做SPA這種事情實在是很無聊,所以這種時候就必須看一下亂世情纏!
 
金明洙趴在床上,興致勃勃拿出了手機。
 
作者果然更新的特別給力,簡直就是粗又長!
 
亂世情纏什麼的,你們以為重點是情纏?
 
錯!其實是亂世!
 
這真是非常出人意料!
 
在金明酥和李承烈冰釋前嫌後,兩人就重新過上了幸福快樂的日子,天天都能進行生命的大和諧,城堡裡時不時就會傳出銀鈴般的笑聲,十分讓人羨慕.....也十分讓人嫉妒!
 
其餘追求者們紛紛恨得牙癢癢,試問如此晶瑩剔透嬌弱柔軟的美麗小人兒,誰會甘心眼睜睜看他被別人佔有?!
 
於是風雨在一夜間呼嘯而至,金明酥突然就失蹤了!就像雨滴墜落湖水,沒有留下一絲痕跡!
 
「不惜一切代價,也要被酥兒找回來!」李承烈被憤怒燃燒掉理智,身體瞬間拉長無數倍,衣服化成灰燼,顯現出刺目的金色龍鱗!
 
他變身了!
 
巨龍強烈的怨念衝上雲霄,打破了時空固有軌跡,命運輪盤逆向轉動,紫微星煞九宮移位,導致人界戰亂四起,山河動盪,生離死別,慘不忍睹!
 
「噗」金明洙一個沒忍住笑了出來,,特別沒有同情心。
 
「怎麼了?」李成鍾好奇湊過來。
 
「沒什麼」金明洙迅速恢復嚴肅臉。看三俗小說這種沒有氣質的事情,一定不可以讓別人知道!就算李成鍾也不可以!
 
「酥酥」李成烈打電話過來:「晚上要不要一起出去吃飯?」
 
「我晚上.....啊!癢癢!」金明洙被壓中穴位,於是尖叫了出來!
 
李成烈一愣:「你在幹什麼?」
 
「做SPA」金明洙回答,然後莫名其妙就產生了一種家庭主婦感!老公在外掙錢自己卻懶洋洋做護理看小說什麼的,真是特別囧又特別驚悚!
 
我完全是為了工作啊!金明洙默默替自己辯解!
 
「要不要我來接你?」李成烈問。
 
「不用了」金明洙看看時間:「大概來不及了,我和成鍾一起吃就好,可能會晚一點回來」
 
這種對話真是非常恩愛!相敬如賓舉案齊眉,幸福的一比那啥! !
 
李成烈掛掉電話,又給李浩沅打了過去。
 
「找我一起吃飯?」李總裁很不仗義:「沒空」
 
「在忙什麼?」李成烈隨口問。
 
「最近公司要開新店,事情太多」李浩沅非常嚴肅。
 
「你不要捏我的腰啊!」張東雨尖叫。
 
李成烈:.....
 
「下次再聊」李浩沅很冷靜的掛了電話。
 
「誰?」張東雨問。
 
「不用理他」李浩沅興致勃勃道:「明天我需要做什麼準備?」畢竟是第一次對外公開關係,宣布所有權什麼真是特別爽!
 
「一起去看個電影展而已,要做什麼準備」張東雨鄙視看他:「難道你還想演講?!」
 
這些!
 
浮誇的!
 
人類!
 
真是特別!
 
特別!
 
讓人無語!
 
「不如晚上一起去買新衣服?」李浩沅熱烈邀請。
 
「不去」張東雨坐在他辦公桌上:「你什麼時候下班?」
 
「現在就可以,我們馬上就能走」李浩沅相當沒節操,拋棄江山為紅顏簡直爽極了!
 
「那早點回家吧」張東雨站起來。
 
「真不想在這裡吃晚餐?」李浩沅拉住他的手:「我特意讓廚師幫你燉了蟲草」
 
「沒胃口」張東雨無精打采。
 
「怎麼了?」李浩沅問他。
 
張導演心亂如麻!
 
