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明洙抱著小狗墜落了不知多久,才落到了一片柔軟的沙地上,並且很奇跡的沒有受傷。
 
「嗷唔嗷唔!!」小狗很亢奮,從金明洙衣兜裡跑出來,扯著嗓子學狼叫。
 
金明洙坐在沙灘上,震驚的看著周圍的景象。
 
眼前是一片無邊的海洋,泛著血一般的色澤,形狀奇怪的植物生長在黑色的礁石上,往遠處看,夕陽西下,半天火燒流雲。
 
「汪汪!」小狗扔下金明洙,撒丫子朝遠處狂奔而去。
 
「東雨!」金明洙大吃一驚,趕緊追了上去。
 
不遠處是一片枯萎的森林,小狗跑進去後,就不見了蹤影。
 
「東雨」金明洙又恐懼又擔心,大聲叫小狗的名字。
 
森林裡寂靜一片,安靜的有些詭異。
 
一只雙頭蛇從金明洙面前爬過,嘴裡叼著一只小老鼠。
 
「東雨!!」金明洙急得快要瘋掉,小狗只有巴掌大,萬一被吃了怎麽辦?
 
「oh!Shit!」遠處傳來一陣怒吼。
 
金明洙被嚇了一跳,轉身就看到一團黑影正在從遠處急速飛來,然後一眨眼的功夫,一個年輕人就落在了自己眼前,燦金的頭髮,綠寶石般的眼睛,看上去很英俊。
 
巫師?金明洙揉揉眼睛,想看看他有沒有騎掃帚。
 
「你就是那個傻瓜人類?」李浩沅沒好氣的看著他。
 
「.....」金明洙沒說話,心想我是人類,你是傻瓜!
 
「你剛剛在叫東雨?!」這才是李浩沅生氣的主要理由。
 
「是」金明洙點頭:「我找不到它了」
 
「他在我的床上,你當然找不到!」李浩沅驕傲的炫耀。
 
「你床上?」金明洙莫名其妙。
 
「當然,我們幾乎每天做愛!」李浩沅得意洋洋。
 
什麽!金明洙受到的刺激過大,站在原地乾咽口水。
 
獸!X!
 
可是東雨只有巴掌大,這人到底是怎麽做到的!
 
「你快把它還給我!」金明洙揪著他的衣服領子:「它那麽小,怎麽可以和你做愛!」
 
「他是我的情人!」李浩沅大怒。
 
「你為什麽不找個猴子去當情人!」金明洙吼他:「東雨是我的寵物,你這個變態!」
 
自己心愛的情人成了別人嘴裡的寵物,李浩沅氣得幾乎爆炸,恨不得把這個愚蠢的人類撕成碎片。
 
「李浩沅!」天邊突然傳來一聲驚呼:「混賬啊!這個魔法掃帚是壞掉的!」
 
「寶貝!」李浩沅大吃一驚,趕緊伸開雙臂撲過去。
 
然後金明洙就目瞪口呆的看到,一大坨布料從天而降,砸到了那個變態的懷裡。
 
自己究竟到了一個怎樣的世界啊.....
 
「親愛的」李浩沅從一大堆名貴的綢緞裡,把摔得半死的張東雨挖了出來。
 
「我要咬死那個設計師!」張東雨惡狠狠的把一根笤帚折斷:「那個混賬騙我說等哈利波特上映後,這種掃帚會變成最新的潮流趨勢!」
 
「不是說好我去城堡接你,怎麽自己來了?」李浩沅顯然對那把最新款的掃帚沒興趣,他更在意張東雨為什麽會這麽急沖沖的從天而降,該不會是為了這個白癡人類吧?
 
想到這一點,李浩沅惡毒的看了眼金明洙。
 
某人類覺得自己何其無辜,找狗沒找到,還遇到兩個神經病!
 
「東雨!」金明洙決定不去理他們,轉身想要繼續找小狗。
 
「這麽大聲幹什麽!」張東雨被嚇了一跳。
 
「聲音小了狗聽不到!」金明洙心情也很不好,不過話說回來,誰遇到這種事情心情都不會好。
 
「什麽?」高貴的吸血鬼伯爵幾乎瘋掉。
 
「你幹什麽!」金明洙一個沒留意,就被撲倒在了地上。
 
張東雨張開嘴巴,長長的犬齒隱隱發光。
 
又是一個血族?金明洙一愣。
 
堅硬的牙齒還沒來得及劃破皮膚的表層,張東雨就被人一把拽了起來。
 
「幹什麽!」暴躁系的伯爵心情很不好。
 
「你不許吸別人的血!」李浩沅整個人都掉進醋缸,嫉妒的快要瘋掉。
 
「.....你這個白癡!」張東雨一愣,眼角卻爬上一絲笑意。
 
「寶貝」李浩沅把他摟進懷裡:「餓不餓?」
 
「嗯」張東雨點頭。
 
金髮惡魔指尖一指,一邊的空地上立刻出現了一張華麗的大床。
 
「過來」李浩沅脫掉上衣,躺在床上沖張東雨伸手。
 
血族伯爵飛撲上去,狠狠咬上他的肩膀。
 
「慢一點,小心嗆到」李浩沅溫柔的拍著他的後背。
 
張東雨愛死了李浩沅鮮血的味道,整個身體都興奮的輕顫。
 
金明洙再次確定這兩個傢伙神經一定有毛病。
 
森林裡沙沙作響,沉浸在快感中的張東雨沒有覺察,金明洙和李浩沅卻都警覺的擡頭看著那片森林。
 
樹木向兩邊分開,一只白色的龐然大物從裡面衝了出來,停在金明洙三步以外。
 
金明洙目瞪口呆的看著那個大傢伙,有點面熟.....
 
