吸引了,一直往那裡看。李成烈也注意到了,在遠處的一個大商場門口,站著的兩個人好像是杜攻和余小同,不知道兩個人在那裡幹什麼,似乎很興奮的樣子。
 
「哎!杜哥,小同,你們幹什麼呢?」酥酥一下子掙脫了李成烈的手,向他們跑了過去。李成烈直接被甩在後面,悶悶地跟著。
 
「這個.....你們倆怎麼出來了?酥酥你終於出來放風了,你沒在家被悶熟吧??」余小同呵呵看著酥酥,臉上帶著喜悅的笑容,也只有這個時候,余小同似乎才變得溫柔一點兒。
 
「我哥說我再不出來就打我」酥酥向余小同訴苦。
 
「我什麼時候打過你?」李成烈一聽這話就沖酥酥瞪眼,余小同瞪了他一眼,大聲地說:「你還有理了?酥酥說什麼就是什麼,酥酥別怕他,他下次再敢打你就找你這個免費的杜哥給你出氣」說完拍了杜攻一下。
 
杜攻正在看著酥酥,現在的酥酥看起來好幸福。雖然嘴上在抱怨,臉上卻是掩飾不住的幸福。雖然自己心裡面有點兒苦澀,但是酥酥能這麼幸福他也就沒什麼好說的了,如果李成烈再對他不好,他很有可能就什麼都不顧了,現在就把酥酥搶起來。偶爾逗逗他們兩個人,讓李成烈氣一把給自己出出氣就可以了。
 
李成烈在旁邊看著杜攻那變換不停的眼神,覺得危險氣息越來越重,不會在打酥酥什麼注意力吧!心裡這麼想,李成烈臉上卻一點兒都沒表現出來。兩個男人站在旁邊看著酥酥和余小同笑,但心裡卻都在想別的。
 
「對了!你們兩個人為什麼在這裡?」酥酥好奇地問余小同。
 
李成烈趁機會趕緊把酥酥拉了過來,對他說:「這你還看不出來嗎,還一個勁兒地和人家親近,一會兒該有人生氣」
 
這話明顯是對杜攻說的,不知道是調侃還是提醒,酥酥還傻瓜一樣看著他們兩個,然後問李成烈:「為什麼生氣?」
 
杜攻在旁邊呵呵樂,酥酥是越來越好玩了,杜攻走過來存心摸了酥酥的臉一把:「誰生氣了我也想知道呢.....」
 
李成烈看著那雙手甚至想把他直接剁了,但是這樣未免顯得自己太計較了,影響形象,所以只能忍著。旁邊的余小同實在看不下去了,就跑上前來說:「你們兩個人別在這打啞謎了,都快把我酸死了,我們兩個過來是因為前一個月在醫院看到發的一些傳單,上面寫這段時間這個商場搞活動,我們倆就一塊過來了,在門口看了會兒走秀表演,然後你們就過來了」
 
「問題關鍵不是你們兩個為什麼過來,而是為什麼一起過來」李成烈戲謔地看著他們兩個,酥酥這才反應過來,自己在那裡偷笑。
 
「這個吧.....」余小同說話有點兒不流利了,具體怎麼說呢,挺長的,過段時間再解釋吧。
 
杜攻看這四個人這裡磨蹭也不是個事,就對李成烈說:「商場搞活動呢,好多東西都很便宜,還能抽獎。你們倆來不?不過對於你們來說也相當於沒有,也就像余小同那樣的搶著來」
 
「說什麼呢你?我是那種貪小便宜的人嗎?」余小同猛地給杜攻肚子一拳,杜攻捂著肚子叫苦。
 
酥酥擡起頭看著李成烈說:「哥,我們也進去看看吧,我們家也該買點兒東西了,正好還圖一個熱鬧」
 
李成烈很爽快地就答應了,好像自己很少進商場買東西,一般都是酥酥代勞,今天就勢學著點兒,以後酥酥學習一緊張自己也得學著照顧他了。這麼想著,四個人就一邊說著一邊笑著往商場走去。
 
進了商場酥酥提議先去超市買一些生活用品,這段時間都很少出來,李成烈當然是跟著他。余小同和杜攻哪個都不願意走開,所以四個人推著車一起進了超市。到了超市之後,酥酥輕車熟路,就好像走在自己的家裡,李成烈在後面推著車差點兒找不到他。
 
「你慢點兒,你這是買東西還是搶東西啊?」李成烈又好氣又好笑。
 
「哥,這裡的作料區和食品區換地方了」酥酥回頭說。
 
「這個.....」我也沒買過作料啊?李成烈心想,我連超市都很少進也幫不上你忙啊!
 
