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聖圭原本想著從南優鉉嘴裡了解一些有關於李成烈的事情,結果問了之後才發現,小傢伙除了知道對親王要絕對服從之外,其餘的基本上是一無所知。
 
金聖圭倒是無所謂,反正小傢伙在血族待了本來就沒多久,自己也沒抱多大希望。可是南優鉉卻因此很郁悶,自己怎麽這麽笨,什麽都幫不到主人。
 
晚上睡覺的時候,南優鉉早早就爬上小床,把腦袋捂進被子裡,自己跟自己生氣。
 
「怎麽了?」金聖圭隔著被子拍他:「腦袋出來」
 
南優鉉猶豫了一下,把被子往下拉了拉,露出一雙烏溜溜的眼睛。
 
「不舒服?」金聖圭摸他的額頭。
 
「沒有」南優鉉躲過金聖圭的手。
 
「那不高興了?」金聖圭問他。
 
「唔」南優鉉點頭:「我笨」
 
「怎麽又嫌自己笨」金聖圭哭笑不得,小傢伙這是周期性復發啊。
 
「就是笨,什麽都不知道」南優鉉自我嫌棄。
 
「你在家會收拾屋子,會做飯,在公司會幫我收拾文件,會整理電腦上的資料,怎麽會笨?」金聖圭耐心開導他。
 
「所以才笨,只會做這些!」南優鉉呆歸呆,可是也知道這些事情誰都會做。
 
「做這些事情就是笨了?」金聖圭理理他額前的亂髮:「你每件事情都做得很好,大家都喜歡你不是嗎?」
 
「唔,大家都喜歡我,主人也喜歡我?」南優鉉把嘴捂進被子裡問。
 
「.....嗯」金聖圭點點頭:「只要你不嫌自己笨,我就喜歡你」
 
「我不笨!」南優鉉趕緊搖頭。
 
「這就對了」金聖圭捏捏他的鼻子:「晚安」
 
「晚安」南優鉉幸福的冒泡泡。
 
一個小時兩個小時.....直到淩晨三點,南優鉉還是亢奮過度睡不著,後面乾脆爬起來趿拉著小拖鞋,跑到大床邊去看金聖圭,怎麽看怎麽帥!
 
