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層公寓,南優鉉接過麥珂手裡的藥吃下去,然後又看了一眼時間。
 
「表哥剛才打電話,說他馬上就會回來了」麥珂安慰道:「事情鬧這麼大,會有記者連夜約訪很正常,你別緊張」
 
「這麼一鬧會不會對他不好?」南優鉉很懊惱。
 
「不會,藉口多的是」麥珂幫他放好靠墊:「休息一陣吧,我去接電話應付媒體」
 
南優鉉點點頭,目送他出了臥室。
 
腰上的刀傷還是有些疼,卻也沒多少心思再去理會。
 
這下大概真的.....死定了。
 
南優鉉沮喪萬分,把腦袋埋進被子。
 
「對對對,我們就是想推行全民運動」麥珂在客廳打電話:「現在健康群體已經由公司白領蔓延到了在校學生,作為陽光健康型偶像,有義務讓粉絲體驗到運動的樂趣.....報酬?你想太多了,我們保證沒有從中獲得任何經濟利益,絕對不是運動產品廣告!」
 
金聖圭一邊換鞋,一邊嫌惡無比看了一臉他。
 
經紀人先生很受傷,但還是敬業無比的說完最後一句話,才掛斷電話憤怒抗議:「你怎麼能用這種眼光看我呢!」玻璃心碎一地。
 
「優鉉情況怎麼樣?」金聖圭問。
 
「在臥室休息」麥珂道:「腰上刀傷不嚴重,帶去醫院縫了一針,醫生說吃點消炎藥就沒事了」
 
金聖圭聞言放心了一些,伸手擰開臥室門。
 
大大的床上,南優鉉正在睡覺,側身縮成一小團。
 
金聖圭輕輕坐在床邊,幫他理了理臉上的碎髮。
 
麥珂趴在門縫偷看,並且有一點淡淡的羨慕嫉妒恨——為什麼表哥對自己暴躁的一比那啥,現在卻這麼溫柔,這不公平!
 
南優鉉睫毛顫了顫,還是沒有醒。
 
「打算裝睡到什麼時候?」金聖圭冷冷問。
 
.....
 
南優鉉心虛睜開眼。
 
金聖圭和他對視,臉上沒多少表情。
 
「對不起」南優鉉聲音很低。
 
「你這是第幾次騙我了?」金聖圭淡淡問。
 
南優鉉聞言先是一愣,然後心裡一疼,眼眶瞬間就紅了。
 
「先把傷養好吧」金聖圭沒有再多問。
 
「我想幫韓哥最後——」一句話還沒說完,金聖圭已經轉身出了臥室。
 
臥槽!麥珂迅速奔回沙發上端坐好,還迅速拖過一本雜誌!
 
真是非常逼真。
 
「拿反了」金聖圭拉開冰箱門。
 
.....
 
尼瑪。
 
麥珂只好訕訕把書放回去:「你真生氣了?」
 
「喝完早點回去」金聖圭丟給他一罐啤酒,冰的一比那啥!
 
麥珂默默腹誹,我又不需要藉酒消愁。
 
「知道我上句話的重點是什麼嗎?」金聖圭掃了他一眼。
 
麥珂立刻淚流滿面:「知道」喝不喝酒完全不是重點,重點是“早點回去”四個字啊!
 
這真是殘忍極了。
 
於是苦逼的經紀人先生只好乖乖走人,把空間留給了他表哥和.....表嫂。
 
啊啊啊聽起來真是好怪異!
 
「聖圭哥」麥珂走後,南優鉉站在臥室門口叫他。
 
「回去睡覺」金聖圭頭也不抬,繼續翻雜誌。
 
「我想幫韓哥最後一次,然後就可以兩不相欠」南優鉉坐在他身邊:「我真的不是有意想騙你的,還清這次之後,我無論如何也不會再沾賭,你.....再相信我一次,最後一次」說到後來,聲音越來越沒底氣。
 
已經騙了他不止一次,就算是再有耐心的人,也會生厭吧。
 
金聖圭放下手裡的書,轉身把他抱了起來。
 
南優鉉腦袋懵了一下.....難道是要那個?
 
怎麼這麼突然!
 