「你連每個商場的每個區在哪都記得啊?」李成烈發現自己有些看低酥酥的記憶力了。
 
「不是,就是因為上次你說你沒胃口,我同學就給我推薦了這裡的一個開胃的小吃,我來過一次吧,不過現在沒賣了」酥酥一邊說一邊看,忽然眼睛一亮,找到了他想找的地方。
 
「這種牌子的雞精好像沒用過,試試啊!哥,你知道嗎?這種皮辣醬就是以前我給你做糖醋排骨的時候放的,你最喜歡這個味兒,對了,家裡面好像沒有枸杞買了.....哎?原來的百合不是這個包裝啊?什麼時候換的.....」
 
李成烈在後面看著車裡面的東西一點一點增多,心也跟著被填滿了,原來生活就是這麼簡單,愛情也是,柴米油鹽醬醋茶,哪怕你再腰纏萬貫,家永遠都是那個模式。
 
這邊的余小同和杜攻就不同了,余小同毫不避諱地在杜攻面前挑衛生棉,還冒出來一句:「你覺得這個夜用的好使嗎?」
 
杜攻當時眼睛差點沒瞪出來,余小同這才意識到自己錯了,趕緊說:「對不起,我忘了,你是不用的」
 
杜攻當時咬牙切齒的,卻又不好說什麼。其實剛才李成烈和酥酥的調侃純屬他們自己多想了,杜攻認為自己和余小同絕對走不到一起去,他們兩個就是兩只瘋狂的長毛雞,只要一見面,立刻掐起來。不過做朋友還是行的,杜攻挺喜歡余小同的直爽,和她在一起多多少少還是比和別的女生輕鬆的。
 
四個人從超市出來,酥酥和李成烈這邊是大包小包,全是一些居家用品,李成烈一個人提著,余小同和杜攻基本上沒買什麼東西,所以輕鬆很多。
 
「我還想帶著你去逛逛,你看看現在,拿著這麼多東西還得寄存吧?」李成烈看著酥酥,表面上責備,語氣裡卻一點兒那層意思都沒有。
 
「我不知道怎麼這麼多,我一付款才知道有這麼多的,要不我幫你提著點兒吧!」酥酥作勢要去拿李成烈手中的東西。
 
「拿什麼拿?不許動,瘦了吧唧的提得動什麼?」李成烈沒有鬆手。
 
酥酥在心裡吐舌頭,以前買那麼多東西還不是我一個人提回去,別看我瘦,我勁兒可大著呢!
 
余小同在旁邊壞笑:「哎喲哎喲,這是幹什麼呢!公共場合在這裡打情罵俏的,顯擺你們兩個有對象怎麼著?來,小杜子,我們也拉著,不能在這裡看著人家眼饞啊!」
 
杜攻瞥了她一眼:「就你啊!我寧願在這裡看人家眼饞,都不願意遭這份罪」
 
「靠~」余小同頓時火山噴發,一個拳頭直達杜攻的胸口,杜攻一檔,就聽見卡擦一聲的大響聲。酥酥看到他們這樣,朝李成烈眨著眼,偷偷笑著。李成烈覺得酥酥實在是太可愛,趁他們兩個人鬧的時候偷偷親了他一口,酥酥小臉一紅,李成烈裝作什麼也沒做的轉過頭,嘴角微微上揚,偷腥的感覺還真是好啊。
 
把東西寄存之後,四個人才去商場逛,商場正在搞活動,裡面的人很多,有的地方還很擠,李成烈就一直拉著酥酥,也沒管旁邊的人的目光,反正他們是他們,我們是我們,也不是活給別人看的,況且對於李成烈來說,最重要的是酥酥千萬別走丟了。
 
「哥,那邊那張床真的好有意思啊!上面的被子也好可愛」酥酥對著遠處家紡區的一處佈置驚嘆不已。
 
李成烈笑著喝他走了過去,那是一個橢圓形的床,中間一部分微微地向下面凹,床頭是兩個會搖頭的大娃娃拼成的靠墊。四周還有一些充氣的小手。上面的枕頭,被子和床都是一套的,全部是卡通圖案,所以整體上來看十分溫馨可愛。
 
「我們去看看?」李成烈看著酥酥。
 
酥酥點點頭,和李成烈一起走了過去。
 
「請問您看上了那一款?」
 
「這個!」酥酥眼巴巴地指著那一款床,眼裡面的喜歡顯露無疑。
 
銷售小姐趕忙抓住這個機會添油加醋地說著這個床如何如何好,可以起到按摩,安神的作用,而且睡多久都不會有一點兒變形。
 
李成烈看著酥酥說:「喜歡嗎?喜歡我們們就買到家裡」
 
「這種床特別為新婚情侶打造的,請問兩位是誰有喜事了?這邊還有不同款呢」
 
酥酥的眼光有些黯然,不知道為什麼,心裡面一下子就沉了下來:「算了,哥,我們別浪費了,這床一看就很貴」
 
李成烈笑著看著他,打趣地說:「小東西,是不是和那句結婚較真呢?你要是喜歡就買了」李成烈趴到酥酥耳邊說:「就當我們倆的成婚禮物,我們自己結還不成嗎?」
 
酥酥打了他一下,也小聲地說:「誰要和你結婚啊!就算買回去也只我睡,你不許上來」
 
李成烈一聽臉色就變了,微怒著說:「你敢跟我分床!」
 
這邊的銷售小姐也看出來一絲端倪,沒辦法,他們的動作太曖昧了,而且兩個人來的時候還拉著手。不過銷售小姐本身就是以營利為目的,只把銷售額放在第一位。於是她費心討好他們倆,希望能把這張床購買走,這床價格高,還沒賣出去過,賣出去提成就多了。
 
