誠如金明洙所料,片場裡的工作人員看到總監先生之後,紛紛驚天動地嘆為觀止,感慨這種萌萌的純潔的熾熱的愛情果然感人極了!但同時也有無數妹子心碎欲裂,紛紛怨難道所有好男人都去搞基了嗎!這真是好慘烈!
 
張東雨扶著腰端坐在椅子上,上半身筆直筆直,特別器宇軒昂!當然主要原因是他只能用這個一個姿勢坐,因為腰還沒有好!稍微一彎就呲牙咧嘴!
 
「你說他怎麼就不能多休息兩天呢」李總裁覺得非常心疼!
 
「如果你能說服張導演停機三天,我一定把你供起來」李成烈也極度不想讓金明洙去演那個“被人踢到水裡”的戲!
 
不過金明洙顯然不這麼想,事實上他不僅想演,而且還很期待!
 
一群朝廷派來的走狗圍攻正義的武林盟主,導致重傷跌入河中,這種場景簡直波瀾壯闊極了,特別特別爺們!
 
要不是哥哥和總監先生的明令禁止,他甚至想不用替身,自己從橋​​上跳下去!
 
「真的不能自己上嗎?」金明洙跑到他男人身邊,眼中充滿渴望!
 
「不是不讓你去,但這種事情不能兒戲」李成烈很溫柔:「你又沒有武術底子,萬一出了事故怎麼辦?」
 
「那我出去以後要學跆拳道」金明洙嚴肅做決定。
 
「.....」總監先生非常帥的笑了一下。
 
「快點答應我」金明洙搖晃他,不要以為用色相迷惑就可以轉移話題!我這麼腹黑!
 
「好吧」李成烈整整被他拉歪的衣領:「我答應」反正笨成這樣,應該也練不成高手。
 
我男人果然好英俊啊!要不是看在光天化日的份上,金明洙幾乎想要狂野的親吻一下他!
 
「酥酥!過來做準備!」李成鍾在另一邊叫。
 
金明洙歡快奔過去。
 
圍觀群眾忍不住就又開始讚歎,愛情的力量果然很偉大,酥酥看上去簡直快要飛起來!
 
雖然天氣不算太冷,但是夏末秋初還是有些涼意,河裡的溫度就更加低。即便是做了盡量周全的保護措施,金明洙還是冷的哆嗦,還打了個噴嚏!
 
總監先生真的非常想把他撈出來!
 
和金明洙演對手戲的演員叫沈含,是張東雨從電影學院挖出來的新人,雖然沒什麼演出經驗,演技也無比生澀,不過好在勤奮好學。五官不像金明洙那樣精緻,眼睛卻很有靈氣,天生就適合吃這碗飯。
 
但是新人有一個很普遍的毛病,就是容易緊張,而且也很容易出錯。
 
「咳」金明洙痛苦摀住肩膀,嘴裡咳出一口鮮血。
 
「將軍有令,這次我一定要帶你回去」沈含拿劍指著他。
 
「將軍?」金明洙冷笑:「我從未將你那將軍放進眼裡」
 
這句話說得特別發自內心,因為將軍是金聖圭!
 
「看不出來,酥酥演技不錯」李浩沅道。
 
「我倒寧願他一直做模特」李成烈還是很不爽!
 
「那我便只好要了你的命!」沈含劍鋒一轉,直直朝金明洙刺了過去。
 
「卡!」張東雨中斷拍攝:「含含!注意眼神!要陰冷!」
 
沈含誠惶誠恐點頭,因為張導演筆直咆哮的造型實在很讓人胃疼。
 
第二次開機之後,沈含照舊揮劍刺向金明洙,不過又被無情喊卡!因為他只顧著陰冷,忘了說台詞!
 
