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子祥主要活動區域在這幾個地方,從最後一次的聯絡信息來看,他最有可能藏身在這個地方」卓離在地圖上指道。

金聖圭點點頭,正要布置人手,手機突然響起來,上面顯示的是一個陌生號。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李成烈給明洙緩緩講述當年小太妹幹得那些蠢事,講後來這件事如何連累到他。故事是原原本本的講完了,明洙聽完之後,很茫然,有點惴惴不敢相信,心情會好一點不假,但沒有一下子就“活過來”的那種戲劇般的變化。這都在李成烈意料之中,他沒以為這一件陳年往事就能打開明洙的心結,很正常,明洙這個心結太久了,長時間心理暗示的自卑絕不是李成烈紅口白牙的講個故事就能抹平的。也許自卑的根源會因為這個故事而漸漸化解,但是自卑的慣性卻需要一段時間,貨真價實的發生幾件讓明洙肯定自己優秀的事之後,才能慢慢消散。

「反正事情最初的經過就是這樣.....」李成烈親親他:「別想太多,我試試找找龔淑,沒準兒你們還能聯繫上。願意聯繫她嗎?」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小圭,媽媽知道你心中有很多疑問,但媽媽請求你,不要怨恨寧珊,因為她是我的姐姐,同父異母的姐姐。不僅如此,我們家還欠了他們幾條人命。當年,母親為了嫁給父親,用盡心機破壞寧珊母親與父親的婚事,甚至暗地裡害得他們家破人亡。寧父被騙欠下巨債,走投無路之下跳樓自殺;寧母重病無錢醫治,病死在家中;寧家的老人也因為連番遭受打擊鬱鬱而終。

「寧珊母親懷著寧珊,孤身一人遠走他鄉,在另一個城市生下孩子後難產而死。寧珊一出生就成了孤兒,被一戶普通人家收養,在我母親的監控下活得十分艱辛。父親到死都不知道這個女兒的存在,我也是在母親臨死前才聽她說起這件事。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權且不管是不是明洙看錯了,金明洙回到別墅區之後,就沒有空糾結妮娜的問題了。不管他承不承認,李成烈身上都有一種強大的氣場,足以吸住周圍人的注意力,明洙就算有神遊的習慣,也很難真正把心思從李成烈身上轉到別的什麼上面去。

這一晚,明洙摘得果蔬質量很過關,晚飯也很可口,然後在溫泉池子裡,李成烈完成了他的承諾,把他的小王子餵得飽飽的,只是到底還是把人給弄哭了。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最近幾天,金家父子都很忙,表面忙著應酬,實際上卻是調動人手搜捕雷子祥。

南優鉉留在金家別墅,白天幾乎看不到其他人影,偌大的空間顯得十分清冷。這哪裡像個家?空有奢侈豪華的裝潢,卻沒有一點人氣,孤零零地佇立在山頂,想要竄門還得開車行駛幾里路。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明洙這一天的愉快心情一直延續到家門口,然後漸漸沉重。

從感情上講,明洙認為自己要對妮娜負責,“忠貞”什麼的說起來太冠冕堂皇,但家庭教育讓明洙認為對待感情真誠是起碼的道德底線。按理來說,他應該跟跟李成烈攤牌,告訴他自己如今有女朋友了,不會再跟他做那種事了,他必須擔負起這段感情.....不過,明洙腦抽了才敢那麼幹。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金聖圭從浴室出來,一眼便看到南優鉉已經躺在床上睡著了。

他隨手丟開毛巾,輕輕躺在他身邊,將他擁入懷中,充實而溫暖的感覺令他感到無比安心。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今一早,金明洙睜眼,模模糊糊的看到眼前一片肉,結實、溫熱,像上好的天鵝絨包著的熱鐵,帶著節奏的脈動,明洙不用擡頭,單憑觸感和那股熟悉的體味就知道是李成烈——他正躺在李成烈胳膊彎裡。

再清醒一點,明洙開始意識到今天不正常。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金聖圭將安明琛打傷的事情,讓安家十分震怒。金峰給安家送去了份厚禮,以表歉意。誰知安家卻將禮物退了回來,言明他們只有一個條件,那就是讓南優鉉去安家照顧安明琛的生活起居,直到痊癒。

「這件事與南優鉉有關?」金峰在電話中詢問。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

明洙在床上一向很緊張。也許因為從最開始就是被迫的,而李成烈一貫強勢,時間久了,就成了習慣,再久了,就成了定式,可能明洙自己都無意識自己的僵硬。李成烈翻身,半壓住他的小王子,舔舔他的耳垂兒:「作為交換,從今天起,不要再拒絕.....好嗎?」
明洙咬著下唇,似乎想說些什麼,可嚅囁了半晌,最後只發出了一點模糊的囈語.....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0) 人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