「東雨!」金明洙驚呼:「你怎麽長這麽大了?!」
 
白色大狗腦袋上的黑毛動了動,從裡面露出一個小腦袋。
 
「東雨」金明洙大喜過望。
 
「汪汪汪!」小白狗撲到金明洙懷裡,親暱的和他撒嬌。
 
「oh!那是我的死神犬!」李浩沅驚怒:「明明是被李成烈搶走的!為什麽會在你那裡?!」
 
聽到李成烈的名字,金明洙一怔,然後把小狗抱的更緊。
 
「還給我!」李浩沅伸手。
 
「那就是你打算送給我的新寵物?」吃飽肚子的張東雨懶洋洋的回頭,瞇起眼睛看:「似乎看上去不怎麽樣啊」
 
「它是最純種的死神犬,長大後會有超能力」李浩沅擼袖子:「寶貝我去給你搶回來!」
 
「我不要」張東雨一口拒絕:「長的一點都不優雅.....我寧可去阿姆斯特丹的市場上買一只貴賓犬!」
 
「什麽?」李浩沅很受傷:「可是——」
 
「我說了我不要!」張東雨打斷他,扭頭目露兇光的的看著金明洙:「我比較在意的是.....剛才你叫這只狗什麽名字!!!」
 
「東雨」金明洙把小狗藏進衣兜裡,生怕被人搶走。
 
「混賬!我要去咬死李成烈!」張東雨暴躁。
 
「這件事留著以後再說!」李浩沅摟住他:「我們先去見我父親!」
 
「我不去!」
 
「去吧」
 
「不去!」
 
「去吧」
 
「NO!」
 
「YES」
 
.....
 
血族伯爵簡直彆扭到人神共憤,金髮惡魔忍無可忍,伸手把他甩上肩頭,扛著向亡靈神殿飛奔而去。
 
森林恢復了平靜,那只白色的巨型犬走過來,低頭蹭蹭金明洙的胸膛。
 
金明洙伸手摸摸巨型犬,發現它和小狗長得幾乎一摸一樣,不過大了好幾十倍,腦袋上的黑毛也不像小狗那麽亂糟糟,而是火焰的形狀。
 
巨型犬張嘴咬著金明洙的手腕,輕輕往前拽他。
 
「汪汪」小白狗也扒在衣兜裡沖金明洙叫。
 
金明洙猶豫了一下,終還是跟著巨型犬慢慢向遠處走去,一步一步,開啟了一場足以改變無數人命運的,異世之旅。
 
而在C市的高層公寓裡,南優鉉正蹲在廁所,奮力的洗一大盆衣服。
 
「用洗衣機就好了」金聖圭站在門口很無奈。
 
「這些不能用洗衣機,會洗壞掉!」南優鉉頭也不擡一下。
 
門鈴叮叮響,金聖圭放下手裡的茶杯去開門,進來三四個家裝工。
 
「怎麽了?」南優鉉好奇的跑出來看。
 
「我把小床賣掉了」金聖圭說的理所當然。
 
「唔.....」南優鉉臉一紅,跑回廁所接著洗衣服。
 
礙事的小床被搬走,金聖圭摸摸下巴,在大床上加了個枕頭。
 
至於被子嘛.....一床就好!
 
當天晚上,南優鉉坐在書房打遊戲,磨磨蹭蹭好久都不肯去睡覺。
 
主人是喜歡在下面的!可是,自己又不會在上面.....
 
 
緊張的腦子亂哄哄,於是小寵物傻兮兮的拽開自己的褲子,低頭往裡看。
 
那個.....等會要爭氣呀!
 
門口傳來一陣異樣的響動,南優鉉擡頭,就見金聖圭正站在門口看著自己,赤裸的上身線條明利,眸色也被欲望染成了墨黑。
 
「主人.....」南優鉉大腦空白,緊張的語無倫次,還沒想明白到底要說什麽,就被抱起來丟到了臥室床上,然後,就被親暈了!再然後,兩個人的衣服就被脫掉了!
 
眼光往金聖圭身下掃掃,南優鉉自卑的快要暈過去,自己的那個那麽小,根本就沒得比.....主人一定會失望!
 
