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只賭黑傑克?」金明洙問。
 
「不止」韓威搖頭。
 
「可是我只會黑傑克」金明洙淡淡囧了一下,這種東西又不能發散!
 
「我知道​​」韓威擰開一罐果汁遞給他:「其餘我會找別人」
 
「那現在找到了嗎?」金明洙很關心。
 
「人肯定是有,但都沒你放心」韓威道:「不過也沒有別的辦法,只能走一步算一步」
 
金明洙點了點頭,心裡擰起一個結,有點懊惱自己不能幫到哥哥更多。
 
「別瞎想了」韓威拍拍他的肩膀:「我說過輸了也沒關係,去做飯吧」
 
話是這麼說沒錯,但總歸還是會擔心啊!金明洙在廚房心不在焉切菜煮飯,不僅淘了五遍米,還差點削到手!甚至連做菜技術都大失水準,鹽加了一勺又一勺,把哥哥鹹的一比那啥!
 
「你是故意的吧」韓威一邊喝水一邊哭笑不得。
 
那當然不是!我明明就是因為擔心你所以才會憂心忡忡!金明洙默默嘆氣,他哥真是一點都不善解人意。
 
吃過飯後,金明洙強制命令韓威上床休息,直到看他睡著,才輕手輕腳出門去公司。
 
我真是一個特別忙碌的男人!
 
金明洙一邊開車一邊感慨!不僅要照顧英俊的總監先生,體貼霸氣的哥哥,還要賺錢養家,更要去公司撫慰愛妃!
 
為了生活而四處奔波什麼的,簡直太感人了!
 
必須點一下贊!
 
「那麼接下來的音樂時間,讓我們來聆聽一小段歌曲,也是金聖圭的新歌預告,名叫——」還沒等電台DJ說完,金明洙就凶狠的換了一個頻道。
 
不高興極了!
 
寧可聽不孕不育的小廣告!
 
為什麼會有人這麼討厭,做了矽膠假腹肌不說,竟然還好意思去唱歌!
 
金明洙使勁握住方向盤!
 
簡直不可理喻!
 
娛樂公司裡,李成鍾正在辦公室聽歌,順便吃奶油巧克力爆米花——和吃貨在一起久了,總有些習性會被傳染!
 
「愛妃!」金明洙突然氣勢洶洶拉開門。
 
「怎麼了」李成鍾被嚇了一跳:「被人搶了?」
 
「你真的覺得我沒必要涉足一下樂壇?」金明洙殷殷握住他的手,眼底充滿渴望的赤誠!
 
「你.....為什麼突然出現這個念頭」李成鍾糾結嚥下嘴裡的東西。
 
因為那個可惡的腹肌男已經出了新的單曲但是我還什麼都沒有被比過去這件事簡直不爽極了我也想唱歌!金明洙在心裡瘋狂咆哮,然後繼續用委屈中帶著希望的眼神看他!
 
李成鍾心都要化了,這小表情真是讓人受不了。
 
「真的不能唱嗎?」金明洙抓住他的手不放。
 
這個真不能。李成鍾熱淚盈眶,堅定搖頭。
 
金明洙臉上瞬間寫滿了“我不高興”“我很失望”“你怎麼能這麼對我”之類的控訴!
 
「我們現在已經很完美了,為什麼還要去唱歌」李成鍾把奶茶遞給他:「唱歌這種事只有金聖圭才會去幹,因為他不夠紅!」真是特別沒下限。
 
「.....」話是這麼說,不過金明洙還是淡淡想唱!拿著麥克風站在舞台上很爽啊!而且還很霸氣!
 
「唱到高音的時候,說不定連脖子上的青筋都會暴起來,這有什麼好值得期待」李成鍾苦口婆心:「金聖圭又不紅,跑去做這種事情也就算了,你怎麼能也跟著去呢,自降身價的事情我們一定不能做,因為我們比他高端!」
 
好像也是這個道理!
 
金明洙沉默。
 
「好了別想唱歌了,我們來說一下工作!」李成鍾成功轉移話題:「下一場秀是你和金聖圭一起,完之後還有一場小型派對,估計會有許多媒體追問你張導演的事情,記得千萬不要透露任何情況」
 
「嗯」金明洙乖乖點頭:「還有沒有什麼別的要注意?」
 
「沒有,現在我們繼續討論你談戀愛的事情」李成鍾表情很嚴肅。
 
金明洙一口奶茶噴出來,跨度怎麼這麼大,這種毫無預兆的轉移主題,真是非常讓人受不了!
 
