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聖圭開車開了三個小時,最後停在了一座白色的小別墅前。
 
一個年輕的男子正在修剪草坪,穿著果綠色的襯衫,看上去清爽又陽光。
 
「吳桐」金聖圭隔著柵欄叫他。
 
「聖圭?」年輕的男子很意外,從褲兜裡掏出遙控器開了院門。
 
南優鉉怕生人,於是一直跟在金聖圭身後。
 
「誰家小孩啊?」吳桐問金聖圭。
 
「我家的」金聖圭從自己身後把小傢伙揪出來:「名字叫南優鉉」
 
「優鉉」吳桐伸手:「你好,我叫吳桐」
 
「你好」南優鉉有點緊張,把手背在身後。
 
「你別怕啊,我又不會吃了你」吳桐笑著收回手,指指一邊的椅子:「坐吧,我去廚房泡茶」
 
吳桐的草坪並不大,小小的卻很精緻,上面還開著黃色的小花。
 
南優鉉坐在椅子上,好奇的四處看。
 
「想不想吃水果?」金聖圭蹲在他身前問他。
 
「想」南優鉉點頭。
 
金聖圭笑笑,起身去了廚房。
 
推開白色的木門,就見吳桐正在水槽前慢條斯理的洗茶具。
 
「我就知道你要進來」吳桐甩甩手上的水珠:「說吧,這次又要我幹什麽?」
 
「南優鉉是血族的寵物少年」金聖圭也不和他繞圈:「有沒有辦法可以讓他活的久一點?」
 
「寵物少年?」吳桐聞言皺眉:「哪來的?」
 
「哪來的你就別管了,總之你有沒有辦法?」金聖圭追問。
 
「沒有」吳桐搖頭。
 
「沒有?」金聖圭皺眉。
 
吳桐是生物學界屈指可數的鬼才,他都沒有辦法,那別人就更不可能會有辦法。
 
「之前從來沒有接觸過這種生物,只看過一些資料」吳桐從櫃子裡取出茶葉:「基本上一無所知」
 
「真沒有辦法?」金聖圭有些不甘心。
 
「沒有,除非——」吳桐停下手裡的動作。
 
「除非什麽?」金聖圭看著他。
 
「除非你把他給我做研究」吳桐和他對視。
 
「不行」金聖圭一口拒絕。
 
「那我就真沒辦法了」吳桐也沒堅持,轉身繼續沖泡茶葉。
 
金聖圭剛想說話,卻聽到院子裡猛然傳來了南優鉉的尖叫聲。
 
「蒼天,是比斯!」吳桐臉色一變。
 
金聖圭衝到院子裡,就見南優鉉正坐在草地上,滿臉驚恐的看著面前足足有半人高的巨型犬,滿身都是鮮血。
 
寵物少身上有最美味的血液,比斯對著他低聲吼叫,躍躍欲試的想再次撲上去。
 
南優鉉臉色煞白,疼痛加上驚恐,終於暈了過去。
 
金聖圭一把接住昏倒的少年,伸手摸向自己的身後。
 
「比斯又不是故意的!」緊追而來的吳桐按住他掏槍的手:「進屋!救人要緊」
 
金聖圭臉色陰沉,抱著南優鉉大步走進屋內。
 
進了客廳右轉再右轉,白色的防彈門後,是一個大大的實驗室。
 
「把他放在床上吧」吳桐迅速打開櫃子,從裡面拿出止血的繃帶和藥物。
 
金聖圭小心翼翼的脫掉南優鉉的衣服,觸目所及的傷口,讓他差點又衝出去宰了比斯。
 
犬類的唾液本來就是酸性,更何況比斯還是個被吳桐改造過的變異犬!
 
