吃完最後一口蛋糕,南優鉉伸出舌頭,想要舔乾淨金聖圭手指上的奶油。
 
「喂!」金聖圭哭笑不得的抽回手。
 
「嗯?」南優鉉睜大眼睛。
 
在自己的理念裡,寵物都是要做這個的.....還是說,自己做的不夠好?
 
「你現在不是寵物」金聖圭捏捏他的臉蛋:「以後要學著自己吃飯,自己穿衣服,自己做事情,男人不能老是撒嬌,膽子也不能這麼小,知不知道?」
 
「.....嗯」南優鉉似懂非懂。
 
金聖圭知道他還有些茫然,不過也沒有太強迫他,這小東西是血族製造出來的寵物,有些習慣是天生就有,短時間內也不可能改的掉,只能循序漸進。
 
早餐後,南優鉉乖巧的收拾好廚房,然後跑去客廳,抱著正在看報紙的金聖圭蹭蹭,眼裡有些期待。
 
「剛才跟你說過男人不能撒嬌」金聖圭扭頭看著他:「這麼快就忘了?」
 
「主人.....」南優鉉訕訕的放開金聖圭,站在原地有些無措。
 
「過來」金聖圭伸手把他叫到自己懷裡:「想要什麼?」
 
「.....」南優鉉猶豫了一下,沒敢說話。
 
寵物不可以向主人提任何要求。
 
「不怕,說你想要什麼」金聖圭把這輩子所有的耐心都用在了這個小傢伙身上。
 
「我想出去」南優鉉鼓著勇氣開口。
 
「好,我帶你出去」金聖圭點點頭:「以後想要什麼,就像這次一樣說出來,只要有道理,我都會答應你,知不知道?」
 
「嗯」南優鉉用力點頭。
 
金聖圭笑笑,站起來抱著他放在躺椅上,自己去樓下找金明洙。
 
「我不認識你這個變態」金明洙鎖著門拒不見客。
 
「.....」
 
對待這個和自己從小一起長大的死黨,金聖圭顯然沒有那麼多耐心,連門鈴都懶得再按,直接從兜裡掏出一張銀行卡撬開了門。
 
「我要告你私闖民宅!」金明洙怒。
 
「你高中時的衣服還在不在,給我兩件」金聖圭直接伸手。
 
「不給,那是我留下來作紀念的!」金明洙憤憤。
 
自己才不認識這個低級又惡趣味的變態!主人!嗷!嘔.....
 
「我數到三」金聖圭腦袋上青筋暴起。
 
「你先告訴我那個人是誰!」金明洙指著樓上。
 
「他就是掉到你家的那個小東西」金聖圭耐著性子解釋。
 
「啊?」金明洙張大嘴巴:「恐龍?」
 
「你才是恐龍!」金聖圭瞪眼。
 
「.....人型寵物?!!」金明洙對血族也大概有些了解。
 
「是」金聖圭點頭:「是血族失敗的試驗品」
 
「嗷唔!快快,借我玩兩天!」金明洙亢奮的眼裡冒星星。
 
「做夢」金聖圭一腳把他踹進臥室:「快點給老子找衣服!否則SM你!」
 
「.....」金明洙無語的淚奔,這是什麼威脅人的方式!
 
