由於韓威的身份實在太霸氣側漏,不太方便見金明洙圈裡的朋友,因此早早就有意迴避,只留下一個護工照顧他。
 
李成烈依舊準時打電話過來,特別溫柔又特別體貼,於是金明洙就更加心虛了!甚至還產生了一​​股濃濃的偷情感!背叛恩愛的老公偷偷見別的男人什麼的,真是特別特別混蛋!可是我也不想要這樣啊!我一點都不想見那個腹肌男!金明洙欲哭無淚,委屈的一比那啥!
 
「今天怎麼了,情緒有點低落?」李成烈對他的心情變化很敏感。
 
咦咦居然被聽出來了!金明洙全身一緊張,瞬間坐直了身體:「沒有呀,我很好」一定不能讓他知道這件事因為實在是太蠢了說不定還會被壓在膝蓋上打屁股!雖然情人之間的小互動很萌但還是有一點淡淡的疼啊!金明洙摸摸自己的屁股,特別憂心忡忡!
 
「沒事就好,寶貝好好休息」李成烈隔著手機親親他:「我愛你」
 
我也愛你啊!特別特別愛!金明洙激動又感動,小心情複雜的一比那啥!甚至連眼圈都紅了!自己的男人真是英俊到沒有辦法用語言去表達!掛斷電話後,金明洙調出手機裡李成烈的照片,特別瘋狂的親吻了一下!不能舌吻什麼的真是好捉急!
 
「酥酥」李成鍾推開病房門:「金先生來了」
 
連親一下手機屏幕都要被打斷,真是一對苦命鴛鴦!金明洙自我同情了一下,然後瞬間切換回高嶺之花模式,速度特別快!
 
「明洙」金聖圭沖他打招呼,南優鉉也跟進來,把手裡的禮物放在桌上。
 
「你們好」金明洙表情純潔無比,就像是森林裡的小鹿!但實際上內心正在瘋狂咆哮,根本就沒有共同話題啊!到底要聊什麼!難道要聊腹肌的練成方式!雖然自己對這個話題有一些淡淡的興趣但如果聊了的話不就暴露了自己其實很想要腹肌這件事!
 
我根本就不想要啊!金明洙握拳!
 
李成鍾看著他繽紛的小表情,咳嗽了兩聲以示提醒——不要太丟人!
 
「剛剛我問過李先生,他說你的情況不錯,很快就能出院了」南優鉉坐在床邊:「所以別太擔心」
 
「謝謝你們來看我」金明洙靠在床上,非常非常有氣質!就算是在病床上王子範兒也一定要hold住!因為自己要比腹肌男大牌!
 
「昨天張導演還在打電話,問我要不要和你合演一部微電影」金聖圭道。
 
納尼?!金明洙吃驚萬分:「我怎麼不知道這件事?」
 
「大概是他的新想法」金聖圭笑笑:「你知道的,張導演一向很特立獨行」
 
哪裡是特立獨行,張東雨分明就是神經病!但這不是重點,重點是我完全不想和你一起演電影啊!金明洙腦海裡瞬間冒出一個Q版咆哮小人!
 
「好像又是意識流愛情片」金聖圭繼續道。
 
意識流愛情片什麼的.....金明洙立刻腦補出在瓢潑大雨中,自己正被一群黑衣黑傘保鏢簇擁,神情冷酷踏上鑲滿鑽石的紅毯,王子一般走向加長豪華版轎車!周圍閃光燈不斷,粉絲尖叫此起彼伏,特別特別給力!突然之間,一個衣衫襤褸的乞丐突然衝破人群撲了上來,瘋狂抱住自己的大腿,沾滿污泥的臉上寫滿淒楚,淚如雨下道:「你還認識我嗎?我是金聖圭啊!擁有八塊腹肌的金聖圭!」
 
「噗!」金明洙想得太投入,忍不住笑了出來!
 
