目前日期文章:201602 (10)

瀏覽方式: 標題列表 簡短摘要
幾分鐘後,李成烈推門進來:「抱歉,讓兩位久等」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怎麽還不動,快一點」男人明明知道金明洙在受著怎樣的煎熬,卻還是催促他。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原文作者:語笑闌珊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2) 人氣()

金明洙被按住後不得不更深的含住男人的那凶器快要刺入他的喉叫他不禁想起了那一次令他乎半說話的事件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不要,住手.....」身下的人臉色蒼白,極力想要阻止男人的動作,無奈被牢牢的壓制住,用盡了全力,又哭又咬,甚至又抓又踢的,卻仍然不能使那粗暴的劫難結束。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3) 人氣()

金明洙呆坐著,木然的望向手中,是男人剛才給他的手機。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4) 人氣()

看到男人邁開步子,向前走去,很快追趕那已經不見蹤影的小東西去了,金明洙很快環視了一下人群。

右面正有公共表演人群成群接近。

這正是絕妙的機會。

金明洙很快向指定方向跑去,趕在大片人群靠近前跑至街角,拐到了下一條街。

就算李成烈想追過來,也會被人群包圍,為自己爭取了不少時間。

這時候金明洙的手機響了一下,好像是簡訊,金明洙有些吃驚,不過還是鎮定下來,男人目前應該還沒發現他已經逃跑的事情。

深吸一口氣,關掉了手機。

李成烈回過身去,發現那邊湧過大片的人群,馬上跑過去,生怕剛才走散的事情再度發生,不過這次人群是移動的,李成烈在其中轉了一圈,人們也就離開了,卻沒有發現金明洙的蹤跡。

他馬上給金明洙打電話,詢問下落,卻發現金明洙關機了。

一個不好的訊號在腦中響起,他突然想到,剛才叫金明洙原地不動,金明洙卻出現在了車站附近。

難道?

他來不及思考,快速跑了起來。

金明洙碰到了困境,面對一大面牆,他差點絕望。

原本以為勝利就在咫尺,卻在距張東雨朋友只有不到五十米的地方卡住了,沒想到這條小巷會被堵住,石灰很新,大概是最近才建的。

這是最近的路,如果走其他的路,會多至少十分鐘,而且及有可能被發現。

可是別無他法,箭在弦上,不得不發,金明洙暫時也想不出辦法,如果躲在這裡,很快會被發現,還是盡快到張東雨朋友家比較保險,於是沿著另一條大路跑出去。

很快他就為這個決定懊悔了,這條大路有太多的人,可是在人群中他還是一眼就看到身後不遠處剛從另一條街上繞出來的李成烈。

李成烈左右張望,似乎還沒發現他,金明洙脫掉外套,抓起旁邊一頂帽子擋住,然後繞到人群裡,沿著人群的側面飛速奔跑起來。

可是很快他就察覺到了不妙,身後迅速傳來了跑步的聲音,即使沒有回頭他也可以肯定,那絕對是李成烈沒錯。

奇怪的是,李成烈怎麽會知道他的所在,根本就像洞察了他的一舉一動一般,迅速的逼近。

金明洙不敢回頭,也不敢面對這個時候的李成烈。他根本沒有想到會這麽快被發現,只能不顧一切的向前奔跑。

原以為李成烈嬌生慣養,加上一身筆挺的西裝不會適合跑步,但是李成烈的速度出乎金明洙的意料。幸好最近李成烈對他都很溫柔,沒有太多激烈的歡愛,加上乳環也已經不戴很久了,金明洙有足夠的體力,所以暫時和李成烈拉開了距離。

顯然李成烈對這一地帶並不熟悉,而金明洙卻爛熟於心,還好周圍並沒有出現像剛才那裡一樣地圖上沒有的牆,所以金明洙快速奔跑的時候藉著人群的遮擋,盡量往小巷子裡拐,讓李成烈幾次失去了目標。