換好衣服的南優鉉有點小小的興奮,站在鏡子面前不停的看。
 
「好了,帶你出去玩」金聖圭拍拍他的腦袋。
 
「主人抱.....自己走」南優鉉話說到一半,突然想起來金聖圭說過的話,於是迅速站直。
 
「呵呵」金聖圭失笑:「乖」
 
兩個人出門後先去商場買了衣服,又去餐廳吃了頓飯,回家時江邊正在放煙火,南優鉉停下腳步,期期艾艾的看著金聖圭。
 
「嗯?」金聖圭挑眉。
 
「.....想看」南優鉉眨眨眼睛。
 
金聖圭笑笑,帶著他上了旁邊的一棟高層建築,坐電梯直接到了頂樓。
 
站在欄杆前可以看到這個城市的全貌,燦金的煙火一朵接著一朵盛開在漆黑的夜空,美好到不真實。
 
「開不開心?」金聖圭輕聲問他。
 
「嗯」南優鉉興奮的臉蛋通紅,眼睛都不捨得眨一下。
 
煙火明滅間,一道黑色的身影迅速划過夜空。
 
「主人!」南優鉉臉色瞬間慘白,猛的撲到金聖圭懷裡。
 
「怎麼了?」金聖圭被嚇了一跳。
 
身後傳來尖鋭的笑聲,金聖圭回頭,就見一個人正站在自己不遠處,頭髮灰白,瞳仁暗紅。
 
「最近血族都喜歡半夜出來嚇人?」金聖圭皺眉道。
 
「沒辦法,誰讓你搶了我的失敗品」那人沖南優鉉勾勾手指:「寶貝兒,跟我回去」
 
「不要!」南優鉉失控的尖叫。
 
自己親眼目睹過同類被丟到熔爐裡的情形,焦糊的氣味和尖鋭的慘叫,每次想起來都會心悸。
 
「寵物居然說不要?」吸血鬼博士嘆氣,果然是殘次品,連基本的服從都不會。
 
「他現在是我的」金聖圭冷冷道。
 
「你的?」吸血鬼博士滿臉不屑的打量了一下金聖圭。
 
又是一個不自量力的人類。
 
「我們走」金聖圭攬過南優鉉的肩膀,還沒等往前走兩步,就見吸血鬼突然張著嘴撲了過來。
 
「主人!」南優鉉驚恐的閉上眼睛,卻沒有意料中冰冷的獠牙落在頸側。
 
那只吸血鬼還沒來得及湊近,就已經被金聖圭卡住了咽喉。
 
「我說過,他是我的」金聖圭眼神狠仄。
 
吸血鬼被掐的透不過氣,嘴角慢慢滲出鮮紅的血液。
 
「下次不要讓我再看見你」金聖圭把他甩到一邊,攔腰抱著南優鉉下了樓。
 
看著金聖圭的背影,年邁的吸血鬼震驚到石化。
 
.....暗靈?
 
