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要說什麼?」李成烈把手裡的水果盤放在石桌上。
 
李成鍾迅速找了個藉口離開,留下金明洙獨自一人面對潛在的洶湧波濤!非常不仗義!
 
「是這樣的!」金明洙看著他男人:「一直都有很多人喜歡我,這你是知道的,對吧?」
 
「嗯」李成烈失笑。
 
「但是不管有多少人覬覦我,我都只喜歡你一個!」金明洙信誓旦旦!在步入主題之前,伏筆什麼的一定要埋好!
 
「說吧,什麼事」李成烈敲敲他的腦袋。
 
「你還記得羅力嗎?」金明洙深呼吸了一下。
 
總監先生頓時臉一黑:「他又騷擾你了?」
 
「這倒沒有,不過我剛剛知道,他也是這部電影的投資商之一」金明洙眼神非常苦逼。
 
「投資商?」李成烈皺眉。
 
「嗯,而且大概最近就會來片場」金明洙抱住他的腰:「其實也不一定是為了我,沈含是他的表弟!據說特別相親相愛!」轉述這種事情,偶爾誇張一點也沒關係!這叫說話的藝術!
 
「我知道了」李成烈揉揉他的腦袋:「等他真的來了再說」
 
「你不會和他打起來的,對吧?」金明洙還是不放心。
 
其實如果總監先生的武力值高一點的話,他也不算太擔心兩人打架!但問題刀疤男是黑社會啊,黑社會什麼的打起架來可專業了好嗎!而且還很狡詐,到時候誰會吃虧不言而喻,這種事情一定不能發生!
 
「我一定會保護你!」金明洙很嚴肅,甚至還握了一下拳。
 
李成烈捏捏他的脖子,有點哭笑不得。
 
而與此同時,張東雨正在和李總裁躲在樹林裡瘋狂舌吻,特別恩愛!其實這完全不是因為張導演偷懶!過幾天原定要拍一場談情說愛的戲,但原本定好的場地由於種種原因不能再使用,所以只好重新選景!而李浩沅顯然不會放他一個人滿山跑,於是非常狗皮膏藥的跟了上來!
 
山裡風景美的地方有很多,特別容易觸動心弦!於是兩個人找著找著就情不自禁開始黏在一起熱吻,整整五分鐘還沒有分開!
 
「腰還疼不疼?」李浩沅在他耳邊問。
 
「沒事了」有了從山外帶的特效噴霧和按摩,已經舒服太多。
 
「那就在這裡好不好?」李浩沅把人揉進懷裡。
 
張東雨瞪了他一眼:「亂想什麼!」
 
「想要你」李浩沅手輕車熟路往下摸——這就是運動褲的好處,根本沒皮帶!
 
「你瘋了!」張東雨嚇了一跳:「還在外面啊!」
 
「沒人會來」李浩沅蹲在他身下,把褲子往下拉了一點。
 
「喂!」張東雨面紅耳赤,但是還沒等他拒絕,就已經被含住了嗶——,於是立刻腰一軟!
 
文藝青年必須特別敏感!這樣才夠水準!
 
「舒不舒服?」李浩沅含著他的東西說話。
 
張東雨靠著樹幹,要不是被他扶住腰,幾乎腿軟到要跌坐在地。在樹林裡做這種事情實在太過刺激,所以沒過多久就徹底投降,大腦也被情欲洗成空白。
 
「沒事吧?」李浩沅扶住他,略略反思自己剛才好像太過分了些。
 
張東雨好不容易緩過神,狠狠踢了他一腳!
 
這些!
 
被欲望所操控的!
 
人類啊!
 
簡直!
 
就像颶風一樣!
 
可惡!
 
「沒事了沒事了」李浩沅拍拍他的背,其實按照他原本的想法,是很希望能繼續進行下去的!但眼見僅僅這樣都已經把他的臉嚇白,就無論如何也不捨得再多做別的事情。
 
張東雨被他抱在懷裡,也隱隱能感覺到抵在身下的硬物,於是怒視了他一下:「你這個變態!」
 
李總裁表情很無辜,這種事情我也沒辦法控制。
 
張東雨抱著烈士就義的心態,伸手解開了他的皮帶扣。
 
果然非常奔放滾燙!
 