「你想接這部片子?」金聖圭猜測,因為他覺得金明洙看上去好像很高興!
 
如果劇情是按照我剛才想得那樣,拍一拍也無所謂啊!金明洙興致勃勃!
 
「如果你願意的話​​,我們有時間可以一起看一下劇本」金聖圭邀請。
 
「等我出院再說吧」金明洙打算動用和張東雨的私人關係,往微電影裡加一些類似“金聖圭在泥水裡打滾,歇斯底里翹起蘭花指說人家要親親”這種喪心病狂的畫面!真是特別特別卑鄙無恥!
 
雖然兩人對這部電影的想法顯然天差地別,但好歹也算是有了共同話題,於是這場談話竟然也和諧無比的進行了下去!李成鍾坐在旁邊鬆了口氣,剝開一根香蕉遞給南優鉉:「吃不吃?」
 
「謝謝」南優鉉接過來,沖他笑了笑。
 
美少年什麼的.....李成鍾把椅子拉的和他近一些:「你真的只是金先生的司機?」難道不應該是師弟之類,長著一張這麼漂亮的臉蛋去做小司機,簡直就是暴殄天物!
 
「已經有很多經紀人找過我了」南優鉉吃香蕉:「我不想進娛樂圈」
 
李成鍾還沒開口就被堵回去,只好遺憾無比嘆氣!
 
過了一會兒,南優鉉出了病房去洗手間,卻在走廊差點撞到人。
 
「是你?」對方是一個穿黑T恤的男人,看到他後很吃驚。
 
南優鉉臉色一白,轉身就想跑。
 
「回來!」男人追上去從衣領拉住他:「韓哥在找你,你最近跑去哪了?」
 
「我不做了」南優鉉掙開他。
 
「不做這種話,你留著自己去跟韓哥講」男人不由分說,拉著他的手腕就往外走。
 
南優鉉一腳踢中他的小腹,轉身就往外跑。
 
男人猝不及防,疼的眼淚都出來,忍不住就罵了句髒話,掏出手機撥了幾通電話。
 
由於金明洙在住院,所以韓威往附近安排了不少人防狗仔。南優鉉還沒跑出醫院大門,就被一群聞訊趕來的混混拖進了人造森林裡。
 
「你們想幹什麼?」南優鉉滿臉戒備,眼睛飛速掃視了一下周圍可以用來打架的工具——自從和金聖圭在一起,他已經沒有了隨身帶傢伙的習慣。
 
「韓哥在找你,你說我們想幹什麼?」為首的人一臉痞子相,貓戲老鼠一眼看著他。
 
金明洙的病房在高檔私護區,本來就樹多人少,更何況還是在森林深處。南優鉉握緊拳頭,像只蓄勢待發的小豹子。
 
「該不會真的想一對多?」小痞子們哄笑。
 
南優鉉一拳揮過去,最前面的兩個人本能閃開,南優鉉看準空擋奪路而逃,卻被一塊從背後飛來的石塊砸中後背,朝前趴在了地上。
 
小混混一擁而上,沖他拳打腳踢,南優鉉抱住腦袋,喉頭有腥甜泛上。
 
「優鉉怎麼還不回來?」病房裡,金聖圭覺得很納悶,去個洗手間而已啊。
 
李成鍾心想,他一定和我一樣便秘!
 
打電話卻發現他根本就沒帶手機,金聖圭放心不下,於是自己去洗手間找,沒有任何結果。
 
「優鉉不見了?!」李成鍾和金明洙也被這個消息震了一下!
 
「我找不到他,優鉉從來不會這樣」金聖圭道:「我要先去找他」
 
「我幫你!」畢竟人是因為來看金明洙才會失蹤,李成鍾也跟了出去。
 
金明洙迅速摸出手機給韓威打電話,如果在這裡失蹤的話一想就知道最大的嫌疑人是誰啊啊啊!哥哥什麼的真是特別特別惹事!怎麼就不能讓自己省心呢!
 
