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上最幸福的事情,就是可以和喜歡的人一起睡到自然醒,然後吃一頓美美的早餐!
 
而金明洙目前所擁有的,也正是這種生活。
 
當然有些時候他其實並不是自然醒,而是被舌吻醒的,但這也很給力好嗎!
 
簡直舒爽的一比那啥!
 
「早安」晨光照進窗戶,李成烈捏捏他的臉蛋。
 
遠處海浪陣陣,金明洙陷在柔軟的被窩裡伸了個懶腰,眼睛睜開一條小縫:「我昨晚做了一個很長的夢」
 
「夢到什麼了?」李成烈問。
 
「夢到一大波外星人攻打地球,然後天辰娛樂的大樓被摧毀,JASON也被觸手怪殘忍的俘虜到了河外星系」金明洙的夢非常驚悚。
 
「那你呢?」李成烈失笑。
 
「我在陽台上吃烤肉串慶祝」金明洙嘿嘿笑:「因為終於可以不用工作了」
 
李成烈:.....
 
「如果真的不想工作,那我們就把假期延長」所以說總監先生才是真·寵溺攻!
 
「.....還是不要了」金明洙蔫蔫在床上:「我就隨口說說而已」
 
作為一個硬漢怎麼能被別人養,那樣一點也不爺們!
 
不過話雖然這麼講,但一想到馬上就要去深山老林裡拍電影,金明洙還是忍不住深深嘆了口氣。
 
真是生不如死。
 
但張東雨顯然不這麼想,李浩沅生病時自己也一直請假,現在好不容易可以重新工作,心情簡直愉悅到不能再愉悅!
 
李浩沅一早就在臥室翻箱倒櫃,幫他收拾出了一個大箱子。
 
「這都是什麼?」張東雨驚怒:「居然還有一個黑漆漆的砂鍋!」
 
自己的男人!
 
腦子裡!
 
是!
 
進水了嗎!
 
「山裡有土雞,自己學著燉湯喝」李浩沅從砂鍋裡拖出一堆真空包裝的八角桂皮料包:「我自己配的,一次一包」
 
「拿掉!」張導演咆哮!
 
完全不領情這件事真是殘忍冷酷極了。
 
「為什麼?」李浩沅皺眉:「身體才剛調理好,你要多喝湯」
 
「不!」張東雨怒視他:「太蠢了!」又不是戰亂年代,還揹著鍋到處跑!
 
李浩沅無奈:「我是為你好,省的吃不好又生病」
 
「那我為什麼不能在村民家借一個鍋?」張東雨很想抓著他的領子搖晃。
 
「這個砂鍋燉出來的湯好喝,你每次都能多吃一碗」李浩沅很固執。
 
「就不帶!」張導演傲嬌到人神共憤。
 
「那我就撤資」李浩沅搬出老三樣。
 
張東雨瞬間瞪大眼:「你怎麼能這麼卑鄙!」居然威脅我!
 
「我會送你去車上,又不需要你自己拖」李浩沅又從床上拿過一個大塑料袋塞進箱子。
 
「那又是什麼?」張導演崩潰。
 
「防蚊水和一些常用藥」李浩沅用力扣上箱蓋。
 
「那些東西劇組會準備!」張東雨扶額。
 
「都是你常用的牌子」李浩沅站起來,把張東雨抱起來放到了體重計上。
 
張導演:.....
 
「回來別說胖了,起碼也別瘦」李浩沅捏捏他的下巴:「別讓我心疼」
 
張東雨很丟人的臉燙了一下,於是他一腳踢開李浩沅,冷靜飄進了廚房。
 
最近怎麼!
 
越來越!
 
肉麻!
 
真是糟糕!
 
透了!
 
而在高層公寓裡,金聖圭正坐在窗台上打電話:「還習慣嗎?」
 
「嗯」大洋彼岸的法國,南優鉉趴在被子上:「今天房東太太還烤了蛋糕給我」
 
「學校呢?」金聖圭問。
 
「已經報完名了,明天就能正式上課」南優鉉道:「大家都對我很好,不用擔心」
 
「明天我也要去山裡拍戲,大概會經常沒訊號」金聖圭道:「有事隨時打給麥珂,他不會跟我一起」
 
「你拍戲也要小心」南優鉉叮囑:「等我五個月後語言考試結束,就回國看你」
 
「嗯,快睡吧」金聖圭隔著手機親親他:「寶貝晚安」
 
「晚安」掛掉電話,南優鉉有點想他。
 
金聖圭則是對著窗外嘆了口氣。
 
才剛剛五天而已,怎麼就開始想去把人抓回來。
 
早知道這樣,就不送他去法國學語言了啊.....
 