「這個男孩兒這麼可愛,這張床不給他買回去也太可惜了,他還那麼喜歡,你就痛快一回,讓他高興高興唄!床又不像別的東西,華貴而不實用,這東西都是我們每天要用的,所以買回去也不叫浪費啊!」
 
李成烈本來就想買了,他知道酥酥擔心什麼,擔心他公司剛起步,資金方面緊張,所以一直做什麼都很節約,不想給他太大的負擔。
 
「小姐,我給您地址,您明天叫人把這張床給我們送過去吧!我先交押金吧!」說著李成烈直接刷了卡,都沒給酥酥反應的機會就把那張床買了回去。
 
「等會.....」酥酥話還沒說完,李成烈就把他拉走了,酥酥有些不明所以,也跟著李成烈一起走。走到一個人少的地方,李成烈才停下腳步。
 
酥酥問:「哥,到底怎麼了?」
 
李成烈假裝長出一口氣說:「你沒看見剛才余小同他們在那裡嗎!他們要是看見我們買床,他們會笑話的,你不怕余小同笑話你?」
 
酥酥一聽緊張地看看周圍,趕緊拍拍胸脯:「還好你及時看到了,我都沒看見他們。要不然余小同這張嘴,真得很嚇人呢」
 
「這不就得了,一會兒你也別提這事了,回家再說成嗎?」
 
「嗯!我可不敢提」
 
哈哈啊,李成烈在心裡面笑,又躲過一劫,酥酥就是好騙,不過這是善意的謊言。要不然這一路上酥酥指不定怎麼哀嘆呢!先斬後奏吧,回到家估計他一看見那張床就什麼都忘記了。
 
四個人最後湊到一起吃了一點兒夜宵,鬧了一會兒就回去了,酥酥還喝的有點高,整個人顯得特別活潑,一個勁敵說個不停,有的時候一個內容還說好幾遍,李成烈在旁邊聽得頭都大了,四個人吃過夜宵,就一起回家了。
 
「來,小寶貝兒,快躺下來睡覺吧,明天我們就有新床了」李成烈只有在抽搐意識模糊的時候才敢說肉麻的話,他把酥酥抱進了屋。鬧過之後的酥酥立刻老實了,窩在李成烈的懷裡面不說話,李成烈看著恬靜的酥酥的臉,忍不住吻了上去。
 
「你偷親我,呵呵.....被我逮到了」酥酥猛然睜開雙眼,嚇了李成烈一跳。
 
「小東西,敢耍我了?」李成烈把酥酥按到床上,往屁股上給了兩巴掌,但是又捨不得下狠手,過了許久,酥酥都不見有反應,李成烈又把他翻了過來,酥酥睡得香著呢!哪有什麼醒過來的痕跡,不會剛才說夢話呢吧?李成烈嘆了口氣,笑得有些無奈。
 
第二天早上,酥酥還在夢裡面,床就送過來了,李成烈不忍心叫醒他,就把他抱到了另外一個屋子裡面接著睡,自己出來幫忙佈置。
 
自己的那張床已經睡了很多年了,要移走還真有點兒不捨得,但一想到酥酥喜歡也無所謂了。李成烈叫人把這張床擡到了另外一個新屋子裡,然後看著一張可愛,溫馨的新床坐落在自己的屋子裡面,李成烈心裡面也覺得無限興奮,東西換新的,就好像是新生活要到來了,總給人一種期待吧。
 
等到酥酥醒過來,李成烈正在旁邊支著胳膊看著他,酥酥忽然間覺得哪有什麼不對了,對了,充氣小手,大娃娃靠墊,卡通床單。
 
「哇哇.....」酥酥像是一個孩子一樣一下子跳了起來,在上面撒歡。李成烈趕緊扶住了他,不讓他繼續鬧,酥酥被李成烈按在腿上,這才被迫安靜下來。
 
「這床真好,睡著舒服,而且沒有以前的大,這樣我們就可以擠著睡了,我喜歡和別人擠著睡.....」酥酥興奮地滔滔不絕。
 
李成烈捏了他的鼻子一下,逗趣地說:「最主要的是幹那事方便了,是不?」
 
酥酥笑著笑著才意識到李成烈什麼意思,臉一下就紅了,撅著嘴說:「什麼那事不那事的,床是用來睡覺的」
 
李成烈恍然大悟的樣子,把酥酥從腿上放下來說:「那既然這樣我以後就不碰你了」
 
酥酥自知理虧,又往李成烈身上爬,用撒嬌的口吻說:「不成,你不能不碰我,我喜歡你碰我.....」後面越說聲音越小:「反正就是這樣,哼!你故意的.....」
 
李成烈呵呵笑起來,摸著酥酥的頭說:「心裡本來就是那麼想的還嘴硬,你現在還小,等你高中畢業了,夠十八歲了,就在這張床上完成你的使命,聽見沒?」李成烈在酥酥耳邊說,一邊說一邊用嘴唇觸碰酥酥,酥酥敏感地躲到一旁。
 