於是伸出食指,不老實的在他臉上摸摸,摸了半天之後,南優鉉低頭,在金聖圭臉上迅速親了一下,然後趕緊跑回到小床上,把自己卷進被子裡傻呵呵的笑。
 
早就被他折騰醒的金聖圭哭笑不得,自己收養了個小流氓。
 
第二天早上,南優鉉一大早就爬起來做早餐,然後跑進臥室去叫金聖圭起床。
 
「今天周末,起這麽早幹什麽?」金聖圭打呵欠。
 
「大懶蟲!」南優鉉咯咯笑著扯他的腮幫子。
 
金聖圭敲敲他的腦袋,由著他把自己的臉揪來揪去。
 
相對於他剛來時如履薄冰的樣子,自己更喜歡現在的這個活潑搗蛋的小傢伙。
 
「昨晚沒睡好啊?怎麽眼睛腫了」金聖圭明知故問的逗他。
 
「嗯,這裡疼」南優鉉卷起自己的睡衣邊邊給金聖圭看。
 
本來昨晚就很亢奮,結果腰那裡突然就開始疼,於是更睡不著。
 
「疼?」金聖圭皺眉,湊近去仔細看了看南優鉉腰間的那個蛇形紋身,在自己的記憶中應該是黑色的,可是現在看看,卻覺得那個紋身的顏色開始有點發紅。
 
「昨晚疼,不過現在好了」南優鉉被金聖圭看的有點不好意思。
 
金聖圭笑笑,帶著他去吃早餐。
 
吃完早餐後,金聖圭穿好外套剛準備出門,回頭卻看到小傢伙正滿臉不高興的坐在沙發上看自己。
 
「又嫌自己笨?」金聖圭好笑的坐到他跟前。
 
「我不笨,主人才笨!」南優鉉抱著沙發墊子,轉身不理金聖圭。
 
「我怎麽笨了?」金聖圭揉他的頭髮。
 
「主人說好這個周末帶我去嘉年華的」南優鉉嘟囔:「騙人!」
 
「呃.....我忘了」金聖圭道歉:「對不起」
 
「沒關係」南優鉉悶悶的。
 
「這樣吧,我們一起出門,先去圖書館查資料,然後再去嘉年華,不過玩的時間要短一點,好不好?」金聖圭哄小呆瓜。
 
「好!」南優鉉高興了,吧嗒吧嗒跑到屋子裡去換衣服。
 
國家圖書館很大,金聖圭進門後直奔二樓兒童畫報區,給小傢伙拿了一堆童話書。
 
「你乖乖在這,我去找個朋友,馬上就回來」金聖圭囑咐:「不許亂跑!」
 
「嗯」南優鉉乖乖點頭,從兜裡摸出一顆水蜜桃軟糖遞給金聖圭。
 
「明洙昨天給你的那個?」金聖圭接過來。
 
「嗯,好吃」南優鉉笑瞇瞇:「主人喜歡的話,下次我再向他要!」
 
「小笨蛋」金聖圭捏捏他的小鼻子,轉身出了門。
 
坐電梯到了頂樓後,金聖圭熟門熟路的穿過走道,在一扇緊閉的白色大門前停住,用指紋打開了電子鎖。
 
「聖圭,你怎麽來了?」厚重的防爆門被開啟,屋內坐著的,正是金明洙的父親金忠涵。
 
「來查些資料,沒想到伯父也在」金聖圭也有些意外。
 
「你最近對血族很感興趣?」金忠涵放下手裡的書和他聊天。
 
「嗯」金聖圭想了想,猶豫道:「如果我有血族之王的基因,有沒有可能克隆一個力量相同的出來?」
 
「你知道血族之王在哪裡?」金忠涵一驚。
 
「沒有,不過我收留了一個用他的基因複製出來的寵物」金忠涵對於金聖圭來講亦師亦友,因此金聖圭也沒瞞他。
 
「那就不行了」金忠涵搖頭:「二次複製的成功率基本為零,不過你可以把那個寵物交給我和小吳,試試看能不能通過實驗激發他體內的能量,然後用來對抗——」
 
「不能」還沒等金忠涵說完,金聖圭就打斷他:「我不會用他做實驗」
 
「我只是建議,別緊張」金忠涵好笑的看著他:「捨不得?不過血族的寵物是很漂亮,什麽時候領來給伯父看看?」
 
「呃.....」金聖圭摸摸鼻子望天。
 
「你是來查什麽資料的?」金忠涵見他有些尷尬,於是主動換了個話題。
 
「哦,那個小寵物身上的印記最近開始發紅,我來查查是為什麽」金聖圭打開搜索引擎。
 
「你是說那個屬於血族之王的薔薇印?」金忠涵問。
 
「嗯」金聖圭點頭,伯父知道?
 
「知道」金忠涵看上去好像強忍著笑。
 
「什麽?」金聖圭心裡湧上不好的預感。
 
「薔薇印發紅啊」金忠涵推推鼻梁上的眼鏡,轉身從身後的架子上拿下一本書,攤開遞給金聖圭。
 
金聖圭看了兩三頁後,郁悶的想跳樓。
 
蒼天,小傢伙居然還有發情期?
 
「有沒有什麽辦法,可以不讓他.....發情?」金聖圭艱難的問。
 
「他本質上是小動物,小動物都是會發情的,這是自然規律」金忠涵看上去隱隱有些幸災樂禍,和某個時候的金明洙真是.....像啊!
 
金聖圭哭笑不得。
 
到兒童閱覽室後,南優鉉正在認認真真的看童話,連金聖圭坐到自己身邊都不知道。
 
「小傢伙」金聖圭叫他。
 
「唔」南優鉉被嚇了一跳。
 
「呵呵,走吧,去嘉年華」金聖圭拍拍他。
 
「.....不想去」南優鉉期期艾艾:「想看書」
 
金聖圭本來就對什麽嘉年華遊樂場之類的沒有任何興趣,一聽他不願意去了還覺得挺高興,可是再一看南優鉉看的畫冊,王子公主正在甜蜜的擁吻,於是金聖圭就有點心驚肉跳,這些東西看多了,發情期提前了怎麽辦?!
 
「乖,我們不看這個了,帶你去嘉年華吃小熊棉花糖,再和小醜一起騎馬好不好?」金聖圭把他手裡的書合起來。
 
「好呀!」南優鉉很聽話,唔,有小熊棉花糖吃,也不錯!
 
嘉年華裡很熱鬧,南優鉉拽著金聖圭東看看西看看,看完馬戲表演又和小醜一起拍照,什麽都想試一試。
 
金聖圭拽著小傢伙,專揀耗費體力的遊戲玩,最好把小東西累趴下,回去就呼呼大睡,把發情期之類全部忘掉!
 
玩到嘉年華夜場都結束,金聖圭才帶著南優鉉往回走。
 
即便金聖圭特種兵出身,折騰了一天也覺得有些累,更何況是南優鉉,早就累的連話都不想說。
 
「優鉉」金聖圭拍拍小傢伙的腦袋:「我們走回去好不好?」
 
「走回去?」南優鉉瞪大眼睛,那麽遠吖!
 
「我錢用完了」金聖圭現在是怎麽累怎麽來,只恨不得讓南優鉉睡個七八天。
 
「我有!」南優鉉趕緊從兜裡摸出一張大鈔,死也不要走回去,累死!
 
金聖圭哭笑不得,怎麽把這茬忘記了,小傢伙最近在公司幫自己做一些簡單的事情,自己剛發過他一次工資!
 
晚上回到家,南優鉉沒有再跟以前一樣要吃完酸奶才睡,而是洗完澡就爬到小床上,連晚安都沒有跟金聖圭講,鑽到被子裡不到三分鐘就開始打小呼嚕。
 
金聖圭站在小床邊,看著睡成小豬樣的南優鉉,心想這一招好像還不錯,明天繼續,最好能把這個小傢伙的發情期給他睡過去!
 
於是第二天一大早,金聖圭就帶著南優鉉去了公司。
 
「今天你跟著清潔部」金聖圭讓人領給他一套保潔服和一把大掃帚:「去把公司的花園和水池弄乾凈」
 
「嗯」南優鉉很聽話,拖著掃帚出了門。
 
花園雖然不大,可是裡面又是花又是樹,也挺難打掃,南優鉉在裡面鑽來鑽去,不一會胳膊就被花莖上的小刺劃了幾道口子。
 
南優鉉皺著眉頭很不高興,唔,自己就是笨!掃個地都會受傷!
 