剛開始咬下去或許傷口不大,可是時間一長,每個齒印卻都擴大了將近兩倍。
 
「你不要激動啊」吳桐太了解金聖圭的脾氣,生怕自己的寶貝狗會沒命:「你放心,我肯定給你治好!保證一個疤都沒有!」
 
沾滿藥物的棉球剛沾上傷口,南優鉉全身就猛地一痙攣,嘴裡也發出痛苦的嗚咽聲。
 
「乖,忍一下好不好?」少年身上滿是傷口,金聖圭也不敢抱,只能握住他完好的左手輕聲哄。
 
南優鉉雖然昏迷,聞言卻還是安靜了一些。
 
處理了不到三分之一的傷口,南優鉉已經是滿頭的冷汗,身子戰栗的如同風中的落葉。
 
腰間的血汙被擦去,露出精巧的黑色紋身。
 
吳桐一愣,下意識的擡頭看了眼金聖圭,就見他正在專心的幫南優鉉擦冷汗。
 
「.....我給他打一針止疼藥吧」吳桐停下手中的動作。
 
金聖圭點點頭,沒有反對。
 
吳桐很快就配好了止疼藥,卻沒有著急去床前。
 
冒著寒氣的藥物保鮮櫃裡,有一個小小的藍色的瓶子,吳桐猶豫了一下,手還是伸了過去。
 
「你還有什麽事,是我不知道的?」身後突然傳來一個冷冷的聲音。
 
吳桐一驚,藍色的小瓶子重新掉回了冰塊裡。
 
「你知道那段歷史」金聖圭關上冷櫃的門:「你到底是誰?」
 
「.....不關你的事」吳桐別開他的目光。
 
「他只是個什麽都不懂的孩子,你居然想殺了他」金聖圭聲音裡不帶一絲溫度。
 
「他身上是薔薇花環的印記」吳桐情緒有些激動:「那是誰的基因,你應該清楚!」
 
「我當然清楚」金聖圭自己配好止疼藥:「我來處理他的傷口」
 
「萬一——」
 
「有我在,就不會有萬一」金聖圭打斷他:「你救過我的命,所以這次我原諒你,不過絕對不會再有下次」
 
「姓金的,你遲早有一天要死在自己手上!」吳桐氣惱的低吼。
 
「那也總比死在別人手上要好」金聖圭不以為意,回到床邊幫南優鉉打針。
 
有了止疼藥的作用,南優鉉看上去好受了許多,等身上的最後一個傷口被處理完,小傢伙全身都纏滿了繃帶。
 
「你這有沒有客房?」金聖圭扭頭問吳桐。
 
「有」吳桐嘆了口氣:「你真的只是單純想收留他?還是.....」
 
金聖圭沒說話,小心翼翼的繞過南優鉉身上的傷口,抱著他回了房間。
 
南優鉉之前受的苦雖然多,但大都是挨餓受凍,受這麽嚴重的傷還是第一次。
 
真的是疼,每個傷口都火辣辣的,可是在自己昏迷的時候,主人的聲音好溫柔,哪怕只是為了那個聲音,自己也要變得更加堅強才行。
 
再次醒來的時候,眼前一片潔白,身下無比柔軟,像是掉進了棉花堆裡。
 
「醒了?」金聖圭迅速出現在他面前。
 
「主人」南優鉉撐著想坐起來,卻覺得全身一陣劇痛,像是被人拆過一遍。
 
「躺著吧」金聖圭輕輕壓住他的身體:「疼不疼?」
 
「疼」南優鉉不會撒謊。
 
「能不能忍?」金聖圭握住他的左手。
 
「.....能」想起金聖圭之前說過的話,南優鉉重重點了點頭。
 
男子漢大丈夫,不能哭,要勇敢!
 