「什麼使命啊?」酥酥咬著嘴唇問。
 
「就是把最後一步給我」
 
酥酥一想到那個渾身就哆嗦起來,馬上不由自主地想到酒吧裡的那些人被折騰地哇哇亂叫。李成烈似乎看到了他的害怕,抱著他說:「算了,怕疼我們以後就不做了,其實那最後一步做不做也沒關係的」
 
「不要!」酥酥打斷了他:「別人能給你的,我也能給。你什麼時候想,我就可以,真的」
 
李成烈看著他,心疼地摸著他的臉說:「以後再說吧, 現在我不想,呵呵.....床舒服嗎?」
 
「嗯!好舒服,你躺下試試看」酥酥拍著自己身邊的那塊地方,拉著李成烈的胳膊。
 
「好好,我躺」李成烈順勢躺了下來,轉過頭,酥酥正沖著他笑。
 
「怎麼了?」
 
「我覺得我是全天下最幸福的人」
 
「傻東西,怎麼這麼容易滿足?一張床就讓你這麼高興?」
 
「知足者常樂嘛!你給我的每一個東西我都覺得幸福」
 
「酥酥.....」李成烈支起胳膊看他:「我現在還記得你剛來這個家的時候,我對你說“你就是一個要飯的,睡哪都一樣”。現在想起來挺後悔的,那時候你就睡一個床沿」
 
酥酥似乎也想起來了,還覺得挺好笑地在那裡笑,李成烈心裡卻是越發愧疚。酥酥大眼睛咕嚕咕嚕轉,然後看著李成烈說:「你要是覺得後悔呢你就再和我說一句好聽的啊!這樣不就還回來了嗎?」
 
「嗯!」李成烈望著天花板,想了想,忽然就笑了出來:「你就是一個小要飯的.....」
 
酥酥一聽就賭氣坐了起來,怎麼還一樣?
 
「躺下,聽我說完.....」
 
「你睡哪,待在哪都一樣,永遠都是我的小要飯的,只有我能養你,別人想都別想.....」
 
馬上九月一日就快到了,酥酥也到了重返校園的日子,這對於酥酥來說既興奮又緊張。興奮的是又可以重新完成他的學業夢想,緊張的是怕自己會跟不上人家。
 
李成烈在暑假的時候給酥酥請了兩個家庭教師,本來請一個就行的,可是前面一個老師太嚴厲了。原因就是,李成烈發現如果酥酥做不對題,應付挨他一兩下。李成烈心裡當然不好受。他自己打還可以,看著別人打就是覺得沒輕沒重的,哪怕只是彈腦袋一下。
 
而且他知道酥酥不是那種不努力的孩子,如果用這種方式教他,他只會壓力越來越大,越來越緊張,所以李成烈毫不猶豫地就把第一個老師給轟回家了。
 
第二個老師姓劉,劉老師脾氣好,人也很有耐心。酥酥學習很努力,但有的時候方法不得當或是記憶力不好,經常會在一道題是反覆摔跟頭。但是老師一直很體諒酥酥,不厭其煩地給酥酥講,所以一個暑假,酥酥把缺了的課程幾乎全都補了回來。
 
今天開學,李成烈特地從公司趕了回來,和酥酥一起去學校報到。李成烈給酥酥安排了一個奧賽班,裡面全都是尖子生,李成烈希望酥酥能在好的環境下讀書。
 
酥酥去的還算比較早,李成烈在門口叮囑酥酥的時候,很多從這裡走過的女生都會看他們兩眼,有的還故意從後門探出腦袋來看,不知道是在看李成烈還是酥酥。
 
「在學校聽老師的話,不要滿處去和學生玩,聽見沒?」李成烈嚴肅地和酥酥說。
 
「嗯,我聽見了,哥,你回去吧!」
 
「嗯,我先走了,晚上我來接你」
 
李成烈說完,就離開了酥酥的教室,回去的路上他反覆在想,自己是不是也該照顧照顧他了?現在他讀高三,學業累,不能再讓他洗衣服或者做飯了。想著想著,李成烈心事重重地開車回了公司。
 
「李總,這是您要的文件」
 
「等等,我有點事兒想要問你」
 
秘書小溪回過頭優雅地笑著,其實她的年齡比李成烈還要大,但是對李成烈還是很尊敬的。李成烈做什麼事都一絲不茍,很是負責,絕對不是子承父業,不求上進的那種狀態,就是平時有一點兒嚴肅,所以大家很少和他開玩笑。
 
「您有什麼吩咐?」
 
「我問你一個問題,什麼東西最有營養,對讀書的孩子來說最好」
 
「呃.....」小溪一下子被卡在那裡,不是吧,問這種問題?莫非是有其他的隱情在裡面,我該怎麼樣回答呢?
 