但事實證明他顯然想太多,因為金聖圭只是把他放回了床上:「在你傷好之前,我不想討論這件事」
 
南優鉉嘴巴動了動,卻最終還是什麼都沒說。
 
接下來的一整夜,金聖圭都睡在客房,完全不顧臥室裡老婆正在難過,特別郎心如鐵。
 
而在這個夜晚,也發生了另一件了不得的事情。
 
凌晨四五點,一輛違法運送炸藥的小貨車在郊區河畔發生意外爆炸,死傷情況不明。
 
清晨,一縷陽光照進窗戶,金明洙哼哼唧唧,用手背擋住臉。
 
「不睡了?」李成烈捏捏他的耳朵。
 
「睡」金明洙把頭埋進他懷裡,在自己英俊的男人懷裡睡回籠覺這件事真是好舒服。
 
「要不要先給你哥打個電話?」李成烈問。
 
「嗯?」金明洙迷迷糊糊抬頭:「為什麼要現在給我哥打電話?」
 
李成烈調出手機新聞遞到他眼前。
 
金明洙揉了揉眼睛,就看到巨大血紅的“爆炸”兩個字,於是瞬間就清醒了!刷拉坐起來!小腰非常筆直。
 
「別緊張」李成烈趕忙安慰他:「我已經打過電話給你哥,出事的是對方」
 
那也很可怕啊!金明洙連手都在發抖,好不容易才接通電話!
 
「有事?」韓威以為是李成烈。
 
「哥!!!!!!!!!!」這一嗓子真是好淒厲。
 
「怎麼了?」韓威被嚇了一跳。
 
「你沒事吧?」金明洙捉急。
 
「我能有什麼事」韓威失笑。
 
「不行,我現在馬上回來你等我」金明洙還是不放心,掛了電話就開始飛快套衣服。
 
李成烈只好把他送了回去。
 
「哥!」金明洙進屋後就拽著韓威東看西看,著急道:「有沒有受傷?」
 
「我又沒親自出去,怎麼會受傷」韓威揉揉他的腦袋:「放心吧,沒事」
 
「到底是什麼狀況?」金明洙很混亂。
 
「知道楚恆不會安分,所以就多留了幾份心」韓威道:「誰也不會沒事幹囤一批炸藥在自己的地盤,既危險又不吉利,所以我斷定他會從別的地方買,中間人無非那幾個,這樣就很容易去查」
 
「然後呢?」金明洙繼續追問。
 
「我也沒料到他會這麼急,賭局剛一結束就跟車去裝炸藥」韓威點燃一根煙:「我也就正好藉這個機會,幫忙送他一程」
 
「楚恆也在車上?」金明洙震驚。
 
「嗯」韓威點頭。
 
「.....」這個消息有點勁爆,金明洙呆坐在沙發上半天沒回過神。
 
「那你這邊呢,會不會有事?」李成烈問。
 
「沒線索,查不到我這」韓威靠回椅背:「更何況楚恆一死,其餘人巴不得趕緊搶位置,誰還有心思幫他報仇」
 
「哥!」金明洙呆了一會,突然撲過去抱住他。
 
李成烈眉梢不易覺察抖了一下。
 
「怎麼了?」韓威笑著拍拍他。
 
「你以後別幹了」金明洙抱緊他,聲音有些發顫。
 
「擔心我?」韓威問。
 
「嗯」金明洙鼻子發酸。
 
死亡是一件再容易不過的事,回想起許多年前父母的那場事故,金明洙眼淚刷刷往下落。
 
要是哥哥再出事,自己一定會崩潰掉。
 
「傻瓜」韓威抽出紙巾幫他擦鼻涕:「我有分寸」
 
「不行,你一定要答應我!」金明洙這次很執拗。
 
「我已經在慢慢收收了,不過這種事情,總不能操之過急」韓威耐著性子解釋:「過幾天我就會去國外,你嫂子快生了」
 
「真的呀?」金明洙頂著紅鼻子笑出來,快生了什麼的。
 
「別哭了」韓威幫他蹭掉眼淚:「我早就有打算,最快明年就會關掉賭場徹底搬到國外,國內新開的公司也會交給幾個副總打理,偶爾回來看看就行」
 
「你要去國外長住?」金明洙愣住。
 
「嗯」韓威捏了捏他的脖子:「原本是打算帶你一起去的,不過現在看來,好像已經不可能了」
 
「我會經常帶酥酥來看你」李成烈把小蠢貨拎回自己身邊:「他要是願意,住多久都可以」
 
「真的麼,那我要住半年」金明洙眼睛通紅,一想到要和親愛的哥哥分開就特別捨不得。
 
「.....乖,這些事我們留著以後再說」李成烈很溫柔的轉移了話題:「肚子餓不餓?早餐都沒有吃」避而不答這件事真是腹黑極了。
 
韓威很鄙視的看了一眼他。
 
總監先生視若無睹。
 
這才叫真·攻的氣場!
 
早餐桌上,金明洙鼓著腮幫子努力吃包子,突然手機就響了起來,來電顯示南優鉉。
 
「韓哥他沒事吧?」南優鉉也是早上看到手機新聞,於是趕緊給金明洙打了個電話。
 
「放心沒事,具體我以後再跟你說」金明洙道:「你呢,回家了沒?」由於起床匆忙,他並沒有看到全民夜晚大跑步的八卦新聞。
 
「我昨晚就回來了」南優鉉很鬱悶:「去賭場的事情被聖圭哥發現了,他很生氣」
 
「啊?」金明洙吃驚:「他怎麼會知道的」
 
「一言難盡」南優鉉趴在床上,情緒低的一比那啥!
 