金明洙打了個噴嚏,接過紙巾擦鼻涕。
 
第三次開機,沈含做出陰冷的表情,然後道:「那我便只好要了你的命!」
 
「卡!」張東雨頭痛。
 
「你這次忘記刺我了」金明洙也很囧。
 
「先休息一下吧」水裡溫度畢竟不低,張東雨有些擔心兩人會著涼。
 
「不如再試最後一次?」金明洙提議。總歸上岸也沒法換衣服,還不如一次拍完。
 
「我這次一定注意」沈含保證。
 
「也好,大家都全神貫注一點!」張東雨點頭答應。
 
「那我便只好要了你的命!」沈含眉目一狠長劍一抖腳下一滑,啪嘰摔在了水裡。
 
槽!金明洙嚇了一跳,趕緊衝過去拉他,工作人員也趕緊跳下河去,把兩人拽了出來。
 
「咳咳!」沈含喝了幾口水,有氣無力的被助理抱走。
 
「你看人家的助理,你再看看你!」金明洙抓緊一切時間欺負愛妃。
 
「再這樣小心我不給你衣服穿啊!」李成鍾大怒!
 
「走」李成烈抄起地上的行李袋,拉著金明洙就去房間換衣服。
 
愛妃更加悲憤了,嫁人很了不起嗎!居然這麼忽視我!
 
真是特別過分!
 
「臉都凍白了」李成烈扒掉他繁瑣的戲服,用熱毛巾擦掉冰冷水汽。
 
「其實還行」金明洙揉揉鼻子,乖乖被他用厚衣服裹成一個圓球。
 
「感冒怎麼辦」李成烈幫他沖了一杯薑糖水。
 
「不會的,我提前喝了沖劑預防」金明洙皺皺鼻子:「阿嚏!」
 
李成烈:.....
 
「我真的沒事!」金明洙嚴肅舉手保證!
 
由於沈含膝蓋有些受傷,所以拍攝安排也相應做了調整,把下午的對手戲換成了金明洙和金聖圭。
 
金明洙還沒開拍就嘿嘿傻笑,覺得特別舒爽!
 
「這麼高興?」總監先生有一點淡淡的酸!
 
「你不懂,等會我要打他一個耳光!」金明洙興致勃勃,簡直沒追求極了!
 
「打人耳光這麼高興!」李成烈敲了一下他的腦袋。
 
「那可是金聖圭啊!」金明洙得意無比:「是我軟磨硬泡,付出了慘烈的代價,才讓張導演加的戲」不容易極了!
 
李成烈更加哭笑不得,這到底是一種什麼樣的執念。
 
而金明洙嘴裡所謂的慘烈代價,就是要在戲裡去勾引金聖圭!
 
反派將軍為了奪得武林盟主手中的地圖,於是故意在菜飯中下了毒藥,妄圖使得盟主被情欲控制,從而說出地圖究竟藏在哪裡!這個劇情真是狗血極了!
 
但作為白道終極BOSS,盟主顯然不會就這麼輕易上當,反而順水推舟假意吃了飯菜,然後裝作毒發去勾引將軍,然後趁其不備點其穴道,再狠狠給他一個耳光,說一些“身為朝廷命官,不為百姓蒼生,卻甘願做朝廷走狗,真是枉為人!”之類的句子,一想就特別令人燃燒!
 
所以就算事先要勾引金聖圭,金明洙也覺得很高興!因為先苦後甜!
 
但總監先生顯然不這麼想!
 
「嗯.....」金明洙眉頭微皺,手中緊緊捏著酒杯。
 
「怎麼了?」金聖圭嘴角一揚,眼中滿是貓看老鼠的戲謔。
 
「你.....在飯菜.....卑鄙.....」金明洙揮手掃落碗碟,跌跌撞撞衝出去,卻摔在了院中樹下。
 
這到底是什麼爛情節!李成烈咬牙切齒。
 
「盟主,沒事吧?」金聖圭蹲在樹下,伸手捏起他的下巴。
 
「婉兒.....」金明洙眼神茫然,顯然已經把他當做了紅顏知己。
 
「嗯」金聖圭順著他,手指輕輕滑過那精緻眉眼,然後停在了喉結處摩挲。
 
明顯調情。
 
「要不要我拉住你?」李浩沅誠心問李成烈。
 
「這種破電影你也投資!」李成烈遷怒!
 