金聖圭全然不知道自己的小傢伙在糾結什麽,見他盯著自己發呆,於是還很自豪的往跟前湊了湊。
 
南優鉉很丟臉的尖叫了一聲,扯過被子捂住腦袋。
 
夜色漸深,屋內的氣氛好到不能再好,南優鉉被金聖圭親的雲裡霧裡,雙腿不由自主纏上他的腰肢,扭動著身體想要更多。
 
看著小東西情動的樣子,金聖圭小腹裡彷彿燃起了火焰,只是還沒來得及做什麽,窗戶邊就突然傳來一聲巨響,然後穿著華麗鬥篷的血族親王從天而降,彬彬有禮的鞠躬道歉。
 
「抱歉兩位,打擾了」
 
「你來我家幹什麽!」金聖圭咬牙切齒,任何人在這種時候被打斷,都不會有什麽好心情。
 
「來告訴你一件事情」李成烈饒有興致的摸摸下巴。
 
「什麽事?」金聖圭皺眉看著他,還沒等李成烈回答,突然就聽到身下的小傢伙尖叫了一聲,然後把腦袋死死的埋在了自己懷裡。
 
「喂,寶貝」金聖圭好笑的拍拍他:「現在才反應過來,反射弧會不會長了點?」
 
南優鉉胳膊緊緊的摟著金聖圭,裝死。
 
「我去客廳等你」坦白來說,李成烈並不想整整激怒金聖圭,畢竟這個人身上的力量太強大,得罪他對自己沒好處,於是很識相的出了臥室。
 
「乖,我先出去一下」等李成烈出門後,金聖圭把小傢伙的手從自己脖子上拉開,用被子把他裹住:「等我」
 
「主人.....」南優鉉手死死的抓住金聖圭的手腕:「我.....」
 
「別怕,你是我的,我不會把你交給任何人」金聖圭溫柔的看著他:「相信我好不好?」
 
「親王很厲害」南優鉉小聲開口。
 
「我也很厲害」金聖圭安慰的低頭親親他:「別擔心,嗯?」
 
「嗯」南優鉉乖乖點頭,把手縮回被子裡。
 
客廳裡,李成烈正靠在沙發上喝酒,就見金聖圭面色不善的走了出來。
 
「到底什麽事?」金聖圭坐在他對面。
 
「有關於你樓下那個小可愛的事」李成烈放下手裡的酒杯。
 
「明洙?他怎麽了?」金聖圭臉又黑了幾分。
 
「他去我的城堡做客,結果不小心掉到了魔界」李成烈聳聳肩膀,話還沒說完,就見一個黑洞洞的槍口對準了自己。
 
「你想濫殺無辜?」李成烈挑眉:「他是自己掉下去的,干我什麽事?」
 
「你究竟想幹什麽?」金聖圭沉聲道。
 
「我什麽也不想幹,只是想問一下,你願不願意跟我一起去魔界找他」李成烈攤手:「不過看上去你似乎不願意,那算了,這個給你」
 
金聖圭接住李成烈扔來的東西,是金明洙從小戴到大的護身符,一只圓滾滾的小金兔。
 
金聖圭冷冷的看著李成烈:「你要是敢傷他,我讓你整個家族全部消失」
 
聲音雖然平靜,但傻子也能聽出他有多憤怒。
 
李成烈聳聳肩,轉身消失在了夜色裡。
 
第二天一早,金聖圭就帶著南優鉉去了血族城堡。
 
本來打算送小傢伙去金伯父家,不過一來小傢伙不願意,二來也不想讓金爸爸知道金明洙出事,再者,金聖圭覺得南優鉉身上有血族之王的基因,性格又呆呼呼,長的又好看,不管人類還是血族,覬覦他的人肯定都不在少數,因此還是帶在自己身邊才放心!
 
白天的城堡很安靜,只有野貓在廢墟上尋找著食物。
 
南優鉉雖然還是會本能的害怕,不過因為有金聖圭一直在身邊,所以也並沒有太緊張,反而很勇敢的帶著金聖圭進了城堡。
 
昏暗的走廊裡站著一位銀髮管家,手裡拿著燭台,穿筆挺的燕尾服,彬彬有禮的朝金聖圭微微欠身:「主人在走廊盡頭的臥室裡」
 
金聖圭有些意外,不過也沒有多言。
 
走廊有些長,走到一半的時候。一扇門突然打開,從裡面走出來一個和南優鉉差不多大的少年,同樣是精緻的五官,頭髮卻是火焰的顏色。
 
丹尼有些驚訝的看了眼走廊裡的兩個陌生人,然後很快又低下了頭,默默的從他們身邊走了過去。
 
「我認識他」南優鉉扭頭沖金聖圭小聲說。
 
「怎麽認識的?」金聖圭剛才看到了少年手腕上紅色的鋼圈,那是主人給寵物的標記。
 
「我剛逃出來的時候,肚子餓,於是去城堡後面喝水,他看到後給我餅乾吃」南優鉉眨眨眼睛。
 
「肚子餓就去喝水?」雖然知道小傢伙變成人形之前過的很糟糕,不過真的聽到後,還是覺得心裡一疼。
 
「嗯,找不到別的東西吃」南優鉉有點不好意思:「城堡後有水,還有好吃的野果,有時候會掉到地上」
 
金聖圭看著他有些害羞的笑容,低頭在他臉頰輕輕一吻。
 
走廊的盡頭,是一間大大的臥室。
 
和想象中的不同,血族統治者的生活似乎並不奢華,也沒有典籍裡經常畫到的血腥場面,整個房子裡就只有一張床和一個搖椅,所有的物品都是黑色,只有常年不敗的玫瑰,在床邊開出妖艷的紅。
 