放下衣服袖子,南優鉉戴著大口罩繼續掃垃圾,金聖圭站在經理室往下看,剛好能看到那個勤勤懇懇的小身影。
 
其實也有點不捨得,外面太陽那麽大,可是一想到發情期.....還是沒有叫他回來。
 
清理了一整天的花園,南優鉉又累又餓,還錯過了食堂吃飯的時間,於是只有自己跑到便利店買了盒飯和汽水,蹲在花壇下埋頭大口吃,臉蛋衣服都髒兮兮。
 
公司其他人看見都指指點點,金經理是不是有毛病啊,居然把這麽可愛的小正太當民工用!
 
金聖圭有苦說不出,坐在辦公室裡很郁悶。
 
晚上回到家,南優鉉蔫蔫的趴在沙發上,一點精神也沒有。
 
「累了?」金聖圭揉揉他的腦袋。
 
「嗯,睏」南優鉉無精打采。
 
「那早點睡?」金聖圭問他。
 
「好」南優鉉爬起來想去沖澡,結果覺得一陣頭暈目眩,於是噗通一聲就栽到了地上。
 
「優鉉!」金聖圭被嚇了一跳,摟著他就往小區診所跑。
 
檢查後醫生說是有些中暑,休息一兩天就沒事了。
 
金聖圭看著懷裡的小傢伙直嘆氣,怎麽就有種束手無策的感覺。
 
南優鉉也跟著嘆氣,愈發覺得自己很沒用,掃地都能暈倒,笨死算了!
 
由於打了針的緣故,南優鉉這一覺睡的挺踏實,醒來後已經是早上十點,金聖圭早就去了公司。
 
南優鉉趕緊爬起來穿衣服洗臉,拿著麵包一邊吃一邊打車往公司趕,昨天水池還沒有洗完呀,自己怎麽能在家睡覺!
 
到了公司樓下,清潔工已經開始清理池塘,南優鉉也沒去跟金聖圭打招呼,自己卷著褲腿就跳到了水裡,拿著抹布擦池壁。
 
金聖圭在辦公室裡看了一陣子最近的貨物進出港資料,覺得有點悶,站在窗前剛想透透氣,結果卻被水池裡那個熟悉的身影嚇了一跳,小傢伙為什麽會出現在這裡?他不是應該在家睡覺的嗎?
 
揉了揉眼睛,確定自己眼沒花之後,金聖圭沖到樓下,站在岸邊叫他:「上來!」
 
南優鉉笑瞇瞇,從池塘裡爬了上來,全身濕了大半,雨鞋裡也都是水。
 
「鞋換了跟我上樓!」金聖圭光火,還生病呢!
 
「哦」南優鉉點頭,脫了大雨靴,小腳丫子被水泡的白白的。
 
到了自己辦公室後,金聖圭找了自己一套自己的衣服,把小傢伙丟進私人浴室裡去洗澡。
 
二十分鐘後,南優鉉穿著不合身的大襯衫,從浴室裡熱乎乎的跑了出來。
 
「為什麽不穿褲子!」金聖圭哭笑不得。
 
「腰太大,穿了掉」南優鉉坐在沙發前擦頭髮,兩條白白的小細腿晃啊晃,晃的金聖圭口乾舌燥。
 
「自己玩吧」金聖圭淡定不能,強迫自己移開視線,坐到電腦前繼續處理公事。
 
「想看書」南優鉉指著金聖圭的大書架。
 
「看書?」金聖圭想了想,從櫃子裡摸出幾本大磚頭遞給他。
 
南優鉉倒是不挑書,不過看了一陣子後就開始打呵欠。
 
「看了後有什麽感想?」金聖圭扭頭問他。
 
「看不懂」南優鉉老老實實回答。
 
「看不懂也要看,這些都是資本大師和人類學家的著作」金聖圭敲敲他的腦袋:「男人就要看這些書,看完之後你就會變成一個純粹的高尚的脫離了低級趣味的人!」
 
南優鉉似懂非懂的點頭,唔,什麽叫低級趣味?
 
經受過一整天思想大師的熏陶後,南優鉉睏得直打呵欠,坐在車裡就歪著腦袋睡著。
 
金聖圭著急,這哪行啊,現在睡了,晚上精神了怎麽辦?
 
於是睡的正好的南優鉉,突然就被一陣搖滾樂殘忍的吵醒。
 
「唔」南優鉉被嚇了一跳,迷迷糊糊半天也沒完全清醒,傻乎乎的到處看。
 
金聖圭一邊開車一邊內疚,心想我不是故意的啊,別怪我啊,要怪就怪發情期啊。
 
晚上回去後,金聖圭把小傢伙丟到跑步機上,強迫他慢跑了半個小時,然後又做了二十個仰臥起坐,還練了半天的臂力才放過他。
 
南優鉉累的呼哧呼哧,拖著步子去洗澡,洗了半個小時還沒出來。
 
「南優鉉!」金聖圭在門外叫他:「該睡覺了」
 
浴室裡靜悄悄的,一點聲音也沒有。
 
金聖圭被嚇了一跳,趕緊推開門進去,就見南優鉉正泡在浴缸裡呼呼大睡,於是才鬆了口氣,剛想叫他起來,卻看到他白皙的胳膊上都是細小的傷痕,上面胡亂貼著幾個創可貼,已經被水泡的不成樣子。
 
這幾天打掃衛生的時候被劃的?金聖圭嘆氣,小笨蛋!
 