「我說過,讓你不要招惹他」身邊傳來幸災樂禍的笑聲。
 
「親王」博士從地上爬起來:「剛才——」
 
「我知道」李成烈打斷他:「以後離那個人遠一點。今晚伯爵家有派對,去壓壓驚吧」
 
「是」博士點頭:「那您?」
 
「我不去,有別的事情」李成烈笑的詭異,轉身跳下了屋頂。
 
單身公寓裡,金明洙正抱著枕頭呼呼大睡,絲毫沒有感覺到自己身邊多了一個人。
 
李成烈靠在床頭,藉著月光細細打量金明洙。
 
平心而論,這個傻乎乎的人類長的相當漂亮,尤其是.....脖子。
 
吸血鬼親王低頭,尖鋭的獠牙輕輕蹭過他纖細的鎖骨。
 
透過那層薄薄的皮膚,可以感應到奔騰的血流,年輕又乾淨。
 
「唔.....」睡夢裡的金明洙大概覺得有點癢癢,於是皺著眉頭撓了撓脖子,翻了個身繼續睡。
 
「呵.....」李成烈失笑,在他額角印下一個吻:「寶貝兒,改天再來看你」
 
此時在金明洙的樓上,金聖圭洗完澡回到臥室,就見南優鉉正蜷在床邊的地毯上。
 
「躺在這幹什麼?」金聖圭上前抱起他,覺得有點莫名其妙。
 
「睡覺」南優鉉眨眨眼睛。
 
「為什麼要在這睡?」金聖圭皺眉。
 
「不可以?」南優鉉怯怯的問。
 
「當然不可以」金聖圭搖頭,剛想抱他到床上,就見小傢伙自己爬了起來,徑直走到門外,然後.....躺在了門口的地板上。
 
「喂!」金聖圭覺得有點無力:「起來!」
 
「這裡也不行?」南優鉉委屈的快哭出來,自己不想睡在大門外。
 
金聖圭徹底被這個小傢伙打敗,哭笑不得的把他抱起來,放到了臥室的床上。
 
「主人?」南優鉉詫異的瞪大眼睛。
 
「過幾天我去給你買個床,現在你先跟我一起睡吧」金聖圭幫他拿了個新枕頭。
 
「謝謝主人!」南優鉉興奮的快要暈過去。
 
金聖圭關了檯燈,剛鑽進被窩,就覺得自己懷裡拱進來一個小毛頭。
 
「.....」金聖圭有點無奈,伸手輕輕推開他。
 
自己實在是沒有抱著人睡覺的習慣。
 
「嗯?」南優鉉不解的抬頭。
 
「晚安」金聖圭捏捏他的臉蛋。
 
在血族世界,寵物少年的作用只有一個。
 
南優鉉雖然智商比一般的寵物要低,可是最基本的東西還是根深蒂固的被灌輸在了腦海裡。
 
小心翼翼的脫掉衣服,南優鉉拉過金聖圭的手,輕輕覆上自己柔嫩的身體。
 
「你幹什麼!」金聖圭被嚇了一跳,伸手打開了檯燈。
 
「我喜歡主人」南優鉉怯怯的回答。
 
「.....」金聖圭看著燈光下青澀的少年,滿心無力的低吼:「把衣服穿好!」
 
「主人不喜歡我?」南優鉉很傷心:「我笨,還醜」
 
「.....你不笨也不醜,我也不討厭你」金聖圭拉過被子裹住他:「可是我收留你,不是想讓你做這個」
 
「那主人想要我做什麼?」南優鉉淚汪汪的抬頭:「除了這個,我什麼也不會」
 
「不會沒關係,我們慢慢學」金聖圭把他拉到懷裡:「以後不許隨隨便便脫衣服,更不許隨隨便便讓別人摸你,知不知道?」
 
「我又沒有隨便給別人摸」南優鉉小聲嘟囔:「我只給主人一個人摸!」
 
「這不是重點!」金聖圭哭笑不得:「穿好衣服去睡覺!」
 
「唔.....」南優鉉第一次發小脾氣,轉過身子不理金聖圭。
 
明明就是嫌棄自己!
 
金聖圭好笑的搖搖頭,關燈睡覺。
 
真是個笨笨的小傢伙。
 
夜色漸深,整所城市都慢慢安靜下來,而在開滿薔薇花的城堡裡,盛宴卻才剛剛開始。
 
大理石的地面被華貴的波斯地毯遮蓋,長長的餐桌上鋪著厚重的天鵝絨,鑲金嵌玉的燭台上跳躍著暗紅的火苗,穿著燕尾服的樂隊演奏出美妙的旋律,甜點精巧,紅酒微澀,人們端著酒杯來來往往,浮華而又喧囂。
 
「親王」有紅髮的少年穿華貴的衣袍,斜斜的靠在李成烈身上:「怎麼一個人坐在這?」
 
「那邊太吵」李成烈伸手點點他的唇瓣:「小妖精,聽說你最近和伯爵在一起?」
 
「吃醋了?」少年咯咯笑,雙臂蛇一樣纏上李成烈的脖子:「誰讓你都不來找我」
 
「我最近有事」李成烈放下手裡的紅酒杯。
 
「那今晚總沒有事了吧?」少年跨坐在李成烈身上,妖艷的面容如同深夜裡綻放的玫瑰:「親王,有沒有興趣在這裡做?很刺激的」
 
「這裡?」李成烈挑眉,卻並沒有開口拒絶。
 
鑲嵌著紅寶石的禮服被解開,少年跪在李成烈腿間,張開艷紅的小嘴替他服務。
 
周圍的人自覺退開,沒有一個人敢直視。
 
「丹尼,明晚來我的城堡吧」李成烈喘息著伸手抓住他的頭髮。
 
少年抬眼看著他,嘴裡沒法說話,眼睛卻亮閃閃的眨了眨。
 
水晶吊燈忽明忽滅,映照著多少血族的骯髒。
 
大廳的一角,無數寵物少年被捆住手腕扔在地上,供人蹂躪泄欲。
 
丹尼無疑是最聰明的寵物,因為他知道,該如何才能取悅主人。
 
在這個弱肉強食的地獄裡,永遠都不會有光明,唯有黑暗,才是永恆。
 
當晨光驅散濃霧之時,沉睡的城市也漸漸甦醒。
 
高層公寓裡,南優鉉正蜷在金聖圭的臂彎下睡的一臉酣甜。
 
看看時間還早,金聖圭便也沒著急起床。
 
身側的少年睡覺安靜的像小貓,幾乎一點動靜都沒有,黑軟的碎髮落在額前,遮住了長長的睫毛,雙唇微微張開,隱隱可以看見粉嫩的小舌。
 
漂亮的小傢伙。
 
似乎是覺察到有人正在注視自己,南優鉉抬手揉揉眼睛,醒了過來。
 
「早」金聖圭刮刮他的鼻子。
 
「唔.....」南優鉉本能的鑽進金聖圭懷裡蹭蹭,然後美美的伸了個懶腰。
 
睡衣被捲到肚皮以上,露出腰側的小巧紋身。
 
詭異的圖騰下,有一個青色的蛇形文字。
 
金聖圭眉頭一跳,這小傢伙身上怎麼會有這個?
 