「快點說」李成鍾對這件事很執著,而且有一點淡淡的兇!
 
金明洙嘆氣:「要是放在古代,你這可是要被砍頭的」居然敢衝著皇上吼,活不耐煩了嗎!
 
「就算活剮我也要問清楚!」李成鍾突然咆哮!金明洙被嚇得一哆嗦:「愛妃你好嬌蠻」
 
「我要被你急死了」李成鍾火急火燎,雙手捧住他的臉:「也不是不讓你談戀愛,但最起碼告訴我是誰啊!」
 
「那你聽完一定要冷靜」金明洙臉被他捏變形。
 
「果然是!」李成鍾痛心疾首:「你居然真的談戀愛了!」
 
「人非草木,孰能無情」金明洙很嚴肅。
 
李成鍾捂著胸口:「說吧,我準備好了」
 
「你有沒有心臟疾病史?」金明洙關切萬分。
 
「沒有」李成鍾有氣無力。
 
「那高血壓呢?氣喘或者羊癲瘋最好也不要有,要不然突然發作起來會很嚇人」金明洙還在嘮叨。
 
「快點說!」李成鍾掐住他的臉。
 
「喏,這可是你要問的」金明洙清了清嗓子,然後快速道:「蕭咪咪」
 
「誰?!!!!」李成鍾頓時五雷轟頂,五!雷!轟!頂!
 
找誰不好,居然找了個色情女明星?
 
回想起她在《千層洶湧萬層浪》裡的風騷演出和F-CUP的胸圍,李成鍾嘴唇發麻四肢無力,白眼一翻暈了過去。
 
簡直慘烈到不忍直視!
 
「愛妃!」金明洙一把抱住他:「你你你不要嚇我,快醒一醒!」不要真的暈過去啊,簡直嚇死個人!
 
「你.....你怎麼會和她.....在.....在一起.....」李成鍾說話斷斷續續,非常有武俠片裡將死之人的風采!
 
「我沒有和她在一起啊!」金明洙表情很嚴肅。
 
什麼?李成鍾腦袋裡有一根弦被擰住了,什麼叫“沒有在一起”?
 
「我就是無意中想起她的新電影,所以不自覺說一下」金明洙表情很無辜:「你怎麼就暈過去了,成熟一點啊!要學會淡定!」
 
「我倒是想淡定,也經不住你這麼空降人公雷!」李成鍾從他懷裡坐直,一頭虛汗道:「真的不是她?」
 
「那當然不是!」金明洙比劃:「胸那麼大,如果她半夜翻身壓住我,我一定會窒息!」
 
「不是就好」李成鍾抽出紙巾擦汗:「不要再提別人了,繼續說你的女朋友」
 
「我們還是換個話題的好」金明洙誠懇建議。
 
「做夢!」李成鍾一怒:「快點說!」
 
「朕真是把你寵壞了」金明洙扶額嘆氣,然後道:「金聖圭」
 
「好端端的怎麼又提起他.....啊!」李成鍾腦海中猛然閃過一種可能性,於是瞬間瞪大眼睛:「你你你你.....」連手都在哆嗦!
 
「我怎麼了?」金明洙無辜和他對視。
 
「你說金聖圭?」李成鍾再次天崩地裂天旋地轉,網上那些流言都是真的?!陽剛硬漢和妖孽美人之類啊啊啊啊啊慘叫五分鐘!
 
「你要不要再暈一次?」金明洙沖他張開雙臂。
 
李成鍾一頭扎了進去:「你讓我冷靜一下」
 
愛妃真是可憐。
 
金明洙揉揉他的腦袋:「好吧我不逗你了,我沒有和金聖圭在一起」
 
納尼?
 
李成鍾茫然無措抬頭。
 
「騙你的」金明洙和他深情對視,如果在後面加一句”“你這個狐媚的小妖精,真是不經嚇”之類,那就是狗血劇經典場景!
 
「金明洙!」李成鍾悲憤咆哮,把他掀翻在沙發上騎了上去!
 