也捨不得再吵醒他,金聖圭在床上鋪好浴巾,把南優鉉從浴缸裡抱了出來,放到床上想給他擦乾,誰知越擦越覺得血氣上湧,擦到最後,金聖圭很不負責任的把濕噠噠的小傢伙塞進被子裡,自己跑去客廳抽煙。
 
這哪裡是南優鉉發情,分明就是自己發情啊!
 
金聖圭郁悶的拿沙發墊拍頭,活了快三十年,自己居然會對那個小傢伙起反應,自宮算了!
 
於是當天晚上,處於發情期的小南優鉉睡的安穩又香甜,留下某飼主輾轉反側徹夜難眠。
 
在以後的幾天裡,金聖圭丟下工作帶著南優鉉一起爬山遊泳打沙袋,折騰他的同時折騰自己。
 
南優鉉又累又納悶,主人最近怎麽這麽反常!
 
累了幾天後,南優鉉終於小反抗了一次,抱著被子死活不肯起床。
 
「乖,今天去玩打靶!」金聖圭站在床邊哄。
 
「不去」南優鉉拼命往被子裡鑽:「昨天才舉過啞鈴的!胳膊酸!」
 
「.....那我們去跑步」金聖圭抓住他的腳腕往出拽。
 
「啊!疼!」南優鉉眼淚汪汪的看著金聖圭:「腿也疼,累,不想去」
 
金聖圭嘆氣,自己一個人跑去打靶消耗體力,只求晚上能睡個好覺。
 
在靶場裡曬了大半天,又去沖了個涼水澡,金聖圭終於成功把自己折騰到病倒。
 
見鬼了,自己這種變異體質居然也會感冒。金聖圭在心裡罵娘,有氣無力的看著忙來忙去的南優鉉。
 
「喝藥!」南優鉉把他扶起來。
 
「剛喝過」金聖圭叼著溫度計抗議。
 
「包裝上寫的,四小時一次!」南優鉉兇巴巴:「喝!」
 
金聖圭嘆氣,小傢伙要造反。
 
南優鉉看著他喝完藥,又幫他蓋好被子,自己去廚房煮雞湯,一邊煮一邊想,看吧,還好自己沒去,要不兩個人都要生病的!
 
晚上吃完飯後,金聖圭迷迷糊糊剛睡著沒多久,突然就又被搖醒。
 
「怎麽了?」金聖圭撐著坐起來。
 
「四小時到了,喝藥!」南優鉉把水杯遞給他。
 
「其實不用掐這麽準的」金聖圭無力:「每天喝三次就好了」
 
「不行!」南優鉉很堅決:「半夜三點還有一次,鬧鐘我都上好了!」
 
金聖圭好氣又好笑,伸手揉他的小腦袋:「不用了,你好好去睡覺吧,我自己上鬧鐘,自己起床喝」
 
「不要」南優鉉搖頭:「我要監督你!」
 
「監督我?」金聖圭哭笑不得。
 
南優鉉把金聖圭壓回被子裡,誓死捍衛自己照顧病患的權力。
 
餵完藥後,南優鉉跑回去睡覺,一邊金聖圭卻是睡意全無,側身看著小床上鼓鼓的小被子,不由自主的笑出聲。
 
真是個傻乎乎的小傢伙,不過,傻得很可愛。
 
金聖圭病的快,好的也快,第二天就恢復了精神。
 
「優鉉!」金聖圭在客廳叫。
 
「嗯?」南優鉉從廚房裡跑出來。
 
「腰上的紋身還疼不疼?」金聖圭問他。
 
「疼的」南優鉉點頭,拽著衣服給金聖圭看:「最近越來越疼」
 
金聖圭湊近看看,小傢伙身上的紋身有越來越紅的趨勢。
 
我靠!這個見鬼的發情期為什麽會持續這麽長時間!
 
「沒事,不是特別疼,可以忍的住」南優鉉見金聖圭一臉郁悶,於是趕緊解釋。
 
「那你最近有沒有什麽.....奇怪的感覺?」金聖圭問他。
 
「沒有」南優鉉搖頭。
 
「真沒有?比如說,晚上睡不著,然後想一些奇怪的事情?」金聖圭還是不放心。
 
南優鉉還是搖頭,最近累的要命,站著都能睡著,哪裡還有精力去想奇怪的事情!不過話說回來,什麽是奇怪的事情?自己夢到和主人那個.....應該不算吧?
 
有點丟人,還是不要講了!
 
「沒有就好」金聖圭鬆了口氣。
 
這個小傢伙對發情期之類的,好像不是很敏感啊,之前一定是自己想太多了!
 