一想到明天要和他手牽手一起去看電影展就立刻緊張到頭暈眼花這種事情說出去真是異常丟人但是又實在沒辦法冷靜下來整個人都快窒息了!
 
張東雨指尖冰冷,就差發抖哆嗦。
 
「到底怎麼了?」李浩沅被他的臉色嚇了一跳,怎麼一點血氣都沒有。
 
「你讓我冷靜一下」張東雨把臉埋在他肩窩裡。
 
「.....緊張?」李浩沅試探的問。
 
張東雨沒有說話,卻把他抱得更緊,想要再多一點安心。
 
「別擔心」李浩沅吻吻他的髮梢:「不管發生什麼,我都會一直陪著你」
 
「你從哪裡學來的這種三流狗血言情劇台詞?」張導演抬頭看他。
 
「是真心話」李浩沅很認真。
 
張東雨和他對視幾秒,然後決絕無比閉上眼睛。
 
我!
 
一點都!
 
不感動!
 
李浩沅眼底滿是笑意,低頭吻住他的唇瓣。
 
剛吃完糖果,所以很甜很甜。
 
而在高層別墅裡,南優鉉正在和金聖圭一起看電視,廣告裡的金聖圭赤裸上身,和美女姐姐一起纏綿悱惻,家居用品廣告什麼的特別有內涵!
 
「有沒有吃醋?」金聖圭問。
 
「沒有」南優鉉搖頭。
 
「騙人」金聖圭苦口婆心:「小孩子要誠實」
 
南優鉉自顧自吃冰淇淋,懶得理他。
 
「寶貝」金聖圭親親他的耳朵。
 
「你不許吃」南優鉉秒速拒絕。
 
「我不是想吃冰淇淋」金聖圭哭笑不得。
 
「我的所有零食你都不能吃」南優鉉非常堅決:「麥珂說了,你要是在這個月長肉他就死給我看」
 
「和吃的東西沒關係」金聖圭抱緊他:「和你商量一件事」
 
「什麼?」難得聽到這麼正經的語氣,南優鉉轉頭看他。
 
「還記不記得韓威?」金聖圭問。
 
南優鉉聞言猛然一僵,手裡的冰淇淋桶差點掉到地上,幸好被金聖圭接住。
 
「別怕」金聖圭把人抱到自己懷裡。
 
「韓哥怎麼了?」南優鉉問。
 
「他打電話給我,約我們明天去咖啡廳,想要弄清楚你之前放水的事」金聖圭握住他的手:「我不會讓任何人傷害你,所以不需要擔心」
 
「我一個人去就好」南優鉉很緊張:「你沒必要捲進來」
 
「先告訴我,你當初為什麼要騙他?」金聖圭問。
 
「.....我是被人騙了」南優鉉咬咬下唇:「那伙人的水很深,我在場子裡盯了好久才看出來,他們是買通荷官一起出千,在洗牌時故意洗出他們想要的順序。確定之後,我就打算第二天告訴韓哥」
 
「然後呢?」金聖圭繼續問。
 
「為了方便我抓千,韓哥給了我許多籌碼裝賭客,所以之前幾天我都會在場子裡待到深夜。那天看出癥結在哪裡後,我也是一時大意,很早就離開了賭場,大概也是因為這個疏忽,被對方覺察到我有鬼」
 
然後在當天深夜,荷官就一個人到了南優鉉的酒店,進門後一下子就跪在了地上,哭著說是自己鬼迷心竅,讓南優鉉放過她。
 
「當時她說家裡有一個弟弟要唸書,爸爸還是癱瘓,所以很需要錢,逼不得已才會一時糊塗,求我千萬不要跟韓哥戳穿」南優鉉聲音很低,金聖圭把他抱得更緊。
 
「荷官被抓到和賭客串通,後果一定會很嚴重,這輩子基本上就都毀了」南優鉉道:「她一直磕頭一直哭,我怎麼拉都拉不住」
 
「然後你就同意了?」金聖圭問。
 
「她給我看手機裡爸爸和弟弟的照片,真的很慘」南優鉉道:「她當時發誓以後再也不會坑韓哥,也說要找機會慢慢退出賭場,出去做正經小生意。我一時心軟就答應不會揭穿,也在第二天把所有定金都退給了韓哥,跟他說我抓不出來,之後就再沒去過那家賭場」
 
