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天晚上,金明洙回家的時間要比以往晚一兩個小時,並且手裡還抱著一個大大的保溫箱。
 
「這是什麽?」李成烈接過箱子。
 
「給你的食物」金明洙累的氣喘籲籲。
 
「食物?」李成烈一愣。
 
「對啊,血袋」金明洙揉揉鼻子:「昨天你一直在咳嗽.....我聽說新鮮的血液可以加速血族的自愈過程,所以就去醫院弄了幾袋血」
 
「呃.....謝謝」李成烈有些好笑,血袋,這算是.....速凍食品?也虧這個傻瓜人類能想得出來。
 
睡覺的時候,小白狗一直很歡樂,拖著小短腿在屋子裡跑來跑去。
 
「該睡覺了啊!」金明洙跟在它後面追。
 
小狗被金明洙抓在手裡,伸出舌頭舔他的大拇指。
 
「它好像很喜歡你」李成烈湊過來看。
 
小狗聞言甩尾巴,誰會喜歡這個白癡人類!
 
「你給它起個名字吧」金明洙把小狗舉到李成烈面前:「反正是你撿回來的」
 
「唔.....名字啊」吸血鬼親王撓撓下巴,不懷好意的一笑:「不如就叫.....東雨?」
 
「汪!」小白狗不可置信的瞪大眼睛。
 
「東雨?」金明洙皺眉,聽上去有點奇怪,不過.....也還湊活。
 
「東雨東雨!」金明洙逗小狗。
 
「嗚.....」小狗興趣缺缺無精打采。
 
「東,雨」李成烈笑的一臉威脅,伸出食指戳戳小狗。
 
「汪汪!」小白狗哀怨強打起精神,搖頭擺尾的表示自己很喜歡這個新名字。
 
金明洙從小到大第一次養寵物,寶貝的不得了,拖著小狗窩放到了自己的床邊,睡覺時還在逗它。
 
李成烈躺在客廳的沙發上,聽著臥室裡一聲又一聲的東雨,笑的差點崩潰。
 
吸血鬼城堡裡,金髮惡魔李浩沅正在替高貴的伯爵大人捶背順氣。
 
「阿嚏!」往日裡清冷孤傲的血族伯爵此時眼淚汪汪,噴嚏一個接著一個。
 
「東雨你是不是生病了?」李浩沅手忙腳亂。
 
「你給我.....阿嚏!滾」伯爵拿著潔白的絲帕擤鼻涕。
 
「張東雨伯爵」穿著燕尾服的管家在門外小聲敲門。
 
「幹什麽?」張東雨沒好氣。
 
「古特蘭西先生說他想要見您」管家修養很良好。
 
「古特蘭西是誰?!」李浩沅惡狠狠的看著張東雨:「是不是你新買的寵物?我去把他丟出去!」
 
「古特蘭西是血族的博士!你個死白癡,阿嚏!」張東雨伸手推開李浩沅,優雅的整整領結:「我要去,阿嚏,見他!」
 
「別去了」李浩沅攔腰拖過他,扛著往臥室走:「已經很晚了,我們去睡覺!」
 
「色情狂,從我的城堡裡滾出去!」張東雨氣惱,尖尖的犬齒狠狠刺進他的肩膀。
 
「不要急,我這就來」李浩沅全當是被蚊子叮,三下五除二把正在吸血的張東雨扒光光。
 
「變態呀!」張東雨尖叫。
 
自己為什麽會招惹上這個力氣又大臉皮又厚的地獄惡魔?!
 
「寶貝乖」李浩沅抱緊自己彆扭的小情人,溫柔的堵住他的嘴巴。
 
會客廳裡,銀髮的吸血鬼博士端著已經冷掉的紅茶,不停看向牆上的玫瑰鐘。
 
「古特蘭西先生」管家好心提醒:「要不然您先回去吧,李浩沅大人每次一來,伯爵都要到第二天中午才能起床」
 
.....
 