確定了南優鉉對發情期的反應不是那麽劇烈之後,金聖圭終於不再拖著他消耗體力,兩個人的生活也回到了正常的軌跡。
 
不過南優鉉最近卻越來越焦躁,經常會失眠,好不容易睡著了,還會做莫名其妙的夢。
 
於是小傢伙就很郁悶,不知道該怎麽辦才好。
 
終於有一天,南優鉉半夜被驚醒,只覺得腰上的紋身越來越疼。
 
悄悄爬起來跑到廁所,掀開衣服才發現那個原本黑色的紋身已經徹底變成了紅色。
 
身體慢慢發熱,一股奇異而焦躁的空虛感蔓延開來,南優鉉蹲在地上,無意識的嗚咽出聲,說不清的感覺在全身遊走,難受的要命,卻不知道該怎麽辦,只能無助的收緊雙腿,努力想要克制住這種衝動。
 
「優鉉」耳邊突然傳來一聲熟悉的聲音,南優鉉擡頭,正好對上金聖圭的眼睛。
 
「主人」南優鉉本能撲進金聖圭懷裡,像個受傷的小動物般微微顫抖。
 
金聖圭猶豫著伸手抱住他,明知道該推開,卻還是沒捨得,自己剛才被吵醒,走到廁所門口就見到小傢伙正可憐兮兮的蜷縮在地板上,臉頰被染成緋紅,卻只會咬著嘴唇小聲抽泣。
 
「自己不會?」金聖圭小聲問他。
 
南優鉉搖搖頭,難受的快要哭出來。
 
在小寵物的理念裡,自己唯一的作用就是滿足主人的欲望,卻從來都不知道,該怎麽緩解自己現在這種奇怪的狀況。
 
「乖,不哭」金聖圭把他抱到大床上,輕輕拉開他蜷縮在一起的身體。
 
猶豫了一下,還是低頭吻住了他的唇瓣。
 
南優鉉瞪大眼睛,有點不確定發生了什麽事。
 
小傢伙的嘴唇甜蜜柔軟,金聖圭如同受了蠱惑,不由自主的越吻越深。
 
床頭的台燈散出昏黃曖昧的光線,金聖圭把南優鉉摟在懷裡,伸手幫他緩解難耐的欲望。
 
說不清到底是難受還是歡愉的感覺,讓南優鉉不自覺的呻吟出聲,白皙的身體染上粉紅的色澤,黑亮清澈的眼睛也變得水汽氤氳,像個誘人的小妖精。
 
伴隨著一下重重的摩擦,南優鉉終於顫抖著釋放,旋即便軟在金聖圭懷裡,大腦暫時一片空白。
 
「還難不難受?」金聖圭幫他擦掉身上的東西,溫柔的問道。
 
南優鉉搖頭,小臉蛋通紅。
 
「那休息吧」金聖圭幫他蓋好被子。
 
「主人呢?」南優鉉小聲問。
 
「我去廁所」金聖圭拍拍他的腦袋,自己去浴室沖冷水澡。
 
幫他是因為那個見鬼的發情期,可是親他呢?這明明是戀人間才會有的行為,為什麽自己居然會貪戀上那份甜蜜的柔軟觸感,還會覺得不滿足,甚至想要更多。
 
答案只有一個。
 
在浴室裡折騰了半個小時之後,金聖圭終於平息了自己的那股燥熱,吹乾頭髮後回到了臥室。
 
「主人」南優鉉正抱著膝蓋坐在大床上。
 
「怎麽還沒休息?」金聖圭坐到他身邊。
 
「想在大床睡」南優鉉小心翼翼的開口,想了想,又補充了一句:「就一個晚上!」
 
「嗯,睡吧」金聖圭揉揉他的腦袋,伸手關了台燈。
 
月光照進窗戶,兩個人誰都沒睡著。
 
過了一陣子,金聖圭覺得自己懷裡鑽進來一個小毛頭。
 
「怎麽了?」金聖圭拍拍他。
 
「主人剛才親我了」南優鉉小聲道。
 
「.....」金聖圭沒說話。
 
「主人會不會親別人?」南優鉉又問。
 
「不會!」金聖圭想都沒想就脫口而出。
 
「真的?」南優鉉聞言猛地擡頭,滿眼的驚喜。
 
「真的」金聖圭揉揉小傢伙的腦袋。
 
「我也是」南優鉉摟住他的脖子:「我也只給主人一個人親!」
 
兩個人躺在床上對視,距離很近很近,近到眼中只能裝得下彼此。
 
良久,南優鉉閉上眼睛,長長的睫毛在月光下輕顫。
 
金聖圭把他摟進懷裡,低頭深深吻住,溫柔憐惜,卻又滿是深情。
 
第二天早上,南優鉉剛睜開眼睛,就被親得昏天昏地。
 
「早安」擔心再繼續下去小傢伙會暈掉,金聖圭只得戀戀不捨的放開了他。
 
「唔」南優鉉眨眨眼睛,幸福的快要暈過去。
 
在遇到南優鉉之前,金聖圭從來沒有想過自己居然也會和愛情扯上關係,可是一旦遇到了,卻只恨不得一天二十四小時都把小傢伙控制在自己的視線範圍內。
 
「主人最近做什麽事都跟著我」在便利店買完醬油後,南優鉉在電梯裡遇到買狗糧歸來的金明洙,於是很郁悶的跟他抱怨。
 
「你要理解啊」金明洙拍他的肩膀:「老處男總是很可怕的!」
 
「嗯」南優鉉極其贊同的點點頭,想了想,又小聲道:「那個,親王很壞很厲害,你不可以被他欺負,要小心一點」
 
「.....嗯,謝謝你」金明洙先是一愣,然後故作輕鬆的笑笑。
 
回到家後,李成烈正坐在沙發上看報紙,金明洙站在門口還沒來得及換拖鞋,小白狗就已經飛撲到他身上,撒嬌要狗餅乾吃。
 
「乖,我先洗手!」金明洙把小狗放到沙發上。
 
小狗用嘴叼著餅乾袋,撒開四條小短腿跑到李成烈跟前——給拆開!
 