可是李成烈好像真的知道金明洙的去向一般,雖然金明洙幾次明明甩開了他,卻又幾度撞見,可是時間緊迫,李成烈也沒有功夫通知其他人,只好隻身追趕。

這對金明洙而言,實在是非常不利的,萬一再碰到一個死胡同,他絕對會被堵死在裡面,而李成烈有了空閒叫人的話,逃跑更是艱難。

他現在有些不敢往張東雨的朋友家靠近,他知道如果在那附近消失,李成烈一定會搜查那邊,原本他的計劃是在廣場失蹤,周圍太廣,李成烈沒有調查的目標,可是一旦繞進那條街,上面的住戶不多,一定會很快被發現。而且這無疑是在害張東雨的朋友,但是現在他如果不趕快找到藏身之處,是非常非常危險的。

最奇怪的是,無論他怎麽逃,好幾次他都確定李成烈不會追上來的,李成烈卻還是發現了他,簡直就像知道他的一舉一動似的。

這太奇怪了。

莫非?這手機有追蹤功能?金明洙想也不想,立即將手機丟在一旁,迅速跑開​​。

還好,他還帶了張東雨送他的那隻手機,一樣可以聯繫張東雨。

原本以為可以鬆了一口氣,金明洙故意繞了遠路,想將李成烈引到其他地方自己再繞回去,可是事情越來越不對勁了。

明明已經丟掉了手機不是嗎?

為什麽李成烈還是知道他逃的方向?

如果李成烈不是不了解這裡的建築的話,他肯定早就抓住自己了。

好幾次,他們就在無鐵柵欄的兩邊撞上,幸好並無出口,李成烈只能眼睜睜的看著他朝另一邊跑去。

金明洙沒功夫去揣摩李成烈的心事,但是他真真切切的看見了李成烈眼裡的憤怒,無奈,悲傷.....以及.....深深的失望。

於是金明洙不敢再直視他,金明洙知道自己已經做出了選擇,無法回頭了,無論這個選擇是對是錯,都無法回到昨天。

既然做出了選擇,就要努力讓他實現,不是嗎?

所以他拼了命的奔跑,全然不顧李成烈的悲切。

李成烈自然將這一切都看在眼裡。

看到金明洙全力以赴逃離自己,他很是失落,不過他還是不確定,在整個過程中金明洙都沒有抬起頭,而他也沒有大聲叫他。

因為如果真是逃跑,叫他他也不會回應,只會更快的逃跑罷了。

李成烈尚存希望,他不確定金明洙是否看到了自己,可是每次看到金明洙,對方都快速消失他甚至來不及喊。

他在心裡默念,希望金明洙只是沒看到他,並不是故意​​躲他。

可是這也太自欺欺人了,金明洙明明就是在逃避什麽,或者是在追趕什麽。

難道,你真的這麽想離開我嗎?我對你還不夠好嗎?

這些都不夠嗎?

他第一次這麽方寸大亂,其實他本可以坐下來掌握全局,發號施令,金明洙一樣逃不出他的掌心,可是他居然慌了,第一次沒有任何計劃單純的追趕,真是太傻,太傻了。

金明洙最不希望發生的事情發生了,他再次跑進了死胡同,而一旦回頭,一定會在出口處直接被李成烈抓住。

或者,他應該強行突破?

