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明洙吃完泡麵後到臥室看了一眼,見李成烈還在安安靜靜的睡覺,只是被子被蹬到了地上,於是輕手輕腳的上去,想幫他蓋好被子。誰知道手剛伸出去,就聽床上的人低低呻吟了一聲,金明洙擡頭,正好對上李成烈紅色的眼眸。
 
「你醒了?」金明洙把被子蓋到他身上。
 
「嗯,吸血鬼的自愈能力都很強的」李成烈點點頭,撐著身子坐起來:「謝謝你收留我」
 
「沒事」金明洙坐在床邊:「你和別人打架了?」
 
「是城堡裡的其他吸血鬼」李成烈苦澀一笑:「其實他們平時也經常欺負我的,我早就習慣了,可是這次他們侮辱我的母親.....」
 
「沒事的,那個,你也不要太難過」金明洙有點心酸,這個吸血鬼看上去真可憐。
 
「你對血族了解嗎?」李成烈突然問他。
 
「.....一點點」金明洙老老實實回答:「我爸爸是專門研究血族的教授,有時候會對我說一些事情,可是我不感興趣」
 
「那你知道多少?」李成烈笑著看他。
 
「嗯,知道血族有自愈的能力,每隔一段時間就要吸血,怕銀製品,怕陽光,怕.....」金明洙突然想起來一件事情:「你為什麽不怕陽光和銀製品?!」
 
他第一次來自己家的時候用銀質的叉子吃牛排,後來還和自己大白天的去游泳!
 
「呵呵」李成烈笑笑:「我母親不是血族,所以我擁有一些別的吸血鬼所沒有的特質」
 
「.....你媽媽是人類?」金明洙張大眼睛。
 
「我母親是公主」李成烈嘆了口氣,像是陷入了很久之前的回憶:「可惜她不喜歡王子,卻愛上了一個吸血鬼,還生了我,後來被別的血族發現,就在半夜的時候放火燒了我家的城堡.....」
 
金明洙心軟又單純,聽故事聽的無比心酸。
 
「我父母都被燒死了,當時我還只有三歲,被好心的管家帶了出來」李成烈的聲音越來越小,到後面幾乎變成了呢喃:「我想給他們報仇,可是總是不成功,我是不是很沒用?」
 
澄黃的壁燈下,吸血鬼的眼睛裡有水光一閃一閃,看的金明洙不知所措:「你你你別哭啊,現在報不了仇也沒關係,以後再說」
 
「現在我連家都沒了」李成烈苦笑:「他們把我的房子也燒了,還封印了我的法力.....」
 
「這麽壞啊?」金明洙恨恨,那些吸血鬼真可惡!想了想,金明洙豪氣萬丈的拍拍胸脯:「別怕,你以後住在我家,我們一起慢慢想辦法!」
 
「我可以住在你家?」李成烈聞言猛地擡頭,臉上滿是欣喜。
 
「當然可以!」金明洙信誓旦旦:「你放心,你喜歡住多久就住多久!我絕對不會趕你走!」
 
「謝謝你」李成烈握住金明洙的雙手:「我以後一定會好好“報答”你的」
 
吸血鬼親王不懷好意的加重了“報答”兩個字的讀音,可是某人傻乎乎,沒發現。
 
吸血鬼的自愈能力強大到超乎想象,第二天早上,金明洙是被食物的香味熏醒的,起來後到廚房一看,李成烈正在鍋裡煎培根。
 
「醒了?」李成烈在圍裙上擦擦手:「來吃飯吧」
 
「我家怎麽會有這些東西?」金明洙看著餐桌睜大眼睛。
 
吐司麵包裡包著碧綠的生菜和金黃的煎蛋,融化的芝士暖暖的流出麵包卷,獼猴桃和櫻桃拌成的沙拉裝在玻璃碗裡,一旁擺著牛奶和果汁,培根被煎的微微卷起,冒出陣陣誘人的香氣.....
 