「喂!」李浩沅大怒:「導演是老子的人,你說話注意一點啊​​!」
 
這是想要打架嗎!
 
「不如我們回房?」金聖圭湊近他。
 
「不,就在這裡」金明洙語調微微上揚,眉梢眼角皆是春意,真是非常撩人!
 
現場的所有妹子都已經瘋了!特別想尖叫!甚至還特別喪心病狂的想拆​​CP!
 
「好,我們就在這裡」金聖圭邪邪一笑,手指一點一點拉開他的腰帶。
 
金明洙微微仰著頭,還銷魂的咬住了下唇!
 
「你確定不要撤資?」李成烈把手裡的紙杯捏成了後現代藝術品。
 
「當然!」李浩沅很堅定!這可是我老婆的電影!
 
「卡!」張東雨很嚴格:「酥酥,表情再媚一點!」
 
已經夠媚了啊!李成烈心裡一怒!但表情還是很冷靜!畢竟人多眼雜,搞不好就會給八卦狗仔落話題。
 
還要怎麼媚?金明洙有些不解,因為他覺得自己已經很努力的在勾引了!
 
作為一個硬漢,這種事情其實不怎麼容易!
 
「看我怎麼演」張東雨緩慢站起來。
 
李浩沅大驚,趕緊上去想扶住他,卻被殘忍打發走。
 
「不要搗亂」張東雨無情極了!
 
李浩沅:.....
 
「我現在勾引金聖圭,酥酥你看仔細我的表情」張東雨道。
 
「嗯」金明洙扶住他。
 
由於腰疼,所以張東雨沒有辦法做到“下半身柔若無骨的貼在他身上”這個高難度動作,不過這並不妨礙媚眼如絲眉目含情好嗎!看著自己老婆朝別的男人亂放電,李總裁覺得心都在滴血!而且有些表情難道不應該只在家裡給自己一個人看!怎麼能搬到大庭廣眾之下呢!
 
李成烈拍拍他的肩膀,充分表示了一下幸災樂禍。
 
這才叫難兄難弟。
 
一下午的拍攝下來,金明洙朝金聖圭放電無數,還被摸了臉蛋脖子和小手!總監先生表面雲淡風輕,內心酸成篩子,非常想變成蠻不講理鬼畜攻,直接拖著人回家!
 
「我演的好不好?」晚上休息的時候,金明洙還在亢奮。
 
看著他亮閃閃的眼睛,李成烈無奈點頭。
 
「我就知道」金明洙抽出紙巾擦鼻涕。
 
「怎麼還是感冒了」李成烈把人抱進懷裡。
 
「沒事」金明洙仰頭親親他:「休息一夜就會好」
 
「真不想讓你拍戲」李成烈嘆氣:「何必吃這麼多苦」
 
「我喜歡這一行」金明洙往上蹭蹭,和他面對面躺著:「也能學到很多東西」
 
「只是不捨得你這麼累」李成烈試試他的額頭:「都有點發燒了」
 
「反正也不會累一輩子」金明洙眼睛一彎:「等到我四十歲了,就辭職在家幫你煮飯!」
 
李成烈笑笑,把人狠狠摟進懷裡。
 
夜晚很冷,相擁在一起卻很暖。
 
第二天早上,金明洙嗓子有些啞,不過幸好不算嚴重。
 
相對來說沈含就比較苦逼,因為他發了一夜燒,清晨才剛剛退下去。
 
「我去看看他」沈含在劇組裡年紀最小,金明洙平時很照顧他。
 
「嗚嗚嗚」進屋的時候,沈含正坐在床上哭。
 
因為藥太苦了!所以經紀人強行捏著他的鼻子灌了下去,特別法西斯!
 
「哭什麼?」金明洙坐在床邊。
 
沈含把頭抬起來,很茫然的看著他:「你是誰?」
 
橋豆麻袋,失憶了?
 
金明洙被這個梗雷的不輕!
 