這個時候,一雙手從身後伸過來,架在了金明洙前方,可是那氣息卻不是他所熟悉的。

這雙手金明洙並不熟悉,但是黃皮膚不會錯,金明洙不知道對方是誰,也不知是敵是友,可是身後傳來了急促的跑步聲。

是李成烈,他來了,他已經跑進了這條巷子。

金明洙腦中突然冒出一個想法來,他當然可以對李成烈低頭認錯,可是這樣便失敗了。

不,他不願意就這樣放棄。

李成烈只是一個人,體力有限,如果強行逃跑,會不會.....成功了。

而這隻手的主人,或許可以幫助自己。

於是金明洙冒失的對那人鞠躬,在還沒看清對方的情況下。

「請救救我,求求你,有人要抓我,請帶我出去,或者幫我攔住他,求求你.....」

金明洙的確是用盡全力的低頭,希望可以打動對方,可是他突然聽到了笑聲。

他曾經聽過的,並不喜歡的笑聲。

「怎麽,想要和我合作嗎?」

金明洙抬起頭,果不其然,映入眼簾的是李成鍾狡詐的嘴臉。

他立即想要離開,卻被李成鍾牢牢的抓住了手腕:「你在逃跑?」

「不用你管」

「難道不需要我幫忙嗎?」李成鍾抓住了金明洙的軟肋,自以為得意:「我可以幫你逃跑哦,當然你要和我合作」

「做夢」金明洙一點也不想和李成鍾達成共識,他就是有種預感,這個人絕對會對李成烈不利。

想想,李成烈將他當成朋友這個人卻三番五次的打自己的主意,鐵定有鬼。

「哦?」李成鍾抓得更緊了:「那真可惜啊」說著搖搖手臂,朝不遠處會意:「嘿,烈,在這呢」

金明洙聽見這句話如五雷轟頂,他不敢相信自己居然這樣就要被抓住了。

他不敢面對步步逼近的李成烈,他不知道李成烈此刻到底是怎樣的表情。

一雙手緊緊抓住了他,而李成鍾則鬆開了手,緊接著另一手也被抓住。

「抬頭」李成烈幾乎是吼著,金明洙驚恐間只得抬了頭,瞳仁放大,簡直快要絕望。

眼前已然不是那個溫柔體貼的愛人,而是一個散發著危險氣息,時刻可能將他毀滅的魔鬼。

那個玩弄蹂躪他的惡魔.....回來了。

李成烈抬起手,金明洙嚇壞了,閉上眼,誤以為李成烈要打他,可是等了許久,沒有預料之中的疼痛,手裡卻多了什麽,睜眼一看,是李成烈送他的手機。

「拿著」李成烈似乎是極力壓制著自己的怒氣:「不許你再丟掉他」

金明洙戰栗著,他從未見過李成烈如此的生氣,即使他們初識的時候,即使他以前說過要逃跑,李成烈也沒有這樣氣到渾身都在顫抖著。

他抓著自己的手使了很大的力氣,好像恨不得將自己捏碎一般。

金明洙有些不確定,這個男人他是否認識,這簡直是來自地獄的使者,並不是自己所愛的那個人。

時間彷彿凝固了,李成烈的怒氣好像一觸即發,金明洙不敢有任何動作。

就在千鈞一發的時候,李成烈的手機響了,他遲疑了一會,還是接起來。

「喂」

就在這個時候,金明洙看到李成烈的表情發生了極大的變化,怒氣剎那間消失,眉頭深深皺起,好像發生了什麽不得了的事情。

「他怎麽會.....什麽時候的事情.....好.....我知道了」李成烈的臉色變為擔憂和著急,他轉過身,對李成鍾道:「你幫我送酥回家,我有急事」說完又補充了一句:「看好他」

然後便頭也不回的離開了,甚至看也不看金明洙一眼。

金明洙呆立在原地,他不確定李成烈在想著什麽,但是那動作彷彿帶著憎惡。

他討厭自己了嗎?

也對,自己做出這樣的事情,他恐怕不再愛自己了吧。

明明才說過要在一起,一轉身卻做出了截然不同的事情。

不過他還是鬆了口氣,剛才那個電話簡直救了他,他覺得剛才李成烈的目光簡直快要殺死自己了。

當然,他知道危機並沒有過去。

坐在車裡,金明洙沒有和李成鍾說話,可是李成鍾一直盯著他。

他真不知道李成鍾到底在打什麽算盤,是幸災樂禍嗎?還是看自己的笑話?

