雖然身為武林盟主,金明洙理應有許多武打場景,不過由於總監先生和韓威的極度反對,一些危險動作已經全部換成了替身。
 
不能親自上陣什麼的真是好遺憾。
 
金明洙哀哀嘆了口氣。
 
下一場戲在晚上,所以趁著空檔,金明洙和李成鍾溜溜達達去村口大娘家蹭飯,心情十分春光燦爛!而張大娘的兒子一直在外面打工,家裡平時就她一個人,因此也很喜歡金明洙來家裡吃飯,甚至剛開始時連飯錢也不肯收,還是李成鍾努力半天才說通。
 
由此可見,金明洙果然是阿姨之寶,特別特別招人疼!
 
廚房蒸汽瀰漫,金明洙抽了一下鼻子,瞬間舒爽到沒有辦法用語言表達!李成鍾洗完手去廚房幫忙,金明洙也跟著湊熱鬧洗碗,其樂融融到不忍直視!
 
雖然語言溝通有點困難,不過所幸這片方言並不難懂,也能聽個八九不離十。
 
「你們出去等吧」廚房很熱也很小,李成鍾往外趕人:「這點工序我還是會的,你和大娘去乘涼」
 
「愛妃你真賢惠!」金明洙忍不住就讚歎了一下他。
 
這種日子其實真的很不錯啊!以後如果有時間,可以和自己英俊的男人一起來!你耕田來我織布,樹上的鳥兒成雙對,簡直美好不能更多!
 
而相對於兩人的閒適,片場裡的人顯然要苦逼的多,不僅沒有鮮美豬肉白菜包子吃,還要忍受張東雨近乎強迫症的歇斯底里!
 
「金先生,你能不能去勸一下導演?」小演員們都覺得崩潰無比,於是集體把希望寄託到了大牌金聖圭身上。
 
「我要一種悲涼的感覺,你們懂不懂什麼叫悲涼?」張東雨拿著劇本揮斥方遒,迎著夕陽澎湃道:「要演出長河落日感!」
 
槽!長河落日感是什麼感,這種描述你還敢不敢再抽象一點!休息間隙,演員紛紛敢怒不敢言,一邊圍坐一圈一邊瘋狂八卦,最後一致認為導演最近一定是因為欲求不滿,所以才會變得這麼傲嬌暴躁!由此可見嗶——這種事情真是一切罪惡的根源!如果任由事態這麼發展下去,導演一定會瘋魔的愈發激烈好嗎!
 
真是讓人非常想嘆氣。
 
「不如我們弄一個一米八五的李總裁人形立牌在片場?」演員a提議:「還能做成3d浮雕版,三百六十度無死角,栩栩如生那種!」
 
然後他就被其餘人慘烈的鄙視了!這種爛主意居然也敢往出提!且不說那玩意一想就很恐怖,退一萬步就算張導演真的接受,到時候也是看得見摸不著,既不能激烈的親吻,也不能瘋狂的纏綿,一定會更加飢渴難耐!那大家往後的日子還要怎麼混!
 
「偷偷給李先生寫一封信?」又有人建議,我們可以找編劇寫得感人一點,讓李總裁一看就心如刀絞心碎欲裂,恨不得分分鐘飛到張導演身邊! 
 
然後大家立刻就腦補出了一系列《那深山中的冰雪人兒啊,​​正在為愛飽受煎熬》之類的標題,於是立刻就被雷翻了。
 
「明明李總監也不在這裡,為什麼酥酥就能保持正常?」演員c百思不得其解。
 
「因為酥酥那麼清冷,一定很寡欲!」大家都這個問題都很感興趣,立刻壓低聲音圍上來分析:「說不定半年一次就夠」
 
有人倒吸一口冷氣:「那李總監豈不是很苦逼?」放著這麼一個寡欲美人在身邊,每天晚上都能看不能吃,簡直是對男人最大的折磨!更何況總監先生看上去就特別邪魅威猛!
 
「怎麼會呢!」大家紛紛表示了反駁,這種靈魂伴侶分明才叫真愛!柏拉圖之類的愛情最適合酥酥了好嗎!世俗的愛情只會玷污他花朵一樣純潔的靈魂!
 