相比起自己之前三根油條一杯豆漿的早餐,金明洙覺得這頓早餐簡直稱得上是豪華帝王級。
 
「是我早上去買的」李成烈把最後一道湯擺上桌子:「我沒有了魔法,可是還有一些寶石和瑪瑙,今早我去珠寶店賣了兩顆,然後買了這些東西」
 
「這多不好意思啊」金明洙有點過意不去。
 
「沒關係」李成烈幫金明洙拉開椅子:「希望你會喜歡,我的主人」
 
「咳咳.....」金明洙被自己的口水嗆到:「你叫我什麽?」
 
「主人啊」李成烈眨眨眼睛:「你收留我,就是我的主人」
 
「別別別」金明洙連連擺手:「你叫我名字吧,求你了」
 
「呵」李成烈失笑:「遵命,明洙」
 
然後吸血鬼親王如願以償,和某只人類開始了融洽且.....呃,和諧的同居生活。
 
白天的時候金明洙要去上班,李成烈就在家收拾屋子,然後做好香噴噴的晚餐等他回家。
 
吃完飯後,兩個人會散散步,然後回家盤腿坐在床上聊聊天。
 
周末的時候,兩個人會去逛逛街,看看電影,玩玩遊樂場,吃吃大餐,甚至還去聽了一場音樂會。
 
金明洙是個樂盲,演唱會聽到一半就睏得不行,腦袋歪在李成烈肩膀上呼呼睡著。
 
吸血鬼親王嘴角微揚,伸手輕輕攬過他的肩膀。
 
等金明洙醒來的時候,偌大的音樂廳裡只剩下了自己和李成烈兩個人。
 
「呃.....」金明洙坐直身子,活動了一下僵硬的脖子,覺得有點尷尬。
 
「醒了呀?」李成烈溫柔的拉過他的手:「回家吧」
 
「你的體溫是熱的,也是因為你母親的關係嗎?」金明洙問李成烈。
 
「嗯」李成烈點點頭:「還有,我有心跳,你要不要聽聽看?」
 
「要」金明洙很好奇,把耳朵貼在他的胸口。
 
耳邊傳來的心跳聲有力且清晰,金明洙傻乎乎的擡頭,滿臉的驚喜:「真的唉!」
 
李成烈笑著點點頭,眼睛一眨不眨的看著他。
 
金明洙被他看得有些恍神,李成烈出門都會戴黑色的隱形眼鏡,現在自己從這個角度看上去,只覺得他墨黑的眼眸裡一片溫柔。
 
「明洙.....」李成烈喃喃自語,低頭慢慢湊近。
 
金明洙有點發懵,條件反射的就想跑,卻覺得膝蓋發軟,還沒來得及抗拒,就已經被捏住了下巴。
 
雙唇相接的剎那,李成烈伸手攬住金明洙的腰,把他牢牢抱在自己懷裡。
 
冗長而又纏綿的法式深吻結束後,純潔的小處男金明洙,徹底被身經百戰的吸血鬼流氓給親暈了。
 
「明洙」李成烈拍拍他的臉頰:「怎麽了?」
 
「唔?」金明洙睜眼,剛好對上李成烈有些擔心的眼神。
 
「我沒事」金明洙心慌意亂,猛地推開李成烈轉身就跑:「我我,回家!」
 
「明洙!」李成烈在身後叫他。
 
小處男腳底抹油,跑的比兔子還快。
 
李成烈看著金明洙的背影,唇角滿是戲謔的笑,這個傻瓜親起來感覺還不錯,上起來應該也不錯。
 
金明洙大腦空白的跑回家,進門後連鞋也沒換,愣愣的坐在沙發上發呆,自己是傻了吧,怎麽會那麽配合的跟他親吻。
 
坐了一陣子,金明洙從褲兜裡掏出錢包,打開後裡面有一張照片,上面的年輕人穿著果綠色的襯衫,笑容乾凈而又明朗。
 
拇指輕輕摩挲過那張照片,金明洙嘴角掛起一絲苦笑,心裡的酸澀鋪天蓋地。
 
門鈴叮咚響,金明洙打開門,就見李成烈正站在門外。
 
「回來了」金明洙努力裝出若無其事的樣子。
 
「你哭過了?」李成烈看著他微紅的眼眶皺眉。
 
「沒,風太大」金明洙找了個拙劣的借口,轉身想去廚房,卻被人從身後一把抱住。
 
「你幹什麽?」金明洙掙扎。
 
「明洙」李成烈死死的抱著他:「我喜歡你」
 
「你亂說什麽」金明洙驚慌失措。
 
「你聽我說!」李成烈把金明洙轉過來,強迫他和自己對視:「我喜歡你,我知道我現在什麽都沒有,可是我還是喜歡你」
 
「你你.....我,我是人類!」金明洙詞不達意。
 
「人類?」李成烈表情一怔,然後便緩緩放開了金明洙,臉上說不出是什麽表情。
 
「喂」金明洙推推他,有些擔心。
 
「人類.....你看不起血族?」李成烈木然一笑:「也是,從小大家就看不起我」
 
「我不是這個意思」金明洙給自己辯解。
 
「沒關係」李成烈揉揉金明洙的腦袋:「習慣了」
 
「不是的」金明洙從小到大心最軟:「我沒有看不起你」
 
「那你為什麽拒絕我?」李成烈握住金明洙的手:「我哪裡不好?」
 
「你.....你哪裡都很好」金明洙實話實說。
 
和自己一起住的這段日子,他一直溫柔又細心,會幫自己把屋子收拾的井井有條,會做好吃的飯菜給自己,會把自己的衣服洗的乾乾凈凈,還會陪自己打遊戲,跟自己說許多之前不知道的事情。
 
吳桐那麽冷淡,自己都喜歡了這麽多年,現在有人這麽溫柔體貼,自己為什麽不喜歡?
 