於是博士很郁卒,王一直在沉睡,親王不知道跑去了哪裡,伯爵又這麽不靠譜,想來想去,整個計劃好像就只有自己一個人在操心。
 
真是.....無語。
 
果然,直到第二天的中午,張東雨才懶懶的睜開了眼睛。
 
「寶貝」李浩沅及時湊上去,把自己的手腕遞給他。
 
「誰要喝你的血!」張東雨白了他一眼,撐著想爬起來,卻覺得腰酸背疼,於是身不由己跌回了被子裡。
 
李浩沅不依不饒,抱著讓他趴在自己身上,又把肩膀送到他嘴邊。
 
張東雨扁扁嘴,重重咬上他的肩膀,甘甜的血液源源不斷的流入口中,帶來陣陣禁忌的快感。
 
吃飽肚子的伯爵氣消了大半,躺在惡魔懷裡不再掙扎。
 
「東雨,今天外面天氣很好」李浩沅輕輕揉著他的腰。
 
「嗯」張東雨懶洋洋的回答了一聲,突然想起來一件事情:「你答應送我的死神犬呢?」
 
「呃.....」李浩沅摸摸鼻子,突然掀開被子就跑:「我去幫你點玫瑰熏香!」
 
「你給我滾回來!你又騙我!變態!色情狂!垃圾!人渣!去死!你還把我別的寵物都趕走!我討厭你!」張東雨趴在床上怒吼的歇斯底里:「我要死神犬!」
 
李浩沅站在門口,聽著屋子裡哐啷哐啷砸東西的聲音,心有餘悸的摸摸胸口。
 
血族的伯爵難道不應該是優雅的貴族?為什麽自己的這個這麽暴力。
 
而在高層公寓裡,南優鉉正蜷在金聖圭懷裡,看著他的睡顏發呆。
 
「想什麽呢?」金聖圭一睜眼,看到的就是南優鉉一臉心事的樣子。
 
「沒什麽」南優鉉被嚇了一跳,條件反射的往床下跑:「我去做早餐」
 
「回來」金聖圭把南優鉉猛地拉回被窩裡,翻身虛壓在他身上,居高臨下的看著他。
 
「主人」南優鉉有點害怕,往被子裡縮了縮。
 
「出什麽事了,告訴我」金聖圭皺著眉頭。
 
自從前天這個小傢伙從金明洙家回來之後,就一直是一副心神不寧的樣子,問什麽也不說,自己後來下去找金明洙想問個明白,居然破天荒的被他擋在客廳,看著他緊閉的臥室門,自己還以為是吳桐終於開竅了,現在看來難道不是?
 
「主人」南優鉉咬咬嘴唇:「他是主人的好朋友,是不是?」
 
「他?你是說明洙?」金聖圭點點頭:「是」
 
「很重要的那種?」南優鉉眼圈有點紅。
 
「是」毫不猶豫的再次點頭。
 
「.....」南優鉉覺得心裡一酸,猶豫了一下,還是咬咬牙開口:「那天我下去,看到親王在那裡」
 
「你是說李成烈在明洙家?」金聖圭皺眉:「他跟你說什麽了?」
 
「他說不許告訴任何人見過他的事情,要不然就毀了我」南優鉉聲音有點顫抖。
 
「所以你就沒敢告訴我?」金聖圭低頭看著他:「那為什麽現在又敢說了?」
 
「他是主人的好朋友,不可以被欺負」南優鉉睫毛上掛著眼淚。
 
「小傻瓜」金聖圭擦掉他的眼淚:「我說過我會保護你,沒有人可以銷毀你,不相信我?」
 
「可是親王很厲害」南優鉉壯著膽子抱住金聖圭:「我喜歡主人」
 
「嗯?」金聖圭一愣。
 
「我最喜歡主人」南優鉉全當是在說臨終遺言,親王那麽厲害,自己忤逆了他,一定會被銷毀掉,再不說就沒機會了。
 
金聖圭看著身下一臉悲壯的小傢伙,覺得有點無力,不過現在還有更重要的事情去做,也沒時間勸慰他,金聖圭剛想抽身離開,突然就覺得自己的脖子被人環住,然後,嘴唇接觸到了好柔軟的東西。
 