李成烈一臉淡漠地坐在那裡等著秘書回答,等了好久也沒見她有反應,李成烈皺了皺眉,有些不滿。
 
「這個問題很難嗎?以前我出過很多難題你不都是對答如流嗎?好,那我問你,你在家裡做過飯嗎?」
 
小溪點點頭。
 
李成烈的眼睛裡閃出了些許色彩:「那你應該知道吃什麼有營養吧?」
 
小溪這才知道李成烈問的問題真的就是這麼簡單,心想李成烈怎麼忽然間這麼平易近人了,竟然和下屬聊家常。想了楊,小溪高興地說:「這個我知道,雖然我在家裡很少做飯,但是我學過營養護理」
 
「那看來我還是問對人了」李成烈微笑了一下。
 
小溪看到李成烈的笑容有了很強的表現欲,她對李成烈說:「早餐家長最好是熬一些稀飯或補羹,可以提高免疫力,午餐要葷素搭配,多吃新鮮蔬菜、水果,腌、辣、油炸、紅燒等不宜多吃,晚餐,建議吃清淡點,沒有胃口的孩子可以喝一些稀飯或營養羹,多吃些清炒蔬菜.....」
 
「要是複習到深夜的孩子,可以喝一杯牛奶,輔以小饅頭、小包子、小蛋糕等。有條件的可以做一些美味小食,如蓮子羹什麼的」
 
「好,你幫我把它寫下來吧」李成烈在心裡叫苦,什麼啊!聽得頭都大了,如果讓他去管好一個公司,他還覺得容易些,但是家裡面的這些事情對於他來說實在是困難,看來有時候做一些繁瑣的小事也不容易,李成烈在心裡暗暗想。
 
下午公司沒有什麼事,李成烈就開車回了趟家,拿著那張紙條對著冰箱,櫃子裡面看,看看有沒有什麼東西沒有的。他記下來之後又吩咐了自己的一個比較得力的助手去幫他買這些東西送到家裡。
 
看到一大堆的補腦的,強身的,高營養的東西擺在自己面前,李成烈心裡面終於覺得舒服了一些,就好像看到了酥酥白白胖胖的樣子站在自己的面前。
 
李成烈忽然萌生出為酥酥做一頓飯的念頭,這麼多年了,自己一直吃著他做的飯,今天也體會體會他的心情。
 
說著,李成烈脫了深藍真絲外衣,只穿著白色襯衣,露出頎長的身材。再加上一張精緻的臉,一個恰到好處的蹙眉的表情,氣質非凡。誰也無法想象這樣一個男人是要穿圍裙下廚房。
 
李成烈看著一大堆的廚具,還有放在櫥櫃裡面的盆盆碗碗,愣了好一會兒神,我應該先做什麼呢?想了一會兒,李成烈反應過來,我應該先洗手,說著,李成烈去認認真真地洗了手。
 
李成烈又看了看電炒鍋,然後打開火,去找油,櫥櫃裡放著這麼多油用哪個呢?李成烈想了想,拿出了花生油,因為花生油顏色好看一些。他拿著一桶油直接往名人裡面倒,憑記憶還能把握好度,知道該倒多少。
 
倒好了油,李成烈拿出了一把青菜,準備往鍋裡面放,然後發現青菜還帶著根呢,又趕緊擇菜。擇好了去水池裡面沖一沖就拿了出來,放進鍋裡。猛然間發現青菜立刻就焦了,因為鍋裡面的油已經燒乾了。
 
李成烈倒掉了這份菜,又換了別的做。後面終於拿起鏟子像模像樣地在那裡炒起來,從遠處看動作無比優雅,就像是一個藝術表演一樣,其實到了近處才發現鍋裡面的東西什麼都已經亂成一團了。
 
整整兩個小時,李成烈倒了做,做了倒,後來基本上沒剩什麼菜,而且還不保證都熟了。此刻的李成烈額頭上已經滲出了汗珠,順著英俊的面頰往下流淌。他望著連自己都覺得噁心的菜,一下子覺得很挫敗,原來在某一些方面,自己也是白癡。
 
手機響了,一看是酥酥,李成烈立刻騰出一只手來接。
 
「哥,你今天不來接我了吧?那我打車出去成嗎?」
 
「別,站在那裡不許動,等我接你」
 
「嗯,我等你」
 
李成烈趕緊又換了一件乾淨的衣服出了門,也沒來得及收拾,形象先放在第二位,現在首要任務是把在學校累了一天的酥酥接回來。
 
車開了將近20分鐘,到了學校門口的時候,天都有些黑了,只有酥酥一個人站在校門口,顯得特別單薄,這更堅定了李成烈要給他補補的決心。
 
「等了很久了吧?」李成烈給他拿過書包。
 
「沒有很久,才下課而已」
 
「嗯,上車吧!」
 
車子快開到家,李成烈猛然間想起家裡的狼狽景象,但是已經來不及了,總不能不讓酥酥上去吧。這麼一想,李成烈也只好硬著頭皮和酥酥一起走了上去。
 
剛一進門,酥酥就往廚房跑,一邊跑一邊說:「不好了,廚房著火了」李成烈臉色變了變,跟著走了進去。
 
「我的鍋,黑了!」酥酥拿著近在眼前的兩個鍋心疼不已:「地上都是油,屋子裡還有煙,抽油煙機怎麼沒開?」酥酥一邊看一邊往抽油煙機走過去,李成烈站在後面竟然有些無所適從。
 