「算了明洙」李成烈擡手輕撫他的側臉:「我不勉強你,今天的話,當我沒說過」
 
「嗯」金明洙心煩意亂的點點頭。
 
「去看電視吧,我去做飯給你吃」李成烈幫他打開電視,又從冰箱裡拿出鮮榨好的果汁遞給他,自己則換了衣服去廚房忙活。
 
金明洙坐在沙發上,扭頭看看廚房裡李成烈忙碌的身影,心裡說不上是什麽滋味。
 
吃完晚飯後,金明洙借口工作沒做完,早早就貓進了書房,抱著一本書看的既認真又刻苦。
 
李成烈坐在客廳的沙發上,看著緊閉的書房門,嘴角揚起一抹不易覺察的輕笑。
 
輕輕一個響指後,桌上立刻出現了一個高腳杯,裡面盛著淺紅色的液體,散發出淡淡的酒香,混合著一絲玫瑰的味道。
 
而在遠處的城堡裡,外表斯文俊美的吸血鬼伯爵靠躺在壁爐邊,剛準備端起手邊的紅酒,突然就見面前的杯子瞬間消失,於是目瞪口呆。
 
三秒之後,靠在門口打盹的女僕被一聲咆哮嚇醒。
 
「混賬!那是老子69年的波爾多!」
 
李成烈端著手中的紅酒玩味一笑,還沒想好接下來要找什麽藉口去騷擾那個傻乎乎的人類,突然就聽到有人在輕輕.....踹門。
 
呃,是的,那絕對是在踹門,不過很小心,並不粗魯,應該是手裡拿了東西,不方便按門鈴。
 
李成烈眉頭微皺,放下手裡的酒杯,走到客廳開了門。
 
門外站著一個纖巧的黑髮少年,雙手托著一大盤餡餅。
 
「親王」南優鉉做夢也沒想到來開門的居然會是李成烈,於是被嚇的魂飛魄散。
 
「不許叫!」李成烈及時接過從南優鉉手裡掉落的托盤,陰沉著神色威脅他。
 
「是」南優鉉不敢再說話。
 
「你來幹什麽?」李成烈皺眉看著手裡的東西。
 
「主.....主人做了草莓鬆餅,讓我送一些過來」南優鉉低著頭。
 
「拿回去」李成烈挑起南優鉉的下巴,眼神狠仄的看著他:「知不知道該怎麽跟姓金的說?」
 
「知道」南優鉉眼裡泛起淚光:「我來敲門,沒有人」
 
「去吧」李成烈把托盤塞回他手裡:「說錯一個字,我就毀了你」
 
南優鉉端著托盤,飛奔離開。
 
李成烈冷冷一笑,回身關了門。
 
「剛才有人?」金明洙聽到動靜,從書房探出半個腦袋。
 
「好像是,不過我開了門,沒看到人」李成烈沖他笑笑:「要不要吃水果?」
 
「不用了」金明洙縮回書房,迅速關了門。
 
李成烈端起桌上的紅酒,笑容如同黑夜中的玫瑰,艷麗卻又詭異。
 
第二天早上起床後,餐桌上的早餐依舊無比華麗,裸麥麵包伴著加了松露的蜂蜜,配上法式鵝肝和乳鴿湯,散發出陣陣誘人的香氣。
 
金明洙坐在餐桌邊,胃口全無。
 
「不喜歡?」李成烈體貼的問他:「那你想吃什麽,我重新做」
 
「不是的」金明洙搖搖頭,老老實實的開口:「你以後別這麽麻煩了,我不習慣」
 
「不習慣吃,還是不習慣我做?」李成烈溫柔的看向他的眼睛。
 