金明洙被他壓得幾乎吐血:「愛妃你冷靜一點」
 
「我遲早要被你氣死啊!」李成鍾拎著他的衣領拼命搖晃。
 
「我快要吐了」金明洙表情很苦逼。
 
李成鍾把他丟在一邊,自己坐去椅子上生悶氣。
 
真是非常心力交瘁。
 
「真的生氣啦?」金明洙拖著椅子坐在他身邊。
 
「沒有」李成鍾瓮聲瓮氣。
 
「好吧我錯了」金明洙積極認錯:「我買鋼鐵俠最新款的頭盔給你,綠燈俠的T恤也沒問題,甚至你想要燈也可以!」
 
李成鍾還是黑著臉。
 
「愛妃!」金明洙厚著臉皮抱住他:「你看你這麼帥,就不要生氣啦!」
 
「好了好了,我要工作了」李成鍾撥開他,彎腰打開電腦。
 
「那我老實告訴你,這樣總行了吧」金明洙很有誠意。
 
李成鍾沒有理他,不過耳朵淡淡的豎了起來。
 
「李成烈」金明洙這次很老實。
 
「還在編!!!!!」李成鍾悲憤怒吼,拍桌站起來就往外走。
 
怎麼能是編呢我沒編啊這是真的我男人就叫李成烈!金明洙雙手扯住他:「我沒騙你啊!」
 
「虧你還記得這麼一個名字!」李成鍾還在怒。
 
「是真的」金明洙舉起右手:「我以食量之名起誓,再加上烤鴨和佛跳牆!」
 
.....
 
李成鍾腦袋裡轟隆響了一下!
 
如果一個吃貨願意用食量來發誓。
 
那麼就說明.....
 
臥槽!
 
是真的!
 
世界!
 
瞬間就!
 
陷入了沉寂!
 
十分鐘後。
 
「你要不要喝杯水?」金明洙遞給他一杯菊花茶,因為菊花茶什麼的能清火!愛妃現在一定特別需要清火!
 
「把杯子放回去!」李成鍾擺出真·經紀人的威嚴:「然後坐在我身邊,老老實實回答問題!」
 
這是審判大會要開始了嗎?
 
金明洙在心裡嘆氣。
 
愛妃嚴肅起來真是一點都不可愛。
 
將來一定嫁不出去!
 
「說,什麼時候搞到一起的?」李成鍾很嚴厲。
 
怎麼能說“搞到一起”這​​麼沒氣質的詞呢!金明洙用眼神淡淡的抗議了一下,然後老實道:「已經很久了」
 
「很久?!」李成鍾聞言幾乎吐血:「所以說你剛給仁瑞拍完宣傳照,就和李成烈交往了?!」
 
對呀!金明洙老實點頭:「我們一見鍾情!」雖然有點誇張但美好的愛情就應該這樣!
 
「這麼重要的事情怎麼不早點告訴我!」李成鍾咆哮。
 
「你也沒早點問」金明洙嘟囔。
 
「這事都有誰知道?」李成鍾非常嘮叨。
 
「就我的家人」金明洙自動忽略張東雨,反正他也不重要!
 
「那還好」李成鍾鬆了口氣。
 
「愛妃,你不會生氣的,對吧?」金明洙滿眼真誠。
 
「我會!!!!!!」李成鍾吼得氣壯山河。談戀愛也就算了居然還是和男人談戀愛這種事情說出來簡直嚇死人!
 
金明洙苦口婆心:「愛妃你不要老是喊來喊去,這樣會顯得很粗俗!」不然以後嫁不出去還要我來養,吃的不少還挑嘴,拖油瓶的一比那啥,真是費腦筋。
 
「有沒有上過床?」李成鍾非常直白。
 
金明洙立刻就不好意思了,那必須上過啊而且還上過很多次我男人真是特別威猛我也特別舒爽但這種事情又不能拿來隨便炫耀而且就算說了你也不一定能懂因為你是處男這真是好捉急:「我們根本就還沒有上床!」虛偽極了!
 
「上過幾次?」臉都紅了還沒上過!李成鍾繼續怒吼——反正辦公室的隔音效果很好。
 
「十來次吧.....啊呸呸其實並沒有!」金明洙嚴肅臉。
 
怎麼能一不小心就說出來了呢真是蠢極了!
 