「他生氣罵你了?那你就辭職吧!」金明洙非常仗義:「我幫你找新工作」
 
「.....」南優鉉沒說話。
 
「你是不是害怕?那把手機給他我來說!」金明洙還在喋喋不休:「就算簽了合同也沒關係,我幫你賠違約金,你可以大膽把合同丟到他臉上!」這一幕一想就特別激動人心。
 
「我先掛了」南優鉉悶悶。
 
「別掛啊,我真的可以幫你忙——」金明洙一句話還沒說完,就被韓威搶了手機,於是很納悶:「你做什麼?」
 
「金聖圭因為你去賭場的事情生氣了?」韓威沉聲問。
 
臥槽!金明洙忍不住就給他哥默默點了一個贊,用特別崇拜的眼神看他。八卦都能八卦的這麼有氣場,不愧是威猛的黑社會!
 
「嗯」南優鉉顯然也沒料到韓威居然會關心這件事!
 
「那就脫光了就去勾引」韓先生言簡意賅。
 
「噗,咳咳咳咳!」金明洙噴出一口豆漿,嗆得差點斷氣。
 
「.....韓哥」雖然隔著電話,不過南優鉉還是臉漲紅。
 
韓威霸氣無比的掛了電話。
 
「你怎麼能這麼教他」金明洙好不容易才緩過氣,眼含熱淚指責他哥。
 
「也沒什麼錯」總監先生幫他擦掉水漬:「這一招很有用」
 
是很有用沒錯但那只限於戀人之間啊比如說你和我哥哥和嫂子但金聖圭和南優鉉什麼的根本就.....臥槽臥槽等一下!金明洙腦袋裡突然閃過一種很慘烈的可能性,於是他瞬間就石化了!
 
「反應過來了?」李成烈笑著捏捏他。
 
橋豆麻袋啊!金明洙倒吸一口冷氣,緊張看著他哥:「你也這麼認為?」
 
「當初他甘願冒危險來見我,就已經說明有問題」韓威道:「是你沒看出來而已」
 
一萬匹草泥馬狂奔而過,金明洙心情複雜到難以言表,於是悲壯無比趴在了餐桌上。
 
這個世界真是特別特別毀三觀。
 
整個人都要窒息了。
 
「不幫你的小朋友解決一下問題?」李成烈逗他。
 
竟然和腹肌男在一起什麼的.....金明洙果斷把電話回撥了過去。
 
「怎麼了?」南優鉉接起來。
 
「我有一個大學同學」金明洙很嚴肅:「長得非常帥,目光深邃神情冷酷,一米九有腹肌,而且皮膚還是健康的古銅色,穿襯衫都能用胸肌崩開鈕扣,腿毛也很濃密,總之特別男人,你覺得他聽上去怎麼樣?」
 
韓威笑得胃疼,總監先生也嘴角一揚。
 
「我覺得他挺好」南優鉉一頭霧水完全不知道發生了什麼事,只好順著他往下說。
 
「那我過幾天就安排你們見面」金明洙果斷拍板。
 
「啊?」南優鉉吃驚:「為什麼要安排我們見面?」
 
「你真的不考慮和金聖圭分手?」金明洙終於說出中心思想。
 
「.....」南優鉉一頭扎進被子裡:「你在說什麼我聽不懂」
 
「我都已經知道了」金明洙毫不留情的戳破,非常犀利!
 
「我自己能解決」南優鉉很想昏迷:「你就別管了」
 
「金聖圭到底有什麼好?」金明洙特別恨鐵不成鋼。
 
「沒事的話我先掛了」南優鉉完全不想和他討論這件事。
 
「先不要掛!」金明洙抱著手機跑到陽台上。
 
怎麼能掛呢,這件事絕對值得八卦三小時!
 
「你要替我保密」南優鉉只好叮囑。
 
「那當然,你都幫我保密了哥哥的事!」金明洙坐著搖椅晃:「我們扯平」
 
「聖圭哥這次是真的生氣了」南優鉉悶悶的:「之前他就算生氣,也不會不跟我說話」
 
「你真的喜歡他呀?」金明洙好事的一比那啥。
 
「嗯」南優鉉聲音很低:「我真的想道歉,可是他不理我」
 
腹肌男什麼的果然很小心眼!金明洙默默撇了一下嘴。
 
「如果換成是你和戀人吵架,你會怎麼做?」南優鉉突然問。
 
我?金明洙愣了一下,那大概就會穿著性感小內褲,跑去勾引什麼的。畢竟對於相愛的兩個人來說,嗶——這件事真是非常舒爽又非常難以抗拒!很容易緩和夫夫關係!然後就可以在嗶——之後的溫存時間裡道歉,成功率會大很多!一氣呵成科學極了。
 
所以這麼一想.....其實哥哥的主意也沒什麼錯啊!
 