「為什麼你的包子裡肉比較多?」花朵般的金明洙正在村口廚房斤斤計較。
 
「.....我怎麼會知道」李成鍾表情很無辜。
 
金明洙強行把他的另外半個包子搶走:「你重新拿一個」
 
李成鍾幾乎哭出來:「不要為了多吃兩口肉,就隨便搶別人吃剩下的食物啊!」要是被記者看到怎麼得了,真是愁死人。
 
「晚上那場戲我不想拍!」金明洙一邊吃東西一邊抱怨。
 
「你有哪場戲是想拍的嗎?」李成鍾吐槽真是犀利極了。
 
「有,上次可以踢金聖圭的那場!」雖然已經隔了三天,不過金明洙還是很舒爽。
 
「又不是你真打,全部是替身」李成鍾鄙視。
 
「那也很爽!」金明洙擦擦嘴:「走吧,我們去看看張導演有沒有燃燒起來」
 
李成鍾:.....
 
「你這種演技不行,太虛假!」張東雨丟掉劇本:「要表現出你內心的憤怒,狠狠毆打他!」
 
「.....」新人演員提心吊膽看金聖圭,大牌不敢打。
 
「沒事,拿不准的話就真打我好了」金聖圭開玩笑想讓他放鬆:「別緊張」
 
「你現在來打我」張東雨道。
 
「啊?」新人演員頓時很苦逼,這麼傲嬌的導演誰敢打。
 
「快點!」張東雨站在他面前催促:「先打我一個耳光,然後再把我踹倒在地上!記得要演出真實感!」
 
新人演員只好深呼吸了一下,抬手就揮了過去。
 
當然只是演戲,看上去雖然力氣很大,不過並沒有多使勁。張東雨跟著臉一歪,然後對方抬起腳剛準備踹,就聽到一聲憤怒的咆哮:「你是想要找死嗎!」
 
臥槽!
 
世界瞬間就安靜了。
 
張東雨也瞬間安靜了。
 
李浩沅氣勢洶洶的衝過來,一副要幫老婆打架的樣子!張東雨還處在震驚中,只知道張著嘴看他。但是廣大人民群眾已經反應過來了!大家紛紛感動到熱淚盈眶,甚至還鼓起了掌!啪啪啪什麼的激烈極了!
 
「你怎麼來了?」張東雨終於在如雷掌聲中回神。
 
「想你」李浩沅聲音很低。
 
張導演瞬間面紅耳赤!
 
當著!
 
這麼多人的面!
 
說這種!
 
話!
 
簡直!
 
不要臉到!
 
極致!
 
「腿有沒有事?」李浩沅還在惦記他的傷。
 
「.....沒事」眼見周圍人已經紛紛伸長耳朵,張導演只好暫時中止拍攝,把李浩沅拖回了房間。
 
目睹完全過程的劇組人員簡直都要激動哭了,這種狗血劇一般的場景實在太有愛,根本就受不了!至於兩個人回房之後會做些什麼,那就更加不能腦補了!
 
艾瑪真是兒少不宜,太感人了。
 
「誰讓你來的?」兩人剛一進屋,張東雨就開始壓抑咆哮。
 
「公司的事情處理的差不多,就過來看看你」李浩沅抱著老婆狠狠親了一口:「這些天有沒有想我?」
 
「完全沒有啊!」張東雨冷酷極了!
 
不過幸好李浩沅已經習慣他,因此也沒受打擊,反而還覺得挺可愛,於是又壓在床上狂野的親了一陣子,才滿足的舒了一口氣。
 
這才叫成功男人的生活!
 
「重死了」張東雨面紅耳赤推開他,坐起來整理衣服。
 
「還要去片場嗎?」李浩沅問。
 
「當然!」張導演怒視了一下他:「你就在這等!敢踏出去一步老子就和你離婚!」
 
「不搗亂也不行?」李浩沅特別想時時刻刻看到他!
 
「不行!」張東雨把枕頭丟到他臉上!想也知道如果讓他去片場,一定又會各種搗亂!就算不搗亂也會被有意無意圍觀!老子的男人為什麼要讓人隨便參觀!又不是動物園的猴子!
 
「好吧」李浩沅妥協:「那我在這睡一會兒,熬夜飛過來有點睏」
 
看著他下巴上青色的胡茬和眼底的疲憊,張導演覺得有點心疼。
 
於是他就激烈的撲上去舌吻了五分鐘?
 