「拍照了沒?」李成鍾持續燃燒。
 
金明洙想了一下,然後搖頭:「沒有」這個真沒有!
 
「有沒有可能分手?」李成鍾臉上寫滿勸分的神聖光輝!
 
那必不可能有啊!金明洙大怒:「你怎麼這麼壞!」居然拆散別人恩愛夫夫,這種喪心病狂的舉措一般人根本就做不出來!真是陰險邪惡又毒辣:「愛妃你太讓我失望了」
 
「你才讓我失望!」李成鍾用沙發靠墊摀住頭,幾乎已經可以預料以後金明洙出櫃時的驚天動地!
 
光是想想,就覺得頭快要爆炸了要爆炸了爆炸了炸了!
 
「其實也沒什麼大不了的」金明洙往他跟前坐了坐:「談戀愛很正常啊,而且我是真的喜歡他」
 
「談戀愛是很正常沒錯,但你說你喜歡誰不好!」李成鍾還是很糾結,怎麼就看上一個.....男人了呢!
 
「這種事情又沒有辦法控制」金明洙也很無辜,更何況總監先生長得那麼英俊,根本就hold不住!
 
「真的不能分手嗎?」李成鍾還是不甘心。
 
金明洙毅然決然道:「要是你不讓我們在一起,那我就只好去出家」情比金堅什麼的真是非常感人!
 
李成鍾萬念俱灰撲倒在沙發上,我這到底是造了什麼孽.....
 
「愛妃」金明洙無尾熊一樣趴在他背上:「你一定要祝福我!」
 
李成鍾有氣無力的呻吟了一下,像這種逆天的神展開,自​​己一定要用整整一周的時間來消化——還不一定能消化成功!
 
早知如此,當初自己死都不會去幫他搶那個仁瑞的廣告!
 
什麼叫一步錯步步錯!
 
什麼叫早日今日何必當初!
 
說的就是這種情況!
 
「你將來也一定會有一段好姻緣!」金明洙覺得不能只顧自己幸福,必須要博愛,於是深情拉住愛妃的手:「要相信人間處處有真愛」
 
「你還是讓我冷靜一下吧」李成鍾扯過外套蒙住頭。
 
我一點都不想要什麼好姻緣!
 
而在醫院裡,張東雨正在餵李浩沅吃下午的加餐。
 
賢惠極了!
 
「什麼東西?」李浩沅嚼了嚼,覺得味道很陌生。
 
「黑魚綠豆湯」張東雨幫他擦擦嘴:「多吃一點對眼睛好」
 
「你燉的?」李浩沅問。
 
當然是我燉的,這種偏方又沒有飯店在出售!張導演傲嬌道:「醫院食堂隨便買的,一大盆還送三碗白飯」
 
「騙人」李浩沅道:「根本就不是醫院的勺子,你專門給我燉的?」
 
.....
 
「你想多了,我就是單純回家拿了一個勺子而已!」張東雨很冷靜。
 
李浩沅對著他笑,簡直溫柔的一比那啥!
 
「不要露出這種表情啊!」張東雨惱羞成怒,這種感覺簡直爛透了!
 
「很好喝」李浩沅摸索拉過他的手:「謝謝」
 
雖然內心還是很想咆哮,但見他連牽手都要試探找半天,滾燙柔軟的張導演就又被戳中了!於是他用另一隻手摸了摸李浩沅的臉:「傷口還疼不疼?」
 
「已經沒事了」李浩沅道:「我復原能力很好的,別擔心」
 
我!
 
根本!
 
就!
 
不擔心!
 
你!
 
張導演一邊在心裡冷豔的吟詩,一邊隔著紗布摸了摸他的縫針。
 
心都要!
 
碎了!
 
那些可惡的!
 
歹徒!
 
必須受到!
 
法律!
 
嚴懲!
 
「去旁邊床上休息一會兒吧」李浩沅有些心疼他:「最近都沒見你怎麼睡覺」
 
張東雨睡覺很淺,再加上李浩沅又在受傷,神經就越發敏感!基本上李浩沅有任何小動靜他都能醒來,連拿個水杯也不例外,再加上護士查房,一晚上林林總總加起來他能醒三四次,根本睡不好。
 
「我沒事」張東雨有些淡淡的黑眼圈。這要是放在平時,他一定會歇斯底里用各種粉底遮蓋,一定不會以這副憔悴的蠢樣示人!但現在是特殊時期,所以也懶得管。
 
「就算你不心疼自己,我還心疼我老婆」李浩沅說了一句非常狗血的台詞。
 
但即便是這樣,張導演還是有些臉發燙。
 
這種!
 