「.....」李浩沅被震了一下。
 
「不要看我!」張東雨咆哮!
 
「老婆?」李總裁驚疑未定。
 
張東雨蹲在他身前,盯著鼓了半天勁,還是非常想落荒而逃!
 
「乖,別勉強」雖然心裡很想要,但是李浩沅還是不捨得他不舒服。
 
「你閉嘴!」張東雨非常兇:「給老子站好!」
 
李浩沅揉揉他的腦袋,有點無奈又有點想笑。
 
學著他之前的樣子,張東雨先是用手握住,然後悲憤的閉眼舔了一下。
 
我!
 
到底為什麼!
 
會!
 
墮落成!
 
這樣!
 
即便兩人已經親密過許多次,張東雨在這方面的經驗都少之又少,再加上緊張和心虛,所以這次服務的質量極其粗糙,簡直就是反面教材!但即便是這樣,李浩沅還是爽到快要升天,以至於最後差點失去控制!
 
「咳咳」張東雨抽出紙巾,紅著眼睛擦臉上的液體。
 
李浩沅心虛無比,蹲下幫他收拾。
 
「你離我遠一點!」張導演炸毛,嗓子非常啞!
 
「我認錯好不好?」李浩沅死不要臉把人摟進懷裡:「太舒服了,沒忍住」
 
張東雨狠狠咬了他一口:「你混蛋!」
 
「嗯嗯,我就是個混蛋」李浩沅親親他的臉蛋,幾乎要寵到天上。
 
張東雨凶悍擰住他的耳朵,殘暴的一比那啥!
 
「我們回去?」李浩沅問。
 
「不想走路!」張東雨再度傲嬌。
 
這種時候李總裁就必須彎腰公主抱,這樣才是合理發展!
 
但偏偏現實很坑爹,就在李浩沅剛剛把他抱起來的時候,前面卻突然傳來了一陣說話聲!
 
張東雨神經一緊,迅速從他懷裡蹦了下來,疼得倒吸冷氣——因為腰還沒有完全好!
 
「沒事吧?」李浩沅趕緊讓他靠在自己身上,順便在心裡狂躁到底是誰這麼不識趣!
 
樹林嘩嘩響,不一會就有兩個人鑽了出來。
 
「李成鍾?」張東雨被嚇了一跳:「你怎麼了?」居然被人橫著抱出來,這到底是什麼情況!
 
而李浩沅也很吃驚:「羅總?」
 
「他剛從山上滾下來,腿受了點傷」羅力道:「劇組有沒有醫生?」
 
「有倒是有,不過都只能治小病」張東雨擔心:「怎麼會從山上摔下去,有沒有傷到骨頭?」
 
「.....就不小心」愛妃幾乎要哽咽!其實他原本是想要上山採點野酸棗,好讓村裡的大媽做酸棗糕,結果沒小心就摔了下去,差點滾到河裡!
 
簡直悲慘極了!
 
「骨頭應該沒事,不過最好能做一個全身檢查」羅力看著李成鍾:「不然我帶你去市裡?」
 
「不用了不用了」愛妃連連擺手:「我真的沒事」
 
「從山上滾下去怎麼會沒事!」羅力還沒開口,張東雨就搶先一怒:「你這是漠視生命,萬一摔成內傷怎麼辦!」
 
內傷?李成鍾後背一涼。
 
「雖然山不高,不過難免會有磕碰」羅力抱牢他:「好人做到底,送你去醫院吧」
 
「那就拜託羅總了」張東雨道:「我會隨時打電話給你」
 
「.....那你們別告訴酥酥」李成鍾有氣無力:「就說我臨時家裡有事,不然會影響他的心情」
 
「嗯」張東雨點頭答應,目送兩人朝山外走去。
 
市區醫院說遠不遠說近卻也不近,等到李成鍾做完身體檢查住進病房,天色已經開始發暗。
 
「吃不吃?」羅力坐在床邊,遞過去一個橘子。
 
「謝謝」李成鍾很苦逼的縮在被子裡:「你怎麼會今天進山?」
 
「公司沒事,就提前過來散心」羅力一樂:「沒想到剛進山就看到你躺在路邊」
 
「.....」李成鍾非常悲憤:「你記得別告訴酥酥」
 
如果他真的賊心不死,那就一定會用這件事做藉口接近金明洙!所以自己必須用盡一切辦法杜絕這種可能性!
 