那必須沒有啊!他又不是金明洙!
 
事實上他只是憤怒的「哼」了一聲,然後就扭頭走掉了!
 
所以說文藝青年這種生物,真是能傲​​嬌到讓人匪夷所思。
 
與此同時,金明洙也已經回到片場,並且大致聽完了《總裁跨越千里距離,只為能與愛人相會——這份驚世絕戀啊,怎能不教人夢縈魂牽》這個感人的故事!
 
「李總裁來了?」李成鍾聞言也很吃驚。
 
「是啊!風塵僕僕非常憔悴,一看就是晝夜不停騎馬趕過來的!」群眾演員還沉浸在自己的角色中無法自拔,不自覺就帶入了李浩沅的臉!
 
「.....」我也想見到英俊的總監先生!金明洙有點淡淡的嫉妒。
 
愛妃何其聰明,立刻就從他的小眼神裡讀出內涵,於是迅速拉著他坐在角落樹蔭下:「要不要去幫你拿冰鎮銀耳?」
 
「不用了」金明洙在心裡嘆了口氣,不過也就只是想想而已啊!他工作那麼忙。
 
「爺,你沒事吧?」李成鍾有點擔心。
 
看著他小心翼翼的臉,金明洙反而被他逗笑了:「我當然沒事」
 
「你確定?」李成鍾不放心,又確認了一遍。
 
「確定啦」金明洙老實承認:「只是有一點點想他而已,不過完全沒關係」
 
根本就不是一點點想啊!都大半夜抱著我叫老公了!
 
李成鍾在心裡忍不住就同情了一下他。
 
「走吧,換衣服準備拍戲」金明洙站起來:「早點拍完,我們一起去吃好吃的」
 
就算沒有英俊的總監先生在身邊,好歹還有曬過月亮的地瓜干,甜甜的韌韌的,也勉強算是很幸福!
 
反正.....吃貨就是一種很容易滿足的生物啊!
 
金明洙揉了揉鼻子,覺得自己真是好懂事。
 
即便是張東雨嘴再硬,也還是沒能完全隱藏住心裡的濃濃舒爽!於是在接下來的拍攝裡,他既沒有咆哮也沒有傲嬌,甚至還破天荒的傻笑了一下——雖然瞬間就又恢復了冷艷臉,但還是沒有能逃掉圍觀群眾那犀利的目光好嗎!
 
「我早就說過,不會把東西交給朝廷」金明洙冷冷道:「你還是死心吧」
 
「若是我一定要呢?」金聖圭咄咄逼人,右手拳頭漸漸鬆開。
 
這時候副將就應該及時遞上長刀,來凸顯緊張感!但問題是副將也很緊張!於是他在遞刀的時候慘烈摔倒,刀背重重砸在了金明洙腳上。
 
「啊!」武林盟主非常丟人的被擊潰了!
 
有一點淡淡的疼!
 
周圍的人趕忙圍上來,道具師悔不當初,早知道就做泡沫刀了啊!
 
「沒事吧?」愛妃很捉急。
 
「沒事沒事,不用擔心」金明洙一瘸一拐挪到椅子上:「大概有點破皮,沒什麼大事」
 
「對不起」副將覺得自己快苦逼哭了,本來就是靠關係才插進劇組,現在又砸傷了主演,一定會被開除掉!
 
但是出乎他的意料,張東雨竟然完全沒有生氣也沒有暴躁,甚至還安慰了他幾句!然後就宣布今天到此為止,大家早點休息因為明天要早起!
 
這簡直太反常了好嗎!
 
「我怎麼覺得他巴不得我被砸到?」金明洙一邊看李成鍾收拾東西一邊怨念。
 
為了回去纏綿悱惻就棄劇組於不顧,真是不敬業透了!
 
而其餘人也紛紛感慨李總裁真是一場霏霏春雨,及時緩解乾涸的導演這項功能簡直太棒!今晚一定會滋潤的一比那啥!
 
艾瑪簡直不能仔細想!
 