「我本來以為這件事就算過去,誰知道有一天,突然冒出許多人到處找我。一問才知道原來那伙人出老千不小心失了手,在場子裡被當場抓住,為了能保住命,就吐了一堆事出來。
 
「包括你故意放走他們?」金聖圭猜測。
 
「不止,他們說我是故意串通,從中拿了好處」南優鉉道:「這種事情沾上就洗不清,況且他們有那天晚上荷官來酒店的錄像,韓哥沒有理由不相信」
 
「如果我沒猜錯,那個荷官的故事也是假的?」金聖圭在心裡嘆氣。
 
「嗯」南優鉉很挫敗:「所有事情都是編的,她在我走之後,根本就沒有任何收斂。故意放水這種事,就算有天大的理由也不會被諒解,更何況這個理由還是假的」所以根本就不敢,也不知道該怎樣去跟韓威解釋,只好一直躲躲藏藏,直到被金聖圭撿回家裡。
 
「行,我知道,沒事了」金聖圭親親他的臉蛋:「明天我們一起去」
 
「你——」
 
「我必須去」金聖圭打斷他,語氣裡沒有一絲商量餘地。
 
「你沒必要」南優鉉皺眉。
 
「誰說的」金聖圭在他脖子上蹭蹭:「我都被你看光了,就是你的人了!」
 
南優鉉:.....
 
「所以你去哪裡都要帶著我」金聖圭攔腰抱起他:「我們去洗澡」
 
明明在說很嚴肅的事情啊,為什麼會突然轉到洗澡上,而且連晚飯都還沒有吃!
 
南優鉉在他懷裡掙扎:「放我下來!」
 
「美人魚小公主要是再不回到水裡,就回變出魚尾!」金聖圭把他放在花灑下,刷拉打開籠頭:「沒有海水,要不要往浴缸裡加點鹽?」
 
南優鉉又想哭又想笑,簡直不知道該怎麼面對他!
 
「眼角下有個痣,像小芝麻」金聖圭吻吻他的眼睛。
 
「我一點都不想你去見韓哥」南優鉉很執拗。
 
金聖圭一邊嘆氣一邊扒掉他的褲子:「我都這麼拼命的來轉移話題了,為什麼你的關注點還在韓威身上?」
 
「.....」所以你轉移話題的方法就是脫光我的衣服?南優鉉站在他面前,面紅耳赤的一比那啥。
 
「這麼美好的時間,不許想別的男人!」金聖圭脫掉上衣,開始全心全意耍流氓。
 
「聖圭哥」南優鉉叫他。
 
「嗯?」金聖圭在他肩頭吮吻。
 
「謝謝你」
 
「叫聲老公聽一下」
 
「.....」
 
真是不知道該說什麼好!
 
而相對來說,金明洙顯然是所有人裡最輕鬆的一個!因為他既不用擔心會有黑道大哥找事,也暫時不需要考慮公開出櫃!事業有成家庭美滿,簡直無憂無慮的一比那啥! !
 
「我回來啦!」晚上九點,金明洙拎著大包小裹興沖沖地的回到家,開門就看到英俊的總監先生手裡拿著一根胡蘿蔔,正站在客廳中間。
 
「.....你的零食真健康」金明洙讚歎。
 
「汪!」還沒等李成烈說話,一隻薩摩耶就從臥室裡橫衝直撞跑出來,抱著金明洙的腿求撫摸。
 
「啊啊啊啊啊!」金明洙頓時歡快尖叫,丟下零食就和它抱在了一起!簡直恨不得滿地打滾!
 