「想改變主意嗎?李成鍾突然道:「其實聽聽我的打算也不錯吧,起碼我是現在唯一可以救你的人,你知道烈生氣的時候是很可怕的哦」

「我不想聽」金明洙看也不看他:「不用想也知道你想陷害他,我不會答應的」

「哦?」李成鍾也不否認:「你比我想像的還要聰明呢,可是拒絕我的話,你可是會很慘的。不知道烈會怎麽懲罰你呢」

「他不會的」金明洙有些心虛,但是他不想讓李成鍾得意:「我會向他道歉,求情,他會原諒我的」

「哦?」李成鍾不以為然:「你很自信嘛」

「我相信烈愛我,不會計較的」金明洙就是不願意讓李成鍾佔上風,然而他也知道自己的話沒有多少說服力。

李成鍾從身邊拿出一個文件袋:「我知道烈很愛你,不過.....有些事情你不知道.....」

金明洙狐疑的望著他,遲疑了一會,還是接過來,打開。

眼前出現的字既讓他震驚,又讓他感動。

「入學申請?」不敢相信的念了一遍,上面明明白白的寫著自己的名字,原來,那日烈問自己是想為自己挑選一所學校。

李成鍾看出他的驚訝,繼續道:「還有,你知道我怎麽知道你父親的事嗎?因為烈想把你父親接過來治療」

「什麽?」

「所以,你覺得他做了這些,你還是背叛了他,他還會輕易的原諒你嗎?」李成鍾輕蔑的笑。

金明洙幾乎昏厥,這一切彷彿發生在夢境裡。

原來一直是自己一廂情願的自卑,將烈的關心拒絕在心門之外。他從不曾看輕自己,他早已悔過,早就決心還自己正常的生活,早就信任自己愛護自己。是自己一直以為配不上他,自己一直以為只能做他的洋娃娃。

原來,烈真的把他當作愛人,真的會為他付出為他爭取美好的生活。

他曾經那麽的愛自己,可是.....一切都已過去。

自己,親手毀掉自己最寶貴的情感。

待續.....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到了更加空曠的地方,人群終於散開來,巨大的吵鬧聲也漸漸隱去,人們恢復了平靜,儘管仍然欣喜不已,已沒有剛才那麽激動。