「我以為你至少要考慮到下午」李成烈從搖椅上站起來。
 
「走吧」金聖圭不想和他廢話。
 
「走之前,我建議你,」李成烈指指南優鉉:「把這個小傢伙留下,帶他去可能會有危險」
 
「不可能」金聖圭一口拒絕。
 
「那就變回原來的樣子吧」李成烈聳聳肩:「血族之王的基因,不止人類想要,魔界也想要,雖然他其實沒多大的用途,但是別人不一定相信,我不想太麻煩」
 
金聖圭猶豫了一下,扭頭看向南優鉉,小東西不會打架,自己對魔界也知之甚少,如果他能變回去,自己的行動的確要方便很多。
 
「我聽主人的」南優鉉很信任金聖圭。
 
「這是咒語」李成烈遞給南優鉉一頁發黃的羊皮紙:「小東西,我沒有理由傷害你,所以,不用擔心」
 
南優鉉看了眼金聖圭,見他沒有拒絕,於是接過了那張破舊的咒語書頁。
 
咒語很短卻很拗口,南優鉉又笨,念了好久才勉強背下來。
 
第一次,小傢伙給自己變出了一條綠尾巴。
 
「噗.....」血族親王很沒有形象的把紅酒噴了出來。
 
第二次,南優鉉背的稍微熟練了一點,然後,耳朵綠了。
 
「呃.....」金聖圭摸摸他。以示安慰。
 
南優鉉很懊惱,努力努力的回憶了半天後,終於「嗖」的一下,消失的無影無蹤,只在地上留下一堆衣服。
 
「優鉉!」金聖圭被嚇了一跳。
 
衣服裡動了動,慢吞吞的爬出一只縮小版的小恐龍,短短的小爪子,大大的腦袋,跟以前一樣,一點都沒有變。
 
金聖圭鬆了口氣,把南優鉉裝進了自己的衣兜裡。
 
「咕唧!」小東西不滿的探出腦袋,什麽都看不到了!
 
「進去」金聖圭給他按下去,扣上衣兜的扣子:「到了再放你出來」
 
「咻.....」衣兜裡傳來一聲極度不滿的哼唧,然後金聖圭眼睜睜看著自己的衣兜被森森撓出一個洞,從裡面慢慢伸出一只小綠爪子,沖自己握住揮了揮,然後又迅速縮了回去。
 
金聖圭哭笑不得,小東西膽子越來越大了。
 
而在魔界,金明洙的情況似乎並不像金聖圭想象的那麽糟糕。
 
那天金明洙跟著大狗漫無目的的走了一陣,居然就到了一個小鎮,有餐廳有酒館,有小販在兜售一種圓圓的糖果,甚至還有人在跳圓圈舞,整個地方看上去和普通的城鎮沒有任何區別,除了人——如果他們還能被稱之為人的話。
 
金明洙到小鎮的第一天,先是看到一個長著翅膀的美女在集市上露大腿跳艷舞,然後又看到了一個半人半豹的怪物在乞討,然後就在他目瞪口呆的時候,突然斜裡衝出來一個頭上長角的怪老頭,拼命給自己推薦他家的旅店,啤酒還有.....呃,女兒。
 
金明洙對他的女兒自然是沒興趣,對啤酒的興趣也不大,但是對老頭嘴裡柔軟潔白的床還是很有期待的,既來之則安之,看哈利波特長大的金明洙對這些稀奇古怪的事物接受及其迅速,很爽快的就跟著老頭去了旅館。
 
旅館很小,不過房子的確很乾淨,牆壁床單都是雪白,讓金明洙恍惚覺得自己似乎到了醫院。
 
「等等!」金明洙叫住正準備出門的老頭:「我沒錢.....」
 
「不要緊不要緊」老頭點頭哈腰,小心翼翼的退出了屋子。
 
這是怎麽回事?金明洙很莫名其妙,但是又一想.....估計又是李成烈從中搞鬼!
 