這麼大的驚喜根本就受不了!窒息什麼的必須來一發!
 
「你你你真是個好人!」金明洙熱淚盈眶,用特別萌的眼神看他男人!
 
好人卡什麼的總監先生已經沒工夫再去計較,因為.....兔子丟了。
 
「還有兔子?」金明洙又驚喜了一下。
 
「Austin一起送過來的,說讓我們先試著養一個星期,如果確定能照顧好,再考慮長期留在家」李成烈頭疼:「我就去了個廁所,出來就發現兔籠子掉到地上,兔子不見了」
 
「不會被你吃了吧?」金明洙緊張無比,抱住薩摩耶的頭。
 
「不會是它,我仔細檢查過」李成烈把胡蘿蔔放在桌上:「巴掌大的小東西,膽子小又不會叫,實在不知道該怎麼找」
 
「肚子餓的話,它應該會自己跑出來」金明洙在關鍵時刻充分發揮了吃貨智慧:「你有沒有學過魯迅抓麻雀的故事?」
 
「我現在開始後悔答應你養寵物」李成烈找兔子找得精疲力盡:「反悔還來得及嗎?」
 
「我工作空閒的時候,會好好養牠們的」金明洙很捨不得,想了想又猶豫:「不過如果你真的不喜歡,那我們就送回去吧」真是特別難過但是又特別乖巧。
 
這種表情真是讓人.....沒有辦法狠心。總監先生在心裡嘆氣,然後親親他的額頭:「養著吧」
 
金明洙眼睛裡瞬間亮閃閃!
 
「工作不忙時候,我們一起照顧,如果工作太忙,就暫時交給Austin,這樣好不好?」李成烈捏捏他的鼻子。
 
那當然好啦!金明洙使勁點頭,簡直歡樂的要飛起來!
 
自己的男人真是非常英俊又非常體貼!
 
這種時候就必須特別纏綿的舌吻一下,才符合劇情的最終發展!
 
所以說抵達新家第一天的薩摩耶先生真是.....有眼福的一比那啥!
 
由於這次舌吻的時間有點長,所以等兩人終於捨得放開時,薩摩耶已經很無聊的趴在地毯上,開始專心致志玩玩具。
 
「我們給它起個名字吧」金明洙興致勃勃。
 
「明天再說」舌吻完之後該做的事情,不管從哪個角度想都不應該是逗狗。
 
「不如叫鬼鬼?」金明洙蹲在它身邊。
 
「為什麼要叫圭圭!」總監先生瞬間就怒了。
 
「那就叫韓花花!」金明洙拍板。
 
「這是什麼蠢名字!」李成烈皺眉。
 
「韓花花哪裡蠢了!」金明洙淡淡一怒,嘴裡嘟嘟囔囔。
 
「你在說什麼?」李成烈沒聽清。
 
「我什麼都沒說」金明洙嚴肅搖頭,這個必須不能說,如果讓他聽清楚的話一定又會被打屁股!
 
「名字這種事情不能著急,要慢慢想」李成烈把他抱起來,意圖什麼的必須昭然若揭!
 
「可是我想和它一起玩」金明洙戀戀不捨,拼命伸長脖子看薩摩耶。
 
「我會吃醋」李成烈把他抱進浴室。
 
「小兔子還沒找到!」金明洙提醒。
 
「肚子餓了自然會出來」李成烈關上浴室門。
 
「那你也不能把狗就這麼丟在外面,剛搬家它會認生!」金明洙強行掙脫他的雙臂跑出去,然後就發現薩摩耶先生已經主動回到了狗窩裡,正睡得一臉二缺。
 
.....
 
「這下放心了吧?」李成烈從身後抱住他。
 
「我覺得它看上去好蠢」金明洙抓心撓肝,非常想把那大半截舌頭塞回它嘴裡。
 
居然這麼沒有氣質,真是不能被原諒!
 