「南優鉉?」接到金明洙的電話後,韓威很意外:「剛才是有人打電話,說在醫院找到他了,是來看你的?」這是什麼神奇的走向!
 
「真是你把他綁架了?」金明洙大怒。
 
「我沒有綁架他」韓威哭笑不得:「我只是在兩分鐘前接到電話,說找到他了而已」
 
「你找他做什麼?」金明洙莫名其妙。
 
「還記不記得之前我找他捉千?」韓威問。
 
「記得啊,那件事不是已經解決了?」金明洙納悶。
 
「那間場子是沒事了,還有另一家」韓威道:「他收了錢,卻故意在另外一家賭場放水,把出千的人放走了」
 
「.....你怎麼會知道,說不定他真的沒看出來啊」金明洙抱不平。
 
「我之前也是這麼認為,於是也沒和他計較」韓威道:「後來我又找了別人,當場揪出了老千。為了自保,那個老千主動交代出了一大堆和他有關聯的人,其中就包括故意放他走的南優鉉」
 
「會不會有什麼誤會?」金明洙皺眉。
 
「我親自給他打過電話,不過被壓斷了」韓威冷笑:「小兔崽子,居然騙到我頭上」
 
「不管怎麼樣,你先把人放走啊!」金明洙捉急:「他是來看我的,他現在是金聖圭的司機!」
 
「這是什麼混亂的關係?」韓威有點繞。
 
「關於他我早就想問你了,但是後來忘了!」金明洙道:「總之你趕快把人放了啊!」
 
「.....好吧」韓威無奈:「拿你這個小東西沒辦法」
 
掛斷電話後,金明洙嘆氣,在第一次得知南優鉉是金聖圭司機的時候,自己就已經想過要找哥哥說這件事,後來卻因為和總監先生一起吃吃喝喝花前月下什麼的所以完全忘記了!早知道會這樣,就應該早點說啊,真是好鬱悶。
 
南優鉉被丟在車裡,全身都是泥土和傷痕,架打過不少,卻第一次有些想哭。
 
原本已經快要忘記這種生活,原本以為自己和他的距離已經開始有點接近,現實卻再一次上演狗血,把心裡那點小奢望砸的粉碎。
 
「韓哥又說不要了?」司機接到電話,覺得很莫名其妙。
 
對方又說了幾句,司機把車停在路邊。南優鉉還沒有反應過來,就被推下了車,踉踉蹌蹌差點摔倒。
 
小車一路疾馳,很快就消失在了路的盡頭。
 
這算是.....放過自己了?南優鉉有些不解,一瘸一拐坐在路邊的椅子上緩了一會兒,最終還是猶豫去了電話亭,給金聖圭打了個電話——他現在一定很著急。
 
「優鉉?!」金聖圭瞬間就接通:「出什麼事了,你去哪了?」
 
「我在青桐路」南優鉉看路標。
 
「有沒有危險?」金聖圭問。
 
「沒有」南優鉉搖頭。
 
「乖,在那等我」金聖圭掛斷電話,去跟李成鍾借了車。
 
下午的太陽很大,南優鉉坐在樹蔭下,狼狽的不止一星半點。
 
金聖圭把車停在他面前,下車後直接大步過去,把人抱在了懷裡。
 
「聖圭哥!」南優鉉有些緊張,雖然這條路很冷清,但他畢竟是大明星啊!萬一被人看到要怎麼辦!
 