「我頭好疼」沈含痛苦的摀住腦袋。
 
「既然如此,那我這就去把你游戲裡的裝備都賣了」金明洙冷靜道。
 
「不要這麼惡毒啊!」沈含頓時捉急萬分!
 
果然是裝的。金明洙鄙視的看了他一眼。
 
「想試試演技而已」沈含沮喪:「又被你發現了」
 
「演得太用力了,反而會很假」金明洙幫他削蘋果:「演技這種事要慢慢磨,急不得」
 
「可是我覺得很對不起張導演」沈含垂頭喪氣:「我不想被說是因為表哥,所以才會受照顧」
 
「表哥?」金明洙好奇:「和你表哥有什麼關係」
 
「他和李總裁一樣,也是這部電影的投資方之一」沈含道:「只是個遠房表哥,不過他人很好」
 
「是誰啊?」金明洙隨口問。
 
然後沈含就語出驚人道:「羅力」
 
槽!
 
金明洙一瞬間就覺得自己幻聽了!
 
那次賭場事件之後,金明洙基本上已經把羅力忘了一邊,所以乍一聽到這個名字,立刻就警覺了起來!
 
「你怎麼了?」沈含在他面前晃晃手,怎麼突然就發呆。
 
「沒事」金明洙非常糾結:「你表哥為什麼要投資電影?」
 
「誰知道,大概是商人想賺錢」沈含胡亂猜測。
 
一定不是單純想賺錢這麼簡單啊!金明洙憤憤,必須是還在覬覦我!
 
都已經公開戀情了,居然還是逃不過這些爛姻緣,真是特別特別讓人惆悵!
 
金明洙水仙花一般嘆了口氣!
 
「你有沒有糖?」沈含問他。
 
「有」金明洙從包裡摸出兩塊巧克力:「你要吃?」
 
沈含兩眼發光搶過去,宛如餓了幾百年。
 
「.....楊希不給你飯吃?」金明洙眼中頓時充滿同情。
 
楊先生是沈含的經紀人,事無鉅細什麼都要管,而且還很兇!特別可怕!
 
所以相比來說還是愛妃好!
 
「他說我一吃就胖,喝完中藥也不給糖吃」沈含很悲憤。
 
這真是太淒慘了!同為吃貨,金明洙安慰的拍了拍他。
 
「你沒感冒吧?」沈含一邊啃巧克力,一邊還惦記著昨天的事:「害你在水裡泡那麼久」
 
「當然沒事」金明洙不以為意,作為一個硬漢,必須不能泡泡水就感冒!而且現在的重點根本就不應該是感冒啊!而是可惡的刀疤蘿莉!
 
「你表哥會不會來看你?」這種問題一定要問得特別不經意!
 
「應該不會吧」沈含道:「其實我們的關係不是很親近」
 
這就放心了!金明洙鬆了口氣。
 
但是下一秒沈含就又補充了一句:「不過他肯定會來片場。
 
臥槽晴天一道霹靂響,金明洙差點被口水嗆到:「還要來片場?」
 
「嗯,他說想來看看風景」沈含吮吮手指上的巧克力醬,真是非常甜!
 
看風景明顯就是藉口啊!荒山野嶺能有什麼風景可看一定是來看我的!我才是他想看的的風景!雖然這句話聽上去自戀了點但完全是事實!金明洙頓時陷入忡忡憂心,其實就算他來也不算什麼大事,但現在總監先生在啊!萬一兩個人打起來怎麼辦!
 
「還有沒有糖?」沈含吃得意猶未盡。
 
「如果你能說服那個表哥不來,我就送你一大盒進口草莓巧克力球!」金明洙掄起膀子揮了個圓:「這麼大!」
 
沈含非常飢渴的咽了下口水,然後面露難色道:「這我大概做不到,表哥是出了名的固執」
 
金明洙非常怨念,怎麼就是對我賊心不死呢!
 
簡直頭痛欲裂!
 