李成烈伸手敲它的腦袋——裝什麽嬌弱,獅子都能咬死,還咬不開一個塑膠袋!
 
小狗不理他,拖著塑膠袋蹲在門口等金明洙。
 
「你為什麽不幫它拆開」金明洙從廁所出來後,果然很不滿的看了眼李成烈。
 
「汪汪汪!」小狗很得意。
 
「.....」李成烈咬牙切齒,純種死神犬居然吃狗餅乾,也不嫌丟人!
 
地獄之門的死神犬從一出生開始,食物就只有貓的內臟,不過小白狗最近覺得狗餅乾似乎也還不錯,於是一個不小心,就吃的有點多。
 
「你怎麽這麽能吃!」金明洙發現時為時已晚,抱著它有點哭笑不得。
 
小白狗肚子被撐得滾圓,有氣無力的打嗝。
 
「快死了吧?」李成烈伸手戳它的肚子,換來一陣淒涼的哀鳴。
 
「你不許碰它!」金明洙把小狗護進懷裡,自己穿外套換鞋。
 
「去哪?」李成烈問他。
 
「寵物醫院,要不然撐死了怎麽辦,餅乾會膨脹的」金明洙擔心的要命。
 
李成烈嘆氣,跟著他一起出了門。
 
街對面就有家寵物醫院,小狗先是打針又是灌藥,被折騰了好大一通,耷拉著腦袋無精打采。
 
「沒事了,回去拉完肚子就好了」醫生把半死不活的小狗還給金明洙。
 
金明洙心疼的不得了,捧著它小心翼翼的往回走。
 
馬路過到一半,小狗突然覺得肚子一陣劇痛——想要便便.....
 
「東雨!」金明洙沒料到小狗會突然跑走,眼看著前面就是來往的車流,金明洙一個著急,只顧著擔心小狗,居然撒丫子就追了上去。
 
耳邊傳來刺耳的剎車聲,金明洙腦子一懵,就見一輛車朝自己衝了過來!
 