「你還有沒有別的辦法教我?」南優鉉完全沒有辦法像他說的那樣穿著內褲去勾引,因為實在是太囧了!
 
「不然你們就分手?」金明洙依舊不死心。
 
「不!」南優鉉一口拒絕,特別不給面子。
 
怎麼能這樣呢。
 
金明洙深深嘆了一口氣。
 
腹肌男究竟有什麼好!
 
真是非常非常想不通。
 
雖然兩個人的電話講了半個小時,但很顯然南優鉉並沒有得到哪怕只是一丁點有用的建議,倒是聽了一堆“你確定金聖圭不是異裝癖”“他說不定喜歡粉紅蕾絲吊帶”“真的真的不能分手嗎”之類的句子,並且還意外收穫了腿毛學長的身高三圍血型以及家庭背景。
 
等到終​​於掛線時,南優鉉覺得自己腦袋已經快要爆炸了。
 
刷開手機網站,娛樂版鋪天蓋地都是金聖圭帶領大家做運動的新聞,評論區顯然已經被腦殘粉佔據,處處一片和諧喜樂稱讚之聲,偶爾有幾個“作秀虛偽"之類的批評也很快就被淹沒,總的來說並沒有太大負面影響。
 
南優鉉稍微鬆了口氣,下床打算洗漱完幫他熱早餐,臥室門卻突然被推開。
 
「聖圭哥」南優鉉愣了一下。
 
「怎麼不穿衣服?」金聖圭皺眉。
 
「.....剛脫掉」南優鉉窘迫:「我想去擦個澡」
 
腰側的小紗布上還有隱隱血色,金聖圭蹲在他身邊,仔細檢查了一下。
 
「沒事的」只穿內褲站在他身邊,南優鉉有些不自在。
 
「什麼時候換藥?」金聖圭問。
 
「明天」南優鉉道:「真的沒關係,很小一個傷口」
 
「走吧,洗澡」金聖圭拉著他往浴室走。
 
「我.....」我自己來就好啊!南優鉉尷尬無比,被他扒得一乾二淨。
 
毛巾在微燙的水裡浸透擰幹,擦在身上很舒服,泛白的肌膚漸漸染上粉紅。金聖圭拿著毛巾沿著他的肚臍再往下,南優鉉本能一躲,覺得有點癢。
 
金聖圭失笑,抬頭看了他一眼。
 
「你還在生氣嗎?」南優鉉趁著機會小聲試探。
 
「當然生」金聖圭站直身體,敲了敲他的腦袋。
 
「那你還要生多久?」南優鉉問。
 
「不一定」金聖圭幫他擦背。
 
「好歹給個期限啊」南優鉉很鬱悶,說不一定是多久。
 
金聖圭往手上打了些浴泡,很直接的摸上了屁股,而且還摸了很久!
 
南優鉉:.....
 
要是換在平時,他一定會條件反射躲開,說不定還會飛起一腳踹過去!但是現在情況特殊,回想起金明洙和韓威有關於勾引的建議,南優鉉僵成了一根棍子。
 
就算不能勾引,最起碼也不要躲開吧.....
 
懷抱這樣剛烈的想法,南優鉉完全定在了原地,不僅不敢動,還差點連呼吸都忘記了!
 
感受到手下肌膚的緊繃僵直,金聖圭終於一個沒忍住笑了出來。
 
南優鉉一腳踢過去,臉紅得快要燃燒。
 
「傷還沒好,別亂動」金聖圭按住他,開始認認真真擦澡。
 
「你不要再氣了」南優鉉拉住他的手。
 
「你被人挾持,知不知道我有多擔心?」金聖圭看他。
 
南優鉉心裡一酸,連眼睛都紅了!
 
「最後一次」金聖圭捏起他的下巴,聲音很低:「以後不要再騙我了」
 
「嗯」南優鉉和他對視:「最後一次,我再也不會騙你」
 
聲音不高,不過卻無比堅定。
 
在浴室裡舌吻五分鐘這件事,聽上去就浪漫的一比那啥!
 
真是纏綿極了!

 

三個月後。
 
「你為什麼又在看電腦!」張東雨拿著拖布大怒。
 
眼睛才!
 
剛好!
 
就跑去!
 
對著螢幕!
 
這是想要和我!
 
吵架!
 
嗎!
 
「我沒有!」李總裁果斷扣上螢幕站起來。
 
「賺錢就那麼重要?好不容易在家休息!」張導演打開他的電腦取消待機,想把可惡的報表刪掉,卻發現他正在看“世界上最適合舉辦婚禮的十個小島”。
 
我根本就不想結婚啊!
 