「哥,家裡進山賊了嗎?」酥酥著急地問。
 
李成烈氣結,最後還是說了出來:「我想給你做一頓飯吃」
 
酥酥當時就愣了,再看地上的狼藉,和堆在牆角的一大堆的補品,頓時明白了怎麼回事。李成烈有些不好意思地看著他說:「我可能真不是那塊料,我們出去吃吧」
 
酥酥一下子就跳到李成烈的身上,勾著他的脖子,整個人掛在他的身上,一臉感動的看著李成烈,又在他的臉上蹭了好久說:「哥,我愛你」
 
李成烈一下子就晃了神,因為剛才的一句話,差點失態,心裡面一下了就充溢了滿滿的幸福。雖然丟了面子,但是比起這一句話,真的是太微不足道了。
 
「哥,我們去吃好不好,我想嘗嘗你做的飯」酥酥從李成烈身上跳了下來,拉著他往廚房走。
 
李成烈忙攔住了他說:「乖,不吃了,會吃出病來的,我再叫一些菜送過來好嗎?」
 
「不行,我就想吃你做的」酥酥不依,依舊往廚房走。
 
「聽話,我要是放了什麼不該放的東西吃了拉肚子怎麼辦?」
 
「那我也要吃」
 
爭了好久,李成烈終於認輸了,帶著他往廚房走,並囑咐他說:「嘗嘗就成了,要是不好吃別勉強吃成嗎?」
 
「知道啦!」酥酥趕忙跑到廚房,看見桌子上面擺了四盤菜,而且都是看不出來是什麼做的,已經面目全非了。但是他看著還是覺得無比的開心。
 
「先嘗這個排骨啦!」酥酥去夾,不料李成烈在旁邊說:「那是土豆」
 
酥酥一下子就明白過來,他怕李成烈傷心就說:「哥你真棒,土豆都能做成排骨的樣子」
 
李成烈在心裡面敲著鼓,心想這是誇我呢還是損我呢!李成烈緊盯著酥酥的表情,酥酥吃進嘴裡之後不一會兒就咽了下去,翹起大拇指說:「嗯,做的真好」
 
李成烈有些驚奇,好?他也拿筷子夾了一片,剛放進嘴裡就吐了出來,心裡面更鬱悶了。
 
「你要是覺得不好就直說,這樣我心裡更不舒服」
 
酥酥看到李成烈變化的臉,知道傷到了他的自尊,連忙拉著他的手說:「哥,是你口高啊,我吃著就很好呢」
 
李成烈的表情緩和了一些,酥酥又趕忙接口說:「你是吃慣了我做的東西,吃誰的也吃不上口」
 
李成烈反應了過來,使勁捏了捏他的小臉:「你別在我面前耍寶啊!你做的東西除了了我愛吃誰還愛吃啊?」
 
酥酥哼了一聲,又在別的菜上夾了一點兒,李成烈望著酥酥的笑臉,一天的疲倦全都一掃而光了。
 
吃過晚飯,李成烈在家裡還在辦公,酥酥就在旁邊做作業,等李成烈中途疲倦的擡起頭,酥酥還一動不動地坐在那裡寫著,連個姿勢都沒變一個。
 
「喝杯牛奶再寫」李成烈把牛奶放到酥酥面前。
 
「哥,謝謝你」酥酥擡起頭,眼睛微笑成月牙形。
 
「下次再和我還說謝謝我就把你嘴堵上,快喝了,一會兒該涼了」李成烈把牛奶往他身邊又推了推。
 
酥酥嗯了一聲,把牛奶放到一邊,繼續低頭寫。
 
李成烈有些發怒了,把牛奶又給他推了回去:「你趕緊給我喝了,等我灌你呢?」
 
酥酥嘟起臉,有些底氣不足的說:「今天我已經吃撐著了,我回來你讓我吃了好多東西,我現在胃裡堵堵的,塞不進去了」
 
李成烈愣了一下,隨即哭笑不得:「那你怎麼不說啊?家裡有健胃的藥,你也不吃一點兒!再說了,你吃過飯就在這裡坐著,能消化嗎?快站起來運動運動」
 
酥酥有些不情願,李成烈一把把他拉了起來,把手放在他的肚子上說:「你看看,肚子都多大了,你再天天坐著都該把你這幾本書生下來了」
 
酥酥一聽趕緊掀開肚子看了看,很平坦,但是李成烈一說他卻覺得真的有點兒隆起,一看到這樣酥酥無限懊惱,使勁揉了兩下,眼巴巴地看著李成烈問:「真的很大嗎?很難看嗎?」
 
李成烈等了出來,往上面輕輕拍了一下說:「沒有,就是警告你一下,老是坐著對身體不好」
 
「哥,我要是肚子長的大你會嫌棄我嗎?」
 
「那肯定啊!」李成烈順水推舟,騙了酥酥一次。
 