那個混蛋!金明洙把自己扔到床上,懶得再去想原因,反正該來的總會來,自己從小到大,又不是沒被綁架過。
 
一大一小兩只死神犬爬上床,一左一右的拱他。
 
金明洙一只手摟住大狗,另一只手把小白狗翻過來,伸出手指戳它。
 
小白狗嗚嗚叫,四只小爪子蜷在一起護住肚皮。
 
不同於陰森的血族城堡,這裡的陽光很溫暖,仔細聽聽,似乎還有海浪的聲音。
 
擔驚受怕好幾天的金明洙,和小狗玩了一陣之後,不知不竟沉沉睡去。
 
小狗爬進他懷裡,把自己卷成一個小小的白球。
 
樓下,年邁的店主正在用鵝毛筆寫信。
 
一只金色的蝙蝠倒掛在啤酒櫃上,露出血紅的牙齒,不耐煩的扇翅膀。
 
金聖圭跟著李成烈到了魔界後,就解開了衣兜的扣子。
 
小恐龍用爪子捂住臉,蜷在衣兜裡生氣不理他。
 
金聖圭好笑的戳戳它,也沒說什麽,只是繼續往前走。
 
半天之後,南優鉉終於忍不住好奇,慢慢吞吞的把腦袋蹭到了衣兜外,看熱鬧。
 
走了一個多小時後,兩人爬上了一座小山,可以看到遠處有一座城鎮,還有一座高聳入雲的黑色巨塔。
 
「那裡是亡靈聖殿,住著這個地區的統治者」李成烈指著那座巨塔:「要是你遇到麻煩,或許可以去那裡尋求幫助」
 
「明洙在哪?」金聖圭問他。
 
「不知道,不如我們分頭去找?」李成烈笑的邪惡:「誰先找到,他就是誰的」
 
話音剛落,血族親王就消失的無影無蹤。
 
金聖圭臉色陰沉,帶著南優鉉一起,向那座城鎮大步走去。
 
而在亡靈聖殿裡,一場豪華的宴會正在熱鬧上演。
 
尊貴的魔王面無表情的坐在首位喝酒,不過他板著的死人臉並沒有影響大家的心情,反正王幾千年來一直是這樣,也習慣了。
 
宴會進行過程中,所有人都忍不住不斷往樓梯上看,請柬上說今晚李浩沅王子會介紹一位尊貴的客人給大家認識,怎麽到現在還不出現?
 
樓上的臥室內,張東雨正披著浴袍,露著胸膛和長腿,很不優雅的站在床上扔枕頭。
 
「寶貝你跟我下去好不好?」李浩沅苦口婆心的圍著床轉圈。
 
「不去!」張東雨氣惱的指著他:「沒有禮服,我難道穿浴袍下去?」
 
「我幫你準備好了」李浩沅趕緊指著一旁衣架上掛著的黑色禮服。
 
「不穿!你選的衣服簡直和你一樣土!」張東雨抱著胳膊拒絕。
 
「那你要穿什麽,我馬上去巴黎幫你買,五分鐘內回來」李浩沅好脾氣。
 
「誰要穿那些櫥窗裡的成衣!我的衣服都是提前半年定制的!」張東雨不屑:「穿那些衣服我寧願裸奔!」
 
「可是我請了很多客人,我的父母也等著見你」李浩沅耐著性子哄。
 
「不去!我為什麽要見他們,和我又沒關係!」血族伯爵優雅的揚著下巴,裹貂皮大衣一樣裹緊浴袍。
 
.....
 
腦袋揚了半天,張東雨也沒聽到李浩沅的聲音,於是有點納悶,眼光往下掃了掃,咦?人哪去了!
 
走了?居然走了?居然把自己一個人丟下走了?張東雨怒火沖天,跳下床就準備去找他算賬。
 
「你真是給血族丟人」窗口傳來熟悉的聲音,張東雨憤憤回頭,剛好對上李成烈鄙夷的眼神。
 
「你才是血族的恥辱,到現在也沒把那個人類拐上床,還把暗靈領來魔界」張東雨不客氣的反擊。
 
「喂,你緊張也不要拿我撒氣」李成烈指著他的鼻子。
 
「我怎麽可能緊張!」張東雨大怒:「不就是見見那白癡的父母和朋友,我才不緊張!」
 
「隨便你怎麽說」李成烈懶洋洋的躺在床上:「不過我提醒你,你剛才的話夠傷人的,最好去道個歉」
 
「我怎麽可能道歉!」張東雨一臉驕傲。
 
李成烈懶得理他,拽過被子,睡覺。
.....
 
五分鐘後,張東雨磨磨唧唧從臥室出來,抓住一個侍女兇巴巴的開口:「李浩沅呢?」
 
「王,王子他在樓下酒會」侍女被嚇了一跳。
 
張東雨哼哼了一聲,整整衣領下台階。
 
樓下的大廳裡,李浩沅正在一個人坐在角落喝悶酒,周圍有想搭訕的貴族小姐,都被他身上的煞氣震了回去。
 
「兒子怎麽了?」魔王面無表情的問王后:「他不是說要介紹情人給我們認識嗎?」
 
「我怎麽可能知道」王后搖著水蛇腰,笑容滿面的紮進一堆貴婦裡,開始討論這次宴會上最帥的青年應該是誰。
 
「李浩沅真的是她親生的嗎?」魔王繼續面無表情的問一邊的執事。
 
「千真萬確」執事肯定的點頭。
 
魔王揉揉眉頭,喝酒。
 
舉辦派對的大廳很高,樓梯也很長,張東雨一邊走一邊往下看。
 
唔,和血族的派對也沒有什麽區別,而且人都長的不怎麽樣,起碼都沒自己好看.....等等,那個坐在寶石王座上的面癱大叔,不會就是李浩沅的父親吧?傳說中的魔王?張東雨好奇,張大眼睛使勁看。
 
樓下有無聊的貴族小姐端著紅酒四處走動,突然就瞥見了站在樓梯上的張東雨,於是頻頻拋媚眼。
 
血族伯爵外表俊美氣質高貴,頭髮是淺淺的亞麻色,皮膚有些蒼白,不過看上去更加惹人憐愛,黑色西裝剪裁合體,身材頎長腰肢纖細,站哪都是焦點!
 
