等韓威掛斷電話後回到房間,李成烈開門見山問:「酥酥的電話?」
 
「問我一些家裡的事而已」韓威坐到他對面:「今天找我有什麼事?」
 
「過幾天的賭局,我想陪他一起去」李成烈很直接。
 
「他告訴你了?」韓威皺眉。家裡有個吃裡扒外的弟弟,這種感覺真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李成烈默認。
 
「你去能做什麼」韓威抖出一根雪茄:「賭不能賭打不能打,萬一真幹起仗來,我還得派人保護你,更別說有你在旁邊站著,酥酥肯定會分心」
 
「我可以不進賭場,不過你要告​​訴我地址,我會在隱蔽的地方等這件事結束」李成烈道:「至於酥酥,只要你不說,他就不會知道」
 
「有意義?」韓威看著他。
 
「或者沒有」李成烈有些自嘲:「求個心安而已」
 
「如果我不答應呢?」韓威語調一揚,有些微微挑釁。
 
「那我也不會答應放酥酥走」李成烈和他對視:「如果你忍心看他兩難看他傷心,就儘管試試看」
 
「混賬!」韓威一把揪住他的衣領,眼底威脅畢露:「老子把弟弟給你,不是讓你糟踐的!」
 
「我也想好好疼他,如果有可能,我死都不會答應他上賭桌」李成烈盯著他,一字一句道:「但是他的家世背景我不能干涉,你在他心裡比所有事情都重要,你既然開口讓他去賭,就算我再怎麼反對,大概也於事無補」
 
「你倒是清楚」韓威冷笑。
 
「我答應他,是不捨得讓他為難」李成烈和他對視:「如果你也心疼他,就答應我的要求」
 
「要不是酥酥,老子早就宰了你十次」韓威坐回沙發。
 
「我不會讓人發現行蹤」李成烈道:「一旦確定事情已經解決,我馬上會走」
 
「要是場裡出了亂子呢?」韓威涼涼道:「找警察來幫忙?」
 
「除非他的安全真的受到威脅,否則我不會做酥酥不喜歡的事」李成烈沒有正面回答,卻也沒有否認。
 
韓威晃了晃手裡的酒杯,並沒有再說話。
 
李成烈也沒催促,只是一直耐心等著他。
 
「到時間會有人和你聯繫」幾分鐘後,韓威站起來往外走:「至於酥酥的安危,你就不用再操心了」
 
「你能確保他安全?」李成烈在他身後問。
 
「既然讓他去賭,我當然有百分之百的把握會讓他安全」韓威頓住腳步:「心疼他的不止你一個」
 
李成烈聞言稍稍放心了些,還想再說話,韓威卻已經出了門。
 
別墅裡,金明洙還在嚴肅認真刷八卦,特別有狗仔記者潛質!
 
今天是李浩沅出院的日子,各大媒體聞風而動,一早就都長槍短炮守在醫院門口,期盼能拍到一些“張導演扶著戀人緩緩前行,臉上充滿心疼而又幸福的神情”這種給力畫面!甚至連版面標題都已經想好——《風中寂然淡漠的白色楓葉啊,痴癡等待終覓得那有情郎》!
 
真是感人極了!
 
但偏偏事與願違,眾多記者在醫院門口守了一早上,也沒看到那相互依偎的主人公,倒是等來了一個慘絕人寰的消息——張導演已經連夜和他的總裁男友出院回家了!
 
八卦小記者們瞬間都覺得特別失落,怎麼能這樣呢,一點都不配合人民大眾的娛樂事業!但是事情已成定局,所以大家只好把原定內容改成了類似《為了保護那失明的戀人啊,癡情導演不惜聲東擊西,用柔弱肩膀扛起湛藍一片天! 》
 
幸好也還是很感人!
 
「累不累?」明亮的臥室裡,李浩沅問張東雨。
 
「不累」張東雨幫他放好枕頭:「要不要睡一會兒?」
 
李浩沅靠在床邊搖搖頭,伸手示意他靠在自己身上。
 
「做什麼?」張東雨警覺,難道又要亂摸!
 
「不做什麼」李浩沅很固執:「想抱抱你」
 
張東雨丟了個枕頭過去,真是非常非常口是心非。
 
文藝青年什麼的。
 
李浩沅見他不肯動,於是撐著胳膊想自己坐直,張東雨趕緊一把壓住:「小心疼」
 
傷還沒有完全好!
 
到底為什麼!
 