酥酥嘆了口氣,走到門口去換鞋,李成烈過去拉住他:「這麼晚了還去幹什麼?」
 
「我要去樓下跑幾圈」
 
「不急於這一天,明天再說吧,你看都多晚了,一會兒寫寫作業睡覺去吧」
 
「不成啊,我現在心裡可著急了,不跑兩圈我會睡不著覺的」酥酥低著頭都把鞋帶給解開了,作勢就要穿。
 
李成烈有些無奈,硬是把他拉了回來,指著他的腦門說:「別想幹什麼幹什麼!這麼大的人了怎麼一點兒事都不懂,現在幾點了,出去了萬一發生什麼事了怎麼辦?」
 
酥酥被數落了一下,腦子清醒了一些,但是整個人都被說蔫了,無精打采的。李成烈意識到自己可能語氣過了,就在他的腦門上親了一口,安慰道:「聽話,以後每天晚上我陪你去跑步成了不?」
 
酥酥這才笑了,李成烈捏了他的鼻子一下:「你真是不讓人省心,快點去寫作業吧,寫完了趕緊睡覺」
 
李成烈的事情都做完了,就先洗了澡,靠在床背上閉著眼睛休息,酥酥在旁邊寫不下去了就偷偷看他兩眼,心裡再讚嘆幾句。我哥哥真的是最帥的人,沒有人能比得上他。我要是長他那麼高就好了,明天一定要好好運動,長身體,不長肉,這樣他才不會嫌棄我。
 
「你不抓緊寫你看我幹嘛?」李成烈閉著眼睛說道。
 
酥酥驚了一下,瞪大眼睛說:「你怎麼知道我看你呢?你一直在閉著眼睛啊」
 
李成烈嘴角微微上揚,很坦然地說道:「我能感覺出來」
 
「啊?」酥酥走了過來,摸了摸李成烈的眼瞼說:「真的可以感覺到?」
 
李成烈把他的手拉起來放到左胸口,瞧了他一眼說:「要在這裡感覺,感覺得到就是我心裡有你」
 
酥酥感覺著他的心跳,嘻嘻笑了出來,然後忽然間又皺起了眉毛:「那為什麼我感覺不到你在做什麼?可我心裡有你啊,真的有你,沒騙你!」
 
李成烈看到他著急的樣子被逗笑了,他對酥酥說:「我知道,你感覺不到其實是因為你太笨了」
 
酥酥好一會兒才反應過來,揚起小拳頭要打李成烈,李成烈趕緊給攥住了,說道:「好了好了,別鬧了,洗洗澡睡覺吧!」
 
「不成,我作業還沒寫完呢」
 
「下次別再這麼磨蹭,今天就算了,以後我規定一個時間,你得在那之前睡覺」
 
「可是我完成不了啊!」
 
李成烈皺了一下眉,對他說:「你們作業很多嗎?」
 
「嗯!」酥酥使勁點了一下頭。
 
「拿過來給我看看」
 
酥酥聽話過去拿了作業單給李成烈看,李成烈看了又看說:「也不是很多啊!和我上高中的時候差不多,我那時候就沒超過11點鐘完成,你看看現在都幾點了?12點了」
 
酥酥又把參考書拿了過來說:「你看看嘛!都是難題,不好做,你多聰明啊,我這麼笨理所當然要搭些工夫」
 
李成烈看了兩眼說:「這不是理由,你看這道題,有簡便方法你幹嘛不使?」
 
「因為我擔心太簡單了容易出錯,我用複雜的要放心,嘻嘻.....」
 
「你這是什麼思想啊.....」
 
又一輪教育開始.....
 
晚上睡覺的時候,酥酥望著李成烈的臉,總是欲言又止。李成烈也知道他有話要說,便直接問道:「這麼看著我幹什麼?」
 
「我想問你一個事」
 
「問吧!」李成烈摸了摸他的臉。
 
「我要是在學校幹什麼壞事你也能感覺出來嗎?」
 
李成烈的表情立刻變得嚴肅起來,他質問道:「你是不是幹了什麼錯事?」
 
酥酥趕緊搖搖頭,抓著他的手說:「沒做,沒做,我什麼都沒做,我就是隨便問問」
 
「我告訴你,你只要一做錯事,我立刻就能感覺到,所以以後你要乖一點兒,要是被我知道你做錯事還瞞著我我就不客氣」
 
「知道了.....」酥酥喃喃地說,有些畏懼李成烈的這種表情,李成烈看他小臉上滿是謹慎,心裡不忍,把他抱了過去:「只要你聽話說好,我說這些都是對你好,我在公司除了公事,其他的都懶得說一句,這點兒話都留著給你說了,你還小,沒有人管你不行,我得對你負責任知道嗎?」
 