於是很快,大廳裡原本交談甚歡的人們都注意到了張東雨。
 
「哦!哪裡來了一個這麽可愛的寶貝兒!」王后眼睛裡冒桃心,張開雙臂就扭了過去,結果被一個半路殺出來的人結結實實摟在懷裡。
 
「放手,你這個混小子!」王后大怒。
 
「母親,他叫張東雨,是我的寶貝」李浩沅咬牙切齒,加重了“我的”讀音。
 
「王后您好」張東雨優雅的行禮。
 
「你好,希望你玩的愉快」王后剛才差點李浩沅勒死,於是狠狠的瞪了兒子一眼,不甘不願的回到了那堆貴婦人裡。
 
高高在上的魔王目睹完全過程,淡定喝完酒後默默握拳。
 
兒子,good job!
 
張東雨和李浩沅對視十秒鐘之後,血族伯爵扁扁嘴:「衣服傻死了!」
 
李浩沅壓根沒想到彆扭又完美主義的張東雨居然會先妥協,穿著自己送的禮服來參加宴會,一時間有些幸福過度,於是傻呵呵的點頭。
 
「你這種人簡直是社交界的噩夢」張東雨高貴的擡著下巴,端著酒杯推開李浩沅,開始四處找人搭訕。
 
「帶你去見我的父親」李浩沅拉著他就向王位走。
 
「你這個混蛋!」張東雨罵罵咧咧,左腳差點踩到右腳。
 
「你別緊張」李浩沅幫他整整頭髮:「我父親一定會很喜歡你」
 
「我為什麽要讓他喜歡?」張東雨翻白眼。
 
李浩沅沒說話,握著張東雨冰冷的左手,一起踏上了神階。
 
大廳裡鴉雀無聲,全部的人都停下了手裡的動作,看著台階上並肩而行的兩個人。
 
「哦,那個混蛋!這種重要的場合,居然把他的母親扔在人群裡!」王后扔掉手中的酒杯,念動咒語瞬間移動到了王座。
 
「他們為什麽都在看我們?」張東雨心裡發毛,冰涼的手心沁出冷汗。
 
李浩沅沒說話,只是拉著張東雨走到了王座前,然後單膝跪地微微低頭。
 
李成烈端著一杯紅酒靠在二樓圍欄上,饒有興致的看熱鬧。
 
原本由黑色巨石砌成的牆壁上突然開始開出一朵又一朵的玫瑰,天花板上的綠色火焰也變成了華麗的水晶吊燈,長著黑色羽翼的惡魔站在魔王身邊,嘴裡念著古老的咒語,遠處隱隱傳來頌歌,蒼涼而又肅穆。
 
「怎麽回事?」張東雨莫名其妙的看著四周。
 
「別緊張,一個小儀式而已」李浩沅拉過他的左手,小心翼翼的往無名指上套了一個暗黑色的指環。
 
等等,左手,無名指?!
 
張東雨覺得一股血沖到了自己腦頂,還沒來得及發飆,卻覺得自己全身一僵,念動咒語試了試,也毫無用處。
 
這個世界上能把自己的魔法封印的,除了那個睡了一千年的王,就只有.....
 
張東雨怨念的擡頭,果然看到李成烈正在沖自己舉酒杯。
 
我一定要咬死他,不對,我一定要拔掉他的犬齒!張東雨氣得頭暈。
 
一旁的李浩沅激動的眼睛發光,牽著張東雨的手轉身向大廳裡的人們示意,並且抱著他來了個冗長且纏綿的法式深吻。
 
底下歡呼一片,王子有了未婚妻,這是一件多麽值得起慶祝的事情!
 
於是第二天,各個小報的頭條都是兩人相擁接吻的畫面,文章紛紛讚揚李浩沅王子對張東雨癡心一片,求婚時不忘將整個地獄大廳利用幻魔法變成華麗玫瑰風,簡直浪漫到讓人想流淚。在這片黑色的蒼涼大陸上,紅色玫瑰第一次成為潮流,並且價格直線上升,異性戀成為了土掉渣的象征,異性戀者更是整日提心吊膽,生怕被父母朋友發現,為此,魔界博學的艾瑞卡教授不得不在報刊上發表連載,宣稱愛是不分性別的,並號召大家不能歧視異性戀者,更不能朝大街上牽手的異性戀吐口水,學校裡也緊急加了一門課程,名為《教你認識異性的魅力》,以免將來同性戀過多,導致魔界人口減少,不過又有小道消息稱,著名的醫學博士卡門小姐已經在研究如何才能讓男性享受生子的權利.....總的來說,因為張東雨的到來,整個魔界有了一點小小的混亂,不過誰會在意呢?大家過得開心,這就已經很好了。
 