「你和他關係貌似不錯」羅力隨手擰開一瓶水。
 
「是不錯」李成鍾點頭。
 
「那有沒有什麼他的八卦可跟我講?」羅力很惡趣味——他是真的發自內心喜歡逗金明洙!因為每一次反應都蠢萌蠢萌的!
 
「沒有!」作為一個合格的經紀人,愛妃正色拒絕:「酥酥很潔身自愛,沒有任何緋聞八卦!」
 
「是嗎?」羅力嘴一揚,笑得很有內涵。
 
「當然是真的!」李成鍾很嚴肅:「請不要用這種事情開玩笑」
 
「可是我救了你,總是要得到一點報答」攜恩圖報這種事情真是無恥極了!
 
我的確是很感激你,但這和酥酥是兩碼事啊!李成鍾非常有誠意道:「酥酥都已經向社會公開承認了戀情,和李總監也非常恩愛,你是插不進去的,還是死心吧」
 
「他跟你說的?」羅力再次被逗樂,腦補了一下畫面,果然呆得很可愛。
 
「總之這件事到此為止」李成鍾道:「我很感謝你救了我,不過這不代表我會向你透露酥酥的任何訊息!」這是經紀人的自我修養!
 
「好吧,那我們就來談談你打算怎麼感謝我」羅力從善如流:「五萬怎麼樣?」
 
「.....」李成鍾愣了一下:「什麼?」
 
「酬金啊」羅力做出詫異的表情:「你總不會以為我是白白救你的吧?」
 
「那也不用.....五萬這麼多吧?」李成鍾糾結萬分,簡直忍不住想要咆哮!早知道這樣還不如沒被他發現!反正現在檢查完也沒事!
 
「不然友情價八折?」羅力建議。
 
五萬的八折也要四萬啊!李成鍾奄奄一息慘烈萬分:「你還是把我重新扔回樹林吧」
 
真是苦逼極了。
 
看著他灰頭土臉的樣子,羅力覺得心情甚好,沒錯他就是個十足惡趣味!
 
「愛妃!」金明洙在聽說之後,第一時間就捉急爬上房打電話:「你家怎麼了?」
 
「沒事,二叔家裡有些矛盾,我去看一下」李成鍾找藉口:「你好好拍戲,我會盡快回來」
 
「那你有事記得隨時打給我」金明洙聞言放了心:「也不用著急回來,家裡的事情最重要」
 
「嗯」李成鍾覺得很感動!酥酥真是非常懂事又非常貼心,自己一定要好好保護好他!
 
於是這個晚上,當羅力無意中說出明早會重新進山時,立刻就遭到了李成鍾的強烈抗議!
 
「為什麼?」羅力問。
 
「因為你會影響到酥酥的心情!」反正話已經說開,李成鍾也就沒有再拐彎抹角。
 
羅力失笑:「怎麼這麼直白」
 
「天涯何處無芳草」李成鍾耐著性子勸他:「你為什麼不試著去愛一下別人?」
 
「比如說?」羅力看著他問。
 
「金聖圭!」李成鍾斬釘截鐵非常缺德!
 
羅力一樂:「誰?」
 
「金聖圭!」李成鍾又重複了一次:「長得帥,又高,而且還有腹肌!和你簡直是天生一對!」睜著眼睛說瞎話這種事不能擅長更多!
 
「可我不喜歡他那種型」羅力很苦惱。
 
「為什麼不試著喜歡一下呢?」李成鍾熱情洋溢:「或許你會從此打開新世界的大門,發現腹肌也有另一番風景!」這種詩一樣的句子簡直太有煽動性了好嗎!
 
看著他充滿期待的眼睛,羅力肚子笑到抽筋,不過臉上還是很淡定,非常具有影帝風采!
 
「你該不會是想哭吧?」李成鍾被他的表情震了一下,於是退後一步道:「其實就算你不喜歡金聖圭,世界上還有許多像酥酥一樣的美少年,你一定會找到生命中的春天!」
 
羅力有點開始理解為什麼金明洙會找他當經紀人。
 
「不如你今晚就留在病房?」李成鍾信誓旦旦:「等出院之後,我幫你介紹幾個好的!」做媒什麼的。
 
「你要我留在這裡?」羅力嘴角一揚。
 
「對啊,反正這是豪華病房,還有陪護床!」李成鍾用盡一切辦法阻止他進山,如果金明洙知道一定會特別感動,說不定還會直接封愛妃為后!
 