南優鉉沒有覺察到金聖圭微變的臉色,伸完懶腰後又爬進了被子裡。
 
「還想睡?」金聖圭彈彈他的額頭。
 
「嗯」南優鉉把半個腦袋都縮進被子裡,自己睡過冰冷的地板,也睡過陰暗的井窖,現在突然能有這麼溫暖的被窩,心裡貪戀的不行,就想著要多賴一陣子。
 
「小東西,有沒有想過將來要怎麼辦?」金聖圭問他。
 
「將來?」南優鉉眼裡有些茫然。
 
「你這麼小,將來還有那麼多年,有沒有什麼想做的事情?」金聖圭側身和他對視。
 
「.....我就想陪著主人」南優鉉低聲說。
 
「陪我幾十年?」金聖圭失笑。
 
南優鉉看著金聖圭的笑臉,覺得鼻子有些發酸。
 
「怎麼又哭了?」金聖圭皺眉。
 
南優鉉搖搖頭,把臉埋在他的胸膛。
 
金聖圭心裡有些疑惑,卻也沒有追問,等到確定懷裡的小傢伙已經再次睡著,才輕手輕腳的下了床。
 
到了樓下後,金聖圭照舊用銀行卡開了門,進屋就見金明洙正盤腿坐在沙發上吃爆米花。
 
「大早上怎麼就吃這個?」金聖圭把他的爆米花桶丟進垃圾桶。
 
「金老爺,我給你一把鑰匙吧」金明洙痛哭流涕:「我才換的鎖,您手下留情少撬幾次行不行?」
 
金聖圭笑著搖搖頭,拿了平底鍋幫他煎雞蛋。
 
「今天怎麼對我這麼好?」金明洙瞪大眼睛,抱著靠墊縮到沙發角落滿臉戒備:「那個事先聲明啊,我可沒有興趣陪你玩角色扮演的下流遊戲!」
 
「伯父最近在不在家?」金聖圭做了個簡易的三明治遞給他。
 
「我爸都快六十了,你居然連他都不放過!」金明洙震怒:「禽獸!」
 
金聖圭眯眼,拳頭捏的嘎巴響。
 
「呃.....陪我演一下會死啊?」金明洙把靠墊丟在他臉上:「我爸在家,你找他什麼事?」
 
「說了你也聽不懂」金聖圭站起來:「把三明治吃了,以後少吃垃圾食品」
 
要你管!金明洙沖著他的背影翻白眼。
 
桌上的三明治散發出陣陣香甜的氣息,金明洙肚子咕嚕咕嚕叫,伸手剛想拿,卻被一隻手搶先一步端走了盤子。
 
「啊!」金明洙慘叫。
 
「嚇到你了?」李成烈端著盤子站在一邊,滿臉都是內疚:「我就是想幫你端過來」
 
「.....沒,沒事」金明洙雖然很想罵娘,但是一想起李成烈悽慘的身世,便無論如何也不忍心再說他:「你怎麼來了?」
 
「這個是我做的蛋糕,送一塊給你」李成烈遞給他一個粉色的紙盒,打開後是一塊精緻的小甜點,黑巧克力碎加上甜蜜的酒櫻桃,一看就很美味。
 
「嘗嘗看」李成烈遞到他手裡:「盒子裡有叉子」
 
金明洙看著他滿臉的期待,覺得有些辛酸,於是乖乖吃了一口。
 
「好不好吃?」李成烈問他。
 
「好吃,謝謝你」金明洙點點頭,嘴角有蛋糕的碎屑。
 
吸血鬼親王看著眼前這個傻乎乎的人類,忍了很久才沒有撲上去舔掉他嘴角的蛋糕。
 
而在金家的老宅裡,金聖圭也從金爸爸口中得知了一個消息。
 
血族製造出來的寵物少年,壽命都只有三年。
 
 
「怎麼突然想起來問這個?」金爸爸遞給他一瓶飲料。
 
「沒什麼」金聖圭掩飾的笑笑,匆匆告辭後就出了門。
 
「聖圭走了?」金媽媽聽到動靜後從廚房出來:「你怎麼不留他吃飯?」
 
「不知道,小伙子好像有心事」金爸爸也有些納悶。
 