八卦小報的記者冒著被死神犬追的危險,整日隱蔽在亡靈聖殿附近,等著拍王子和王妃牽手出門的畫面,不過一連三天都一無所獲,於是一份份熱騰騰的報紙新鮮出爐,宣稱這堆甜蜜的戀人日日纏綿,已經連門都不想出,文章措辭之香艷,細節描寫之詳細,讓魔界的父母們憂心忡忡,生怕影響到孩子們未來的健康發展。
 
不過這一切,城堡裡的兩個人都絲毫不關心。
 
因為,這次,張東雨,徹底,生氣了。
 
平常張東雨雖然經常生氣,但最多也就是摔摔東西,哄兩句也就好了,但這次的情況似乎與所不同,在那天的宴會結束後,李成烈剛一撤掉佈在張東雨身上的封印,他就立刻制造了一個結界把自己圍住,然後開始在裡面生悶氣。
 
「呃.....」李成烈蹲在結界外看他:「真的生氣了?」
 
張東雨不耐煩的皺皺眉頭,左手一個響指,又給自己周圍加了一層結界——隔音用。
 
李成烈很無奈,只得利用魔法把張東雨搬上床,好讓他睡得舒服一點。
 
雖說李浩沅在魔界擁有強大的魔力,但他也不敢強行撤掉張東雨身上的結界,一來自己不了解血族的魔法,怕傷到他,二來也怕來硬的張東雨會更加生氣,於是只得整天愁眉苦臉,看著沉睡中的張東雨唉聲嘆氣。
 
魔界的夜晚很冷,卻不算很黑暗,天空中有閃爍的六芒星,空氣裡還會不斷燃起一小簇一小簇的綠色或者金色火焰,很像剔透的寶石。
 
李浩沅坐在頂樓的平台上,看著天空中飛來飛去玩耍的小惡魔發呆。
 
「坦白來講,你選擇的這個地方簡直糟透了」李成烈走到他跟前:「地上都是沙礫,而且不遠處的湖邊還有雙生巫女在做愛,要是讓張東雨知道,估計他會把你的眼睛挖掉」
 
「已經六天了」李浩沅懊惱的捶頭:「他超過七天不吸血就會餓暈,可是他一直不肯打開結界讓我進去」
 
「換了我被人騙去結婚,也會生氣」李成烈攤手:「最起碼你也應該讓他有個心理準備」
 
「我以為他最多像以前那樣咬我幾口」李浩沅很沮喪。
 
一只金色的蝙蝠撲騰著翅膀落在李成烈肩頭,嘴裡叼著一封信。
 
「又是那個人類的消息?」李浩沅問他:「你到底為什麽要讓他來魔界?」
 
「因為好玩」李成烈抖開信紙。
 
「不用這麽敷衍我吧?」李浩沅不滿。
 
李成烈沒空理他,看完信上的內容後,有點頭疼的揉了揉眉頭。
 
自己是不是應該出去見見他?再這麽鬧下去,整個魔界都會被他攪得天翻地覆。
 
金明洙來魔界不到十天,就已經成了瘟神的代名詞,剛開始時有個喝醉酒的惡魔醉眼昏花的摸了一把他的腰,結果被一大一小兩只死神犬追的滿大街跑,連褲子都被拽掉,成了當天地獄小報的頭條,後來又有女巫找金明洙搭訕拋媚眼,然後第二天這個女巫就被人封印了所有的巫術,最後淪落到在酒館跳艷舞,更離譜的是有一次金明洙在大街上走路,有一個不知死活的火精靈駕著隱形馬車想撞飛他,結果車軲轆還沒來得及壓上金明洙,那兩匹拉車的馬就慘叫著化為了灰燼,連帶著整個馬車都被消掉了大半,精靈自然也跟著喪命,所有人這才反應過來,這個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的人類身上,已經被下了強大的魔法結界,所有妄圖傷害他的人,到頭來都會死的很難看。
 
惹不起,總還是能躲的起,於是金明洙所到之處,周圍的人都會瞬間移走,能離多遠就離多遠,生怕被牽連。
 
在某次,金明洙走進鬧市區一家人滿為患的披薩店,三秒後,整個披薩店裡的人消失的無影無蹤。
 
金明洙愣了三秒鐘,然後挽起袖子,衝到櫃台前拎著錘子叮玲哐啷一頓砸,砸完後就帶著兩只死神犬揚長而去。
 
一個小時之後,可憐的披薩店老板才壯著膽子從櫃台下爬出來,哆哆嗦嗦的寫信給這一區的巡視惡魔長,匯報這一在光天化日下發生的慘案,並且在遭受的損失數目後偷偷加了一個零。
 
然後從這一天起,金明洙開始瘋狂的挑釁惹事,今天去餐館吃飯的時候劃花了店主和魔王的合影,明天喝酒的時候踢翻了整個紅酒櫃,後天又指使死神犬咬掉了某美貌巫女的裙子,總之把自己能想象到的壞事都幹了個遍。
 
整個魔界的人怨聲載道,紛紛寫信給魔王,強烈要求把這個“比神父還要讓人討厭的人類”驅逐出境。
 
終於有一次,在金明洙拿著打火機試圖燒掉一個酒窖時,突然被一股狂風卷的睜不開眼睛,再次睜眼,已經到了旅館的房間,窗邊站著一個人,黑衣黑髮,左手戴著血色瑪瑙的指環。
 
「你終於肯出現了?」金明洙一點都不意外。
 
「你這麽鬧,不就是想讓我出來?」李成烈看著他:「找我什麽事?」
 
「我要出去」金明洙不想和他繞彎。
 
「你自己跳下來的,為什麽要我帶你上去?」李成烈好笑的問道。
 
「你!」金明洙怒氣沖沖。
 
這個混蛋是故意的!
 