這個親吻短暫到不可思議,南優鉉緊張的頭昏眼花,躺在床上連呼吸都忘記。
 
金聖圭震驚之餘又有些無奈,哭笑不得的接受了自己被這個小傻瓜強吻的事實。
 
「暈過去了?」金聖圭好笑的拍拍他的側臉。
 
南優鉉抽抽鼻子,傻乎乎的看著金聖圭。
 
「我說過,沒有人會傷害你」金聖圭取下自己右手的指環,輕輕套在南優鉉的手上:「有這個,那些吸血鬼就不能接近你,別怕」
 
「嗯?」南優鉉似懂非懂的眨眨眼睛。
 
「沒人能銷毀你」金聖圭幫他伸手蓋好被子:「多睡一會,等我回來再吃早餐,好不好?」
 
「好」南優鉉把手藏在被子裡摩挲那個指環,乖乖閉上眼睛。
 
雖然還是害怕,卻覺得稍微平靜了一點。
 
或者自己不用死也說不定。
 
金聖圭換好衣服,坐電梯去了樓下。
 
依舊是用銀行卡開了門,進去客廳就看到金明洙正坐在客廳裡,穿著睡衣抱著腳丫子剪指甲。
 
「咦?」金明洙揉揉鼻子:「你沒去公司?」
 
金聖圭沒理他,陰著臉在各個屋子裡檢查了一遍。
 
「你你你私闖民宅!」金明洙心虛。
 
「他呢?」確定家裡沒人後,金聖圭坐在金明洙身邊問他。
 
「誰呀?」金明洙睜大眼睛裝無辜。
 
「你個白癡!」金聖圭揪住他睡衣的領子:「那個吸血鬼住在你家?」
 
「.....」金明洙從小到大最怕的就是金聖圭這種暴力分子,雖說從小到大都是他替自己打架,但這並不代表他不會打自己,於是金明洙閉著嘴巴做大義凜然狀。
 
太了解金明洙的性格,金聖圭嘆了口氣,伸手狠揉他的腦袋,這人要是死了,肯定是自己笨死的。
 
「聖圭,他很可憐的,而且也不壞」見金聖圭好像不是很生氣,於是金明洙討好的遞給他一個蘋果。
 
「可憐?」金聖圭一邊吃蘋果一邊納悶。
 
「對呀」金明洙盤腿坐在沙發上,準備跟金聖圭講李成烈的淒慘身世。
 
只是還沒來得及說,突然就見金聖圭臉色一青,然後默默的放下了手裡吃了一半的蘋果。
 
「不好吃啊?很貴的」金明洙拿過那半個蘋果啃了一口,然後納悶:「挺甜啊」
 
「不是」金聖圭指指他的腳丫子:「你剛才剪完指甲,沒洗手」
 
.....
 