要!
 
亂動!
 
李浩沅順勢把他拉到自己懷裡,張導演傲嬌的哼哼了一下,然後就把李總裁暴打了一頓?
 
那必須不能夠。
 
其實他是脫掉了拖鞋,安安分分待在了李浩沅懷裡。
 
這種畫面真是浪漫的一比那啥。
 
李浩沅有一下沒一下,輕輕在他背上輕拍。
 
「傷口還疼不疼?」李浩沅手伸進衣服裡,摸了摸他還未痊癒的縫針。
 
「不疼」李浩沅捏捏他的後脖頸:「都快好了」
 
「那眼睛有沒有好一些?」張東雨又問。
 
「.....」李浩沅沒說話。
 
「沒關係的」張東雨抱緊他:「醫生也說了,恢復時間有長有短,我們再耐心等一陣子」
 
「如果以後一直這樣呢?」李浩沅不確定的問。
 
「那我就去幫你申請個傷殘證,逛公園還能免費」張東雨捏住他的鼻子。
 
李浩沅:.....
 
「不許再亂想」張東雨拍拍他的臉。
 
李浩沅在心裡嘆了口氣。
 
「就算真的看不見又怎麼樣」張東雨抱著他:「你這麼糙,應該也不難養」
 
李浩沅愣了一下,眼眶卻兀然有些發熱。
 
「我睡一會兒」張東雨閉上眼睛,懶洋洋打了個呵欠:「有事叫我」
 
「嗯」李浩沅點頭,摸索著幫他掖好被角。
 
氣氛安靜恬淡,李浩沅也昏昏欲睡,這種畫面簡直美好到連一根針都不忍落,生怕驚擾到有情人!但偏偏有人不識趣,床頭電話突然就開始狂響,叮鈴鈴什麼的簡直嚇死人!
 
張東雨嚇得一激靈坐起來,心撲通狂跳。
 
這是!
 
什麼!
 
見鬼的!
 
狀況!
 
「沒事沒事」李浩沅趕緊安慰他,自己伸手接起電話:「哪位?」
 
聲音非常冷酷,因為他心情不好。
 
「是我是我!」金明洙活潑又歡脫:「你出院啦?恭喜恭喜」
 
.....
 
「嗯」由於對方既是好朋友的老婆又是老婆的好朋友,身份複雜不能惹,李浩沅只好把咆哮壓下去。
 
「誰?」張東雨終於緩過一口氣。
 
「是明洙」李浩沅摀住聽筒。
 
「不想接」張東雨又倒回床上,抱住李浩沅的腰繼續睡。
 
「你恢復的怎麼樣了?」金明洙還在熱烈關心。
 
「我恢復得很好,謝謝」李浩沅聲音很輕:「他在睡覺,暫時接不了你的電話」
 
「沒關係,我就關心一下你!」金明洙很懂事:「那你們都好好休息,再見」
 
果然非常乖巧!一定要自我稱讚一下!
 
掛斷電話後,金明洙拉開冰箱門吃優格,順便又給南優鉉打電話,問他什麼時間有空。
 
「練手?」南優鉉想了一下:「應該沒問題,最近聖圭哥很忙,他工作的時候我沒事」
 
「你不用上法語課?」金明洙問。
 
「可以調課,就算調不了,偷偷逃一兩節也沒問題」南優鉉道:「時間你來定」
 
「那就明天早上?」金明洙問:「我給你一個地址,你在那裡等我來接你」
 
「好」南優鉉答應的很爽快。事實上他甚至很希望賭局能早些開始,那樣就能早點還清欠韓威的東西,心裡也能好過一些。
 
因為心裡裝了事情,所以時間也就變得很快。第二天清晨,金明洙和南優鉉幾乎同時睜開了眼睛。
 
這真是非常心有靈犀!
 
「怎麼起這麼早」金聖圭赤裸著上身,把他一把摟進懷裡:「寶貝乖,再睡會兒」
 
「再不起床要遲到了」南優鉉捏捏他的鼻子:「麥珂說他八點就會在公司等你」
 
「那就讓他等等好了」金聖圭眼睛都不睜開。
 
「這樣不好」南優鉉坐起來晃他:「快起床!」
 
「最近怎麼越來越兇」金聖圭不滿睜眼。
 
南優鉉用力把他拽起來——之前和金明洙約了八點半,在那之前自己還要先把他送回公司,再不走就來不及了!
 