金聖圭沒有理會他的抗拒,把人放在了副駕駛上,自己坐到駕駛位。
 
氣氛有些尷尬,南優鉉心虛的低下頭。
 
「怎麼回事?」金聖圭問。
 
「.....是我之前認識的人」事情太複雜,南優鉉不知道該怎麼解釋。
 
「你還和他們有聯繫?!」金聖圭第一次對他發火。
 
「我沒有」南優鉉眼眶一紅:「是他們找我的,我真的沒有」
 
「真的?」金聖圭捏起他的下巴。
 
南優鉉點頭,臉上都是灰塵,又髒又狼狽。
 
這幅樣子啊.....金聖圭嘆氣,猛然把他抱進了懷裡。
 
南優鉉整個人都僵掉。
 
病房裡,金明洙先是給金聖圭打電話,確認南優鉉沒事,然後又嚴厲的譴責了一番哥哥!最後奔放無比打電話給總監先生,打算黏黏糊糊膩歪一下!
 
但是他卻被殘忍無情的拒絕了!
 
「寶貝乖,我約了一個老朋友談事,他已經進門了」李成烈非常溫柔:「半個小時之後打給你,好不好?」
 
一點都不好!金明洙特別遺憾,但是也特別懂事:「嗯,那我等你打給我」
 
真的非常非常懂事!
 
總監先生約的人叫苟三毛,名字有一些淡淡猥瑣,職業也有一些淡淡的猥瑣——他是個專業狗仔,無比擅長拍攝各種走光!其實在兩年前,苟三毛還是一名資深時尚記者,主要負責商業板塊,天天穿梭在各大購物中心歇斯底里拉廣告,也正是因為這個原因,他才會認識李成烈。
 
「好久不見」苟三毛的打扮果然非常狗仔,馬甲鴨舌帽,外帶一個相機包,專業的一比那啥!
 
李成烈遞給他一杯茶:「約我來有什麼事?」
 
「其實也算不上什麼大事,我侄子今年大學畢業,想進仁瑞實習三個月」苟三毛道:「我答應幫他問一問,不知道行不行?」
 
「三個月的話,應該沒問題」李成烈對朋友一向爽快:「下週一下午兩點,叫他直接來找我吧」
 
「就知道我沒找錯人」苟三毛鬆了口氣,忍不住又倒苦水:「你不知道,他之前還想去天辰娛樂,非說我認識的明星多,一定有路子。我哪有什麼路子,認識的明星倒是挺多,但估計一個兩個都恨不得剮了我!」畢竟就算是正常人,也沒有辦法忍受自己提褲子剔牙抓屁屁打噴嚏摔跤摔成狗吃屎這一類的照片洩露出去啊!更何況是那些靠臉吃飯的主!
 
李成烈失笑,隨口道:「今天又去拍誰了?」
 
「金明洙!」苟三毛語出驚人。
 
李成烈手一歪,大半杯茶倒在桌上。
 
「怎麼了?」苟三毛吃驚。
 
「沒什麼,最近手一直有些抖」總監先生很冷靜。
 
「你工作太忙了,應該定期去醫院檢查身體!」苟三毛熱心建議:「我認識一個很好的醫生,光胸圍就有34D,俯身開處方的時候那簡直嘖嘖嘖嘖,要不要幫你介紹?」
 
李成烈完全沒有心情和他討論女醫生:「你剛才說的,是那個幫仁瑞拍過購物雜誌的金明洙?」裝的好逼真!
 
「對對,就是他!」話題扯到自己特長上,苟三毛立刻來了精神。
 
「我聽說他最近出事一直住院,有什麼好被偷拍?」李成烈繼續問。
 
「我一直都想找機會混進醫院,去拍一些獨家圖片,可惜每次都被保安趕出來」苟三毛嘆氣,然後又眼睛發光道:「但是皇天不負有心人,還是被我拍到了!」
 
「你拍到了金明洙?」總監先生立刻想共享!
 
苟三毛高深莫測,伸出一根手指頭左右輕晃:「不完全對,接著猜」
 
李成烈非常想把他暴打一頓,老子完全沒有心情和你猜來猜去,再矯情小心我安排你侄子去清潔部!
 
沒錯,公報私仇什麼的,純爺們就是如此灑脫!
 