金明洙花了一個小時的時間,終於把事情的前因後果給金聖圭全部解釋清楚。
 
「他說他是被其他吸血鬼趕出來的?」金聖圭哭笑不得的看著金明洙:「你信了?」
 
「為什麽不信?」金明洙疑惑的眨眼睛。
 
「他左手食指上有血瑪瑙指環,你知不知道那是什麽的標誌?」金聖圭敲他的腦袋。
 
「.....有錢人?」金明洙猜測,那個指環挺大,應該挺貴。
 
「白癡!」金聖圭掐他的臉:「你對血族真的一無所知?!那是血族親王的標誌!現在東方大陸的血族之王在沉睡!那他就是血族的最高統治者!誰敢趕他出城堡?」
 
「真的?」金明洙瞪大眼睛。
 
「我什麽時候騙過你!」金聖圭恨鐵不成鋼。
 
「可是他騙我幹什麽?」金明洙想不通。
 
「這我也不知道,或者你手裡有他想要的東西,而且伯父是研究了一輩子血族的專家,知道太多的秘密」金聖圭鬆開他,坐回到沙發上:「你以後不要再見他了」
 
事關自己老爸的安危,金明洙只有點頭。
 
「不過你也不要太擔心,伯父知道該怎麽保護自己,要不然那些血族也不會這麽迂回的接近你」金聖圭拍拍他的腦袋:「我送你回家吧?別一個人住了」
 
「我要留在這裡」金明洙搖頭。
 
「怎麽這麽任性?」金聖圭皺眉。
 
「我要知道他到底想要什麽,我不會讓他傷害我的家人」金明洙臉色蒼白:「他不會傷害我的,他要的東西還沒拿到不是嗎?」
 
「你確定你要留下來?」金聖圭擔心的看著他:「不要勉強,我可以幫你」
 
「沒事,放心吧,我也是男人」金明洙沖金聖圭笑笑:「謝謝你」
 
「也行」金聖圭點點頭,遞給他一把精巧的手槍和幾發銀質的子彈:「好好保護自己,有事告訴我」
 
「嗯」金明洙點點頭,自嘲的搖頭笑。
 
還好,陷得不深,不是太疼。
 
而在爬滿薔薇花的城堡群裡,金髮碧眼的李浩沅大人最近很暴躁。
 
他實在是想不通為什麽每天都會有十幾只金色蝙蝠飛進城堡,丟下一封信後再離開,信封上畫著各種表達愛意的花紋,信紙上噴著名貴的香水,收信人一欄無一例外全部寫著張東雨的大名。
 
「色情狂,不許私拆我的信件!」張東雨趴在床上罵罵咧咧。
 
李浩沅沒空理他,坐在地毯上咆哮:「海森是誰?!這個混蛋說他想念你左邊臀部上誘人的痣!還有這個叫威廉姆的傢伙!他即將在下個月來親吻你玫瑰花般的唇瓣!還有!Oh!ssssssshit!這個名字叫卡萊坦丁的變態已經不止一次的表達了他想擁抱你纖細腰肢的願望!他為什麽不馬上去死?!」
 
「是嗎?真是苦惱」萬人迷伯爵張東雨洋洋自得。
 
「你馬上跟我回地獄之門!」李浩沅忍無可忍。
 
張東雨對著薔薇鏡一邊看一邊陶醉,完全無視李浩沅的怒吼。
 
「伯爵,親王找您」管家在門外通傳。
 
「馬上」張東雨從床上爬起來,披著床單準備去洗澡。
 
「老天!你屁股上是什麽玩意!」李浩沅瞪大眼睛:「為什麽我昨晚沒發現?!」
 
「你這個變態人渣色情狂一點情調都沒有每次都是漆黑一片就做做完了就睡當然不會發現!滾!」張東雨狠狠的白了他一眼,姿態優雅的甩掉床單,站在鏡子前側身欣賞自己緊致挺翹的臀部。
 
「你為什麽要紋個野雞在屁股上!」李浩沅震怒。
 
「沒有藝術細胞的死白癡!這是鳳凰!」張東雨差點背過氣:「這是Ben送我的禮物!他做起愛來比你要溫柔一千.....哦!shit!你要幹什麽!不要把我丟到床上!滾!」
 
李成烈坐在客廳等張東雨的差點睡著,最後實在受不了,丟下酒杯就去了伯爵的臥室。
 
「嗯.....親愛的.....慢一點.....嗯.....慢一點啊.....嗯.....啊.....嗯.....你個死白癡我叫你慢一點有沒有聽到啊你到底知不知道什麽叫情調你溫柔一點會死是不是找你我還不如找博士設計一個做愛機器最起碼還可以調節速度.....怎麽突然又這麽慢了你到底長沒長腦子是不是所有來自地獄之門的惡魔都和你一樣白癡勃朗峰上的蝸牛都要比你速度快.....啊!!」
 