「.....」金明洙動動嘴巴,沒有說話。
 
是不習慣有人對自己這麽好。
 
「吃早餐吧」李成烈也沒追問,只是把塗了蜂蜜的麵包遞到他手裡:「吃完後給你看個好東西」
 
「什麽東西?」金明洙的好奇心被成功挑起。
 
「乖乖吃完就給你看」李成烈捏捏他的鼻子,親暱又曖昧。
 
金明洙愣了三秒,然後臉“刷”的通紅。
 
李成烈一邊優雅的用勺子吃鵝肝,一邊憋笑憋到腸子抽筋。
 
氣氛太過詭異,一頓早餐下來,金明洙吃得胃直疼。
 
李成烈卻心情很好,吃完飯後連桌子也沒收拾,就拉著金明洙坐到了客廳。
 
茶几上,擺著一個大大的牛奶箱子。
 
「這是什麽?」金明洙莫名其妙。
 
李成烈打開箱子,從裡面抱出一個小東西。
 
「呀!」金明洙驚喜,從他手裡接過來。
 
蓬蓬的短毛,軟趴趴的耳朵,烏溜溜的眼睛——是個只有巴掌大的小白狗,腦袋上有一撮翹著的黑毛,可愛的不得了。
 
小狗不怕生,看了金明洙一眼後就搖頭擺尾,伸出幾乎透明的小粉舌頭舔他的手指。
 
「什麽品種,怎麽這麽小啊?」金明洙開心的不行。
 
「不是什麽名貴犬,寵物店的老闆說是雜交出來的」李成烈也伸出指頭逗小狗:「本來他說養不活,準備扔掉的,我看可憐,就要回來了,可以留下吧?」
 
「嗯嗯嗯」金明洙本來就對毛茸茸的動物沒有任何抵抗力,況且這小東西還這麽可愛,於是抱著就捨不得撒手。
 
玩了一會之後,小狗開始發蔫,有點無精打采。
 
「怎麽辦?」金明洙被嚇了一跳:「會不會被我玩死了?」
 
「不會,餓了吧?」李成烈把小狗接過來皺著眉頭看。
 
「我去給他熱牛奶!」金明洙跑向廚房。
 
「好」李成烈一臉溫柔的笑,直到金明洙的背影消失在廚房。
 
「嗚汪!」被李成烈捏在手裡的小狗一掃之前半死不活的樣子,沖著他呲牙咧嘴。
 
「你給我老實點!」李成烈敲敲它的腦門。
 
小狗眨眨眼睛會意,迅速嗚咽著癱在李成烈手裡。
 
金明洙在廚房調好牛奶的溫度,端出來放在小狗面前。
 
小白狗上前聞了聞,嫌惡的扭過頭,把屁股對準牛奶盤。
 
「怎麽辦,它不吃」金明洙憂心忡忡的蹲在桌子邊。
 
「怎麽會,它“一定”很喜歡喝牛奶」李成烈咬牙切齒的笑。
 
「嗚.....」小狗叫了兩聲,不甘不願的轉身舔牛奶。
 
「吃了吃了!」金明洙驚喜。
 
「是啊,我說了,它喜歡喝牛奶」李成烈站起來:「我有點事出去一趟,晚點再回來」
 
「你去哪?」金明洙聞言擡頭問他。
 
「關心我?」李成烈調笑。
 
金明洙鬧了個大紅臉。
 
「別擔心,我就是出去找些東西」李成烈穿上外套:「晚上回來我再做飯給你」
 
「嗯」金明洙點點頭,繼續逗小狗玩,心裡卻有點恍惚的錯覺,就好像自己是被李成烈養在家的小情人,什麽都不用幹,就逗逗狗,然後等他回來再一起吃飯.....
 