張東雨臉紅怒視了他一下,然後就又跑去拖地了。
 
李浩沅靠在椅子上,看著他的背影笑。
 
「晚上我要去星時尚頒獎禮,你一個人在家吃泡麵」地拖到一半,張東雨冷艷吩咐。
 
「為什麼,明明我也被邀請了」李浩沅聞言很無辜。
 
「那又怎麼樣?我完全不想和你一起出現!」張東雨傲嬌的飄進廚房:「敢去我們就離婚!」
 
李總裁表情苦逼:「我以後節制一點行不行?」昨晚太瘋狂什麼的。
 
話音剛落,一朵生菜就從廚房飛了出來。
 
非常氣勢洶洶。
 
但不管怎麼樣,在這個晚上,李總裁還是軟磨硬泡得到了准許,和老婆一起出席了頒獎典禮。
 
「要是敢給我丟人你就死定了!」張東雨咬牙切齒。
 
「當然不會」李浩沅握過他的手,笑得一派春光燦爛。
 
張東雨痛苦別過頭。
 
怎麼!
 
看上去!
 
這麼!
 
蠢!
 
現在!
 
離婚!
 
還!
 
來不來的!
 
及!
 
由於是時尚圈的盛宴,因此金明洙和金聖圭都在受邀之列。時間臨近,銀色小跑車慢慢悠悠,沿著三環路繞圈。
 
「爺,我們快遲到了」李成鍾捉急萬分但是又不敢催,只好含蓄提醒。
 
「再繞一下」金明洙心神不寧靠在椅背上。
 
「為什麼?」李成鍾簡直要哭出來,就算是“大牌比較晚到”那現在也絕對算晚了啊!放著這麼重要的活動不去,為什麼要在路上繞圈!
 
「我緊張」金明洙忐忑的一比那啥。
 
「緊張?」李成鍾受驚:「有什麼好讓你緊張的?」已經參加過那麼多活動,怎麼現在還反而開始緊張了這不科學。
 
因為我要做一件了不得事情啊!
 
金明洙深呼吸。
 
這種關鍵的時刻,一定要非常冷靜才可以!
 
雖然很想時間過慢一點,但再磨唧也還是沒有辦法讓時空凝固!於是最終金明洙還是準時抵達風尚頒獎盛典。
 
「你今天怎麼一直心不在焉?」坐在台下,李成鍾覺得實在很抓心撓肝。
 
「沒事」金明洙握著手機看。
 
「難道是因為金聖圭也得獎了?」李成鍾覺得自己觸到了真相:「其實這件事情完全沒有關係,因為你的獎要比他有分量!」
 
「哦」金明洙心不在焉,滿手都是冷汗。
 
哦是什麼意思這到底是怎麼了啊!李成鍾簡直想要咆哮,從前幾天開始就神思恍惚,到今天簡直就是登峰造極!竟然連午飯都沒有吃,要知道那可是他最喜歡的清蒸螃蟹啊!蟹膏滿滿的螃蟹都不吃,這種情況真是好可怕!一定有問題!
 
獎項一個個頒過去,最引人矚目的的年度最受歡迎人氣偶像,意料之中頒給了金明洙。
 
掌聲雷動,金明洙定了定神,站起來走上了舞台。
 
「恭喜酥酥」主持人顯然也很喜歡他,笑的特別嫵媚!
 
「謝謝」金明洙接過獎杯,站在了麥克風前。
 
底下黑壓壓一片,滿滿都是人。
 
已經習慣了所有閃光燈都在自己身上聚焦,這次卻意外有些慌張。
 
「酥酥」見他半天不動,主持人小聲提醒。
 
李成鍾也在台下很捉急!難道是誰又惹這小祖宗不高興了?簡直應該拖下去槍斃十分鐘!
 
「謝謝大家」金明洙終於開口說話:「真的很高興能得獎,感謝我的粉絲,我的家人,我的朋友」金明洙緊張到心都快要跳出來:「還有,感謝我的.....戀人」
 
台下嗡嗡聲瞬間安靜,女主持人很不優雅的愣住,李成鍾則很乾脆的暈了過去。
 
不過由於他並沒有慘烈的撲到地上,只是直挺挺的坐在椅子上,所以並沒有人發現!
 
於是苦逼的愛妃只好在短暫的三秒昏迷後,就又自然醒了。
 
「哇,這件是真的要恭喜一下」女主持人不愧是專業級別,很快就恢復了冷靜,並且不忘打趣道:「不知道那位被酥酥感謝的戀人有沒有出現在我們現場?」
 
金明洙忐忑不安,眼睛看向台下:「你願意上來嗎?」
 
啊啊啊這句話真是太勁爆了啊!居然真的有來!台下瞬間炸開了鍋,大家紛紛左顧右盼,打量著一切有可能的御姐和妹子!
 