「乖」金聖圭讚許的刮刮他的鼻子:「這樣才是小男孩的樣子」
 
南優鉉還是第一次被金聖圭表揚,開心的快要飛起來。
 
金聖圭端來一小碗溫熱的甜牛奶,用小勺子慢慢送到南優鉉嘴裡,喝完牛奶後又餵了一大塊蘋果派,把小傢伙餵得飽飽的。
 
南優鉉對蘋果和牛奶有著特殊的好感,因為那是自己來到這個世界後第一次吃飽肚子。
 
自己那時候很醜很難看,可是主人還是沒有一點嫌棄的意思,不但收留了自己,還給自己最好吃的蘋果泥。
 
因為經歷過太多的寒冷,所以才會知道溫暖有多珍貴。
 
這輩子也不會忘記那種味道。
 
「小傢伙,又想什麽呢?」金聖圭伸手擦掉他嘴邊的一點酥皮。
 
南優鉉回神,傻乎乎的伸出舌頭舔了一下金聖圭的手指。
 
全憑本能。
 
金聖圭一愣,迅速收回了手指。
 
「.....」南優鉉怯怯,自己好像又犯錯了。
 
主人說過的,自己不能再把自己當成寵物!可是剛才,不知怎麽的就忘了。
 
小傢伙低著頭,老老實實的準備聽金聖圭給自己講道理。
 
雖然來來去去就是那幾句,可是誰讓自己沒記住。
 
不過這次出乎南優鉉的意料,金聖圭並沒有說他,反而是站起來想出門。
 
「主人!」南優鉉生怕金聖圭會不要自己,也顧不上全身都在疼,一咬牙居然坐了起來。
 
「你幹什麽!」金聖圭被嚇了一跳,趕緊上前扶住他。
 
南優鉉本能的就想往金聖圭懷裡蹭,可是又突然想起不能撒嬌不能哭,於是生生的把眼淚憋了回去,紅著眼睛坐在床上不知道該怎麽辦。
 
看著小傢伙窘迫又委屈的樣子,金聖圭嘆了口氣,輕輕把他攬進了懷裡。
 
「我沒怪你」金聖圭拍拍他的腦袋:「別怕」
鼻尖傳來好聞的煙草味,南優鉉捨不得離開。
 
「對不起」金聖圭在他耳邊低聲說。
 
「嗯?」南優鉉有些茫然的擡頭。
 
「我把你帶到這裡卻沒有保護好你,害你受這麽多傷」金聖圭整了整他額前的碎髮:「你怪不怪我?」
 
「不怪」南優鉉趕緊搖頭。
 
「真的?」金聖圭含笑看著他。
 
看著金聖圭近在咫尺的笑臉,南優鉉整個人都快緊張的暈過去,哪裡還能正常思考。
 
良久,小傢伙終於憋出一句話:「我是男子漢,男子漢要自己保護自己!」
 
金聖圭笑的肚子疼。
 
超級小呆瓜。
 
南優鉉乖乖吃飯又乖乖吃藥,傷口不到兩天就結了疤。
 
「菠蘿要不要?」金聖圭端著果盤進屋。
 
「要!」南優鉉靠坐在床上,笑瞇瞇的張嘴。
 
「自己吃」金聖圭把果盤和叉子遞到他手裡:「我下樓去泡杯茶,馬上回來」
 
「好」南優鉉點點頭,自己動手往嘴裡餵水果,動作沒有任何的不便。
 
金聖圭摸摸他的腦袋,轉身出了門。
 
到了花園裡,就見吳桐正在躺椅上曬太陽。
 
「找你有事」金聖圭把他臉上蓋著的雜誌取下來。
 
「怎麽了?」吳桐這幾天既要照顧被比斯咬傷的南優鉉,還要安撫被金聖圭嚇暈了的比斯,因此看上去有些無精打采。
 
「優鉉的傷怎麽會好的這麽快?」金聖圭開門見山的問道。
 
「這是好事啊」吳桐打呵欠。
 
「你給他用了什麽特殊的藥?」金聖圭皺眉。
 
「我的藥不特殊」吳桐坐直身子:「特殊的是那個小寵物的體質」
 
「什麽意思?」金聖圭沒聽明白。
 
「他們在血族是最低等的生物,有些貴族買他們回去純粹就是為了虐待,所以在制造的時候特別注意了這一點」吳桐盡可能簡短的解釋:「這些寵物的身體敏感度很高,受傷後的復原能力更高,而且製造南優鉉的基因.....可能多少也有些關係」
 
「那他有沒有可能活過三年?」金聖圭問道。
 
「這我真不知道」吳桐搖頭:「你要不然去問問金伯父,他研究了一輩子血族,說不定會知道一些東西」
 
「我前幾天剛去找過伯父,他說會幫我查」金聖圭站起來:「對了,伯母說有時間讓你過去,她做蜜棗酥給你吃」
 
「好」吳桐點點頭,一臉的欲言又止。
 
「你想問明洙?」金聖圭主動開口。
 
「他.....還好吧?」吳桐猶豫著問道。
 
「他好不好,你自己去看不就知道了」金聖圭往桌上放了枚鑰匙:「他家的,送你」
 
吳桐怔了一下,嘴裡似乎是說了句謝謝。
 
金聖圭笑著搖搖頭,轉身回了房間,推門就見南優鉉已經吃完了菠蘿,正坐在床邊穿拖鞋。
 
「想去廁所?」金聖圭問他。
 
「不是,吃完東西去洗盤子」南優鉉指指空果盤。
 
「我來吧」金聖圭把小傢伙塞回被窩裡:「好好睡一覺,下午我們就回家」
 
「主人」南優鉉叫住準備出門的金聖圭。
 
「怎麽了?」金聖圭坐回床邊:「哪不舒服?」
 
「不是的」南優鉉搖頭:「我想幫主人做事情」
 
「幫我做事?」金聖圭失笑:「想幫我做什麽?」
 
「我什麽都做」南優鉉聲音很小卻很堅定,自己不想天天就是吃飯睡覺,一點別的用都沒有!
 