「我拍到了金聖圭!」見他遲遲不肯配合,苟三毛實在按捺不住,於是主動公佈正確答案。
 
李成烈捏著水杯的手瞬間收緊:「誰?!」
 
「金聖圭啊,就是在金明洙之前,為仁瑞拍攝購物手冊的那個人!」苟三毛解釋。
 
老子當然知道金聖圭是誰!李成烈把杯子放在桌上:「給我看一下照片」
 
「你也對這種八卦感興趣?」苟三毛有點意外,不過還是欣然拿出相機。
 
照片是從醫院對面的一棟高樓拍攝,雖然有些模糊,放大後還是能看出躺在床上的金明洙,以及坐在床邊的金聖圭。
 
「我花了好大功夫,甚至不惜出賣色相,才從護士那裡套到了金明洙的房號!」苟三毛還在喋喋不休,覺得自己特別牛逼!
 
然後他就看到李成烈打開相機蓋,從裡面拿出了記憶卡。
 
「你做什麼?」苟三毛吃驚。
 
「這件事保密」李成烈打開錢包,把記憶卡裝了進去。
 
「為什麼?」苟三毛捉急,花了很大功夫菜拍到的啊!
 
「金聖圭和金明洙都是仁瑞的簽約模特,我們馬上要開新店,不需要這種莫名其妙的緋聞!」李成烈態度堅決。
 
「.....可那是我的照片」苟三毛抓心撓肝,身為一個合格的狗仔,手握八卦不能發什麼的簡直難受透了!
 
李成烈放下茶杯,霸氣側漏道:「這件事要是被其餘人知道,我就揍你」
 
苟三毛頓時淚流滿面,不要把“我就揍你”說的跟“我想請你吃飯”一樣坦然啊,有錢人真是好可怕!
 
打發走狗仔後,李成烈把記憶卡插入電腦,重新調出了照片。
 
不管怎麼看,那真的就是金明洙和金聖圭,完全沒有看錯的可能性!
 
總監先生皺眉,打了一通電話過去。
 
金明洙幾乎是在瞬間就接通了電話——其實他原本是想要等一下,以突顯“我根本沒有盯著手機等你的電話”這種傲嬌想法,但右手實在不爭氣,按下接通鍵的速度不要太快!看著屏幕上那個英俊的名字,根本就忍不住好嗎!
 
「你談完事情了?」金明洙聲音乖巧。
 
「嗯」李成烈移動鼠標,把屏幕上的照片關掉:「在幹什麼?」
 
「在看書」金明洙沒有撒謊,他剛剛真的在看書,亂世情纏什麼的因為作者遲遲不更新,只好又折回去從頭重新看!倒不是這本書寫得有多好,而是李承烈和金明酥的名字實在太有代入感,忍不住就想看了一遍又一遍!
 
「我能來看你嗎?」李成烈問,另一隻手不自覺捏住筆。
 
我我我也很想見你!!金明洙鬱悶萬分:「我去問一下哥哥」
 
「住院這麼長時間,總不能一個朋友都不見」李成烈盡量放緩語調:「寶貝乖,讓我來看看你好不好?」
 
不要這麼煽情啊!根本就受不了!金明洙捉急萬分飢渴無比,這種時候沒有舌吻不科學!不僅要舌吻,還要摸一摸胸肌才夠給力!甚至如果他想摸小小洙都可以!脫光光也完全沒問題!真是非常非常奔放!
 
「在聽我說話嗎?」見他遲遲不回答,李成烈追問。
 
「在啊」金明洙回神:「嗯,那個,還是再等幾天吧」有一個哥哥真是特別特別特別礙事!他自己倒是娶完媳婦了,天天都能抱著嫂子睡覺,滿足的一比那啥!可我還沒有結婚啊!真是飽漢不知餓漢飢!
 
金明洙嘆氣,什麼叫朱門酒肉臭,路有餓死骨!
 