但是出乎他們的意料,坐席上站起來的竟然是一個男人!
 
臥槽臥槽!男人!
 
於是李成鍾又一次昏迷不醒。
 
瞞不住了啊!
 
金明洙眼眶通紅,看著那個走上地毯的男人笑。笑容被攝影機同步投影到了大螢幕,現場又一次沸騰了,紛紛表示這真是又刺激又感人,小心臟撲通撲通根本就受不了!
 
紅毯很長,於是最後幾步路,李成烈索性跑了上去,然後把小蠢貨狠狠抱進了懷裡。
 
現場頓時尖叫一片,所有人都從座位上站了起來,掌聲鋪天蓋地,幾乎要把風尚大典的頂棚掀掉。
 
金明洙在他懷裡閉上眼睛,哭得像隻兔嘰。
 
真是非常非常不爺們!
 
但還是值得點一個贊!
 
因為他很勇敢!
 
由於實在是太緊張了,金明洙幾乎都不記得自己是怎麼下的頒獎台,等到腦袋終於恢復冷靜,四周已經安靜了下來。
 
「嚇壞了?」後台私人休息室,李成烈心疼的親親他。
 
金明洙臉色發白,只知道使勁抱住他。
 
「傻瓜」李成烈心裡柔軟到無以復加,也總算知道了他這幾天一直恍惚的原因:「謝謝你給我這麼大一個驚喜」
 
其實從前天他要自己穿正裝來現場開始,就已經隱隱猜到了七八分,卻還是不敢肯定,直到他在台上說出那句話為止。
 
雖然不習慣喜形於色,但是在那個瞬間,是真的真的想要抱他。
 
「真的是驚喜嗎?不是驚嚇?」金明洙傻兮兮的看他:「我還怕你會生氣」
 
「不會」李成烈把人摟緊:「我高興都來不及」
 
金明洙紅著眼睛在他胸前蹭了蹭:「好像在做夢」
 
「那就永遠都別醒了」李成烈在他耳邊道,」我陪你一起做夢,做一輩子」
 
金明洙沒有再說話,只是一直靠在他懷裡,聽那一下下堅定的心跳,然後就.....睡了過去。
 
自從一周前打算出櫃開始,就一直神經緊繃整晚失眠,現在心裡的大石頭終於被搬走,困倦也就滾滾襲來,腦袋前所未有的昏沉,連牛毛細的夢也沒有一個。
 
「沒想到酥酥居然會這麼勇敢!」典禮結束後,張東雨在車裡感慨萬千。
 
「我們當初也很勇敢」李浩沅隨口道:「而且還很轟轟烈烈!」
 
張東雨立刻就怒視了他一下!
 
「.....又怎麼了?」李總裁很無辜,我剛剛什麼過分的句子都沒說!
 
張東雨咬牙切齒!
 
又提起!
 
上次!
 
受傷的事!
 
是故意想讓我!
 
心疼!
 
嗎!
 
「親愛的?」李浩沅驚疑未定,這是什麼表情。
 
然後他就被張東雨撲倒在了車裡。
 
.....
 
李浩沅被他親得氣喘吁籲,怎麼突然這麼奔放真是十分受不了。
 
「你是雕塑嗎!!」啃了大半天之後,張東雨遲遲也沒有等到李浩沅獸性大發,於是狠狠咬了一下他的脖子。
 
刺痛傳來,李浩沅眼底一暗,終於順利的狼變了!
 
所以敏感點什麼的真的非常重要!
 
「你溫柔一.....唔!」張東雨話還沒說完,就被李浩沅狠狠咬住了嘴唇,然後懵懵懂懂就躺平在了座椅上。
 
所以有時候車子霸氣一點還是很重要的,因為地方很大,特別方便幹某些事情!
 
李浩沅三兩把解開領帶,把張東雨的手捆在了一起。
 
槽!張導演立刻瞪大眼睛,這是什麼奇奇怪怪的前奏?
 
隱藏S屬性逐漸暴露什麼的真是好可怕!
 
李浩沅從煙盒裡倒出東西,仔細幫他做準備。
 
「啊!」張東雨光著腿踢他:「你輕一點啊!」
 
是想!
 
疼死我!
 
然後!
 
續弦嗎!
 
「乖」李浩沅在他脖頸狠狠吮吸舔咬,留下一串明顯到遮不掉的吻痕。
 
「換個地方親!」張東雨低聲怒吼,老子一點都不想又因為這個上八卦頭版!
 
沒錯,就是“又”!
 
然後李浩沅就很聽話的換了個地方。
 
「嗯.....」張東雨腰一下繃直,眼裡也漫上水汽。
 
李浩沅賣力的吞吐,沒過幾分鐘,纖細敏感的文藝導演就已經癱在了座椅上,任由被他擺弄出非常不和諧的姿勢。
 
車嗶——這件事果然激烈極了。
 
持續搖晃什麼的真是非常給力!
 