「那這樣吧,等你傷好之後我就帶你去公司,看看你能做點什麽,好不好?」金聖圭覺得小傢伙越來越可愛。
 
「嗯」南優鉉用力的點頭,自己雖然笨,可是只要努力,總是會幫到主人的。
 
 
下午回去的時候,南優鉉依舊坐在副駕駛上,懷裡抱著的是吳桐送的巧克力餅乾。
 
南優鉉手伸進餅乾罐裡掏掏,掏出來一塊碎掉的小餅乾,於是自己吃掉接著掏。
 
下一塊沒有夾心,也自己吃掉。
 
第三塊餅乾圓圓的很完整,南優鉉塞到金聖圭嘴裡,自己舔舔手上的餅乾渣。
 
小呆瓜。
 
金聖圭有點想笑又有點感動。
 
回到家後,金聖圭帶著南優鉉等電梯,剛好碰到超市歸來的金明洙。
 
「小南南」金明洙打招呼,順手從購物袋裡摸出一個棒棒糖:「喏,給你吃」
 
「不要」南優鉉搖頭。
 
「為什麽?」金明洙很詫異:「草莓牛奶味道的!」
 
「不要」南優鉉咽口水。
 
「別啊」金明洙誘惑小寵物:「加了果汁的軟糖,超級好吃的。
 
「主人說不能亂要別人的東西」南優鉉還是搖頭。
 
「拿著吧」金聖圭幫小傢伙接過來拆開包裝紙:「他不是外人,以後自己人不用客氣」
 
「謝謝」南優鉉接過軟糖很開心。
 
金明洙越看南優鉉越好玩,嗷唔,早知道自己那天就把它留下了,好後悔!白白讓金聖圭撿了個便宜!
 
「你這買的都什麽東西?」進電梯後,金聖圭看著金明洙的購物袋皺眉頭:「跟你說過多少次了,不準吃這些垃圾食品」
 
「最後一次」金明洙緊張兮兮的護住塑膠袋,生怕被金聖圭搶走丟進垃圾桶。
 
「晚上來我家吃飯吧」金聖圭嘆氣,想都不用想,自己這幾天不在家,這個生活白癡沒地方蹭飯,鐵定又是靠泡麵外賣度日。
 
「聖圭你真賢惠」金明洙熱淚盈眶。
 
「滾!」金聖圭嘴角一抽,擡腳飛踹。
 
回家之後,金聖圭在廚房準備做飯,南優鉉端著小板凳坐在一邊,幫忙淘米擇菜。
 
「小南南」廚房門口出現一張欠扁的臉:「我來教你打遊戲?」
 
「不要」南優鉉搖頭,端著芹菜去水槽邊洗。
 
「小南南.....」金明洙不甘心:「很好玩的,來嘛來嘛.....」
 
「去跟他玩吧」金聖圭被金明洙吵得頭疼,幫南優鉉擦乾手:「我一個人做飯就行」
 
南優鉉很聽話,點點頭跟著金明洙去了客廳,又不知道該怎麽招呼客人,於是一個勁的給金明洙遞水果。
 
「優鉉,喝藥了沒?」金聖圭在廚房問。
 
「呀!忘了!」南優鉉拍拍腦袋。
 
「又忘了!」金聖圭無奈,從廚房端出一杯水遞給他:「快去吃藥!下次再忘打你屁股!」
 
「唔.....」南優鉉扁扁嘴,皺著鼻子咕嘟咕嘟喝難聞的藥水。
 
金聖圭看著南優鉉喝完藥,才又回去做飯,於是金明洙就在心裡感慨,看來金聖圭這朵老桃花終於要嫁出去了啊.....
 
「南優鉉」金明洙戳戳小寵物:「你們進行到哪一步了?」
 
「什麽哪一步?」南優鉉很茫然。
 
「就是你和聖圭啊」金明洙興致勃勃:「拉小手了沒?」
 
「拉了」南優鉉點頭,主人出門的時候都會拉著自己的手。
 
「抱抱呢?」金明洙笑的很猥瑣。
 
「.....有」南優鉉又點頭,主人還是抱過自己幾次的,比如說自己還沒變成人形的時候,再比如說自己這次受傷的時候,都有抱過的!
 
「那親親呢?」金明洙蕩漾,八卦的感覺真是爽。
 
「唔.....」南優鉉搖頭:「沒有」
 
「啊?」金明洙很失望,搞了半天也就才抱了一下啊,進展也忒慢了!
 