想象之中的劇痛並沒有來臨,回神之後,自己已經站在了一棟高層建築的頂樓,馬路上亂成一片,扭頭,正好對上李成烈紅色的雙眸。
 
對視良久之後,金明洙一言不發,轉身就往樓下走。
 
「明洙」李成烈一把拉住他:「對不起」
 
「有什麽好對不起的」金明洙掙開他:「你救了我,我應該謝謝你才對」
 
「我不是故意騙你的,我的魔法,還有我的身世」李成烈從身後緊緊抱住金明洙:「聽我解釋好不好?」
 
吸血鬼的力氣大的驚人,金明洙不再掙扎,卻還是不肯看他。
 
「我喜歡你」李成烈親吻他小巧的耳垂:「明洙我真的喜歡你」
 
「夠了!」金明洙猛地掙開他:「滾!」
 
李成烈愣在原地,顯然沒料到自己的溫柔告白居然會換來這麽粗暴的拒絕。
 
「你到底想要什麽」金明洙有點情緒失控:「你想要什麽我都給你,求你不要再騙我了!」
 
「你覺得我在騙你?」李成烈表情複雜的看著他。
 
金明洙蒼白的臉上沒有任何表情,眼裡卻寫滿了不信任。
 
「我想要什麽你都給我?」許久之後,李成烈突然笑出聲。
 
金明洙咬著嘴唇,看著遠處的燈火不說話。
 
「剛才你說的,我想要什麽你都給我」李成烈伸手捏起他的下巴,笑的一臉邪惡。
 
看著他嘴裡隱隱發光的犬齒,金明洙有些絕望的閉上眼睛。
 
「我想要你」李成烈在他耳邊低語:「寶貝,我們來做愛吧」
 
金明洙倔強的不肯認輸,身體卻還是不由自主的微微顫抖。
 
剛遇到他的時候,真的以為會從此幸福,沒想到結局居然會這麽諷刺。
 
李成烈伸手抱住金明洙,從三十層樓上跳了下去,轉瞬就回到了自己城堡。
 
華麗的床邊開滿了層層疊疊的玫瑰,天花板上是最古老的水晶吊燈,金明洙死死抓著床單,不想泄露自己的恐懼。
 
「怕了?」李成烈坐在床邊,伸手解開自己的領結。
 
金明洙閉上眼睛不肯看他。
 
「倔強的小東西,不過,我有的是方法讓你屈服」李成烈低頭,冰冷的犬齒在他鎖骨邊輕輕磨蹭。
 
夜晚才剛剛開始。 
 
「明明就害怕在發抖」李成烈好笑的看著他,纖長的手指一顆一顆的解開他的鈕扣:「寶貝不要怕,我會讓你很舒服」
 
鈕扣解了還沒三四顆,李成烈突然就聽到身後傳來一陣叮鈴桄榔的聲音,回頭就見燭台椅子倒了一大片,一個小白影子正在朝自己衝過來。
 
「嗚汪!」小白狗護在金明洙前面,兇狠的朝李成烈汪汪叫。
 
「你來湊什麽熱鬧!」李成烈咬牙切齒,要不是這條笨狗貪吃,自己怎麽會在金明洙面前使用魔法。
 
小白狗瞪著眼睛,一副要拼命的樣子。
 
「哦!上帝!我剛才看到了什麽!我的死神犬!」門外突然傳來李浩沅的吼叫聲:「快讓我進去!」
 
「大人您看錯了」管家耐心的解釋。
 
「那明明就是我的死神犬!快把它還給我!」李浩沅怒火沖天,大有拆房子的架勢。
 
李成烈無奈的揉揉眉頭,出去解決那個單細胞生物。
 
看到李成烈出了門,小白狗恢復成溫順的樣子,跑過去在金明洙胸前蹭蹭。
 
「謝謝你」金明洙把小狗摟進懷裡,眼眶有些發紅。
 
「汪汪!」小狗伸出小爪子拍他。
 
李浩沅是魔王的兒子,在整個魔界擁有無上的權利,但這種榮耀在盛產自戀狂的血族面前顯然一毛錢也值不了,於是尊貴的李浩沅王子再一次被李成烈踹翻在地。
 
「住手!」就在李成烈打算踹第二腳的時候,遠處突然傳來一聲怒吼,然後就見一大堆玫瑰花快速移動了過來。
 
李成烈有點被驚到,這又是什麽新物種?古特蘭西的新成果,會說話的玫瑰花?
 