「好吧」羅力站起來:「我出去買包煙,晚了超市要關門」
 
「嗯」李成鍾目送他出了病房,總算是鬆了一口氣!
 
拖過一天是一天!
 
雖然從山上滾下來聽上去有些慘烈,但其實也沒受什麼傷,只是腳腕有些扭到而已。李成鍾緩慢挪去浴室,打算勉強擦一下澡就早點睡。
 
然後在他洗澡洗到一半的時候,羅力就回來了!
 
真是非常給力!
 
剛進屋時看到床上沒人,羅力還有些吃驚,不過接下來就聽到了浴室的沙沙水聲,浴室嘴角一揚,非常坦然的擰開了浴室門!
 
簡直太不要臉了好嗎!
 
「啊啊啊!」李成鍾原本正在洗澡,沒料到突然就闖進來一個人,浴室大驚失色尖叫了出來!
 
「.....」羅力則是一副完全嚇懵的樣子,很無辜的看著他。
 
「你你進來做什麼!」李成鍾無比悲憤!
 
「我想上廁所」羅力繼續純情:「不知道你在裡面」
 
「出去!」李成鍾手忙腳亂圍浴巾,小肚子胖乎乎有點凸出來——這就是和吃貨一起廝混的下場。
 
羅力看夠之後,非常有誠意的向他道歉,然後淡定出去幫他鎖門。
 
這到底是什麼人啊!李成鍾驚魂未定,怪不得酥酥不喜歡,神出鬼沒簡直嚇死人!
 
「先不要刷牙,我買了水果和小米粥!」羅力在外面叫。
 
「知道了,啊!!!!!!!」慘叫什麼的真是特別淒厲!
 
「怎麼了」羅力這次是真被驚了一下,於是趕緊折回去看。
 
李成鍾苦逼無比坐在浴墊上,周圍一圈小瓶罐。
 
「摔了?」羅力非常不厚道的想笑。
 
李成鍾屁股痛得要死,想站起來又使不上勁,只好眼含熱淚看著他。
 
竟然拿個沐浴乳的瓶子都會摔!說出去簡直蠢到無法直視!
 
「別又傷到骨頭」羅力蹲在他身邊,伸手在他腰上捏了捏:「這裡不疼吧?」
 
「沒這麼嚴重」李成鍾有氣無力:「帶我去床上就好了」
 
羅力扶著他站起啦,隨手扯過一條浴巾幫他擦乾,然後彎腰抱了起來。
 
李成鍾:.....
 
「肚子上有肉」羅力眼睛隨便瞄了瞄。
 
「不要亂看啊!」李成鍾摀住小愛妃,非常暴躁的怒了一下!
 
變態!
 
看著他漲紅的耳朵,刀疤先生真的很想笑。
 
「需不需要叫醫生來檢查一下?」把他放回病床上,羅力隨口問。
 
「不需要,謝謝」李成鍾扯過被子把自己蓋住,臉上還是通紅!
 
他是真的丟人丟慘了!
 
「我去幫你拿一套新病號服」羅力往外走,因為之前那套已經在剛才掉到了浴室地板上。
 
「你等一下!」李成鍾叫住他。
 
「怎麼了?」羅力問。
 
「.....幫我買兩條內褲」愛妃生不如死,但是掉在醫院地板上的內褲實在太可怕,無論如何也不想穿,但是又不能光屁股,只好忍辱負重求助刀疤先生。
 
「噗」羅力很缺德的笑了出來。
 
「笑什麼!」李成鍾淡淡惱羞成怒!要不是我動不了!會讓你幫我買這種東西!
 
「好吧,會幫你買內褲」羅力把笑收回去:「還有沒有什麼?」
 
「沒了,謝謝,錢我明天就去取了還你」李成鍾面色很淡定,心中狂奔過一群草泥馬。
 
「愛妃!」羅力剛出門沒多久,金明洙就又把電話打了過來:「你到家了沒,情況怎麼樣?」
 
「沒什麼事,你拍完戲了?」李成鍾問。
 
「凌晨還有一場,抽空打電話問問你」金明洙站在椅子上:「總之有我能幫忙的地方,一定要講!」愛妃什麼的一定要好好呵護!
 