而在臨時租來的農家小院裡,李浩沅正蹲在廚房燒火,旁邊的煤爐上咕嘟咕嘟煮著雞湯,砧板上還有切好的青菜。
 
「你在做什麼?」張東雨進院後有點吃驚,還以為在休息。
 
「醒之後你還沒回來,就去隔壁家裡買了點東西」李浩沅站起來擦擦手:「拍完戲了?」
 
「嗯」張東雨幫他擦擦臉上的灰,難得溫柔道:「去休息吧,我煮飯」
 
李浩沅被他逗笑:「你會生這種柴火?」
 
.....
 
張導演立刻就怒視了一下他!
 
這些!
 
不懂浪漫的!
 
凡人啊!
 
話語總是如同利劍般!
 
直接!
 
而又傷人!
 
「幫我去院子裡摘兩個番茄」李浩沅道:「我做醬燒茄子給你吃」
 
你讓我去我就去嗎!張導演冷艷道:「我要吃酸一點的!」
 
「那就摘三個」李浩沅揭開鍋蓋:「馬上就能開飯了」
 
雞肉燉蘑菇散發出天然的香氣,張東雨肚子咕嚕了一下,然後就乖乖轉身去菜園子裡摘番茄。
 
「好香!」廚房背牆外,偶爾路過的金明洙拼命抽鼻子。
 
不要這麼可憐啊!!!!!!!
 
愛妃覺得自己心都快碎了!!!!!!!
 
由於李浩沅覺得張東雨有點瘦,於是晚飯做了許多好吃的菜,還強迫他連喝了四碗雞湯!
 
「喝不下去了!」張導演咆哮!老子又不是水母!
 
簡直暴躁極了!
 
「還剩半碗飯,拌點菜吃掉!」李浩沅恨不得一頓就把他餵成胖子:「吃完有驚喜」
 
「嗯?」張東雨耳朵動了一下:「什麼驚喜?」
 
「說了還怎麼叫驚喜」李浩沅道:「你乖乖吃完我就告訴你」
 
「.....不騙我?」張東雨不放心。
 
「那當然」李浩沅信誓旦旦:「我什麼時候騙過你」
 
張東雨仔細想了想,好像是沒有!
 
於是他嘩啦嘩啦吃掉一小碗菜汁拌飯:「驚喜呢?」
 
「這個」李浩沅往他手裡放了一本文件。
 
張東雨好奇翻開,第一頁就夾著一張照片,夏日陽光暖暖照進玻璃窗,桌上擺著精緻菜品和點心,還有一束淺藍色玫瑰——場景很熟悉,是自己成名電影裡的畫面。
 
再往後,是詳細的餐廳裝修圖和房屋產權合同。
 
張東雨有些意外,抬頭遲疑看他。
 
「你電影裡夢想的場景,我把它變成現實了」李浩沅握過他的手,湊在嘴邊親親:「送給老婆的新婚禮物」
 
張東雨眼眶瞬間就紅了。
 
「高不高興?」李浩沅把他摟在懷裡,溫柔低聲問。
 
張東雨使勁抱住他,想說話卻不知道該說什麼。上次只是偶​​爾一提,卻沒想到他竟然真的放在了心上,並且真的全部一模一樣!
 
花了多少心思,不用想也知道。
 
居然!
 
鼻子發酸!
 
這真是!
 
糟糕!
 
透了!
 
「好了別哭了」李浩沅用拇指幫他蹭掉眼淚:「村子裡環境不錯,我們出去走走」
 
微風陣陣,夏末秋初的田間很涼爽,偶爾還會有昆蟲的叫聲。
 
「小時候我就是在這種村子長大的」李浩沅和他手牽手散步:「夏天還能睡在瓜棚裡聽老人講故事,餓了就去掰玉米偷地瓜,經常被人追得滿村跑」說起童年,忍不住就有些笑意。
 
「你的老家?」李浩沅問。
 
「是,很窮不過很淳樸,和這裡差不多」李浩沅看著他:「什麼時候你有空了,我們一起回家看看」
 
張東雨點點頭,然後輕輕握牢他的手。
 
氣氛溫馨又甜蜜,然後兩個人就興致大發,幕天席地開始做一些美好而又狂野的事情?
 
那必須沒有啊!這當然只是金明洙的幻想!
 
事實上兩人僅僅是站在田埂親吻而已,並沒有特別奔放!
 