金明洙鬆了口氣,看來剛才是慶祝的時刻,他有些暈暈乎乎的,在人群中呆的太久,有些透不過氣來。

扶著牆,按著胸口,穩了穩心跳,確定剛才的混亂已經過去了,這才望了望四周。

這裡很陌生,從來沒來過。

突然心裡產生了莫名的恐懼,在異國他鄉,身處不知何處的地方,沒有可以依靠的人,害怕是自然的。

他也自然而然的想念起男人來。

原來真的深深的依戀著他,無法想像離開他之後自己要過怎樣的日子。

不過他還是很快冷靜下來,四處看了看,就算沒來過,他早把周圍的地圖背的爛熟,計算一下路程,應該不難知道所在地。

和男人走散大概已經有半小時了,人群的速度並不算太快,所以應該離廣場不遠。金明洙仔細觀察周圍,看看有沒有什麽標誌性的建築。

這個時候手機響了,金明洙這才想起,其實靠手機可以聯繫。

拿起一看,有幾十個未接電話,都是李成烈打來的,因為剛才實在太吵,他壓根都沒有聽見。

接下來之後,男人的聲音將急切的心情原原本本的傳達過來,金明洙突然安心不少。

「酥.....」李成烈終於鬆了一口氣,剛才他不斷的給金明洙打電話,卻一直沒有回應,他很擔心金明洙人生地不熟會不會出什麽事情。

「我沒事」金明洙隱藏了自己的不安,先讓男人放下心來。

「你在哪?」

「哪?」金明洙又看看周圍,這裡只是一條寬闊的街道,卻沒有什麽顯著的建築,於是誠實的說:「不知道」

「周圍有什麽?」男人又開始著急了,他生怕自己不在身邊人兒會出事。

「周圍啊」金明洙又看了看:「沒有什麽,只有幾個小攤子,嗯.....在賣牛肉麵,看起來很好吃的樣子」

「酥.....」男人被他打敗了,這種時候他怎麽好像一點也不著急。不過他忽略了,這就是金明洙的優點,也是他在被禁錮至今仍然堅強的活著的原因。

「好嘛好嘛,別生氣,這裡真沒什麽明顯的建築,看起來只有幾戶民居,人也很少」

男人沈默半晌,用無容置疑的語氣道:「呆在原地不動,我馬上就到」

「啊?」金明洙有些啞然,這樣男人怎麽能找到他。

「別怕」男人的聲音飽含力量:「我馬上就來」

金明洙笑了,他可以感覺到男人有多麽的不想放棄他。

坐在原地,乖乖的等著男人,這裡的人越來越少,周圍也越來越安靜,看來已經遠離了最喧鬧的中心。

腦中突然閃出一個想法來。

這不正是逃走的好機會嗎?

沒錯,男人不可能這麽快就找到自己,他只要先行離開,去和張東雨匯合就好。

雖然是沒什麽顯著建築,金明洙觀察了一下周圍的幾條路,在腦子裡搜索了一下,還是慢慢理清了思緒,了解了自己所在的地方。

那現在只差給張東雨打電話了,他記得繞過幾個拐角有車站,可以在那裡搭車去張東雨或者他朋友的家。

這是多麽理想的機會啊,卻莫名的,顫抖起來。

手更是抖個不停,無法按下按鍵。

金明洙嘆了口氣,莫非自己又軟弱了嗎?

告誡自己,別傻了,如果不經歷短暫的痛苦,幸福永遠不會到來。

可他承認,他就是捨不得男人。

算了,既然沒辦法狠下心打電話,先去車站吧。

按著記憶裡的線路走出去,不出所料,只走了十多分鐘而已,身邊已經開始熱鬧,相信車站就在不遠處。

也該打電話了吧。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兩聲清脆的滴聲之後,是那個他熟悉不已的男聲。