說的就是這種不平等狀況!
 
「你哥哥還是不允許任何人來看你?」李成烈問。
 
「嗯」金明洙答應的心不在焉,打算等到下次見面時,自己一定要主動親過去!
 
「那金聖圭呢?」李成烈聲音有些沉。
 
「啊?」金明洙被腹肌男的名字拉了回來:「你說什麼?」
 
「我不想懷疑你」李成烈有些疲憊。即使親眼看到照片,我還是想聽你親口跟我解釋。
 
金聖圭什麼的,金明洙瞬間就慌了!這這這是什麼情況明明就告訴哥哥不能讓別人知道啊!難道是金聖圭喪心病狂,主動跑去向別人炫耀?這種變態而又神經病的行為果然很符合腹肌男胸大無腦的形象!
 
「想清楚再打給我吧」李成烈按下掛機鍵。
 
.....
 
橋豆麻袋啊!!!怎麼就掛了呢!!!金明洙聽著嘟嘟聲,整個人都目瞪口呆石化了!
該不會是以為我背著你和腹肌男有一腿吧臥槽!這種事情完全不可能啊我只是偷偷摸摸和他見了一面而已!什麼叫“我不想懷疑你”!說的好像自己很豁達一樣!況且就算是你背著我去見南優鉉也完全沒有.....等等,好像有一點關係.....不對,是很有關係啊!
 
金明洙坐在床上思緒翻騰,終於意識到一件事,要是他在生病時距自己於千里之外,卻放南優鉉去看他,那.....啊啊啊啊我究竟做了什麼,真是特別特別殘忍無情!
 
金明洙天旋地轉,給哥哥打了電話過去。
 
「怎麼了?」韓威問:「你嫂子正在煲湯,我過一個小時送過來」
 
「我不想喝湯!」金明洙在心裡咆哮,我要見我心愛的男人!
 
「那想吃什麼?」韓威對弟弟一向很寶貝:「水餃好不好?」
 
一點都不好!金明洙果斷道:「我想吃巴伐利亞香煎蘋果奶酪芝士檸檬派!」完全是杜撰的好嗎,杜撰這種名字對吃貨來說毫無壓力!
 
「等等你慢點說,我拿筆記一下」韓威壓力很大。
 
「不用記了,我只吃一個人做的」金明洙傲嬌無比。
 
「哪個廚師?」韓威問。
 
你才是廚師呢你全家都是廚師!金明洙緊緊握拳:「李成烈!」終於說出來了這真是一個歷史性的時刻!
 
「李成烈?仁瑞的總監?」韓威納悶:「他改行了?」
 
咦咦,金明洙好奇:「你怎麼會知道他?」
 
「.....看電視看到過」其實是因為金明洙接到的的每一份工作,他都要仔細看一遍,但是這個不能說!
 
「嗯,他沒有改行」金明洙道:「以前拍照的時候他做過一次甜點,帶來棚裡給大家做下午茶,味道很好我還想吃!」雖然這個理由有點弱智但一時半會也找不到其他,只好湊活用!
 
「改吃別的好不好?哥哥幫你買草莓塔」韓威哄他。
 
「不!」金明洙很堅決!
 
「聽話」韓威無奈:「怎麼能叫一個總監給你做點心,又和人家不熟」
 
怎麼不熟,特別特別熟啊!我連屁股都給他咬過了!而且將來連小菊花也是他的!金明洙堅毅凜然:「我自己打電話給他!」
 
「聽話一點,我——」韓威一句話還沒說完,電話就被殘忍掛斷了。
 
怎麼能饞成這樣子。韓威無力扶額,難道是小時候自己沒照顧好,把他給餓怕了?
 
待續.....
 
630  
創作者介紹
創作者 育珊 的頭像
育珊

烈洙귀엽다-育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1) 人氣()


留言列表 (1)

發表留言
  • 悄悄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