回到家後,金聖圭發現小傢伙正跪在客廳裡擦地板。
 
「主人」南優鉉甩甩手上的水珠,扭頭沖金聖圭笑。
 
客廳裡有大大的落地窗,因此光線很充足。
 
金聖圭看著南優鉉單純乾淨的笑臉,覺得有些心疼。
 
看他今天早上的反應,應該也是知情的吧,知道自己的死期,是一件多麼殘忍的事情。
 
「來吃飯吧」金聖圭放下手裡的塑膠袋:「肚子餓不餓?」
 
「不餓」南優鉉已經不再像之前那麼拘束,伸手指指冰箱:「剛剛自己吃了麵包」
 
「那過來喝點粥吧」金聖圭走進廚房,把餐盒裡的窩蛋粥倒進碗裡。
 
南優鉉聽話的洗完手,幫金聖圭收拾好餐桌。
 
黏黏的糯米粥裡有牛肉和蔥花,還有圓圓的荷包蛋,盛在玻璃碗中,好看的像是藝術品。
 
南優鉉抱著碗晃啊晃,半天也沒捨不得吃。
 
「又要我喂?」金聖圭顯然是誤解了南優鉉的意思。
 
「不是,自己吃」南優鉉被嚇了一跳,以為金聖圭要生氣,於是趕緊低頭喝了一大口粥。
 
糯米粥很稠,金聖圭之前又用微波爐轉了一下,因此外面看著沒熱氣,其實裡面燙的要命,一大口粥喝下去後,南優鉉被燙的眼淚汪汪,一個不小心就摔了碗。
 
精緻的玻璃碗被摔得粉碎,粥也流的到處都是。
 
「主人對不起」南優鉉嚇得臉色慘白,跪在地上想要收拾,卻被一雙大手拽到了懷裡。
 
「有沒有燙壞?」金聖圭抬著他的下巴:「嘴張開給我看一眼」
 
南優鉉一愣,乖乖張開了嘴巴。
 
「沒什麼事,疼不疼?」金聖圭問他。
 
南優鉉搖搖頭,眼眶有些發紅。
 
「一個碗而已,也至於哭鼻子?」金聖圭點點他的鼻頭,抱著他坐到了餐桌的另一邊,把自己的那碗粥推到他面前。
 
「主人?」南優鉉有些疑惑的看著金聖圭。
 
「吃吧」金聖圭衝他笑笑:「吃完後我帶你去一個地方」
 
南優鉉眨眨眼睛,拿著勺子大口大口吃飯。
 
金聖圭右手環著南優鉉的肩膀,就覺得這小傢伙簡直瘦的快沒了,想也知道他之前過的是什麼生活,吃不飽肚子也就罷了,居然還險些被送去銷毀,一想到這點,金聖圭就覺得自己那天真該掐死那個老吸血鬼。
 
吃完飯後,金聖圭開車帶著南優鉉出了市區,一路向郊外開了過去。
 
南優鉉坐副駕駛上吃小熊糖,一邊自己吃一邊往金聖圭嘴裡塞。
 
「你自己吃」金聖圭被塞的滿嘴都是,一說話就往外掉彩色的小熊。
 
南優鉉抱著糖罐,看著金聖圭咯咯笑。
 
「我們去哪?」南優鉉的頭髮被風吹得亂七八糟。
 
「去見一個朋友」金聖圭關上車窗,扭頭沖南優鉉笑笑:「小傢伙,我要讓你長命百歲」
 
待續.....
創作者介紹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유선
  • 這篇文也太可愛了 ❤❤
    每次版主的改編文章都很好看!!!!!
    會一直看下去的( ´▽` )ノ
  • 真的超級可愛的😁
    好哦😘
    謝謝你喜歡❤❤❤

    育珊 於 2017/03/05 18:51 回覆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