「喂?」李成烈的聲音中有些急切,那邊也有些吵鬧,也許正是忙碌。

「是我」金明洙只說了兩個字,突然就說不下去了。

「我當然知道」男人的聲音柔和下來:「怎麽樣?」

「還好」金明洙努力想讓自己的聲音聽起來快樂一點:「很熱鬧」

可是,笑不出來,完全笑不出來。

只要一想到,就要和男人分別。

一想到看不到男人英俊的臉觸摸不到他也無法在聽他柔柔的喚自己:「酥,酥.....」

更沒辦法在夜裡被他緊緊的擁抱。

就好心痛。

好難受,好難受。

只是想像而已,眼淚居然就忍不住奪眶而出。

真是的,自己怎麽這麽沒出息。

金明洙摀住手機的話筒,不讓男人聽見自己抽泣的聲音,淚水卻開了閘,嘩嘩流個不停。

該死的,自己早就下定了決心的,更不該在這個時候動搖。

不是已經想好了嗎?他怎麽能哭呢,這樣懦弱的自己怎麽能夠奮鬥,怎麽能夠成為一個可以配得上他的人。

不行,這樣不行的。

使勁甩甩頭,眼淚被甩出去,不斷的擦拭卻怎麽也擦不干淨。

淚水如對男人的思念一般,一發不可收拾。

「酥?酥,怎麽了?」男人許久聽不見回應,聲音有些急了:「沒事吧」

「沒有」金明洙有些哽咽。

「酥,你哭了?」男人更急了:「誰欺負你了?」

「不是.....」金明洙再也忍不住,蹲在地上,任眼淚傾盆而出:「只是.....只是.....」

「怎麽了?」男人的聲音中飽含溫柔和關懷。

「.....」金明洙不說話,哭的徹底,惹得男人更是心疼,不斷的詢問,到了最後,也不問了,只是靜靜的聽著他的哭聲,末了,才說。

「別怕。酥」

「別怕」

我怎麽能不怕,習慣了你的懷抱,我馬上就要獨自面對風雨,我怕自己無法面對,更怕不能習慣沒有你的日子。

「我想你」金明洙斷斷續續的說。

「傻瓜,才一天沒見而已」

「可是.....今天.....是中秋節啊」金明洙接著說:「好想和烈一起過,這個.....應該和親人一起過的節日」

如果能和烈一起過,有多好。

這比情人節更重要。

對他來說,家是最溫暖的地方,李成烈給了他這樣的感覺,家的溫暖,家的關懷,只是沒有──家的歸宿感。

男人笑了,釋然的笑聲通過電波傳達過來。

「我會陪著酥的」

金明洙只是哭。

可是,過了今天,你就沒辦法陪伴我了。

天空中,煙花炸開,一片璀璨的色彩,同時手機那頭也傳來了轟隆的一聲。

金明洙瞪大了眼,來不及細想,就感到一雙有力的手將他圈進了那個熟悉的懷抱裡。

「小傻瓜,我不是說過嗎?會永遠陪著酥的」有磁性的聲音,將溫暖的氣流吹進金明洙的心坎裡。

他愣了一下,然後放聲大哭,放肆的在男人懷裡將他的名貴西裝浸濕的一塌糊塗。

路人們紛紛側目,看著這對外形出眾的戀人,不明白為何在這樣的節日里,那個男人會哭的如此傷心。

金明洙哭著哭著,嗓子都有些啞了,才停下,抬頭看看他最愛的那張臉。

男人始終撫摸著他的背,等他哭完,問:「哭完了?我還以為今年的中秋要淹沒在淚海裡了呢」

「你不是開會嗎?」金明洙這才問。

「我把會議壓縮了,不過還是來晚了」男人說著抹去愛人臉上的一片濕潤:「還好來了,只晚到一會酥就這樣,如果不來真不知道酥會怎麽樣」

「你取笑我」金明洙嘟起嘴,卻又忍不住破涕為笑,最後掩飾不住開心,只好放棄假裝生氣的念頭,開心的摟住男人。

「怎麽敢?」男人拿出紙巾,把可人兒臉上的一把鼻涕眼淚擦乾淨,人兒卻不解氣的專往男人的身上蹭,最後李成烈只好投降。

「好啦好啦,我錯了還不行嗎?就別再糟蹋我的西裝了,這叫我怎麽見人」

「有什麽不好見人的」金明洙笑:「我在你身邊多給你長臉啊」

「也是」摸摸人兒的下巴:「有個大美人在身邊誰看到都會羨慕,可惜就是有點不放心,真不甘心讓別人也看到酥這麽好看的時候」

「哭哪裡好看」金明洙笑著終於將淚花擦乾,然後拽著男人的衣袖:「走,逛逛去」

男人於是叫司機離開,他們開始步行。

金明洙緊靠著男人,聽著男人安穩的心跳,一陣開心,捨不得鬆手。

他們一路走下去,和其他的普通情侶一樣,親密無間,說說笑笑。

「看,棉花糖」金明洙眼前一亮,男人則皺起眉頭:「這是什麽?」

「你啊,真是嬌生慣養慣了」金明洙忍不住埋怨:「是食物,很好吃的,買啦」邊說邊撒嬌:「好不好?」

「好是好.....」男人又看了看那團白花花的東西:「可是這街邊的.....」

不大衛生吧,本來想這麽說,可是看人兒興致勃勃,不忍心開口。

「好吧」男人說著拿了信用卡走過去,金明洙瞪大了眼。這個只帶信用卡的傢伙,看來今天他是和棉花糖沒緣了。

可是過了一會,男人拿了一大包白花花的過來:「喏,給」

金明洙眼珠子差點沒驚的跳出來。

果然是繁華的地方,街邊小販還自帶刷卡機! ! !