「麥珂給了你什麼好處」金聖圭把人撲回床上,低頭親親他的臉蛋:「我給你雙倍,再睡半個小時好不好?」
 
「不好!」南優鉉踢踢他:「快點起床」
 
「就不起」金聖圭閉上眼睛耍賴:「除非小公主願意親王子一下」
 
「.....」你都多大了!
 
「不然給王子親一下也行」金聖圭解開他的睡衣釦子,死不要臉抱住親親摸摸了一陣,場面特別和諧。
 
十幾分鐘後。
 
「你沒救了!」南優鉉一腳踢開他,趴在床邊撿內褲穿,臉爆紅。
 
「寶貝爽完就不管我了?」金聖圭把人光溜溜的抱緊懷裡:「你始亂終棄」
 
.....
 
「先讓我穿衣服!」南優鉉掙扎。
 
「不穿好看」金聖圭手亂摸:「乖,再給我親一下」
 
「不!」
 
「就親一下」
 
「就不!」
 
「那你親我」
 
「做夢!」
 
「.....」
 
「啊!」
 
「叫老公」
 
「你走開!」
 
.....
 
所以說七點起床什麼的,真的只是一個奢望啊。
 
而此時此刻,金明洙顯然也必須還.....沒有起床。
 
這完全是總監先生的錯!
 
早上七點金明洙醒來之後,原本想偷偷溜去洗漱,轉身卻看到了總監先生英俊的臉!簡直帥的一比那啥!不管是英挺的五官和健康的身材,都非常給力!
 
這可是我男人啊!金明洙越想越驕傲,忍不住就撲過去纏綿的舌吻了一下!
 
「又鬧」李成烈伸了個懶腰,把人拎到自己懷裡趴著。
 
「你再睡會,我今天要早起」金明洙親親他的下巴:「哥哥找了人陪我練手」
 
「這麼早?」李成烈看了眼時間。
 
「嗯,下午公司幫我安排了工作,只有早上有時間」家庭事業兩不誤什麼的,這真是非常爺們!
 
「怎麼比我還忙」李成烈揉揉他的屁屁。
 
金明洙頓時覺得很舒爽,因為他是一個敏感的硬漢!
 
李成烈被他的表情逗笑,翻身把他溫柔的放平在床上。
 
橋豆麻袋,這種前奏貌似有點不對?金明洙堅定道:「我現在馬上就要起床!」
 
李成烈俯身下去,扒掉了他非常萌的小內褲。
 
「嗯.....」怎麼能隨便亂親呢,小小洙什麼的。
 
「還要馬上起床嗎?」進行到一半的時候,李成烈湊在他耳邊調笑。
 
金明洙把臉埋在他肩頭,非常滾燙!
 
「自己動好不好?」李成烈在他單薄的脊背輕撫。
 
騎乘什麼的太奔放了啊!金明洙很想咆哮!
 
總監先生右手不輕不重的刺激小小洙,像安慰更像是折磨,,卻就是不肯讓他真的舒服。
 
我男人真是惡趣味!
 
金明洙覺得特別委屈,笨兮兮的跨坐在他身上。
 
「真乖」李成烈捏捏他的下巴。
 
那當然啦!我這麼寵著你!金明洙覺得自己真是偉大。
 
接下來那必須就是激烈的啪啪啪啪啪啪!
 
所以其實當南優鉉終於擺脫金聖圭,把自己反鎖在廁所刷牙並且萬分擔心會遲到時,金明洙其實還在舒爽的哼哼唧唧,小腰扭得非常銷魂。
 
這就叫一山更有一山高。
 
八點十五。
 
金明洙腿腳發軟,被李成烈抱去廁所洗漱。
 
南優鉉把金聖圭丟到公司,一邊開車一邊打電話:「明洙」
 
「嗯」金明洙嗓音沙啞。
 
「路上堵車,我可能會遲到五分鐘左右」南優鉉問:「你到了沒?
 
完全沒有啊!金明洙叼著牙刷很悲催:「我這邊.....路斷了,可能會遲到半個小時,你先吃點早餐吧,真的對不起」
 
「沒關係」南優鉉反而鬆了口氣:「那我先去早餐店,你別著急慢慢開」
 
「謝謝」金明洙掛掉電話,憤憤拍了他男人一下。
 
「我開車送你去?」李成烈從身後抱住他。
 
那必須不要!
 
你今天早上實在太過分了!
 
我要剝奪你送我的福利!
 