「嗯,謝謝」李成鍾心裡暖:「不用擔心我,好好拍戲」酥酥真是特別善良單純!能把他拐回家,李總監的運氣果然非常好!
 
幾分鐘後羅力回到病房,從塑料袋裡掏出一個大紅包裝的盒子:「內褲」
 
李成鍾倒吸一口冷氣:「女式的?」怎麼包裝如此妖嬈奔放!而且還是XXXL加大款!
 
「噗!」羅力又噴了一次。
 
「笑什麼!」李成鍾把枕頭扔到他身上,買個內褲都能買錯,這人果然腦子有包!
 
「想什麼呢」羅力把盒子丟在被子上,露出正面的肌肉男模特!
 
雖然是男士內褲沒錯,但是李成鍾的心情完全沒有得到緩解!因為八塊腹肌的壯碩漢子亮出古銅色肌膚展示快要爆掉的大紅三角褲這種畫面實在太坑爹了好嗎!一看到就蛋疼!
 
「沒辦法,醜是醜了點,總比不穿強」羅力安慰:「樓下超市很小,只有這一種」
 
.....
 
我這是什麼命啊!愛妃長吁短嘆,拆開包裝認命在被子裡套好。
 
「喝不喝?」羅力遞過去一瓶果汁。
 
「不用了,謝謝」李成鍾打了個呵欠:「睏了,想早點睡」
 
羅力幫他放好枕頭,還在床頭準備了溫水,非常細心體貼。
 
其實刀疤男什麼的,也不算太壞啊!燈關掉之後,李成鍾抱著被子認真思考,說不定以後真的能介紹幾個性向一致的藝人給他認識!
 
「平時金明洙叫你什麼?」星光灑進窗戶,羅力靠在另一邊的床頭問:「總不能一直叫你李先生」
 
「.....」他平時叫我愛妃但這個你不能叫啊!李成鍾苦逼了一下:「沒關係,就叫李先生挺好的」
 
「那他平時是怎麼稱呼我的?」雖然明知道不會有什麼好話,不過刀疤先生還是很惡趣味的想知道。
 
李成鍾聞言更囧了,變態色狼卑鄙無恥小人那個覬覦我的混蛋刀疤男這種詞語真的可以隨便說嗎,說完他會不會一怒之下把自己丟在醫院,然後氣勢洶洶殺去找酥酥麻煩,這樣一定不可以!
 
「他就叫你羅總」李成鍾扯了個小謊。
 
「真的?」羅力明顯不信。
 
「當然是真的,不然還能怎麼叫」李成鍾把自己捂進被子:「晚安」再說下去一定會露餡!
 
羅力揚揚眉梢,也沒有再追問。
 
一夜安眠。
 
第二天早上,羅力很早就醒來,睜眼就見李成鍾正抱著被子呼呼睡,全身上下只穿著一條鬆鬆垮垮的搞笑紅內褲,屁股上還印著海綿寶寶!
 
真是很喜感!
 
於是刀疤先生很卑鄙的拍了張照片。
 
「起床了」拍完照後,羅力坐在床邊叫他。
 
「嗯」李成鍾迷迷糊糊揉了下眼睛,和他茫然對視三秒。
 
「睡傻了?」羅力把他拉起來。
 
「早安」李成鍾伸了個大懶腰,充分展示了一下小肚子。
 
「你怎麼就腰上長肉?」羅力對此實在很費解。
 
「不要提這件事啊!」李成鍾惱羞成怒,扒過一邊的衣服穿。
 
怎麼會有這種神經病,一天到晚盯著別人的肚皮看!
 
「不如將來跟我一起去健身房?」羅力邀請。
 
「謝謝,不用了」李成鍾一口拒絕,下床想要去洗漱,卻覺得腳腕一陣鑽心疼!於是慘叫一聲直直向前摔去,幸好被羅力一把撈住:「沒事吧?」
 
「腳疼」愛妃倒吸冷氣。
 
明明昨天都沒事啊!為什麼一夜之後會更加慘烈!
 
這不科學!
 
待續.....
 
64EF89941954944960346D7A4672D370  
創作者介紹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