必須表揚!
 
而在高層公寓裡,金聖圭正在看南優鉉做宵夜。
 
蛋糕脫模後切成完美三角,再加上草莓和淡奶油,漂亮的像藝術品。
 
「老婆」金聖圭從身後抱住他。
 
「嗯」南優鉉塞了一顆草莓給他。
 
「等會再做,先跟你商量一件事」金聖圭抱著他放在窗台上坐好。
 
「什麼?」南優鉉問。
 
「想不想我跟大眾公開關係?金聖圭很認真:「我不想委屈你」
 
「這算什麼委屈」南優鉉失笑,伸手捏捏他的鼻子:「你又亂想」
 
「真的不想?」金聖圭道:「我可以向公司——」
 
「真的不用了」南優鉉打斷他:「我不是明洙,每個人都會有自己想要的生活」
 
「你確定?」金聖圭問。
 
「嗯」南優鉉笑笑:「現在這樣真的已經很好,安安靜靜不會被打擾,還能每天都在一起。至於對不對外公開,我真的不在意」
 
「也好」金聖圭握過他的手:「總之你什麼時候想公開了,隨時告訴我」
 
南優鉉點頭,然後湊上去親親他。
 
真的真的很幸福啊!
 
至於金明洙,在第二天睡醒之後,就徹底關掉手機丟掉工作,和他英俊的男人一起飛去了國外小島度假。
 
想也知道最近國內會有多少新聞,雖然肯定祝福居多,但惡意揣測也不會少,所以還不如好好放個假,等到風浪平息再回去。
 
「你弟怎麼能說走就走啊!」JASON拿著電話咆哮:「他眼裡還有沒有我這個老闆?有沒有我這個老闆?!」接連重複兩遍這真是憤怒極了!
 
「自從他知道我們的關係後,就沒了」韓威很淡定。
 
JASON在房間裡暴走!
 
正在和妹子卿卿我我談戀愛,突然就接到電話說金明洙跑了!於是不得不拋棄妹子回來處理,這種悲催天下能有幾人懂!能有幾人懂!
 
簡直就是慘絕人寰!
 
不過金明洙顯然不會體諒JASON的心情,事實上他現在誰的心情也不想體諒。
 
因為沒有什麼事情,能比露出肚皮在私家海灘上曬太陽更加舒爽,而且還有香甜的椰子汁!
生活不要太美好!
 
「小心眼睛曬壞」李成烈幫他戴好墨鏡。
 
「會不會曬個白眼圈出來」金明洙很關心這個問題,全身皮膚都曬成了爺們的古銅色只留下眼眶周圍一圈白,光是想想就很悲催!
 
「你想太多了」李成烈躺在他身邊:「今天太陽不錯」
 
「等等我們還能不能去那家餐廳吃魚?」金明洙撓撓肚皮:「我想吃清蒸海膽和野菜魚湯」
 
「當然可以」李成烈揉揉他的肚皮,軟綿綿的手感特別好。
 
「你真好」金明洙趴在他胸前,有求必應什麼的。
 
「只對你一個人好」李成烈輕笑,伸手捏捏他的耳朵。
 
金明洙忍不住就想要讚歎,自己的男人真是非常英俊!
 
「自己閉眼睡一會兒,我回去房間處理一下公司的事情」李成烈道:「然後我們就去吃海鮮」
 
「我和你一起回去」蜜月期一定要形影不離!
李成烈失笑:「揹你回去?」
 
那必須好!金明洙八爪魚一樣趴在他背上,舒服的快要睡著。
 
陽光一路暖呼呼的曬著屁屁,幸福極了!
 
海邊小別墅裡,有一間很大很大的書房。李成烈剛租過來的時候地上鋪著惡俗波斯紅毯,後來全部被他換成乳白色的羊毛地毯,摸上去舒服的不得了。
 
金明洙最喜歡在李成烈工作的時候,趴在上邊看書玩遊戲。
 
國內娛樂網站果然已經炸開鍋,李成烈的身份也很快被網友查了出來,不過這一切都在意料之中,也並沒有很了不得。
 
金明洙扭頭看看他,然後笑瞇瞇登陸頁面發狀態——我最近真的很好,一起度假中,大家不用擔心啦!
 
配圖照片用了一張風景,藍天白雲細沙灘,還有兩對腳印,一切都幸福滿溢。
 
李成烈點開右下角的更新提示,然後登陸給金明洙點了一個贊!
 
這就叫夫唱夫隨!
 
關掉主頁後,金明洙隨手又點進了八卦網頁,後知後覺發現竟然亂世情纏也已經完結掉。
 
橋豆麻袋!金明洙很吃驚,作者團明明就那麼懶怎麼還能一次更新這麼多這不科學!
 