金明洙非常有原則。
 
雖然這個早晨充滿了波折,但兩人最終也成功相會在了目的地,特別不容易。
 
由於金明洙一直堅信自己這麼帥,羅力一定會趁機瘋狂佔便宜,所以為了讓他安心,韓威索性把地點選在了自己的一家賭場。
 
「這個給你」進場之前,金明洙遞給南優鉉一個精緻的面具。
 
雖說是自己的地盤,但畢竟還是有外人在,總要遮掩一下。
 
「酥酥」羅力敲開休息室的門:「可以下去了」
 
「走吧」金明洙拉著南優鉉站起來。
 
「面具很漂亮」羅力跟著他往下走:「義大利買的?」
 
金明洙非常霸氣的沒有理他。
 
「你更適合戴嘎嘎小鴨子」羅力實在很擅長惹他炸毛。
 
「.....」嘎你妹!金明洙憤怒的踹了他一下!神經病!
 
場子很空,幾個男人正在沙發上喝茶。
 
「別看其貌不揚,都是高手」羅力暫時收起調笑,在兩人耳邊低聲囑咐。
 
見他們走了進來,幾個男人嘩嘩站起來,自覺站在桌邊。
 
「去試試看」羅力示意南優鉉。
 
「賭什麼?」南優鉉站在桌邊問。
 
「你選」開口的是個光頭男人——雖然南優鉉和金明洙戴了面具,也大致能看出來年歲不大,所以對方難免有些狂傲。
 
金明洙哼唧,這種語調真是非常討厭!
 
羅力站在他身邊,嘴角一揚沒說話。
 
由於只是練手,所以也沒有太大壓力。撲克牌和其餘所有賭具都是韓威提供,荷官也是信得過的人,也就保證了在公平上絕度沒有問題。
 
但即便是這樣,南優鉉還是連輸了三把。
 
「怎麼回事?」金明洙皺眉小聲問。
 
羅力笑笑,示意他繼續看。
 
第四把,南優鉉用右手按住自己的三張牌,挪到桌邊作勢要掀開看,眼睛卻飛速往對手邊瞟了一下。
 
「有沒有看出問題?」羅力低聲問金明洙。
 
「.....你看出來了?」金明洙反問他,說得​​好像自己多聰明一樣!
 
「我看沒看出來不重要,不過他大概已經看出來了」羅力饒有趣味看著賭桌。
 
果然,南優鉉丟掉手中的撲克,上前一把握住了對方的胳膊。
 
「幹什麼?」對方的人立刻圍上來,雖然這場賭局和金錢無關,但好歹都是混久了的人,自然早已挑釁成了習慣。
 
南優鉉眼神很冷,手也收的越緊:「你使詐」
 
「說哥哥使詐,有證據嗎?」對方哄笑,擼起袖子起哄著讓他檢查。
 
南優鉉雙手一錯,迅雷不及掩耳嘩啦一聲,撕開了對方的襯衫領口,釦子崩落一地。
 
金明洙倒吸一口涼氣,撕裂衣服什麼的這一幕真是好重口!
 
南優鉉從他襯衫裡拿出一張撲克,摔在了牌桌上。
 
「有兩下子」對方咧嘴一樂,這下倒不氣了:「我就說,韓哥怎麼找了兩個毛頭小子來」
 
「繼續吧」南優鉉坐回原位,示意荷官發牌。
 
語調波瀾不驚什麼的真是太酷了!金明洙在心裡讚歎,這個可以學一學!
 
「有沒有看出那張牌是怎麼到他腰裡的?」羅力側頭低聲問他。
 
其實並沒有看出來但是必須不能說,金明洙非常霸氣的冷笑了一下:「當然」一定要有底氣,我可是黑社會!
 
「可惜我沒有,不如小聲說給我聽一下?」羅力往他跟前靠近了一下。
 
金明洙心裡頓時滾滾跑過一大群草泥馬,怎麼會有這麼討厭的人呢!
 
於是他選擇性無視掉了刀疤蘿莉,把他當做一團虛無的空氣!
 
「難道是穿牆術?」羅力嘖嘖:「罪過,子不語怪力亂神」
 
.....
 
金明洙狠狠踩了他一下。
 
真是非常舒爽!
 