酥酥貼在李成烈的胸口說:「那是因為你是我的哥哥才疼我管我的嗎?」
 
「...............」
 
問過之後久久沒見李成烈回答,酥酥有些著急了,又問了一遍:「是嗎?你說啊,哥」
 
李成烈憋在嘴裡說不出口,這樣的話向來讓他頭疼,讓他說出口就像要了他的命。
 
「我就知道」酥酥緊緊抱著他說:「不過沒事,就是哥哥我也挺高興的」
 
李成烈皺了一下眉說:「行啦,不光是哥哥成了不?不是就有人倒了霉愛上你了嗎?」
 
酥酥立即笑逐顏開,聽李成烈的一句愛你真的難得啊,雖然他不像女人那樣整天想聽別人說一些甜言蜜語,但是有的時候心裡面不安了,就很想要一個安慰。
 
第二天酥酥到學校一直想著晚上跑步的事,真好,可以和李成烈一起跑步,只要是和自己愛的人做事,做什麼都特別期待,酥酥一天都開開心心的。
 
「我可以問你一個問題嗎?酥酥」酥酥的同桌裴千羽探過腦袋,一張圓圓的臉呈現在酥酥面前,酥酥一側頭,嚇了一跳。
 
裴千羽是這個班裡有名的人物,長的很胖,力氣也很大,聽說她曾經在教室裡把一個男生扔出去過,但是她人很善良,就是那心靈美的人。起初沒有人願意和她一桌,因為她占的地方大,夏天很熱。只有酥酥看起來脾氣最好,而且人也很瘦,老師就讓裴千羽和酥酥坐在一起了。
 
「你問吧!」酥酥爽快地笑著。
 
裴千羽一聽就咯咯笑了起來。圓圓的臉皺成一團。酥酥在旁邊看著想笑,但是又必須忍住,只好咬著嘴唇看著她。
 
「你今天為什麼都是摸肚子啊?不是懷上了吧?」
 
這話一說出來,酥酥的臉立刻就紅了。我表現得這麼明顯嗎?酥酥心想,他不好意思地朝裴千羽笑笑說:「我就是覺得自己肚子有點兒不舒服」
 
「這樣啊」裴千羽在書包裡摸了摸,拿出一個小袋子遞到酥酥面前:「給你,這裡面有治肚子疼的藥,不是上次我肚子疼竹子給我買的呢!她這人就是傻,一買買這麼多,你吃一粒吧」
 
酥酥趕緊擺手說道:「沒事,一會兒就好了,謝謝你」說完,酥酥趕緊低下頭做作業,裴千羽看他的確不像有事的樣子也就沒再問。
 
回到家裡,吃過晚飯,酥酥寫完作業,就迫不及待地跑去換衣服,換鞋。一個勁兒地在李成烈眼前晃,李成烈本來還想再處理一些東西,看到他那樣也只好趕緊換了衣服隨他出門了。
 
晚上真是好安靜啊!家附近沒有挨著大的馬路,所以都沒有多少車輛。李成烈帶著酥酥去了小區附近的體育場,酥酥以前經常來這裡跑步,但那個時候是因為心情不好,真沒想到現在可以和李成烈一起到這裡跑步,更沒想到自己今天會這麼幸福。
 
李成烈盡量照顧著酥酥的節奏跑著,但是酥酥還是在一跟緊跟,在後面氣喘籲籲:「哥,為什麼你現在上班也不運動卻比我強這麼多,我天天在學校上操怎麼還是跟不上你啊!」
 
「就你們那點兒運動也叫運動,我的身體素質過都是高中的時候煉出來的,所以你現在要多運動知道嗎?」李成烈一邊跑一邊說。
 
「嗯.....我一定.....好好鍛煉.....累死.....了,哥,我跑不動了」
 
「再堅持一圈,男孩子就要有韌性知道嗎?」
 
「知道.....」
 
又費力地跟了一圈,酥酥剛跑完就在原地喘著粗氣,滿頭大汗,李成烈像是沒事人一樣。李成烈用手順了順他的胸口說:「以後得堅持,回家吧,出了這麼多汗別著涼了」
 
回到家裡,酥酥直接軟倒在沙發上,剛才一下子跑了8圈,每圈也有400米呢!酥酥歇了一會之後,李成烈給了他一杯水。
 
「洗澡去吧,出了這麼多汗,正好我也要洗」
 
「你要和我一起洗?」酥酥的臉微微紅了。
 
「廢話,我們現在不是想在一起洗就在一起洗嗎?你還不樂意啊!」李成烈說完,就回屋子裡拿要換洗的衣服去了,酥酥在後面撅著嘴跟著,幹嘛黑臉啊?我哪有不樂意.....
 
待續.....
 
20160313221858_GynMW  
創作者介紹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