真是好失策!
 
雖然每個人心裡都有牽掛,但生活畢竟還是要繼續。第二天一早,劇組大部隊就開車奔赴機場,開始浩浩蕩蕩往片場出發!
 
按照金明洙的幻想,所謂山區無非就是下飛機後再坐一會兒汽車,最終順利抵達一個山明水秀的小村莊,從而開始辛苦但是魚塊的拍攝生活!沒錯,就是魚塊!
 
但現實顯然比較苦逼,因為為了追求原始的美感,張東雨選的這個山村各種交通不便,小車在盤山公路上繞來繞去,成功把金明洙給繞吐了,拿著塑料袋吐到天昏地暗,差點連膽汁都吐出來!李成鍾看在眼裡,整顆玻璃心都要碎了!
 
「到了嗎?」好不容盼到車停,金明洙虛弱萬分充滿期待。
 
「應該是」李成鍾把他扶下車,然後就看見了十幾匹馬。
 
.....
 
「如果再坐車的話,會繞很大一個彎」副導演道:「村民牽馬走小路會快很多」
 
於是金明洙只好顫巍巍上了馬——因為他已經吐到虛脫,一點力氣都沒有。
 
李成鍾不得不和他同乘一匹馬,以便可以從身後抱住他,最起碼能保證不掉下去。
 
「愛妃你真好」金明洙有氣無力:「若有來生,我寧可捨棄那萬里河山,也要換得與你攜手相伴,並肩共看天邊雲卷,賞庭中花開」
 
「.....」這種時候就不要再背台詞了啊!李成鍾抱緊他的腰。
 
真是非常讓人心疼!
 
由於劇組已經在前期準備過,所以雖然房屋很舊,房間裡的被褥和傢俱卻還算不錯,甚至還有太陽的味道。金明洙一頭扎進被窩,終於深深鬆了口氣。
 
「好好休息吧」李成鍾幫他倒了杯溫水:「明天就要開工,抓緊一切時間睡覺」
 
然後金明洙就打了聲呼嚕。
 
李成鍾手一頓,速度還真是快。轉眼看看四周灰牆,再看看時有時無的手機訊號,愛妃深深嘆了口氣。
 
以後日子有得熬。
 
「我到了」張導演站在屋頂上,一邊觀賞西邊漫天的紅色晚霞,一邊拼命踮腳想要多收集一點訊號!
 
「燉雞了嗎?」李浩沅問。
 
.....擦!
 
張導演憤怒的掛斷了電話。
 
怎麼會有這麼不懂情調的男人!
 
簡直糟透了!
 
「阿亮」編劇站在院子裡叫:「跟我出去逛逛,回來剛好吃飯」
 
「請不要隨便叫老子出道前的名字!」張導演非常暴躁!
 
對於一個敏感脆弱的文藝青年來講,張勝亮這種名字簡直就是黑歷史!
 
「不吃算了」編劇和他從小混到大,當然不會屈服於他的淫威:「聽說是老鄉做的板栗燉雞和野菌炒臘肉」當然為了加重誘惑力,他還特意加重了語調。
 
於是金明洙就被成功吵醒了,還咽了一下口水。
 
李成鍾瞬間驚天動地驚為天人,都這樣了還能想著吃?
 
「有臘肉?」金明洙顫巍巍的問,一路過來胃都吐空了,真是特別餓。
 
這小聲音抖的喲.....愛妃頓時心疼的烏泱烏泱,抄著筷子和碗就去了廚房,趕在上桌之前搶了兩大碗菜和一盆飯,還順便往兜裡揣了幾個西紅柿。
 
「餓死我了」金明洙幾乎把整張臉都埋進了飯裡。
 
下箸如飛什麼的,真是特別風捲殘雲。
 
「嗝」最後一塊板栗吃掉後,金明洙滿足的丟下筷子。
 
純天然無污染,果然鮮甜脆嫩,美味的一比那啥!
 