「玫瑰味道的」李成烈在他脖頸處蹭蹭。
 
「啊?」金明洙不解回頭。
 
「寶貝好香」李成烈語調很曖昧。
 
於是金明洙終於後知後覺的臉紅了。
 
那必須香啦因為剛做過精油SPA但是說出來似乎有點淡淡的娘所以還是閉嘴的好!
 
「一起去洗澡,好不好?」李成烈含住他的耳朵。
 
「.....嗯」金明洙腰發軟,簡直敏感的一比那啥!
 
真是特別特別誘人!
 
這種時候那就必須來一發!
 
水汽瀰漫的浴室裡,金明洙撐在牆上,被他從身後一點點侵入,眉頭有些皺。
 
「疼不疼?」李成烈問。
 
當然疼!!!!!!!!金明洙在心裡瘋狂咆哮,連眼眶都紅了,怎麼這麼大!
 
菊花殘滿地傷,肛裂這個詞聽上去就非常慘無人道!
 
「我們回床上,你會舒服一點」李成烈安撫的親親他。
 
「嗯」金明洙哽咽了一下,還是躺著好,站著什麼的根本hold不住!
 
不是每一個小0都叫做金明酥,可以隨心所欲擺出各種匪夷所思的姿勢,那樣實在太難了!
 
「不哭」回到床上後,李成烈吻掉他的眼淚,換上手指在那裡輕輕按壓。
 
「我們能睡覺嗎?」金明洙躲了一下。
 
「不想做?」李成烈親親他的額頭。
 
.....
 
其實也不是但剛才實在太疼了呀!就知道不應該輕易嘗試新姿勢!金明洙鼻頭通紅沒有說話,小眼神非常委屈!
 
李成烈打開他的雙腿,俯身埋首下去。
 
臥臥臥臥槽!金明洙瞬間瞪大眼睛,還以為他的目標是小小洙!小菊花什麼的真是特別害羞啊啊啊啊!
 
舌尖帶來的濕軟觸感如同電流,帶來陣陣酥癢空虛,金明洙眼底水霧瀰漫,十指無措穿過他的黑髮,身體也不受控制的開始顫抖。
 
「還疼嗎?」李成烈虛壓回他身上。
 
「老公.....」金明洙抱住他的脖子,嗓音有點啞。
 
「想要了?」總監先生問。
 
金明洙雙腿攀上他的腰,呼吸也急促起來。
 
真是特別容易動情!
 
李成烈愛憐的親親他,然後讓人趴在了床上,自己在床頭櫃裡拿潤滑劑。
 
旁邊的被子鼓了鼓,跑出來了一隻小白垂耳兔,跳到了金明洙的屁屁上。
 
金明洙被驚了一下,本能的僵住身體!其實說實話他已經把小兔子忘得七七八八情緒又很迷亂,所以第一反應就是矮油難道是什麼小道具?!毛乎乎的小尾巴之類真是好變態我根本就一點都不期待!金明洙表情嚴肅正義心裡神獸狂奔,暗自決定等會無論如何也不能屈服叫他主人,要有骨氣!
 
李成烈拿著潤滑劑回到床上,瞬間就被驚了一下!
 
垂耳兔蹲在金明洙屁股上,興高采烈和他對視。
 
總監先生毫不留情,拎著它的脖子丟到了地上。
 
兔子先生很不滿,用前爪揪住床單表示抗議,並且試圖再次爬上床。
 
於是李成烈把它關到了客廳籠子裡。
 
簡直殘忍無情的一比那啥!
 
「你剛才去幹嘛了?」由於金明洙實在太緊張了,並且還有一些淡淡害羞,所以並沒有注意到他男人和兔子先生之間的插曲!
 
但是總監先生顯然沒心情和他解釋,春宵苦短,讓薩摩耶和兔嘰都暫時消失吧。
 
任何狀況都不能阻擋生命的大和諧,這才是最重要的事情!
 