「不吃嗎?」男人始終對這麽莫名的東西有些芥蒂,金明洙則捏起一小簇,看了看男人,笑瞇瞇道:「我吃了哦」然後放進嘴裡,含了一會,滿意的砸吧砸吧嘴,很開心的又抓了一大團揉進嘴裡,全無平時的端莊模樣。

「小饞貓」男人笑著,幫金明洙除去嘴邊沾的糖絲,金明洙也不管,狼吞虎嚥起來,畢竟好久麽吃到這麽可口的小吃了。

人兒一口接一口吃的正歡,突然看見對面搬出一個大煙花來,於是興致勃勃的拉著男人的衣袖:「烈,烈,我有個好主意」

「嗯?」

「那個煙花上天的時候我們接吻好不好」一句話說的李成烈定在原地,如果不是在街上,人兒說這麽引誘的話他肯定當場撲過去吃掉。

不過人兒其實只是想來一把浪漫而已。

「快點快點」眼看著對面煙花上天,金明洙馬上扯了扯男人。

男人笑,輕輕的吻過去。

他們在漫天的煙花里,浪漫的擁吻了。

金明洙想,這也算,一種承諾吧。

金明洙仰著頭,沈浸在男人的吻裡,他覺得男人的唇很溫暖,猶如他的懷抱一般,讓人無法割捨。

男人抱著他,示意他可以了,金明洙卻不肯鬆口,意猶未盡的品嚐男人的吻,直到再也堅持不住,才離開了男人的唇。

有些缺氧,便癱軟在男人懷裡,大口的呼氣,男人撫摸他的面頰:「今天還真是不一般的熱情,回去一定要好好獎勵你」

金明洙只是笑了笑,他當然知道男人說的「獎勵」為何物,可是他也知道,沒機會了。

他們恐怕會有很長很長的時間,都不會再肌膚相親,所以他才更加珍惜現在和男人在一起的每一分每一秒。

李成烈從側面看著愛人,永遠那麽迷人,將他的靈魂都勾了去。

忍不住舌頭掃過唇面,回味愛人方才留下的甜美。

心裡也湧出別樣的甜蜜來。

金明洙扭過頭,看到男人很明顯的在回味剛才的吻,於是臉紅了,小聲的嘟囔了句:「別這樣,看起來好色」

「很甜啊」李成烈倒是很樂意看到愛人如此可愛的模樣,故意對著愛人的耳朵小聲說,也得到了預料之內的反應。眼看著金明洙臉紅到了耳朵根,手悄悄的上移,隔著衣衫有意無意的撫摸愛人的胸口。