但是寫文這件事情,靠的就是雞血和靈感呀!金明洙隨手拉到最後一頁,結果被夜光加粗的作者有話說震驚到難以言表!
 
什麼叫“寫這篇文的初衷其實就是因為很喜歡李總監和金明洙,但當時以為無論如何也不會有可能發展,所以才自己開了篇小說YY”?臥槽不能這麼雷!
 
所以文裡那個嬌羞軟糯粉嫩纖細敏感癡情的水晶小人兒其實根本就是自己?而霸氣側漏睥睨蒼生還會變身的李承烈實際上就是英俊的總監先生?金明洙雙手顫抖一點鼠標,正好跳轉到一頁激烈的嗶——,李承烈邪魅狂狷笑著,用身下那昂揚的龍嗶——深深刺入金明酥的身體,嘴裡說著一些諸如“你這銷魂小妖精”之類的句子!金明洙情不自禁就開始場景帶入,腦補簡直不能更雷!
 
而作者居然用了喪心病狂的“汁水橫流”來形容金明酥,臥槽這是什麼形容詞,作者怎麼能這樣呢!這讓我以後看美食雜誌的時候還怎麼面對多汁水果!金明洙受刺激不輕,覺得非常崩潰!
 
雖然李承烈和金明酥最終排除一切外界干擾,幸福快樂的生活在了一起,但這也不能遮蓋住那滾滾天雷!金明洙抱著IPAD心情複雜,在地毯上瘋狂打滾!
 
李成烈:.....
 
「老公!」金明洙丟下IPAD衝擊他懷裡:「啊啊啊!」
 
「又看到什麼了?」李成烈問他。
 
「嗚嗚嗚」金明洙一下下用腦袋撞他的肩膀,哽咽萬分道:「我再也不看亂世情纏了!」
 
李成烈忍笑,把人從肩膀上拽下來親親。
 
這個小蠢貨真是.....怎麼疼都不夠。
 
千裡之外的義大利。
 
「爹地!」韓小熙抱住韓威的腿,大眼睛裡充滿淚水:「你不僅沒有把穿風衣的英俊叔叔帶回來,而且還把哥哥給丟了!」
 
粑粑怎​​麼能這麼沒有用,真是委屈極了!
 
「第一,那個是你小叔叔不是哥哥;第二,你老子穿風衣也很帥!」韓威咬牙切齒。
 
「唔!」韓小熙對手指:「叔叔比較帥!」
 
韓威腦袋嗡嗡響。
 
「想去看叔叔」韓小熙嘟囔,而且還想長大後嫁給叔叔!
 
不過這個不能說!
 
「去了就別回來了」韓威冷酷道。
 
「啊?」韓小熙張大嘴看粑粑。
 
「爸爸和叔叔只能選一個」真是殘忍極了!
 
韓小熙眼眶瞬間就又紅了!
 
韓威硬起心腸不為所動!
 
「哇!」韓小熙哭著跑上樓:「麻麻,粑粑欺負我!」
 
「哇哇!」剛出生不久的小baby也湊熱鬧。
 
「韓威!」韓太太很生氣:「你的小兒子剛才睡著!為什麼你又把女兒給惹哭了!」
 
「我什麼都沒——」
 
「哄他睡著!」話還沒說完,一個包尿布的小嬰兒就被塞到了懷裡。
 
「他要吃奶才肯睡,我怎麼哄」韓威很頭疼,我又不能自帶工具。
 
而且我真的曾經是黑幫老大嗎。
 
韓先生一邊幫小兒子換尿布,一邊痛苦思考這個問題。
 
得出結論就是,那大概只是一場幻覺。
 
而只有弟弟妻子女兒和兒子,才是自己最該擁有的真實生活吧.....
 
其實這樣,也不算壞。
 
O(∩_∩)O
 
 
【全文完】
 
  3B2BEAE7A57EF8FE1D3F2616B10EC0D6  
創作者介紹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留言列表 (2)

發表留言
  • 圭吱吱
  • 幾天沒上網
    竟然完結了QAQ...
    以後不能像追劇一樣一集一集的等惹...
    好難過...人蔘失去惹目標...
    (有沒有那麼誇張
    但全部都Happy End看的也很開心
    (絕對不包括悲催的Jackson
    但是羅力最後竟然沒跟成鍾配
    真是嚇死吱吱惹
    總之...恭喜完結!!!
  • 正文完結了ㅠㅠ
    我也蠻捨不得的
    這篇文真的帶給大家很多歡樂
    吐司鮭魚亞東都很圓滿又幸福
    完全閃爆XDDD
    Jason最悲催了
    抱不到妹子
    還要趕回來處理問題XD
    接下來還有番外😘
    成鍾和羅力會在番外成為一對的XDD
    謝謝妹妹💕💕💕

    育珊 於 2016/09/08 07:21 回覆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