雖然已經很久沒有上過賭桌,但是南優鉉卻一點都沒有生疏,幾乎穩贏不輸。
 
「休息一下吧」一個多小時後,羅力站起來:「我讓人幫大家準備一些茶點」
 
茶點什麼的我戴著面具要怎麼吃!金明洙聞言特別不高興,有的看沒得吃這個變態一定是故意的!簡直可惡透頂。
 
南優鉉丟下撲克,揉揉太陽穴往過走。
 
金明洙遞給南優鉉一杯飲料,還體貼插上了吸管。
 
「狀態不如以前好」南優鉉和他一起坐在角落裡:「頭有點暈」
 
「已經很厲害啦」金明洙小聲問:「你是怎麼看出他有問題的?」好奇的抓心撓肝。
 
「其實就是最古老的換牌,不過手很快所以很難被發現」南優鉉道:「他手心永遠藏著一張牌,在假意翻牌的瞬間就能和自己的牌對換。剛剛我扔下撲克的時候,他已經用食指把撲克彈進了袖子,所以檯面上乾乾淨淨,也不怕我檢查」
 
「那怎麼會到腰裡?」金明洙還是沒想明白。
 
「藏在袖子裡很容易被發現,所以他才故意做出挑釁的神情,好像很不屑的伸了個懶腰」南優鉉道:「其實不是要鄙視我,只是想讓那張撲克通過袖子,滑進衣服裡而已」
 
金明洙恍然,原來是這麼回事。
 
「不過沒關係,對方也沒惡意,估計是故意想試試我」南優鉉道:「現在應該沒人會作弊了,你不用緊張」
 
金明洙聞言淡淡不滿,我當然不會緊張啊!我這麼牛逼,而且還很硬漢!
 
「要不要去隔壁休息室吃一些茶點?」羅力走過來問。
 
「不用了,謝謝」南優鉉搖搖頭。
 
橋豆麻袋,你不要我要啊早餐本來就沒吃現在特別餓我早上可是劇烈運動過的人!金明洙聞言捉急,怎麼能不問別人意見就做出否定回答這真是好沒道理!
 
「酥酥吃不吃?」幸好羅力又多問了一句。
 
「.....」沉默就是默認的意思!
 
「那我們兩個一起去」南優鉉腦袋很聰明,見羅力的表情和金明洙的反應,就知道兩人大概有點問題,於是主動開口拯救他出苦海。
 
非常貼心。
 
「悶死我了」隔壁休息室裡,金明洙呼呼拿下面具。
 
南優鉉抽出紙巾幫他擦擦汗:「我怎麼不熱?」
 
「.....」金明洙嚴肅握住他的手:「我真的一點都不緊張」你一定不要亂想!
 
南優鉉被逗笑,用牙籤扎了一塊哈密瓜餵給他:「沒想到你也會上賭桌」
 
這件事難道不是很正常?我這麼爺們!!金明洙一邊吃甜點一邊“漫不經心”問:「金聖圭是不是要出新專輯了?」雖然在這種情況下還要八卦的確是有點那個啥,但這種事情也沒有辦法控制!
 
「嗯」南優鉉繼續吃東西:「粉絲都很喜歡聽他唱歌,好多人都留言想要專輯」
 
我根本就不嫉妒啊!金明洙憤憤咬了一口西瓜:「就沒有人批評?」一定有!
 
南優鉉點頭:「當然會有,不過佔比很少,大多數罵完也就走了,不過有一個叫我是禿頭小妖孽的特別煩,老是來」
 
「咳咳!」金明洙不小心噴了出來!不要突然提起我的馬甲這真是好驚悚!
 
「你也被他罵過?」見他這麼大反應,南優鉉幫他拿掉臉上的西瓜子:「是不是很變態!」
 
.....
 
那當然完全不變態!金明洙在心裡咆哮,然後忍辱負重的哼唧了一下,一定不能暴露。
 
「也不曉得在現實生活裡是個多無聊的人」南優鉉挑哈密瓜吃:「竟然天天掛在網上等著罵人」
 
金明洙耳朵發燙,拼命吃三明治製造出“我沒有辦法回答你是因為我在吃飯,所以完全不是因為心虛才不接話”的假象!
 
「場子裡那些人很厲害,你要小心」南優鉉叮囑他。
 
「唔,嗯」金明洙嘴裡塞得滿噹噹點頭,看上去真是特別蠢!
 
二十分鐘後,兩人回到賭桌前。羅力在隔壁看著滿桌子食物殘渣感慨,真是好能吃,怪不得阿威要拼了命賺錢。
 
有了南優鉉之前的表現,這次換成金明洙,對方也不敢輕敵。可以說幾乎是投入全部精力。
 
但即便是這樣,金明洙還是贏了一把又一把,不僅速度飛快,還坐在椅子上悠悠晃腿。
 
.....
 