「東雨」李浩沅從地上爬起來,很懊惱自己這麽丟人的樣子被他看到。
 
「混賬!」玫瑰花中伸出一只手,直直的指著李成烈。
 
李成烈費了好大的功夫,終於從那堆玫瑰裡找到了張東雨的腦袋。
 
「你為什麽要把玫瑰裹在身上?」李成烈有點接受不能。
 
「米蘭最新發布的時裝」張東雨驕傲的一揚腦袋:「全球僅此一件,不要妄想我會賣給你!」
 
「東雨」李浩沅驚疑未定:「會不會有刺啊?」
 
「白癡!你才有刺!」張東雨暴躁:「這些玫瑰是用東方最古老的絲綢縫制的!離我遠一點!和你在一起會降低我的品味以及對時尚的敏感度!」
 
「寶貝」李浩沅很委屈,想去握住張東雨的手,卻被袖口層層疊疊的玫瑰晃花了眼,找不到。
 
伯爵不經意的理了理袖子,露出一截細白的手指。
 
「東雨」李浩沅趁機拽著他的手不肯放:「我們一起回魔界好不好?」
 
「不去!」張東雨姿態優美的搖頭。
 
「可是我的父親很想見你,他還有禮物要送給你」李浩沅期期艾艾。
 
「什麽?」張東雨震驚:「他為什麽會想要見我,他已經快一千歲了!我不喜歡年紀太大的老頭子!」
 
「東雨!」李浩沅哭笑不得的看著他。
 
「我不去」張東雨高傲的抽回手,轉身剛想走,腳下卻一滑,於是一個趔趄差點摔倒。
 
「小心啊!」李浩沅眼疾手快的抱住他。
 
「滾!我才不是因為你父親要見我所以緊張到不會走路,我更加不期待他的禮物!!」
張東雨尖叫:「我摔倒是因為踩到了衣服的拖尾,拖尾!!!」
 
「是是是」李浩沅把他摟到懷裡:「拖尾太長不方便,寶貝我抱你回城堡」
 
張東雨象徵性的掙扎了一下,然後就罵罵咧咧的被李浩沅帶回城堡。
 
李成烈淡定的看完這場鬧劇,在心裡感慨這兩個妖孽糾纏了快一百多年,怎麽就不膩呢。
 
「親王」從城堡裡出來一個紅髮少年:「您回來了」
 
「嗯」李成烈轉身往回走:「去拿一些甜點過來,馬上」
 
進到臥室,一眼就看到金明洙正坐在床上發呆。
 
「汪汪汪!」小狗兇神惡煞的沖李成烈叫,腦門上的黑毛快要豎起來。
 
「肚子餓不餓?」李成烈坐到金明洙身邊:「你沒有吃晚餐」
 
金明洙一言不發,只是把小狗抱回自己懷裡護著。
 
「這麽討厭我?」李成烈伸手幫他理了理頭髮:「我以為你會有點喜歡我」
 
金明洙嫌惡的扭過頭,盡量和他保持距離。
 
「從來沒有人拒絕我!」李成烈端起他的下巴,強迫他和自己對視。
 
「也從來沒有人利用我」金明洙聲音沙啞。
 
「你到底為什麽覺得我會利用你?」李成烈皺著眉頭:「你到底有什麽好值得我利用的?」
 
金明洙撥開他的手,再也不肯開口。
 
李成烈臉色一沉,狠狠吻住他的雙唇。
 
瘋撲的小狗被李成烈狠狠摔到地上,嗚咽著再也站不起來。
 
金明洙拼了命的掙扎,卻根本就無濟於事,身上的衣服被扯得七零八落,再加上李成烈毫無規律鋪天蓋地的親吻,整個人都快要窒息。
 
當一根微涼的手指進入到自己身體某個不可想象的地方後,金明洙終於驚恐的瞪大眼睛,狠狠咬上了李成烈赤裸的肩膀。
 
吸血鬼親王疼的倒吸了口氣,推開金明洙後低頭看看,發現自己的肩膀正在隱隱滲出血印。
 
「這就是你給我的回應?」李成烈幾乎要捏碎他的下巴:「你說,我要怎麽懲罰你?」
 
金明洙從小長到大,在家有父母寵著,在外面有金聖圭護著,大學畢業直接就去了研究院,不懂人情世故也一點虧都沒吃過,誰知道這次被人又騙又罵又威脅,還差點被強暴,一時間受的驚嚇有點多,於是只知道拼命的往床角躲,一句話也說不出來。
 
「親王」丹尼從門外進來。
 
「誰讓你來的?」李成烈惡狠狠的看向他。
 
「親王說要甜點」丹尼不敢擡頭。
 
「現在不要了,拿出去給別的寵物!」李成烈整理好自己的衣服,氣沖沖的出了門,臨走之前不忘在臥室門口設下一個結界。
 
丹尼咬了咬嘴唇,看看四下無人,於是偷偷遞給金明洙一塊小蛋糕。
 
「嗯?」金明洙有點意外。
 
「吃吧,沒有力氣的話,到時候很容易暈過去,親王會生氣」丹尼匆匆說完後就想走。
 
「.....喂!」金明洙叫住他:「你能不能幫我找點藥?我的小狗受傷了」
 
「小狗?」丹尼看到了牆角的死神犬,略微有些驚訝:「它是你的寵物?」
 
「嗯」金明洙點頭。
 
「這是最純種的死神犬,不會受傷的,休息一陣就會好了」丹尼把小狗抱到金明洙身邊:「我不能在這待太久,你好好休息吧」
 
金明洙還沒來得及說謝謝,丹尼就已經風一樣跑出了房間。
 
小狗低聲汪汪叫,雖然還不能和以前一樣活蹦亂跳,但是也已經可以勉強走路。
 
「對不起,害你受傷了」金明洙把小狗放到柔軟的被子裡,掰開小蛋糕餵它。
 
小狗在金明洙手心親昵的蹭蹭大腦袋,搖著尾巴想討他開心。
 
金明洙不捨得讓小狗再擔心自己,於是嘴角上揚,沖它露出一個淡淡的微笑。
 
在昏暗的魔法屋中,李成烈看著水晶球裡金明洙溫暖的笑容,狠狠捏碎了手裡的紅酒杯。
 
吸血鬼懼怕陽光,因此這個城堡群裡的大多數房間都照不到太陽,只靠著常年不滅的水晶燭台照明,不過李成烈臥室除外,這大概也是城堡群裡唯一有窗戶的房間。
 
金明洙睜著眼睛坐了一夜,直到第二天清晨的陽光撒進屋子。
 
女僕推來了精致的餐車,金明洙連看也懶得看。
 
「汪汪」小狗低聲叫,在金明洙腿上蹭蹭。
 
「餓了?」金明洙伸手拿過一塊火腿,放到小狗嘴邊。
 
「汪!」小狗用爪子拍金明洙的肚子。
 
「我不餓」金明洙摸摸小狗的腦袋。
 
「嗚」小狗轉過去,用屁股對準那塊火腿。
 
金明洙用手指戳戳他,小狗扭頭,哀怨的看了他一眼——笨蛋才絕食,沒力氣了要怎麽逃跑!
 
金明洙倒也沒傻到要絕食自殺的份上,只不過是真的沒食欲,不過現在看小狗這麽鬧,心裡也有點溫暖,於是乖乖往嘴裡餵三明治。
 
小狗蹭到金明洙懷裡,用毛乎乎的腦袋拱他。
 
血族都是夜行生物,因此白天的城堡群裡一片靜寂。
 
金明洙吃完早餐後就站在窗台前,看著遠處發呆。
 
面前是一片密密匝匝的薔薇藤,透過那枯藤間的細小的縫隙,似乎可以看到不遠處的高樓,甚至還能聽到斷斷續續的汽車喇叭聲。
 
臥室門口隱隱浮動著血色的封印,夜色很快就會再次來臨,昨晚的屈辱和恐懼,再也不想經歷第二次。
 
金明洙牙一咬,抱著小狗就從窗戶跳了下去。
 
城堡並不高,可是金明洙跳下去後,雙腳卻沒有接觸到想象中的堅固地面。
 
周圍漆黑一片,身體也在急速下墜,似乎永遠都到不了頭。
 
李成烈站在水晶球前看著臥室裡發生的一切,微微嘆息了一聲。
 
「親王」管家上前幫他披上鑲滿寶石的黑袍:「您要出去?」
 
「去告訴李浩沅,有一個傻瓜掉到了魔界」李成烈拿起桌上的血瑪瑙:「讓他幫我好好照顧幾天」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