「這樣不行啊」金明洙毀人不倦:「你要主動一點!」
 
「主動什麽?」南優鉉覺得自己有點跟不上金明洙的思維。
 
「主動親他啊!」金明洙壓低聲音:「你喜歡聖圭的,對吧?」
 
「嗯」南優鉉點頭,自己是很喜歡主人。
 
「所以啊,你要幫他才對」金明洙很嚴肅:「他都快三十了,三十了啊!還是個老處男,你說是不是很可憐?」
 
「.....我不知道」南優鉉老老實實搖頭。
 
「那你想不想和他親親?」金明洙壞笑。
 
「想」南優鉉臉紅。
 
「想不想和他.....咳咳.....那個?」金明洙很亢奮。
 
「想」南優鉉聲音低的像蚊子叫,」可是主人說他不喜歡我那樣」
 
「沒關係,我來給你想辦法!」金明洙很歡樂。
 
嗷唔嗷唔,姓金的,老子一定要讓小南南壓了你!
 
爽得不行。
 
「那我要怎麽做?」南優鉉也被感染的有點小激動。
 
「很簡單,就兩步!」金明洙老神在在:「第一,把他灌醉。第二,上了他!」
 
「啊?」南優鉉傻眼,自己上,上了主人?
 
「小南南」金明洙滿眼真誠:「給聖圭破處這項艱巨的任務就交給你了!」
 
「我不要!」南優鉉猛搖頭,太恐怖了!
 
「你不喜歡他?」金明洙臉色一沉。
 
「不是的」南優鉉著急,喜歡當然喜歡,可.....
 
「你聽我說啊」金明洙往南優鉉跟前湊湊:「其實,聖圭他很喜歡做下面的那個!」
 
「啊?」南優鉉受驚。
 
「我和他快十年的哥們了,還能不了解他?」金明洙摸摸下巴:「要不然你想啊,他那麽帥,那麽厲害,怎麽會到現在還是處男?主要就是他太威猛了,沒人願意上他!」
 
「嗯」南優鉉腦子有點亂。
 
「所以你一定要滿足聖圭這個願望,把他上掉!」金明洙握住南優鉉的右手:「組織相信你!」
 
.....南優鉉咽咽口水,傻乎乎的點頭:「我我我試試」
 
「事不宜遲,就今晚好了,我下去拿酒!」金明洙撒丫子就往門外跑,跑到門口又折了回來。
 
「怎麽了?」南優鉉緊張。
 
「這是秘密,事先不能告訴聖圭哦!」金明洙壓低聲音很神秘:「我們要給他一個驚喜」
 
「好」南優鉉用力點頭:「我不說」
 
「乖」金明洙亢奮過度,吹著口哨下了樓。
 
金聖圭要被人壓呀被人壓~
 
嗷唔,好開心~
 
到了自己家開門進去,金明洙吹了一半的口哨戛然而止。
 
沙發上坐著一個人,黑色的衣袍,蒼白的臉色,緊閉的雙眼,還有唇邊刺目的血痕。
 
「.....喂!」金明洙被嚇了一跳,趕緊上去推他:「你怎麽了?」
 
「沒事」李成烈虛弱的睜眼。
 
「哪受傷了?」金明洙擦掉他嘴邊的血跡:「要不要去醫院?」
 
「我沒事」李成烈勉強笑笑:「對不起,我實在是沒有地方去,所以才來打擾你,你讓我坐一會就行」
 
「可是你在流血!」金明洙有點慌:「我我打電話給我爸!」
 
「不要告訴別人」李成烈拽住金明洙的手腕:「我真沒事,休息一陣就會好,我復原能力很強,拜託」
 
「那我扶你去床上」金明洙吃力的扶起李成烈,半拉半拽的把他往臥室拖。
 
扶著他躺好之後,金明洙去客廳打電話。
 
「喂?」接電話的是南優鉉。
 
「是我」金明洙悶悶:「告訴你一個不幸的消息,我們的計劃要延期了,臨時出了點狀況」
 
「哦」南優鉉倒不是很失望,反而還鬆了口氣,自己本來就還沒準備好!
 
「還有啊,告訴聖圭一聲,我家裡有朋友,就不去你們家吃飯了」金明洙掛了電話嘆氣,自己剛都聞到糖醋魚的香味了!
 
可是那個吸血鬼半死不活的跑來求助,自己總不好把他一個人丟在家。
 
肚子餓的咕咕亂叫,金明洙郁悶的站在廚房燒開水,順便思索今晚泡麵裡加滷蛋還是魚肉腸。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