「色狼」金明洙罵了句:「這可是在街上」

「什麽色狼?」李成烈反而擺出一副無辜的模樣:「我只是說棉花糖的味道很甜而已」

金明洙皺起眉頭,這個傢伙怎麽可以做出一副事不關己的樣子來,明明就是色胚。

李成烈於是又抿抿嘴:「真的好甜,我想再嚐嚐棉花糖的味道」說著低頭堵上愛人的唇。

「唔唔.....」被男人的突然襲擊嚇到,金明洙掙扎了幾下,最後順從的陶醉在這個柔情似水的吻中。

等到男人放開他,金明洙馬上嘟起嘴:「無賴」

「我怎麽無賴了?」李成烈就是死性不改:「我只是嚐嚐棉花糖的味道」

「那你.....」金明洙也無法反駁,棉花糖早被他吃光了,所以沒辦法說「那你怎麽不吃這個」之類的話。

想了一會,只好對男人乾瞪眼,男人撓撓愛人的下巴:「別瞪著眼睛了,像牛眼一樣就不好看了」

算了,還是不生氣了。金明洙很快就原諒了男人,正想說點什麽,卻見男人看了看手機,接了起來。

「喂,成烈,什麽事?」

一聽到是李成鍾,金明洙的神經立即緊張了起來。

莫非李成鍾這就要揭穿他。

如果這個時候湛知道了,他絕對是逃不掉了。

可是男人的表情很正常,金明洙稍稍安了心,看來並不是說自己的事情。

「哦?已經拿到了嗎?」男人聽到了什麽,突然故意望了金明洙一眼,金明洙心跳加速,有些心虛的扭過頭去。

旁邊很是喧鬧,男人幾乎聽不清,於是對金明洙交待了句,叫他在原地等,自己則是快步走到了不遠處人稍微少些的地方。

金明洙咬著下唇,雖然離男人有一段距離。聽不見他在說什麽,但是仍然可以清楚的看見他露出興奮的表情,然後時不時的望自己一眼。

他開始緊張。對李成鍾沒有好印象,那傢伙鐵定了是個混蛋,且不說他威脅自己。烈把他當成好朋友,他卻想染指好朋友的愛人,這樣的人絕對很危險,將來說不定也會對烈不利。

李成烈望著那頭的愛人,彷彿有些焦急的模樣,笑了。

「好了成鍾,你過來吧,我得掛了,看來酥等不及了,我再不過去他就要以為我冷落他了」

「現在過去?」李成鍾露出一絲詭異的微笑,只是李成烈看不到。

「對,我就在廣場這,你把東西帶過來,我待會就會告訴酥這個好消息」

「烈。你對他可真是煞費苦心啊」

「成鍾,你也會有這麽一個值得你去付出的人的」

「是嗎?」李成鍾沈默了一下:「或許吧,如果沒有被你奪去的話」

「什麽?」

「沒什麽,玩笑而已,可是烈你準備做到什麽地步呢」

「什麽地步?」李成烈的表情凝重起來:「你想說什麽?」

「沒什麽啊,我只是問你準備把這段地下情維持到什麽時候?」

「成鍾」李成烈認真的說:「你知道我是一個認真的人」

「我知道,我知道你並不是玩玩而已。可是你終究是要娶一個富家小姐的,當然婚外情什麽的也很正常,你想繼續和金明洙在一起也可以。可是他會答應嗎?這麽倔強的一個人會甘心做地下情人嗎?而且我聽說在你來美國之前他不只一次的想要逃跑吧」

「那都是過去的事情了」李成烈有些慌亂,加重了語氣:「我會盡全力對他好,他不會離開我的」

李成鍾笑了,果然啊。

金明洙果然是你唯一的弱點,平時冷靜的你,只要一碰到他的事情就會方寸大亂。

李成烈,這樣的你,遲早會被我打倒的。

金明洙看見男人失去了平日的冷靜,好看的眉頭皺起來,忍不住有些擔心,很想上前去關心男人,可是卻沒有動。

其實,心裡有種好像被拋下的失落感。

當男人獨自走過去的時候他就想,明明可以將他也帶過去的,男人卻鬆開了他,獨自離開。

難道.....對他還是有所防備嗎?

這個時候,天空突然燃起巨大的煙花,旁邊的人群開始擁擠,人們開始從四面八方湧出來,歡呼著朝一個方向移動。

黑壓壓的人群猶如烏雲蓋頂,金明洙有些慌了,遠遠的喚了男人一聲,可是男人卻沒聽見,只關注著自己的對話。

人越來越多,金明洙被夾在其中無法脫身,幾度想要離開人群卻被人群擁擠著後退,眼看離男人越來越遠,他徹底的慌了。

「烈.....烈.....烈.....」

聲音一聲比一聲高,男人卻渾然不覺。

金明洙只能眼睜睜的看著男人離他越來越遠,越來越遠,最後徹底消失在他的視野範圍裡。

他有些絕望的想。

或許,這就是他們的命運,不管如何想更靠近,卻只能變得更加遙遠而已。

「那你又想過沒有,這個人真的值得你這樣嗎?」李成鍾仍是笑:「如果他辜負了你。」

「不可能,酥絕對不會背叛我」李成烈斬釘截鐵的掛了電話。

轉過身,卻不見了那嫋繞心頭的美麗影子。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1) 人氣()

金明洙躺在沙發上,半閉著眼,最近他很喜歡這樣。
 

育珊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0) 人氣()