李成烈臉色鐵青的在臥室門口站了一會,轉身淡定的離開。
 
地下工廠裡,古特蘭西博士正在專心的進行DNA排序,身邊整整齊齊的放著一排小籠子,每個裡面都蹲著一個小動物。
 
「這是你新研制的寵物?」李成烈一進門就踢到了一個籠子,嚇得裡面的小黃貓瞪圓了眼睛。
 
「親王要不要帶兩個回去?這次的小傢伙都是金髮碧眼,很可愛」古特蘭西摘下手套,遞給他一杯水。
 
「金髮碧眼,李浩沅那樣的?」李成烈失笑。
 
古特蘭西臉部肌肉一抽,心想那麽重口味的寵物,誰會買.....不過說不定張東雨伯爵會感興趣。
 
「我們的東西研究的怎麽樣了?」李成烈坐在椅子上問他。
 
「很快就能成功了,不過我需要地獄之門的鑰匙,去拿些東西」古特蘭西翻開一本厚厚的史書指給李成烈。
 
「你要黑瑪瑙?」李成烈皺眉:「做什麽用?」
 
「最好的黑瑪瑙只有在地獄之門才有」古特蘭西合上書本:「我需要依靠黑瑪瑙的力量來喚醒王沉睡的力量」
 
「讓張東雨去吧」李成烈站起來往外走:「他被李浩沅白白上了那麽多次,總該向他要點酬勞」
 
「親王」古特蘭西叫住李成烈:「上次丟掉的那個寵物,我們需不需要找回來銷毀掉?他身上有血族之王的基因,我怕會出意外」
 
「算了吧」李成烈搖搖頭:「失敗的試驗品而已,況且保護他的那個人是暗靈,我沒有把握能打贏」
 
「那您還要回去人類社會?」古特蘭西問。
 
「當然要回去」李成烈一笑:「那裡有我要的東西」
 
出了城堡,李成烈沒走兩步就看到李浩沅正一臉懊惱的坐在花園裡。
 
「親王」李浩沅無精打采的打招呼。
 
「被張東雨趕出來了?」李成烈心知肚明。
 
「他為什麽這麽暴躁」李浩沅仰天嘆氣:「老說我沒有情調」
 
「情調?」李成烈遞給他一個瓶子:「拜占庭帝國古老的配方,據說只要一滴,就能讓人無法自拔」
 
「真的?」李浩沅兩眼放光,奪過瓶子就跑進城堡。
 
李成烈笑得邪惡,臨走之前不忘帶上一大把新鮮的玫瑰,中途還去買了金明洙最喜歡的甜甜圈。
 
「明洙」進了公寓門,李成烈一眼就看到金明洙正抱著膝蓋坐在沙發上:「怎麽了,不舒服?」
 
「沒有,就是感冒了」金明洙回神,臉色比紙還白。
 
「我帶你去休息」李成烈攔腰抱起他,小心的放在臥室的床上:「吃藥了沒?」
 
「嗯」金明洙點點頭,躲過他的眼光:「我累了」
 
「睡吧,我去做飯」李成烈幫他蓋好被子:「小狗呢?抱它來陪你」
 
「在寵物店,我忘了去接了」金明洙昏昏沉沉,倒不是裝病,好像真的有些著涼。
 
「好好休息」李成烈溫柔的在他額頭上落下一個吻,唇上傳來的溫度滾燙,李成烈微微皺眉,出門倒了杯溫水,往裡加了一滴自己的血液。
 
「喝杯水」李成烈扶著他坐起來:「你在發燒」
 
金明洙閉著眼睛,不敢看也不想看他的眼睛,只是就著他的手,把那杯水喝的乾乾凈凈。
 
李成烈笑著搖搖頭,扶著他重新躺好,自己去寵物店接死神犬。
 
醒來已經是深夜,金明洙推開身上的被子坐起來,覺得舒服了不少。
 
「汪汪汪」小狗從棉花籃子裡跑出來,跳上床蹭進金明洙懷裡,腦袋前的黑毛亂糟糟的豎起來,神氣的不得了。
 
金明洙抱著小狗,覺得鼻子發酸。
 
「汪」小狗看出金明洙心情不好,於是乖巧的搖頭擺尾逗他開心。
 
「明洙」李成烈聽到動靜推門進來:「醒了?」
 
金明洙點點頭,沒有說話也沒有看他。
 
「生我的氣了?」李成烈坐在床邊問他。
 
金明洙全身一顫,擡頭和他對視。
 
「氣我偷偷親你?」李成烈眼神溫柔的如同融化的蜜糖。
 
「沒有」金明洙鬆了口氣,還以為他看出了什麽。
 
「汪汪」小狗蹭開金明洙的睡衣,幫他舔肚皮。
 
「你知不知道,它今天把寵物店裡一只阿拉斯加犬追的滿院子跑」李成烈好笑的捏捏小狗。
 
「這麽厲害?」金明洙把小狗抱進懷裡。
 
小狗滿臉不屑,這算什麽,我是最純種的死神犬!
 
「走吧,去吃東西」李成烈幫金明洙穿好衣服:「吃完再睡」
 
金明洙「嗯」了一聲,擡頭沖他笑了笑。
 
不管怎麽樣,總要先弄清楚他想要什麽。演戲而已,誰不會?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