「你還能給我草莓巧克力嗎?」沈含可憐巴巴的問。
 
「不能!」搶在金明洙之前,門口就傳來一聲冷酷的否決!
 
「嗚嗚嗚!」沈含在床上打滾。
 
金明洙:.....
 
「抱歉金先生,含含需要休息」助理楊先生走進來,扯過被子摀住了沈含的腦袋。
 
金明洙:.....
 
「請問還有事嗎?」楊希彬彬有禮看他。
 
「沒事!」金明洙非常不仗義的迅速告辭,全然不顧被子裡的悲憤嗷嗷聲!
 
「你跑去哪裡了?」李成鍾正在四處找他:「馬上就要開始拍戲了」
 
「愛妃!」金明洙激烈的抱住他:「還是你最好了,我們要白首不分離!」
 
「我可什麼都沒幹啊!」李成鍾大驚失色,因為總監先生正站在門口!
 
「你什麼都不需要幹!」金明洙深情道:「只需要一生一世都陪在朕身邊!」
 
李成烈深吸一口氣,上前把他從李成鍾身上拎了下來。
 
「我去片場等你!」李成鍾轉身就想跑,卻被金明洙眼疾手快一把揪住:「你先不要走!」我還有事跟你說!
 
但是愛妃顯然還沒有和他產生心靈感應,撒丫子跑得飛快!
 
怎麼能這樣呢!金明洙很不爽的嘆了下氣!
 
「以後不許隨便跟人說一輩子」李成烈捏捏他的鼻子:「我會吃醋!」
 
「這有什麼好吃醋的」金明洙不以為意:「我和他的關係就像是.....你和李總裁!」
 
「那又怎麼樣?」李成烈問。
 
「要是你和李總裁說白首不相離,我就不會吃醋」金明洙很嚴肅。
 
總監先生覺得有點胸悶。
 
「不跟你說了,我要去片場」金明洙湊過去狠狠嘬了一口他的唇瓣:「你好好在房頂工作,如果信號不好的話就換個方向,再不行就搬一把高一點的椅子!」非常好用!
 
李成烈失笑,和他抵抵額頭:「嗯」
 
片場裡的人已經開始做準備,李成鍾正坐在一邊嗑瓜子。
 
「愛妃!」金明洙和他擠椅子。
 
「你怎麼現在過來?」李成鍾很納悶:「下午才有你的戲」
 
「我知道,但是我有事情跟你講!」金明洙很嚴肅!
 
「什麼事?」李成鍾問。
 
「你聽完一定要冷靜!」金明洙握住他的手:「羅力要來了!」
 
「羅力?」李成鍾愣了一下:「就是對你心懷不軌的那個變態?」
 
「對的!」金明洙猛烈點頭!
 
「他來做什麼?」李成鍾不解:「你都已經公開戀情了,而且李總監還在這裡!」
 
「因為他對我賊心不死!」金明洙老神在在。
 
「這可不行,你現在不能鬧緋聞」李成鍾道:「不過應該不會有事,張導演不會隨便放人進來探班!」
 
「可他是這部電影的投資商」金明洙很糾結,可惡的有錢人!
 
「.....那也不用擔心」李成鍾道:「李總監知不知道這件事?」
 
「不知道,我還沒想好要怎麼跟他講」金明洙很苦惱。
 
「我覺得還是越早說越好」李成鍾嚴肅建議:「免得拖久又出誤會」
 
「嗯」金明洙靠在椅子上點點頭,在心裡深深嘆了口氣!
 
這種被人覬覦的感覺真是非常差!我又不是金明酥!
 
由於心裡有事,所以接下來的日子也就過得愈發煎熬!好不容易到了晚上,李成烈坐在屋頂上看星星,金明洙拼命把自己洗得乾乾淨淨,然後穿著大領T恤和短褲爬上了房!特別有獻身精神!
 