「他們到底什麼時候走」金明洙蹲在田裡很苦逼:「有小蟲子在咬我的腰!」
 
「再堅持一下,現在出去張導演會尷尬」李成鍾幫他把衣服邊拽下來:「他們也不會待很久」
 
金明洙只好在心裡嘆氣,然後抱緊懷裡​​的玉米。
 
偷個菜都這麼坎坷,我真是特別可憐。
 
而與此同時,劇組工作人員正歡樂的圍坐一圈,一邊嗑瓜子一邊聊天,賭明天清晨日出的戲還能不能拍!然後答案就是那必須不能!這個晚上一定會無比激烈好嗎!導演能準時起床才怪!這種話題聊起來不要太舒爽!一旦腦補那就如同脫肛野馬再也拉不住,嚶嚶嚶的導演果然梨花帶雨我見猶憐,李總裁一定會忍不住獸性大發,別說是明早了,說不定明天一整天不拍戲也是有可能的啊!
 
大家越想越激動,連嗑瓜子的手都在抖!
 
「阿嚏!」張東雨裸著打了個噴嚏,沒錯他就是裸著的!
 
「冷啊?」李浩沅往他身上淋熱水:「快點洗完去被窩」
 
張東雨揉揉鼻子,抓緊速度幫他擦澡。
 
新婚久別這件事對於相愛的人來說簡直不能更殘忍!所以兩人都只是匆匆沖了沖,就抱著滾上了床!
 
「啊!」張導演慘叫了一聲。
 
「怎麼了?」李浩沅趕緊把他抱起來。
 
「被子裡是什麼?」張東雨摸摸後背:「怎麼這麼硬」
 
「被子裡?」李浩沅拎著抖了抖,摸出來一個紅布包,裡面滿是桂圓蓮子花生。
 
槽!張東雨瞪大眼,因為李浩沅來了所以就問老鄉買了新被子,怎麼居然還是床喜被!
 
「挺好的,就當是洞房花燭夜」李浩沅重新把人壓回床上:「小時候看村裡人娶新媳婦,都是這種床和種被子」
 
「誰要和你洞房花燭夜!」張東雨嘴硬。
 
「每次說謊的時候耳朵都會紅」李浩沅用牙齒咬住那滾燙的耳垂:「想不想我?」
 
這種廢話還需要問!張東雨怒視了一下:「完全沒有!」
 
李浩沅低笑,然後手不老實一路往下:「真的?」
 
「.....」不要亂摸啊!張東雨飛起一腳踹過去。
 
李浩沅本能的一躲,然後就轟然滾下了床!
 
真是悲壯極了。
 
張東雨也愣了,然後才後知後覺想起來這完全不是家裡的床! SIZE小到連兩個大男人並排躺都嫌擠,更何況是要滾來滾去!
 
「怎麼這麼兇」李浩沅重新爬上床,很不滿的咬了他的嘴唇一下。
 
張導演只能苦逼的一動不動,因為他不想第二次把自己的男人踢下床!那樣聽上去很像個潑婦!
 
於是李浩沅的動​​作更加放肆起來,呼吸也漸漸粗重。
 
帶有薄繭的手在身上游走,再加上滾燙細密的親吻,張東雨很快就意亂情迷,雙腿主動環住他的腰肢。
 
「老婆」李浩沅在他耳邊低語:「好愛你」
 
「我也愛你」張東雨抱住他的脖子,眉頭微皺忍受那緩慢侵占。
 
「疼不疼?」雖然很想不顧一切狠狠佔有,李浩沅還是很懂克制。
 
「嗯.....」將近一個月沒有歡愛的身體,似乎比之前更加敏感。張東雨咬住下唇,主動抬高了腰肢。
 
李浩沅憐惜的親親他,然後就開始慢慢動作,先是用他最溫柔的力度和節奏,而後便漸漸加速,直至最後瘋狂。
 
對於身下的這個人,不管怎麼疼怎麼愛,似乎都永遠不會夠。
 
「不要.....慢,慢一點」張東雨胳膊搭著他的肩膀,眼底有些水霧。
 
「寶貝,叫老公」李浩沅握緊他的腰肢,而後加重力度狠狠侵占,只恨不得徹底把人融入自己身體裡。
 
「啊哈.....」張東雨聲音更加沙啞,哭著伸手想要推開他,卻覺得身下突然一空。
 
床塌了。
 
待續.....
 
B4A82A36C10F47DC2704A2C85B9D8CB5  
創作者介紹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