「李先生,酥酥」屋外有妹子敲門。
 
槽!李成鍾迅速把碗塞進了櫃子裡:「什麼事?」
 
「馬上就要吃飯了」妹子道:「有特意幫酥酥準備特餐」
 
「知道了」李成鍾抽出紙巾幫金明洙擦嘴:「我們馬上就過來」
 
「還有第二頓?」妹子走後,金明洙問愛妃。
 
「你還想吃?」李成鍾受驚,這食量也太逆天了!
 
金明洙嚴肅思考了一會,然後問:「有湯嗎?」剛才吃太快,有一點淡淡的噎!
 
「大概.....有.....吧.....」李成鍾對他的認識顯然又上了新台階。
 
因為天氣不算很冷,所以食堂就在一處大院子裡,大家一起倒也熱鬧。
 
「少了一碗板栗雞啊!臘肉也少了!」老鄉很捉急,操著方言問場務:「你們提前吃掉了?」
 
「當然沒有!」場務感覺受到了侮辱:「我們怎麼會做這種沒有素質的事情」
 
「咳咳!」金明洙被水嗆到。
 
劇組的妹子們立刻在心裡尖叫捧頰,喝一​​口水都能不小心傷害到自己,這真是嬌弱極了!
 
讓人特別特別母愛氾濫!
 
「李先生,我們有幫酥酥準備的小灶」助理端過來一個大托盤,生菜豆腐蘑菇水果,果然十分超凡脫俗!
 
.....
 
「請問還滿意嗎?」助理問。
 
滿意你全家!金明洙在心裡咆哮,然後抬頭朝他淡淡一笑:「謝謝」
 
助理立刻覺得快窒息了。雖然和自己一樣是男人但真的特別美貌特別乾淨!怪不得喜歡吃花!
 
「導演呢?」很快就有人發現了這個問題。
 
「不用管他」編劇大踏步進來:「大家開飯!」
 
「導演不吃?」副導演很納悶:「路上就在說餓」
 
編劇用充滿嫌棄的目光看了眼遠處的屋頂。
 
「我沒有說村長很帥!」張東雨趴在屋頂最高處的梯子上怒吼:「我說的是村子很曬!你到底有沒有聽清!啊?你說什麼?我聽不清!這裡沒訊號!」
 
沒訊號啊!!!!!!!!!!!!!!!!!
 
由於這個小村落實在太封閉,所以大家對劇組除了好奇之外,並沒有一般粉絲的狂熱行為,自然也不會多做打擾。
 
金明洙很喜歡這種狀態,每天如果收工早的話,他通常都會拖著李成鍾四處溜達,然後在熱情的老鄉家裡吃吃特產喝喝油茶,簡直舒爽到不能再多。
 
「其實一直住在這裡也不錯」某個晚上,吃飽喝足的兩個人躺在屋頂看月亮,李成鍾忍不住就感慨了一句。
 
「那怎麼行」金明洙當即拒絕,雖然吃得很好沒錯,但是卻見不到自己英俊的男人啊,這一點絕對不可以!戲拍完是必須要馬上走的!所以一定要抓緊時間多吃幾頓。
 
「我們明天吃誰家?」提及這個話題,金明洙頓時很嚴肅。
 
「.....村頭張大娘?」李成鍾建議:「我今天路過時,看到她在門口和麵切菜,應該要蒸白菜大包子」
 
「就這麼愉快的決定了」金明洙腦補了一下菜包的鮮甜滋味,覺得心情甚好。
 
「咳咳!」張東雨突然鬼魅一樣出現在梯子盡頭。
 
「啊!」李成鍾被嚇了一跳。
 
「沒事幹不要突然發出這種捉奸的聲音啊!」金明洙不滿看向張導,居然敢嚇朕的愛妃!
 
「我要打電話」張東雨冷艷無比。
 
「打吧」金明洙重新躺回屋頂,還架起了腿晃悠。
 
「.....」面對他這種不識趣的行為,張東雨面無表情道:「明天我打算給你和金聖圭加一場濕身舌吻戲​​」
 
臥槽這太卑鄙了啊!金明洙憤怒坐起來:「這種搞基場景電視台是不會通過的!」
 
「那又怎麼樣?我拍了自己看」張東雨很淡定。
 
.....
 
怎麼會有這麼變態的三俗導演呢!
 
金明洙還打算據理力爭一下,不過幸好被李成鍾及時拖走,這才是經紀人該有的作用!
 