「嗯.....啊.....唔!」金明洙叫到一半摀住嘴。
 
「怎麼了?」李成烈一邊運動,一邊俯身親親他的鼻子。
 
「不能讓薩摩耶聽到!」金明洙很堅定,教壞小狗什麼的!
 
李成烈用力頂了一下。
 
「哈啊.....」金明洙猝不及防,聲音特別軟!
 
「寶貝叫大聲一點」李成烈抱著他加快速度:「要不然我就把狗狗送回去」
 
金明洙頓時無語凝咽,怎麼能這樣呢!自己英俊的男人真是特別卑鄙!
 
兔子先生對臥室裡的聲音非常好奇,於是使勁在籠子裡橫衝直撞,終於成功掉到了地上摔開門,一路歡快無比跑去門口,進行了全景圍觀。
 
但是真的.....很無聊啊!
 
三分鐘後,垂​​耳兔噠噠跑回狗窩裡,蹭進了薩摩耶肚皮下面。
 
暖洋洋又軟綿綿,實在比兔窩舒服太多。
 
夜沉沉風輕輕,一切都非常美好。
 
第二天早上,總監先生和金明洙意料之中賴床,連手機在震都沒有覺察到。
 
怎麼能不接電話呢!李浩沅掛斷線,覺得非常不滿!
 
炫耀未遂什麼的。
 
而與此同時,張東雨正在浴室裡瘋狂的梳妝打扮,拼命想把黑眼圈遮住!
 
「現在這樣已經很好了」李浩沅從身後抱住他。
 
「你一定不能緊張!」張東雨轉頭冷艷看他:「要是搞砸的話,我就和你離婚!」
 
「我真的不緊張」李浩沅哭笑不得,」你也別緊張」
 
「我怎麼可能緊張!我那麼多大場面都走過來了!」張東雨勃然大怒。
 
「嗯,你不緊張」李浩沅把他攥住水龍頭的手指慢慢掰開,帶著往餐廳走:「我們去吃早餐」
 
張導演食不知味,整個人都要窒息了!
 
心跳!
 
紛亂無章!
 
就像幽深湖水中突然出現的!
 
兇惡巨獸!
 
張開血盆大口!
 
無情撕碎!
 
所有!
 
平靜!
 
「要開哪部車去?」李浩沅的座駕數量和質量都非常暴發戶。
 
「最貴的」張東雨難得惡俗。
 
「好」李浩沅拿掉他嘴角的米粒:「要不要出發?」
 
「再等會兒」張東雨實在沒有辦法冷靜。
 
「快遲到了」李浩沅提醒他。
 
「不要說出來啊!」張東雨掐住他的脖子。
 
如果時間就此靜止!那該是一件多麼美好的事情!
 
不過這顯然是不可能的所以.....張導演最終還是被他拖上了車。
 
藝術城離李浩沅的家並不遠,兩人很快就抵達目的地,張東雨手心滿是冷汗,非常想落荒而逃。但李總裁顯然不會讓這種事情發生,於是強硬無比攬住他的腰,把人帶進了電梯。
 
「幾樓?」李浩沅問。
 
「十三」張東雨心亂如麻,忽略了一件極度重要的事情。
 
這棟建築是雙子星,藝術廳在A座十三樓,而李浩沅帶他進的,是B座電梯。
 
電梯液晶屏上的數字停到十三,李浩沅深呼吸了一下,牽住了張東雨的手,準備迎接閃光燈和話筒。
 
「黑心奸商,還錢!!!!!」電梯門剛一打開,一根棍子就兜頭砸了過來!簡直就是電影場景!
 