「穿這麼少也不怕被蚊子咬」李成烈把人抱進懷裡:「換沐浴乳了?」
 
「嗯」其實是從張導演那裡搶來的,因為新鮮的玫瑰味說不定能舒緩心情:「你在看星星?」
 
「山裡的星空很漂亮」李成烈摟緊懷裡的人。
 
「你是不是很喜歡這裡」金明洙沒話找話,拼命想要怎麼戳到主題。
 
「我喜歡和你安安靜靜在一起」李成烈親親他。
 
時不時的情話真是感人極了!這種溫馨的時刻就應該纏綿舌吻撫摸才對,突然提起刀疤蘿莉簡直太煞風景了好嗎!但是又不能不說!果然糾結的一比那啥!
 
李成烈右手滑進他的T恤,很曖昧的捏了捏胸前的小凸起。
 
「別動!」金明洙躲了一下,臉也一紅!
 
李成烈低笑,在他纖白的脖頸處輕吮,癢癢的麻麻的。
 
不要在露天亂親啊!金明洙臉紅耳赤縮起來。
 
李成烈咬住他的耳朵:「小毛毛蟲」
 
「別鬧了」金明洙哼唧,但其實有一點淡淡的舒爽!
 
這就是傳說中的欲拒還迎!
 
「回房間?」李成烈低聲問他。
 
「嗯」金明洙乖巧無比!
 
在說壞消息之前,一定要先把老公伺候好!然後就可以趁機提要求!
 
果然特別腹黑!
 
小小的房間裡充滿淡淡香氣,那是金明洙之前特意點的精油香薰,不僅可以更浪漫,據說還能有一些神奇的功效!
 
而事實證明也的確很神奇,最起碼金明洙就深有體會!可憐的木頭床也深有體會!
 
其實太威猛也不是很好啊!
 
一個小時後,金明洙有氣無力躺在床上,眼裡水霧汪汪,胸口種滿小草莓,臉頰還有粉暈!
 
李成烈親親他軟乎乎的肚皮,喜歡到恨不得含進嘴裡。
 
「你快去把精油滅掉」金明洙閉著眼睛哼唧,萬一聞多了又禽獸附體!小菊花根本就受不了!
 
「累了?」李成烈虛壓抱住他。
 
「嗯」何止是累,簡直非常想昏過去。
 
「我去弄點熱水幫你擦身上」李成烈幫他蓋好被子:「不然會不舒服」
 
「好」金明洙聲音小的像貓叫,幾乎是一秒之內就昏睡了過去!
 
至於羅力什麼的,早就丟到了九霄雲外,必須沒有被提及!
 
「說了嗎?」第二天一大早,李成鍾就抓著金明洙問。
 
「唉!」金明洙蹲在院子裡看螞蟻。
 
「唉是說了還是沒說?」李成鍾抓心撓肝。
 
「沒說」金明洙丟掉小木棍站起來:「昨晚發生了一點意外!」
 
「什麼意外?」李成鍾很八卦。
 
「不說」金明洙大義。
 
「跟我有什麼好隱瞞的」李成鍾很執著。
 
「就不說!」金明洙非常有原則。
 
「我媽剛從家裡托人寄了芝麻鹹酥餅和滷牛腱,還有黃桃——」
 
「昨晚我本來想先用美色討好一下他結果沒有把握好力度!」金明洙流利打斷:「所以還沒來得及說就暈了過去!」
 
李成鍾:.....
 
「燒餅呢?」金明洙問。
 
「你就不能有點出息!」李成鍾恨鐵不成鋼:「不管怎麼樣,今天一定要找機會跟李總監挑明,因為據說明天羅總就會到!有點心理準備總比猛然撞到要好! 」
 
拍個電影還會出這麼多么蛾子,真是讓人心力交瘁!
 
「明天?」金明洙大驚失色:「怎麼這麼快,我以為至少還有一星期!」
 
「什麼還有一星期?」李成烈端著洗好的水果走進院子。
 
「酥酥有事要跟你講!」李成鍾搶先開口。
 
金明洙頓時怨念萬分,愛妃真是不厚道!
 
待續.....
 
-M-6bae7993d3e45461a4376d4accf0d8c3_0x0  
創作者介紹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