張東雨站在一把椅子上,撥通了李浩沅的手機號。
 
雖然這副造型很蠢,但實在沒有別的辦法!因為根據他這幾天的四處偵查,只有這個屋頂訊號最好,基本可以實現無障礙通話,如果站在椅子上那效果就更好了。
 
真是很不容易。
 
「寶貝」李總裁迅速接通電話。
 
「不要叫得這麼噁心啊!」張東雨嫌惡。
 
「老婆」李浩沅從善如流。
 
「.....」張導演傲嬌的哼了一下:「下班了嗎?」
 
「還在公司」李浩沅道。
 
張東雨瞬間就怒了:「為什麼又加班?」
 
「馬上就回去了」李浩沅哄他:「你也快點休息」
 
「你的眼睛還需要多休息,醫生的話你是當做耳邊——啊!!!!」突然一聲慘叫傳來,李浩沅嚇得心跳都停止了:「寶貝兒你怎麼了?!」
 
「.....我沒事」張東雨淚眼婆娑趴在屋頂上。
 
剛才由於他情緒太激烈,所以不小心把椅子給踩漏了,很慘烈的摔了下去。
 
「沒事你叫什麼?」李浩沅難得吼,他是真的捉急了。
 
「不小心摔了一跤」張導演灰頭土臉爬起來。
 
「有沒有摔傷?」李總裁覺得很心疼!
 
「沒什麼事」張東雨坐在地上,單手擼起褲腿看了一下,血淋淋一大片。
 
「真的沒事?」李浩沅不放心。
 
「真的沒事!」張東雨咬牙切齒。
 
膝蓋那綿延的疼痛啊!
 
就如同!
 
煉獄的火焰!
 
難以!
 
忍受!
 
「啊!!!!」金明洙突然趴在梯子上猛烈尖叫。
 
李成鍾跟在後面腿一軟,差點滾下去。
 
所以說愛妃才是真·嬌弱,很容易受到驚嚇。
 
「你叫什麼?!」張東雨也嚇得夠嗆。
 
「是明洙?」李浩沅在電話那頭問。
 
「你怎麼流這麼多血啊!!!!!」金明洙幾步跑過來,衝著手機大喊。
 
「喂!」張東雨趕緊想要掛斷,李浩沅卻已經不可避免的聽到,於是簡直驚怒交加:「你到底摔成了什麼樣?!!!!!」
 
「簡直就是血流成河!」金明洙充分發揮影帝技巧,聲音拿捏的特別到位:「說不定連腿都斷掉了啊!」
 
「你不要聽他的,我我我真的沒事!」張東雨難得結巴,因為他已經覺察到了李浩沅的暗黑憤怒值!
 
「李總裁你放心,我會送他去醫院的!」金明洙幾乎要把臉貼在手機上:「成鍾,你快去把張導演的另外半截腿撿起來!」
 
「你不要搗亂!」張東雨悲憤無比,手忙腳亂的拍了一張自己擦傷的照片傳給李浩沅,以免他連夜飛過來。
 
要知道根據他的智商和魯莽,是的確有可能做出這種事情的啊!
 
「流這麼多血還叫沒事?」李浩沅看完照片更怒了:「明天就給老子回來!」
 
張東雨欲哭無淚,用盡一切語言想要讓他認識到“只是擦傷而已,看著嚴重其實過一晚就好了”這個常識,卻被殘忍無情的打斷:「先去包紮!」
 
「包紮完我就不能給你打電話了,別的地方沒訊號」張東雨覺得自己苦逼極了。
 
「李總裁你放心,張導演他真的沒事」李成鍾實在看不下去,接過手機安慰:「我會帶張導演去包紮,您也早點休息吧」
 
「愛妃你好賢惠」金明洙蹲在一邊讚歎。
 
「有什麼事隨時打給我」好歹出現了一個靠譜的人,李浩沅鬆了口氣。
 
「嗯」李成鍾匆匆應了一句後就火速掛斷電話,因為一眨眼的功夫,張東雨已經和金明洙扭打在了一起!
 