於是對面的大哥就覺得很受打擊。
 
「不至於吧?」羅力失笑:「好歹也是老子費盡心機找來的高手,被你們兩個小鬼打成這樣」
 
「酥酥比我厲害」南優鉉坐在他身邊:「我是死練出來的,他卻是天生的」
 
世間有許多事情,有天分和沒天分做起來就是會差很多,這一點就算不想承認也沒辦法,事實擺在眼前。
 
「大概伯母當年懷他的時候,伯父手氣正旺」羅力摸摸下巴,現在這副樣子,倒是有幾分像韓威的弟弟。
 
賭桌上的時間過得很快,轉眼就到了下午。
 
「今天就到這裡吧」金明洙活動了一下手指,覺得有點累。
 
「我送你們回家?」羅力主動申請。
 
「我們為什麼要你送?」金明洙用看神經病的眼神看了一下他,順手拉起南優鉉:「你離我們遠一點!」真是好霸氣。
 
「你和他關係不好呀?」坐進車裡後,南優鉉好奇問。
 
「他是一個特別變態的色狼!」金明洙嚴肅道:「最喜歡到處調戲人!」
 
「真的?」南優鉉意外:「可我之前在場子裡混的時候也聽過羅哥,大家都說他不錯,今天對我也很好」
 
「那是因為他還沒有看上你」金明洙非常肯定:「等他看上你之後,一定會找機會摸你屁股!」
 
南優鉉震驚:「你怎麼會知道?」
 
.....
 
因為我被他摸過啊!這真是非常讓人生氣!
金明洙狠狠握了一下方向盤。
 
「他看上你了?」南優鉉看出端倪,小心翼翼問。
 
「嗯!」金明洙很肯定。
 
「那韓哥知道這件事嗎?」南優鉉又問。
 
我哥他不相信我!不相信親生弟弟什麼的,金明洙覺得很悲憤。
 
「不過有韓哥在,他不會把你怎麼樣的」南優鉉見他不說,也就沒有再追問。
 
「優鉉」金聖圭打電話過來:「跑哪去了,一整天都沒有見你」
 
「到學校拿了點東西,順便在周圍溜達了一陣」南優鉉問:「你工作結束了?」
 
「還有半個小時就能完,等你回來我們一起去吃私房香辣蟹」金聖圭道:「這家很有名,找熟人才插隊弄到座位,你愛吃辣一定會喜歡」
 
香辣蟹?
 
在旁邊豎耳朵偷聽的金明洙準確無誤捕捉到了這三個字。
 
香香辣辣一聽就很美味,嫩嫩的蟹肉加上鮮美的醬汁,真是口水直下三千尺!鍋底如果有襯青筍和土豆條那就更讚了,配一杯酸梅湯簡直不能再棒!
 
「你為什麼在嚥口水?」掛斷電話後,南優鉉很納悶的看他。
 
.....
 
「嗓子疼」金明洙咳嗽了兩下:「最近太乾燥,一直不舒服,前段時間剛看過醫生」天衣無縫逼真極了!
 
「也是,早上打電話的時候,就聽你喉嚨很沙啞」南優鉉係好安全帶:「那你要吃清淡,我就不帶香辣蟹給你了」
 
橋豆麻袋!金明洙瞬間扭頭看他,眼底充滿爍爍光芒!
 
「晚上聖圭哥​​要帶我去吃香辣蟹」南優鉉解釋:「本來想帶一份給你做宵夜,不過既然嗓子疼那就算啦,等你養好再說」
 
「.....」金明洙特別特別想哭。雖然總監先生以後也能帶自己去吃,但站在吃貨的立場上,今天這頓失去了那就永遠失去了,算起來一輩子都要少吃一頓香辣蟹!
 
簡直悲慘的一比那啥。
 
沒錯,吃貨的思維就是這麼奇葩!
 
「不然我開車?」見他坐著不動,南優鉉主動申請。
 
金明洙乖乖和他換位置。
 
因為剛剛才經歷過這麼大的衝擊,是不應該開車。
 
情緒波動太激烈什麼的,有安全隱患!
 
真是好懂事。
 
待續.....
 
4CE1AD097883FAEB131D5D694EB428E4  
創作者介紹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
找更多相關文章與討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