感覺!
 
真是!
 
爛透了!
 
「不然就靠在我身邊睡」李浩沅挪著讓出一塊位置:「我陪著你,這時間也不會有人來打擾」
 
張東雨猶豫了一下,還是很配合的.....上床了!
因為真的很累!
 
「睡吧」李浩沅用食指刮刮他的鼻子。
 
「有事叫我」張東雨道。
 
「嗯」李浩沅握住他的手:「好好休息」
 
午後的陽光雖然刺目,但被厚重窗簾阻隔後,也變得減弱許多,光線暗淡,很適合睡午覺。
 
三分鐘後,張東雨的呼吸已經變得綿長起來,捏住李浩沅的手也漸漸鬆開。
 
真的累壞了啊.....李浩沅心疼,把他的手握到更緊。
 
每天要為自己忙東忙西,做飯洗澡洗貼身衣服,忙的幾乎要團團轉。
 
要不是這次受傷,李浩沅大概要過很久才會發現,原來在每天早上,張東雨都會輕輕吻一下他的臉頰,然後才會傲嬌咆哮“快點起床,再不起來老子就和你離婚”之類的句子!
 
雖然視力還是很模糊,不過心裡卻開始慢慢不再焦躁。
 
現在這種日子其實真不錯。不用再操心公司,不用再四處應酬,每天吃清淡可口的飯菜,偶爾還可以被醫生批准,出去曬曬太陽。
 
更重要的是,有他一直在身邊。
 
簡直比度假還要悠閒。
 
等到張東雨一覺睡醒,太陽已經完全落了下去,只有床頭小燈發出暖暖光線。
 
「怎麼已經這麼晚了」張東雨坐起來。
 
「不算晚,七點多」李浩沅道:「難得見你睡那麼香」
 
所以根本就不捨得叫醒!
 
「完蛋,我還約了人」張東雨四下找手機。
 
「我知道​​,金聖圭和金明洙」李浩沅道:「我已經給李成烈發簡訊,讓他幫你取消掉了」
 
「你?發簡訊?」張東雨聞言受驚,在他面前揮揮手:「能看見?」
 
李浩沅老實道:「看得很勉強,但是把手機貼到眼睛跟前還是勉強能發出去」
 
張導演一聽就怒了:「誰讓你這麼費眼睛的!手機螢幕有輻射你不知道!」
 
簡直讓人!
 
非常沒有辦法!
 
對他!
 
溫柔!
 
忍不住就想!
 
咆哮!
 
與此同時想要一起咆哮的,還有捉急無比的金明洙!
 
因為他原本是計劃去醫院探望李浩沅,再順便跟張東雨八卦一下淫賤開發商刀疤蘿莉,但沒料到還沒出公司就接到了總監先生的電話,一是通知他張東雨太累了所以下午在休息,約定取消;二是讓他轉告金聖圭約定已經取消這件事!
 
雖然分開聽沒什麼但一旦兩件事連在一起就果斷太恐怖了好嗎!
 
因為這就說明自己和金聖圭會在同一時間去醫院!
 
英俊的總監先生怎麼可能會不吃醋!說不定已經快變成泡菜了啊!
 
「我真的沒有和金聖圭約好一起去!」金明洙很悲憤,金聖圭怎麼這麼壞!不僅做虛偽的假腹肌,還破壞別人夫夫關係!
 
棉花糖趴在一邊,豎著尾巴看熱鬧。
 
「有也沒關係」李成烈摸摸他的腦袋:「我不介意」
 
雖然你不介意是好事但這個真沒有啊!金明洙簡直委屈的一比那啥!事實上自從上次兩人因為金聖圭而莫名其妙分手幾個月之後,這個名字就成了兩人之間的伏地魔,連提都不能提!
 
好端端的突然就被扣上“和腹肌男一起去醫院”這個帽子,真是特別特別委屈!
 
待續.....
 
2016-08-12-21-15-15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育珊 的頭像
育珊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