這真是非常哭笑不得。
 
「你還有傷啊,怎麼能這麼暴力!」金明洙一邊囧囧有神的躲,一邊注意不蹭到他的傷口。
 
「老子要和你同歸於盡!」張東雨悲憤無比。
 
「啊你捏我肚子!」
 
「.....」
 
「不要再捏了嗷!」
 
「.....」
 
「嘿嘿嘿嘿嘿嘿好癢」
 
「你們兩個快住手」李成鍾有氣無力蹲在一邊,簡直生不如死。
 
怎麼能這麼二缺呢。
 
要是被記者看到可怎麼得了。
 
十分鐘後,氣喘吁籲的兩個人終於被李成鍾搞回了房間裡。張東雨一邊靠在床上接受包紮,一邊燃燒看著金明洙:「明天我要給你和金聖圭安排一場床戲!」
 
「幼稚」金明洙一邊啃蘋果一邊嫌惡:「我不會演的!」
 
「我還要讓他取代你的地位,成為武林盟主!」張東雨很惡毒。
 
槽!金明洙警覺:「那我呢?」
 
「盟主還缺個孌童」張東雨非常冷酷。
 
「愛妃!!!」金明洙憤怒的看向李成鍾:「你有沒有聽到他說的話?」
 
「聽到了」李成鍾被他們吵得腦袋嗡嗡響,幫張東雨處理完傷口後,就拖著金明洙回了房。
 
「他不會真的讓我去演腹肌男的男寵吧?」金明洙怨念:「我這麼霸氣,應該也演不出來」
 
「這種事情用腳趾頭想也知道不可能啊!」李成鍾塞了水杯過去:「喝牛奶!」
 
「愛妃你好兇」金明洙表情很苦逼。
 
「以後不許再搗亂!」李成鍾在水盆裡洗手。本來是聽到張東雨摔倒的叫聲,想要過去幫忙,誰知道越幫越忙。
 
「哦」金明洙乖乖把牛奶杯還給他,嘴巴上一圈白:「我也是好心」
 
「這是哪門子好心」李成鍾哭笑不得。
 
「李總裁一定很想來看他,我順水推舟幫個忙而已」金明洙躺在床上露肚皮:「要是你今晚配合我,說不定明天李總裁就會來了!」
 
.....
 
所以搞了半天還是我不對?
 
李成鍾心情頓時很複雜!
 
「好啦,過來侍寢吧!」金明洙拍拍床的另一邊。
 
「今晚我回隔壁睡!」李成鍾警覺。
 
「為什麼?」金明洙不滿,在這種沒有娛樂的世界,兩個人一起還能說說話!
 
「因為你昨晚睡著後抱著我叫老公!」李成鍾語氣裡充滿濃濃怨念。
 
槽!
 
金明洙就算臉皮再厚,瞬間也有些淡淡的面紅耳赤。
 
自己居然已經飢渴成了這樣!
 
真是好可怕。
 
第二天的拍攝照舊進行,張東雨坐在導演椅上,看金聖圭和金明洙演對手戲。
 
「交出來!」身穿銀色戰袍的將軍神色凌厲,非常霸氣側漏。
 
「你說讓我交,我便聽你的?」黑衣男子輕聲一笑,眉梢眼角皆是風情。
 
「卡!」張東雨中斷拍攝:「酥酥,你在這裡是演冰冷淡漠的武林盟主!」而不是妖孽嫵媚的青樓小倌!到底為什麼要笑得那麼勾人!是要表現出對朝廷的不屑,不是要你勾引朝廷命​​官!
 
當然後面一大段純粹是張導演的內心咆哮,在眾人面前他還是很有分寸的!
 
「休息一陣吧」太陽有點大,場務幫大家買了冰棒和飲料。
 
「為什麼金聖圭的衣服比我的威武?」空場間隙,金明洙不滿抱怨。
 
「因為他是朝廷命官,當然要華麗一點」李成鍾幫他擦汗:「我們不走那種浮誇路線,太膚淺了!」
 
「但是我也想在衣服上繡一隻老虎!」金明洙很嫉妒。
 
「現在你是隱居在山林裡,要換衣服也要出山之後再換」李成鍾安慰。
 
「而且現在這衣服領口太大!」金明洙抱怨,露鎖骨什麼的聽上去很像妹子啊!
 
李成鍾沉默不語幫他挖冰淇淋。
 
其實露鎖骨是有原因的,因為金明洙在某知名網站“你最喜歡藝人的身體部位”投票中,被無數狂熱粉絲讚歎鎖骨漂亮精緻!當然其中必須還有另一個選項是金聖圭,幾乎所有人都不約而同選了充滿男人氣概的腹肌。
 
金明洙曾經為此狂躁許久!
 
所以一定不能提!
 
待續.....
 
B032D09C6BCA429015FDD0068CF01119            
創作者介紹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