「啊!!!」張東雨驚慌尖叫,李浩沅眼疾手快把他拉到身後,肩膀結結實實挨了一下。
 
「還錢!!!」一堆二三十歲的男人群情激奮,把李浩沅拖出電梯就開始扭打。
 
「你們要做什麼!!!!」張東雨撲上去想拉架,卻被人一腳踹到了地上,手掌扎到玻璃碎片,瞬間血流如注。
 
「騙子,把我們的錢還回來!!!!!」一個男人拎著李浩沅的衣領,脖子青筋暴起。
 
李浩沅兜臉一拳把他砸趴到桌子上,怒道:「你們認錯人了吧!老子什麼時候欠了你們的錢!」
 
張東雨幾乎握不住手機,試了好幾次才按下活動主辦方的電話。
 
「張導演,你到哪裡了?」主辦方殷勤問。
 
電話裡嘈雜一片,似乎還有椅子倒地的聲音。
 
「張導演?!」主辦方被嚇了一跳。
 
「十三樓,快點找保安過來」張東雨聲音有些發抖。
 
「到底有沒有人能聽懂老子在說什麼!你們認錯人了!」李浩沅一邊打架一邊咆哮。
 
迎接他的是一陣更加激烈的毆打。
 
眼看自己的男人被人圍毆,張東雨也顧不得手還在流血,隨手掄起椅子就砸了過去!
 
作為一個纖弱的文藝青年,這是他第一次做出這麼波瀾壯闊的舉動!
 
混戰亂的一塌糊塗,已經沒有人再去理會他們究竟在說什麼,要不是保安和警察趕來,後果真的不可預料。
 
「老實點!」打架的流氓們被反銬蹲在了牆角,張東雨跌跌撞撞撲過去抱住李浩沅,嘴唇哆嗦說不出話。
 
李總裁閉著眼睛一動不動,白色襯衫被染成血紅。
 
活動主辦方魂飛魄散,趕緊叫來了醫生,原本在A座守著的記者早就聞訊轉移到樓下,所有人都拍到了張東雨眼眶通紅滿身是血,跟著擔架跑出來的場景。
 
救護車裡,醫生給李浩沅做緊急處理,張東雨坐在旁邊陪他,嘴唇沒有一絲血色。
 
「別擔心」主辦方拍拍他的肩膀:「剛才聽保安說,B座十三樓是一家皮包公司,估計是騙人結了仇,對方就找了小流氓偷偷混進去蹲點尋仇,才會——」
 
「別說了」張東雨打斷他,眼睛一秒都沒有離開李浩沅。
 
「對不起」主辦方非常內疚。
 
張東雨沒有再說話,只是一直握住李浩沅的手,心裡陣陣刺疼。
 
而在城市另一邊,李成烈正在家裡看文件,金明洙坐在沙發上,盤著腿玩保衛蘿蔔!
 
薩摩耶第十九次咬住兔嘰的脖子,把它從自己窩裡丟了出去。
 
垂耳兔先生孜孜不倦,第二十次蹬著後腿重新跳進去!
 
「休息一下,玩遊戲時間太久對眼睛不好」半個小時後,李成烈抬頭叮囑。
 
「哦」金明洙乖乖關掉遊戲,然後打開了瀏覽器網頁。
 
李成烈哭笑不得,根本就沒有任何區別啊!
 
「做一個心理測驗吧?」金明洙邀請。
 
「說」李成烈靠回椅背,活動了一下筋骨。
 
「如果有一天夜風舞對你說“我好寂寞”,你的第一反應是什麼?」金明洙問。
 
李成烈哭笑不得:「你又在看什麼三流小網站?」
 
「快點回答!」金明洙催促。
 
「跟他說完全沒興趣,然後回家和我的心肝小寶貝繼續啪啪啪」李成烈湊過去親親他的嘴巴,轉身去櫃子前泡茶。
 
「張導演!」金明洙突然叫出來。
 
「張導演會有什麼反應我不知道,不過李浩沅肯定會瘋掉」李成烈往杯子裡注熱水。
 
「不是,新聞說李浩沅打架住院了!」金明洙簡直要語無倫次。
 
《新銳導演張東雨戀情曝光,男友意外遭不明人士毆打,至今生死未卜》這種逆天標題,再加上滿身是血的張東雨,視覺效果不要太震撼啊!
 
簡直嚇死個人!
 
待續.....
 
2016-07-22-21-33-54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育珊 的頭像
育珊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