呸呸!這是什麽破比喻!金明洙被自己嚇了一跳,這是我的房子,要養也是我養他!
 
啊不對!誰要養那個吸血鬼!
 
狂躁搖頭!
 
小白狗趴在桌上,一邊舔牛奶一邊看金明洙,默默的在心裡鄙視他。
 
一臉傻樣。
 
李成烈出門後走到一個沒人的巷道,瞬間消失的無影無蹤。
 
回到自己的城堡後,就見大門口站著一個金髮的惡魔,正在一臉焦急的左顧右盼。
 
「親王!」看到李成烈後,惡魔光速飛撲而上。
 
「李浩沅?」李成烈皺眉:「你怎麽從地獄之門回來了?」
 
「我的死神犬是不是被你弄走了?」李浩沅抱著李成烈的胳膊不撒手:「你快把它還給我!」
 
「我不知道」李成烈淡定的掰開他的手指。
 
「明明就是被你的手下搶走的!」李浩沅憤怒:「那是我準備送給伯爵的生日禮物。還給我,啊,啊啊,啊啊啊,還給我.....」
 
李成烈被吵的心煩,於是伸出食指點了點李浩沅的額頭,淺色的唇瓣上下一碰,優雅的吐出四個字:「我,不,知,道」
 
你明明就知道!李浩沅被魔法定在原地動彈不得,於是在心裡默默把李成烈的祖上全部問候了一遍。
 
李成烈回到自己的屋子裡,意料之中的看到壁爐旁站著的紅髮少年。
 
「親王」丹尼走過來,手裡端著一杯紅色的黏稠液體。
 
李成烈接過他手裡的新鮮血液,坐在躺椅上一飲而盡。
 
丹尼跪在一邊,乖巧的幫他捏腿。
 
「被趕出伯爵的城堡了?」李成烈擡眼看著他。
 
「嗯」丹尼點點頭,低聲開口:「被李浩沅大人趕出來的,不僅是我,所有伯爵大人養的寵物都被趕出來了.....我沒地方去」
 
「哦,那你就留在這吧」李成烈顯然很好心情,也沒多追究。
 
「謝謝親王」丹尼咬咬下唇,壯著膽子想去親吻李成烈的右手。
 
「今天沒時間」李成烈拍拍他的腦袋:「去把博士叫來,就說我有事」
 
金明洙在家和小狗玩了一下午,不知不覺已經到了晚上七點。
 
「怎麽這麽晚還不回來」金明洙自言自語,把睡著的小狗放到棉花籃子裡。
 
乾等也是無聊,要不.....自己試著做個菜?
 
於是等李成烈回來時,就見廚房裡燈火通明,金明洙正在鍋邊笨手笨腳的炒菜。
 
「不是說了我來做飯?」李成烈上前接過他手裡的鏟子。
 
「我自己也會做.....」金明洙小聲嘟囔。
 
「是,我知道你會」李成烈看了眼鍋裡發黃的青菜,好笑的看著他。
 
「.....一時失誤」金明洙替自己辯解。
 
「我知道」李成烈笑的一臉溫柔:「去和小狗玩吧」
 
「它一直在睡覺」金明洙往下解圍裙:「等會吃完飯我們出去吧,去幫它買小窩還有狗糧」
 
「好」李成烈欲言又止:「明洙,我.....能不能求你件事?」
 
「什麽事?」金明洙問他。
 
「我住在這裡的事情,不要告訴別人,我是說,不要告訴任何人」李成烈看上去有些尷尬:「我不想讓別人知道」
 
「我本來就誰都沒告訴,聖圭都不知道」金明洙沖他笑笑:「你別怕,我不會讓別人知道你在這的」
 
「謝謝你」李成烈一臉感激。
 
「客氣什麽」金明洙站在水池邊幫他洗菜,耳朵無端有些發燙。
 
自己家住著的,是全世界最溫柔的吸血鬼。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