「別擔心,會有人來帶你出去的」李成烈指向窗戶,那裡立刻出現一幅畫面,金聖圭滿身都是泥土,臉上也有傷痕,正靠坐在一棵黑色的枯樹下,南優鉉蹲在一旁,正在幫他包紮腿上的傷口。
 
「聖圭?」金明洙震怒:「你對他做了什麽?」
 
「一點小考驗而已」李成烈挑眉。
 
「你混蛋!」金明洙揪著他的衣領吼:「快點放了他!」
 
「放心,沒人能傷害他,我也不捨得傷害他」李成烈聳肩:「你是他的好朋友,不會不知道他真正的身份吧?」
 
「你知道聖圭的身份?」金明洙先是一愣,然後似乎猜測到了什麽:「所以你想利用我,讓他來這裡.....你到底有什麽目的?」
 
「不管你相不相信,CX389掉到你家是個意外,我最初的目的也是單純想跟你上床」李成烈俯身在他額頭一吻:「不過現在,事情好像越來越好玩了,所以,耐心等他來救你吧」
 
金明洙冷冷的和李成烈對視了三秒鐘,突然就朝他撲了過去,不過瞬間就被制服。
 
「這麽討厭我?」李成烈皺著眉頭,從金明洙手裡拿過那把銀質匕首:「你該不會是想用這玩意殺了我吧?還真是傻的可愛」
 
「混蛋!我不會放過你的!」金明洙被扭著胳膊動不了,於是只有破口大罵。
 
李成烈嘆了口氣,伸手在金明洙額頭上輕輕點了點。
 
中了昏睡魔法的金明洙只覺得眼皮越來越沉,很快就陷入了黑甜的夢鄉。
 
「睡吧,睡到他來為止」李成烈把金明洙放到床上,在他周圍設下了一個保護結界。
 
門被慢慢推開,從外面擠進來一只巨型死神犬,嘴裡叼著一只昏過去的小白狗。
 
「幹得好菲力」李成烈摸摸下巴。
 
巨型犬走到床邊,把小狗放在金明洙懷裡,小心翼翼的給它蹭出一個舒服的姿勢趴好,然後回到李成烈身邊搖尾巴。
 
「親王」門外有人小聲敲門:「李浩沅王子讓您回去參加會議,商量有關於戰爭的事」
 
「知道了」李成烈拍拍大型犬的腦袋:「走吧菲力,我們去討論一下,如何才能解決掉那些該死的神父」
 
到了會議大廳後,裡面已經等候了十幾位魔界高官,不過由於尊貴的魔王還沒有到,所以大家自覺分為四人一組,開始叼著香煙搓麻將。
 
幾千年後,魔界的後人們在翻開史書時,會看到整個魔界的年輕將領們在等待會議開始的間隙,經常會抽出時間研究一門“來自東方的神秘藝術”,場面十分令人感動,然真正的情況是這些精英們經常會為了麻將桌上輸掉的一兩個金幣互相豎中指,然後吐口水,最後光膀子幹架,當然這一切都是,呃,最高機密,沒人會知道。
 
「我一點都不想承認他們是整個魔界的精英」李成烈一進門就看到又有兩個將領站在椅子上,正在吐沫飛濺的問候對方的母親,於是痛苦的揉揉眉頭。
 
「但事實上他們的確是」李浩沅無精打采。
 
「還在為張東雨擔心?」李成烈坐在他旁邊。
 
「他終於打開了一點結界,不過只是讓人送了兩個血袋進去」李浩沅郁悶:「並且說我要是敢靠近就宰了我」
 
「他居然寧可喝冷凍血漿也不要你的血?」李成烈很意外,轉而又滿臉同情的拍了拍李浩沅的肩膀:「你這下完蛋了,他以前一向完美主義,從來不吃不新鮮的東西」
 
「不要再說了」李浩沅趴在桌子上嘆氣。
 
一只黑色的貓頭鷹飛到大廳裡,丟下一封信後離開。
 
底下的將領們見怪不怪,沒人去管那封掉到地上的信,黑色貓頭鷹是魔王專有的信使,所以那封信的內容不用看也知道,絕對是王有事來不了的通知。
 
「你父親為什麽又不來了?!」李成烈皺眉。
 
「他昨晚去酒窖視察,所以醉倒是必然的」李浩沅強打起精神坐到首位:「各位,會議開始」
 
「這圈打完!」魔界的最高將領諾雷一邊搓麻將一邊扯著嗓子喊。
 
.....
 
李成烈再次無力的扶額。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